Skip to main content

Full text of "Conference reports of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-day Saints"

See other formats


CHURCH 
LIBRARY-ARCHIVES 


THE  CHURCH  OF  JESUS  CHRIST 
Of  LATTER-DAY  SAINTS 


&1  Res— 
dlf?  Q.H   A1C  - 


Digitized  by  the  Internet  Archive 
in  2011 


http://archive.org/details/conferencereport197072chi 


1970—1972 
會 幸艮吿 


耶穌 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
翻譯 服務部 台北發 行中心 

• 台北市 和平東 路二段 28 號一樓 
1978 

海 啄出版 事業有 限公司 ffi 版 


CONFERENCE  REPORTS 
1970—1972 


printed  by 

wen  wen  printing  co. 
no.  130-1  chue  kuang  road, 
Taipei,  taiwan. 


1970 年 4 月 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
演講者  題 目 

彭 蓀泰福  普 世佳音 

白朗壽  眞理 的誕生 

伊立察  稍 進一歩 

興格 萊戈登  勿與他 人爭辯 , 但須 採取穩 健方針 

洪 德豪惠  神的 眞實性 

甘賓塞  需要一 位先知 

李海樂  我 們生活 的時代 

李海樂  信心的 守護者 

孟 蓀多馬  只不 過是一 個敎師 

彼得 生馬可  先知 的任務 

黎嘉蘭  爲 什麼要 有先知 

羅慕 義墨林  平安 之關鍵 

斯 密愛德  你們 今日就 要選擇 

斯密斐 亭約瑟  執駄領 導權及 其責任 

斯密斐 亭約瑟  光大我 們的聖 職召喚 

斯密斐 亭約瑟  祈 求和平 

司道達  不動搖 的信心 

譚以東  服從 的祝福 

譚以東  聖職 的權力 與影響 

1970 年 10 月 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演講者  題  目 

彭 蓀泰福  加 强家庭 的聯繋 

伊立察  欲肴 我們將 來如何 , 且肴 我們今 日 爲人 

'洪 德豪惠  究 竟希望 在何處 ? 

甘賓塞  就 是蝗蟲 那些年 所喫的 

李海樂  爲見神 而準備 的時候 

李海樂  保 持你的 燈光亮 

李海樂  高擧總 會會長 的雙手 

孟 蓀多馬  你是 由神那 裏來作 師傅的 

潘培道  家庭 和藩籬 


158146036925809-4582 

111222233344444  5 


5  9260s2lp^'g 

556^^7778 


演講者  題 目 

彼得 生馬可  誰是偉 '大的 白神呢 ?  83 

黎嘉蘭  「 神行 動奥妙 神奇」  87 

羅慕義 .1 林  我們 宗敎的 拱心八  90 

斯 密愛德  服從 的律法  93 

斯密斐 亭約瑟  使我們 的豐滿 福昏得 以宣揚  96 

期密斐 亭約瑟  聖職 的誓約 和聖約  99 

興格 萊戈登  從 我這一 代到你 那一代 ' 以 愛相待  101 

斯密斐 亭約瑟  懷着感 恩的心  104 

司道逹  愛 的價値  105 

譚以東  假冒 爲善的 有禍了  108 

譚以東  持 有聖職 的權利  112 

1971 年 4 月 
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
彭 蓀泰福  生命是 永恆的  115 

伊立察  你 究竟往 何處去  118 

興格 萊戈登  「 若 不是耶 和華建 造房屋 一.. : j  121 

洪 德豪惠  準備好 一切必 需事物  123 

甘賓塞  過去 、 現在及 將來的 ^音  125 

李海樂  鐵桿  129 

李海樂  今日的 年輕人  133 

孟 蓀多馬  無助 的營隊            .  135 

潘培道  靈 作見證  138 

彼得 生馬可  前 車可鑑  140 

黎嘉蘭  在耶 和華殿 的山上  143 

羅慕 義墨林  撒但 —— 大騙子  146 

期密斐 ^ 約瑟  脫 離黑暗  149 

斯密斐 f 約瑟  我們身 爲聖職 持有人 的責任  151 

斯密斐 亭約瑟  見證 和祝福  153 

斯 密愛德  大 家可分 享亞當 的祝福  154 

司道達  誠實 與公正  156 

譚以東  今日你 就選擇  159 

譚以東  找尋 流浪者  163 

1971 年 10 月 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
' 2  • 


演講者 

题 目 

彭 蓀泰福 

撒但 的攻擊 —— 靑年 

167 

伊立察 

誡 命應該 |"R 寫嗎 ? 

170 

興格 萊戈登 

「 你 們若甘 心聽從 J 

173 

洪 德豪惠 

先知 以來加 

176 

甘賓塞 

天 堂一瞥 

179 

李海樂 

注 S  , 好使 你們作 好準備 

182 

李海樂 

聖職 的責任 

186 

孟 蓀多馬 

用 手和心 

188 

潘培道 

唯 一眞實 而存在 的敎會 

191 

彼得 生馬可 

誠實 , 一 個救恩 的原則 

193 

黎嘉蘭 

爲 千禧年 立根基 

196 

羅慕 義墨林 

光照在 …… 

199 

斯 密愛德 

^定 

202 

斯密斐 亭約瑟 

r 我知道 我的救 贖主是 活着的 j 

204 

斯密斐 亭約瑟 

聖職 的祝福 

206 

斯密斐 亭約瑟 

發揚團 結一致 的精祌 

207 

司道達 

我們 的責任 ; 拯 救世界 

208 

譚以東 

你 在那裏 

211 

譚以東 

不間斷 的服務 

215 

1972 年 4 月 
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
演講者  題  目 

艾希 頓馬文  何處 是你的 目的地  219 

彭 蓀泰福  忠 信聖徒 們的公 民標準  222 

白朗壽  傳敎 士與他 的信息  225 

興格 萊戈登  敎會 能爲你 做什麼 ?  226 

洪 德豪惠  敎師  229 

甘賓塞  使交 感之溝 通暢達  230 

李海樂  作決定 的時刻  233 

李海樂  聖職 的力量  237 

孟 蓀多馬  徵求完 1 者  239 

潘培道  因何須 始終保 持貞潔  242 

彼得 生馬可  有正確 判斷力 的人民  245 

黎嘉蘭  眞實 的敎會  248 

羅慕 義墨林  聖職 的聖約  251 

斯 密愛德  平安  253 


斯密斐 亭約瑟  對世 界各地 聖徒們 的忠吿 


. 3  • 


演講者 

斯密斐 亭約瑟 

斯密斐 亭約瑟 
譚以東 


題 目 

永恆 鑰權與 主領權 
一 位先知 的祝福 

r 你 們不要 論斷人 ' 免 得你們 被論斷 」 
聖 職人員 —— 


1972 年 10 月 
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
演講者 

艾希 頓馬文 


興格 萊戈登 


李海樂 
李海樂 
李海樂 
李海樂 
麥康 基布司 
孟 蓀多馬 


彼得 生馬可 
黎嘉蘭 
羅慕 義墨林 
羅慕 義墨林 
斯 密愛德 
譚以東 
譚以東 


題 目 

何 謂朋友 
傾聽先 知的^ 音 
注 意你生 活中的 轉轍器 
靈性 的飢荒 
願神的 國度向 前進展 
敎 導救恩 的福音 
關於神 的聖職 的勸諭 
給聖徒 們的一 個祝福 
「 我知 道我的 救贖主 活着」 

聖 徒們安 全住家 

另一 位先知 已興起 

基督 敎的奇 怪敎條 

爲 何稱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

照顧貧 苦者和 困乏者 

末 世聖徒 爲何建 造聖殿 

從 太空來 的警吿 

聖 職及其 會長團 


7  •  8  9  2 

5  5  5  6 


581469380258147026 

667777889999000111 

222222222222333333 


. 4 


1970 年 4 月 
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普 世佳音 

+二使 徒議會 
彭該泰 福長老 


^» 位弟 兄姊妹 , 三天 的大會 已近尾 
聲 , 到了 此第七 次聚會 ; 我 想在座 的可以 
算是 僅存的 碩果了  。 

我衷 心敬愛 '支 持' 和擁 護斯密 斐亭約 

S 爲 本敎會 的先知 ' 先見 ' 啓示者 ' 和總 

會會長 ' 以及 站在他 身旁的 兩位高 貴人物 
, 爲總 會會長 團成員 。 我知 道他們 是偉大 
的神人 ' 在 天上的 感召下 ' 帶領敎 會向前 

向 上邁進 ° 

我今日 講話的 主題是 「普 世佳音 」 ° 
凡有福 音在大 地上時 ' 傳 敎士工 作宣講 
福音 —— 便一 直是眞 正基督 敎會的 主要活 
動。 不論 「得時 不得時 」神 的先知 及其他 

很 多眞理 的使者 ' 都 在傳道 (提後 4  :  2 


復活 後的主 , 在 * 升天前 , 給祂 的使徒 
們最 後一次 指示時 , 特别强 調傳道 工作的 
重要 。 使徒馬 太在他 的福音 秉最後 二節裏 

, 把這 些重要 的指示 , 用下 面這些 話作一 
槪述: 「所 以你們 要去, 使 萬民作 我的門 
徒 , 奉 父子聖 靈的名 , 給他 們沲洗 。■ 凡我 
所吩咐 你們的 , 都 敎訓他 們遵守 ; 我就當 
與他 們同在 ' 直 到世界 的末了  。 (太 28  : 

19—20  ) 

馬 可在他 的紀錄 中述說 : 
「 你 們往普 天下去 ' 傅福 音給萬 民聽 叫 
「信 而受 洗的必 然得救 ' 不信的 必被定 
罪。」 ( 可 16  :  15-16  )  _ 

毎 一個福 音期都 是這樣 : 宣講福 音的救 
恩原則 ' 向來 就是首 要的重 大責任 °. 


在本福 音期也 是這樣 。 自 從父神 與祂的 
兒子耶 穌基督 在榮耀 中向斯 密約瑟 顯現以 
後 , 顯然地 , 復興 敎會所 負的最 大責任 , 

就是將 福音傳 給世人  溥 給我們 天父所 

有的 兒女們 。 

這確 是極其 重要的 大事件 —— 充 滿著犧 
牲, 喜樂, 艱難, 勇氣, 及最 重要的 ' 愛 
同胞 的事件 。 在世界 上無論 甚麼地 方都沒 
有能 與它相 比的人 間大事 。是 的, 付出了 
血汗 , 和淚水 的代價 , 才得 進行這 份愛的 
偉績 。 我們爲 甚麼這 樣做呢 ? 因爲 天上的 
神這 麼吩咐 , 因爲祂 愛 | 池 的兒女 • 並且這 
是 祂的旨 意要世 上的芸 芸衆生 , 個 個都有 
機 會聽到 , 並出於 自願去 接受和 g 守耶穌 
基 督福音 榮耀的 救恩和 高陞原 SII  。 


1 


耶穌^ 督 ' 本敎會 即以, 池的名 來金名 ' 
向斯 密杓瑟 宣吿說 : 
「這福 音將傳 給各國 '各族 ,各邦 ,各 

民 。」( 敎約 133  :  37) 。 

因此 ' 主的聲 音要遍 及大地 的各端 ' 好 
使所有 那些要 聽的都 可聽到 ! 」 (敎約 1 
: 11  ) 。 

「 這! i 吿的 聲音是 經由我 在末世 時代所 
揀選的 門徒們 口中' 對所有 的人們 說的。 
」 (敎約 1 : 4 ) 。 

「 因 此能使 我的豐 滿福音 ' 由弱 小而純 
樸的人 ' 宣 揚到世 界各端 ' 及各國 王和各 
統治 者之前 。 」 (敎約 1  :  23  )  ° 

這 些是主 耶穌基 督_ 的直接 吩咐 ' 祂第二 
次的 來臨已 經近了  ° 我們身 爲祂敎 會的敎 
友 ' 知 道福音 給我們 的祝福 ' 爲了 要響應 
這 些吩咐 ' 決 意繼續 負担這 個責庄 。 

所 以成千 上萬的 傳敎士 ' 甘願從 他們有 
限的資 產中支 出大量 的金錢 ' 到世 界各國 
去 從事傳 敎工作 。 這 是爲什 麼甚至 在上次 
世界大 戰時, 總 會會長 團曾作 宣言: 「這 
個神 所頒發 的命令 , 決不是 我們個 人或敎 
會 的行動 應稍干 涉的。 」 

這 確是對 I* 敎會 的命令 , 是必須 要履行 
的。 沒 有地上 的或出 自地獄 的力量 能阻止 
它 ' 或 阻撓主 將祂的 滿足生 命的福 音信息 
傳 給祂的 兒女的 目的。 或 者須經 過戰爭 , 
混' 亂 ' 各式 各樣災 禍之後 , 才 能實現 。 但 
神的 目的是 一定要 達成的 。 在祂自 己適當 
的 時期內 ' 祂的兒 女必聽 到救恩 的福音 。 

繳 幕鎔解 ' 竹 幕粉碎 的時候 , 是 一定要 
到的 。 主所頒 布的一 定要成 全.。 本 敎會的 
敎友 們和各 處誠實 的人們 ' 我們向 你們提 
示 : 神 在掌舵 —— 祂 沒有死 —— 祂曾說 : 
「 你們 要休息 ' 要知道 我是神 」 ( 詩 46  : 
10) 。  .. 

今. 日祂 向我們 宣吿說 ■• 

因此 ' 鼓 起你們 的心情 而歡樂 , 束緊 你- 


們的腰 , 穿起 我的全 副鎧甲 , 這樣 你們才 
能抵 抗邪惡 的日子 , 作到 這一切 , 你們才 
能站穩 ( 敎約 27  :  15  ) 。 

向世 界上千 萬正接 受福眘 的人們 , 各處忠 
信 的傳敎 士和支 持他們 的虔誠 家庭們 : 鼓 
起你們 的信心 和堅毅 , 勇 往直前 。 你們所 
做的是 世界上 最偉大 的事工 , —— g 救人 
類兒女 的靈魂 。 做這 麼偉大 的事工 • 我們 
決不會 失敗的 。 

我們天 父的兒 女們需 要福音 ; 他 們渴望 
並需要 那祇有 福音能 給他們 的保障 和內心 
平安 。 在本質 上我們 天父的 兒女都 是善良 
的 。 我曾 在鐵幕 兩旁的 六十個 民族訪 問過 

。 固然 , 有些 民族正 在無神 暴君的 抆役下 
度日 , 但他 們需要 過平安 的生活 , 他們願 
意與 鄰國和 平共處 。 他們愛 他們的 家庭和 
他們 的家人 ; 他們要 改進他 們的生 活標準 

。 他們 心中都 要行善 , 守正義 。 我 知道主 
愛他們 , 而身爲 祂謙卑 的僕人 , 我 內心熱 
愛著 世上的 萬民? 

我 再次領 會到這 個感覺 ; 過去二 年與謙 
卑和 性情溫 良的亞 洲人共 居一處 , 這個感 
覺 也就益 加堅定 。 我 切近地 見到主 怎樣把 
災禍 —— 戰爭 , 侵佔 和革命 —— 化 爲祝福 

。 主的預 言都在 應驗著 ; 幾 年前認 爲不能 
達到 的民族 , 現在福 音已經 傳達到 他們。 
不論 各種勢 力龐大 的傳統 , 敎條 , 和古代 
民族觀 念如何 , 各國 各民都 已經歷 到巨大 
的轉變 。 很多 奇嘖都 在我們 的眼前 發生了 

。 主在施 行祂的 大神鎮 ,'祂 兒女們 的生活 
受 到福音 祝福的 感染時 無不雀 躍歡欣 。 這 
是奇妙 的現象 。 讓 我來說 明一下 。 

在 主稱爲 「我的 誡命書 的序言 , 這書我 
巳 交託他 們發行 給你們 , 哦 地上的 居民啊 

。 」 ( 第六節 ) 

預 言性的 啓示中 (敎約 1 ) 祂曾 這樣喊 
著說: 「聽著 ,哦, 你們這 些我敎 會的人 
民啊 , 居於 至高處 , 眼睛奮 著所有 人們者 
的 聲音說 ; 是的 , 我實 在地說 : 你 們在遠 


方的 人聽著 ; 並且你 們在海 中各島 上的一 
齊 聽著。 」 ( 第一節 ) 

「你 們在遠 方的人 , 聽著; 並且 你們在 
海中各 島上的 一齊聽 著這些 1; 味深 長的話 
語 , 再適用 於亞洲 民族也 沒有了  。 

我以 敎會領 袖身份 , 在過 去兩年 內五次 
,Ui 問亞洲 4 地時 , 有 很多次 使我時 常想到 

這些預 言的話 。 在 我們^ 問泰國 ,馬 來西 
亞 • 越南 , 新加坡 , 印尼 , 及印度 等國時 
• 旅行社 人士吿 訴我們 ' 不 論向東 或向西 
, 我們都 可以回 鹽湖城 , 因 距離都 差不多 
」 : 這 又使我 想起了  「你 們在遠 方的人 」 
這句話 。 我將 斯密約 瑟的見 證一書 送給泰 
國 君王時 , 我又 想起這 個言詞 。 那 本書剛 
在 前一日 印好, 而且 是泰國 文第一 本敎會 
出版物 。 

「  一… 並且 你們在 海中各 島上的 一齊聽 
著 」 。 過 去兩年 , 在 島國日 本一個 有八百 
名靑年 在座的 靑年大 會的見 證會中 , 我感 

覺到這 些話語 , 及摩 門經裏 ( 腓二 29  :  7 
, 11  ) 相同的 話語在 我心意 上湧現 了出來 
; 在 那次爲 時四小 時的見 證會中 , 我們聽 
到了一 百二十 五名個 别見證 , 因爲 要將會 
場讓 出來給 原定的 公共會 議不得 不閉會 , 
留 下八十 五名要 作見證 的靑年 未能作 見證。 
去年 四月我 奉献新 加坡爲 我們傳 敎之地 
時 , 我們亦 曾想及 「海 中各島 」這 句主的 
話語 ; 在 那裏我 們已經 有兩個 集會所 , 新 
敎堂 亦已在 建築中 。 

- 訪 問台灣 , 與、 在 包括七 千小島 , 擁有四 
千萬 人口的 菲律賓 羣島的 馬尼拉 , 參加出 
席爲數 兩千多 人的區 大會時 , 我們 又想起 
主 所說的 「海 中各島 」 這句主 的話語 。我 
們 蒙友善 的領袖 們歡迎 ,在 印尼擧 行奉獻 
一 萬四千 個小島 爲傳敎 之地的 集會中 , 「 
海 中各島 」 這句主 的話語 , 又在我 們腦海 
中湧 現出來 。 

我們到 了台灣 , 訪 問了中 華民國 的領袖 


•  2  • 


, 到 了香港 , 韓 國及其 他各處 , 見 這些地 
方的 敎友人 數都日 漸增加 , 足見該 處謙卑 
、 友善 及秀敢 的人們 , 都響 應著主 的呼顢 
' 都在 「一 齊聽著 」 。 

本 敎會直 到現在 才獲得 了力量 和方法 , 
有效 地將福 音擴展 到亞洲 各民族 。 在主的 
時 間表中 , 門巳 經敞開 , 今 日正是 爲亞洲 
工作 的時間 。 毎 一次, $ 問都 比前一 次更令 
人興奮 , 更令 人鼓舞 。 神的 事工正 在擴大 
; 且 更進一 歩的擴 大已隱 約可見 。在 毎一 
個 民族裏 , 這 種快速 的成長 誠然令 人鼓舞 
。那 是人 口最多 的地方 , 多 至全球 人口之 
三分 之一。 固然 ' 若 以全人 類的人 口來看 
• 我們不 過才開 始而已 。 

我太 太和我 , 在 亞洲各 傳道部 , 過了三 
個繁忙 却令人 鼓舞的 星期後 , 剛從 那裏回 
來 。 那裏 的五個 傳道部 , 四 個月前 已增加 
到六個 ' 最 近已加 到八個 ' 並且一 年內最 
低 限度還 會再增 加一個 。 這 就指出 了這些 
地區 內進展 的槪況 。 

在 日本時 我會合 了三位 總會當 局人員 s 
三位其 他領袖 , 我們 這些人 就是總 會會長 
團 所指派 的本敎 會正式 代表圑 , 應 邀去參 
加三月 十四日 開幕的 一九七 〇 年世界 博覽 
會 。 這 是亞洲 第一個 博覽會 , 據說 亦是有 
史以 來世界 最大的 博覽會 。 

開幕 前一日 , 即 十三日 , 我們七 個人與 
家人們 , 幾 位博覽 會要員 , 市長們 , 新聞 
界 的代表 , 及 照會場 所能容 納的敎 友和來 
賓們 , 約六百 人之譜 , 參加 了奉獻 摩門館 
的儀式 。 由於 其地^  , 建築 的式樣 —— 尖 
頂上有 摩羅乃 天使像 —— 及 我們充 滿激勵 
性的 主題: 「人 類尋求 幸福; 無疑的 ,在 
會場中 必受大 衆歡迎 ,引人 庄目。 第一天 
來參 觀摩門 館的來 賓約有 兩萬人 , 而第一 
個 星期六 人數超 出了四 萬三千 人之多 。 我 
們估計 將會有 五至八 百萬人 , 進人 我們的 
建築物 ; 我 們所最 關心的 , 是怎麼 招待這 
些 來賓。 「人 a 尋求 幸福」 —— 這 套影片 


巳 用日本 人的角 色拍成 —— 在文 化廳. 和别 
處放映 , 以 滿足一 部份不 能進場 的來賓 。 
我們 充滿信 心期待 接得很 多慕道 友名單 , 
好使我 們的傳 敎上得 向數幾 十萬的 人民展 
開他們 的傳道 工作。 

當我 們正在 享有令 人鼓舞 的奉獻 儀示時 
, 我想起 了與博 覽會職 員的幾 次接觸 ; 共 
進午餐 和晚餐 等等以 及他們 親切的 合作一 
一在破 土典禮 前一晚 所擧行 的日本 大阪記 
者招 待會中 , 有二十 九位報 界和大 衆傳播 
代表 與我們 會談了 一小時 半之久 , 提出了 
很多很 有意義 的問題 , 討論 我們的 敎會和 
敎友 , 尤其 是我們 的摩門 館主題 。 那天晚 
上稍後 我們奉 獻岡井 町敎堂 時很多 報界朋 
友 又與我 們會面 。翌日 • 正 式擧行 破土典 
禮時 • 他們 又與我 們相會 。在 這次 集會中 
有 一九七 〇 年博覽 會幹事 , 政府與 民政官 
員等 共六人 發表了 演講及 對本敎 會稱讚 。 
他 們談到 人類永 遠在尋 求幸福 , 並 强調他 
們非常 高興: 「摩門 人士到 一九七 〇 年博 
覽會來 , 敎我們 怎樣尋 求幸福 」 。正如 傳 
敎士們 所說, 「我們 的確要 指引他 們怎樣 
找到 幸福。 」 

我們準 備了五 十萬本 摩門經 , 數 以百萬 
計現成 的傳單 和小册 子和數 十名不 遺餘力 
的奉獻 響導, 及數百 名傳敎 士會後 去爲慕 
道友 們服務 ; 的確 「在遠 方的人 」 ,「在 
海中 各島上 」 的人 , 將 「一 齊聽著 」 , 並 
受 到歡迎 成爲本 敎會的 敎及。 」 

本敎 會在日 本的兩 個傳道 部和幾 個區會 
建立得 很好。 數日前 又成立 了兩個 傳道部 
。在日 本與冲 繩島有 了四個 傳道部 , 因而 
在滿足 人們日 益增加 的興趣 方面, 自能做 
得更 加透徹 。 在東京 和橫濱 附近人 民有一 
千四百 萬之多 , 在那 裏我們 有精榦 的領袖 
• 組織 也很穩 固堅實 。 三月 十五日 星期日 
在東京 成立了 一個新 支聯會 。 在我 們今曰 
的 大會裏 , 該支聯 會的領 袖們也 都在座 。 
他們說 好像在 空中漫 歩一般 ' 非 常快樂 。 


第二個 亞洲支 聯會已 獲授權 ' 將在 菲律賓 
的馬尼 拉成立 , 一 九六九 年我們 曾在那 
裏爲一 千四百 人施洗 , 成爲 本敎會 的歸信 
敎友 。 在亞洲 其他國 裏亦將 成立别 的支聯 
會 , * 行本敎 會完整 、 豐富 的計晝 。 我們 
計畫 在中華 民國建 立一個 當地的 傳道部 • 
且已 獲得許 可在台 北建立 新傳道 部之家 。 

日 本現有 一萬二 千多名 本敎會 的敎友 。 
在 韓國有 四千人 ; 在菲 律賓將 近六千 ; 在 
香港 約四千 ; 在台灣 的敎友 則較香 港爲多 
。 在泰國 、 新加 坡和印 尼等地 ' 初 歩工作 
都 已開始 。 我 們在冲 繩島的 會衆堅 强有力 
, 並且 有一個 越南人 的核心 已加入 敎會。 
我 們在韓 國的軍 人爲敎 會建立 了根基 ; 等 
到和 平在越 南實現 的那天 , 我們就 會找到 
在那裏 的人民 中間傳 播眞理 所準備 的道^ 

願 神祝福 這些摩 門軍人 , 他們在 這些國 
家裏建 立日後 有效傳 道工作 的根基 : 他們 
幫助建 築敎堂 , 爲敎 會培植 友誼及 歸信者 
。 在最 近的旅 途中我 們曾在 泰國^ 問了六 
個營地 。在越 南我們 有三個 組織很 好的軍 
人區會 。 已有 約千人 報名登 記要參 加下週 
末 ' 即 四月九 日至十 二日在 日本富 士山舉 
行的 亞洲軍 人大會 。 

在亞 洲各傳 道部中 , 所尋 得的歸 信者程 
度高 , 且 更虔誠 , 有 時竟有 社會名 流在內 
。在 韓國一 個祇有 五十名 敎友的 分會裏 , 
竟 有大學 敎授五 名之多 。 擁 有一億 三千萬 
人口 的印尼 , 在一九 六九年 十月二 十六日 
, 蒙奉獻 爲傳播 福音的 地區。 我們 派了幾 
名傳敎 士到雅 ^達去 , 工作 就這樣 開始了 
。 當然 我們還 需要更 多傳敎 士來推 動這個 
事工 。 一個 新的傳 道部已 經成立 , 總部設 
在 新加坡 。 

我們 正爲建 立紮實 的會衆 而努力 , 也爲 
亞洲區 域事工 龐 大的擴 展奠下 了拫基 。 一 
九六九 年施洗 總數比 前一年 超出百 分之一 
百 ' 且趨 勢依舊 向上。 


•  3  • 


除却 需要更 多的傳 敎士外 ' 另一 個迫切 
的需要 • 乃是 建築物 。 在整 個菲律 賓傳道 
部 區域內 • 我們祇 有一所 建築物 。 然而我 
們正在 « 買建 築用地 • 並提 呈計畫 '申請 
在 這些地 區內各 處建造 新敎堂 。 按 照總會 
會 長團正 在計畫 ,在 東京中 部建造 一所六 
層樓 的大直 , 備 作支聯 會及支 會會所 , 發 
行中心 • 傳道部 辦事處 , 建築部 辦事處 , 
以及 其他設 備之用 。 

在我 們的有 生之日 , 我們 將會見 到很多 
支聯會 • 很 多敎堂 , 衆多 的敎友 , 很多當 
地有力 和能幹 的領袖 , 甚至 會有一 座聖殿 


• 在這 些良善 的亞洲 民族中 , 建 立起來 。 
這 是他們 的熱望 和他們 的祈禱 。 

前途非 常光明 。 主在祝 福那些 新敎友 , 
傳敎士 ' 與傳道 部會長 。 在 這些謙 恭的人 
士之間 ' 充 滿了樂 觀氣氛 ' 因爲當 地的聞 
人神士 們已伸 出了友 善與合 作的手 。 

願 神源源 祝福亞 洲的億 萬人民 —— 這些 
精選 的在遠 方的人 …… 並且 你們在 海中各 
島上的 」 ' 因 爲他們 「一 齊聽著 」 神的謙 
恭 的僕人 — 溥 敎士和 當地的 敎友們 , 向 
他們宣 講的救 恩信息 。 我們 所傳的 是給全 


世界 的信息 。 耶穌基 督末世 聖徒敎 會是一 
個全 世界的 組織。 

主 藉斯密 約瑟先 知宣稱 : 「這警 吿的聲 
音是經 由我在 末世時 代所揀 選的門 陡們口 
中' 對所有 的人們 說的。 J 

「他們 將出去 , 沒 有人阻 止他們 , 因爲 

我' 主' 已經命 令他們 。 」 (敎約 1  :  4 ' 
5  ) 。 

我深切 感謝主 , 在 我們亞 洲及全 世界的 
事工上 這樣祝 福我們 , 我作 這謙恭 的見證 
'一 主耶 穌基督 的名。 阿們。 


•  4  • 


眞理 的誕生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白朗 獅長老 


位弟 兄姊妹 ' 能回 返家園 確實是 
件快 樂的事 。 本 人在全 球環遊 了一次 , 對 
各 她人民 和文化 有更進 一步的 認識; 現在 
回來了  , 對 我可愛 的祖國 , 却能更 覺興奮 
, 更加重 視她的 自由與 她所給 人們的 機會。 

我 這次遊 歴所得 的印象 , 覺得全 地人民 
和文化 • 都對 眞理有 一種日 益增加 的飢渴 
, 都對 新的眞 理持著 很開放 的態度 。 到處 
深思遠 慮的人 都在追 求著光 。 實 際來說 , 
對於眞 理的探 求已普 及了整 個世界 。 

無 論是宗 敎界或 科學界 的領袖 , 都在尋 
求文藝 的復興 , 及對眞 理的開 放態度 , 不 
論在那 個地方 可以尋 得眞理 。 

人 之一生 , 需要能 以信心 和知識 用於眞 
理 , 然後 根據這 個信心 和知識 , 追 求心靈 
的高超 , 才 是美妙 的人生 。 


信 心是一 切宗敎 的根基 , 但盲目 的信心 
並不値 得稱道 。 祇有 基於切 心追求 眞理的 
信心 ' 才値 得學員 們培植 。 我 們必須 tf (絕 
任 何背理 的誘惑 , 克 服每一 種不顧 或曲解 
事實 的傾向 , 避免極 度狂熱 ; 最 重要的 , 
要遵 守眞理 。 本敎會 堅實的 根基就 在這裏 
; 我們宣 稱神的 榮耀就 是智能 ; 人 不能在 
無知 中得救 。 

正如 科學家 所獲得 的眞理 , 需經 理論和 
實際 研究予 以測驗 和證實 , 世人從 先知們 
那 兒所尋 求的道 德和靈 性眞理 , 也 必須在 
人 生的經 驗中證 實和發 揮效力 。 尋 求眞理 
時 ' 毎個 人必須 對他自 己忠實 。 他 必須爲 
自 己的 理智和 自 己的良 心負責 。 凡 不能辦 
到這一 ^的 ' 必失去 他爲人 類及神 的兒女 
的尊嚴 。 眞正 的尊嚴 絕不是 以名次 就可以 
得到的 ; 也 不因榮 譽被奪 而喪失 。 尤其在 


人 們努力 於靈性 和宗敎 的範圍 , 信 心進入 
了未經 考驗的 場合時 , 眞理 必須遭 遇不信 
者 的考驗 , 免不 了要忍 受迫害 , 反對 , 小: 
絕 , 和憎厭 的怒火 焚燒。 粉 碎在地 上的眞 
理 , 還 是會再 次站立 起來的 。 

或許 是爲了 表達眞 理的永 不磨滅 及其永 
恆 持久性 , 所 以霍慕 氏奥利 溫特. 寫 出了他 
那篇光 芒四射 「爲 新生眞 理之生 存而戰 」 
的詩詞 , 他說 : 
光陰猶 如孕婦 難免臨 盆痛楚 , 

毎小時 都有眞 理誕生 , 
如 剛出世 的生物 
喘息 掙扎企 求生命 的持續 。 
眞理 新生時 宛如初 生動物 , 

醜陋 汚穢奇 形怪相 , 
家人們 爲之躊 躇不安 , 

不 知究竟 會長成 什麼樣 。 


•  5  • 


但它却 日漸成 ft ' 

身材魁 梧模 樣英俊 ; 
初生 時的崎 形怪物 ' 

成熟時 竟美若 天使。 
幼 小時形 貌醜陋 ft 眞理 
成長 時家人 們珍如 拱璧藏 之懐中 ° 

我 們不妨 來討論 一下近 來發現 的眞理 ' 
就是那 詩人所 稱不受 歡迎却 又曾遭 受經驗 
的 眞理。 最初人 們認爲 「醜 陋汚穢 奇形怪 
相 」 ' 現在 成熟了 ' 身材 魁梧模 樣英俊 ' 
成 了美若 天使的 眞理。 

那已 往的形 如悽慘 的過程 ' 似乎 是我們 
現在所 要宣吿 的大事 所必要 的先導 ° 基督 
在十架 受難後 ' 猶 如日光 行過了 子午線 ' 
進入 了靈性 的晚霞 ,日 落, 然後經 過了十 

幾世紀 S 性 的黑暗 ' 才見曙 光出現 。 於是 

朝 陽來臨 , 陰 影遁逝 。 

主光 榮地遵 守了祂 的諾言 , 到末 世時代 
祂 將把祂 的靈澆 灌在凡 有血氣 的身上 。 

我們 所生存 在的是 一個多 麼奇妙 的時代 

! 在這 最近的 一百五 十年中 世界的 進步多 
麼驚人 ! 

單講聯 絡和連 輸方面 的進歩 , 如 果我們 
的祖先 現在來 到人間 , 看見 了這些 , 必將 
驚 歎我們 爲神明 。 無錢 電廣播 和電視 , 及 
神 奇的科 學發明 , 如 利用電 力和其 他自然 
力 爲人頹 服務等 ' 無不使 他們' 驚 駭失措 ' 
因爲 在他們 的時代 ' 這些奇 蹟正是 他們所 
恐懼 而崇拜 的對象 。 

以免我 們誇張 這些豐 功偉績 ; 我 們須注 
意怎樣 利用這 些成就 ; liC 及 我們的 文明產 
生 了什麼 ' 來 理解這 個世界 的景況 。 飢餓 
S 乏災禍 困苦遍 及全地 ' 正 威脅著 造成這 
些事實 的文明 。 好似 神的犬 計晝包 括著拆 
除 隊的工 作在內 ' 要 將舊的 機構拆 除以容 
許新 的存在 ° 但那些 對這些 事負責 的人們 
不宜過 分放任 ; 因爲 神曾說 : 「拌 倒人的 
事是免 不了的 ' 但絆 倒人的 有禍了 ! 」 ( 


路 17:  1  ) 

但我 們是否 祇需在 人類的 思想和 活動铂 
域中尋 求巨大 的進歩 ? 物質 方面似 乎是進 
步得 很惲^  , 却把 靈性的 事物給 遺忘了  。 
或者我 們可否 期望在 道德增 長和靈 性啓發 
的 領域內 , 從 神那裏 獲得新 眞理和 啓示? 
'池 說祂 將把祂 的靈澆 灌在凡 有血氣 的身上 
時 , 我以爲 祂並無 限制祂 的靈感 , 祇給從 
事物質 事業的 人而已 , 因爲 在靈性 範圉內 
也有 新事物 之需要 。 

你們諒 必記得 , 彼 得和約 翰到耶 路撒冷 
的聖 殿去的 時候, 他 們到了 那名爲 美門的 
殿門時 , 有 一個瘸 腿的坐 在那裏 , 向他們 
求乞 ; 彼得轉 向這人 對他說 : 「 金 銀我都 
沒有 , 只把 我所有 的給你 , 我奉拿 撒勒人 
耶穌基 督的名 , 叫你起 來行走 。 」 (徒 3 
: 6  ) 

經文吿 訴我們 , 那人被 醫好了  , 他跳躍 
, 因爲他 得到了 拯救大 聲歡呼 。 於 是有一 
羣 人聚集 在那裏 , 他們 覺得驚 奇詫異 。 彼 
得對 他們說 , 剛才的 事並不 是他們 自己的 
能力 或虔誠 的力量 所做的 , 而是奉 耶穌基 
督的名 所做的 。於是 他對衆 人說: 「所以 
你 們當悔 改歸正 , 使你們 的罪得 以塗抹 , 
這樣 , 那安舒 的日子 , 就必 從主面 前來到 
。 主也 必差遣 所豫定 給你們 的基督 耶穌降 
臨 。 天 必留他 , 等到萬 物復興 的時候 , 就 
是 神從創 世以來 , 藉 著聖先 知的口 所說的 
。 」 (徒 3  :  19-21  ) 

使徒 保羅說 , 到了豐 滿時代 福音期 , 祂 
將把 在天上 的和在 地上一 切事物 , 聚集一 
起歸 於基督 , 歸 於貤。 

你們當 還記得 , 十 一位使 徒與他 們的夫 
子在 伯大尼 附近站 在一塊 , 看見一 朶雲包 
圍著祂 , 接了 祂上天 ; 兩個 穿白衣 的天使 
站在 旁邊, 對 聚集在 那裏的 人說: 「加利 
利人哪 , 你 們爲甚 麼站著 望天呢 ; 這離開 
你們被 接升天 的耶穌 , 你們 見他怎 樣往天 


上去 , * 還要怎 樣來。 」 (徒 1  :  11  ) 
我 們要再 引述約 翰所說 的奇妙 W 言 • 他 

被放 逐到^ 摩島時 , 在島 上他看 見一個 
象; 他說: 「當 主日 我被聖 簽感動 ' 聽見 
在我後 面有大 聲音如 吹號說 , 〔 我是阿 W: 
法 , 我是 俄梅戛 , 是 最初的 , 是 末後的 〕 
' 你 所看見 的當寫 在書上 , 把它寄 給在亞 
洲的七 個敎會 。 

「我轉 過身來 , 要 看是誰 發聲與 我說話 
。 旣 轉過來 , 就看 見七個 金燈臺 。 

「燈 臺中間 , 有 一位好 像人子 ■ 身穿長 
衣 , 直 垂到脚 ,胸 間束 著金帶 。 

「他 的頭與 髮皆白 、 如 白羊毛 、 如雪 , 
眼目如 同火焰 , 

「 脚好像 在爐中 煆煉光 明的銅 , 聲音如 
同衆水 的聲音 。 

「他 右手拿 著七星 , 從他 口中出 來一把 

兩 S [的利 ss, 面貌如 同烈日 放光。 

「我 一看見 , 就 仆倒在 他脚前 , 像死了 
一樣 。 他用 右手按 著我說 , 不 要懼怕 。 我 
是 首先的 , 我是 末後的 ; 

「又 是那 存活的 ; 我 曾死過 , 現 在又活 

了  , 直 活到永 永遠遠 …… 。 

「 所以你 要把所 看見的 , 和現 在的事 , 
並 將來必 成的事 , 都 寫出來 。 」 (啓 1 : 

10—19  ) 

這 是神的 兒子對 使徒約 翰說的 。 

在 一千八 百二十 年春天 ' 那時發 生的事 
你 們今天 早晨亦 ^ 聽見 了些 , 即是 一百五 
十多 年以前 , 神 , 天 父又向 人顯現 。 祂極 
其重視 那一件 * 和那 個信息 , 因而 親自帶 
了祂 的獨生 子從天 上降臨 , 一起對 這位靑 
年及對 我們衆 人講話 。 從 那時起 , 别的人 
亦 已來過 ; 亦曾 有别的 啓示賜 給我們 。 摩 
羅 乃天使 ' * 西與 以利亞 曾來過 。 還有彼 
得, 雅各, 約翰, 施 洗約翰 , 和以 來加等 


•  6  - 


。 他 們都曾 對人們 講過話 ' 給過他 們任命 

, 人 f' 、復 了與神 的交談 。 

我並不 是沒有 注意到 ' 這 樣的宣 講不但 
會被人 視爲不 足信及 不可信 ' 且會 遭遇反 
對 和憤怒 。 人們無 不使用 敵對者 ( 魔鬼 ) 
在反 眞理戰 爭中所 用的同 樣武器 ' 反抗眞 

理。 

在這 裏人們 又把眞 理視作 形貌醜 陋未成 
熟 的怪物 。 我 倒要問 所有相 信聖經 的基督 
徒 ' 你 們懷疑 大數人 保羅所 說的嗎 ? 保羅 
要 到大馬 色去迫 害聖徒 ' 在 途中他 看見一 
道强光 , 射 瞎了他 的眼睛 ; 他又聽 見人的 
S 音。 他問' 「主阿 '你 是誰? 」 那聲音 
回 答說: 「我 就是你 所迫害 的耶穌 基督。 

」 (見徒 9 : 5 ) 

我說 基督徒 相信那 個紀錄 ' 然而 他們還 
說神 不會與 人講話 。 凡信 聖經的 ' 都相信 
摩 西和以 利亞在 變形山 上顯現 '彼得 '雅 
各 , 和 約翰也 在那裏 ' 在他 們的夫 子面前 
奢 見他們 。 大 家注意 ' 摩西 和以利 亞是離 


那時數 百年前 的人物 ;人們 却說: 「是的 
, 我 們相信 聖經上 所提到 的這些 。 就做了 
這 麼一次 ' 不 會再這 麼做的 。 J 

我 重復說 , 爲甚麼 人以爲 神與人 講話是 
不可 置信的 ? 這 麼多世 紀以來 , 這 不是祂 
的 方法嗎 ? 我 們不需 要祂嗎 ? 我們 的文化 
' 我們 的科學 ' 與我們 所誇口 的學問 , 已 
經使我 們不需 要靠祂 而能獨 立了嗎 ? 

我 們今日 向你們 所提的 , 不過是 一個開 
端 ; 雖然 祂來了  , 父 亦與祂 同來了  , 在祂 
們之後 ' 又有那 些我約 略說過 的各位 : 這 
一切亦 不過是 將要來 臨的事 的序幕 。 在復 
活節 餘味猶 存之際 , 試 聽基督 的應許 : 「 
因爲我 要藉權 力和大 榮耀帶 著所有 天民自 
天 上顯現 我自己 , 並 與人們 在正義 中居於 
地上 一千年 ; 沒有 邪惡的 人能站 立得住 。 
J  ( 敎約 29:  11  ) 

還有馬 太也這 麼說: 「人 子要在 他父的 
榮耀裏 ' 同 著衆使 者降臨 ; 那時候 , 他要 
照各 人的行 爲報答 各人。 」 (太 16:  27) 


「因 爲主必 親自從 天降臨 , 有呼 叫的聲 
音 , 和 天使長 的聲音 ' 又 有神的 號吹響 ; 
'那 在基督 裏死了 的人必 先復活 。 」 (帖前 
4  :  16  ) 

我 的弟兄 姊妹和 朋友們 , 救主將 再來臨 
的這個 宣言是 針對你 們說的 ; 在向 人宣佈 
這眞理 的靈和 權力的 感動下 , 我奉 主的名 
向你 們宣吿 ' 就 像我活 著一樣 ; 我 知道這 
是 眞實的 。 除 却天使 們在加 利利山 上對牧 
羊 人所報 的耶穌 誕生的 喜訊外 , 這 個消息 
是世界 歴史上 最充滿 希望, 最光 榮的宣 

讓我 們在人 生利益 與事業 範圍內 繼樓找 
尋眞理 : 「直 至戰 鼓停息 , 戰 旗掩捲 * 人 
類和諧 , 全 球一家 」 ; 和 平之君 , 登上合 
法寶座 ' 成爲萬 王之王 ; 於 是出現 了一千 
年太 平世界 。 

我 祈求神 , 使我 們在祂 未來前 , 各自準 
備好來 迎接他 , 因爲祂 是一定 要來的 , 且 
將比 我們想 像中的 還要快 ; 我奉耶 穌基督 
的 名作證 , 這一 切都是 眞確的 ; 阿們 。 


稍 進一歩 

+二使 徒議會 

伊立 察長老 


否讓 我借用 兩句引 文作我 這篇講 
詞 的開端 ' 那 是一位 頗具見 識的社 論作者 
所說的 。 他 與我信 仰不同 ' 可是却 充滿信 
心 ; 他說: 「 如 果我們 忽視神 性力量 ' 完 
全 倚恃人 性才智 , 我 們甚恐 祇能睜 眼歆視 
悲觀 的凱旋 一… 惟有 能持著 ift 靜不慌 , 意 
志堅定 的態度 , 信賴 永生和 那給人 永生的 
主宰的 無限恩 惠的, 才 能眞正 樂觀。 」 

他 又繼樓 著說: 「我 們毋 須找尋 相信靈 
性 不朽的 新理由 ' 舊理由 …一 巳 經足夠 -- 
…一 切宗 敎的信 仰和一 切不朽 的希望 , 都 
起源於 神且須 依賴神 。 我 們從祂 那裏來 ; 
我們也 要到祂 那裏去 。 祂活著 ' 我 們亦活 
著 。 做 父親的 爲甚麼 不得向 兒女們 顯現呢 
?爲甚 麼祂不 可派遣 先知和 敎師們 , 甚至 
派遣一 位傑出 的敎師 ' 神的 兒子又 是人的 
兒子給 人們呢 ? 我們 依靠有 一位曾 死去而 


又復活 的事實 , 我 們信仰 的就是 祂的名 , 
'池克 服死亡 的勝利 , 就 是我們 的勝利 。 」 

因此 我們要 提出我 們的信 仰宣言 : 上帝 
的 確存在 , 祂 的兒子 , 就是 我們的 救主是 
神性的 , 啓示 和先知 ,■ 以及 永生的 機會和 
目的 都是眞 實的。 」 

「我 們信 永恆的 父上帝 , 和祂的 兒子耶 
穌基督 ' 及聖靈 」 (信條 1 )  • 不 是信理 
論 , 不是信 一種不 能辦解 的實質 , 却是信 
有生命 的充滿 愛的神 , 祂是 活著的 ; 我們 
是照祂 的形像 創造的 。 我們 信神已 經啓示 
的一切 , 及祂現 在啓示 的一切 ' 我 們也信 
祂仍 要啓示 許多有 關神的 國度重 大的事 ( 

信條 9  ) 。 

以往先 知的神 性召喚 和他們 的敎導 , 當 
然 都是有 充分憑 11 的; 而今 日所有 的人都 


需要神 性領導 , 這當然 也是有 充分證 據&^ 

在最 近的數 星期內 , 因爲 麥基奥 大衝會 
長 的逝世 , 我們喪 失了一 位親愛 的先知 。 
我們向 他的家 人和陪 伴他六 十九年 的愛侶 
, 表逹我 們的愛 與祝福 。 

今 日 我們聽 見了他 的繼任 者斯密 斐亭約 
瑟會長 的演講 。 在下 届大會 中我們 就將爲 
他擧手 支持他 爲我們 的會長 , 願神 祝福他 
, 與 他同在 ,堅 固他, 祝福 他與他 的家人 

平安 , 生活 美好。 

■ 神在 禱吿中 , 印像中 , 靈感中 ' 以及啓 
示 中與祂 的兒女 們交通 ; 因 此連纊 的啓示 
顯然是 人們所 需要的 。 還有無 限的事 , ^ 
們的 天父還 沒有吿 訴我們 。 還有無 限的事 
, 人們還 不知道 。 

誰知 道有那 一本敎 科書必 不會被 校訂或 


•  8  • 


被 捨棄呢 ? 誰 知道有 那一條 理論必 不遭遇 
修正或 廢止呢 ? 誰知 道有那 一種方 式不會 
經過改 良呢? 誰知道 幾時才 是探索 的最 後 
發現 , 幾時神 才會把 祂最後 的啓示 賜給人 
們 , 給我們 知道祂 的 心意和 旨意呢 ? 對不 
知道 的事物 應當虚 心受敎 , 切勿 妄自耸 

誰能 說我們 今日需 要神性 的領導 , 沒有 
像 往昔在 遠處那 些人的 需要那 麼迫切 ?先 
知 ' 預言 , 經典 , 忠吿 ' 誡命等 ' 都是我 
們寶貴 遺產的 一部分 。 

然而 , 生活又 如何呢 , 生活 的目的 , 難 
題 , 期 望又怎 樣呢? 我們各 人都有 未得解 
答 的問題 , 我們 的挫折 , 我們 的錯誤 , 我 
們的好 與不好 的表現 , 我們 的憂慮 , 和我 
們 的探索 。 

這是一 個探索 的世界 。 很 多人所 探索的 
固 然不錯 , 但 探索不 得其法 , 用的 是錯誤 
的方法 。 有些慣 於抗議 ,喜 破壞, 善毁滅 
; 但最悲 哀的是 他們毀 滅自己 , 毁 滅他們 
的意志 , 他們 的平安 , 他們 的快樂 , 以及 
他 們將來 的希望 。 至於 這一切 , 我 們在最 
近的 星期日 廣播中 引用了 這麼一 個詞句 , 
其 含義很 爲深切 ; 在 此獻給 你們加 以考慮 
: 如果我 們不改 變方向 , 我 們自會 在不知 
不覺中 到達我 們的目 的地。 

家庭自 然走出 發^。 麥 基會長 曾說, 「 
如果有 人將個 人事業 或享受 放在家 庭以上 
, 從那 時起他 已開始 墮 落 , 靈魂日 趨衰弱 
。 我 們很幸 運聽得 在他最 後的演 講中說 : 
「不 守道德 爲家庭 生活最 惡毒的 敵人。 」 

數 日 前我曾 聽得一 位家長 批評某 校校長 
沒 有敎導 她的兒 女良好 的行爲 。 這 種事情 
應當 從家庭 裏開始 。家 長們, 你們 要敎導 
你們 的兒女 , 並嘱咐 他們照 你們的 敎訓行 
事爲人 。 我還 記得我 很感恩 , 很虔 敬地在 
我 親愛的 寡居的 母親膝 下祈禱 。 我 還記得 
她 對我們 所說昀 , 且她自 己也以 身作則 , 
她說: 「力行 你們的 本分要 祈禱要 繳付什 
一奉獻 ; 償付 債務要 爲人誠 實要工 作要潔 


淨不 可爭吵 不得說 人的閒 話要有 信心。 」 

親愛的 靑年人 , 聆 聽這樣 的敎訓 , 照這 
個敎 訓爲人 。 切勿 以永恆 的平安 , 快樂 , 
和希望 作賭注 , 博取俗 世鄙陋 的誘惑 。 

我們 不能凡 事都先 行試験 , 沒有 充分時 
間供我 們試驗 。 成千累 萬的事 , 足以 使我 
們喪生 , 但我們 祇有一 條性命 。 世 有以千 
計的事 物能夠 毁滅你 的心智 , 道德 , 身體 
, 與 « 魂 ; 無一件 是値得 喀試的 。 爲甚麼 
不以數 世紀來 • 别人 從試驗 和錯誤 及苦楚 
中 所得到 的後果 , 而 實受它 們的利 益呢? 
如 果人人 都要重 頭開始 , 重 演他人 所犯的 
锗誤 , 則 我們壽 齡有限 , 所 學的也 就無幾 
。 我們 寶貴的 繼承產 業中的 一部分 , 就是 
古人已 證明的 , 開發的 , 和 顯示的 。 所以 
你們 要接受 , 就從這 裏前進 ; 要學習 , 要 
悔改 , 求進歩 , 儘量 追求最 高目標 ; 切勿 
毁 壞身體 和心靈 , 平安和 自尊。 但 願討敎 
, 信任親 愛的人 , 及爲 人守法 。 如 果自己 
以爲 毋須向 人討敎 , 剛愎 自用一 意孤行 , 
則麻煩 慘劇就 在眼前 。 

當向父 母討敎 , 向主 敎請敎 , 與 有見識 

的和可 信託的 人商議 。 斯密 會長須 與他的 
副會長 們商議 , 十二 使徒彼 此商議 亦與其 
他 弟兄們 商議。 「在 人類中 沒有人 能說他 
的地 位高到 對任何 人都不 須負責 。 」 沒有 
人聰 明到能 答覆一 切問題 ; 沒有人 聰明到 
不須 與人商 議而能 獲益。 (須 知在 未有世 
界之前 , 天上 亦曾有 過一次 大議會 ) 不要 
忘記將 一切事 都向主 講開來 。 然 後靜聽 。 
正 如在這 一星期 內李海 樂會長 所說, r 我 
們求 主領導 , 但我們 聆聽嗎 ? 祈禱 能通神 
是千眞 萬確的 ; 我們 所有的 人在作 決定時 
都需 要領導 。 

到處 都有誘 惑到處 都有行 善或作 惡的機 
會 , 但我們 不可試 探誘惑 。 有位怪 誕的觀 
察家曾 說過, 「有些 人在逃 避誘惑 時却留 
下 了轉遞 訊息的 地址。 」我 們不想 犯錯, 
就連 犯錯的 意念都 不能有 。 如果我 們不要 


誘 惑跟踪 著我們 ' 我 們不可 表示感 興趣的 
樣子 。 不行近 懸崖的 人決不 會從懸 崖上跌 
下去 。 

我們 要聲明 , 我們 的天父 並不是 理論家 
。 一 切創造 並不是 靠理論 來使其 運行的 ; 
並不 是理論 使春天 再回來 ; 種子並 非因理 
論 而生長 。 物理的 ' 道德的 ' 和靈 性的律 
法仍 舊有效 ; 誡命依 然存在 。 沒有 人廢止 
過它們 。 除 却制定 這些律 法與誡 命的神 , 
無人 有權廢 除它們 。 天父給 我們忠 吿或誡 
命時 ' 我們 知道那 是不可 或缺的 。 祂有甚 
麼吿訴 我們時 ' 我 們最好 相信。 我 們照著 
, 某一 條路去 做就得 到某一 樣結果 ; 我們照 
著 另一條 路去做 就得到 另一項 的結果 。 

你們 中間很 多人或 者熟悉 甘賓塞 會長所 
著的 寬恕的 奇蹟這 本奇妙 的著作 。 我可以 
向你 們作證 • 神是 位慈愛 的父親 , 只要我 
們肯悔 改並以 我們的 生活來 表示悔 改的誠 
意 , 祂會饒 恕我們 , 幫助我 們得到 平安和 
自尊。 祂決不 會要求 我們做 我們所 不能做 
的 , 只要我 們願意 , 只要我 們想做 , 祂開 
出來 的條件 , 沒 有一樣 我們不 能遵守 。 如 
果出 於誠意 , 悔改確 是奇蹟 。 

有些 史學家 說', 在 此之前 , 已有 過十九 
次的 文明興 起了後 又敗亡 , 絕大部 份原因 
是道 德腐化 。 或許當 時大多 數人並 不知道 
情況究 竟如何 , 到知道 時已. 太遲了  。 我們 
對自己 行爲的 後果或 我們准 許發生 的事端 
' 並非 完全無 動於衷 。 

你們 或者還 記得人 類第一 歩跨上 月球時 
所說 的話: 「一 個人 的一小 歩却使 全人類 
跳了一 大歩, 」又 有人這 麼加了 一段: 
「我們 已跑了 這麼遠 ' 上月球 ' 

現在 是應當 顧念我 們鄰居 的時候 ; 
無 人做不 到的事 ' 
祇須 按時稍 進一歩 。 」 

只要 遵守律 法爲人 ' 遵 守誡命 ' 遵 從神的 

旨意0 


•  9  • 


我 親愛的 靑年朋 友們啊 ' 願神祝 福你們 
。 不得輕 信謠言 。 不可擧 棋不定 ' 去找尋 
已 經尋得 的東西 。 不 要爲時 下的邪 說和誘 
惑 而着迷 。 固守 神所賜 的忠吿 和誠命 ' 生 
活謹 愼虔誠 且潔淨 ' 享受人 生的安 寧和快 
樂 ° 

這是多 事之秋 ' 難 題繁多 ° 很多 人忐忑 
不安 ' 很 多人失 敗沮喪 ; 但 須知天 上有一 
位神明 • 祂 的旨意 ' 應許 ' 和權力 超乎一 

切 b 只要我 們決心 遵守祂 的忠吿 ' 遵守 « 
的誡命 • 照 祂的方 式爲人 • 我們今 生常保 
安 寧快樂 ' 以 後得與 我們親 愛的人 在一起 


享 受永生 。 

誰會 這麼無 知愚蠹 ' 這 麼淺見 ' 放棄這 
個今 生來世 的幸福 機會? 

我 們的傳 道工作 ' 本敎 會所傳 的福音 , 
是給全 人類的 凡願接 受的都 會得到 祝福及 
提 高他們 的生活 。 我們 到你們 這裏來 ' 爲 

的 是要每 一個生 S 俗世 和永恆 的救恩 : 要 

拯救那 疲乏的 , 流浪的 , 迷途與 孤獨的 , 
患病和 憂傷的 , 失望和 灰心的 , 喪 失了親 
人 的 , 及找 尋生活 寄託的 。 毋 須憂慮 , 救 
恩就 在這裏 。 願神幫 助你找 到救恩 。 


我 將我的 見證留 給你們 : 神確 實活著 ; 
祂在人 間又恢 復了祂 的事工 ; 耶穌 是我們 
的 救主與 救贖主 。 我 感謝神 給我們 現在的 
先知以 及以前 所有的 先知們 。 

如果我 們不改 變方向 , 定 能到達 我們所 
要去 的地方 : 不論我 們在那 裏或去 過那裏 
' 如果 我們對 正方向 , 悔改 , 毎天 做得更 
好些 , 按時稍 進一步 , 就能到 it 我們 的去 
處 ' 永 遠與我 們所愛 的相處 ' 獲得 神給我 
們 的最大 祝福, 今日 和永遠 在靈魂 深處的 
保證 ; 以 上所講 的一切 , 奉 耶穌基 督的名 
。阿門 。 


•  10  • 


勿與他 人爭辯 , 
但須 採取穩 健方針 


"I "二使 徒議會 

興 格萊戈 登長老 


我  親 愛的弟 兄姊妹 , 我祇有 一個願 
望 ; 那就是 要講幾 句增加 你們信 心的話 。 
爲此我 要祈求 聖靈的 啓發。 

本 敎會的 奇妙成 長使我 又感激 又驚奇 。 
前幾天 我與彭 蓀弟兄 參加了 日本東 京支聯 
會的成 立儀式 。 再三 個星期 前杜瑞 德弟兄 
和我 組織了 秘魯 的利瑪 支聯會 。 一 二星期 
前羅 慕義弟 兄在南 非聯邦 的約^ 尼 斯堡組 
織 了一個 支聯會 。 想一想 , 幾個 星期內 , 
堅强而 有力的 支聯會 竟在遠 如日本 、 秘魯 
、 南非 聯邦等 地組織 起來。 

我們 祖先們 所提到 的日子 , 現在 就臨到 
我們 身上。 這 正是預 言應驗 的日子 ; 我和 
你 們都非 常感激 , 今日都 生存著 , 而且在 


這個 影響世 界上這 麼多人 , 生氣勃 勃的奇 
妙 事工上 , 我們 也參與 了一份 。 

這個 成長並 不是人 的勝利 , 而是 神力量 
的顯示 。 希 望我們 不會爲 此驕傲 , 不會爲 
比誇大 ; 我祈 求我們 永遠都 能謙卑 並知道 

感恩。 

昨天 晚上在 這個大 會堂裏 , 在音 樂和演 
講之中 我們熱 烈頌揚 斯密約 瑟先知 , 慶祝 • 
第一 次異象 的一百 五十週 年紀念 。 我很感 
謝神 , 我們能 停下來 追思一 下這奇 妙的顯 
現 : 在 一八二 〇 年一個 春天 的早晨 , 父和 
子 都向年 幼的約 瑟顯現 。 我 們今日 在敎會 
裏 所見的 一切美 好成就 , 都 是那次 偉大異 
象 的成果 , 這 個見證 已經在 很多地 方感動 


r 數 以百萬 人的心 。 我現在 加上我 自己由 
聖 靈得來 的見證 : 先 知對於 那奇妙 的事所 
說的 一切是 眞實的 , 永恆的 父神和 復活的 
主耶穌 基督那 時都與 他談話 , 正如 我現在 
與你們 談話同 樣眞實 ' 同 樣熱誠 ' 同樣親 
密 。 我要提 高我的 g 音作證 : 斯密 約瑟確 
是先知 , 藉著他 所成就 的一切 , 都 是神的 
工作。 

前幾 天晚上 我又閱 讀了些 約瑟事 工的總 
結 以及我 們有責 推行它 的陳述 。 這 篇言詞 
w 些詩 句口吻 , 是在' 約瑟死 後還未 滿一年 
, 一八四 五年溥 瑞特帕 雷寫的 。 現 在我引 
述如下 : 

「 他組 織了神 的國度 ; 我 們須擴 大它, 的 


•  11  • 


lifi 域 。 

r 他復興 了豐滿 的福音 ; 我們要 把它傳 

播 …… 

「 他掀起 了榮耀 日的 曙光; 我們 須將它 
頟 入全盛 的光輝 ° 

「他原 是『 小子』 身份 ' 身價却 已增加 
了千倍 ; 我們渺 小之辈 ' 將 會變成 偉大. 民 
族 ° 

「總之 ' 礦 石是他 開採的 -… '我 們將使 

它擴 展成山 ' 鋪滿 全地。 」 ( Millennial 
Star'  1845 年 3 月 ' 第 152 至 153 頁 ) 

我們 逐漸發 覺這個 夢想就 將實現 ° 我希 
望我 們對所 受的去 建立神 的國度 的委託 ' 
都能眞 蔽 忠信地 去奉行 。 我 們的努 力不會 
是沒有 憂慮和 挫折的 ' 我們 或許會 遭遇反 
對; 有牽 强附會 的亦有 決心中 傷的。 

在我 們擴展 工作的 過程中 ' 可以 預期得 
到 敵人會 加强反 對我們 的力量 。 我 們須以 
忠於我 們從我 們所支 持爲神 的先知 那裏得 
來 的敎訓 , 作 爲最佳 的防禦 。 

對於 我們現 在的處 境斯密 約瑟曾 給了恰 
當 昀訓示 。 他說 : 「以充 分的溫 Ifc 端荘前 
去 , 敎導耶 穌基督 並他釘 十字架 ; 勿因他 
人 之信仰 或宗敎 體系與 人爭辯 , 但 採取穩 
健的 方針。 我將這 話作爲 誡命敎 你們; 凡不 
遵守 的必遭 遇迫害 , 凡遵守 的必常 充滿聖 
靈。 我將 這些當 作預言 向你們 宣佈。 」我 
想從這 段敍述 中拿出 幾個字 作我 的主題 , 
如 臬主給 我靈感 ' 我 要照這 個主題 向你們 
講幾 句話。 

「勿 與人爭 , 穩 紮穩打 。 

我們生 存在價 値時變 ' 標 準時改 . 一切 
出 沒無常 的時代 ' 早晨 旺盛的 ' 臨 晚就凋 
亡了  ° 這個 情形我 們可以 在政府 裏見到 ; 
在公衆 》 私人 道德上 也可以 見到。 人們的 
家庭 中如此 ' 敎會裏 亦如此 。 甚至 在我們 
的敎友 中間' 亦 見到這 個情形 ' 那些 人被人 


們 的詭辯 引入了 歧途。 -. 

各 處的人 好似都 在黑暗 中投索 ,抛 棄了 
原是 我們社 會力量 的傳統 , 却無法 找到一 
顆可 以引 導他們 的明星 。 

最近我 們曾在 日 本的 一九七 〇 年世 界博 
覽會裏 參加了 摩門館 的奉獻 典禮。 會場上 
有一位 講者是 日本政 府官員 , 他對 於我們 
的敎 會參加 這次博 覽會褒 獎有加 ; 因爲這 
個 博覽會 幾乎全 都是提 倡工藝 成就的 。 他 
很 慨歎他 的國人 對宗敎 感化力 的消縮 , 造 
成了人 格標準 和理想 的低落 。 

這種情 形好似 到處都 是這樣 。 數 月前我 
讀 到一篇 普立茲 獎得主 笪啓敏 巴巴拉 (Bar- 
bara Tuchman  ) 的刺激 性論文 。 她說 : 

1^提 起領袖 , 我們究 竟有無 ; 假 冒的倒 
很多 , 數 以百計 的這樣 的領袖 , 正 等待著 
且切 心要領 導羣衆 。 他們周 圉奔跑 , 招喚 
一致的 意見 , 儘量羅 致人們 接受他 們的領 
導 。 然而他 們所沒 有做的 , 乃是立 定下來 
說 : 『 這 是我所 信仰的 。 我一定 這麼做 , 
決不 那麼做 。 這是 我行爲 的規則 , 那是規 
則範圉 以外的 。 這很好 , 那 是廢物 。 』 由 
於普遍 不願題 及標準 , 就 缺乏道 德的領 

她趙 續說: 「我 們這個 可憐的 一… 社會 
所承繼 的一切 病症中 , 造成 一切不 安和混 
亂的 中心主 要病症 , 就我 * 來 , 乃 是缺乏 
標準 。 我們失 却自信 , 不敢確 認標準 , 不 
敢擇 善固執 , 在 必要時 , 身 居權勢 地位的 
不去敎 人遵守 。 我們 好似受 了普遍 性及有 
腐 書虫性 的不情 願所^ 制 , 不 願在任 何價値 
上 , 不 論是道 德上的 , 行 爲上的 , 或審美 
上的 '負担 任何責 任 ( "The  Missing 
Element 一 Moral  courage."  Mc call's, 
Jane  1967,  P.28  ) 。 

雖然標 準一般 if 會動搖 , 但我們 本敎會 
的敎 友如果 隨波逐 流的活 , 是難辭 其咎的 
。 我們 有標準 : 是 妥確的 , 受過 考驗的 , 
及 有效的 。 我們遵 守它們 ' 就 能進歩 ; 我 


們忽 略它們 , 就 會阻礙 我們自 己 的進歩 , 
主的工 作也就 陷入' ff 困 的境地 。 這些 採- 準 
是 從祂那 裏來的 。 其 中有些 在我們 這個社 
會中 , 或許 已經稍 « 不合 時尙 , 但 這不能 
減 低它們 的效力 , 亦 不能縮 小遵守 它們的 
優越性 。 人們 的詭辯 , 不論多 麼機巧 , 聽 
起來 不論多 麼合理 , 却不能 減低神 已明說 
的智慧 。 

最近我 聽到密 耳瓦基 支聯會 (Milwaukee 
Stake  »; 福敎 長說的 幾句話 ' 祂今 日也坐 
在這 個堂裏 , 這些話 我還沒 有忘記 。 他說 
: 「神並 不是日 榮國度 的政客 ,要 我們投 
他一票 ; 其 實祂要 人們去 尋找祂 , 神是要 
我 們去服 從的。 」 ( Hans  Kindt  ) 

.服 從能使 人快樂 ' 這是最 令人感 覺滿足 
的事 。 它 又能給 人平安 ' 令 人成長 ' 這些 
都是 給那個 能服從 的人的 , 而且他 的好榜 
樣會引 起人們 尊敬他 所參加 的團體 。 

我們嚴 格遵守 這些由 神規定 的標準 , 決 
不 會冒犯 我們周 圍的人 。 我 們毋須 與他們 
爭辯 。 但如果 我們採 用穩健 的方針 , 我們 
的榜樣 就成爲 最有效 的論據 , 推進 我們共 
同 致力的 目的。 

在許 多方面 ' 主 都給我 們忠吿 和誡命 , 
要我 們遵守 ; 本敎會 的敎友 ' 絕無 推諉托 
辭 之可能 。 祂爲我 們制定 了指南 , 現在略 
擧幾 件如下 : 祂要 我們修 德行善 , 對人和 
睦親切 '奉 公守法 ' 忠 於政府 ' 遵 守安息 
日 ' 爲 人端荘 ' 戒 絕煙酒 ' 激吶什 一奉獻 
及其 他奉獻 ' 賙 濟寫困 ' 培 植家庭 ' 及分 
享福音 。 

至 於這一 切訓諭 ' 都 沒有爭 辯存在 ; 如 
果 我們採 用穩健 的方針 , 在 我們自 己的生 
活中 實施我 們的宗 敎信仰 , 我們在 推進此 
一 目的上 會比用 其他方 法更爲 有效。 

可能有 人要將 我們誘 惑過去 ; 也 可能有 
人要 引誘我 們上鈎 。 我們 可能遭 人誹謗 , 
受 人輕視 ; 可能被 人攻擊 , 受世 人的諷 W|o 


•    12  • 


在敎 會內外 都有人 要强逼 我們在 某方面 
改 變我們 的立場 ' 好似持 有特權 ' 可以隨 
* 篡奪神 所獨有 的權威 。 

我們 沒有與 人爭辯 的欲念 我們敎 導和平 
的福音 。 但我 們不能 放棄主 的話語 ' 因爲 
這些話 a 是 透過我 們支持 的先知 而來的 。 
我 們必須 立起來 ' 再 像笪啓 敏小姐 所說的 
那 麼說: 「這是 我所信 仰的。 我一 定這麼 
做 , 決不 那麼做 。 這是 我行爲 的規則 ' 那 
是規則 範圍以 外的。 」 

人 們可能 會有氣 餒憂! g 的時期 。 在每一 
個人的 生活中 , 當然會 有面臨 抉擇. 的日子 
; 自古以 來就是 這樣的 。 

敎會裏 的毎一 個男子 或女士 ' 多 少知道 
些我 們祖先 爲他們 的信仰 所付出 的代價 。 
最近我 湞到一 篇有關 我內子 的祖母 的故事 
時 , 我 又想起 了這樣 的情形 。 我想 提出那 
個十三 歲女孩 的故事 與讀者 們分享 。 她談 
到 她在布 來屯時 的量年 生活; 布來 屯原是 
英 格蘭南 海岸的 一個人 人喜悅 的城巿 。 在 
那裏 那些薩 賽克斯 的山岡 ' 一片綠 色直達 
海濱。 

她的 家人就 在那裏 受了洗 。 他們 很自然 
的歸信 • 因爲 聖靈在 他們的 心裏低 聲指示 
那是 眞實的 。 可是 他們喜 歡批^ 的 親戚鄰 
居 , 以 及暴徒 , 都嘲 笑他們 ' 且煽 動别人 
來反 對他們 。 在那時 ' 一 個人須 有瞻識 ' 
所 謂道德 的勇氣 , 才 能挺身 出面接 受洗禮 
, 成 爲摩門 信徒。 

這一 家人旅 行到利 物浦與 約九百 名其他 
^ 人 登上一 艘名爲 「霍 來順 」 ( Horizon) 
的帆船 。 

拉起了 風帆, 他 們歌唱 著說: 「再 會吧 
'我的 祖國' 再會。 」 他們 在海上 航行了 
六 個星期 ' 即今 噴射機 六小時 的行程 ' 才 
到波士 頓登陸 ; 此 後乘火 車住依 阿華市 ' 
部署 了一切 , 便繼續 旅行。 


在 那裏他 買了四 頭公牛 , 二 頭母牛 , 一 
部蓬 車及一 幅帳蓬 。 他們受 了指派 與手車 
隊同行 , 並協助 他們。 

在依阿 華市他 們遭遇 了第一 次慘劇 : 他 
們最小 的孩子 , 那 時還未 滿二歲 , 因暴露 
過甚 , X: 折途中 ; 他們就 ,8 她葬 在那裏 , 
以後 從沒有 他們的 家人到 過那褢 。 現在譲 
我將這 十三 歳女孩 自己所 說的唸 給你們 
聽 , 以 下是從 她的故 事中所 提出的 一些節 
略 : 

「 我們一 日 旅行十 五至廿 五英里 …一 後 
來我們 到了普 拉特河 …… 。 那天我 們趕上 
了 手車隊 。 我 們着他 們渡河 。 河面 上有大 
塊的冰 浮在上 面向下 游流去 。 天氣 非常寒 
冷 ; 第二 天早晨 死去了 十四人 …… 。 我們 
回帳蓬 做禱吿 ' 唱 「聖 徒齊來 , 不 怕麿折 
辛勞 」 詩歌。 我不 知母親 〔 那夜〕 爲甚麼 
哀哭 …一 。次 早我的 小妹妹 出世了 ; 那是 
九月二 十三日 的早晨 。 我們 給她取 名愛迪 
斯 ; 她 出生了 六個星 期就死 f  。 〔 她葬在 
斯惠活 K 的最 後渡口  。 〕 

〔 我們 陷入了 積雪中 ; 我 在雪中 迷失了 
路 途。〕 我 的脚與 腿都給 凍僵了 一… 。那 
些人 用雪給 我摩擦 。 他們把 我的脚 浸在水 
桶中 ; 痛苦 非常令 人難受 •••••• 。 

我們 到達鬼 王門時 , 氣候極 度嚴寒 。 〔 
那夜〕 我 的弟弟 占姆士 …一 臨睡時 還是好 
好地的 ' 到了 早晨他 已死了 一… 。 

「我 的脚 凍僵了 ; 我弟兄 姊妹的 脚也都 
凍僵了  。 到處别 無一物 ' 〔 都是雪 ' 還要 
加上 懷俄明 的冷風 。 〕 蓬 帳的木 栓也? T 不 
入去 …一 ; 我 們眞不 知道我 們的命 運如^ 
。 〔 後來〕 一 個人到 營裡吿 訴我們 …一 楊 
百翰派 人和 車隊 來解救 我們了  一… 。我們 
快樂 得唱歌 ; 有 人跳舞 ' 有 人歡呼 …… ° 

但我的 母親從 未復元 …一 。她就 在大山 
和小山 之間與 世長逝 …一 。 那時她 才四十 


三歲 …… 。 

「  一八 五六年 十二月 十一 日 晚九 時我們 
到達 鹽湖城 。 四分之 三的人 還活著 , 他們 
都 凍儷了  。 我母 親的屍 體還在 篷車裏 …- ■ 。 

「第二 天楊百 翰一早 就來了 …一 。他 * 
見我們 人人都 凍僵了  , 母親 死去了  , 他禁 
不住熱 淚滿面  ° 

「姊 姊們爲 母親化 装預' f 安葬時 , 醫生 
爲 我割除 了脚指 一… 。 我的 割指丰 術完畢 
時 ' 他們 將我們 〔 帶到〕 母 親那裏 , 看了 
她最後 的一面 。 這種 情形叫 我們怎 樣忍受 
呢 ? 那天下 午母親 安葬了 …一 。 

「 我 時時想 起離開 英格閬 前母親 的說話 
;她說 ,『寶 麗, 我 要趁我 的兒女 幼小時 
候到 錫安去 , 這樣可 以使他 們在? 督福音 
中成長 • 因爲 我知道 這是眞 實的! 會。 』 
( Life  of  Mary  Ann  Gobble  Pay  ) 

一 個十三 歲女孩 所作的 部分敍 iilt 就這麼 
結束了  。 

我 的結論 就是這 麼一個 問句: 「我 們的 
祖先旣 然付了 這麼大 的代價 , 如果 爲了我 
們信仰 的緣故 • 須 忍受些 批評或 接受些 f 義 
牲 , 那 麼我們 是否應 該大驚 小怪呢 ? 

我們毋 須爭論 , £ 須辯駁 , 亦毋 須開罪 
於人 ; 祇須 採取穩 健方針 , 勇往直 前興建 
神 的國度 。 如 遇麻煩 , 我們 須冷靜 沈着應 
付 。 我 們須以 善剋惡 ; 這是神 的事工 。 它 
將繼續 堅固這 個大地 ; 數不 盡成千 的人民 
' 受了它 的感化 ' 定 必起來 響應眞 理的消 
息 。 天 下沒有 任何權 力能夠 阻止它 。 

這是我 的信仰 , 是我 的見證 。 

":, 卑祈求 , 願神幫 助我們 , 使 我們配 
接受這 項偉大 而神聖 的委托 , 去建立 祂的 
國度 , 我奉耶 穌基督 的名向 你們留 下我的 
見證 , 證實這 是神性 ^委任 。阿 們。 


•  13  • 


神的 眞實性 

十二使 徒議會 

洪 德豪 惠 長 老 


牛 

工 命是^ 麼光榮 ,我 們生活 在世上 
•  一切美 麗圉繞 著我們 。 崇 山峻嶺 、 花草 
樹木 、 溪 河湖泊 , 無 不美麗 。 着那 碧綠的 
大海 , 波 浪起伏 , 永 不停息 ; 蔚藍 的天空 
, 由浮 著片片 的白雲 ; 溫暖 的太陽 , 微微 
的細雨 ; 晨 露暮霧 , 曙 光斜陽 , 還 有那大 
好 的白晝 • 照亮一 切美麗 的事物 。 四季來 
去輪迴 ; 春光燦 爛明媚 ;夏日 驕陽, 助萬 
物 ffi 長 ; 秋季紅 葉遍地 ; 冬 雪使世 界一片 
銀白 。 只要 我們欣 賞美' 麗 ' 隨處 都有美 s= 

我 們也^ 覺到宇 宙間萬 物有序 。 白 日過 
去 ' 黑夜 來臨。 潮 漲潮落 ' 根據月 圓月缺 
' 絲 毫無誤 。季節 變換 ' 氣 候也隨 之變化 
° 夜空 的星星 ' 永 遠循相 同的途 徑運行 。 
各 種行星 和衛星 ' 與 它們的 太陽之 間的位 
匱保 持一定 ° 生物 學家觀 察到的 ' 是動植 
物界 的奇妙 和美麗 ; 化學家 發現的 ' 是大 
地各 種元素 的奥妙 ; 但是 ' 不論你 有否受 
過抖 學訓練 ' 你都能 悟覺到 ' 在廣 大的宇 
宙中 ' 萬物彼 此之間 却有一 種嚴密 的正確 
順序 。 

當 我們觀 察天空 和大地 的一切 現象時 , 
就會 得到唯 一的一 個結論 : 一切乃 由於某 
種巨 大力量 所影響 。 沒 有一位 設計者 , 就 
不 可能有 所設計 ; 沒有 建築家 ' 就 毫無建 
設 ° 有原因 , 就 有結果 。 必 定有一 隻引導 
的手 ' 使宇宙 萬物一 切都歸 於正確 的順序 
° 我們 能不承 認一位 神人的 眞實存 在性嗎 


? 世界上 千百萬 人都有 這個深 信不 移的信 

念。 

神是人 類腦海 中的釗 造物? 還是 人是神 
所 創造的 ? 人們困 惑於某 些基本 問題中 , 
實際上 , 先決問 題應該 是神是 *ff: 在 。 這 
個問題 的解答 方法不 同於科 學研究 的方法 
。 因 爲我們 處理的 * 情 , 不 是屬於 物質範 
圉的 , 而 是屬於 靈性的 。 

要知 道神的 眞實性 , 我們 必須依 照神所 
指 示的探 究方法 。 這 條道路 是引往 向上的 
' 必需持 以信心 和力量 ' 但 却不是 容易走 
的道路 。 爲此 ' 許多 人不願 意從事 證實神 
的眞實 性的辛 苦工作 。相 反的' 許 多人寧 
可 走那容 易的路 ' 否認祂 的存在 , 跟隨懐 
疑者 的不穩 定方向 ° 這些人 就是無 神論^ 
• 無 信仰者 ' 自由 思想家 ' 懐疑論 者和不 
可思 議論者 。 

研 究大部 份題材 的方法 , 包括探 究其歷 
史及 一切已 知事實 。 如果我 們從歷 史開始 
• 翻開 那最著 名的古 代紀錄 的首句 ' 我們 
就瀵到 這樣的 字句: 「起初 '神創 造天地 
°」( 創世 K1  :  1 ) 這 句話形 成希伯 來人相 
信創造 的基礎 : 即 大地不 是偶然 形成的 , 
也不是 意外造 成的。 而是由 一位神 爲著確 
實且 有意義 的目的 而特意 創造的 。 

我們 應該盲 目地接 受這番 釗造論 述嗎? 
聖經首 五本書 的作者 ' 並沒 有親眼 見到釗 


li 工作 的進行 ' 但他仍 持著一 番信念 ' 與 
後來由 希伯來 書的作 者所^ 示 的相同 , 即 
: 「信 就是 所望之 事的貨 K  , 是未 見之事 
的確據 。 」 ( 希 伯來書 11  :  1  ) 有時候 ' 
信心 的意思 ' 就是 相信一 件事是 眞實的 , 
雖然 其明, S 還 不足以 建立該 項知識 。 我們 
應該 繼續探 ,K  ' 且 跟隨那 項訓諭 : 「你們 
祈求 ' 就 給你們 。 尋找 , 就尋見 。 叩 門 , 
就給你 們開門 。 

「因 爲凡 祈求的 , 就得著 。 尋找的 , 就 
尋見 ' 叩門的 ' 就給 他開門 。 」 ( 馬太福 
音 7:  7-8) 

舊 約經文 宣稱神 釗造天 地之後 , 接著又 
說到 神在伊 甸園中 , 與我們 最先的 父母亞 
當和夏 娃談話 。 祂對他 們講話 , 給 予他們 
誡命。 無疑, 亞當把 他直接 從神所 獲的話 
傳 諭後人 ' 經 過八代 至挪亞 的父親 。 挪亞 
又 同神直 接交談 ' 然後 傳諭十 代子孫 。 神 
親自向 亞伯拉 罕顯現 , 後來 也向以 撒和雅 
各顯現 。 摩 西成爲 -他們 的後代 的領袖 。 我 
們記得 神與摩 西的直 接交談 , 這紀 錄一直 
由繼後 的世代 所保存 。 

新 約聖經 中也記 錄著神 的顯現 。 施洗約 
翰爲 耶穌施 洗時' 有吿 譎 說: 「從 天上有 
S 音說, 這 是我的 愛子, 我所喜 悅的。 」 

(馬 太福音 3  :  17  ) 在變形 山上' 「說話 
之間 ' 忽然 有一朶 光明的 雲彩遮 蓋他們 。 
且有 聲音從 雲彩裏 出來說 , 這是我 的愛子 


14 


, 我所 喜悅的 。 你們 要聽他 。 
「 門 徒聽見 , 就俯 伏在地 ' 極 其害怕 

」 ( 參閱馬 太福音 17:  5 — 6、 

這 些都只 不過是 舊約和 新約中 ' 所記載 
的神的 無數次 顯現中 的少數 一部份 。 西半 
球 的經文 , 也記跺 著神的 ^話 。 自 從創始 
以來 , 歴^ 夂件中 所記錄 的各個 世代中 ' 
神與 人的直 接交^  , 已足 以,; 5 明 神之眞 K 
存在 。 

我們也 不', 要單 i'fr  来 ^明 神之 0: 在 
, 推理也 可以予 我們這 樣的^ 明 。 古 代市 
民 中的一 項爭執 ' 若以 三段論 法來說 ' 就 
是 : 毎一件 釗 造物都 有一位 創造者 。 地球 
是 釗造的 , 所以 ' 大地 有一位 釗造者 。 再 
參肴希 伯來書 ' 該作 者用下 列的話 說明神 
是 大地的 創造者 : 「因 爲房 星都必 有人建 
造 , 但建造 萬物的 就是神 。 」 ( 希 伯來書 
3:4) 宇宙 萬物及 其間之 一切美 麗奧妙 ' 
都吿 訴我們 ' 神是 存在的 ' 祂是偉 大的釗 

fS.^  。 

一位 學者說 : 「 …一 雖然 科學已 爲人成 
就 許多事 , 但 祇能由 人親手 去作的 , 科學 
就幫 不了忙 。 科學能 夠敎育 ' 但個 人必須 
學習才 學到該 項知識 ; 學習 乃一種 個人的 
過程 , 人 必須自 己學習 , 因 爲沒有 别人可 
以 爲他作 。 沒有人 能爲别 人學習 。 科學大 
致 敎導有 一位神 , 不是嗎 ? 但是去 發現神 
却是要 個人自 己解決 的問題 。 無神 論者說 
沒有神 ' 甚麼 也沒有 證明到 。 他也 許誠懇 
的相信 ' 我們沒 有天父 ; 但 是並不 能證明 
確 實沒有 。 是的 ' 我們 知道他 不知道 ' 因 
爲有許 多人見 證他^ n 確實 的知道 。 j  ( 

Joseph  F.  Merril,  The  Truth-Seeker 
and  Mormonum,  pp.   104 ― 105  ) 

人無 法用科 學工具 或現代 電子機 械去找 
到神 。 可是 ' 任何一 個眞理 尋求者 ' 都不 
會忽 視宇宙 萬物間 之一種 潛在力 ' 他若去 
發掘這 潛力的 來源時 ' 就必 然醒怙 到確有 
神存在 。 


人 天性就 喜崇拜 。 在 古代時 , 神 對以色 
列人說 : 「我是 耶和華 你的神 , 曾 將你從 

埃 及地爲 奴之家 出來。 除了我 以外, 你 

不可有 别的神 。 」 ( 出 埃&記 20  :  2-3  ) 
神聖紀 錄的敎 《 中 • 一 直都述 明一項 淵深 
的眞理 , 就是人 不可敬 拜多於 一位神 。 崇 
拜 一位神 , 是人 生至高 的忠黄 。 如 果我們 
知覺 一位神 、 的父 , 就 會覺得 神之下 

只 有一個 at 界和一 個人類 , 全人類 都是弟 

甚麼 ^ 使人崇 拜神? 似乎 人生來 天性中 
有某 種本質 , 令他要 尋求與 神交通 。 約伯 
記中這 麼說: 「但 在人 * 面 有^, 全能者 

的 氣使人 有聰明 。 」 ( 約伯記 32  :  8  ) 這 
番話 似乎暗 示人是 釗造的 。 他由於 有這靈 
, 就 能了解 和論理 , 闳此就 能鑑别 神聖的 
眞理 。 他因爲 有這^  ' 就能, 2 識神 • 知道 
神 ° 

關於神 , 除 了歴史 性證明 及人之 推理其 
存 在外' 最肯切 的確知 • 來自於 藉著' 池的 
啓示 。 從舊 約時代 h'l 始 • 直 至新約 聖經時 
代 , 神向 人顯示 祂自己 : 首 向亞當 , 然後 
向亞當 後代的 各族長 , 然後 到挪亞 , 祂對 
挪亞 說話而 且交談 。 挪 亞之後 ' 她 又向下 
列 各人啓 示祂自 己 : 亞 伯拉罕 、以撒 、雅 
各 、 摩西 , 及 一直到 基督時 代之前 各代的 
先知們 。 當 耶穌洗 禮時及 變形時 , 祂也有 
說 S 舌0 

神也 向古時 離開舊 大陸的 巴别塔 往西半 
球去的 一羣人 的領袖 , 顯示祂 自己。 公元 
前 六百年 ' 祂對李 海說話 ' 指示他 帶領家 
人去美 洲大陸 。 神也 在這末 世時代 , 向一 
位靑年 斯密約 瑟顯現 • 他因此 * 到上 帝永 
恆的 父及其 子耶穌 * 督。 

於是 , 在歴 史各個 時代中 , 人都 蒙神格 
中三 位向世 人顯現 : 即永恆 父上帝 • 其子 
耶 穌基督 , 及 聖靈。 基督敎 界謂這 三位是 
三 位一體 , 然 而祂們 却是三 位個體 ' 耶穌 
受洗時 表明得 很淸楚 ,. 父的 聲音來 自天上 
, 聖蒹降 臨於祂 。 


按照普 通的一 般法則 , 我 們若不 付出代 
價 ' 就不 會得到 有價値 的事物 。 學 者不會 
得 到學識 ' 除非 他努力 研究達 於成功 。 如 
果他 不願. & 這樣泎 ' 他怎能 夠說根 本沒有 
學識這 1',] 事 ? 音樂家 、 數學家 、 f+ 學家 、 
體育家 , 或各方 面的專 技人才 , 花 費多年 
從 事研究 、 實習 和困苦 的工作 ' 才 獲得他 
們 的才能 。 其 他不願 s 如此努 力的人 ' 能 
夠說沒 有音樂 、 數學 ' 枓學或 體育嗎 ?就 
像^^ 的人說 沒有神 • 因爲他 毫無. 6 向去 
尋求神 。 

^'七 吿,; if 我 們有神 •  f:h 學肯定 有神之 
在 , 人類的 推理說 服我們 是有神 , 神親自 
向人 的顯現 更毫無 n 钍於祂 的存在 。 一個 
人若要 獲得神 B 贲 在的這 項確知 ' 他必 
須遵守 救主在 ttt 時宣講 的敎義 和誡命 : 「 
耶穌說 , 我 的敎, 训 不是我 自己的 , 乃是那 
差我 來者的 。 人若立 志遵著 他的旨 S 行 , 
就必曉 得這敎 訓或是 出於神 , 或是 我憑著 
自己 說的。 」 (參閱 約 翰福音 7  :  16 — 17 
) 換 句話說 , 那些 願意探 究的 , 必 須遵行 

神的旨 a  , 就將獲 得神是 眞實的 這項知 

當人已 找到神 , 且瞭 解神的 方式時 , 就 
會認 識到 , 宇 宙間沒 有一件 事物是 生自偶 
然的 , 而是由 於神明 預先安 排好的 計畫的 
結果 。 這對 於他的 生命、 是 有多麼 豐美的 

意義 ! 他 有了超 出俗世 學問的 理解力 。 美 
麗的世 界變得 更美麗 , 宇宙 萬物順 序變得 
更 有意義 , 他目睹 神的日 子來去 ,• 四季循 
環不息 , 更 能瞭解 神釗造 一切的 目的。 如 
果全人 類都能 找到神 , 並且 遵行神 的方式 
' 那麼 ' 人類的 心中將 充滿愛 ' 且 在愛心 
中轉向 他們的 弟兄們 , 於是世 界就有 和^ 

我見 證神是 活著的 , 祂是 我們的 永恆天 
父 。 我知 道耶穌 是基督 , 是 神之子 , 是世 
界 的救主 。 我也知 道神啓 示祂的 旨意^ 今 
曰 的先知 , 正如祂 在過去 各代所 已作的 。 
但願大 家有眞 正的決 心尋求 認識神 , 我奉 
耶穌 « 督之 名祈求 , 阿們 。 


•  15  • 


需要一 位先知 

+ 二使徒 議會代 理會長 
甘賓 塞會長 


—7  '天所 進行的 一切是 最感動 人也最 
令人 敬畏的 。 請讓我 對潘培 道長老 及十二 
使 徒議會 ' 致以偭 人熟誠 的歡迎 。 自 ^他 
初 任助理 的那時 候開始 ' 我 們都目 隨他成 
長 ' 到 今日獲 得最高 的召喚 。 他 將在這 谩 
高級的 職位中 ' 發 現到眞 正的兄 弟之情 。 

我們 也歡迎 下列各 位加入 總會領 袖行列 
• 安德生 約瑟長 老是我 們多年 敬愛者 ' 還 
有 海大衞 長老和 貝衲威 廉長老 ' 他 們是有 
力量 的長期 服務獻 身的人 。 

在 世界生 命史上 ' 這 是顯著 的一年 。 是 
在, 月 , 是 歷史的 轉折黠 。打開 h —頁 , 
s —個 時代來 到面前 。 

是在一 個安息 日早晨 ' 一九七 o 年一月 
十八日 ' 一顆 偉大的 心停 止跳動 ' 一個年 
老的身 體安息 ' 就像一 場地震 ' 使 全世界 
都受 到波動 '消 息傳 遍全球 ' 千百 萬思想 


嚴 正的人 , 甚 至在那 些遙遠 的地方 , 也停 
止活動 , 對這 位屬於 神的偉 大人物 之逝世 
• 致 以傷感 的輓悼 。 

一連 許多天 , 無 數敬愛 他的人 , 沿街排 
成長列 , 甚至冒 雨佇立 , 不 外是對 他們這 
位離去 的領袖 , 作最 後一瞥 。 

在 大會堂 中擠滿 了敬愛 他的人 , 愛的輓 
詞如雪 片飛來 。 

先知麥 基奥大 衞的塵 世軀體 , 高 貴而莊 
嚴 的安息 。 

我們的 頭垂下 , 我們的 心傷痛 ; 但是這 
位 感悟人 的先知 , 與他許 多同儕 —— 如斯 
密約瑟 , 楊百翰 , 伍 惠福等 再聚時 , 必有 
一 番歡欣 。 

在我 們的空 虚感中 , 似乎 失去他 就無法 
繼 樓下去 ; 但是 , 當 一顆星 消失於 天際時 


, 另一 顆星必 將升起 , 死亡產 生新生 。 

主的事 工是無 止境的 。 甚 至一位 偉大領 
袖去世 , 敎會 也不會 一刻沒 有領袖 。 感謝 
造物 主使祂 的國度 具延續 性及永 存性。 類 
似 的事在 這末世 巳發生 過八次 , 一 羣人霰 
謹的 關閉一 個墳墓 , 拭 乾他們 的眼淚 , 轉 
臉面 向將來 。 

敎會的 總會長 、一 旦逝世 ' 就在 那一刻 ' 
一羣人 成爲敎 會的集 合領袖 —— 這 些都是 
久 經訓練 而有經 驗的人 , 長 久以前 便已指 
派 , 已賦 予權柄 , 已授 予權鑰 。 敎 會在這 
巳 授權的 議會下 '過 了五天 。 不 必競爭 ' 
不 必選擧 , 不必演 講以爭 取人心 , 何等神 

聖 的計畫 ! 我們的 主是多 麼明智 , 如此完 
善組織 , 遠超乎 人類貪 K 的 脆弱黠 。 

然後 , 那一 偉大日 子來臨 ( 一九七 O 年 
一月 廿三日 ) ' 十 四位愼 思的人 ' 肅敬的 


16 


走入神 的聖殿 —— 這就是 十二使 徒議會 , 

耶 督 末世聖 徒敎會 的主管 M  , 其中數 
位 已曾經 歴過這 種鄭重 的變更 。 

當這 十四位 , 當晨 稍後離 開神聖 之殿時 

' 一件 人智所 不及的 事情已 ^ 生 —— 短暫 
的間 斷終止 ' 神 國度的 管理權 • 從 十二使 
徒 議會交 還給一 位領袖 ' 一位新 任先知 ' 
他 是主在 地上的 代表人 ' 他 不惹人 注目的 
繼續 服務已 六十年 ' 而 速 此崇 高召喚 。 現 
在 ' 他主 管整個 敎會。 

並不是 因爲他 的姓名 , 使 他續任 此崇高 
位置 ; 而是當 他還是 一個年 輕人時 , 藉著 
當 時活著 的先知 蒙主召 喚爲一 名使徒 —— 
定 額組中 之一員 —— 授以珍 貴的必 需的權 
鐮 , 繼續 持有它 , 以 便某一 天成爲 高級使 
徒而至 總會長 。 

那天在 聖殿的 會議中 , 他由他 的弟兄 、 
即十二 使徒, 「按立 並遣派 」 爲敎 會的總 
會 長之後 , 他揀 選他的 副會長 —— 兩位傑 
出人才 , 即李海 樂長老 和譚以 東長老 , 他 
們有曾 任敎師 、 商人 、 公務員 , 特 别是敎 
會領 袖的豐 富經驗 。 

於是 , 新任 三人總 會長團 , 及新 組合成 
的十二 使徒議 會., 謙 卑的不 惹人注 意的担 
任 起他們 的職位 。 一屆 新任執 行人員 , 踏 
進一個 新時代 , 陚有 巨大發 展和繼 續成長 

的應允 。 

是 一個年 輕的人 , 把這復 興的計 晝帶給 
這 新世界 ' 他 就是斯 密約瑟 ( 1805  '  12  ' 
23—1844  '  6  •  27  ) ' 在組織 敎會時 ' 他 

才二 十四歲 。 

當 他在三 十八歳 殉道時 ' 第二屆 總會長 
楊 百翰四 十六歳 ( 1801  '  6  '  1-1877  '  8 

- 29) ,是當 時年資 最長的 使徒而 任總會 
長 ( 1847  ■  12  .  27  ) ' 在 任主管 三十年 ( 
直到 他七十 六歲高 齡時) 。其 他各 屆總會 
長就任 時年齢 ' 從六 十二至 八十四 歲不等 

• 逝 世時七 十九至 九十六 歲不等 。 


泰 來約翰 ( 1808  '  11  '  1  —  1887  '  7  '  25 
) 於七十 一歳時 ' 就任 總會長 ( 1880  '  10 
' 10  )  • 七 十八歳 時逝世 。 他死時 ' 伍惠 
福 ( 1807  '  3  '  1-1898  .9-2) 成 爲年资 
最長 的使徒 ( 1887  •  7  '25) '.兩 年之後 
( 1889  .4-7) ' 他 在八十 二歳高 齡時被 
支持 爲敎會 總會長 。 他於 九十一 歲逝世 。 
其時 ^朗 卓會長 ( 1814  '  4  '  3—1901  '  10 
, 10  ) 是年 資最長 的使徒 。 他在八 十四歲 
時 ' 就任 總會長 ( 1898  '  9  '  13  ) ' 他的 
會長任 期很短 ' 三年後 便逝世 ( 1901  '10 
' 10) 。 

斯密 F. 約 瑟會長 ( 1838  ■  11  '  13-1918 

•  11  •  19) 成爲年 资最長 的使陡 ( 1901  ' 
10  ,  10  ) 七日 之後, 於六十 二歲時 任總會 
長 ( 1901  '  10  '  17  ) ' 逝世時 八十歲 。 

郭禧 伯會長 ( 1856  •  11  '  22-1945  '  5 

•  14)  • 成爲 年資最 長的使 徒後不 及一星 
期 ' 於六十 二歳時 ( 1918  •  11  •  23  ) 任總 
會長 , 逝 世時八 十八歳 。 

期密喬 治會長 ( 1870  '  4  '  4-1951  '  4 
' 4 ) 成爲年 資最長 的使徒 七日後 '於七 
十五 歲時任 總會長 ( 1945  '  5  •  21  ) '逝 
世時八 十一歲 ' 上星 期六是 他的百 歲誕辰 

^£ 念 ° 

麥 基奥大 衞會長 ( 1873  •  9  '  8-1970  ' 
1  '  18) , 是敎會 第九屆 總會長 ' 成爲年 
資最深 的使徒 五日後 , 於七 十七歲 被支持 
爲 總會長 ( 1951  -4.9) ' 逝世時 九十六 

歲 。 

斯 密斐亭 約瑟會 長生於 1876 年 7 月 19 日 
, 今 年一月 十八日 , 他成爲 年資最 深的使 
徒 ' 於九十 三歲時 ' 1970 年 1 月 23 日 ' 就 
任 總會長 。 

從泰來 約翰會 長至麥 基奥大 衞會長 , & 
其 間之各 届會長 , 都 是六十 二至八 十四歳 
高齢 時就任 總會長 , 逝世時 是七十 九至九 
十六 歲不等 。 


有趣的 是注; S 這八 位會長 , 他們 在平均 

年 齡七十 三歲時 , 負 起主管 的重責 • 於平 
均 年齢八 十五歲 因逝世 而終止 。 他 們平均 
在 任約十 一年餘 , 結果 , 生 存的總 會長的 
平均年 齡是七 十九歲 。 

我們可 以 預料總 會會長 常是一 位老人 。 
年 輕人行 動迅速 , 有活力 , 富進 取精神 ; 
但年長 的人沉 着穩定 , 有力量 , 且 由於經 
驗及長 期與神 溝通而 富智慧 。 

在麥 基會長 的衰弱 時日中 , 一些 好奇的 
或 關心的 或少見 識的人 , 競 相猜測 , 成爲 
那段時 期的談 話中心 。 

約有一 百多萬 敎友, 他們 除麥基 奥大衞 
會長 之外, 不 認識其 他會長 , 自然 他們會 

多 少有勲 亂 。 

他們談 到年齢 。 古 時的祝 福敎長 並不年 
輕。 亞當在 老年時 管理他 的後辈 , 人數多 
至數代 。 亞 伯拉罕 、 以撒 、約 瑟、 和摩西 

• 管 理他們 的人民 ' 各在 175  、  180  、  110 
和 120 歳 時逝世 。 他們年 歲雖長 , 但豐富 
經驗 累積成 爲智慧 和穩定 。 

人們 又談到 先後。 如果是 講先後 , 自從 
開始便 已實行 那啓示 的次序 。 楊百 翰當時 
是年 資最深 的使徒 , 持有一 切權鏑 和權柄 
。 這次 事件中 , 斯密 會長是 年資最 深的使 
徒 。 這是主 的方法 , '池 神聖 手中掌 握著敎 
會 的領袖 。 

當第一 次繼任 事件時 , 復 興的敎 會還在 
襁 褓時期 , 只有 十四歲 。 在 那之前 的許多 
It 紀 ,沒 有先知 , 也沒有 「公開 的異象 」 

。當一 顆子彈 , 在卡 太基桔 束那集 中一切 
祝福 —— 敎會 ' 啓示 ' 先知 —— 者 的生命 

,很自 然的, 人們 充滿各 種疑問 。 當時 , 
衆 使徒各 從所負 使命之 處回來 ' 埋 葬他們 
已死的 先知及 考慮到 未来時 , 那已 持有一 
切權 翁的年 資最深 的使徒 ' 站出來 ' 像摩 
西一樣 領導他 的人民 , 一 切疑懼 便都消 

1844 年 9 月 2 日 , 一 篇社論 談到艇 任人選 


•    17  - 


這問 題時說 : 
「 各處 都在興 «的談 論 ' 想知道 『 誰將 

成爲 期密約 S 的緻 任人 ! 』 

「我 們的 回答是 , 耐 心等待 , 多 等待一 
會兒 ' 直到那 適當時 候來到 • 我們 將吿訴 
你 們一切 。 『 巨大的 輪轉動 得^』 ° 現在 

我們 可以吿 訴你們 , 敎會的 -次特 别大會 
. 於上 月八日 在吶府 城擧行 ' 結果 沒有一 
M 人反對 ' 就 是十二 使徒定 額組應 當主管 

蹩 個敎會 ' 直 到會長 » 必須 改組時 ' 將予' 
以公佈 ° 所 有在外 的長老 ' 最好要 對一切 
人 表現他 們最大 的智慧 ' 就 是對他 們不甚 

知 的事保 持搣默 …一 」 ( 1844 年 9 月 2 日 
. 「時 間和 李節」 月刊' 第五卷 '第 632 

頁。 ) 

在這 一百四 十年間 ' 巳有 十位總 會長主 
管 全敎會 , 七 十八位 使徒曾 任職於 十二使 
徒定 額組。 

當我 們收拾 起傷感 , 背負 起重軛 向前行 

, 我們 是在由 先知斯 密斐亭 約瑟爲 首的領 
袖們領 導之下 , 以更 堅强的 意旨走 上一段 
新 的旅程 。 

他 的品格 、 高 貴尊嚴 、 高齡 和職位 , 都 
値得 人尊敬 和敬佩 。 他就是 他的夫 人今早 
上所唱 歌詞中 那種人 , 是 「手 潔心清 , 不 

向虚旁 ' 起誓 不懷詭 詐的人 。 」 ( 詩篇 24 
: 4  ) 他 是造物 主的一 個兒子 , 是 神的潔 
淨而神 聖的人 。 他由 於主的 指派而 就高職 
。 他 持有神 國度的 權鑰已 六十年 , 慢慢走 
向 這一天 。 六 十年來 ' 他被 支持爲 二位先 
知。 今天' 他 是被支 持爲這 位先知 , 在主 
耶穌基 督之下 獨一持 有整個 使用權 耱的人 
。 他是 主要的 房角石 ' 是 祂的敎 會之首 。 

一個人 成爲主 的先知 , 不必是 「所 有人 
的一切 」 。 他不必 是一個 靑年或 體育家 ' 
實業家 、 財政家 ' 也不 必是農 業專家 ' 不 
必是 音樂家 、 詩人 、 藝人 ' 也不必 是銀行 
家 、 醫 生或大 學校長 、 將軍或 科學家 。 


他 也不必 是一位 言,; 'ft 專家 , 會 說法夂 、 
日文 、 ffi 文和 西班牙 夂 , 但是 他必^ t 乍得 
神聖 的^文 ' 能 夠接受 來自天 庭的. 訊息。 

他不必 是一位 雄辯善 講的人 , 因 爲神能 
釗造 祂自 己的。 主能 夠使軟 W 的 人成爲 g 

强 • 而 傳達, 他的 神聖, m 息 。 祂選用 一個^ 
强 的聲音 , 代替 沉默畏 羞的^ 西 ; 又給年 
輕 的以諾 力量, 使 人們在 他的面 前戰慄 , 
因爲 以諾與 神同行 , 正如 摩西與 神同行 。 

主說: 「 …… 不論 我自己 的聲昔 • 或藉 
著 我僕人 的聲音 '都是 -樣。 」 (敎約 1 

: 38  ) 

世界所 需要的 , 是 一位以 身作則 爲榜樣 
的先 知領袖 —— 聖潔 , 充 滿信心 , 態度似 
神 , 沒 有汚勲 的姓氏 , 是一 個受敬 愛的丈 
夫 和眞正 的父親 。 

先知 應更勝 於祭司 或牧師 或長老 , 他的 
聲音 成爲神 的聲音 , 啓示曉 諭新 的方針 、 
新 的眞理 、 和新 的解答 。 我 並非聲 明他絕 
無謬誤 , 但是 他必需 爲神所 認可 , 是一位 
蒙授 權的人 。 他不 是假扮 , 不像 '無 數未蒙 
指派或 授權的 (1 取 職位者 。 他必須 像他的 
主一般 說話: 「 …… 正像 有權柄 的人, 不 
像他們 的文士 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7  :  29  ) 

他必須 胆敢說 出眞理 , 甚 至反對 減少限 
制的公 衆與論 。 他 必確定 他的神 聖桁派 , 
他的 極光榮 的按立 , 蒙 S 喚服務 、 按立和 
傳授永 恆之銷 的鑰匙 的權柄 。 

他必須 像古代 先知們 • 有 吩咐的 力量。 

, 「 …… 在地 上及天 上印證 不信者 和叛逆 
者 …… 直到神 無法衡 16 的怒 惱傾注 在邪惡 
者 身上的 日子。 」 (敎約 1:8_9) 及擁 
有 一些罕 有力量 ' 「  一… 凡 是你在 地上印 
證的 , 在天 上也要 被印證 ; 凡是你 奉我的 
名和 我的話 • 在地上 束縛的 , 主說 , 在天 
上也要 被永遠 束縛; 你在地 上赦免 誰的罪 

, 在天 上也要 被永遠 地赦免 ; 你在地 _h 留 
下 誰的罪 , 在天 上也要 被留下 。 」 (敎約 


132  :  46  ) 

我們所 3? 要的 是一位 * 西 , 而不 是法老 
; 一位 以利亞 而不是 伯沙撒 ; 一位 保羅而 

不是彼 拉多 。 

他 1、 必是 建築家 ' 修 建房屋 、 學 校和建 
築物; 但是' 他必需 能興建 跨越今 生與永 
ft: 的橋樑 , 和溝 通人 與造物 主之間 的鴻^ 

當世 界跟隨 先知時 , 就會 向前進 ; 忽視 
他們時 , 結果就 是停滞 、 束縛 和死亡 。 

毎天中 毎一刻 , 空 中有無 數的廣 播聲波 
。 相對的 ' 我 們只聽 到很少 一部份 ' 因爲 
我們忙 於整天 的職責 ; 但是 , 如有 强力的 
廣 播電台 , 只要 我們扭 到適當 的波長 • 就 
可以 聽到任 何轉播 。 

數 千年來 , 天庭時 常播放 出重大 的指導 
訊息 , 和 適時的 警吿等 。 這 個最有 力的電 
台 , 也有 它一定 的波長 和頻率 。 幾 千年中 
, 有 時候有 先知扭 到適合 的波長 ,• 而向人 
民 轉播^ 的訊息 。 這種訊 息是永 不停止 & 

一 項這樣 的訊息 , 就在衆 人面前 予但以 
理, 當他 恰在適 當的頻 率時。 他說: 「這 
異象 , 惟 有我但 以理一 人看見 , 同 著我的 
人沒有 * 見 。 」 ( 但 以理書 10:  7) 

在往 大馬色 的路上 , 一羣人 一同走 。 自. 
諸 天來了 一項特 别訊息 , 但 却只有 其中協 
调 的一人 接收到 。 當 時别人 的耳朶 都沒有 

到甚麼 , 只有 唯一協 調的^ 羅 ' 聽到一 
個聲音 , 呼 喚他改 變生活 , 負 起責任 , 貢 
獻力 量改變 其他予 百萬人 的生命 。 

據說 • 一些蘇 聯飛行 員報吿 ' 當 他們飛 
越 太空時 ' 沒有看 到上帝 或天使 。 我們對 
於任何 不相信 神或無 神論者 的太空 人的解 
釋是, 儘管 他們能 再飛千 倍遠和 千倍高 ' 
他們 仍然是 遠距上 帝和永 恆事物 • 因爲有 
限之人 是不瞭 解靈性 世界的 。 

亞伯拉 罕在美 索不達 米亞的 高塔上 , 在 
巴 勒斯坦 的山上 , 在 埃及的 宮殿中 ' 找到 


•  18  • 


神 。 摩 西在沙 漠邊緣 , 在紅海 , 在 西乃山 
上 ' 在 「焚燒 的荊棘 j 中 ' 見到神 。 斯帘 
約瑟在 克謨拉 山上的 淸新的 原始樹 林中見 
到神 。 彼得在 加利利 海和變 形山上 , * 到 

神 。 

願主我 們的神 , 支 持這位 新近指 派的先 
知 斯密斐 亭約瑟 , 使他從 此時起 ,就 「以 

我父的 事爲念 」 ( 路 加福音 2  :  49  ) ,繼 
續 (共 給主的 「生 命的糧 」 ( 約 翰福音 6  : 
35  ) 及 「活 水」 ( 約 翰福音 4  :  10) '令 


他從此 「默 燃以色 列的燈 」 ' 實在 的成爲 

神的 代言人 。 我 們祈求 主將對 他說話 , 正 
如祂 曾對約 書亞所 說一般 : 

「從今 日起, 我必 使你在 以色列 衆人眼 
前尊大 , 使 他們知 道我怎 樣與摩 西同在 , 
也必照 樣與你 同在。 」 (約書 亞記 3:  7) 

求主祝 福我們 , 祝福祂 的 衆僕人 , 祝福 
今天 高擧其 手的及 那些沒 有機會 在場的 ; 

求願從 此時起 , 我們 如以色 列子女 , 高擧 


他 們的手 ' 像他們 一般衆 口一致 的高呼 : 
「 你所 吩咐我 們行的 , 我們 都必行 ; 你 I1 斤 
差遣我 們去的 , 我們 都必去 。 

「我們 從前在 一切事 上怎樣 聽從^ 西 ' 
現在也 必照樣 聽從你 。 惟願耶 和華 你的神 
與 你同在 ' 像與 降西同 在一樣 ° 」 ( 約.1 : 

亞記 1  :  16-17 )  「 以 色列民 m  ' 在你們 
的 崗位上 ' 」堅 穩站立 ' 忠誠 且矢志 不移。 

奉 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。 


•  19  • 


我 們生活 的時代 

總 會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及+二 使徒議 會會長 
李海 樂會長 


饗應 我親愛 的同事 甘會長 的表逹 


, 歡迎 下列我 們的親 愛朋友 加人總 會娘袖 
之行列 :. 潘培 道弟兄 ' 安 德生約 瑟弟兄 ' 
海大衝 弟兄' 及貝 納威廉 弟兄。 當 你們弟 
兄 姊妹們 漸漸認 識他們 • 如 我們所 知他們 
時 ' 你 們就將 感覺到 他們的 領導才 幹的偉 
大 力量。 

在 這一刻 ' 我們無 法不想 起我們 所愛的 
麥 基會長 ' 及現 若正在 收聽廣 播的麥 «姊 
妹 ' 和 麥基會 長的傑 出家人 ; 我們 在踏人 
敎 會歴史 另一新 紀元的 這一刻 , 向 你們表 
示我 們的愛 和祝福 。 

今曰. , 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, 開啓其 

組織 成立一 百四十 年歷史 以來之 H —新頁 
, 即經 文中所 述之豐 滿時代 福音期 。 

一 位先知 , 即我們 所愛的 會長麥 荜奥大 
衞 ' 已蒙 召回家 , 報 吿他在 地上任 敎會首 
長之管 家職務 。 每逢 一位先 知兼領 袖之逝 
世 ' 在敎 會及在 世界上 ' 必 隨即有 重大爭 
情發生 。 我& 下猜測 , 不知 是否先 知向造 
物主 ^報吿 ' 跟 地上入 頹事 務有重 大的相 
關意義 。 

P 任一事 ' 即變換 敎會行 政首長 ' 是根 
據一 S 獨特 的程序 和一項 已按立 的計畫 。 
正 如甘會 長所說 ' 在 這種程 序和這 項計晝 
中 • 决無 可能有 玩弄政 治手腕 或革 命方法 
' 以引起 主的事 工有任 何困惑 或混亂 之處。 

麥 S 奥大 衞會長 ' &其前 任的各 S 會長 
•  U 遺贈給 我們豐 富的知 識和智 *3,寶《  。 
象 徵地說 ' w 一 位會長 的逝世 ' 


恩 的人的 心也隨 著而去 。 他們 的生活 、 事 
工 、 言語 及執政 的紀錄 , 都成 爲寶貴 的敎 
枓魯 ' 記錄在 敎會的 歴史及 跟隨他 們的人 
的 腦海中 。 願 祌恩賜 這項遺 產給在 毎一處 
地方 的忠誠 聖徒們 。 總之 , 他們的 偉大記 
載 , 將銘 刻在那 些勤勉 服務的 人的心 版上。 

對 於許多 敎友們 , 及一些 在收聽 此廣播 

的人們 , ii 我 略提有 關敎會 會長逝 世時改 
組的事 , 也 許可澄 淸他們 對此事 的知識 , 
和略具 指示性 。 

對於 ^問敎 會會長 是怎樣 揀選和 選出此 
一問 题的人 , 可引述 第五信 條給他 們簡單 
而正確 的答覆 : 我們 信人必 須藉著 預言和 
具有 權柄^ 人的按 手禮 ,蒙神 召喚, 才可 

以 傳講福 S  .W 執行 其敎儀 。 
敎會 會長的 S 喚之 始, 實 際開始 於他蒙 

召喚 、 被按立 和遣派 爲十二 使徒定 額組一 
員之時 。 這樣藉 著預言 的召喚 , 換 句話說 
, 就 是藉著 主予持 有權鑰 的會長 ffl 之靈感 
而有 的召喚 , 及 其隨之 而來的 , 由 持有同 
樣權柄 的人之 按手禮 之按立 和遣派 , 使毎 
一個使 徒在十 二人聖 職定額 組中持 有使徒 
權柄。 

在持 有神的 國度的 權鑰的 總會長 之手所 
立 的毎一 位使陡 , 及其他 已按立 的使徒 
, 都已 蒙授予 持有敎 會中任 何職位 所必需 
有 的聖職 ; 如 果是由 主管當 局召喚 , 並由 
敎會 敎友集 合而擧 手支持 通過時 , 他就可 

以 JU 任 主領整 個敎會 的總會 長職位 。 

先知斯 密約瑟 說 •  「沒有 總會會 長時, 


就沒 有總會 會長團 。 」 所以 ' 一旦 總會會 
長 逝世時 , 僅 次於總 會會長 一級的 十二使 
徒 定額組 , 就 該立即 成爲敎 會之主 娘當局 
, 而該 定額組 之會長 , 就當 然的成 爲敎會 
的執 行會長 , 直 到新任 總會長 被正式 按立 
和支持 該職位 時爲止 。 

這 福音期 的早期 ' 由 於某幾 種情形 ' 總 
會會長 圑未改 組之前 ' 十二 使徒議 會繼續 
主 管約三 年之久 。 當 敎會中 情形成 爲較固 
定後 ' 隨著總 會會長 之逝世 ' 改組 就正式 
生效 。 

總會會 長團全 體及十 二使徒 , 經 常被支 
持爲 「先 知、 先見、 和 啓示者 」 , 就像你 
們今天 所作的 。 這意 思就是 , 任何 一位經 
如 此揀選 和按立 的使徒 , 都 能主領 整個敎 
會 , 我們可 引述有 關這件 事的一 個啓示 , 
其中 指出只 要他蒙 「團體 ( 此處釋 義即十 
二定 額組全 體使徒 ) 揀選 、 被任命 和按立 
那職位 , 並且 被敎會 的信任 , 信心 , 和祈 
禱 所支持 」 , 只有一 個條件 , 就是 他必須 
是 十二使 徒議會 中之年 資最長 的會員 , 即 

乃該 定額組 之會長 。 ( 參 閱聖約 107  :  22  ) 

偶 而有人 提出詢 『。T, 除了 十二員 中之年 
資 最長的 會員外 ' 還 有沒有 别的人 可以成 
爲總 會會長 。 只 要稍爲 想一想 ' 就 不難瞭 
解 ' 除非 主啓示 十二使 徒議會 之會長 ' 可 
以揀選 《 —人 ' 否則 總是由 資格最 老的一 
位使 徒繼任 。 

主啓 示在這 福音期 的第一 位先知 , 藉著 
在地 上的神 的國度 的已預 先決定 的組織 , 
而立下 一項有 關敎會 領袖的 逐層次 序的計 


•  20  • 


醵 。 祂賜 -f 下列 各項特 别桁示 : 

「^ 於麥 ^洗 ^聖 職的三 位主領 大祭司 
' 被圑 體揀選 , 被任命 和按立 那職位 , 並 
且 被敎會 的信任 , 信心 , 和祈禱 所支持 , 

組 成敎會 的會長 Wtl 定 額組。 」 

「十二 位巡迴 諮議被 稱爲十 二使徒 , 即 
全 世界中 基督的 名的特 别證人 —— 因此在 
他們的 召喚的 職資上 , 不同 於在敎 會中的 
其 他職員 。 」 

「 他們組 成一個 定額組 , 在權柄 和權力 

上與 前述的 三位會 長相等 。 」 (敎約 107  : 
22—24  ) 

關於這 個問題 , 敎 會第四 届總會 長伍惠 
福 ' 曾於 1887 年 3 月 28 日 ' 致函當 時的一 
位使徒 , 即 後來的 第七屆 總會長 郭禧伯 。 
現 引錄該 信如下 : 

「  一… 當 敎會的 總會長 死去時 , 誰將會 
成爲 敎會的 主管權 威呢? 就 是十二 使徒定 
額組 ( 藉 著神的 啓示所 按立和 組織的 ) 。 
當十二 使徒主 領整個 敎會時 , 誰是 敎會的 
總會長 ? 就是 十二使 徒議會 的會長 。 他是 
十 二人中 之主誊 ' 也 就實際 是敎會 的總會 
長 ; 就 像他組 織總會 長團時 , 成爲 兩位副 
會長 的主管 一般。 」 這一項 原則' 到現在 
已 繼續實 行一百 四十年 —— 從敎會 組織成 
立開始 。 伍惠 福會長 的話繼 續如下 : 

「至 於我 , 必需 …… 由組 緻這敎 會及以 
其靈感 引導這 敎會已 五十七 年的同 一位神 
的啓示 , 否則 , 不能 離背自 從敎會 組織成 
立以來 , 歷史所 記錄的 , 過 去五十 七年中 

, 由衆 使徒遵 行的全 能之神 所指示 之方針 

• 而選 另一人 。 

斯密斐 亭約瑟 之召喚 爲敎會 總會長 , 更 
具特 别意義 : 在給先 知斯密 約瑟的 一個啓 
示中 , 關於斯 密海侖 —— 即 斯密斐 亭約瑟 
之祖父 , 主 曾經說 : 

「再者 , 我 實在對 你們說 , 讓我 的僕人 


威廉 被任命 ' 被按立 , 和被 # 抹爲 我僕人 
約瑟的 副會長 ' 替 代我僕 人海侖 的地位 ' 
好使我 僕人海 侖担任 被他父 親藉祝 福和任 
命 他的聖 職和祝 福敎長 的職務 ; 

「這 樣從 今以後 ' 他將持 有在所 有我人 
民頭 上的敎 長祝福 的鑰權 。 

「這樣 他祝福 af  , 誰就 蒙祝福 , 他詛咒 
誰 , 誰就 遭詛咒 。 凡他在 地上所 束縛的 , 
在 天上也 被束縛 ; 凡他在 地上所 釋放的 , 
在 天上也 被釋放 。 」 ( 敎約 124  :  91-93  ) 

除此 職位外 , 他 更蒙賜 W —項 祝福 , 那 
是從未 給其後 任之任 何祝福 敎長的 ; 這項 
特别 召喚是 : 

「 從今 以後我 指定他 , 在 我僕人 約瑟以 
外 ' 他 可做對 我敎會 的先知 ' 先見 ' 和啓 

示者 ; 

「也 好使 他和我 的僕人 約瑟一 致行動 ; 
並使他 從我僕 人約瑟 那裏接 受勸吿 , 約瑟 
將顯給 他看那 藉之可 祈求和 接受的 諸鐮權 
, 並且 被加上 以前那 曾是我 僕人的 考得里 
奥利 佛的同 一祝福 、 榮耀 和尊榮 , 以及聖 
職 , 及聖職 的恩賜 ; 

「 好 使我的 僕人海 侖能對 我將顯 示給他 
的 事作證 , 好 使他的 名留在 榮譽的 記憶中 
' 一代 又一代 ' 永 永遠遠 。 」 (敎約 124  : 
94—96  ) 

他的兒 子斯密 F. 約瑟 ' 曾 任一九 〇 一至 
一九一 八年間 ' 任敎會 第六屆 總會長 。 斯 
密 F. 約 瑟會長 童年時 ' 親歷 米蘇里 和伊利 
諾州 時之凄 慘情景 。 當他的 父親期 密海侖 
, 與他 的叔父 先知斯 密約瑟 ' 同在 卡太基 
被暴 徒慘殺 殉道時 ' 他才不 過九歲 ' 却從 
米 蘇里河 趕著牛 車橫越 大平原 ' 於 1848 年 
抵達鹽 湖山谷 。 四 年之後 ' 他的母 親也逝 
世 。 再過 兩年後 , 僅十 五歳時 , 往 夏威夷 
羣 島傳道 。 

這就 是我們 的總會 長斯密 斐亭約 瑟所來 


自的家 族血脈 。 我極 相信今 日的天 國必有 
喜悅 ' 我也毫 不懷疑 在這位 高貴的 子孫任 
期中 , 他的先 人們將 會更接 近他們 的後人 
; 因爲這 位後裔 ' 雖然年 屬高齡 ' 但却現 
已 蒙主榮 授以重 大責任 。 如 果他的 先人們 
今 日 今時也 與我們 同在此 ' 我將 毫不驚 》° 

當我 要引錄 上列之 預言時 ' 我曾 對斯密 
海 侖的後 辈們說 ' 由 於他們 所繼承 的高貴 
血統 ' 他們 應該更 以全心 意努力 ' 忠 於本' 
世紀 具有同 樣高貴 血統的 先知們 。 

今天 所發生 的一切 ' 令我 淸醒的 回顧一 
下我 自己的 一生。 過去十 星期來 ' 自從我 
和其 他十三 位持有 神聖使 徒職位 的弟兄 ' 
在 聖殿樓 上的一 間房中 ' 目 睹新任 總會長 
團被 揀選和 按立的 那次富 靈性的 經歷後 ' 
我 一直在 回想自 己過去 的時日 ,並 對將來 
作一 番展望 。 

這幾個 星期中 , 我 已認識 到自己 能力之 
有限 , 並發覺 到我比 過去任 何時刻 , 更依 
賴 全能之 神我們 的天父 , 求 賜超於 我自然 
力量 的力量 , 求賜超 乎個人 智慧以 上的智 
慧和靈 性見識 , 以使 我能洞 察我現 在職責 
中 的困難 。 唯有 藉著神 的幫助 , 我 才能夠 
開 始負起 ' 總 會長及 十二使 徒定額 組所揀 
選 , 現 在再經 在這大 會堂中 之全體 聖職人 
員及全 體敎友 , 及我們 * 不 到的許 多忠心 
敎友們 , 在這 荘嚴集 會中支 持通過 我所担 
任 的職位 。 

當我 回顧這 末世時 期在我 們之前 的領袖 
們時 , 我發現 自己因 才薄識 淺無力 勝任而 
戰慄 , 我想 及這黙 , 經過長 時間的 沉思和 
祈禱 , 我才醒 悟到事 實上是 , 個 I 人 如我者 

, 並不 是逕取 先人所 留下的 職位。 

我 們蒙召 喚佔有 這些職 位的人 。 不過是 
塡補時 日過去 所引起 的空檔 。 那些 已先走 
一 歩的人 , 仍然 在永恆 世界中 , 及 他們曾 
爲之 服務的 千萬人 的心裡 , 保有他 們的位 

置。 


•  21  • 


現在 ' 我比過 去更淸 楚瞭解 ' 古 代先知 
尼腓— 當他父 親李海 命令他 ' 去取 那含有 
我們現 在所知 是舊約 先知們 的經文 的銅葉 
片時 ' 所感 « 的那種 似乎無 法完成 的工& 

先知尼 腓曾經 這樣寫 下他的 經驗: 「一 
…我 . 尼腓 就爬進 了城內 ' 直往雷 班的家 
中 走去。 」 

「那時 我被桀 帶領著 ' 事 先一黠 不知道 

該 做些什 S  。 」 ( 尼 腓一書 4  :  5-6  ) 

而今 我也比 以前更 加瞭解 詩歌中 祈願者 
痛切 的禱詞 : 

「我 行世路 , 昏暗遍 臨四方 ; 求 主引導 

黑 夜無光 , 我亦遠 離家鄉 ; 求 主引導 ! 
免 我失足 ; 遠路不 求預知 , 亦歩亦 趨隨主 
而行 爲是。 J.         一 聖 詩選集 ' 65 首 


眞與 我心有 戚戚焉 ! 

我將 在許多 情形中 , 如 古時尼 腓一般 , 
「被靈 帶領著 , 事先 一黠不 知道該 做些甚 
麼。 」 

是的 ' 雖然黑 夜無光 , 但. , 亦 歩亦趨 , 

隨 主而行 爲是。 」 

我以全 心全意 全力全 性的請 求你們 , 忠 
心的 聖徒們 ' 充份的 瞭解到 , 就如 忠誠的 
班傑明 王的敎 導一樣 ' 雖然 我將把 日子用 
在爲 你們服 務上, 「我 並非 要自誇 一… 因 
爲我 只是在 爲神服 務而已 。 」 ( 摩 賽亞書 
2  :  16  ) 

我渴切 的祈求 ' 願 我也能 學習到 , 當我 
在 爲你們 ' 我忠心 的弟兄 姊妹們 、 至高之 
神的 聖徒們 服務時 ' 我只是 「在爲 你們的 
神 」 和我 的神服 務而已 。 


我向 你們見 S  , 主 的靈在 過去及 現在都 
曾 向我的 靈見證 , 就 是在這 末世的 耶穌基 
督 的眞正 敎會中 , 有眞正 的敎義 和救恩 , 
ff 著它 , 藉著 我們的 主及世 界的救 主的贖 
罪 , 人類可 以得救 。 主耶穌 基督確 實活著 
, 並_從 祂的神 聖居處 , 主管 神在地 上的國 
度 ' 並 藉著祂 在 今日遣 派了一 位先知 、 先 
見和啓 示者爲 你們的 總會長 。 

我謙 卑的做 這個見 11 並且懇 求你們 , 拿 
出你們 的信心 , 你 們忠誠 的支持 , 共同驅 
逐任何 能在敎 會中引 起紛爭 的情况 。願我 
們能 繼續得 到你們 信心和 祈禱的 支持。 我 
們也 重新約 束自己 , 支持你 們爲至 高之神 
的忠 實聖徒 。 今天我 這樣謙 卑的說 , 並且 
鄭重 的見證 , 都 是奉主 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 
們。 


•  22  • 


信心的 守護者 


總 晋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與十二 使徒議 會會長 
李海 樂會長 


八 

~7 晚我只 要講一 兩件事 。我 要用舊 
^時代 一位先 知所述 的夢境 ( 比噙 ) 引出 
我要 講的第 一件事 。 這個比 喩說到 一位守 
望人在 一痤可 以眺望 整個農 村的高 台上守 
衞 ,注 視著通 往農村 的大道 , 注意 可能前 
來毀 滅他們 的敵人 。 這些敵 人來侵 時都乘 
坐駱駝 , 馬匹或 其他交 通工具 , 所 以只要 
注意這 些牲口 及其他 , 奔馳 在路上 所揚起 
的塵土  , 便可發 現他們 的行踪 。 這 位守望 
人每 小時向 坐在庭 園的主 人報吿 , 沒有敵 
人影踪 時報吿 「一 切好, 一 切好。 」 如果 
昆到 有任何 危險時 也同樣 作報吿 。 

可是 在比喩 中的主 人問, 「守望 的啊, 
夜裏 如何? 守望 的啊, 夜裏 如何? 」 竟謂 
夜 裏的敵 人比白 日 你能 見到的 敵人更 可怕。 

現在我 要講的 就是夜 間出現 的敵人 , 我 
只想提 一件事 。 適用 於所有 麥基洗 德聖職 


持 有人的 「長老 」這 一詞語 , 意指 信心的 
守護者 。 那是我 們的主 要責任 和工作 。 毎 

一個麥 基洗德 聖職持 有人要 成爲一 位信心 
的 守護者 。 

在我們 中間有 許多陰 險勢力 , 企 圓打擊 
我們 , 並設 法放 匱陷穽 , 誘 使我們 的靑年 
男女 , 尤其 那些對 世俗事 不注意 , 閱歷不 
深的人 , 墮 入其中 。 我 所說的 是對酒 , 賭 
博, 娼妓, 色情, 作戰 , 並 盡全力 幫助要 
守安 息日爲 聖日的 基督徒 。 爲了强 調守安 
息 日 爲聖日 的 重要性 , 我們 只要記 住主所 
說 的話: 「並 且爲了 使你更 充分保 持自己 
不爲世 俗沾汚 , 你要 在我的 聖日到 祈禱之 

星去 獻上你 的聖餐 。 」 ( 敎約 59  :  9  ) 信 
心的守 護者應 該警覺 , 要注 意使工 作的人 
• 靑 年男女 , 丈夫和 妻子有 機會在 毎週有 
一 日可與 家人同 在一起 , 且 把一日 奉獻爲 


休息的 日子。 守 望人啊 , 對 夜間的 危險要 
警覺 ! 

我要 說的第 二件事 是在總 會會長 團的一 
封 信中所 提到的 。 此信在 1913 年 8 月發出 
, 作 爲對敎 友的一 項警吿 。 這事曾 爲幾位 
年代較 近的先 *b 們一 再重 複講述 , 我今晚 
亦要重 提此事 。 我要 讀總會 會長團 〔 斯密 
F. 約瑟 ' 龍安東 Anthon  Lund  ' 彭德雷 
查利 Charles  W.  Penrose 三位 會長〕 在 
1913 年 8 月發出 , 名爲 f  一個警 吿聲音 」 
的信。 

「致 耶穌基 督末世 聖徒敎 會的各 職員& 
敎友 : 

「 由裴 治海倫 ( 敎約 28 章 ) 那 時開始 , 
各個 不同時 期都有 誘騙之 靈向敎 友顯現 。 
有時這 些事發 生在某 些男女 身上, 是由於 
他們的 嗜 落而極 易成爲 撒但的 犠牲品 。 此 


•  23  • 


外 ' 有些 厳 格遵 守敎 會規則 '敎饞 '及儀 
式 ' 並 以此爲 榮的人 ' 也會被 ^偽 的靈帶 
入迷途 , 這些 接所發 出的影 * 力 , 與來自 
神處的 力量如 此相近 ' 以致 甚至這 些自以 
爲是 「選民 j 的人 ' 也都覺 得很難 分辨其 
寅 在差異 ° 撒但 將自己 很顯然 地變形 爲-一 
個 「光明 的天使 J  ° 

「當 異象 ' 異夢 "方言 ' 預言 ' 感覺 ' 
或 任何特 别的靈 感恩賜 ' 其 所傳達 之事與 
敎會巳 接受的 啓示不 相諧調 ' 或抵 觸敎會 
現有 領袖之 決定時 ' 末世聖 徒就可 知道那 
不 是神的 ' 不 論其看 來如何 一絲不 苟都一 
樣。 並且' 他們應 該瞭解 ' 指引敎 會的指 
示 會透過 敎會的 首長啓 示而來 ° 所 有忠誠 
的敎 友都有 資格爲 他自己 ' 他們 的家庭 ' 
以及 他所被 指派按 立去統 領的人 ' 接受聖 
靈 的感召 。 但 任何與 透過敎 會首長 而來自 
神的 事不相 一致的 ' 都不可 當作具 有權威 
性的或 可信的 。 在俗世 及靈性 事務上 ' 聖 
徒們可 以受到 與自己 有關的 神聖指 引和铛 
示 , 但這並 不是說 授權他 們去指 導别人 ' 
並 且這些 指引和 啓示違 反敎會 的聖約 ' 敎 
義' 紀律' 或已知 之事實 , 已表明 之眞理 
, 或 良好的 常識時 , 就不可 以接受 。 沒有 
人有 權根據 似是而 非的神 聖啓示 '異象 : 
異夢 , 尤其與 當地或 總會認 可的領 袖的決 
定相反 之言論 , 誘使 敎友從 事投機 或購買 
有 冒險性 的股票 。 主的 敎會是 「秩 序之家 
J , 不是憑 個人的 恩賜 或顯示 來治理 , 而 
是由在 指定大 會中經 敎友同 聲表決 所支持 
的神聖 聖職序 位與權 力管理 。 

「敎 會歷史 記載著 許多由 騙子或 狂熱者 
所作的 偽啓示 ' 他們 相信獲 得顯示 , 而且 
試嘗 使其他 人接受 ' 可是在 每一個 賁例中 
• 都只 是失望 悲哀與 災禍相 繼發生 , 接著 
是金 錢損失 ' 有時 甚至身 敗名裂 。 我們感 
覺有責 任警吿 聖徒們 不可作 有名無 實的礦 
產投資 ' 此種投 資計畫 ' 除 其設計 人自以 
爲是的 靈性啓 示及受 害者心 情興奮 所獲得 
影 響力外 ' 其 成功希 望甚爲 渺茫。 我們勸 


誠聖徒 們不要 把金錢 財物投 S 在祇 使發行 

人 和經營 人瘦利 ' 而 他人無 法分潤 的股票 
上。 又 託言爲 「救 贖錫安 」而岡 利 的經濟 
計畫 , 或爲 「死人 的救恩 」 及其他 似乎有 
價 値的目 款 ' 都 應騙不 了熟悉 敎會體 
制的人 。 上述 的種種 只導致 時間與 人力的 
浪費 。 這些時 間與人 力現在 可奉獻 於做一 
些 具體及 有價値 , 並 且可在 天上和 地上留 
下紀錄 的事。 「總會 會長園 文告」 克拉克 

雅各編 「書 藝社 ' 1970 年發行 」卷4  ' 第 2 
285_86 頁 ) 

有些 本敎會 的敎友 , 十分易 受欺驕 , 眞 
令我驚 訝不已 。 他們 在傳播 聳人聽 閭的故 
事 , 或夢境 , 或異象 , 或自 以爲是 的敎長 
祝福 , 或是由 某人的 私人日 記中引 述或臆 

測 ° 

例如 , 有 個惡毒 的故事 , 其大意 是說據 
報我們 總會當 局中有 一位被 慫慂出 來自己 
來帶 領敎會 , 違反主 的啓示 , 並使 人民認 
爲 在敎會 當局方 面發生 了分裂 。 調 查結果 
顯示 , 這些僞 造信件 的作者 , 姓名 都是假 
的 , 根本沒 有其人 —— 在敎 會紀錄 上或任 
何地 方都找 不到有 這個人 ; 所給的 地址也 
是假的 。 但 令人詫 異的是 , 我 們發覺 , 這 
些我們 經過調 査而證 實決無 其事的 惡毒著 
作及自 以爲是 的啓示 , 正 找著一 條出路 , 
進入我 們的婦 女會聚 會之中 , 進入 聖職定 
額組 , 爐 邊聚會 , 神學 研究所 ' 及 福音進 
修 班之中 。 

聖職弟 兄們 , 你們是 信心的 守護者 , 希 
望你們 要懇求 我們的 聖徒們 停止傳 揚魔鬼 
的話語 , 將你 們的時 間用於 傳揚主 的事工 
。 不要 讓這些 事發生 在你們 所照管 的人身 
上 , 因爲 那是屬 於撒但 的工作 。並且 ,無 
論何時 , 只要我 們容許 這些事 被傳吿 , 重 
述 , 而傳到 各處去 , 我們就 是在耍 著撒但 
的把戲 。 

據說我 們中有 一位弟 兄得 了項敎 長祝福 
, 說 他在救 主來臨 時要統 領敎會 , 這當然 


不會 是眞的 ° 聽說 我們中 >j 有一個 人付' 
稱說 ' 現 在活著 的人中 ' 有 些人會 肴到救 
主降臨 ' 這也是 構的 。 t: 曾 說過' 祂來 
到的日 子好像 夜間的 賊一樣 ' 關於, 池甚麼 
時 候要來 ' 連 天上的 天使都 不知道 ; 如果 
我們稍 加思考 ' 不管 甚麼人 都不會 說這種 
宣吿是 眞實的 。 

由此我 們可以 一直類 推下去 。 據 報我們 
有位弟 兄曾說 ' 加州的 居民 應該搬 到猶他 
州 洛磯山 的山頂 ' 只有 那裏才 會安全 。 其 
實正好 相反' 我們始 終都吿 ^我們 的人民 
' 安 全存在 於心地 純潔的 人之中 ; 如果你 
遵守神 的誠命 ' 不管你 在那裏 ' 都 是同樣 
安全。 

弟兄們 , 我再 說一次 ' 不 要容許 魔鬼的 
工作在 我們之 中進行 , 而成爲 ^論 的主題 
或課程 的資料 ; 要談 論正義 的工作 • 而魔 
鬼的力 量就會 開始在 你們中 間止息 。 

我還要 談論一 個題目 。 這 題目來 自斯密 
F. 約 瑟會長 , 名爲 「隨 著啓示 而來的 迫害: 

「我不 相信曾 有一個 由啓示 所指引 , 或 
爲主所 接受爲 祂人民 的民族 , 是不 受到邪 
惡與 腐化人 們的憎 恨和迫 害的, 如 果今曰 
敵人 的權勢 加在我 們身上 的迫害 , 有如尼 
羅王 和羅馬 人的權 勢迫害 當時的 聖徒們 ' 
或許這 人民所 受到的 迫害比 其他人 民曾遭 
受到的 大多了  。 在 邪惡者 的心中 ' 從沒有 
一個時 期有如 現在這 樣堅決 且具決 心要與 
這個國 度作戰 , 把 它從地 上消滅 ' 他們計 
不得逞 , 只是 因爲他 們正從 事的工 作是不 
可能 做到的 。 這就是 ^每個 人的一 個證據 
…-. 〔 神〕 的聖 職在此 ' 聖 徒們正 在光大 
他 們的召 喚和尊 重這聖 職而且 光耀主 ' 他 
們 在生活 中且用 自己 的財富 做以上 這些事 
;他 們的生 命和財 富原就 是主所 賜的。 」 
(德撒 律新聞 遇刊卷 24  〔  1875 年 發行〕 第 
708 頁 。 ) 

聖職 弟兄們 • 你們應 該知道 , 經 由正確 


•  24  • 


權 M 渠道的 W 示原則 , 在本 福音期 迫害末 
世聖陡 的每件 事情中 , 不 管是關 於聖職 , 

iff 姻 , 錫安聚 集或聖 職繼承 等題目 上都引 
起 爭論 ' 這 種迫害 , 可能有 如保羅 所說的 
, 像是 我們肉 體中的 一根刺 ' 成爲 撒但的 
使者 , & 則我們 便會因 爲主曾 經由祂 的先 
知^ 啓示給 這人民 , 而過 分高擧 自己了  。 

先知 斯密約 瑟爲人 所迫害 及憎恨 ; 他的 
生命 受到威 脅到這 種程度 , 因 此他說 , 「 
爲 何因講 出眞相 而迫害 我呢?  一… 因爲我 
曾看 見異象 ; 我知 道這事 ' 我也知 道神知 
道這事 , 我不能 S 定 , 也不 敢否定 ; 至少 
我知 道這樣 作我就 會觸怒 神而被 定罪。 」 
( 斯 密約瑟 2  :  25) 

幾 年前有 一個人 來到我 們中間 , 對我們 


的 一位弟 兄說, 「如 果你們 願意放 棄你們 
信 仰的一 個原則 ' 我 明天就 會加入 敎會。 
」我 們的這 位弟兄 問道' 「是 甚麼 原則? J 

他說, 「如 果你們 不信現 代啓示 這原則 
• 我可以 加入你 們敎會 。 」 ' 

然後 我們這 位敎友 弟兄說 了一句 使我感 
到 驚訝不 已的話 : 「你們 知道嗎 ' 我認爲 
對此 事應想 想辦法 。 」 

啊 ' 毎當我 們到一 個開始 否定本 敎會有 
啓示 的時候 ' 就 好像說 ' 我 們不信 主的權 
力 今日存 在於我 們中間 。 我 們必須 相信並 
且確知 ' 以及 有個堅 定見證 ' 就是 神眞賜 
啓示 ' 而且 現在正 啓,」 、,7t 有 屬於祂 今日國 
度的 事情; 如 同在本 敎會的 毎個其 他福音 
期一般 ° 


我希望 我們會 瞭解這 些事情 。 你 們保護 
敎會的 弟兄們 , 我希 望你們 在你們 召喚的 
權 力和尊 嚴中振 奮起來 , 並 且驅除 正在威 
脅 破壞我 們人民 中團結 的這些 虚假事 。 今 
日在我 們中間 的最, 大危機 是恐懼 。 恐懼不 
是來 自神, 信 心與和 平才是 聖靈所 結的果 
子 。 願 我們敎 導我們 的人民 從何處 去尋求 
和平 —— 不是 在國會 大廈立 法所制 定的和 
平 , 也 不是由 海陸軍 用坦克 , 槍砲 和飛機 
所維持 的和平 , 而 是如主 所說的 , 由於克 
服俗 世事務 能帶來 的和平 。 祈求神 幫助我 
們 , 因 此我們 能瞭解 而且做 以及過 末世聖 
徒被希 望在這 受到考 驗及困 難日子 所要過 
的一 種生活 。 我 奉耶穌 基督的 名祈求 。 阿 
們 ° 


•  25  • 


R 不 過是一 個敎師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孟荡 馬長老 


$ ^們常 常聽見 人說, 「時代 已經改 
變了  。 」 也許是 改變了 ' 擧 例來說 , 我們 

這一代 ' 就眼見 在醫藥 、 交通 、 通訊和 探 
究等 方面許 多巨大 的發明 。 然而 , 在變遷 
之 大海中 , 仍然 有些孤 立不變 的小島 。 例 
如 ' 男孩子 仍然是 男孩子 , 他們仍 然繼續 
作過 去的男 孩子所 曾作過 孩子氣 的吹噓 。 

許 久以前 ' 我無意 聽到一 番談話 , 我相 
信 這類的 談話是 常有的 。 三 個很小 的男孩 
子 ' 在討論 各自的 父親的 偉大。 其 中一個 
說: 「我 的爸 爸比你 的爸爸 高大。 」 那個 
回 答說: 「可 是我的 爸爸比 你的爸 爸更聰 
明 能幹。 」第 三個孩 子說: 「我的 爸爸是 
個 醫生' 」 然後他 對一個 孩子嘲 笑說' 「 
你的爸 爸只不 過是個 敎師。 」 

一 © 母親的 呼喚聲 ' 結 束了這 番談話 , 
但是 那句話 却一直 在我耳 邊響著 。 只不過 
是個敎 師'' 只 不過是 個敎師 ' 只不 過是涸 
敎師 。 有一天 ' 這些 小男孩 子中的 毎一個 
• 都將領 到 他們那 感動人 的敎師 的眞正 
價値 ' 而深深 的感激 敎師們 留在他 們個别 
生命中 不可磨 滅的影 響力。 . 

亞當 每 利 (,美 國歴史 學家 1838 — 1918) 
說 : ^師 具有 永恆的 影響力 ' 他 永遠說 
不出 他的影 蜜力會 在何處 停止。 」 這番話 
對毎 一種敎 鉀都是 屬實的 : 首先 , 是家庭 


中 的敎師 ; 其次 ' 是 學校中 的敎師 ; 然後 
, 是 敎會中 的敎師 。 

也許 你我最 K 得的 敎師 , 就是影 響我們 
最穴的 那一個 。 她 也許沒 有黑板 ' 她也許 
沒有 大學畢 業文憑 ; 但是她 的敎訓 是有永 
恆 價値的 ' 她的 關心是 眞摯的 。是的 '我 
說的就 是母親 ' 也同時 包括父 親在內 。 實 
際上 ' 毎 一位父 母都是 敎師。 

在這 樣的一 位受了 神聖使 命敎師 的課室 
中 之學生 —— 實在 ' 就是來 到你我 家庭中 
的嬰兒 —— 是愛的 甜蜜的 新開放 的花朶 , 
剛從 上帝自 己的家 園中落 到地上 。 

可能 是這樣 的想法 使詩人 寫下了 這樣的 
話 : 

「我抓 了一塊 原子泥 , 一天 
懶洋洋 地揑成 一個樣 。 
後 來我用 手指頭 擰了擰 , 
它 還是順 著我變 來變去 。 

「過 了好 幾天我 回了來 ; 
小泥 塊已經 硬幫幫 。 
它還 是我擠 的樣子 , 
不過 ' 我再也 不能把 它變樣 ! 

「我 抓了一 塊活泥 , 
天天 柔柔地 擰呀擰 , 


用我 的力量 • 我 的藝巧 , 
擠揑小 孩子又 * 又 順的心 。 

「後 來又 過了好 幾年我 回了來 。 
它長 大成個 大男人 , 
樣 子還是 老樣子 , 
而 我再也 不能把 它變樣 。 」 

—— 作 者不詳 

最初 的敎導 時間是 短暫的 ' 機會 瞬息即 
逝 。 延遲 負起敎 導責任 的父母 , 在 未來年 
月中就 將悲哀 地了解 惠蒂爾 所說的 :「 …-. 
所 有口頭 或筆下 的悲哀 字眼, 最悲哀 的莫不 

過是 •【 如果當 初…. J»(  John-  Grfeenleaf 
Whittier  "Maud  Muller"  Stauna  53) 

如果任 何父母 需要更 進一步 的感應 ' 而 
開始上 帝賦與 的敎導 工作時 ' 願他 們記得 
' 世界上 最强大 的感情 ' 不 是因任 何偉大 
戲劇 、 小說 或歷史 書藉、 而產生 ' 却 是父母 
注 視一個 熟睡中 的嬰兒 那一瞥 。 父 母經歷 
這種 經驗時 ' 必能封 經文中 「按照 神的形 
像 釗造的 」 ( 創世 K  1  :  27) 這一句 ' 覺 
得 有新的 和震驚 的意思 。 有 愛心的 父母敎 
導他們 的兒女 「祈禱 ' 並且 正直地 行走在 
主面前 J  ( 敎約 68  :  28  ) 時' 家庭 就成爲 
名 符其實 的天堂 。 這樣 感悟人 的父母 ' 再 
也適合 「只 不過是 個敎師 」不 過了。 


•  26  • 


其次 , ,逸 我 們考^ 一下 學校中 的敎師 。 
無可避 ft 的 , 總 有那麼 一個洒 淚 的早晨 , 

家! ^得 把部分 敎導時 間交給 1« 室 。男. 女孩子 
每天 早上, 快樂 的從家 K 到學 校的課 室去, 
他們在 那兒發 現一個 新世界 , 我們 的兒女 
在那 兒會晤 他們的 敎師們 。 

敎師不 fK 塑 造了學 生們對 將來的 期望和 
雄心 , 也影 響到他 們對未 來及對 i3 己所抱 
的態 |&  。 如 果她不 善技巧 , 將在少 年們的 
生命上 S 下傷痕 , 深釗 他們的 自镎心 , 並 
且 扭曲他 們視自 己爲人 的印象 。但是 ,如 
果 她愛她 的學生 , 對 他們期 望甚高 , 他們 
的 自信心 就增加 , 他們 ft 才 能發展 , 他們 
的將 來也更 有保障 。 

不幸的 , 有少 數敎師 喜歡摧 毁信心 , 却 
不建造 導往美 好生活 的橋棵 。 我們 應該時 
常^ 住 , 領 導之力 也是誤 導之力 , 而誤導 
之力就 是毀滅 之力。 

前路 賓克拉 克會長 曾說: 「那使 生命受 
到傷害 、 殘害 或扭曲 , 產 生疑惑 , 破壞對 
完全眞 理的信 心的人 , 神將 嚴格的 要他負 
起該 項責任 。 誰 能量度 墮落之 淵有多 深', 
而願 粉碎得 到高級 光縈, 機會?  j ( 不死 
和永生 第二册 128 頁 ) 

旣 然我們 不能^ 制課室 , 我們至 少也能 
爲 學生準 備一下 。 你們問 : 「 怎 麼樣做 ? 
」 我答: 「提 供導向 神的高 級國度 榮耀之 
指導 , 甚至 提供一 個晴雨 氣壓計 , 以分辨 
神 的眞理 和人爲 的理論 。 」 

多 年以前 , 我手中 握著這 樣的一 個指南 

' 是一 册我們 通稱爲 三合一 的經典 ' 包括 
孽門經 、 敎 義和聖 約及無 價珍珠 。 它是一 
位慈愛 的父親 ' 給他 那苣蔻 年華的 美麗女 
兒 的禮物 , 這 個女兒 終生謹 愼遵從 父親的 
指導 ° 在書的 首頁上 , 這位 父親寫 著如下 
動人 的字句 : 

「  1944 年 4 月 9 曰 
給 我親愛 的穆琳 : 


瀕 珎 常持此 以衡量 分辨眞 理 及錯 誤之人 
爲哲理 ' 而得 £ 性増長 ' 知 識増加 。 今 W 
此神 聖經典 ' 顇 常 讀 ' 並 終生殄 

之 ° 

愛珎 的父親 

李海樂 」 

我要問 ' 「 只不 過是個 敎師嗎 ?  J 

最後 ' ,1我 們轉向 星期日 常見到 的敎師 
—— 敎會中 的敎師 。 這麼樣 ' 就把 過去的 
歷史 ' 現在 的希望 ' 及將來 的應允 ' 都揉 
合 在一起 ° 敎師們 在這兒 學習到 ' 做一個 
法 利賽人 很容易 ' 做一個 門徒却 相當難 。 
學生論 斷敎師 —— 不僅根 據他所 敎導的 , 
也根據 他的爲 人行事 。 

保 羅勸吿 羅馬人 : 

「你 旣是敎 導别人 , 還 不敎導 自己麼 。 
你講 說人不 可偸竊 ' 自己還 偸竊麼 。 你說 
人不 可姦淫 ' 自己 還姦淫 IS" —… 」 ( 羅馬 

保羅 ' 這位感 ^力大 ' 精 力充沛 的敎師 
• 已給我 們一個 好榜樣 。 他成功 的秘訣 ' 
也許 就是他 被囚禁 在悲慘 的地牢 中所得 。 
他聽 慣兵士 的脚歩 踐踏聲 , 和綁住 他的鎖 
鍊的 叮噹聲 。 當那 個好心 待保羅 的禁卒 , 
問 保羅可 需要任 何忠吿 , 以 便在長 官面前 
怎樣 說話時 ' 保 羅說他 已有一 位導師 , 就 
是聖靈 。 

保 羅站在 亞略巴 古當中 , 謓 到那 壇上刻 
著 的文字 「未 識之神 」 , 這 同一位 靈也曾 
指引 他宣稱 ' 「你 們所不 s 識而 敬拜的 , 
我 現在吿 訴你們 。 

創造 宇宙和 其中萬 物的神 …一 就 不住人 
手所 造的殿 。 

「 自 己倒 將生命 、 氣息 、 萬物 、 賜給萬 

人 ° 

「我 們生活 , 動作 , 存留 , 都在乎 他… 

…我 們也 是祂所 生的。 」 (使徒 行傳 17: 


23—24  •  25  •  28  ) 

再 要問, 「只 不過 是個敎 師嗎?  J 

在家庭 、 學 校及神 的殿中 , 有一 位敎師 
, 他的 生命使 其他所 有的敎 師失色 。 他敎 
導生命 和死亡 , 責任 和命運 。 他 活著時 ' 
不是人 服事他 • 而是他 服事人 ; 不 是獲得 
, 而 是施與 不是 救自己 的性命 , 而是爲 
别 人捨命 。 他所 描述的 , 是 比貪慾 更美麗 
的愛 , 比寶藏 更富足 的貧困 。 據說 這位敎 
師 敎導正 像有權 柄的人 , 不 像文士  。 在今 
日 社會中 ' 許 多人貪 S 金錢 名譽 ' 被一種 
「不 出版' 即滅亡 」 的所謂 哲理而 左右。 
® 我 們記住 , 這位敎 師從來 沒寫過 —— R 
有 一次寫 在沙上 , 可 是風已 永遠消 滅了他 
的手書 。 他 的律法 沒有刻 在石上 , 而是銘 
刻在 人們的 心版上 。 我所 講的偉 大敎師 , 
就 是上帝 之子耶 穌基督 , 即 全人類 的救主 
和 救贖主 。 

忠 誠獻身 的敎師 聽從他 的溫柔 呼喚, 「 
來 學習我 」時 , 他 們學習 , 同時也 領受他 
那神聖 的力量 。 我在 童年時 , 就曾 經歷過 
這樣一 位敎師 的影響 。 她 在主日 學班中 , 
敎導 我們有 關世界 的創造 , 亞當 的墮落 , 
及 耶穌的 救贖等 。 她把那 些尊貴 的客人 , 
如摩西 、 約書亞 、 彼得 、 多馬 、 保 羅和耶 
穌基督 , 都帶入 了我們 的課室 。 雖 然我們 
看不 見他們 , 我們學 習到了 愛他們 、 敬重 
他 們和效 法他們 。 

某星期 日早上 , 她走 進課室 , 傷 心的宣 
佈 一個班 友的母 親逝世 的消息 , 那 天她的 
敎導 之有力 和有永 久影響 是前所 未有的 。 
我們知 道那早 上比利 沒有來 , 但不 知道甚 
麼原因 。 當天 的課程 主題是 「 施比受 , 更 
有福 。 」 課程進 行到' 一半時 , 她合 橄課程 
書 , 爲 神的榮 耀而打 開我們 的眼睛 、 耳朶 
和 心房。 她問: 「我 們這班 的同樂 會基金 
中有多 少錢? 」 

經濟 不景氣 使大家 驕傲的 回答: 「四元 
t 角 五分。 」 


•27* 


然後, 她 ffl 和的 提議: 「比 利一 家人環 
境很困 'f? , 你 們認爲 好不好 我們現 在去探 
A 他們 ' 並且 把這份 基金送 桧他們 ° 」 

我將 永遠不 會忘記 , 我們一 * 小傢伙 , 
走過三 個街口 , 走進比 利的家 , 問候他 , 
還有他 的父親 、 哥哥 和姊妹 ° 他的 母親顯 
然是 不在了  。 我將永 遠記得 我們雙 眼含淚 

' 瞧 著我們 這位敎 師的纖 截玉手 ' 把放著 
基 金在內 的一個 白信封 , 交 給那位 傷心父 
親的急 需幫助 的手中 ° 我們 輕輕的 溜回敎 
堂 ' 我們的 心比任 何時都 更輕快 ' 我們的 
快 樂更充 « - 我們 的瞭解 更透澈 °  一位蒙 


神感應 的敎師 ' 已 經敎導 她的男 女孩子 ' 
有關 神聖眞 理的永 遠難忘 的一^ :  「fe 比 
受 ' 更 有福 。 」 

我們 也能像 主的門 徒在往 以馬忤 斯途中 
所說: 「(她 ) 給 我們講 解聖經 的時候 ' 
我們的 心豈不 是火熟 的麼? 」 ( 路 加福音 

24  :  32  ) 

我 要回到 開頭所 說的那 件事上 • 當那個 
男孩子 聽著其 他的孩 子嘲笑 他說' 「我的 
爸爸比 你的爸 爸偉大 」 , 「我 的爸 爸比你 
的爸 爸更聰 明能幹 」 ' 「我 的爸爸 是個醫 


生」 時; 他可以 :  「 你的 £TtS 也 許 比 
我 的^! 大 , 你的 也許 比我的 tStS 
聰 明能幹 , 也許 你的 StS 是, 飛行員 、 饯 
械工&1 師或 ?《t  ' 但 是我的 ' 我的爸 
爸 却是一 個敎師 。 」 

願 我們毎 一個人 的心中 ' 對 敎師都 饮 著 
一份 B 誠的 敬仰 。 我謙卑 的祈求 ' 是奉上 
帝之子 、 瑋大 的敎師 、 主耶穌 《 督的名 、 
阿們 。 


•  28 


先知 的任務 


十二使 徒議習 

彼 得生馬 可長老 


位弟 兄姊妹 朋友們 ,今天 ,主的 


安息日 , 能在 這裏與 各位共 同崇拜 , 眞是 
不 勝榮幸 。 

現 在我們 在這裏 所擧行 的大會 , 是十九 
年 以來最 不平凡 的一次 。 

我們親 愛的麥 基奥大 衞會長 , 對 敎會行 
政的卓 卓功績 • 現巳吿 一段落 ; 造 成了本 
敎會 一百四 十年歷 史中最 大的成 長時期 。 

在斯 密斐亭 會長領 導之下 , 就將 啓發新 
的行政 ; 他多年 來忠誠 的爲基 督服務 , 深 
爲人人 所敬愛 。 在明 日 大會 中他將 正式受 
到敎友 們一致 的表决 ' 成爲 本敎會 lg 十任 
總 會會長 。 

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的會長 , 非但是 
一 位會長 , 對我 們而言 , 他 也是我 們的先 


知 , 同摩西 , 以賽亞 , 和以 西結等 的召喚 
一樣 。 這些古 代的先 知都是 啓示者 ; 藉著 
隨時 的啓示 , 他們接 受給人 們及時 的神性 

指導 。 

我們 也根據 這個意 義接受 我們的 總會會 
長 。 他也是 啓示者 ; 經過他 我們才 能獲得 
近 代啓示 ' 幫 助我們 應付生 活中很 多嚴重 
的問題 。 

今天 一般人 , 不 論是猶 太人或 基督徒 ' 
都認爲 很奇怪 ' 我們 竟然這 樣稱呼 我們的 
會長 。 

「一位 先知? 」他 們不解 的問' 「一位 
先知? 何謂 先知? 近 代的人 能當先 知嗎? 
豈不是 舊約時 代才有 先知嗎 ? 

這些 固然都 是正當 的問句 : 是應 當問的 


' 亦 是應當 答的。 

最好 的回答 莫不如 參考聖 經對於 先知是 
怎 麼說的 。 在 古代神 這樣的 僕人是 很重要 
的 。 其實 主與人 交往的 《 個 計畫都 集中在 
先 知身上 。 這個 做法已 是確定 不變的 ' 因 
此 其中有 一個先 知說' 「主 耶和華 若不將 
奧秘 指示他 的僕人 衆先知 , 就一無 所行。 

」 ( 阿摩司 3  :  7 ) 

整 本聖經 的樣式 , 舊約與 新約都 反映著 
這個重 要事實 。 

神對 地面上 祂認可 的人民 , 他給 予不斷 
的指示 , 這 個指示 ' 都 是神性 的啓示 ' 藉 
在世的 先知傳 達的。 

這 些啓示 經過編 S  , 加 上當時 的歷史 , 
就成 爲經典 。 我們的 新舊約 聖經就 是這麼 


•  29  - 


^成的 。 毎一 次我們 增加一 位先知 ' 我們 
聖經亦 就因此 而增加 了篇幅 ° 摩西 所寫的 
各書 ' 約書亞 ' 撒母耳 ' 以赛亞 ' 以西結 
. 及 瑪拉基 ' 以及其 他編成 舊約聖 經的先 
知害 ' 都 是這麼 來的。 

新約 時期也 是這樣 ' 都 是神聖 的著述 ' 
馬太 ' 馬可 ' 路加 ' 約 翰的著 (乍 ' 還有使 

徒行傳 '各 書信' S 啓示錄 ' 都是 照主的 

範本 ' 舊約 聖經的 樣式而 成的。 

但 是否這 些眞正 就是基 督敎會 的特性 ? 

從前 不但有 舊約中 的先知 ' 也有基 督敎的 
先知 , 是眞 的嗎? 

使徒 保羅敎 導我們 , 耶穌 曾將基 督敎的 
使徒和 基督的 先知放 在祂的 敎會裏 去領導 
敎友和 處理傳 道工作 。 

但今日 那些基 督敎的 先知在 那裏呢 ?神 
改變了 祂的樣 式了嗎 ?全 能者改 變了嗎 ? 
或 者祂昨 日今日 以及永 遠都是 一樣的 ? 如 
果祂沒 有改變 , 我們 能說祂 的手樓 改變了 
嗎? 

旣然 我們記 得祂的 樣式是 一樣的 , 我們 
今 日 就 要謹愼 默思神 長久以 前所給 我們的 
神 聖話語 ' 並 向自己 爲甚麼 那些話 語今日 
不能適 用呢? 不坊 回想一 下這些 話語: 「 
主耶和 華若不 將奥秘 指示祂 的僕人 衆先知 

• 就一無 所行。 」 ( 阿摩司 3:  7) 

有幾 位偉大 的基督 敎改革 家亦承 認這個 
原則 ° 他們知 道古時 神藉先 知與人 民交通 
• 且承認 他們缺 少神性 的指示 。 

'.1 如 : 馬丁 路得就 曾說過 ' 早期 基督敎 
的屬 靈權力 已經徹 底毀滅 或喪失 ' 救主賜 
給 人們的 基督敎 ' 已 不再在 地上了  。 

韋 斯力約 绐敎導 「在 君士 坦丁大 帝自稱 
是一 位基督 徒的那 段悲慘 時期後 」 , 啓示 
和 其他的 靈性恩 賜就不 存在了  。 

威廉斯 羅吉也 同樣坦 白地說 : 


「地 球上 已經沒 有按規 則建立 的敎會 , 
也沒有 任何人 被授權 施行敎 會的任 何儀式 
; 在那 些我正 在尋求 的新使 徒們被 那位偉 
大的 敎會之 首派來 之前也 不會有 。 

湯瑪斯 傑弗遜 雖非牧 師或傳 敎的人 , 却 
是一位 熱心研 究基督 敎的人 ±  。 甚 至他也 
認爲 原來的 福音已 經喪失 ' 期待著 一次原 
始 基督敎 的復興 。 

很 多其他 細心研 究聖經 的學者 , 都獲得 
了同樣 的結論 。 他們 都意識 到缺少 啓示及 
古代 基督徒 熟知的 其他靈 性恩賜 。 他們也 
在盼 望這些 恩賜能 有復興 的一日 。 

然而 究竟是 甚麼使 他們相 信會有 這麼一 
個 復興呢 ? 是聖 經上預 言的嗎 ? 

按 照聖經 的敎導 ' 基督將 再來臨 ' 也說 
到祂來 臨之前 ' 會有 一個原 始福音 的復興 
' 將傳遍 整個近 代世界 。 

聖 經上說 ' 那個來 自神的 新啓也 包括近 
代會 有天使 來臨; 這 是今日 大部份 人認爲 
很奇 怪的事 。 但是 ' 與我們 有關的 , 是神 
的方法 , 不是人 的方法 。 

這個新 啓示究 竟將賜 給誰呢 ? 會 給那些 
不信 近代先 知和近 代啓示 的人嗎 ; 會給否 
認 近代天 使來臨 的人嗎 ? 會 臨到不 信而詭 
辯 ' 且 fl'— 絕神性 干預的 原則的 人嗎? 

以前' 沒有 先知接 受祂的 話語時 ' 神培 
植新的 先知去 奉行祂 的旨意 。 

神準備 將以色 列人從 埃及救 出來時 , 那 
些人民 已有四 百年沒 有先知 ' 也早 已背離 
眞理 。 所 以神準 備將他 們遣回 聖地時 , 祂 
必須培 植一位 新先知 ' 那人就 是摩西 , 因 
爲那時 在以色 列領袖 中沒有 人合格 担任這 
個使命 。 

爲了 基督的 俗世傳 道工作 ' 需要 一名先 
導者 ' 神 並不從 猶太最 高議會 中揀選 , 因 
爲 那些人 也不信 • 所 以不配 接受新 的啓示 


° 所以祂 培植了 一位新 先知施 洗約翰 ' 準 
備爲 主開路 。 

在 我們這 個時代 ' 正是經 文中所 預言的 
新啓示 將來臨 的時期 ' 又沒 有先知 去接受 
新啓示 ° 沒有人 相信近 代先知 。 所 以神怎 
麼 做呢? 祂培植 了一位 新先知 ' 那 就是斯 
密約瑟 ' 他受 了這個 偉大的 新啓示 。 在部 
分的 過程中 ' 正如 聖經中 曾預言 ' 曾有神 
聖天使 ^問 過他。 天 使爲甚 麼到斯 密約瑟 
這裏來 ?當然 不是要 滿足他 的好奇 。 天使 
來按 立他賜 他神性 的權力 ' 使他有 資格爲 
主服務 。 復興的 福音就 是這麼 完成的 。 

但 這是一 百多年 前的事 ' 斯密約 瑟已經 
到了那 邊的世 上去了  。 别人 接受了 他的地 
位 ° 他 的每一 位合法 繼承人 ' 也同 樣受到 
主 的任命 、 爲先知 先見和 啓示者 ' 繼續執 
行事工 。 我 們現在 的會長 ' 在這次 大會裏 
將爲 敎友正 式擧手 支持的 斯密斐 亭約瑟 , 
同樣是 全能的 神指定 的先知 ; 我們 就這樣 
支 持他。 

主在 我們這 個時代 再次建 立了古 代樣式 
時 ' 曾 向敎友 頒佈了 一條有 關總會 會長的 
誡命。 祂說: 「你們 …一 要 留意' 當他接 
受到 時他所 給予你 們的一 切話語 和誡命 , 
在完全 神聖中 行走在 我面前 。 你們 要以充 
分忍耐 和信心 接受他 的話語 ,如同 從我自 
己口 中接受 一樣。 」 (敎約 21:  4—5) 

換言之 ' 近 代先知 ' 像古代 ^摩 西一樣 
' 乃 是神的 代言人 。 

然而主 又增加 了一^  。 祂 說如果 人帶著 
懷 疑的心 接受祂 的話語 ' 又懶 於遵守 , 他 
們 就得不 到酬貰 。 但 對那些 樂於遵 守近代 
先知的 敎訓的 ' 全能者 這樣說 : 「 你們要 
以充分 的忍耐 和信心 • 接受他 的話語 , 如 
同從 我自己 口中接 受一樣 。 由於作 了這些 
事 ' 地獄 的門就 不能勝 if 你們 : 是的 ' 主 
神要 從你們 面前驅 散黑喑 的力量 , 並使諸 
天爲了 你們的 好處和 祂名的 榮耀而 震撼。 


•  30  • 


」 ( 敎約 21  :  5-6) 

這就 是我們 末世聖 徒所以 有先知 的緣故 
。 也是 爲什麼 我們支 持斯密 斐亭約 瑟爲我 
們敎友 昀 先知 和先見 , 我們 盡力並 且樂於 
這麼做 。 

對 熟悉經 典的人 , 這種程 序並無 怪異之 

處 。 這 祇是未 經改變 却被人 長期遺 忘的聖 
經樣式 , 現又 再次建 立並將 繼續下 將繼續 
下去 。 所以 我們說 : 

來傾 聽先知 的聲音 , 
如神的 話到臨 , 
眞理 道上雀 躍歡欣 , 
歌聲高 , 心相印 。 

( 聖經 詩集第 156 首 ) 


我 們這裏 說的並 非幻想 ' 却是 又堅硬 ' 

又嚴扉 的事實 。 諸 天已再 次打開 。 神再與 

人交談 。 

正如 摩西曾 看見神 , 與 祂面對 面談話 , 
斯密約 瑟也曾 看見神 , 且與祂 面對面 談話。 

正如以 賽亞在 天光下 領導他 的人民 , 麥 
基奥大 衞亦在 天光下 領導他 的人民 。 正如 
當 時彼得 ,雅 各, 約翰, 以 基督敎 先知和 
基督 敎使徒 身份指 導早期 S 督敎敎 會的工 

作 , 斯密斐 亭約瑟 , 李海樂 , 及譚 以東等 
, 也照 基督敎 先知和 基督敎 使徒身 份指導 
耶 穌基督 的復興 敎會。 

這都 是偉大 的事實 。 福音 已經在 我們這 
個時期 復興了 ' 現在 不收代 價免費 贈送給 


全人類 。 這 是藉神 的先知 而賜給 世人的 ; 
這些 先知從 神那裏 接得祂 的啓示 ' 他們遵 
守祂 的領導 和靈感 而行事 。 

我 們邀請 所有的 人 都來分 享這偉 大的福 
音 。 我 們宣吿 這是神 的眞理 。 我們 明白保 
羅對傳 播異端 的所說 的一切 ' 我們 鄭重地 
宣 佈我們 的福音 信息。 我們 所說的 一切都 
是眞 實的。 

神 又從天 上講話 ; 祂又在 地上培 植了一 
位新 的先知 。 我 們在祂 最近 所選抨 的先知 
—,先 見' 與 啓示者 面前聚 集一起 。 我們願 
接受他 的指示 ' 全心 全意擧 手表示 我們的 
擁護和 支持。 我奉主 耶穌基 督的名 這樣懇 
切祈求 。 阿們 。 


•  31  • 


爲 什麼要 有先知 

+二使 徒議會 
黎嘉 蘭長老 


位弟兄 姊妹 • 耶穌 «督* 世聖徒 

敎會這 一次最 富有^ 性和歴 St 性 的大會 , 

就將圓 滿結束 。 我說 這是歷 史性的 , 因爲 
我們今 日在這 與擧手 支持神 爲我們 揀選的 
• 在祂的 兒子耶 督的 桁導下 ' 在這個 
世 界上執 行祂的 事工的 m 導人, 又 因爲這 
洞敎會 ' 正如 古代保 羅所說 ' 是建 造在使 
& 和先 知的根 « 上的 ' 而以主 * 督 爲房角 

石 。 ( 見以 弗所書 2  :  20 我 確賁知 道凡認 
識斯 密斐々 約瑟會 長和他 所選^ 的 副會長 
們的 ' 都會 感, 观主選 得人 。 我們 覺得很 
放心 ' 知道這 個事工 建造在 前人所 E 的根 
基上 ' 必 在這大 地上向 前滾動 ' 變 成一座 
大山 ' 充 滿天下 。 

在這 大會中 ' 人人 都對期 密約瑟 先知和 
他的繼 承者^ 揚稱 頌備至 。我 又想 起李海 
先知 在曠野 裏對他 的兒子 約瑟所 說的話 : 


主應許 被資到 埃及去 的約瑟 , 到末 世時代 
主必 將在他 的子孫 中興起 一位先 , 他的 
名 字被稱 爲約瑟 , 而 他父親 的名字 也叫約 
瑟。 (腓 二' 3 章) 祂說他 將帶來 主的話 
語。 他帶給 了我們 摩門經 ■ 敎義 和聖約 ' 
無 fil 珍珠 , 以 及其他 著作等 。 依紀 錄來看 
, 地面 上從未 有過像 神在我 們這個 時代興 
起的先 知一樣 ' 獲得了 這麼多 的眞理 。 他 
不但會 傳播神 的言語 ' 而且 也要說 服人相 
ft 已經 傳播給 他們的 話語。 

就 (象我 在傳道 時所做 的一樣 , 我知道 , 
當你們 向那些 已聽道 多年的 , 甚或 有些是 
敎士  , 談論 福音時 , 你們發 現到談 了數小 
時之久 , 他 們還是 沒有問 題可問 。 吿訴他 
們 以前從 未聽過 的事情 , 又 用他們 自己的 
經文證 寅這些 事情。 這是我 可以從 自己的 
經驗 講給你 們聽的 。 有一回 一位做 過三十 


年牧師 的人加 入敎會 。 他坐 在我辦 公室裡 
說道: 「黎 弟兄, 當 我想到 比起復 興的豐 
滿福音 , 我當 初做牧 師時所 能給人 的是多 
麼少 , 就想回 去將我 所找到 的都吿 訴他們 
。 「可 是' 」 他接 著說他 們却不 肯聽。 」 

至於我 們今日 的先知 ' 主 在祂給 約瑟的 
應 許中說 ' 他將使 人們瘦 得救恩 。 爲甚麼 
呢'? 因 爲他將 瘦得耶 穌賜給 祂使徒 們的同 
樣 權柄。 主說' 「不是 你們揀 選了我 '是 
我揀 選了你 們'' 並且分 派你們 …一 」 ( 約 
15:16)  。  「凡 你在地 上所捆 綁的, 在天 
上也 要捆綁 」 (太 16  :  19  ) 。 如果 沒有這 
個權柄 ' 世上 就沒有 任何主 認可的 耶穌基 
督敎會 。 

關於約 瑟先知 ' 主在 那個應 | 午上 又加了 
一句: 「我 要使他 在我眼 中成爲 偉大。 J 
( 排二 3  :  8 ) 世人對 這位本 福音期 的先知 


•  32  • 


無論怎 樣看待 ' 主的 應許和 宣言永 久存在 
—— 他將 在祂的 眼中成 爲偉大 。 他 出生前 

• 主 已使他 等候了 三千年 ; 像救 主接受 S 
喚一樣 ' '池 召喚他 1U 任這份 偉大的 傳道工 

作 。 雖然不 是同樣 的工作 ' 却同 樣重要 ; 

同是主 拯救祂 兒女的 偉大永 'K 救恩 計晝的 

一部分 。. 

我們 可以參 考一下 每一位 期密約 瑟先知 
的 繼承者 。 3 如 崧百翰 , 我認 爲歴 史上沒 
有記 載像他 那樣的 拓殖者 。 試看我 們在這 
些 山谷中 的享受 , 這個 大會堂 , 那 個神聖 
的聖殿 。 這個 城巿就 是他的 工作的 一部分 

, 因 爲他帶 a 先驅 者到這 個沙漠 地方, , 
把它建 設成了 一個獨 立自主 的社會 。 

你們 不 妨考! s —下 其他繼 承^ 百 翰的先 
知 。 我 的父親 常帶我 們男孩 子們到 這裏來 
, 坐了馬 車旅行 四十英 里之遠 , 所 以我們 
能熟悉 敎會的 頒袖 。 還記得 童年時 坐在這 
個大 會堂裏 , 聽伍患 福最 後一次 的演講 ( 
我想 這是他 逝世前 最後一 次演講 ) , 他吿 
訴我們 主的靈 怎麼奇 妙地領 導他指 ^他 。 
他 眞是一 生爲人 最接近 主的人 。 你 們大家 
都聽過 , 他怎 麼有一 天半夜 受到感 召起來 
• 將綁 在一棵 百年多 的橡樹 旁的馬 車移走 
的故事 。稍後 , 來了 一陣龍 捲風把 橡樹拔 
了起來 , 剛好 落在先 前牲口 和他與 他的妻 
子睡 眠的大 車所在 的地方 。 如果他 沒有聆 
聽從靈 的提示 , 可 能已喪 失了他 的生命 。 

他又吿 w 我們 , 他 從大不 列顚帶 來了一 
班先 驅者和 聖陡們 。 他們在 新奥爾 良登了 
陸 ' 他正要 上小船 去做一 些安排 時 ' 有聲 
音好似 對他說 : 「不 要乘 那隻船 , 你不要 
去 , 你的 隊伍也 不要去 。 」 於是 , 向船主 
致謝了  , 決定 留在後 面等下 一班船 。 於是 
他說 , 船剛 駛出立 即着火 , 沒有一 人得救 
。他 說, 「 如果我 沒聽主 的提示 ,此 m 我 
們 將見不 到某些 弟兄了 」 。隨 後他 開始敍 
述那 一班人 的姓名 。 


至於我 有幸認 識的其 他會長 , 正 是言之 
不盡 。 我多麼 愛郭禧 伯會長 。 是他 召喚了 

我做總 主敎的 。 我多麼 愛斯密 F. 約 瑟會長 
! 他是 我們新 任會長 的父親 。 他是我 ^識 
的一位 最偉大 的先知 。 我曾 聽他在 此大會 
堂演 講並祝 福衆人 , 也因爲 這人的 S 性力 
量我相 信那一 次在這 * 的聽 衆當中 , 找不 
到沒 有流淚 的乾眼 , 我完成 了兩個 傳道工 
作 , 進 他的辦 公室去 述職時 , 他擁 抱著我 
說' 「舊 蘭' 我們 愛你。 」 我所做 的一切 
傳 道工作 直到那 時所受 的辛勞 , 都 得到了 
酬賞 。 

我又 想到麥 奥大 衞會長 。 多年 來在敎 
會裏我 們到無 論甚麼 地方去 ,聖陡 們都說 
, 「請 向麥基 會長轉 達我們 的愛。 」 甚至 
兒童們 也會寫 出他們 的心^ • 要我 帶給^ 
&會長 。 多麼 偉大的 ^袖 ! 

我曾 聽得一 則故事 ' 講到 敏年前 一個從 

東方到 這裏來 的商人 , 他與 its 會的 秘書^ 
話 時說, 「你知 道我在 這裏時 ,最^ 望做 
甚 麼嗎? 秘書問 「是 甚麼? 」那 人說, 「 
我要見 一個人 , 就是 * 門敎 會會長 , 麥《 
奥大衞 。 」 秘書說 , 「 好吧 , 我想 我可以 
安 排的。 」 他果然 辦到了  。 麥 《會 長與這 
位 商人談 了 約一小 時之久 。 這位商 人從敎 
會辦公 室出來 , 走下 台階時 , 他轉向 秘書 
說, 「如 果有 人要我 提出我 一生所 遇見過 
的 ' 在我對 g 界救瞼 主的^ 價方面 , 瞭解 
最眞切 的入, 我就會 提出這 個人。 」 他在 
敎會 內外都 受人愛 戴擁, s  。 

各位弟 兄姊妹 ' 我 們在這 k 有一 位出. 自 
聖 先知們 第的弟 w  ' 他一 生忠, 城爲 敎會服 
務 。 而 且可能 從斯密 約 sst 知的時 代到现 

在 • 在 解釋福 wBJHUiig 的 著作他 比任何 

人更多 。 我確 K 知道 主很快 樂奮到 我們今 
天在這 裏一致 表決支 持他。 

我們 今日的 人-會 , 照我 的想法 ' 是 w 它 
的 主題而 出泶: 「爲^ 麼蓥有 先知? 」。 


我們爲 甚麼要 有先知 ? 我 X 想起昨 日彼得 

生弟 兄所 提的那 節經文 ; 在那 節經文 II 主 
籍阿 * 司先 知說' I 主 耶和華 若不將 奥化. 
伊 示他的 僕人衆 先知' 弑一無 所行。 J( 

1^3  ,  7  ) 那是 甚麼. g: 思?  ^思是 這樣的 : 

沒有 眞赏相 信神^ 經 典的人 ' 不^ 先知的 
龃導 , 能夠找 到神的 眞理的 。 因爲我 
們紀 錄上 沒有無 先知而 能成& 的敎 會或無 
先知 而能推 行 的運動 。 

於 是我又 想起救 t 站著 W 蜆耶路 撒冷時 

所說 的邯一 段話' * 說: 「耶 路撒 冷阿' 

耶铬 撒冷阿 ' 你常殺 害先知 ' X 用 6 頭打 
死那^ 差 到你這 》 來的人 。 我多 次願. & 

你 的兒女 ' 好像 母雜把 小雜. 聚 * 在^ 

膀 DS 下 , 只是你 們不願 。 翁哪, 你們的 
家成 爲荒場 ' W 給你們 。 我 你們 ' 從 

今以後 • 你 們不得 再見我 • a 等到 你們說 

' 華主 名來的 • 是 ife;' 稱頌的 。 」 (太 23 
: 37—39  ) 

奉 主的名 而來的 ' 自然 就是砷 的先知 。 

救 爲約翰 作,, 《  : 約 WflJ! 差 在 全盛時 
代 • 來爲祂 ffiWii 逍路 。 他 &  ' 凡婦 人所^ 
的 先知中 ' 沒有 • 個人過 Wiit 約^  - 於是 
我 又想起 fe 對瑪拉 >A5fe 知所說 ttJS  '  *.3£ 

我要差 逍我的 使«  '  fcftstiia'mtiiiiaiK 
; 你們所 ^求的 t ' 必 忽然進 、他 。 

「* 來. 的. 日 f  '     能常得 &呢? …一 N 
爲 他如煉 fe 之 、的火 •  4uffi 布之 KffM  。 
」 ( 1-J  ) 

這 ^然不 atfi*'>i;  降 K,'; '  l^W/A- 
時祂 沒有忽 然進 人他 f)»  • ,、 、都 當得起 

他第 -次 來的 曰 { ; 祂沒 ii  \!m  Mmi r 
布 匠 sp 麼用火 mk 来 <■;;  t*  ;  m « 們 從 if* 

的經钟 知 , 到^ »時 代祂 來臨時 , 邪 
惡 的入將 人^ 喊 叫 ' 〔 ,K 巌石〗 倒 在我們 

-l:  m  , 把狭 們鹹 起來 , 據避坐 者約 


•  33  - 


. 面 目」。 . (見啓 6  :  16) 。照 我的. ^法 ' 
我以爲 那位先 知乃是 斯密約 瑟先知 ; 他被 
差 遗 來 準備祂 的來臨 ' 做 主手中 的工具 ' 
從事祂 偉大 的末世 工作 。 

^ 了經 文之後 ' 我 就是不 能明白 要是沒 
有先 知的話 ' 古代先 知宣稱 神在今 日要完 
成 的亊工 怎能完 成呢。 使徒 保羅曾 說主已 
把, 池的旨 .1; 的 奥秘向 他顯示 。 (見弗 1  :  9 
) 那 是很要 緊的。 f 在日期 滿足的 時候' 
使 天上地 上一切 所有的 ' 都在 S 督 裏面同 
歸於一 」 (弗 1  :  10) 我們 爲全世 界唯一 
有 計畫. 能實行 和完成 ' 主向 使陡保 羅所顯 
示 的宣言 的敎會 。 若 沒有祂 在我們 這時代 
所 興起的 衆先知 ' 我們 亦將無 能爲力 。 

我想 起了使 徒彼得 對那些 殺害基 督的人 
所 說的話 ' 他對 他們說 ' 「主 也必 差遣所 
豫定給 你們的 基督耶 穌降臨 。 天 必诏他 ' 
等到萬 物復興 的時候 , 就是 神從創 世以來 
'藉著 聖先知 的口所 說的。 」(徒3:20 
-21  ) ,要是 沒有一 位先知 來接受 那些聖 
先 知們所 帶來的 , 萬物 怎能復 興呢? 我們 
證實 這巳由 福音的 復興而 完成了  。 

我又' 想起 了瑪& * 所說的 ; 他說 : 

「耶 和華大 而可畏 之日未 到以前 , 我必 
差 逍先知 以利亞 ( 即 以來加 ) 到你 們那裏 

去。 

「 他必 使父親 的心轉 向兒女 , 兒 女的心 
轉 向父親 , 免得 我來咒 詛遍地 。 」 (瑪 4 

: 5—6  )  c 

若 無以來 加來臨 , 後果將 如何呢 ?除非 
主的工 作有一 位先知 《前 帶領著 , 不然他 
要到, t 那 * 去呢 ? 我們, 澄實 以 求加 已經來 
過了  , 他已 經將他 福音期 的铕權 交下了  。 

我 又想起 主藉以 賽亞所 說的話 , 他說 : 

「因爲 這百姓 親近我 ' 用嘴 ytt. 敬我 , 
心却 遠離我 ' 他們 敬畏我 ' 不過是 拟受人 


的吩咐 。 

「所以 我在這 百姓' 中 要行奇 妙的事 , 就 
是奇 妙又奇 妙的事 。 他們智 慧人的 智:^  , 
必 然消滅 ' 聰明人 的聰明 ' 必然 隨.藏 。 」 

( 賽 29  :  13—14  ) 

我,; 2. 爲本敎 會就是 以賽亞 * 見的 奇妙又 
奇妙 的工作 。 但如果 沒有一 位先知 接受主 
的旨意 , V 怎能成 爲這奇 妙的敎 會呢? 誠 
如阿摩 司所說 , 「主 耶和華 若不將 奥秘指 
示他 的僕人 衆先知 , 就一 無所行 。 」 (摩 
3:7) 

我又 想起但 以理爲 尼布甲 尼擻詳 解夢的 
經過 ; 你們當 還記得 , 尼布 甲尼撒 把他的 
夢給 忘記了  , 他召 ^了占 卜者 , 哲士們 , 
和星 相家等 , 爲他 解決這 個問題 ,'但 沒有 
一個人 能說出 他的夢 。於是 他就派 人去傳 
喚 但以理 ; 但以 理來了  , 就 這麼說 , 「  ••• 
…只有 一位在 $,上 的神 , 能 顯明奥 秘的事 
, 他已將 日後必 有的事 , 指 示尼布 甲尼撒 
王 。 你 的夢和 你在牀 上腦中 的異象 是這樣 
。J (但 2  :  28) 然 後他講 述直到 這末世 
時代 這世上 的各國 的興衰 。 在這時 代天上 
的神要 建立一 個永不 敗壞也 不歸别 國的國 
度 , 反 而會像 在山上 非人手 鑿出的 一塊石 
頭那麼 , 從山 而出直 滾下來 , 直到 最後變 
成一 * 大山 , 充滿 天下。 

我 問你們 , 爲 甚麼要 有先知 ? 如 果沒有 
一位先 知藉以 發展' 她 的工作 和顯示 祂的心 
志 及旨意 , 天 上的神 麼能 夠發動 這麼樣 
的工程 ? 

還有 , 我在 南部諸 州傳道 部担任 會長時 
, 一晚 有一位 我們在 佛羅里 達州的 傳敎士 
宣讀 了那一 段經文 。散會 後我立 在門口  , 
來了 一個人 , 他 自稱是 講福音 的牧師 。 他 
說, 「你 們並 不是要 我們相 信摩門 敎會就 
是那 個國) it' 是嗎? 」我 就說, 「先 生, 
是的, 爲 甚麼不 是呢? 」 他說, 「這 是不 


可 能的。 j 我說' 「爲甚 麼不可 能呢?  J 
他^  •  「 是 這樣的 , 國 ffi 不能 沒有國 ; 
而 我們沒 有國王 ' 所以就 沒有國 可言。 
」 我就說 ' 「喔' 我 的朋友 ' 你經 文還沒 
有, irt 夠 。 試 M 但以理 書第七 章 ; 你就會 知 
道. 「但 以理 曾肴見 一位像 人子的 ' 駕著天 
31 而來 ' 得 了權柄 ' 榮耀 ' 國度 ' 使各方 
各國 各跌的 人都事 奉他。 」(但7:13, 
14) 

於 是我對 那位牧 師說, 「我的 朋友, 若 

沒有 爲他預 備了國 i'i  , 他在 天雲裏 下降時 
怎麼能 有國度 給他呢 ? 那 就是這 個敎會 , 
就是準 擗 ' 就 是所有 聖先知 口中所 說的一 
切 事物的 復興。 」 此後我 又說, 「或 者你 
想知道 那個國 i《 後來又 怎樣呢 。 如 果你將 
第 七章再 向前^ 多^ 一^  , 你就會 見到但 

以理說 ' 「然而 至高者 的聖民 , 必要 〔 ,k 

遠〕 得國^ 受 。 」 (但 7  :  18) ( 譯,; |: : 
〔 永遠〕 二 字爲英 文欽定 本所有 ) 好像這 
還不 夠長久 ' 但以理 又加上 「永 永遠 遠」。 

至高之 神的聖 徒們正 出席這 個大會 , 有 
一個應 許是準 備給你 們的, 如果你 們配稱 
, 就有國 度會賜 給你們 。 所 以我對 你們說 
' 在這個 世界上 , 沒 有比協 助推進 這個莊 

m , 奇妙又 奇妙的 事工直 到充滿 天下, 更 
能給 你帶來 更多永 w 的快樂 。 

對於 神聖諭 其他要 在今天 做的事 , 以及 
沒有 神的先 知就一 無所行 , 再 講下去 • 我 
可 以講一 個鐘頭 : 所以 我站在 這裏捉 出我 
的見 ^  ,  is 明本敎 會一向 & 現在都 是由活 
著 的先知 帶領的 。 我 全心全 意支持 我們的 
新先知 ,先 見, 和啓 示者與 他的副 會長們 
。 我 求神祝 福他們 , 並祝福 全世界 錫安的 
聖徒 , 使 他們在 這個以 神爲首 ' 並 由先知 
指 導的末 k 運動 中能 配稱接 受這偉 大的丕 
業 。 我奉 主耶穌 s 督 的名這 麼禱吿 , 祈求 
神祝福 你們所 有的人 。 阿們 。 


•  34  • 


平安 之關鍵 

十二使 徒議會 
羅 慕義墨 林長老 


^^年 秋天 ' 我曾 d 問了 三個 傳道部 
' ^問 將結束 時我面 談了約 四百名 傳敎士 
' 當時 一位傳 敎士冷 不防的 讓我矮 了半截 
; 我 問他有 無其他 意見或 詢問時 , 他說 : 
「到底 跟總會 當局的 人面談 有什麼 了不起 
的? 」 

遲 疑一下 , 我 才答道 : 「你是 指甚麼 ? 

J 

他 這麼回 答說, 「大 多數 傳敎士 都切望 
與總會 當局人 員晤談 ; 面 談之後 , 他們又 

要講 個不停 。 我不 JS 爲那有 什麼了 不起的 

。 J 

恢復了 鎮靜後 , 我 對他說 *  「或 許你可 
以 答覆這 個問題 : 爲 甚麼兩 個人並 肩坐在 
會 堂裏參 加大會 ' 臨 走時一 個人對 >j  一個 
說, 「這 是我 們所參 加過的 最佳的 大會不 
是嗎? 我激動 極了。 」'/;一(固人却回答說 
, 「我不 認爲這 有什麼 神奇的 。依 我看來 
還 不是老 生常談 。 」 

今晨五 點鐘我 醒來時 ' 以 下的這 些話一 
直 在我心 中盤旋 : 

「我' 尼腓, 現在 不能把 所有那 些在我 
人民 中敎導 的事都 寫出來 ; 我所寫 的也不 
如我 所講的 有力; 因 爲當一 個人藉 著聖靈 
的力量 講話時 '聖靈 把他的 話帶進 人類兒 


女 的心中 。 」 ( 啡二 33  :   1  ) 

我 今日的 信息絕 不複雜 , 倒是又 淸楚又 
簡單 。 我把它 題名爲 「平 安之關 。它的 
重要性 至高而 且至大 。 然而 , 除非 講者和 
聽者都 能憑聖 靈的力 量行事 , 恐又將 ttl 爲 
老 生常談 。 我曾禁 食祈求 , 使我們 能獲得 
靈性 和力量 。 我現在 請你們 和我一 起默禱 

, 禱 文如下 : 神 ' 我們 的天父 , 求 称使我 
們能憑 聖靈的 力量講 , 及憑 聖靈的 力量聽 

, 奉耶穌 基督的 名祈求 。 阿們 。 

我現 在引述 一位最 近加入 本敎會 的人所 
說 的來表 達我所 要講的 。 

她說 , 「我曾 去過很 多敎會 , 但 仍覺得 
虚空 ; 不過我 始終覺 得宗敎 對我來 說好像 
很重要 。 我多年 找尋答 案不得 要領後 , 就 
停了 三年不 上敎堂 , 甚麼敎 會我都 沒參加 
。 然 而我仍 舊祈禱 ; 我仍舊 巴望著 那我不 
知道 的東西 。 

忽而 有一個 星期四 午餐時 , 聽到 有人叩 
門 , 來的原 來是兩 位快樂 的靑, ; 他們說 
是『 耶穌 基督末 世聖徒 敎會』 的 傳敎士  , 
有重 要的信 息要傳 給我們 。 他們第 二次來 
了以後 , 我就 知道這 正是我 一生尋 求的東 
西 ° 

她繼 續著說 , 「給我 印象最 深刻的 , 乃 


是我所 瘦得的 新而神 奇的^ 識 , 使 我知道 
我們的 神是一 位活神 。 現在 我知道 我的神 
是怎 麼樣的 。 斯密約 S 曾看 見過祂 , * 像 
我 們一樣 有骨肉 的身體 。 對 我來說 這是很 
奇妙的 , 因 爲以前 我以爲 神是靈 , 到處漂 
浮不定 。 現 在我知 道神是 眞有的 , 是一個 
人不 是東西 ; 我 一直胡 亂幻想 , 現 在得到 
答案了  ( 千禧星 Millennial  Star  1960 年 
六月號 ') 。 

在她新 發現了 眞而且 活的神 之後, 這位 
謙卑的 婦女找 到了思 想正確 的人所 尋找的 
東西 : 她找到 了平安 的要鍵 , 那就 是人們 
內心和 靈性上 的平安 , S 人 間和& 國家間 
的和平 與親睦 。 

這位 新敎友 的經驗 , 正可 以說明 這種對 
神的 S 識 , 能 使個人 內心得 到平安 。 如果 
足 夠的人 都能內 心平安 , 則自 然而然 • 人 
與人 , 國 與國之 間能和 平共處 。 

認識 了眞而 活的神 , 如何 能使人 們和平 
共處 '在 約瑟斐 斯著的 「古 訓」 (Antiqui- 
ties of  the  Jews) 序文內 ' 該書 的作者 
曾有 很動人 的敍述 , 現在 把它引 述如下 , 
他說 : 

「凡 要保持 自己行 爲良好 並爲人 頒布法 
令的人 , 萁首要 的條件 , 須 思索神 的本性 


•  35  • 


並須. 跟從 這個本 性爲人 : 這 是摩西 所認爲 
極度 需要的 ° 要 是沒有 這一層 的深思 ' 就 
是 * 西自 己也不 能心: t 正確 ' 他所 寫的一 
切亦不 能提高 澳 者 的德性 ° 如非他 苣先敎 
導他們 ' 神 是天父 ' 是一 切事物 的主宰 ; 
凡跟從 祂的, 祂祝福 他們' 使 他們生 活快樂 

' 凡爲人 不顧正 義的' 定' 孤8 入悲 慘的境 
地。 〔約 瑟斐斯 繼綾著 說'〕 「摩 西立法 
時 , 他並 不是照 其他立 法者那 麼敎的 ; 我 
意 思是說 ' 不是用 人與人 之間的 契約及 
其 他瑭式 ; 却 是敎他 們把心 歸向神 ' 敬神 
及祂創 造世界 的功蹟 ' 並開 導他們 人是神 
在 地上所 創造的 最優秀 的生命 °  〔 約瑟斐 
斯下結 論說' 〕 他在 宗敎方 面說服 了他們 

• 在其 他方面 也就容 易說服 他們了  。 他向 
他們說 明神具 有完美 的德性 ; 他以 爲人們 
亦應當 努力追 求這樣 的德性 ^TheWork 
-s  of  Josephus,  pp.  38 一 39  ) 

的確 ' 事 實確是 這樣的 。 人們正 確明白 
了並 對眞寅 而且活 著的神 有信心 ' 他們就 
會 盡力發 展他們 內在. 的祂的 德性 。 祂成了 
他們生 活' 中的指 導朋星 ; 他 們最高 的願望 
就 是要與 祂一樣 。 只要 他們努 力上進 , 「 
…… 要完全 ' 像〔 他們〕 的 天父完 全一樣 
」 (太 5  :  48  ) , 他 們就的 確成了 祂神性 
钧分享 者。 如此做 、他 們在信 心在知 識以外 
又加上 了節制 ' 忍耐 , 虔敬 , 弟 兄親情 , 
相愛, 博愛, 這些都 是能在 眞而活 著的神 

裡得 以完美 的德性 。 這些德 性從他 們的心 
底下 把自私 ,貪 婪, 色情, 憎恨 , 爭吵和 
戰爭 都驅除 了出去 。快 樂, 知足, 喜樂, 
與和平 自然接 踵而來 。 

今 日 全世界 和平的 指導原 則可以 說就是 
「回 歸到神 那裏去 」 。全世 界思想 正確的 
人 ' 都大 聲疾呼 ' 「 我們須 轉向神 , 才有 
和平 」 。 我們 所以不 能平安 , 並不 是沒有 
補救 的辦法 ' 乃是因 爲不認 識那位 我們必 
須问到 祂那裏 去的神 。 

可 是轉向 假神却 不能帶 來平安 。 轉向神 


話中的 , 異 敎的神 ' 彫刻 的偶像 , 或俗世 
聰明 人釗造 的形而 上的神 , 祇能增 加些自 
私' 貪婪' 及色慾 ' 且增强 了爭辯 , 衝突 
• 紛爭等 。 如要找 到平安 ' 人們所 必須做 
的 , 是去 發現和 蓽仿那 位眞而 活的神 , 就 
是那 位最近 歸信的 敎友找 到的神 。 

這個世 代最大 的需要 , 也 是各世 代從來 
听 需要的 , 就是 去找到 祂和 跟從祂 。 

要 獲得個 人內心 的平安 , 或是世 上各國 
家 的和平 ' 關鍵 在於對 的認識 , 這 也是得 
獲死 後永生 的鎖鐮 。 因爲認 識神是 這麼重 
要 • 所以歷 代以來 , 祂曾多 次向人 們顯現 
。 因此 如果人 們仍不 認識祂 , 那就 無話可 
說, 咎由 自取。 

在創 世記最 先的第 一章裏 , 摩西 曾很淸 
楚 用這麼 簡單的 詞句說 : 

「神就 照著自 己的形 像造人 , 乃 是照著 
他的 形像造 男造女 ' 」 (創 1  :  27) 

有信 心的人 自能明 白這句 絕不含 糊的話 
。摩 西這麼 把神與 人放在 同一個 模型裏 , 

並 不是根 據推測 。 是 他自己 知道了 才講的 
。仗著 全能者 的力量 , 他 「被 提起 進入一 

座極高 的山上 。 在 那裏他 「 面 對面地 * 見 

神 • 他與 神講話 …… 

「神 對摩 西講話 ,說: * 啊, 我 是主神 

全能者 …… 

「#啊 , 你是我 的兒子 …一 。 

「摩 西' 我兒' 我有一 件事工 給你作 ; 
你 跟我的 獨生子 相像; 並且 我的獨 生子乃 
是 而且將 是救主 …… 」 ( 摩西書 1  :  1  一 4  ' 
«) 

的父和 * 的 獨生子 ' 以及人 類與祂 們 
的相似 和與祂 們 的關係 的敎^ ' 這 一段淸 
楚而肯 定的知 識是在 ^西頌 以色列 人出埃 
及 時神給 摩西的 。 這 個啓示 在當時 是必要 
的 ' 因 爲以色 列人在 埃及爲 W 期間 ' 他們 
對 神的, S 識已經 敗壞了  ° 


然而這 不 是第一 個這樣 的啓示 。 在 lit 
界剛釗 ^時 ' 亞當被 逐出伊 後 ' 爲了 
间答他 '的 禱吿 , 「聽到 朝向伊 匈圃 的方向 
來的 主的^ 眘 」 , 吩咐他 要獻祭 。 他就照 
著去做 ' 《 此主的 天使去 * 他 , 並 敎導他 

。 r 在那天 '聖& 降在」 他 身上' 爲父和 
子 作見, is  。 ( 參閱^ 西書 5  :  9  ) 

關於這 位眞而 活的神 , 亞 當亦同 ^西一 
樣 , 受到 淸楚而 且特殊 的敎導 。 主 對他說 
' 「 …… 你與我 一致' 是神的 一個兒 子… 

…。 」 ( 摩西書 6  :  68) 

亞當與 夏娃將 這一切 事都吿 ^了 他們的 
兒女 , 「撒但 來到他 們中間 , 說 : 不要相 
信 ; 他們愛 撒但甚 於愛神 。 」 ( * 西書 5 
: 13) 

神 對摩西 的啓示 旣不是 第一個 , 亦不是 
最後 的一個 。 耶 穌基督 , 神 靈體方 面的長 
子 , 在 全盛時 代到這 大地來 , 成爲 神肉身 
方面的 獨生子 。 祂所 以要降 生俗世 爲人的 
目 的之一 , 乃 是要將 祂自己 與祂的 父親向 
人顯示 。 這是祂 絕不猶 « 而做的 。 保羅十 i 
得這些 , 所以他 說耶穌 是 「神 本體 的眞像 

J  。 (來 1  :  3  ) 耶穌凱 旋式 似的進 耶路撒 
冷時, 有些 人問, 「這 人子是 呢? 」 耶 
穌說 , 「信 我的不 是信我 , 乃是信 那差我 
來的 。 人 着見我 ' 就是 * 見那差 我來的 。 

」 ( 約 12:  34'  44'  45) 在 樓上室 內腓力 
問 主說, 「求 主將父 顯給我 們肴, …一 。 
耶穌 對他說 , …… 看 見了我 ' 就是 * 見了 
父 …… <= J  ( 約": 8,9) 

在 使徒敎 會時代 ,、這 些敎訓 很淸楚 , 足 
能使 人們信 服耶穌 的降臨 , 就是當 時曾向 
亞當 與曾向 * 西顯現 的眞而 且活的 同一位 
神 的顯示 。 

但在 全盛時 代的人 , 與現 在的人 有些少 
不同 , 與在亞 當和^ 西時 代的人 , 亦不相 
同 。 他們愛 撒但甚 於愛神 ; 撒但到 了他們 
當中 , 用他 1ft 敎的 哲學和 其他饺 辯伎倆 , 
敎他們 「 不要信 」 , 他們 就不信 。 到了公 


36 


元 325 年' 那 個叛敎 的敎會 ' 在瞭 解眞而 
且活的 神方面 ' 已陷入 了極& ^亂 ' 有尼 
斯信條 可,; 3  。 在這可 怕的^ 喑中人 們迷失 

投 索 到十 九世紀 爲止。 主 「知 道災 w 、'將 來 
到 大地的 民身上 」 '^於 人類如 不瞭解 

和 信從眞 H 而活 著的神 ' 也 就無法 「尋求 

主 ' 以 建立祂 的正義 」 ' 因 此祂出 於無限 
的慈^  '      己 fffli 向人 類顯現 。 

」E 如 以前祂 曾揀選 了亞當 ' ^西 ' 耶穌 

' 及其 他的人 ' 向他 們顯現 ' 現在 ' 在這 
個福 音期他 揀選了 期密約 s  。 神召 喚他時 

' 對世 人來說 ' 約: g 還是 一個^ ^無 的 
靑年。 但在對 神來說 , 他並不 是!! 生人 : 
在天上 時他已 蒙主揀 選並蒙 《 派爲 偉大的 
先知 ' 扒 任未' 世 的復興 工作。 

一八二 〇 年春' 這 位少年 先知從 聖林裏 
出來時 ' 他 確實^ 識這位 眞而且 活的神 , 


因 爲他曾 肴見這 位神與 祂的 愛子耶 穌基督 
, 並且與 祂們^ 話 。 

他與 亞當和 西一 樣確實 知道這 些天上 
的人物 ' 像人 類一樣 有骨肉 的身體 , 人類 
確是 神照' 池自己 的形像 創造的 。 

二十 四年後 斯密約 瑟用自 己的血 印證了 
他對 眞而且 活的神 的見證 。 

在這短 期間內 , 斯 密約瑟 得到了 天上賦 
予的神 的聖職 , 因 此就在 神性的 指示下 , 
他建立 了耶穌 « 督 末世聖 徒敎會 。 這個敎 
會 , 藉 著他又 重新得 到神聖 使命向 全世界 
各處毎 一個人 宣講這 個眞而 且活的 神的福 
音 。 ( 見敎約 68  :  8  ;  112  :  28 這 是耶穌 
基督末 世聖陡 敎會的 使命; 我們 IE 全力以 
赴。 

我親愛 的弟兄 姊妹們 , 不 論是敎 友或非 


敎友 ' 這是我 的義務 也是我 的榮幸 爲眞實 
而 活著的 神作證 ° 因 此凡聽 得到我 的聲音 
的 ' 我要向 你們見 It  : 我知道 ' 我 要你們 
注!; 的 ' 神爲 自己所 作的這 些顯現 ' 都是 
眞的 。 我也 要作證 : 毎一位 接受祂 並努力 
建 立祂的 正義的 , 必 能獲得 我們歸 信敎友 
所說 的率安 ' 並且一 旦有充 分的人 認識' 池 
之後 ' 他們對 神的知 識以& 信心會 使他們 
產 生變化 ' 不但 能使內 心平安 ' 且 能給這 
紛亂的 世界帶 來和平 。 因爲 認識與 ff 奉眞 
而且 活的神 ' 乃是獲 得個人 平安及 各個國 
家和平 的鎖鑰 。 如 果不願 這樣求 取和平 ° 
結 果定必 遭遇更 多戰鬥 和紛爭 ' 最 後逃不 
了先知 所預言 的毀滅 。 願神祝 福我們 ; 給 
我們 由尋求 眞而且 活的神 ' 而選 擇和平 。 
我奉耶 穌基督 的名謙 卑祈禱 。阿 們。 


•  37  - 


你們 今日就 要選擇 

總會祝 福敎長 
期 密愛德 


"7 天 早晨蒙 各位表 決支持 ' 使我非 
常感激 , 現在 我要向 各位表 示我深 刻的謝 
意 。 我要祈 求天父 的幫助 , 使我勝 任這個 
任務 。 對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和其他 總會當 
局人員 , 包 括今日 新加入 者在內 , 我要表 
示我 衷心的 支持。 主 一直給 我們先 知和領 
袖來領 導我們 , 勸 吿我們 。 

主曾 向人類 第六代 祖先. 以 諾說, 「對這 
人民說 : 你們 今日就 要選擇 事奉造 你們的 

主 神。」 ( 摩西書 6  :  33) 

有 史以來 , 就需要 神的先 知們向 人民呼 
顢悔改 ' 在整個 俗世時 期都須 這麼做 , 直 
到 救主再 來統治 大地的 那一千 年爲止 。 

我 們之中 有很多 人以爲 , 如果我 們能生 
在千禧 年時期 ' 我們 一定很 容易事 奉主和 
遵 守誡命 ' 因爲 那時基 督已在 這大地 . 撒 
但已被 捆綁。 約 翰說' 「我又 #見 一位天 
使從 天降下 ' 手 裏拿著 無底坑 的鑰匙 ' 和 
一條 大鍊子 。 他捉 住那龍 ' 就 是古蛇 ' 又 
叫魔鬼 ' 也 叫撒但 ' 把 他捆绑 一千年 ' 扔 
在無 底坑裏 ' 將無底 坑關閉 ' 用 印封上 ' 
使他不 得再迷 惑列國 ' 等到 那一千 年完了 
 。 ( 啓 20  :  1—3  ) 

很多 其他經 文裏亦 有這大 地上一 千年奇 
妙又光 榮情. 形 的記載 ' 因爲 路西弗 ' 即撒 


但 ' 即 魔鬼將 受捆綁 。 

經上說 ' 他將被 「用 辣綁住 」 ' 「扔入 
無 底坑內 」 。 我看來 , 這些 都是象 徵的說 
法 。 我想不 到有甚 麼鉄金 ' 有甚麼 坑能束 
縛撒但 。 我所 知道的 ' 唯有爲 人正義 ' 才 
能捆 綁擻但 或使他 失去一 切力量 。 

在 天上所 開始的 那個戰 爭還沒 有終止 , 
須等到 毎一個 人都能 證明他 能抵抗 撒但才 
會終止 。 耶 穌基督 在曠野 受試探 時 , 也須 
要捆 綁撒但 。 因爲耶 穌基督 扪絕他 的誘惑 
,撒 但無權 力拃 制祂 。 紀錄 這麼說 : 「 就 
暫時離 開耶穌 J  。 

你 小: 絕了一 次誘惑 ' 使誘 惑不再 成爲誘 
惑 ' 也就 是到這 個程度 撒但才 無權拧 制你 
; 祇要你 不讓歩 ' 撒 但就被 束縛住 。 

例如 ' 如 果你知 道你須 交付什 一奉献 ' 
不 覺得這 是負担 , 也 沒有眞 正的誘 惑能進 
你心中 ' 那末 你已經 把撒但 捆綁了  。 對於 
遵守 智慧語 , 守貞潔 , 或福 音中任 何其他 
律 法都是 這樣的 。 如此 , 在 這些場 合撒但 
都無 力可施 。 

於 是你現 在就能 按歩就 班的捆 綁撒但 , 

不 須等待 千禧年 的來臨 。 

這個做 法首先 須以個 人爲基 礎做起 , 毎 


個人個 别進行 ; 然後一 個集團 ' 照 此推進 
, 直 至整個 大地盡 是正義 。 

千 禧年的 情形我 相信就 是這樣 進展的 。 

今日 就是我 們準備 將這榮 耀時期 帶入大 
地 的時候 ; 所以 福音已 經復興 , 一 切執行 
敎儀 的計畫 權鏑和 權柄都 已齊備 。 

然後 , 每 個人藉 他的爲 人正義 , 將撒但 
捆綁 , 人們所 說的千 禧年期 間的榮 耀情形 
, 就 能在人 間實現 。 

在這 大地上 亦曾有 過這樣 的情形 , 證明 
這 確是可 能的。 主對以 諾說, 「你 們今日 
就要選 擇事奉 造你們 的主神 」 , 他 就這麼 
做 。 他與 神同行 , 與 神講話 。 他勸 人悔改 
;很 多人跟 從他。 那時的 紀錄這 麼說: 「 
他 建立了 一座城 , 被 稱作神 聖之城 • 即錫 
安。」 ( 摩西書 7  :  19) 

「在 以諾 的時代 , 錫安的 整個時 日是三 

S 六 十五年 。 

「以 諾和所 有他的 人民與 神同行 , 而祂 
居 住在錫 安中間 ; 而 且錫安 不在了 ; 因爲 
祌把 錫安接 升上去 進入祂 自己的 懷中; 從 
那 時以後 ' 傳 出來一 句話說 : 錫安 不見了 
。 」 ( 摩西書 7  :  68-69  ) 


•  38  • 


在 * 門 經裏記 錄著類 似的一 段經文 : 基 
督復 活後, i 力問美 洲大陸 的人民 。 祂 在他們 
之間 建立祂 的敎會 和國度 ; 按照摩 門經的 
記載 '. 我 們知道 ' 他 們爲人 正義持 綾了約 

兩百 年之久 。 ( 見腓四 22  ) 當然 ' 那時因 
他們 守正義 撒但受 了束縛 。 

數 世紀以 來主不 停的指 示我們 , 吿^ 我 
們須 怎樣做 才能搁 綁撒但 , 以及接 受祂爲 
我 們準備 的祝福 。 大 會中每 一位講 者都敎 
我們 怎樣束 縛撒但 ; 因此 我將這 些講詞 推 
薦 給你們 , 你們 好閱湞 ; 不妨讀 了再^ i  ' 
把那些 敎訓做 成你們 生活的 一部分 。 . 

所以 , 以諾 的故事 , 今日 與那時 同樣適 
當同 樣合宜 ' 有 過之而 無不及 。 

他說, 「肴啊 ,撒 但來到 人之兒 女中間 
, 誘 惑他們 崇拜他 ; 於是人 們變成 爲俗慾 
的 , 肉? &的 ' 和魔 鬼似的 ' 並&從 神的面 


前 被隔離 。 

「但 是神 曾向我 們的祖 先說明 , 所有的 

人 都必須 悔改。 . 

r 祂以 祂自己 的聲音 呼喚 我們的 祖先亞 
當, 說: 我是神 ; 我 造世界 , 以及 具有血 
肉 之嫗以 前的人 。 

「並 且祂也 對他說 : 假如你 歸向我 , 聆 
聽我 的聲音 , 並 且相信 , 而 且悔改 你一切 
的罪過 , 以及 奉那充 滿恩典 和眞理 的我獨 
生子的 名在水 中受洗 , 那名 就是耶 穌基督 
, 這 是賜給 天下的 , 藉之可 使救恩 來到人 
之 兒女身 上的唯 一的名 , 則 你們將 接受聖 
靈恩賜 , 奉祂的 名祈求 一切事 , 無 論你們 

祈 求甚麼 , 都將賜 給你們 。 」 ( 摩西書 6 
: 49—52  ) 

我們必 須這樣 預備救 主再來 的道路 。 * 


的 國度必 須要建 立起來 ,準 to'ii 他 的來臨 。 

祂講 了十個 童女的 比喻; 那就象 徵著祂 
的來臨 。準 備充分 的五個 是聰明 的童女 , 
W 外五 個是愚 蠢的; 這十個 童女象 徵那些 
已經 受了洗 而接受 祂的人 , 但祇有 百分之 - 
五 十是眞 正準備 好了的 。 

如 果祂今 日就來 , 你將是 算在他 國度中 
已作 好準備 的百分 之五十 之中呢 , 或將被 
包括在 那祇作 了部分 準備的 百分之 五十中 
• 抑 或因爲 你自己 不去捆 綁撒但 . 却等待 
著 撒但將 被捆綁 的千禧 年來臨 , 因 而不能 
被計入 祂的國 度之中 ? 

你 們今日 就要選 擇事奉 造你們 的主神 。 

我 奉耶穌 基督的 名作證 , 祂的國 度確已 
在這末 世時代 , 在這 大地. 上建立 起來了  。 
阿們 。 


•  39  , 


執馭領 導權及 其責任 

期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親愛 的弟兄 姐妹們 : 

今天我 站在你 們面前 , 是 恡著謙 卑和感 
恩 的心情 。 我 感激主 的祝福 , 傾加 於我和 
我 的家人 、 於你們 、 及 祂的所 有人民 。 

我 知道我 們正在 從事主 的事工 ; 在世界 

歴史 上各個 時代中 , 主提 升世人 致力! !的 

事工。 

我們 這間敎 會及全 體敎友 , 於過 去許多 
年中 , 蒙主極 大祝福 , 有麥 基奥大 衞會長 
的靈 感領導 、 偉大的 靈性見 識及穩 定的手 
法。 現在' 當 他在世 的偉大 使命已 經完成 

' 蒙 召喚回 家去以 其他方 式服務 ' 因此主 
把 領導和 管理祂 在地上 的國度 的責任 , 交 

給 仍留在 世上的 一些人 。 

旣 然我們 知道' 「主 決不 向人類 兒女吩 
咐任 何事情 ' 除非他 要爲他 們預備 一條道 
路 ' 使 他們能 完成他 所吩咐 的事情 。 」 ( 

尼 腓一書 3  :  7) . 我們 極謙恭 的信賴 , 在 
祂的指 引和. 額導下 ' 這項 事工將 繼續發 S° 


我要說 , 沒 有人能 靠自己 的力量 領導這 
間敎會 。 這 是主耶 穌基督 的敎會 ' 祂就是 
敎 會之首 , 敎會 以祂的 名爲名 , 有 祂的聖 
職 , 掌管祂 的福 • 宣講祂 的敎義 , 和作 
祂 的搴工 。 

祂揀選 並召喚 世人爲 祂手中 的工具 ' 以 
完成 * 的目的 ; 祂領 導和指 示他們 作這工 
作 。 人只是 主手中 的工具 ' 若神的 僕人有 
所成就 , 一 切榮耀 永遠是 屬於主 。 

如果 這是人 的工作 ' 它可 能失敗 ; 但這 
是主 的事工 , 祂 永 不失敗 。 因此我 們絕對 
相信 , 如果 我們遵 守誡命 , 勇於爲 耶穌作 
見證 • 忠於祂 所信托 給我們 的事時 ' 主將 

引導 及指示 我們及 祂的敎 會在正 a 的道路 
上 , 爲的是 完成祂 所有的 目 的 。 

我 們的信 仰集中 於主耶 穌基督 ' 並藉著 
祂而相 信天父 。 我們相 信基督 , 接受, 池爲 
神之子 , 並 在洗禮 的水中 已承受 祂的名 ' 

我 們就是 祂收養 的兒女 ° 


我對 於主的 事工感 到欣慰 , 我喜 於在我 
的靈 魂深處 , 對這事 工的眞 實性和 神聖性 
有確信 。 

我全心 向你們 作見證 , 耶 穌基督 確是活 
著的 神之子 ; 我也見 證是祂 召喚先 知斯密 
約瑟 , 爲 這福音 期之首 , 在 地上再 組織神 
的 國度和 敎會; 我知 道我們 所從事 的事工 
是 眞實的 。 

當先 父斯密 F. 約瑟 蒙召喚 爲敎會 的第六 
届 會長時 , 他 曾表示 感激他 的兩位 忠誠的 
副會長 , 並決 定與他 們會商 一切有 關敎會 
的事 , 以使弟 兄們^ 主的面 前合而 爲一及 

團 結一致 。 

現在 , 我要 說我對 我的副 會長們 , 有絕 
對 的信心 。 他們是 神所揀 選的人 , 有天上 
的 靈感指 引他們 。 他 們樂享 聖靈的 恩賜和 
力量 ' 他們專 注於推 進敎會 的事工 , 並且 
祝福 我們的 父的所 有子女 , 以使主 在地上 
的事 工更趨 於完善 。 


•  40  • 


李 海樂會 長是眞 理和正 義的支 14: , 是一 
位. 眞正的 先見者 , 他有豐 富的靈 性力量 、 
見識 和智: , 他的知 識和對 敎會的 瞭解及 
其需要 , 沒有 人能比 得上他 。 

^以 東會 長是一 位有大 才幹、 具 完美的 

ffi 行和 忠於眞 ffl 的人 , 他優 於行政 工作和 
^性 事務 , iL 使他 能領導 、 忠吿和 桁示其 
正確 的方向 。 

我 所說& 李會長 和譚會 長的話 , 也都適 
合 於十二 使陡定 額組及 所有總 會領袖 。 他 
們都是 神所揀 選的人 。 我眞感 激主 提升具 
有如 此力! ^的弟 兄們 , 祂準 備他們 , 召喚 
他們 立於' 池 的敎會 中的領 導地位 。 

世上 沒有其 他工作 有如主 的事工 這般重 


要; 也 沒有任 何職位 和職? £  , 能 對我們 
父 的兒女 有這般 的深遠 影響力 。 我 祈求我 
們 共同努 力工作 • 在 主的國 度中如 眞正的 
弟 兄姐妹 ; 願我們 的努力 , 能完成 未來的 

一切重 大事工 。 

我們 生活於 這樣一 個時代 • 即各 種不同 
信仰 之人中 的愛與 和諧精 神正在 增進; 我 
們 與所有 其他敎 會的善 意的人 ' 一 同表示 
愛迤和 關心我 們的父 的所有 兒女的 俗世及 
靈 性所需 。 

我們 高興跟 任何地 方的忠 誠善意 的人合 
作 ,.改 善和推 進有關 我們的 同胞的 一切事 
情 ; 因爲我 們知道 , 所有的 人都是 神的子 
女 ' 是 人類大 家庭中 的弟兄 姐妹。 


願我們 * 恆的 天父 , 傾注 祂的祝 福於祂 
手中 的一切 事工上 ; 

並祝福 父 母 們有見 識 和靈感 以敎 導他們 
的子女 。 

更祝 福我們 的小孩 子和靑 年尋求 認識誡 
命 , 接受 其忠吿 , 及遵 守誡命 ; 

並祝 福我們 的父的 敎會中 的所有 敎職員 
和敎 -友們 , 使 他們能 在正義 中虔誠 而有效 
的 侍奉祂 ; 

更祝 福世界 各處所 有的人 , 使他 們於正 
義中 轉向祂 , 瘦 得平安 、 快 樂及生 命的目 
的 —— 我謙卑 及感恩 的祈求 , 是奉 主耶穌 
基 督的名 ' 阿們 。 


•  41  • 


光大我 們的聖 職召喚 


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親愛的 弟兄們 : 我 深深感 覺到要 

祝福 那些不 分老幼 , 正在光 大他們 聖職召 
喚的 弟兄們 ' 求主在 今生中 將祂靈 的最好 
祝福降 在他們 身上, 並保證 他們來 世永生 
的財富 。 

我 全心誠 意對那 些遵守 誡命^ . 在敎會 
夷忠誠 服務的 ' 以及 那些爲 大衆人 類追求 
進 歩的說 : 願主祝 福你們 ' 如果你 們繼續 
遵守 著眞理 和正義 ' 祂必 歡迎你 們到祂 的 
永恆國 度裏去 ' 並將 祂所給 各代先 知和聖 
徒們 的繼承 産業賜 給你們 。 

我們 知道主 已把豐 滿的聖 職賜給 我們毎 
一個人 ' 並且應 許我們 ' 如 果我們 接受這 
個聖職 ' 又光 大我們 的召喚 ' 我們 將永遠 

與祂 在一起 ' 在祂 的國 裏享受 一份永 恆的 
繼 承產業 ' 這是 多麼榮 耀的事 ! 


我們所 得到的 這«職 , 是神給 世人執 
行人 一切救 恩事務 的權力 與權柄 。 我們今 
曰 能有這 個權柄 , 是 由天上 的使者 傳給期 
密約瑟 和考得 里奥利 佛的。 

一八二 三年九 月摩羅 乃到 斯密約 瑟那裏 
去 的時候 , 他 曾這樣 對斯密 約瑟說 , 那是 
主曾向 瑪拉基 說的: 「看啊 ,在主 大而可 
畏的 日子來 到以前 ' 我要經 由先知 以來加 
的手把 聖職向 你顯示 」 。 ( 敎約 2  :  1  ) 

爲了 要準備 以來加 的來臨 及復興 印證的 
權力 , 使人類 因而獲 得豐滿 的聖職 , 一八 
二九 年五月 施洗約 翰來臨 , 並將亞 倫聖職 
賜給 約瑟和 奥利佛 。稍 後又 有彼得 , 雅各 
, 與約 翰降臨 , 將麥基 洗德聖 職給了 他們。 

一八 三六年 四月三 日以來 加先知 回到嘉 


德 蘭聖殿 ' 將 印證的 權力賜 給他們 ' 使他 
們能 使用聖 職權力 ' 他們在 地上所 束縛的 
'在天 上亦獲 得印證 。 

後來在 1841 年 ' 主向先 知啓示 ' 祇有在 

聖殿裏 , 在奉祂 的名所 建造的 「屋 宇」 裏 
I 見敎約 134 章) • 才能得 到聖職 的豐滿 

。一 八四 三年先 知說' 「如 果人要 得到神 
的豐 滿聖職 ' 他 須照耶 穌基督 獲得的 方法' 
那麼做 ' 才 能得到 ; 那就是 遵守一 切誠命 
並奉行 主的殿 裏的全 部敎儀 。 」 ( 敎會歷 
史文 卷 5 第 244 頁 ) 

讓我換 另一個 方式來 解譯: 不論 你在敎 
會裏 持有甚 麼職位 ' 也許 你是一 位使徒 ' 
也許是 一位祝 福敎長 ' 一位 大祭司 , 或任 
何其 他職位 ; 如果你 要獲得 聖職的 豐滿及 


•  42  • 


永 恆酬莨 的豐滿 , 你 必須接 受主的 殿的敎 
儀 , 你接受 了這些 敎儀後 , 門就將 爲你敞 
開 , 給你 享受人 所能得 到的任 何祝福 。 

不要 因爲在 敎會的 職位上 有人在 你之上 
, 你就 以爲不 能得到 主祝福 的豐滿 。 身爲 
長老 祇要你 能忠信 , 這些祝 福就可 印證在 
你名下 ; 一旦 得到了 這些祝 福之後 , 忠信 
不變 , 並且 遵守這 些聖約 , 你就有 了人所 
能得到 的一切 。 

沒有聖 職的豐 滿就沒 有神國 的高陞 ; 每 
一 位接受 麥基洗 德聖職 的弟兄 , 曾 起誓立 
約 必須追 求高陞 。 

按照這 個聖約 , 在人 的方面 , 他 必須光 
大 他的聖 職召喚 , 依 照神口 中所發 出的毎 
一句話 而生活 , 並遵 守誠命 。 

在主的 方面, 如 果人遵 守承諾 , 父所有 
的一切 都會賜 給他; 並且這 是一項 莊嚴而 
且重大 的應許 , 以至 於神以 誓約立 誓它必 

聰驟 。 

凡持 有亞倫 聖職的 弟兄們 , 雖還 沒有得 
到 麥基洗 德聖職 的誓約 和聖約 , 但 你們也 
有主 所給你 們的偉 大權柄 和權力 。 亞倫聖 
職是預 備聖職 , 給我們 敎育和 '訓練 , 使我 
們配 稱接受 以後. 其他的 大祝福 。 


如果你 爲執事 ' 敎師 , 及 祭司時 , 服務 
忠信 , 你 就可得 到經驗 , 並且獲 得才幹 , 
和能力 , 使 你能合 格接受 麥基洗 德聖職 , 
及光 大你的 召喚。 

亞 倫聖職 持有天 使施助 的鑰權 , 有權宣 
傳悔 改的福 音及施 行赦罪 的洗禮 。 這些都 
是很大 的祝福 , 也是 準備接 受主的 殿更大 
的祝福 —— 高陞就 出自這 些祝福 —— 不可 
缺少的 。 

我想 大家都 知道聖 職的祝 福並不 限於男 
子 ; 這 些祝福 也會傾 注在我 們的妻 子及女 
兒身上 , 也會 賜給敎 會裏所 有忠信 的婦女 
們 。 這些 優秀的 姊妹們 , 可 以藉遵 守誡命 
和爲敎 會服務 , 準備 自己接 受這些 主殿裏 
的祝福 。 主爲 祂的女 兒們也 準備了 像祂爲 
她的兒 子們所 準備的 任何靈 性的恩 賜和祝 
福 ; 因爲 在於主 ' 男也不 是無女 , 女也不 
是無男 。 

但 願上天 的祝福 ' 降在凡 持有神 聖聖職 
者 的頭上 ' 及 我們天 父的一 切兒女 們的身 
上。 弟 兄們' 你們擁 有全能 的神的 一切權 
柄 和權力 。 

對於 我們毎 一個人 ' 在這個 人世間 , 沒 
有像將 神國的 事放在 第一位 ' 或遵 守誠命 
• 或 光大聖 職召喚 ' 或前往 聖殿接 受神國 


裏的豐 滿祝福 那麼重 要的事 。 

各 位聖職 弟兄們 , 我讚莨 你們的 忠信及 
爲 倡導正 義的努 力 。 我讚寊 你們爲 主服務 
的熱心 和虔誠 , 及用聖 職的權 力祝福 人類。 

你 們所事 奉的和 爲祂服 役的神 , 決不會 
不 « 察你 們精良 的服務 。 祂 已經祝 福你們 
並將 繼糠祝 福你們 , 使你們 享受地 上美好 
的事物 ; 祂並 將爲你 們保留 豐盛的 永恆財 

富 ° 

我祈 求神不 論在俗 世和靈 性上都 祝福你 
們 , 使 你們發 逹繁盛 , 信心 , 見證 都能增 
强 ' 一 心行義 。 

我 祈求神 使你們 的家庭 充滿愛 與平安 , 
父子在 聖職上 都能以 愛心搠 手合作 , 所有 
末世 聖徒都 能有團 結合一 的精神 

至於亞 倫聖職 弟兄們 , 我 祈求神 能在他 
們爲 人生作 準備時 , 協 助他們 , 在 遇到困 
難和誘 惑時保 衞他們 ,最重 '要 的是, 使他們 
與我 們都遵 守誡命 , 能配稱 獲得聖 靈的陪 

伴。 

我求天 父使我 們在這 俗世考 驗期間 , 從 
事神的 工作時 , 能得 到平安 , 快樂 和滿足 
, 來世得 享永生 , 奉 耶穌基 督的名 。 阿們 


•  43  • 


祈 求和平 


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兄 姐妹們 , 我認爲 這眞是 美好的 
一日 , 我 們已聽 到許多 有益我 們的話 , 只 
要 我們珍 視它們 。 

現在 , 敎會 又一次 重大的 總會敎 友大會 
' 即 將閉幕 。 

我們 大家相 聚這兒 , 一致 支持新 任的總 
會 會長團 ' 並且 藉著主 的僕人 衆先知 , 接 
受主 的指導 和忠吿 。 

我 們聚集 在這裏 ' 以便領 受靈性 方面的 
美 好事物 , 感 悟唯有 主可予 的影響 , 並增 
强 信心和 見證。 

我們來 崇拜主 , 來 確定我 們對祂 的愛和 
忠誠 ; 我們來 下決心 遵守祂 的誡命 : 「 你 
要盡心 '盡能 '毒意 '和 盡力' 愛 主你的 
神; 並且你 要奉耶 穌基督 的名事 奉祂。 」 

( 敎約 59  :  5  ) 

我 感覺這 次大會 的目的 已完成 。 我們現 
在 已準備 好以多 種方式 ' 及 以更新 的獻身 
來建立 天父 的事工 。 我們決 心以我 們的力 
量和 影響力 ' 造福 神的所 有兒女 。 


現在 ' 讓 我們都 順從祂 的訓諭 ' 祂說 : 
「你 們的 光也當 這樣照 在人前 ' 叫 他們看 
見 你們的 好行爲 ' 便 將榮耀 歸給你 們在天 
上的父 。 」 (太 5  :  16) 

我留下 我的祝 福及保 S ' 神的確 與祂的 

子 民同在 ; 我們現 在所從 事的祂 的事工 ' 
必將勝 利進展 ' 直 到主的 永恆目 的完成 。 
我也祈 求天國 的祝福 ' 常與 我們及 全人類 
同在 。 

願 諸天傾 注眞理 與正義 予全世 界的人 ! 

願每 一個地 方的人 ' 都有傾 聽的耳 ' 聽 
從來自 主的僕 人的眞 理與光 明之言 ! 

願 主的目 的 , 能迅 速在毎 一國毎 一民中 
完成 ! 

我爲那 至高者 的聖徒 ' 敎 會敎友 們祈求 
' 願他 們的信 心堅强 ' 向 善的心 更加增 ' 
得在主 的面前 戰戰兢 统的努 力做成 他們的 

救. S  。 

我 爲全人 類的好 人和義 人祈求 ,願 他們 


被 領導找 尋眞理 , 支持毎 一項眞 理原則 , 
推進 自由與 公義的 偉業。 

在這困 惑混亂 的時代 ' 我 祈求全 人類得 
到眞 理之光 的引導 ' 這光照 耀著來 到世界 
的 每一個 人 ' 以使 他們獲 得智慧 ' 解決困 
惱人類 的難題 。 

我 懇求仁 慈的父 ' 傾福於 全人類 ° 祝福 
老 的少的 ' * 心的 ' 飢渴 貧窮的 ' 陷於不 
幸不 健全的 環境的 ' 及 所有需 要幫助 、 援 
助 、 扶持智 慧的人 。 給他們 唯只有 她能給 
予 的美好 , 偉大 的事務 。 

我與你 們一樣 ' 愛護 ' 關心 、 同 情全地 
上 我們的 父的子 民.' fJf 求他 們的屬 世和屬 
靈的情 形都將 好轉; 我祈求 他們能 歸於基 
督 , 學習祂 的事 ' 負起 祂的軛 ' 以 使他們 
的靈 得安息 。 因爲他 的軛是 容易的 ' 担子 
是輕的 。 ( 參閱馬 太福音 11  :  29-30  ) 

我 祈求末 世聖徒 ' 以及將 加入的 人都遵 
守神 的誠命 ' 以便過 著一種 得在今 生永世 
享平安 的生活 ° 我 謙卑感 激祈求 的一切 ' 
是奉主 耶穌基 督的名 ' 阿們 。 


•  44  • 


不動搖 的信心 


十二使 徙議會 

司道 達長老 


我  親愛 的弟兄 姊妹和 朋友們 • 我非 
常感謝 剛才演 講的鄧 弟兄介 紹了我 所要講 
的主題 。 下面 使徒雅 各所寫 的經文 就是我 
這 篇講辭 的主題 。 他說 : 

「你們 中間若 有缺少 智慧的 ' 應 當求那 
厚賜 與衆人 ' 也 不斥責 人的神 ' 主 就必賜 
給他。 

「只 要憑著 信心求 ' 一^ 不疑惑 ' 因爲 
那疑 惑的人 ' 就 像海中 的波浪 ' 被風 吹動 

翻^^  ° 

「這 樣的人 ' 不 要想從 主那裏 得甚麼 。 
「心 懷二 意的人 ' 在他一 切所行 的路上 

' 都沒 有定見 。 」 (雅 1  :  5-8  ) 

近代 先知斯 密約瑟 童年時 信心就 受到考 
驗 ° 他 看到他 的家人 受到那 時各封 立派系 
所 傳敎義 的影響 。 


剛才 所讀的 那節經 文中的 應許激 動了他 
' 叫他去 「求神 」 。 他虔 誠祈求 ' 引起了 
在這最 後的福 音期內 ' 基督 的敎會 的復興 
。 這段 經文的 適用性 不受任 何限制 。 神不 
偏待人 。 (徒 10  :  34  ) 凡虔 誠熱心 追求光 
和 眞理的 ' 都能 得到這 個應許 。 

麥基奥 大衛會 長曾說 : 信 心表現 在行爲 
上 ' 那就 是智慧 ' 在 日常生 活中使 用知識 
• 實 際行善 ; 智慧決 不是偶 然來的 \ 必須 
努力 才能得 到智慧 ' 神就 是智慧 的根源 。 
如果我 問你生 命最大 的成就 是甚麼 , 我要 
你回答 是智慧 ' 不 是知識 。 你可能 得到了 
世 界上所 有的全 部知識 ' 却缺少 了智慧 ; 
那, 像一架 ^動 力高强 失却了 平衡的 引擎。 
所以 智慧就 是善用 知識。 

在這 末世時 代神勸 吿他的 子民尋 求智慧 
: 「旣然 ^1 是 所有的 人都有 信心' 你們要 


勤奮 尋求並 互相敎 導智慧 的言語 ; 是的 , 
你們 要由最 好的書 本中尋 求智慧 的言語 ; 
藉 著研凟 並且也 藉著信 心尋求 學識。 ( 敎 
約 88  :  118  ) 若非藉 祈禱和 不動搖 的信心 
我們又 怎能獲 得有意 義的智 慧呢? 如果我 
們對 自己的 信心須 要不停 的分析 , 評値 , 
和詰 問的話 ' 試問 我們究 竟有沒 有信心 ? 
是穩定 而不勳 搖的嗎 ? 我們 是否不 計利害 
而 遵守神 的律法 ? 保守 不動搖 的信心 ' 意 
思是 在日常 生活中 應用一 項特别 的原則 。 

« 我打 個比方 : 

毎 一個痛 下決心 坊瘾君 子都同 意戒煙 。 
他周圍 都是嗜 煙的人 . 須有 堅決的 意志才 
能克 服這樣 的嗜好 。 所以他 保持著 絕對的 
意志 ' 要 達成他 的決心 。 

稍 後他想 及誘惑 ; 可 是他避 開誘惑 . 並 
不屈服 ° 他因 能遵守 自己的 承諾而 感覺滿 


•  45  • 


足 , 問題不 再存在 ° 這就 是原則 ; 他認出 
原則 ' 並能確 «照 著去做 ° 

最後他 很肯定 的說: 「那 來的 原則? 」 

他不需 要反省 ' 照 著去做 就是了 ! 

經文裏 提到很 多信心 絕不動 搖的人 ° 亞 
伯拉罕 就是其 中之一  ° 神命 令他將 他的獨 
生子作 爲祭物 獻給主 ° 亞伯 拉罕立 即準備 

, 帶 了以撒 到摩利 亞地去 , 在山上 造了一 
座祭壇 ' 就要將 他獻上 ' 但 那時來 了一位 
天使 ' 不准 他下手 , 對他說 : 「 你 不可在 
這 童子身 上下手 , 一默不 可害他 , 現在我 
知道你 是敬畏 神的了 ' 因爲 你沒有 將你的 
兒子 ' 就是 你獨生 的兒子 ' 留下 不給我 ° 

J  ( 創 22:  12) 

挪 亞先知 又是一 偁例證 : 在他 的時代 ' 
神 着見那 些人民 麼邪惡 ' 她竟 後悔祂 曾 
創 造了人 ° 經上的 記載說 ' 「惟有 挪亞在 
耶和 華眼前 蒙恩。 」 (釗 6:  8) 

因 爲挪亞 保持著 忠信' 絕 不動搖 地遵守 
神 的忠吿 ; 他 向人民 警吿將 來臨的 災難時 
. 儘管他 們的譏 諷嘲笑 ' 他 與他的 家人得 
到了 神的保 護力量 ' 是 '洪水 災難下 僅有的 
得救者 。 

使徒 彼得在 主叫他 在水上 走向祂 那裏去 
的時候 ' 動 搖了他 的信心 ° 

「只 因見 風甚大 ' 就害怕 。 將要 沉下去 
, 便喊 著說, 主啊' 救我。 

「耶 穌趕 緊伸手 拉住他 , 說 , 你 這小信 
的人哪 ' 爲甚麼 疑惑呢 ? 」 (太 14  :  30— 
3D 

正如黑 喑不能 在燈光 下存在 , 在 充滿眞 
信心的 心裏不 容許懷 疑藏身 。 

主對 於沒有 定見的 人和風 浪之間 的比較 
, 曾 感動了 很多人 。 大多數 人都見 過平靜 
的海 ; 可 是當汪 風大作 , 浪潮成 了强大 , 
倶破 壞性的 力量時 , 就造 成損失 。 我們可 
以 拿這個 例子跟 撒但的 蹂躏做 一比較 。 當 


我們沈 著且站 在主的 一邊時 ' 就不 會受到 
撒但 的影響 ; 但是如 果我們 走到另 外一邊 

, 受到 假敎義 的歪風 ' 以及人 造哲學 ' 詭 
辯等 欺騙時 , 我 們就可 能淋濕 , 沈沒 , 甚 
至淹死 在不信 眞理的 深淵中 , 主的 靈完全 
脫離 了我們 。 這些受 騙而且 沒有定 見的人 

, 由 於他們 的縱慾 , 决不能 從主那 兒得到 
甚麼 。 

那 些明知 故犯而 觸犯' 神的誠 命的人 , 必 
將受到 撒但的 蹂躏' 直到經 過誠意 的悔改 
, 放 棄罪惡 ' 及照 神的旨 意改造 了生活 ' 
他們的 靈魂才 能洗淨 ' 罪孽乃 得赦免 ° 那 
些 恢復了 信心的 ' 都作證 說, 他們 犯罪的 
曰子是 他們一 生中最 不快樂 的時期 ° 他們 
H 犯了過 錯所得 的處分 ' 堅 强了他 們的意 
志 , 叫他 們憑絕 不動搖 的信心 ' 行 走在; E 
義的 途涇上 ' 絕 不乖離 。 

今日世 人的風 氣遠離 福音的 敎訓。 如果 
讓這些 風氣繼 續下去 ' 結 果免不 了滅亡 ' 
因爲神 是輕慢 不得的 。 邪惡 的人逃 不了祂 
的審判 ; 這是祂 藉祂 的古代 及近代 先知們 
向世人 頒佈的 。 

在這 不安令 人氧餒 的時期 ' 福音 的原則 
和標準 • 遭到 與日倶 增的惡 勢力破 壞之際 ' 
父母的 和敎師 與領袖 們需要 智慧及 判斷力 
' 去應付 今日靑 年面對 的紛擾 與難題 ° 

人在早 年時就 當發展 不動搖 的信心 。 所 
羅門曾 這樣勸 戒我們 ' 他說 : 「敎 養孩童 
• 使 他走當 行的道 ' 就是到 老他也 不偏離 

。 」■ ( 箴 22  :  6  )  . 

斯密 約瑟先 知年輕 時已經 培養了 這一種 
信心 。 他全 心相信 ' 如果他 有絕不 躊躇的 
信心 , 並眞心 誠意地 想認識 眞理和 找尋到 
祌那裏 去的正 確道路 ' 主必 實踐祂 的應 言> 

許多靑 年在學 校或别 處所學 的槪念 ' 都 
與基督 福音的 敎訓不 相協調 。 他們 受到鼓 
勵自行 校索 ' 這裏去 試一試 ' 那裏 去撞一 
下 。 這個不 守正規 的方略 ' 容易使 人放蕩 


和行爲 不覊。 主 曾說, 「勤 勉地尋 求我, 
你 們就能 找到我 ; 祈求 , 你們 就得到 ; 叩 
門 , 就爲你 們開門 。 」 ( 敎約 88:  63) 

這與 跟從受 了撒但 誘惑的 那些人 的幻想 
不同 ; 與用有 害物質 作試驗 或作不 道德的 
行徑 亦不同 。 那些 信心動 搖的人 ' 由於聽 
信了 罪惡播 送者的 偽敎義 , 都被逐 出正道 
。他們 喪失了 聖靈, 他們的 心志在 黑暗中 
飄流 ; 結 局是反 叛眞理 和正義 。 我 們每個 
人 都該努 力跟從 保羅的 勸吿: 「要 &守我 
們所承 i'S 的指望 ' 不 致搖動 …一 。 」 ( 來 
10  :  23  ) 

我們 的職責 就是在 正義中 準備我 們的心 
, 遠 避罪惡 , 洗淨我 們邪惡 的心靈 , 不爲 
陰謀 人士的 花言巧 語或誘 人的騙 局所欺 , 
這種人 只會帶 領人們 走上通 往毁滅 的悲慘 
路 途上。 

人類 是否這 麼聰明 ' 這 麼貪虚 榮.' 這麼 

妄自 尊大' 竟不 需要神 性的幫 助了?  「因 
這世 界的智 慧在神 * 是愚拙 。 」 ( 林前 3 
: 19) 然而 人却自 以爲了 不起' 以 爲自給 
自足 ; 他們以 爲不需 要神的 幫助人 就可以 
生活 得很好 。 我們 須切記 , 如果神 沒有指 
示我 們守正 道爲人 , 我們 是一事 無成的 。 
聖職就 具有這 個效用 。 

人們 在各項 學識上 所瘦得 的發展 , 進歩 
, 與成 St  , 往 往使他 們忘却 了賜給 他們這 
些知識 的來源 。 人類 決不能 忘却了 神而再 
能得 到生存 。 忘記, 神就是 抛 棄神 ; 抛棄了 
神就要 遭受到 對不正 義的人 的審判 。 

無論 甚麼人 ' 不 分老少 ' 要知道 孰是孰 
非 , 或者 應當採 取怎麼 的行動 ' 唯 一的辦 
法 ' 即是 「求 那厚賜 與衆人 ' 也不 斥責人 
的神 。 」 

神 決不斥 貴任何 以信心 和祈禱 ' 熱切 ' 
謙卑地 尋求祂 賜與智 慧和指 ^的人 。 祂歡 

迎這 樣的人 。 祂 是我們 的天父 。 祇 要我們 
肯求 和聽祂 , 祂 願意幫 助我們 ; 但 祈求時 


•  46  • 


我們的 靈性和 瑭度必 須正確 , 才能 得到垂 
聽 。 相信 神能給 我們靈 性平安 , 並 得確信 
神是 我們永 W 的父 , 我 們可以 藉祈禱 , 到 

'吔 面前氇 得安! # 與指導 。 

主題經 文中最 後一節 , 說 明了信 心容易 
動搖 的人是 什樣子 。 「心 懐二. g 的人 , 在 
他一 切的所 行路上 , 都沒 有定見 。 」 (雅 
1:8) 主曾向 我們桁 出我們 IVf 應採 取的路 
途 , 使我們 得以避 免成爲 心懷二 .H 和' 不穩 
定 的人。 祂說: 「一 個人不 能事奉 兩個主 
, 不是 惡這個 愛那個 , 就是 重這個 輕那個 
; 你們 不能又 事奉神 • 又事 奉瑪門 。 」 ( 
太 6  :  24) 

如果 我們缺 少智慧 , 並持 著絕不 動搖的 
信心 祈求和 眼睛專 注於神 的榮耀 , 則我們 

整個身 體將充 滿光明 ; 那充 滿光明 的身體 
就理 解一切 。 ( 見敎約 88  :  67  ) 低 於這些 

的都不 足爲道 。 

神 並沒有 讓我們 單獨抵 抗邪惡 的力量 。 
祂 已爲我 們訂定 了晚離 撒但^ 制 的策略 ° 
藉 著救主 的犧牲 ' 我們豈 不需要 * 在天父 
與 我們之 間調停 ' 幫助 我們獲 得救恩 ; 高 
陞與 榮耀? 

祂 曾說' 「我 就是道 路,' 眞理' 生命。 
若不 藉著我 ' 沒有人 能到父 那裏去 °  J  ( 
約 14  :  6  ) 

我 願作證 , 確沒有 其他道 路能引 我們進 


神的國 , W 爲救 主曾說 •  「你 們要 先求他 
的國 , 和祂的 , 這 些東, 西 都要加 給你們 

= 」 (太 6  :  33  ) 

使 彼得 * 曾給我 們很明 TP 的勸^  , 他 

說  - 

「所 以你們 要自卑 , 服在 神大能 的手下 
, 到 了時候 祂必叫 你們升 r/5  。 

「  ft 要,; 'S 守 , » 醒 , 因 爲你們 的仇敵 I® 
鬼., 如 同吼叫 的獅子 • 遍地游 行 , 尋找可 
吞 喫的人 。 

「你 們要 用堅固 的信心 抵檔 他。 」 ( 彼 
前 5  :  6  ,  8  ,  9  ) 

在這動 S 不安 , 惡貫滿 S 的世界 , 遵守 
基督 的福音 爲唯一 安全途 S  。 我們 之中的 
確有 一羣人 S 見不一 , 沒 有定見 ; 對他們 
而言 沒有一 件事是 合理的 。 太多人 吵嚷著 
將 約櫃把 持穩定 。 

斯密 約瑟先 知和他 的弟弟 海崙用 他們一 
生的血 , 印, 澄 了他們 對神未 世事工 眞實性 
的 見^; 這件 大事應 験了使 徒保羅 對希伯 
來 聖陡們 所說的 一番話 , 經文裏 這麼說 : 

「凡 有遺命 ' 必須等 到留遺 命的人 死了。 

「因爲 人死了 ' 遺命纔 有效力 ' 若留遺 
命 的尙在 , 那遺 命還有 用處麼 ?」 (來 9 
: 16—17  ) 

我謙 卑勉勵 聽講者 , 懇切 要知道 神旨意 


的人 , 你們都 會學習 祂兒子 耶穌基 督的福 
音計畫 。 須祈求 , 一試雅 各的應 許如何 。' 
我向你 們保證 , 神 必不會 不答復 你們的 。 
聖 S 的溫 暖必 進人你 們的暹 魂深處 , 使你 
們內 心平安 和滿足 。 

我再復 述一下 使徒雅 各的話 : 

「你們 中間若 有缺少 智慧的 , 應 當求那 
厚賜與 衆人, 也不斥 If 人的神 • 主 就必賜 
給他。 

「只 要憑著 信心求 ' 一勲 不疑惑 ' 因爲 
疑 感的人 , 就 像海中 的波浪 , 被虱 吹動翻 
騰 ° 

「這 樣的人 , 不要 想從主 那裏得 甚麼。 

「心 懐二 意的人 , 在他一 切所行 的路上 
' 都沒 有定見 。 」 (雅 1  :  5-8) 

我 的弟兄 姊妹們 , 我謙卑 祈求神 , 使我 
們 對所受 的委託 , 都能忠 信眞誠 去履行 , 
且 爲人遵 守誡命 。 我 知道耶 穌基督 末世聖 
徒 敎會是 眞實的 。 我知道 福眘是 眞實的 。 
我 知道福 音是神 執行救 恩計晝 的力量 。 我 
知 道今日 神領導 著我們 ; 本 敎會邀 請各代 
各 國神虔 誠忠信 的兒女 到基督 這裏來 , 準 
備配稱 地進入 祂的國 。 但願 我們人 人都有 
這 個意願 , 我奉耶 穌基督 的名謙 卑祈求 。 
阿們 。 


•  47  • 


服從 的祝福 

總會長 團第二 副會長 
譚以 東會長 


這美麗 的安息 日早晨 , 我 有幸能 
代 表總會 會長團 及我的 同事們 , 問 候今天 

在 此聚集 的各位 S 在收 聽廣 播的人 。 

上盧期 ' 我們 紀念我 們的主 、 救 主的復 
活 。 祂 的復活 帶給接 受並準 備好遵 守祂的 
誠 命的人 以希望 和應許 。 祂說 : 

r  一… 我來了 ' 是 要叫羊 得生命 , 並且 

得的更 豐盛。 」 (約翰 福音 10:  10) 

「 …… 復 活在我 ' 生命 也在我 。 信我的 
人 ' 雖然死 了 ' 也 必復活 。 

「凡 活著信 我的人 ' 必永 遠不死 。 」 ( 

約翰 fl 音 11  :  25-26  ) 

在下列 的話中 ' 祂又給 我們極 大確信 : 
「 …… 這是 我的事 工和我 的榮嚯 ' 促成 

人 的不死 和永生 。 」 ( 摩西書 1  :  39  ) 


祂 爲我們 獻出祂 的生命 ; 如果我 們跟隨 
池 的計晝 , 就 使我們 能樂享 祂應允 給遵守 
'地 誡命的 人的一 切祝福 。 在此末 世時代 , 
祂 又以下 列的話 解釋說 : 

「有一 條律法 , 在 這世界 立根基 以前已 
不 容廢除 地頒佈 於天上 , 一 切祝福 都根據 
那 條律法 被制定 —— 

「 並 且當我 們從神 那裏獲 得任何 祝福時 
' 乃是 由於對 那據以 判定該 祝福的 律法的 
服從。 」 ( 敎約 130  :  20-21  ) 

我們 大家都 關心今 日世界 的情形 ' 也正 
在 尋求許 多影響 我們個 人生活 、 社區 、 及 

世界上 各國之 間問題 的解答 。 雖然 今曰的 
世界 ' 確 實傾向 於不法 ' 暴動 和反抗 ' 但 
我們已 厭倦' 於 談到和 * 到這事 。 我 們必須 


以積極 的態度 ' 集中 力量於 敎導和 遵行福 
音 , 因 此可除 去其原 因而改 善情況 。 每一 
個人 , 包括 那些反 抗的人 , 只要是 忠於自 
己的 , 都會 承認他 所竭力 尋求的 , 是快樂 
和一 種更好 的生活 。 

想到 這一黠 , 我就 想和大 家談一 個題目 
: 服從 的祝福 。 我 祈求主 的靈與 我同在 , 
並 指示我 。 首 先讓我 們想想 撒母耳 對掃羅 
說的話 : 「  一… 聽命勝 於獻祭 ' 順 從勝於 
公羊 的脂油 。 」 ( 撒母 耳記上 15  :  22  ) 讓 
我們也 記住, 「由於 基督的 贖罪, 所有人 
頹都可 以藉著 對福音 的律法 和敎儀 的服從 
而得救 。 」 (信條 3  ) 

早幾天 , 我跟一 個年輕 人談話 , 他說 : 
「我 眞討 厭人們 對我說 , 『 你必須 做這事 
』 ' 或『 你 必須做 那樣』 。 我 要自由 ' 我 


•  48  • 


要自 己決定 我要做 的事。 」 

我的 反應是 : 「你是 自由的 ' 你 可以随 
心所欲 的選^ 做你想 做的事 ' 只 要那, 事不 
侵犯别 人的權 利或妨 害别人 的自由 : 但是 

, 你要負 自己 的行爲 , 並且準 ft'ii 負起必 
然的 後果。 J 

我向 他解釋 , 主對 世人的 最大. & 賜有三 
: 第一 ' 得不死 和永生 的權利 ;第二  ,他 
能藉以 得到永 生的計 8 ; 第三 , 他 選擇所 
願做的 事的自 由權 。 主賜 給我們 的計&  . 
能 帶給我 們在世 時的最 大歡樂 ' 並 且能準 
備 我們得 * 生 。 我們所 要做的 , 只 不過是 
服從' 池 的律法 和遵守 祂的誡 命而已 。 

我對 這位靑 年建議 , 和我 一同考 慮一下 
自 然法則 ; 因 爲自然 法則是 固定而 不改變 
的 , 不 論人們 的情況 怎樣或 意願或 學識怎 
麼樣 ' 都可 以適用 。 如果一 個人不 論有意 
無意 ' 或甘心 情願的 , 瘸摸 一個熱 火爐或 
高 壓電錢 , 他必然 被燒傷 。 若任何 人走到 
一 輛疾駛 的車前 , 雖 然他也 許是爲 救别人 
一命 , 但他 必然會 受傷甚 至可能 被撞死 。 
我們 可以提 出-無 數這樣 的例子 , 顯 明不論 
我 們是誰 或意欲 怎樣, 都受 這些原 理所約 
束 。 我 們無法 改變自 然法則 。 

當我們 認 識和尊 重自然 法則時 ' 我們能 
夠爲我 們的好 處而使 用它們 。 如果 我們違 
背律法 , 我們 要受苦 ; 如 果我們 服從時 , 
我們 就蒙福 。 我們多 麼幸運 , 知道 能夠依 
賴 這些自 然法則 : 太 陽在毎 天早晨 一定時 
刻升起 ; 還 有電流 , 雖然我 們不知 道它究 
竟 是甚麼 , 但 它在同 樣情形 下必有 同樣的 
反應 ; 某年某 日某時 , 月亮遮 住太陽 , 就 
是日 14 等。 這一切 , 都因爲 自然法 則永遠 
不改變 。 想一想 ' 任 何一個 工程師 、 醫生 
或某 方面的 ^學家 , 可能依 賴自然 法則或 
不理會 它們時 , 將 會怎樣 。 世人决 無可能 
忽視 自然法 則對他 們的影 響而獲 得成功 。 
事實上 , 忽視 它們可 能引致 災禍。 


神的所 有律法 ' 和自 然法則 ' 及 國家地 
方律法 ' 都是 爲著人 的好處 、 ^適 、 歡愉 
、 安 全及利 8 而設立 ; 但能 否樂享 這些好 
處 • 却 完全在 乎個人 學習這 些律法 , 及自 
己决 定願意 藉著遵 守誡命 和服從 律法而 'X 
有與 A  。 我今天 的目的 ' 就 是想講 明律法 
之 存在是 爲我們 的好處 ; 如 果要快 樂成功 
• 我們 就必須 遵從律 法和有 關我們 活動的 
一 0 條例 。 這 些律法 將引致 我們得 到快樂 
和利益 ' 或得 到損害 和憂蕩 ' 是完全 根據 
我們 的行動 。 

爲要完 成阿波 羅十一 號登月 之壯擧 , 有 
關這方 面的每 一項細 微的自 然法則 , 都必 
須 K 格遵守 ' 如物 理法則 、 化 學法則 、 重 
力法則 、 及 其他每 一項有 關此事 之法則 , 
都 必須由 那些籌 *  、 準備 、 從事這 壯擧之 
人 所了解 和遵守 。 他 們不是 把這些 法則當 
作一 種限制 或障礙 , 反而視 它們爲 可以展 
開他們 的工作 的方法 ; 他們 決心盡 可能研 
究他們 的成功 藉以依 賴的這 些法則 , 並_§ 
遵 從它們 , 利 用它們 , 使他 們的使 命能完 
成 ° 

這 事在生 命中是 如此眞 實正確 。 我們要 
想成爲 一個音 樂家或 運動員 , 要得 到大學 
學位 , 或 要成就 一些値 得的事 , 就 必須立 
定我 們的目 tS- , 決定我 們所要 做的事 , 希 
望有 所成就 , 並且去 尋找那 些若遵 從時事 
情就 有所成 的律法 , 然後 律己刻 苦努力 , 
以便 能完成 。 當 我們這 麼做時 , 就 是在走 
向成功 之道上 ; 而那 些繼續 不斷與 律法爭 
鬥 ,.1||: 絕遵 守律法 , 並且埋 怨要做 這做那 
的人 , 就 g 到挫難 , 開 始反抗 ,結 果一敗 
塗地 。 

有人說 , 你 不是違 背律法 , 實際 上是你 
違背 你自己 , 因爲律 法本可 適用你 的情形 
, 而你却 +1' 絕 尊重它 。 適 用律法 的行動 , 
就決定 其結果 。 我們 時常沒 有準備 自制律 
己 , 去做 那我們 最想完 成就必 須要做 的事。 

政府 爲了國 民的安 全和幸 福著想 , 訂 定 


了地方 的法律 ' 這 乃是衆 所皆知 的事實 。 
想想 ' 比 方說幽 酒開車 的法令 ' 其 他公路 
交 通管制 、 保建 、 區 域限制 、 建 築章程 ' 
等等的 條例比 比皆是 。 即使 是稅收 也使得 
我們 有更好 的道路 ' 更好 的學校 , 以及其 
他的公 共設! li  。 這一 切都是 爲我們 的舒適 
, 方便 和自我 發展而 設的。 

如果所 有的人 , 都, iS 識律 法是爲 人的好 
處 ' 然後尊 重它和 服從它 ' 它就能 對我們 
的健康 、 利 益和快 樂大有 所貢獻 。 94 法是 
不可 缺少的 。 想想一 個沒有 ^法和 條例的 
^巿 、 社會 或國家 。 我們 若不遵 守城市 、 
社會、 國家 的律法 , 我 們就失 去自由 , 並 
且侵害 到他人 的自由 , 結果 導致成 無政府 
狀況 。 如果 有不好 的律法 存在時 , 人們就 
要 採取適 當的立 法程序 ' 而 藉著他 們的政 
府來更 改律法 ; 但只 要它仍 是一條 律法時 

• 就必 須遵守 。 

普 遍來說 , 我 們在這 一生中 , 必 須決定 
我 們所願 過的一 種生活 , 或 居住的 一種環 
境 。 今日在 世界上 , 仍然有 深居叢 林中的 
人 , 他 們過著 人吃人 的生活 。 那裏 人們以 
獸 性管理 , 那 裏只適 用叢林 的律法 。 如果 
我們 想過那 種生活 , 是 可以的 ;可是 ,我 
們生命 的一部 份目的 , 是要 超越獸 性之上 

, 在我 們的社 會關係 中達到 人類行 爲的最 

局度 。 

爲著 要完成 這一^  , 上帝 、 我們 的父和 
我們的 釗造者 , 及祂的 兒子耶 穌基督 , 祂 
們要 我們快 樂成功 , 因此 賜予我 們這些 律 
法 。 只要在 我們的 生活中 遵行它 , 就能改 
善我 們的社 會情形 , 及人與 人之間 的關係 
。 是的 , 若我 們都能 遵守這 些律法 , 我們 
就 不會有 今日的 困惑混 亂情由 , 我 們的靑 
年人 就不再 有理由 、 必要或 决心去 向今日 
言行不 一的社 會示威 。 

^我 們談一 談十誠 中的某 些誠命 , 那是 
適 用於摩 西時代 , 也 適用於 我們的 ' 因爲 
後來 基督也 曾如此 敎導。 如 果毎一 個人都 


•  49  • 


港守 「 不 可倫盗 、殺 人、 貪婪、 犯 姦淫及 
作假見 IS 等 」 的誠命 ' 我們 就可以 隨時出 
門 , 不用在 門上加 鎖防護 • 也不怕 半夜三 

更强 盗上門 ' 甚至奪 財害命 ° 

想 想我們 若生活 在一個 社會中 ' 那兒沒 
有貪婪 ' 背後 施冷箭 或姦淫 等情况 ' 大家 
都過 著守法 的生活 ' 那 將是多 麼快樂 ° 不 
僅 有和平 與幸福 ' 也 彼此互 爲力量 和幫助 
; 只要 想想我 們將可 以把花 在執法 和防止 
罪 惡方面 的金錢 ' 省下 來作改 善環境 ' 增 
進建康 或敎育 等設備 ' 及其 他有價 値的目 
的時 ' 是 多麼好 ° 我 們幾乎 不能計 算我們 
遵守 誡命時 ' 所能 獲得的 許多屬 世祝福 。 

另 外一項 誡命, 是 在我們 大家生 活中非 
常重 g 的 ' 就是 神的健 康律法 ' 也 就是智 
慧語 。 毎一個 家庭中 ' 應該 以榜樣 和敎訓 
來 敎導這 項誡命 。 智 慧語中 警吿我 們不可 
用烟酒 或其他 有害身 體之物 , 我敢 肯定的 
說 , 不可濫 用藥 物也包 括在內 。 

雖然 這項健 康律法 , 主在 一百多 年前就 
已 頒賜了  , 但未 蒙人普 遍重視 , 直 到最近 
枓學試 驗證明 , 這些 東西是 毫無疑 問的有 
害身體 • 並 且也爲 害社會 。但 是, 許多人 
仍 然忽視 和違背 這律法 , 並 且不惜 以身試 
法 ° 食用這 類物質 的結果 ' 構成許 多破碎 
家庭' 疾病、 肉體靈 性受害 ' 身 敗名裂 、 
不幸 ' 汽 車意外 及其他 許多數 不淸的 悲劇 
° 這一切 ' 使國 家社會 、 立法者 ' 執行人 
和我 們大家 ' 都極 其關心 ° 某一晚 ' 我看 
到報 紙上這 項資料 : 

光是 在美國 ' 一九 六九年 汽車失 事案件 
比 去年增 加一倍 ' 而 其中百 分之卄 六是因 
駕駛 人醉酒 出事。 

一 位電視 界紅人 ' 僅四十 五歳而 死於癌 
症 ° 他曾公 開說他 寧可冒 險抽烟 ' 而不願 

S 成 爲一個 「肥 胖的 神經漢 」 。直 到他發 

現已 有肺癌 '才 * 烟' 可惜爲 時已晚 。 

因爲 一支烟 而引起 一間旅 館失火 . 死去 


十四人 ; 另 一場同 樣原因 的大火 , 引致萬 
元以上 的財物 損失。 

大 麻也是 可怕的 , 而 藥物使 靑年人 盲目。 

我們 實在對 於自己 , 對於 我們的 靑年人 
, 對於我 們國家 的將來 , 都 有責任 要限制 
這 種情形 。 如 果可能 , 最好 是完全 排棄這 
類邪惡 的有毒 害的引 起今日 世界許 多悲劇 
的東西 。 聽聽 主答應 給那些 遵守« 的誠命 
的人 的大而 光榮的 應許。 

r 所有 記住去 遵守和 實行這 些話語 , 爲 
人行 事服從 誠命的 聖徒們 , 必得到 他們肚 
臍中 的健康 和他們 骨頭中 的骨髓 ; 

「並且 必找到 智慧和 知識的 大寶藏 , 甚 
至 於隱密 的寶藏 ; 

「並 且必定 奔跑而 不疲倦 , 行走 而不昏 
暈 。 

「我, 主, 賜給 他們一 個應許 , 即毀滅 
天 使必越 過他們 , 像 越過以 色列的 兒女們 

那樣 , 不殺 害他們 。阿 們。 J  ( 敎約 89  : 
18—21  o  ) 

你能想 到比這 更大的 應許嗎 ? 

現在我 要提到 S —項 重要 的誡命 , 就是 
要 「當 記念 安息日 , 守爲聖 曰 。 

「六日 要勞碌 作你一 切的工 。 

「 但第七 日 是向耶 和華你 神當守 的安息 
日: 這一日 …… 無論 何工都 不可作 。 」 ( 
出 埃及記 20:  8-10) 

主也吿 訴我們 : 

「並 且爲了 使你更 充分保 持自己 不爲世 
俗玷汚 • 你 要在我 ^日到 祈禱之 屋去獻 
上 你的聖 g  。 」 ( 敎約 59  :  9  ) 

儘管 許多人 持異敎 ' 但 這是神 的律法 , 
是 宗敎上 的律法 ' 所 以是倫 理道德 上的律 
法 ° 如果 遵守它 ' 它 將帶給 我們以 無窮祝 
福 ; 但若不 遵守時 ' 就會 W 致責罰 。 


遵 守安息 日爲聖 ' 可使我 們從崇 拜和學 
習中 ' 認 識和瞭 解福音 的敎訓 ' 並 且認. 識 
神 ' 這對 我們的 永生是 必要的 ° 

主曾說 : 

「認識 你獨一 的眞神 , 並 且認識 你所差 
來 的耶穌 基督, 這就是 永生。 」 (約 翰福 
音 17:  3  ) 

當然 , 我 們應該 能在每 七日中 之一日 , 
我們可 以且需 要把思 想轉向 我們的 創造者 

, 餵養我 們自己 的靈性 , 學習 服從主 , 把 
虔 敬和服 從敎導 我們的 兒女。 我們 可以學 
習到的 一項人 生最偉 大敎訓 , 是 「 人活著 

, 不 是單只 靠食物 , 乃是靠 神口裏 所出的 
一切話 。 」•( 馬 太福音 : 14  ) 

有 人聰明 的說: 「那 些認 爲神的 律法只 
是一 種便利 的力量 , 可隨自 己高興 與否而 
遵 從或忽 視的人 有禍了  。 那 些只相 信自己 
的財富 、力 量、 武力、 不可 一世的 地位的 
人或 階級或 國家, 也有 禍了。 」 

如 果他們 忽視神 的律法 , 任何文 化不會 
持久 ' 任何 國家或 聯邦不 會生存 。主訓 諭 
我們 : 

「 …… 要先求 祂的國 , 和 祂的義 , 這些 
東西都 要加給 你們了 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6  : 
33  ) 意思就 是爲我 們的好 處的一 切東西 。 

我們若 只追求 滿足物 質需要 或享受 , 就 
很 難遵行 守安息 日爲聖 , 或 樂享其 祝福。 
有 人說: f 物質 沒有力 * 挽 救沉^ 的靈。 
屬世財 富醫治 不了破 碎的心 , 最淵 博的學 
識無 能使任 性的心 向善。 」 這些話 的確對 
! 

我們 應該遵 守安息 日爲聖 , 往神 的祈禱 
之屋去 ; 同樣 重要的 ' 我們 也應該 在家中 
敎導屬 靈之事 ° 父母 有最原 始最重 大的責 
任 ' 就是 在家中 敎導神 的律法 。 主 已訓示 
我們 : 

「再者 ' 假 如在錫 安或在 組織起 來的錫 


•  50  • 


安支 聯會中 ' 父母們 有兒女 ' 而不 敎導兒 
女明 白悔改 的敎義 ' 對活神 的兒子 基督的 
信心 • 以及在 八歲時 的洗禮 和藉按 手禮的 
聖 靈恩賜 ' 則罪 將落在 父母們 的頭上 。 

「他們 也必須 敎他們 的兒女 們祈禱 , 並 

且正 直地行 走在主 面前。 」 (敎約 68:  25 

, 28) 

這意 思就是 我們要 遵守祂 的誡命 —— 敬 
愛 、 榮耀及 服從祂 。 

父母們 ' 如 果我們 要敎導 兒女遵 守誡命 
' 及 正義的 行走在 神的面 前', 我們 自己就 
必須以 身作則 。 我們不 可能自 己無 被罰之 
慮的 違背某 項律法 , 却期望 兒女將 尊敬我 
們或 服從該 項律法 。 要是我 們懷疑 主的敎 
訓 和誠命 , 我 們的子 女們也 就免不 了要大 
大的懷 疑遵守 誡命有 什麼用 。 我們 不可以 
成爲 假冒爲 善的人 , 我們不 可以言 行不一 
致的 敎導, 却希 望兒女 能遵守 誡命。 「當 
孝 敬父母 , 使 你的日 子在耶 和華你 神所賜 


你 的地上 ' 得 以長久 。 」 ( 出 埃及記 20  : 
12 」  . 

兒童已 受敎導 服從、 尊 重和遵 從律法 , 
對神 有信心 , 及遵 守神的 誡命時 ; 當他們 
長大後 , 就會孝 順父母 , 父 母將以 有他們 
爲榮 。 他 們也將 能解決 所面臨 的困難 , 有 
更大 的成就 , 找到生 命中更 大快樂 ; 並且 
能對 協助解 決今日 困惱世 界的各 種雜題 , 
有 所貢獻 。 

事 在父母 注意培 養他們 的兒女 ' 藉著服 
從律 法而準 備他們 W 當未 來的領 袖職位 ; 
他們 將來^ 責任 , 可 帶予世 界以和 平與正 

義 ° 

主的 信息可 總結在 下列的 經文中 : 
「 你 要盡心 、 盡性 、 盡意 .、 愛 主你的 # 
「這是 誡命中 的第一 , 且是 最大的 。 
「 其次 也相傲 , 就 是要愛 人如己 。 


「這兩 條誡命 , 是 律法和 先知一 切道理 
的總綱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22  :  37-40  ) 

如果我 們愛神 ' 我 們當然 就遵守 祂的誡 
命 ; 如果我 們愛我 們的人 類同胞 ' 我們就 
會 在地上 樂享烏 托邦理 想國度 。 

主更應 允我們 : 

「 但 是要知 道做正 義工作 的人必 得酬霣 
• 即今世 的平安 和來世 的永生 。 」 f 敎約 
59  :  23  ) 

我今天 在這兒 對你們 作見證 , 如 果我們 
接受上 帝爲我 們的父 , 及其 子耶穌 基督爲 
世界 的救主 , 並 且遵守 誡命時 , 我 們就將 
獲得今 生在地 上極大 的快樂 及未來 的永生 
。願 這是我 們大家 的祝福 ' 我謙卑 的奉耶 
穌 基督的 名祈求 ' 阿們 。 


f 


•  51  • 


聖職 的權力 與影響 

總 會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
譚以 東會長 


王  領本 屆大會 及這次 聚會的 斯密會 
長要我 今晚主 持聚會 ' 並向各 位講幾 句話。 

我每次 與耶穌 基督末 世聖^ 敎會 的聖職 
人 員相聚 , 無不 非常興 奮鼓舞 , 因 爲這是 
神的 聖職。 聽了今 晚這麼 可愛的 歌聲, 這 
麼美妙 的演講 , 令我分 外興奮 , 靈 性上的 
鼓舞更 爲增加 。 

聖 職是創 造一切 的力量 ' 是神用 來做成 
今晚范 登寶 主敎所 說的那 些事物 的力量 ; 
但對 我們個 人來說 ' 那是祌 給我們 在我們 
的 職位上 ' 奉祂的 名執行 我們的 職務的 。 
我們能 蒙神賜 給這樣 的聖職 ' 是一 份極大 

的特權 ' 極大的 iift 福 ' 和極大 的責任 。 

有時我 們的靑 年以爲 ' 不 論他們 怎樣爲 
人 ' 或 在敎會 r 是&活 躍有爲 ' 到 了各級 
的年齡 ' 他們理 應接受 立 ' 成 爲執事 , 
敎師 ' 與祭司 。 他們 須明白 持有架 職是多 


麼大 的特權 。 接受 了聖職 ' 那人就 祖任了 
一 份重大 的責任 。 

我現在 要從敎 義和聖 約裏^ 幾句 話給你 
們聽: 「曹啊 ,蒙召 喚的多 '但被 揀選的 
少 。 爲甚 麼他們 沒有被 揀選呢 ? 

「因 爲他們 的心放 在今世 的事物 上如此 
的多 '並 且想 望人間 的榮譽 , 以至 他們沒 
有學 會這一 個敎訓 —— 

「就 是聖職 的權利 不可 分離地 與天上 
的權力 連接著 , 並且 除去在 正義的 原則以 
外, 天 上的權 力是不 能被^ 制也不 能被運 
用的 。 

「這聖 職的權 利可授 予我們 , 乃 是眞實 
的 • 但是 在我們 從事於 隱蔽我 們的罪 , 滿 
足我們 的驕傲 及空洞 的野心 , 或在 人之兒 
女身上 施以 任何程 度不正 義的控 制 , 統治 


, 或脅迫 的時候 , # 啊 , 諸天 就返出 ; 主 
的靈悲 哀 ; 當 主的靈 退出時 , 那人 的聖職 
或權 柄就不 再存在 。 

「着啊 , 在他覺 察以前 , 他被孤 單地留 
下來 , 踢尖 銳的刺 , 迫 害聖徒 , 對 神反抗 

。 」 ( 敎約 121  :  34—38  ) 

我^ 爲 這段經 文是指 那些 對聖 職 不予光 
大 , 或使 用不當 者而言 。 我 知道確 有很多 
這 樣的事 , 他們未 、能光 大聖職 , 規 避敎會 
活動 。 結果一 位原來 很活躍 的敎友 , 喪失 
了他 的見證 , 主的靈 亦就脫 離了他 ; 於是 
他 就開始 批駁敎 會當局 , 迫 害聖徒 , 叛敎 
, 並 反抗祌 ° 

在 敎義和 聖約裏 , 我們也 見到主 的這些 

話語 : 「聖 S 必成爲 你的經 常伴侶 , 你的 

笏符必 成爲一 個不變 的正義 和眞理 的笏符 
; 你的主 權必成 爲永遠 的主權 , 並 且沒有 


•  52  • 


强 制的方 式主 權便流 向你, * 永 遠遠。 」 

( 敎約 121  :  46) 這 是我們 發揚光 大了我 
們 的聖職 後必然 的情形 。 

我確 信你們 都閱^ 過聖職 的誓約 和聖約 
• 也聽過 很多次 。 就我 看來這 是很重 要的。 

「 因 爲凡是 忠信於 瘦得我 所說的 這兩個 
聖職 , 並且光 大他們 的召喚 的人們 , 必被 
紫聖 化而更 新他們 的身體 。 

「 他們 便成爲 ^西 和亞倫 之子孫 , 亞伯 
拉罕 的後裔 , 敎會 和國度 , 以及神 的選& 

「主 說' 還有, 凡 接受這 聖職的 , 就是 
接 受我。 

「因爲 凡接受 我僕人 的就是 接受我 ; 

「 凡接 受我的 , 就 是接受 我的父 ; 

「 並 且凡接 受我父 的就是 接受我 父的國 
度 ; 所 以我父 所有的 , 都要 賜給他 。 」 ( 
敎約 84  :  33—38  ) 

我要 强調說 這些祝 福是許 給那些 毎天在 
每一方 面盡力 光大他 們靈職 的人們 。 

「 這是按 照聖職 的誓約 和聖約 而來的 。 

「所以 ' 所有 那些接 受聖職 的人們 ' 就 
由我 父接受 這誓約 和聖約 ' 那是祂 不會毀 
棄 , 也不會 變動的 。 

「 但 是無論 淮在接 受這聖 約以後 而破壞 
之 , 並 且完全 離棄之 ' 誰就 在今世 或來世 
得 不到罪 的赦免 。 」 ( 敎約 84— 39  '  41  ) 

在這 裏主說 祂決不 破壞他 的聖約 ' 但如 
果我 們破壞 我們的 ' 則 我們就 得不到 應許。 

「因此 ' 現在 ^每 一個人 學會他 的職責 


, 並且極 勤奮地 從事他 被任命 的職務 。 

「那懶 Iti 的人必 不被認 爲稱職 • 並且那 
沒有學 會其職 ^和 表現得 不受嘉 許的人 , 
必 不被認 爲稱職 。 正 如這樣 。 阿們 。 」 ( 
敎約 107  :  99'  100  ) 

「所以 , 倘 若你們 繼續生 活在我 的良善 
中 , 作外邦 人的光 , 並藉著 這個聖 職作我 
的人民 , 以色列 民族的 拯救者 , 你 們就必 
蒙祝福 。 主 這樣說 。 阿們 。 」 ( 敎約 86  : 
11) 

今 日我們 已經履 次指出 , 我們現 在所處 
身的 是一個 多事的 世界; 世 人本當 且理應 
在某一 處盼望 找到一 位領袖 • 指示 他們往 
那裏去 並應當 怎麼做 。 人們應 當明白 , 生 
命自有 目的及 那目的 是什麼 , 他們 更應向 
神的聖 職求助 • 那就 是你們 衆弟兄 所持有 
的聖職 。 

如 果每一 個人都 光大他 的聖職 , 本敎會 
的辈 職對全 世界的 影響力 ' 是令人 難以想 
像 及體會 得到的 。弟 兄們' 聖職一 旦經過 
光大後 , 將是 一股穩 定的影 響力。 這是當 
然的 。 每 一位做 妻子及 母親的 , 有 充分權 
利且 應當向 持有聖 職的丈 夫尋求 領導, 力 
量 , 和指示 。 他 負有光 大聖職 的責任 , 唯 
有 如此才 能提供 他家庭 所需要 的指示 , 安 
全' 與 力量; 這確是 他做得 到的。 祇須他 
能 光大他 的聖職 , 主 自會在 他的家 人面前 
光大他 , 他的影 響力將 永遠存 在他們 中間。 

男孩們 , 我 們對我 們的姊 妹們亦 負担著 

一 份責任 。 毎 一位姊 妹都在 仰望著 她兄弟 
的領導 ' 不論他 祇有十 二歳或 年長些 ° 她 
有權 向他尋 求照^ 職爲人 的模範 ' 並期望 


他 給予力 M; ' 勸導 ' 和指示 ' 且锼 得與他 
在 一起的 安全感 。 爲人 意中人 的女孩 ' 與 
持有聖 職的靑 年出外 ' 可以 絕對信 賴她的 
伴侶 。她 當能 覺得他 必盡力 ' 甚至 ^性自 
'己 的生命 ' 去 保護她 的貞操 與德性 ° 更不 
會 有侵奪 他貞操 的思念 ; 如 果他記 得光大 
聖 職及他 所負的 責任' 他也 決不會 遭遇誘 

惑。  ^  * 

我很樂 意從我 昨日收 到的一 封信中 ' 念 

一節給 你們聽 , 好譲 你們知 道遵守 福音原 

則 爲人和 光大聖 職是多 麼重要 。我 們當中 

固然 有很多 人相信 , 但是沒 有勇氣 或力量 

去實行 。 如 果我們 都瞭解 , 我們照 著福音 

敎訓去 生活對 於我們 所接近 的人的 影響有 

多麼大 ' 我敢 說我們 必能做 得更好 。 這封 

信是我 的熟人 , 洛杉 磯的一 位名律 師寫來 

的 , 他主 要是要 吿訴我 : 

「星期 荏苒, 歲 月漸增 ' 我專心 經營律 
師業務 ' 在 事務上 我偶而 會見到 一個人 ' 
他顯 見得與 衆不同 。 我剛 結束一 件案子 ' 
對手是 位靑年 。 他爐火 的專業 性技巧 
與他 完整的 道德和 * 性修養 , 是不 可分離 
的。 在無意 中察覺 了他的 底細後 ' 我却不 
很驚異 ' 原來 他是一 位虔誠 的耶穌 基督末 
世聖徒 敎會的 敎友。 」 

寫這封 信的人 並不是 本敎會 的敎友 ; 他 
信裏 所說的 人是他 在法庭 的對手 。 我跟這 
位靑 年很熟 。 寫這封 信的人 不知道 我認識 
他; 但是, 弟 兄們 , 這 件事使 我知道 , 只 
要 我們光 大我們 的聖職 , 照 我們當 行的去 
生活 , 我 們就能 夠影響 全世界 ;主 自會褒 
揚我們 。 這是 我向你 們提出 的見證 ' 奉耶 
穌基督 不名。 阿們。 


•  53  • 


1970 年 10 月 
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加 強家庭 的聯繫 

+二使 徒議會 
彭蓀泰 福長老 


們是 一種有 三大忠 心的人 : 忠於 
神 、 忠 於家庭 ' 忠 於國家 。 

我今 天向大 家呼顢 ' 請你 們加强 你們家 
庭的 聯繋。 

敎 會確實 這樣宣 佈著' 「救 恩是 全家的 
事 …一 家庭是 今世或 永生中 最重要 的組緻 
單位。 」 

敎會 已多方 設法協 助家庭 。 當敎 會已完 
成它的 使命時 ' 高級 國度中 的族長 序位將 

仍 然存在 。 這就 是爲甚 麼斯密 F. 約 瑟會長 
說 : 「 做一 個成功 的父親 ' 或做一 個成功 
的母親 ' 比做 一個成 功的將 軍或國 會議員 
更偉大 …一 」 麥基會 長加上 一句' 「人把 
生意 或娛樂 看得比 家庭更 重要時 . 他就是 
開始走 向弱^ 的下 坡路。 」 

也就 是李海 樂會長 昨天才 說的: 「敎會 
須更 盡力幫 助家庭 履行它 的神聖 使命。 」 

斯 密斐亭 約瑟會 長也曾 說過: 「敎 會歷 
史上 ' 從未有 像現在 我們曹 到的這 麼多誘 
惑 ' 這麼 多陷阱 ' 這麼 多危險 ' ^使 敎友 
們離開 盡職和 正義之 道。」 (「  Take  Heed 
to  Yourselves 」 '第 127 頁) 他 又接著 
說: 「這 個世 界不是 變得愈 來愈好 …一 却 


是在增 多邪惡 。 」 (同前 207 頁) 

惡 魔從未 如現在 組織得 這麼好 , 也從未 
如我們 這時代 有如此 多有力 量的使 者爲他 
工作 。 我們應 該盡一 切力量 , 來加 强與保 
障家 人家庭 之間的 聯繋。 

反對 者知道 「家庭 是孩子 們最先 , 也是 
最 有效的 學習人 生課程 的地方 : 眞實、 榮 
譽、 美德、 自律; 敎育 的價値 , 誠 實的工 
作 , 和 生命的 目的與 權益。 任何地 方都無 
法 取代家 庭來敎 養兒女 , 沒 有任何 的成功 
, 可以彌 補家庭 的失敗 。 」 ( 麥基 奥大衞 
會長 ' 1968—69  「家人 家庭晚 會課程 J  ) 

現在 , 摧殘 家人家 庭的惡 勢力日 益增加 
• 魔鬼 竭力煽 動孩子 們叛逆 , 他要 取代父 
親的 一家之 長地位 。 摩門經 中描述 這種情 
形: 「我的 人民, 兒童是 壓迫他 們的, 女 
人是 統治他 們的。 」 接下來 的話是 這樣的 
—— 你 在聯想 到那些 鼓勵節 育和墮 眙的政 
府 首長時 , 不妨 思索這 些話的 嚴重性 : 「 
…一 我的 人民啊 , 那 些領導 你們的 人使你 
們 走錯路 ' 並 破壞你 們要走 的路錢 。 」 ( 
尼 腓二書 13:  12) 讓 我霰重 的警吿 姊妹們 
• 倘若你 們以墮 胎或某 種手術 , 避 免你再 
平 安的生 養其他 健康的 兒女時 , 就 是危害 


到妳們 的高陞 , 及將來 在神國 度中^ 資格 

父 母直接 負有敎 導出正 義兒女 的責任 , 
不可將 這項責 任委之 於親戚 、朋友 、鄰人 
、 師長 、 敎會 或國家 。 

「我 提醒你 們身爲 父母者 , 别以 爲兒女 
當然是 好的。 」小 克拉克 路賓會 長說。 | 
自然 ' 他們大 多數是 # 良的 ; 但是 我們之 
中 有些人 不知道 ' 他 們何時 開始走 離眞理 
與正 義之道 ° 每一日 每一小 時都要 迮 意 。 
别 鬆弛你 的關心 與繋念 。 在 福音的 靈性和 
聖職的 精神下 ' 慈 祥的管 敎他們 。 如果你 
希望你 的兒女 走在正 道上' 就要 管敎。 」 
有 些父母 過份放 縱兒女 ' 這 是造成 問題的 

部 份原因 。 

我身 爲一名 守望者 ' 覺得 要?? 吿你們 • 
誤導 靑年和 破壞家 庭的主 要癥結 ' 就是我 
們的敎 訓機構 。 油密 F. 約瑟會 長指明 , 虚 
假的敎 育見解 ' 是危 害敎友 的三大 危機之 
一。 不只一 個原因 ' 使敎會 要勸吿 年輕的 
敎友們 ' 就在離 家鄉不 遠的地 方唸大 學., 

因爲那 兒附設 有我們 的神學 研究所 。 m.:§_ 
也使 父母有 機會接 近兒女 ' 當他們 察覺有 
甚麼 不對時 ' 就可以 像麥基 會長去 年所訓 


•  55  • 


諭 我們的 ' « 助兒女 剖析下 列這些 人的見 

解 : 如佛 洛伊德 ( 1856-1939  , 奥 地利人 
' 倡心 理分析 ) ; 逹 爾文 ( 1809—1882  ' 
英國自 然學家 ) ; 杜威 ( 1859—1952  , 美 
國哲 學家及 敎育家 ) ; 馬克斯 ( 1818  — 18 
83  ' 德國社 會學家 ) ; 凱因期 ( 1883—19 
46- 英 國經濟 學權威 ) ° 

今天 ' 有許多 比沒' 能受大 學敎育 更壞的 
事 ' 可能發 生在孩 子身上 ° 事實上 ' 發生 
於我們 兒女身 • 上的一 些最壞 的事' 就是在 
上 大學時 ' 被 那些默 許顯覆 和反道 德的訓 
導人 員所^ 導。 

梅瑟卡 爾說: 「我 寧可^ 我的孩 子得天 
花 、 猩紅熱 ' 霍亂 、 或其 他很危 險的病 ' 
也 不願他 受一個 敗壞 的敎師 落的 影響力 
。 比較上 ' 一 個心地 純潔但 學識不 多的敎 
師 ' 比 一個心 地不純 正的大 哲學家 要好得 
多。 J 

現在 有更多 的父母 , 考慮 他們的 兒女接 
受職 業敎育 或函授 課程等 。 

馬克斯 要打倒 我們這 種性質 的文化 , 在 
馬克 斯宣言 第十條 , 他主張 「所有 兒童在 
公立學 校受自 由敎育 」 此一 制度。 馬克期 
要政府 經辦學 校有若 干理由 , 何杰 博士 ( 
Dr.  A.  A.  Hodge 指 出了其 中一^  • 他 
說: 「這項 制度可 以確切 無誤的 證明, 不 
論無神 論者或 虚無論 者佔多 麼少數 , 如果 
國內的 毎一個 政黨都 有權將 其所不 認爲眞 
實 的事情 , 從公 立學校 的敎學 中排除 , 那 
麼那些 深具信 仰的人 , 就必 對那些 只具有 
些許信 仰的人 ^步 ' 而那些 具有些 許信仰 
的人 ' 就必須 對那些 全無信 仰的人 ^步 。 
這項制 度如果 長期不 斷的在 這個國 家實施 
下去 ' 很 明顯的 ' 美 國爲各 國所仿 傚的敎 
育制度 ' 將成 爲世界 上前所 未見的 宣傳無 
神論 最有效 、 最無 孔不入 的工具 。 」 

最高 法院在 作了這 項悲劇 性的決 定之後 
'麥 基奥大 衞會長 說道: 「美 國最 高法院 


切斷了 美國公 立學校 與神聖 智能間 的溝通 
線索 , 此 即造物 者本身 。 」 ( Relief  So- 
ciety Magazine  1962 年 12 月 ' 第 878 頁) 

這對你 有沒有 造成什 麼不同 ? 你 現在當 
可 以明白 ,爲 什麼那 些憑良 心行事 的父母 
會 要求增 加更多 私人創 辦的基 督敎學 校了。 

今曰 ,楊百 翰大學 是美國 最大的 一所私 
立大學 , 遠 近各處 的父母 , 從未有 如現在 
這般 對該所 大學寄 以無限 的期望 。 

現在 , 不論你 們的兒 女是否 在唸 這類學 
校 , 重要 的是你 們要接 近兒女 。 倘 若可能 
時 , 毎日査 核他們 在學校 所學的 , 翻閱一 
下他 們的敎 枓書等 。 

斯密斐 亭約瑟 會長曾 經說過 , 公 立學校 
中 , 據他 所知的 , 沒有一 本學術 敎科書 , 
是不含 有那些 無橒之 論的。 ( 參閱 「注 * 
你自 已 」第32 頁) 

我 認識一 位良好 的父親 , 他每天 與兒女 
們一 齊溫習 他們所 學習的 ; 如果發 現被敎 
以錯誤 觀念時 , 父子就 一同尋 究眞理 。 倘 
若你的 兒女在 考試時 , 非得 寫下所 受的錯 
誤觀念 不可時 , 他們 大可以 依照斯 密斐亭 
約 瑟會長 的忠吿 , 最好是 在解答 上寫著 「 
敎 師說的 」 , 或者可 以寫明 「你 敎的 」 或 
敎科 書上這 麼說的 J  。 

要是 你的孩 子在公 立學校 或甚至 在敎會 
學 校接受 到進化 論這種 非眞理 的敎導 , 譲 
他們能 有一份 斯密斐 亭約瑟 會長在 他所著 
的 「人類 —— 他 的起源 和命運 」 ( Man- 
His  Origin  and  Destiny  ) 這 本書中 
所 作的精 港批駁 。 

最近 , 有些 父母在 報紙上 登出一 封公開 
信 , 致 他們兒 女學校 的校長 。 « 中 有幾段 
是 這樣的 : 

「? i 此聲明 , 未得本 人書面 同意時 , 不 
得,; i 本人 之小兒 x  X  x 參與 或接受 任何性 
敎育 ' 人的生 理發展 ' 11 度發展 、 自 我瞭 


解 、 個 人和家 庭生活 、 或 小組治 tf, 《法 、 或 
感應, iiii 練 、 或自 我批判 、 或任何 這類的 

合敎導 • …- 

「 我們決 意維 ■! 和行使 我們做 乂  li 的權 

利 , m 導我 們的兒 女在道 和性方 面的. 敎 
養 , 不 容任何 ihs  , 或巧 校當 f,,' 的人 「' 以 
mm  。 

「我們 已吿, 诉小兒 , 目 前所普 遍?' 用之 
^應, 練 、 小組 治療法 、 自 我批判 • 其 
後 果只有 降低道 水準 , 把 w 從 v 體一致 
觀念取 代個人 ^任 。 

「我 們已經 桁示他 , 如果 他發覺 班上講 

授上述 各項時 ' 可以立 即退出 ,31! 室 ; 而且 

如 有忽視 此信的 情況時 , 應立即 報吿我 in» 

主早 已知道 , 撇但必 在此 末世盡 力破壞 
人們 的家庭 。 祂知道 , 因爲 法庭公 吿的容 
許 , 猥 亵文學 必盛行 。 

我們 應該^ 激神 ' 祂在五 十多年 前就已 
曉諭祂 的先知 , 制定 毎週一 次的家 人家庭 
晚會 。 

這是 使父母 負起敎 導子女 之責任 的初歩 
。愈來 愈多忠 實的末 世聖徒 ' 毎週 不只擧 

行一次 家人家 庭晚會 ' 並且蒙 神,! Ill 諭而加 

添 或修改 晚會課 程资料 。 

本 敎會實 行的家 人家庭 晚會計 « ( 每週 
一次) ,是 專爲加 强和鞏 固家庭 而設。 該 
晚 , 父母與 子女圈 聚家中 ' 祈禱 ' 唱聖詩 
或其 他歌曲 , ^經文 ' ,;寸 論與家 e 有關之 
事 , 表 演天才 , 敎導福 眘原則 ' 玩遊戲 , 
之後 享受自 製的^ 心。 

對於 那些每 週舉行 一次家 人家莛 晚會的 
, 有 下面這 項應許 的祝福 : 

「如 果聖陡 們遵行 這項忠 吿 , 我 們應允 
結果將 有很大 的祝福 : 家 人間的 愛大增 ' 
兒女 也更孝 敬父母 ' 以色列 靑年們 心中的 
信心 更增强 , 他們 將有力 fi 抗^ 困投 他們 


•  56  • 


的邪 惡影, 力&, 惑。 」 ( 1915 年 4 月 27 
日總 會會長 |叫訊息 ' 載於 「  Improvement 
l'>a 」 雜, 工第 18 卷 734  ) 

今 曰 , 我 們的^ 年 有些甚 麼娛樂 ? 你們 
就在 家中^ 電視、 廣播 、 花言巧 語的雜 丄£ 
或搖 滾樂 的唱片 來腐化 你們的 思想嗎 ? 許 
多搖 滾音樂 , 故意假 借一些 父母們 所不熟 
悉的 , 具有雙 重意義 的字眼 , 來推 行不道 

、 尼古丁  、 苹命 、 無神 論和虚 無論等 。 

父母 們明白 這一默 ' 就要, 吿他 們的子 
女 , 搖 滾音樂 這頹敗 壞風紀 , 喧鬧 粗厲的 
節奏 , 足以麻 痺知覺 和蒙蔽 敏悟性 —— 是 
一種 煽動野 性的原 始音樂 。 

克拉 克路賓 會長說 : 

「 我要 你們考 ^一 下目前 的事實 , 許許 
多 多的現 代藝術 '文 學、 音樂、 戲劇等 , 
完全 是敗壞 風紀的 一… 你們 的音樂 ' 我不 
知 道它比 原始叢 林中的 咚 咚聲好 多少, 只 

是 好一黠 黠而已 …… 

你 們必須 注意這 些事情  >  因爲它 們對你 
們 的兒女 有影響 。 你 們要盡 所能的 使家庭 
生活 ' 好 似人間 天堂。 」 ( 1952 年 12 月份 
r  Relief  Society  Magazine 」 第 798 頁 

) 

靑年 領袖們 ' 你們 是在敎 會中雜 護我們 
的崇 高標準 ' 還是爲 了滿足 邪惡腐 化而將 
這些標 準降至 最低等 ?敎會 康樂廳 中的舞 

蹈 和音樂 • 是溫和 , 可愛 , 値得讚 美和有 
好名聲 的嗎? 還是在 忽明忽 滅的閃 墚燈光 
或一片 黑暗中 ' 狂響 著節奏 ' 穿梭著 ' 充 
滿 著邪氣 短裙的 女性? 

我們 的靑年 領袖們 , 接受 魏斯里 約翰的 
母親爲 兒子所 訂立的 標準嗎 ?聽聽 她的金 
玉良言 : 

「 你會判 斷守法 和一時 歡愉的 不法嗎 ? 
依照這 個規則 : 現在 就注意 , 不論 那件事 
肴 來是多 麼無過 , 但 它若使 你的理 性減弱 


, 損害 你的溫 和良知 , 矇昧 你對神 的意識 
• 奪取 你對靈 性事物 的賞識 , 或使 你的慾 
望 勝過意 志時 , 這事就 是對你 有害的 。 J 

我們可 曾如摩 羅乃所 瞀吿的 一樣, 「姣 
凟了神 的神聖 敎會呢 ? 」 ( 摩門書 8  :  38 
) 敎會的 各種輔 助組織 , 對 於竭力 領導家 
人 歸向神 的父母 們和聖 職人員 ' 應 該是一 
種 W 助而不 是阻礙 。 我們有 人掛戴 著一個 

不 完整的 十字架 ' 或 任何反 * 督的 攀徵物 
' 即所謂 「和 平運動 」的 宣傳標 記嗎 ? 

何西阿 悲嘆' 「我 的民因 無知而 滅亡。 

」 ( 何 西阿書 4  :  6) 今天' 有許 多父母 扪 
絕 聽從忠 吿去敎 導他們 的子女 , 以 至眼見 
他們 後代的 身體與 靈性漸 趨毀滅 。 如果我 
們要變 得像神 , 知善惡 , 那 麼最好 就是找 
出正在 喑害我 們的事 , 知道如 何避免 , 及 
能夠有 個辦法 應付。 - 

這就 是我們 作父親 的心轉 向兒女 , 兒女 
的心轉 向父親 的時候 ' 否則 我們大 家都會 
被咒詛 。 母親在 外工作 ' 因 此埋下 離婚的 
種子 ' 也使兒 女們失 去幸福 。 工作 的母親 
們應 該記住 ' 孩子需 要母親 比需要 金錢更 
甚。 

世 界的情 況日趨 更壞時 ' 家人更 當密切 
的在 一起' 鞏固 家庭的 團結。 有 人說: 「 
現在有 太多使 你離開 家庭的 影響力 。 我們 
應當塡 重考慮 ' 是否 有太多 活動和 太多嗜 
好 ' 影響 你常離 開家人 ' 以 致不關 心兒女 
' 不關心 神所賜 我們要 我們終 生愛護 、 敎 
導 、 幫 助的人 。 」 

緊 密團結 的家庭 樂融融 , 
豈是手 足四散 的家庭 所能比 ? 
人 類至大 的喜樂 , 

莫 過於家 人圍坐 爐火旁 , 
世間 最美好 的集會 , 
即 家人在 忙碌一 天後聚 在一處 。 
不 論富人 與窮人 , 

那些 自以爲 聰明者 , 


終將令 家庭的 團結蕩 然無存 ° 

毎 一個人 按照自 己選擇 的方式 去追求 快樂' 

各 人自行 ffi 泊嬉 戲如 陌路人 ° 

然而 , 他們 的收成 是苦的 ' 

所 尋到的 快樂是 空虛的 , 

因爲 最聰明 的子女 必定彼 此緊密 L« 結 ° 

有 些人似 乎以爲 

爲了找 尋快樂 ' 他們必 須漂蕩 ' 
遠離自 己家鄉 的微笑 才是最 璨爛的 ° 
陌 生的朋 友才是 眞朋友 ' 故 此他們 離去而 • 

終至 迷途。 
浪 費了生 命去致 力那遙 不可及 的快樂 ' 
然而世 上最快 樂的人 ' 即 * 那些忙 完一天 

工作 ' 

與兄弟 姊妹聚 集一處 分享快 樂的人 。 
唯有緊 密幽結 的家庭 才能^ 得地上 的快樂 , 
並聆享 最甜美 的音樂 . 

且尋到 最美好 的歡樂 ; 
老 舊的屋 滂遮覆 著生命 中最大 的魅力 ; 
最快樂 的遊樂 場和最 愉悅的 處所即 是在這 

裏 ° 

那 些倦於 漂泊的 弟兄啊 , 你 若知足 , 必能 
獲勝 , 

回到 爐火邊 • 與 你的親 人聯成 一環。 

( 由蓋斯 特!:  Edgar  A.  Guest  〕 詩改 

編 )' 

所 以', 《我 們加强 家庭的 聯繫。 全家人 
每日 早晚一 同祈禱 ' 可蒙 主賜福 全家。 進 
膳 時刻可 用來回 顧一天 的活動 ' 不 僅享用 
食物 , 家人 也可輪 流唸一 段經文 , 特别是 
摩門經 ' 以 供應靈 性之糧 。 臨睡前 是一段 
最 好時間 , 忙 碌的父 親可到 毎個孩 子的床 
前 , 跟他談 幾句話 , 答覆他 的問題 • 並且 
吿訴 ffr  ,你 是多 麼愛他 。 在 這樣的 家庭中 

, 也 就沒有 「代溝 」 這個 欺詐的 形容詞 , 
它是 魔鬼想 軟弱家 人家庭 團結的 3 —種工 
具。 孝 敬父母 的兒女 • 與愛 護兒女 的父母 

' 可 以使他 們的家 庭成爲 平安所 ' 成爲天 
堂的 一部份 。 


•  57  • 


下面這 萏詩所 描述的 ' 是 不是你 們家庭 
聚 集的情 形呢? 

我們都 在這兒 : 

爸爸, 媽媽' 

姊妹' 兄弟' 
我 們彼此 親切的 握著手 , 
毎一張 椅子都 坐有人 ' 我們都 回家了  。 
今夜 , 勿 讓冷漠 的陌生 人閲入 ' 


我 們要齊 集在那 老舊而 親切的 爐火旁 。 

請 祝福這 聚會和 這地勲 , 

一切憂 ^將 被遺忘 ; 

唯讓 溫柔的 平安瀰 漫全室 , 

親 情據有 時空。 

我們都 在這裡 —— 都 在這裡 。 

( 史柏格 〔 Charles  Sprague] 的詩改 
編 。 ) 


願神祝 福我們 , 避 開反對 者的巧 妙設計 
, 跟隨 主的高 貴方式 , 以加 强家庭 的聯繁 
, 待 將來能 回去報 吿天父 , 我們 都在' 池的 
日榮 家庭, • 父母兄 弟姐妹 ' 都 在那兒 , 
毎 一張椅 子上都 坐有人 ' 我們都 回家了  。 

奉主 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。 


- 58  • 


欲知 我們將 來如何 , 
且看 我們今 日爲人 

+二使 徒議會 

伊立 察長老 


/、/| 密 會長; 我親 愛的弟 兄姊妹 —— 

我們天 父所有 的兒女 : 我們 聽到的 這些精 
選 的年輕 人所唱 的詩歌 , 使 我們想 起全球 
各地無 數正尋 求生命 之道的 其他人 。 如果 
接著 要講的 話能觸 5 他們 和你們 的心中 , 
那是因 爲你們 的信心 和禱吿 , 而我 亦祈求 
將 會這樣 。 

我記 起有一 位母親 , 她很 關心其 女兒如 
何 運用她 的才幹 和機會 , 一日 , 這 位母親 
急矂的 搖撼著 她的女 兒說: 「我已 給了你 

生, 命。 現在你 要好自 爲之了  ! 」 

我們 可想像 我們所 有人的 天父亦 這樣說 
: 「我已 給了你 生命。 現在 你要好 自爲之 
! 現在就 好好的 利用它 !我 已給了 你時間 
, 才智 , 美好 的大地 及其中 所有的 —— 現 
在就 利用它 。 」 


世上最 耗損的 事之一 就是浪 費時間 , 機 
會 , 創作力 ' 對學習 和工作 都漠不 關心一 
一我 不在乎 , 綴學 , 這 有何用 。 生 活中的 

穩定 因素之  種減 輕不安 , 抗議和 

不滿 的因素 —— 會使 我們所 有人用 更好的 
方式使 用我們 的能力 , 並留 意我們 所有人 
的天 父有時 或許會 搖撼著 我們說 ( 祂這樣 
做的 方法比 我們有 時所注 S 到的 爲多) : 

「我已 給了你 生命。 現在 好好的 利用它 ! 

J 

當天 父將我 們第一 對父母 逐出伊 甸園時 
, 祂說 及工作 的原則 , 正如我 所讀的 : 「 
你必 汗流滿 面纔得 豳 口  一… 」 (創 3  :  19 
。 ) 祂說, 「  • 地必 爲你的 緣故受 咒詛, 
。 」 (剣 3  :  17  ) 

爲了你 的原故 。 工 作是一 項原則 , 一項 


特權 ' 和一 項祝福 —— 不是一 種咒詛 —— 
而是身 體和靈 性的一 種絕對 必需品 。 

年靑 人所以 會時常 心神不 定及遇 到很多 
困難 ' 是因爲 他們時 常過於 與挑戰 和有意 
義的 指派工 作隔離 ' 過於强 調閒瑕 及做更 
少更 少工作 。 甚至 ' 如果一 個人已 擁有他 
所希望 的財富 ' 爲了他 的靈魂 的緣故 ' 他 
17) 需 要工作 —— 這對 於那些 以最低 消費過 
活的人 也是同 樣道理 。 工作 是身體 和靈性 
的一種 必需品 。 

任何人 , 不 論年輕 或年老 , 如果 他沒有 
參與 建設性 的工作 ; 也沒有 一份富 酬賞及 
有意義 的工作 做的話 , 他將 會變得 坐立不 

安 ° 

與 昔日大 不相同 , 有些人 不知道 東西是 
從何 而來的 。 我們很 容易到 商店或 市場瞬 


•  59  • 


物 ' 但却沒 有注; t 到犁田 ' 種植 ' 製造和 
生產 的勞作 ' 或注 .1; 到那些 東西是 怎樣來 
的 。 有 些人需 要做每 樣事情 —— 不 單是輕 
省和 吸引人 的事情 ' 還有毎 種日常 和厭煩 
的工作 。 有 些人需 要做所 有事情 ° 

我們 需要吿 訴年輕 人有關 經濟的 生活事 
實 —— 以及 道德和 靈性上 的事實 : 何謂生 
產 ; 何 謂對僱 員負責 ; 何謂 供養一 個家庭 
; 何 謂儲葚 —— 何謂 不負任 何債務 ° 我認 
爲那些 爲別人 提供生 產而健 全的工 作的人 
都 可稱之 爲英雄 。 感謝神 將他們 賜給我 fff 

現在用 一黠時 間談談 某些别 的主題 : 

我們 有生活 的各種 律法。 我們有 神所給 
與 的標準 , 並 且我們 明瞭我 們的生 活方式 
所帶來 的後果 —— 而找藉 口 是不能 改變結 
果的 。 美德仍 是美德 。 邪惡仍 是邪惡 。 

我今 日 要簡 單對你 們確言 神是不 據理論 
行事的 。愛迪 生說' 「我知 這世界 是由無 
窮的 才智所 統治的 ' 世界需 要由無 窮的才 
智 來釗造 ' 由無 窮的才 智來使 之運行 …一 
那是 極其精 確的。 J 

季節' 陽光' 種 子發芽 ; 冷和熱 ; 孩子 
的生命 ; 我們 的收割 —— 這 些都不 是理論 
' 而這 樣精確 統治宇 宙的權 力亦給 與我們 
誠命 去遵守 ' 這 些誡命 如今仍 然有效 。 除 
了 天和地 的主管 人所述 及的方 法之外 ' 我 
不 知道何 處能找 到有意 義的生 活方式 。 此 
外 ' 有誰的 渺少智 慧値得 我們歸 依呢? 祂 
沒有 給我們 不必要 的誠命 —— 並且 我向你 
們作證 靈性律 法和道 德律法 就如自 然律法 
一般 運行著 ' 而 毎個人 欲知他 將 來如何 , 
且 看他今 曰爲人 。 

1842 — 1910 年美國 心理學 家及哲 學家詹 
姆士威 廉的一 項陳述 是麥基 會長有 時慣於 

引用的 : 哲斐 孫的戲 劇之一 ' 「李 伯凡溫 
可 」 爲他 每次無 故曠職 辯護說 ' 『 這次不 
算!』 好罷' 他不算 ' 上天 也不算 ' 但實 
在 是算了  ° 在他 的神經 細胞和 構造中 , 各 


分子都 在作計 算和紀 錄以作 爲對他 不利之 
證。」 ( 習慣 的律法 。 ) 

由於 是這樣 ' 我 們感謝 神賜與 改的原 
則 —— 祂給我 們這原 則是由 於祂知 道我們 
需要它 。 但我 們的悔 改必須 是眞誠 而不是 
那種 重複犯 同樣愚 蠢錯誤 的悔改 。 如果我 
們要得 到生活 的平安 和快樂 , 就必 須除去 
軟 弱或頑 固的敗 行而忠 誠決意 的悔改 。 

邪 惡是未 成熟的 ' 淫蕩的 '胆 大的, 不 
知 羞恥的 —— 及 貪婪的 —— 但在這 世界事 
物中沒 有一種 事物是 配與一 位年輕 人的生 
活和 道德妥 協的。 我 們從來 不應以 任何程 
度來獎 勵邪惡 ' 而應獻 出自己 在家庭 , 社 
區 ' 及 國家中 創造一 種潔淨 而健全 的環境 
。 如果 我們眞 的希望 有更好 的道德 和自然 
環境 ' 我們有 很多方 法可得 到這些 —— 我 
們有 很多方 法可得 到那些 我們願 意扶持 , 
支持及 償付的 事情。 但我們 不能漠 不關心 
的去做 ° 而 每個人 將體察 到他所 做所 想的 
後果 —— 他 的爲人 所引玟 的後果 。 

而 對於你 ' 各處 可愛的 年輕人 ' 及那些 
正在尋 求答案 ' 曾 犯錯誤 ' 曾受錯 誤敎導 
' 或受 不愼和 不幸影 響的人 : 不要 讓驕傲 
' 壞習慣 ' 肉慾 ' 或 固執阻 止你獲 得在生 
活中可 能得到 的至高 祝福。 

年輕 歲月很 快逝去 。 殘年 比你所 想像的 
來 得更快 ' 然後 就是離 開今生 ' 而 隨著而 
來的就 是永恆 的將來 。 

這樣 生活以 求平安 。親 愛的年 輕朋友 ' 
要潔淨 ° 潔淨 是最奇 妙的話 語之一 。 要安 
適 ° 從 來沒有 不潔的 人能得 以安適 。 當你 
服 從律法 ' 遵 守誡命 ' 及在 天父之 前謙抑 
自己 ' 你就 有健全 的生活 ' 有著內 在的平 
安 和堅固 的希望 。 

這 樣生活 ' 你 就可面 對自己 • 面 對你的 
天父 及所有 在各處 的人。 

你們 各人是 寶貴而 無價的 。 你們 各人是 


祂 所有的 。 生命 是你們 所有的 。 要仁慈 , 

貞節 。 镎 敬及照 頓父母 。 焐 祈 Wini 作選 w 
。眞 誠愛人 &服務 。在 tt-Sfi  •  Mttfli  h  « 
中生活 °  ^重 事實 。 用神所 賜 與的 fr;^ 來 
考 験事實 。遵行 ^法 ' 而我 們的主 和救主 
的福音 將;! fi 你 到平安 和快樂 . 及瘦 得在, k 
生可 能得到 的至^ 祝福。 

記住 ' 記住啊 ' 我親 愛的年 輕朋友 ' 我 
們 的主和 救主並 沒有欺 騙我們 。 祂 沒有說 
郝是 一條大 而易通 的道路 ' 也沒有 說過冷 
淡或放 任的人 都可到 那裏去 。 實 在而直 
截了當 的對我 們說: 「你 們要進 窄門, 因 
爲引 到滅亡 ' 那門 是寬的 ' 路 是大的 ' 進 
去的人 也多。 」 

「引 到永生 ' 那門 是窄的 ' 路是 小的… 

… J  (太 7  :  13—14。 ) 

世上 沒有任 何不負 責任及 容易取 巧的捷 
徑是那 些知道 自己在 做什麼 的人眞 正想走 

的。 

我對 你們作 證神是 活著的 ' 這就 是祂的 
事工 ' 祂 的敎會 ' 祂 的計畫 及爲祂 的兒女 
而設 的目的 ' 這復興 是爲所 有那些 眞誠尋 
求 和接衲 的人而 準備的 ' 祂 會據你 們就祂 
的程 度而盡 量進入 你們的 生活中 。 並且對 
於你 —— 對我們 所有人 —— 對祂在 各處的 
所 有兒女 ' 祂 正在說 : 「我 已給了 你生命 
。現在 好好的 利用它 ! 」 

創 造一個 美麗的 世界需 要一段 長時間 。 
建 立一種 美好的 生活需 要一段 長時間 ' 但 
敗落 的累積 能很快 引致大 損害。 啊 ' 我親 
愛的年 輕朋友 ' 你 fft 的天父 不會據 理論行 
事 。 祂就是 這樣說 。 信賴祂 。 信賴 那位給 
你生 命及吿 訴你眞 理的祂 。 你還要 相信誰 
?• 你還 要歸依 何處呢 ? 

尊 重你自 己 ° 尊 重别人 。 尊 重生命 。 尊 
重律法 。 要忠信 。 要公正 。 要 有生產 。 要 
潔淨及 安適的 生活。 生 命是你 所有的 。 啊 
' 在潔淨 ' 美譽 ' 和 誠實中 好好利 用它罷 


60 


。 不 要過與 RPK 作對 的生活 。 。 

愛 迪生在 他最後 的公開 W 講 中說: 「我 
給 你的信 息是: 要有 ^氣 ! 我曾生 存一段 


很 長時間 。我 曾見歴 史再次 不斷的 a 演 。 
…… 要 像在你 之前的 祖先一 般另敢 。 有信 

心! 向 前進!  J 


神祝 福你們 , 而平 安今日 —— 及 時常與 
你 們一起 , 我 所祈求 的是奉 我們的 主和救 
主耶 穌荜 督的名 ' 阿們 。 


61 


究 竟希望 在何處 ? 


+二使 徒議會 

洪德豪 惠長老 


們住 在人類 歷史中 引人人 勝的時 
期。 人 類自太 初以來 的緩慢 進歩已 漸漸開 
始 加速。 今日 我們發 覺進歩 的動力 是如此 
大 , 以 致我們 時常畏 懼去想 像未來 。 人爲 
那使他 日常生 活更加 便利的 迅速科 學進歩 
而自豪 。 由 於醫學 的進歩 。 ^的健 康已得 
到改進 , 而壽命 也延長 了  。 社會上 很多地 
方的 激烈改 革已. 使人的 福利得 以加增 。 商 
業 和工業 的進歩 是前所 未聞的 , 而 這一代 
亦擁 有人類 從未享 有過的 至高生 活水準 。 
我們很 自豪能 夠住在 一個富 有成就 的現今 
世界 。 

所有 這些急 遽上昇 的進歩 在未來 的年代 
中對人 類將會 有益嗎 ?這些 在毎方 面對於 
我 們的兒 女和孫 兒將會 有利嗎 ? 我 們毫無 
疑問會 同意很 多事會 帶給我 們憂慮 。 在過 
去 世代的 社會中 , 一 直都是 一股偉 大的鞏 
固力 量的家 庭和家 庭生活 , 前程將 會如何 
? 社區的 圑結和 全國人 民的生 ^辟 會如何 


? 由於 通貨膨 脹和負 « 增多 的結果 , 我們 
的經湾 前途會 如何? 現今的 道德墮 落及它 
對 個人' 家庭 ' 國家 ' 和世 界的影 彎會如 

何 ? 我們 被迫接 我 們所謂 的進步 所引致 
的 很多嚴 重事件 。 

我 們正進 入或通 過歴史 中的一 段時期 • 
於其中 , 所謂 的現代 想法已 優先灌 入很多 
自詡爲 現代擁 護者的 人的思 想中。 這些人 
更極端 的趨向 思想和 行動的 自由而 忽略了 
人 類對同 胞所負 的責任 。 如 果我們 跟隨那 
些 提倡自 由使用 藥物及 道德自 由的人 , 我 
們將 被領到 何處? 沒 有結婚 而與異 性同居 
或有 肉體上 的關係 , 隨 意墮胎 , 同性戀 , 
或猥 亵文學 的合法 , 所有這 些將引 致什麼 
後果? 

在過去 世代的 社會中 , 現 代主義 者曾是 
一股偉 大的堅 固影響 力的靈 性價値 和宗敎 
理想又 會如何 ?聲稱 這些在 人們現 在所尋 


求 的自由 中一直 是一種 大阻力 。 部 份所謂 
現代主 義者有 一種巨 大力量 去改變 宗敎信 
念 和過去 的敎訓 , 以 符合現 代的思 想和批 
判性 的研究 。 他們 用現代 吹毛求 的方法 
輕 視聖經 的敎訓 , 及否 認經文 是藉' 感應而 
來的。 現代主 義者敎 導基督 不是神 的兒子 

。 他 否認全 人類藉 此能得 救的贖 Pf 義牲的 
敎義 。 他否認 世界救 主的復 活並將 祂當作 
是一位 倫理學 的敎師 。 究竟希 望在. 何處 ? 
信 心已變 成怎樣 ? 

舊 約說明 了 神創造 地和人 的故事 ° 我們 
現在 應不顧 這紀錄 • 而按照 現代主 義者的 
理論 將創世 一事現 代化嗎 ? 我們能 說沒有 
伊甸園 , 或沒有 亞當和 夏娃嗎 ? 因 爲現代 
主義者 現在聲 言洪水 的故事 是不合 理和不 
可 能的 , 我們 應疑惑 舊約中 所述及 有關挪 
亞與洪 水的紀 錄嗎? 

讓我們 査考一 下當主 坐在橄 攬山上 ' 門 


•  62  • 


徒到來 時祂所 說的話 。 他們 要求主 將祂來 
臨 和世界 末日的 日子吿 訴他們 。 耶 穌答道 
: 「但那 日子, 那時辰 , 沒有 人知道 ' 連 
天上的 使者也 不知道 , 惟獨 父知道 。 

「挪 亞的日 子怎樣 , 人子降 臨也要 怎樣。 

「當洪 水以前 的日子 , 人 照常吃 喝嫁娶 
• 直 到挪亞 進方舟 的那日 , 

「 不知 不覺供 水來了  , 把 他們全 都沖去 

' 人子 降臨也 要這樣 。 」 (太 24  :  36-39 

- ) r 

主在這 述中 確證 了洪水 的故事 而沒有 
將它 現代化 。 我們能 接吶主 的某些 陳述爲 
正確的 , 而在 同時又 •« (絕某 些其他 的爲錯 
誤的嗎 ? 

當馬大 聽聞耶 蘇到來 , 她 出去見 祂並與 

祂一起 談論有 關她弟 兄的死 亡和復 活的事 
。 「耶穌 對他說 ,復活 在我, 生命 也在我 
' 信 我的人 ' 雖 然死了 ' 也 必復活 。 」 ( 

約 11  :  25。 ) 

這兩 項陳述 , 一項 是關於 挪亞和 洪水的 
事實 , 一項在 其中祂 宣稱自 己是復 活和生 
命 , 這兩項 都是主 所說的 。 我們怎 能相信 
其 一而不 信其二  ? 我 們怎能 將洪水 的故事 
現 代化或 將它當 作神話 般看待 , 而 又堅持 
另一 項是眞 實的? 我 們怎能 將聖經 現代化 
而又將 它視爲 引導我 們的光 及作爲 我們信 
仰的主 力呢? 

. 有些人 聲言相 信聖經 一事是 守舊的 。相 
信神 , 相信耶 穌基督 , 相信 活神的 兒子是 
守舊嗎 ?相信 祂贖罪 的礒拌 和復活 是守舊 
嗎? 如果 是的話 , 我自 承自己 是守舊 , 而 
敎 會也是 守舊的 。 主 很顯淺 的敎導 過永生 
的原則 及那些 帶給有 信心相 信的人 快樂的 
敎訓 。 假想必 需將主 的這些 敎訓現 代化似 
乎是不 合理的 。 * 的 信息是 與各永 恆原則 
有關的 。 數以百 萬計跟 隨這些 e 則的 人在 
他 們生活 中都曾 找到豐 富的宗 敎經驗 。 今 

日 世界 的人都 在尋求 生活中 的一項 有意義 


的 目的, 亦有 數以千 計的人 在尋求 一項有 
意 義的宗 敎經驗 。 這 樣一種 經驗能 夠祇在 
沉思中 , 或在降 靈術的 集會中 找到嗎 ?  一 
種有意 義的經 驗能夠 在藥物 , 或在 與多人 
發生性 關係中 找到嗎 ? 這種 嘗試是 走後門 
, 走偏門 , 或爬 牆而過 , 而 不是走 主所指 
定 的道路 。 

主在住 棚節時 對法利 赛人這 樣說: 「我 
實實在 在的吿 訴你們 , 人 進羊圏 , 不從門 
進去 , 倒 從别處 爬進去 , 那人 就是賊 , 就 
是 强盗。 

「 所以耶 穌又對 他們說 • 我 實實在 g 的 
吿 訴你們 , 我就是 羊的門 。 」 (約 10  :  1 

除了經 過主耶 穌基督 的那扇 門之外 , 沒 
有任何 方法可 找到一 種有意 義的宗 敎經驗 c 

時常 都有一 些人想 在他們 相信之 前獲得 
一 個神蹟 。 在 主的傳 道期間 , 在很 多場合 

都 有人要 求祂顯 一個神 a  。 

「法 利赛 人和撒 都該人 , 來試 探耶穌 , 
請 他從天 上顯個 神蹟給 他們看 。 

「耶穌 回答說 , 晚上 天發紅 , 你 們就說 
' 天 必要晴 。 

「早晨 天發紅 , 又發 '黑 , 你 們就說 , 今 
日必 有風雨 。 你們 知道分 辨天上 的氣色 , 
倒不 能分辨 這時候 的神蹟 。 

「一 個邪 惡淫亂 的世代 求神睫 …… 」 ( 

太 16:  1-4  c  ) 

或 許他們 就如今 日很多 人一樣 , 除非能 
由感官 感覺到 , 他們 就不將 眞理當 作是眞 
理 。 如 果神召 來雷電 , 從天 上摘下 一顆星 
• 或將水 分開以 滿足人 們的好 奇心時 , 那 
時 將達成 的又是 什麼呢 ? 他 們可能 會說那 
是魔鬼 的工作 , 或說 他們的 眼睛欺 騙他們 

神 蹟對於 有信心 的人是 顯然的 。 柄' 者得 
治愈 ; 祈禱 得答覆 ; 轉變得 以在那 些相信 


' 接納 ' 及 遵行誡 命的人 的生活 中作成 。 
我們藉 著遵守 基督福 音的各 項原則 而證明 
'他 。 祂 應許那 些遵守 誡命的 人偉大 的祝福 

: 「你們 作我所 說的事 ,我, 主, 便是被 
約束的 ; 但是 你們不 作我所 說的事 , 你們 
就 得不到 應許。 」 (敎約 82:  10。 ) 很多 
誠命是 拘束的 ' 但理 由明示 這些是 爲了人 
的好處 。除了 約束的 誠命外 , 還有 正確的 
忠吿。 兩 項大命 令就是 愛神及 愛同胞 。 

「 你 要盡心 ' 盡性 ' 盡意 ' 愛主 你的赤 

「這是 誡命中 的第一 , 且是最 大的。 

「其次 也相倣 , 就 是要愛 人如己 。 

「這兩 條誡命 , 是 律法和 先知一 切道理 
的總綱 。 」 ( 太 22  :  37—40  0  ) 

如果人 忠誠的 遵守愛 的誡命 , 還 有什麼 
更大的 律法可 賜與人 , 以帶 來和平 , 繁榮 
, 和進 歩呢? 

在 這迅速 轉變的 時代中 ' 如果我 們保持 
一 種對神 的信念 及愛祂 , 我 們就能 維持一 
種內心 的平衡 , 但是 除非我 們亦愛 祂的兒 
女 ' 否則我 們就不 能愛神 。 這些人 都是我 
們 的鄰舍 , 而 對他們 眞誠的 愛是無 分階級 
' 文化 • 種族 , 膚 色 ' 或 主義的 。 

耶穌 基督末 世聖徒 敎會的 敎友張 臂歡迎 
各處 的鄰舍 。 基督復 興的敎 會負責 以愛心 
將耶穌 基督的 福音帶 給敎會 在全球 的鄰舎 
' 並努 力幫助 那些接 受福音 的人遵 行主的 
敎訓 。 

在 這混亂 忙碌而 又俗世 進歩的 世界裏 , 
我們需 要返回 基督的 純僕中 。 我們 需要愛 
祂 • 榮耀祂 , & 崇拜祂 。 尋 求靈性 及使它 
在我 們生活 中產生 影響力 , 這樣我 們就不 
會爲現 代主義 者曲解 的敎導 所接亂 及誤導 
。 我 ffi 需要研 讀主所 敎導的 顯淺眞 理原則 
及消 除爭論 。 我們對 神的信 心需要 是眞實 
而非 臆測的 。 耶穌基 督復興 的福音 可以是 
一 種充沛 • 生動的 影響力 , 眞正的 接納可 


•  63  • 


給與 我們一 種有意 義的宗 敎經驗 ° « 門宗 
敎的 偉大力 g 之一就 是將這 « 仰付諸 曰常 
的意念 和行爲 。 這樣 可將和 平與安 寧代替 
了煩惱 和混亂 。 

敎會 很確定 的反對 懈怠或 改變道 德的論 

^ ' 及反 對那所 謂新道 ®  。  S 管現 代主義 

者會將 靈性價 値眨低 ' 靈性 價値是 不能被 


匱諸 一旁的 。 我們可 變成現 代化而 不受現 
代 主義者 的影饗 。 如 果相信 聖經一 事是守 
舊的 ' 我們 應感謝 神給我 們守舊 的特權 。 

讓 我 留下我 個人的 信念和 見證作 爲結束 
。 我知 道神是 活著的 ' 就是 新舊約 所述及 
的同 一位神 。 我知道 耶穌基 督是祂 的兒子 
。 祂在 偉大的 嘖罪? 義 牲中奉 獻了自 己的生 


命 而由此 成爲我 , 你 , 及 全人類 的救主 。 
我 亦知道 今日在 地上有 一位神 的先知 , 他 
正如過 去所有 世代的 先知對 神的兒 女講話 
一般 ' 將主 的心意 和旨意 傳給祂 的兒女 。 
願主 給我們 能力去 明白祂 的敎訓 , 及給我 
們力量 ' 堅 信而不 動搖的 跟隨祂 的敎訓 , 
我奉 耶穌基 督的名 而祈求 。 阿們 。 


64  • 


就 是蝗蟲 那些年 所喫的 

+ 二使徒 議會代 理會長 
甘賓 塞會長 


^^兄 姐妹和 朋友們 ' 尤其是 海外來 

的 說不同 語言的 敎友們 , 眞 高興能 在這次 
盛大 的聚會 中與你 們同聚 。 

在這 棟屋子 右邊約 一百碼 的地方 , 是一 
座 美麗的 花崗石 紀念碑 , 頂 上有一 個石球 
' 上面 有兩隻 靑銅鑄 的海鷗 。 這座 紀念碑 
前 ' 曾經 站立過 百萬計 的遊客 ' 聆 聽那動 
人 的故事 —— 「神 對摩 門先驅 者的慈 悲」。 

這海鷗 的翅膀 寬寬的 張開著 , 就 像敎會 
的兩 隻臂膀 , 環抱 著世界 各種各 族的人 ; 
花崗石 球象徵 敎會遍 及全球 , 也使 人想起 
但以 理夢中 見到大 石從山 頭滾下 , 一直向 
前滾動 , 直到充 滿全地 。 

P 碑上 講出整 個故事 。 一 塊沙漠 處女地 
, 耕 牛隊伍 , 還有張 開著臂 膀在. 撒 種的人 
。 又繪 述出無 情蝗蟲 的侵襲 , 要人 » 伏在 
地上 , 垂著手 , 低著頭 , 顯 出失望 的掙扎 


, 絕望 吞噬他 。 那個 女人也 是精疲 力盡的 
樣子 , 抬頭仰 望無情 的蒼天 , 表情 令人憐 
惜 。 他們肴 到頭頂 的海鷗 。 牠們是 來參與 
蹂躪嗎 ?圖中 說明了 海鷗的 戰勝及 穀類的 
收成得 以保存 , 避 免了整 個災禍 。 

古代埃 及人的 天災不 是初次 , 摩 門先驅 
者的 蝗蟲災 禍也不 是末次 。 多年前 , 我們 
遊, W 澳洲時 , 常常聽 說某人 「已經 放下了 
他 的包袱 」 。 後來 才知道 ' 它與我 們這兒 
常 用的下 列兩句 話有同 樣的: 1義 : 「他沒 
有 做到那 一等級 」 ; 「 他錯過 了船 」 。 我 
讀古代 經文時 , 發現 古人用 一'。 J 話 衷現同 
樣 的情形 ' 即 「就 是蝗 蟲那年 所喫的 」 ( 

約珥書 2  :  25  ) 

據說 蝗蟲是 昆蟲的 一大族 , 有炖 的觸角 
'長 的後腿 ' 翅膀摩 擦厚的 大腿時 ' 發出 
人 們熟悉 的聲音 。 牠 們在河 床和陽 光窪地 
產卵 ' 以驚 人的速 度繁殖 ' 充 滿空中 , 遮 


天蔽日 。 大 a 這類 害蟲 , 曾 數次侵 害美國 
西 部及世 界各地 , 引 致的損 失達數 千萬元 
。 牠們 引起無 數災難 , 使大 量的人 口因此 

死亡 。 

這 類害蟲 , 像侵襲 猶他州 的蝗蟲 , 也曾 
多次出 現在埃 &人的 故事中 : 

^西和 亞倫對 法老說 , 要 他釋枚 所有的 

4 乂隸 。 但法老 很頑固 , 心 地剛硬 。 他在每 
次 受災時 ' 便 答應了  ; 可 是災' 雜一過 ' 他 
又食言 。 

西?' ¥戒說 : 「耶和 華神說 , 你 在我面 
前不肯 自 卑 , 要到 幾時呢 ? 容我的 百姓去 

• 好 ♦ 奉我。 」 ( 出埃 3  ) 

接著 X 有多次 災難: 「^裏 的水 都變作 
血 」 ; 「靑 蛙上來 遮滿埃 S 地 」 ' 「蒼蠅 
大 * 」 , 「康土 …… 變 成虱子 」 ; * 西掲 

km  ''k  ,  「 就在 人身 上和牲 ^身上 , 成了 


•  65  • 


起泡的 tff  J  。 

然後又 「打 雷下雹 有火閃 到地上 J ; 
^搫打 …一 W 間 所有的 …一 並一切 的菜蔬 
' 又 打壞田 間一切 的樹林 ° 」 「麻 和大麥 
被 雹擊打 ' 因爲 大麥已 經吐穂 ' 麻 也開了 

花 °  J  ( 出 埃及記 7:  20;  8:  6'  24'  17 
; 9  :  10  •  23  '  25  ■  31  ) 

由於法 老數次 的反對 ' 摩 西引述 主的話 

「  一… 容我的 百姓去 …… 你 若不肯 …… 
明 天我要 使蝗蟲 進人你 的境內 。 」 (出埃 
及記 10:  3-4) 

「你 帶到田 間的種 子雖多 , 收進 來的却 
少 ' 因爲被 * 皇蟲 吃了  。」 (申 命記 28:  38) 

「 …… 到 了早晨 ' 東風 把蝗蟲 飄了來 。 

J 

「 …一 這 蝗蟲遮 滿地面 , 甚至地 都黑喑 
了 一… 埃及 遍地, 無論是 樹木, 是 田間的 
菜蔬 , 連一^ 靑 的也沒 有留下 。 」 (出埃 
及記 10:  13,  15) 

蒼蠅 吃剩的 , 蝗 蟲吃掉 ; 蝗蟲 吃剰的 , 

毛 蟲吃掉 。 這樣 ' 又一年 的收成 沒有了  。 

當 我念及 「就 是蝗 蟲那年 所喫的 」時 , 
我想 起多少 人失去 的週末 和荒廢 的歲月 。 

某人 從很遠 的一州 寫信來 , 他大 約是在 
一年前 受洗的 。 現在 我引述 他信中 的幾段 

「倘 若你能 把我的 名字從 敎會紀 錄上除 
去 ' 我將 很感謝 。 我發現 一… 敎會 的要求 
太大 。 我 是由於 …一 傳敎士 的領導 而接受 
課程 。 我所知 道的第 二件事 ' 便是 我的洗 
禮已計 晝好了  。 我完全 不懊悔 這回事 ' 它 
是有 敎育意 義的。 

「後來 ' 我 才發現 我置身 於怎樣 的情形 
中。 


「我 不能 放棄四 個不字 —— 不抽烟 , 不 
喝酒 ' 不 飮咖啡 ' 不喝茶 。 這 令我更 
加不安 。 我 個人喜 歡爲人 所接受 …一 當我 
覺得 我不能 夠同享 友伴的 樂趣時 , 我覺得 
我被 摒棄了  。 

「同時 , 我 發覺我 不能夠 毎星期 日花三 
五 小時在 敎會中 ' 也 很難捨 我收人 的十分 
之一 。 這是違 反我的 本性的 一… 

「 我很 抱歉帶 給你這 項麻煩 。 誰 也沒有 
錯 一 完全 是我自 己的錯 。 我希望 你能原 
諒我 …… 我 已這麼 決定。 J 

他 最後的 決定確 是很悲 傷的。 他 要轉回 
到世 俗中去 , 那麼他 以後的 歲月好 比是被 
蝗蟲 、 蒼蠅 和毛蟲 吃掉了  。 

普 遍來講 , 我們 的敎友 却相反 。 他們不 
在 乎每個 安息日 献出四 五小時 , 甘 願奉獻 
十 分之一 , 也遵守 四個不 。 

馬 登說: 「 …一 用 石磨來 磨水是 永不可 
能的 ' 因 水瞬不 停流。 」 ( Orison  S. 
Marden 著 「  Pushing  to  the  Front 」 第 
一卷第 13 頁 ) 

幾天前 , 一家新 敎友高 興地跟 我握手 。 
我問 他們成 爲敎友 多久了  , 回答是 「兩個 
月。 」接 著他們 熱烈而 又懊惱 的說, 「想 
想過 去的這 麼多年 , 如果我 們是在 敎會該 
有多 麼快樂 ! 」 蝗蟲 吃掉了 他們的 那些年 
月 c 

有人說 , 「 『哦, 我已 經那樣 ! 』 或者 

『 我沒 有那樣 ! 』 就 是表示 他們寧 願捨身 

以追回 已逝去 的機會 , 來彌 補他們 過去的 

一 椿錯誤 。 」 ( Marden   '第 15 頁) 

一八三 四年時 , 先 知斯密 約瑟組 織一個 
高級 諮議會 。 下面事 件是一 個姓楊 的人所 

m  : 

「 …一 我犯了 一件很 大的錯 , 想 記錄下 
來 , 以作 爲别人 的借鏡 。先 知要我 担任高 


級諮 議會一 個位置 ' 我沒 有答應 , 反而站 
起來講 我沒有 能力担 任這樣 一個重 要職位 
, 也許 我表現 得焦急 。 

「然 後先 知說, 他 只是希 望我承 担這個 
職位。 當 我繼樓 推擋時 , 他 指派了 H —涸 
人 , 我以 爲這就 是他從 此之後 ,.不 再召喚 
我担任 聖職中 任何重 要職位 的原因 。 從那 
時起 , 我學 到了不 持己見 , 不推托 那蒙召 
喚領 導這個 國度者 ' 而 是召我 去那裏 , 我 
就 去那裏 。 」 

蝗蟲 在噬咬 。 想想 這個人 所失去 的多少 
機 會與多 少歲月 。 

文斯洛 ( Harriet  Winslow) 有 一首詩 
提 到機會 : 

「金色 的機會 從不到 臨兩次 ; 立即 抓住它 
當機運 向你展 顏微笑 而資任 向你指 示路徑 
時 ° 

「爲何 爲那遙 不可及 而模湖 的事物 , 這樣 
渴 望並不 止息的 嘆息? 
殊 不知那 圍繞在 你自週 的美景 , 
低唱 著永恆 的曲調 。 」 

我認識 一個人 , 當 他的支 聯會會 長召喚 
他 担任他 支會的 主敎時 , 他非 常担心 。 他 
臉色變 得灰白 , 立即提 出反對 。 他 推擋成 
爲以色 列中的 裁判者 、支 會之父 、 敎友們 
的領袖 的特權 。 支聯 會會長 以爲他 只不過 
是胆 小害羞 , 覺得 自己沒 有才能 等理由 , 
想再 說服他 ; 但是他 已經作 出决定 。 

自從 那一日 ' 許多 年月被 「蝗蟲 所吃了 
J  ° 

在 這方面 ' 我又想 起雷格 登瑟耐 、 考得 
里奥 利佛和 哈里斯 馬丁等 ' 還有一 ^别的 
人 ' 他們 閉緊機 會之門 。 

「記 住有四 件事是 一去不 回頭的 : 巳說 
出的話 ' 射 出的箭 ' 過去了 的生活 ' 像忽 
略的 機會。 」 ( Marden  ' 第 67 頁 ) 


•    66  • 


一個 年輕人 , 是敎會 中的忠 誠敎友 , 忽 

然 愛上了 一個漂 亮的非 敎友少 tc  。當 他們 

戀 愛成熟 , 論及 婚嫁時 , 議 定舉行 民俗婚 
姻., 是 「至死 就分離 」 的。 他軟弱 的反對 
, 但是她 堅不, aii 歩地 作了主 。聖殿 和永恆 
婚姻對 她毫無 意義。 

他 一定是 想將來 有一天 , 能帶她 加入敎 
會 ; 但是 時間過 得很快 , 孩 子一個 接著一 
個來 , 他們在 沒有福 音的家 中長大 。 大好 
的 機會已 經過去 —— 歳 月一逝 不復回 , 這 
些年月 就是蝗 蟲所喫 的吧? 

莎士比 亞寫下 : 

「人生 好比浪 潮起伏 , 
趁 著潮頭 , 導 向幸福 ; 
潮 尾水洩 • 陷於 不幸。 
我 們要趁 著漲潮 時努力 , 
否則機 會一瞬 即逝。 j 

「它 從不到 臨兩次 ; 立即 抓住它 , 
當機 運向你 展顏微 笑而責 任對你 指示路 
徑時 。 幽靈 之恐懼 何能令 我退縮 , 不停 
留 , 儘管歡 樂自高 處抝 引我 ; 
但 只勇往 直前奔 向目標 。 」 
( 凯撒 大帝 第四幕 第三景 ) 

蝗蟲時 時都有 ' 文明被 咬而腐 it  。 
富蘭 克林說 : 

r 你愛生 命嗎? 那 麼別糟 踏時間 , 因爲生 
,就是 時間溝 成的。 」 

w 有 人說: 「永恆 不能回 復已逝 的每一 
分 毎一秒 。 」 

「我 曾浪費 了時間 , 現在 時間浪 費我。 

」 ( 莎 士比亞 ) 

在我 幼年時 , 一對 剛以民 俗婚姻 結合的 
新 婚夫婦 , 予我 很深的 印象。 男的 是個英 
俊少年 ' 有匹滑 溜的馬 ' 有 辆 橡膠 輪馬車 

' 還有 大把金 錢使用 。 女 的是個 美人兒 ' 
生 長在富 裕家庭 , 所 以她的 衣飾與 社交名 


氣 , 使其他 女孩羡 慕不已 。 

他們 的婚禮 可以說 極盡豪 華舗張 。 

兩家人 都有許 多兒女 ' 但 是他們 的頭一 
個决定 , 就是 「不 要兒女 j  。 

似乎是 施行了 一項甚 麼手術 '總之 ,這 
個家庭 一直沒 有孩子 。 他 倆繼綾 f 樂 —— 
跳舞 、 騎馬 、 飮宴等 。'經 過這麼 些年頭 ' 
我 眼瞧著 他們愈 來愈老 ' 愈來 愈寂寞 。 他 
先去世 。 她繼繽 住在錤 上那條 大巧上 ' 毎 
天 去一次 郵局和 雜貨店 。 時 間過去 ' 她老 
得 背駝了 ' 走路時 慢吞吞 ' 還要扶 著拐杖 
。 寂寞包 圉著她 。 她 的兄弟 姐妹都 爲自己 
的家庭 忙碌' 愈來 愈少來 探望她 ' 來了也 
:只 待一會 兒就走 。 那 個年代 ' 還沒 有無錢 
電廣播 或電視 , 閱漬 也因爲 視力迷 濛而減 
少 。 人們愈 來愈少 見到她 , 也就把 她淡忘 
了  ° 

一天 ' 有人 發現她 ' 她已 經死去 幾天了 
。 她在生 時寂寞 , 死時 也孤單 。 沒 有孝敬 

、 盡責 的兒女 來葬她 —— 沒有 人流淚 —— 
沒 有哀悼 。他們 的歲月 就是白 白過的 。不 
就是被 蝗蟲所 喫了嗎 ? 

有人說 : 

「命運 不是加 之於你 , 而 是出乎 內在一 
你要 創造你 自己。 」 

( Marden, 第 404 頁 ) 

不 計畫就 不結實 , 沒有 收穫。 命 運之翼 
輕輕觸 到我們 , 但大 部份還 是由我 們自己 
造 成我們 的命運 。梅 瑟卡爾 給我們 一項想 
像 : 

「 那些 册子將 被打開 。 我 的守護 天使將 
站在 我旁邊 , 打開 册子說 ,『看 !』 我就 
瞧一瞧 '說' 『 多美麗 ! 』 天使說 ' 『 這 

本來可 以是你 。 』 然後 翻到; 一頁 , 說 , 

『 這 就是你 。 』 」 


英格 爾的詩 這樣說 : 

r 我是人 類命運 的主人 , 
名望, 愛情, 和 財富隨 我的脚 踪而至 。 

我們 過城鎮 與田野 , 

深入人 跡罕至 的沙漠 和海洋 , 

越 過茅屋 , 市集 和宮殿 , 遲 早我會 不期然 

的同時 1 蔽每 II 門 , 

厂不 管那人 是睡著 、 醒著 , 在用餐 、 亦或 
在我轉 身離去 前起身 。 

這是 決定性 的一刻 , 

那些跟 隨我者 能達到 人類所 渴望的 每種境 

况 , 並 征服每 個敵人 , 

只除 却死亡 ; 然而懷 疑和猶 ft 者 • 

必 W 致失敗 , 貧困 和災禍 , 

你們找 不到我 亦無法 探知我 —— 

我從 不回答 亦從不 回頭。 」 

 John   James  Ingalls, 

「機會 」 

世界 上有無 數錯過 的機會 。 本屆 大會上 
-許多 予人深 刻印象 的演講 , 分别提 到許多 
面對 福音時 不肯接 受的人 ; 大中學 的退學 
生 和被革 職的人 , 濫 用藥物 和氾性 罪的人 
; 不接 受敎會 或社會 服務機 會的人 ; 譲傳 
敎 機會過 去的人 ; 寧 取民俗 婚姻而 捨棄永 
恆婚 約的人 ; 使用 迷幻藥 、 1« 胎 ' 或其他 
方 式危害 生命或 家人生 活的人 ' 而 家庭生 
活是一 再强調 的民族 文化的 繼承者 。 這一 
切提 醒我們 , 雖然我 們居於 此世界 ' 却不 
須《於 這世界 。 

願 我們緊 握機會 ' 完全 遵行福 音生活 , 
爲 永恆的 榮耀而 準備我 們自己  >  那 是我們 
可 以得到 的前程 。 我 奉主耶 穌基督 的名祈 
求' 阿們。 


•  67  • 


爲見神 而準備 的時候 

總 會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及十二 使徒議 會會長 
李海 樂會長 


在  我今天 早上的 演講中 , 我 希望引 

起 你們注 意一 些對毎 個人都 極重要 的原則 
。 我要 提及一 件你們 每個人 都很; a 悉的事 
件 , 以開 咍我在 今天這 個主日 ' 在 此具有 
歷史. t 義的 大會堂 中的^ 講 。 我們 這個世 
代中一 些最偉 大的 iif; 說即 是在 此講壇 上給 
f 的。 

我 謙 卑的認 識 這一勲 , 故 此祈求 神聖的 
指引 , 使我 能與這 美好場 合的' 《性互 相^ 

八 。 

在 還沒有 說到正 題以前 , 我要' jl 用一個 

你們 都記得 的實例 ' 這事 (牛已 有 其他的 iiiS 

講 者在這 次大會 中引用 過-。 

幾個 月以前 ' 成千上 萬的人 W-.tJ.ffifj 的 

由電視 收# 或由 廣播中 收聽太 陽神 十三號 

太 空船難 卜吉凶 的飛行 。 似 T7. 全世 界都在 
祈 求一項 最緊要 的結局 ' 那 就是這 三名^ 
者 能夠安 全的返 回地球 。 

當其中 一名太 空人抑 制住焦 ^而 發出令 
人吃驚 的信息 : 「 有爆 炸發生 」時 '休 t: 
頓地面 i"H 制台 立即動 員所有 專業枓 學家 , 
這些抖 學家若 干年來 均不 斷策^ 每一  jjj 
慮 到的有 次飛行 的細節 。 


現在這 三個人 的安全 ' 完全要 iv;w 項 a 
要條件 : 一是休 士 頓 地面^ 制中心 郴些技 
» 人 員的知 識和技 巧的可 ^性 如 何 ' 以及 
這些 太空人 是;1 ,、' 絕對服 從邯些 技 »; 人員的 
每一項 ^ 示 。 這些技 術人員 由於睑 解這些 

太空人 的問題 ' 因此最 Aff 格來找 出主要 

的解 決辦法 。 技* 人 員 所做 的決定 必須是 
完 全無^ 的 ' w 則就 會失之 毫里差 以千里 
° 這 一抬戲 劇事件 某些方 面來說 , 與我們 
所生存 的亂世 很相像 。 就在這 個星期 , 報 
紙的頭 版刊登 著一位 國會議 員致美 國總統 
的令人 驚愕的 立 吿: 「美國 社會危 在旦夕 
。 」 許多人 驚懼的 * 到和聽 到世界 上發生 
的令人 難以相 信的各 種事情 —— 政 治陰謀 
• 戰爭 和各處 的爭鬥 ' 父母 們奮力 對杭那 
威脅 破壞家 庭神聖 性 的社會 問題時 的挫折 

, 孩 子和靑 年們面 對他們 信心和 frg 性的挑 

戰時的 挫析等 。 

你唯有 聽從和 遵'. 'i: 主的道 , 就像 太空人 
在太空 中聽從 地面^ 制 台一樣 ' 你 和你一 
家人 才得引 W 而 得絕對 的安全 。 

在這 W 投的 時代 ' (&界 人頫中 , 有無數 
S 惱的 《 號 。 他們 JI: 常 '^要 設法找 到一個 
纖 ' 以克服 W 難和平 总影 想人類 的苦» 


;? yrt 過去 肚代 m 言性 的敎屬 的人 , 應該 
對今日 所發生 的一切 事的. ® 義毫無 铋問 , 
雖然 着來似 乎每一 件事都 w 亂不淸 。 

ffi 言 可以着 作逆轉 的歴史 。 就在 我們的 
眼前 , 我 們親眼 * 到過去 時代先 知們受 w 
感 而作的 ffi 言 之應驗 。 在 本世代 的起始 , 

主在 一項啓 示中淸 楚吿, iif 我們 , 時 候已近 
在眼前 , 那 時和平 將自地 上取走 , 魔鬼在 

他自己 的»域《 將 《!! 展他的 權能。 (參閱 
敎約 1  :  35) 我們這 時代的 先知們 也都早 
已預言 , 地上將 有戰爭 和戰爭 的,; S 傳 , 並 
且 「在那 日子戰 爭和戰 爭的, 言將 被聽到 
, 全世界 都處於 騷動中 ' 人們的 心情; II. 喪 
• 他們將 說」, L; 督將祂 的來臨 拖延到 大地的 
^日 。 人們 的愛漸 漸帱冷 , 而罪惡 增多。 
J  ( 敎約 45  :  26-27  ) 

救主被 釘十字 « 前 , 門徒問 , 11 有關祂 所 
預言祂 再 次來臨 之前的 徵兆時 , '池 冋答說 
, 「在 那些日 子中' 大苦難 必臨到 猶太人 
和耶 路撒冷 ft 居民 ; 

「 …一 除非那 些日子 被縮短 ' 他 們血肉 
之 軀就沒 有一個 能得救 。 

「但 是按 照聖約 ' 爲 了選民 的緣故 ' 那 
些日 子將被 縮短。 


, 68  • 


「因爲 國民將 起而反 對國民 , 王 國反對 
.r: 國 ; 在各個 地方有 凱荒 、 瘟疫 、 和地震 

。 」 ( 參閱 斯密約 的寫作 1  :  18 — 20, 

29  ) 

當救 主預言 「人 與父 親生疏 ,女 兒與母 
親生疏 , tt. 婦與婆 婆生疏 。 人 的仇敵 , 就 
是自 己家裏 的人。 」 (馬太 福音 10:  35 — 
36  ) 無動 , 祂 就是說 及現在 這樣的 時代。 

fi! 到這 一切時 , 人們不 ^就問 , 那些在 
極 16: 不安 中的人 , 向,, 尋求 解答和 躱避 « 
ft 他們 的;^ 風呢? 

全 能的神 , 藉著祂 的兒子 , 我 們的主 , 
已桁 示一 條道路 , 並 f' 全人 類一項 安全引 
導 。 «穴 吿主 將有能 力照顧 « 的聖^  , 並 
在他們 之中管 轄他們 ' 祂的 大審判 必將臨 
於世界 。 ( 參 閱敎約 1  :  36  ) 

'池對 所有的 人說: 「 所 以 你們 要 « 醒, 
因爲不 知道你 們的主 是那一 天來到 。 

「所 以你 們也要 «il  , 因爲 你們 想不到 
的 時候' 人子就 來了。 」 (馬太 福音 24: 
42  .  44  ) 

祂 已忠吿 , 祂的 「門徒 們將站 在聖地 ' 
並且不 被動搖 ; 但是在 邪惡的 人羣中 ' 人 
們 將放聲 詛咒神 而死去 。 」 ( 敎約 45  :  32 
) 

由太陽 神十三 號事件 ' 使 我想到 剛才我 
所提 及的主 的應許 ' 我現 在願用 幾分鐘 ' 
簡 略的列 擧這美 妙的構 想計畺 。 人 若服從 
這計晝 ' 都 可得救 ' 就是經 由今生 往唯一 
目 標去^ "一 返 回賜人 生命的 神面前 。 主藉 
著這 方法信 守祂的 應許' 「有 能力 照顧, 池 
的聖徒 ,在 他們之 中管轄 他們。 」 

這 就是救 恩計晝 。 它的目 的已在 此福音 
期之始 , 向 敎會淸 楚述明 。 

主 , 在一 百多年 前宣吿 : 

「正 如這樣 ' 我已 把我的 永約賜 給世人 


• 作爲世 界的光 , . 作爲 我人民 的大旗 , 並 
給外 邦人去 尋求之 ' 《 作爲 我面前 的使者 
' 在我 前面準 備道路 。 」 ( 敎約 45  :  9  ) 

那麼 , 這 個計羞 就是一 項聖約 ' 一項適 
用 於多人 的合同 。 它 成爲主 的選民 的一項 
ft"; 準 , 使全世 界都藉 之得益 。它的 目的就 
是適合 全人類 的', f 要 , 爲主 的第二 次來臨 
而預 備世界 。 

在前生 參與構 成這計 if 的 , 是我 們天父 
的 所有靈 性兒女 。 從我們 最古老 ^經文 , 
即 古代先 知亞伯 K/: 罕和耶 利米的 寫作中 , 
也 肯定神 , 或 以羅興 , 也 在那兒 ' 祂的頭 
生子 耶和華 , 亞伯 拉罕 , 耶利米 , 及許多 
偉 大人物 , 都 在那兒 。 

在世 界未形 成之前 , 所有 巳組織 好靈質 
, 即稍後 變成 《的 , 都 在那兒 ; 包 括許多 
偉 大的和 高貴的 , 他 們在前 生的行 爲和成 
就 , 使 他們有 資格成 爲實行 這永恆 計畫的 
統治者 和頟袖 。 

使徒 保羅在 寫給哥 林多人 的信中 , 敎導 
「就如 那許多 的神, 許多 的主, 」 然後他 
又說, 「然 而我們 只有一 位神' 就 是父' 
萬物都 本於他 ' 我們也 歸於他 。 並 有一位 
主 , 就是耶 穌基督 , 萬 物都是 * 著 他有的 
,我 們也是 藉著他 有的。 」 (哥林 多前書 
8  :  5—6  ) 

我請你 們特别 注意經 文中的 兩個字 。 提 
及 天父時 , 用的是 「本於 」 ; 提及 我們的 
主耶穌 基督時 , 用的是 「藉著 j  。 這就淸 
楚 Iftl 明二 者不同 的角色 , 在 執行爲 全人類 
的整個 救恩計 « 中 , 主是奉 父的吩 咐行事 
。 ( 參 閱亞伯 拉罕書 第四章 ) 

我們 t.« 得 神實施 這項計 畫的原 則之後 , 
再看一 看古代 先知們 簡略記 載於啓 示中的 
' 諸神 在天上 的會議 。 

在 父的吩 咐和耶 和華的 領導下 , 地球及 
其中一 切被組 織而成 。 他們 「命 令.」 '他 


們 「注視 」和 「準備 」 好地球 °  ( 參閱亞 
伯 拉罕書 4  :  16-18  '  26  ) 他們 「商^ 」 

. 以帶 給地上 及所有 事物各 種生命 ' 包括 
人在內 ; 並 且爲展 開這項 計畫而 作準備 ° 
由 於我們 已有這 項計畫 ' 神 的兒女 可以學 
習 ' 並 接受爲 此神聖 目的而 必須有 的訓練 

• 以 「榮 耀神 」 ' 且 毎一 個人有 機會獲 

得 「不死 與永生 」 。 ,k 生就 是因我 們做到 
所吩 咐我們 做的事 ' 所以在 上帝和 S 督 
住的日 榮國度 中有永 'K 的 生命。 (參 閱亞 
伯 拉罕書 3  :  25  ) 

這 個計晝 包含三 大原則 : 

第一、 予 毎一倆 人權利 ' 爲自己 選擇遵 

守神' 的 f4i 法而得 「自由 與永生 」 ' 或不遵 

守律法 而在靈 性方面 「束 縛和 死亡。 」( 

參閱尼 腓二書 2  :  27  ) 

自由選 釋權是 祌予人 僅次於 生命的 * 大 
恩賜 , 它使神 的兒女 在生命 的第二 階段有 
極大機 會進歩 。 一位美 洲的先 知領袖 , 曾 
向他的 兒子解 釋此默 , 即經文 中說的 : 爲 
了 要在人 類結局 中達成 他的永 恆目的 , 就 
必 須有一 種對立 , 有善 也有惡 , 或者如 I 已 
錄在 經文中 的話: 「 …一 就 是那禁 果也是 
和 生命樹 對立的 ; 一種 是甜的 , W —種是 
苦的。 」這 位父親 繼續再 解釋: 「因 此, 
主 神示諭 人必須 爲他自 己而採 取行動 。 但 
是 , 除非人 被這個 或那個 所吸引 ' 他是不 
能 爲自己 採取行 動的。 」. (尼 腓二書 2: 
15—16  ) 

這偭 神聖計 畫的第 二項獨 特原則 , 就是 
必 須有一 位救主 。 神 最愛的 兒子由 於救贖 
之擧 • 而 成爲我 們的救 $  • 成爲 「 從創世 
以來 , 被殺 之羔羊 。 」 ( 參閱 啓示錄 13  : 
8 ) 即約 翰在拔 摩島 上所得 啓示而 記錄著 
的 。 S 外一位 先知敎 師解釋 , 神之 子的使 
命, 是 「 要爲 所有人 類兒女 作調停 ;• 凡相 
信他的 將得救 。 」 ( 尼 腓二書 2  :  9 ) 

我們聽 見許多 人對這 經文一 知半解 , 以 


•  69  • 


爲單 有神的 恩典便 可得救 。 這須要 B —位 
先知 的解釋 ' 以 明瞭恩 典的眞 正意義 ° 他 
用下 列極有 1: 思的 話解釋 : 

這位先 知說' 「我們 辛勤地 記載' 勸我 
^子 女和 我們的 弟兄相 信基督 ' 並與神 
和諧 ; g 爲我 們知道 ' 在我 們做了 一切我 
們所 能做的 事以後 ' 我們才 靠著恩 典而得 
救'。 」 (尼腓 二書 25:  23) 確實的 '我們 

是藉著 救主爲 世人流 出的贖 罪之血 而得救 
. 但却 是在每 一個人 爲自己 的救恩 做到一 
切他所 能做的 事之後 。 

救恩計 畫的第 三項獨 特原則 ' 就是予 「 
所有人 類都可 以藉著 對福音 的律法 和敎儀 
的服從 而得救 。 」 ( 信條第 S 條 ) 救恩所 

由 來之基 本律法 和敎儀 ' 已 淸楚^ 明如下 

第一 , 相 信主耶 穌基督 。 

第二, 罪的 悔改, 意思就 是悔改 未遵守 
神的律 法的罪 , 並且 永遠不 再犯同 樣的罪 
。主 曾簡要 說明這 一^, 祂說: 「 一… 現 
在 , 我 賁在對 你們說 '我, 主, 不 要你們 
負担任 何罪; 你 們去. 吧 , 别 再犯罪 ; 但對 
於再犯 罪的人 , 他從 前的罪 要回到 他身上 
, 主你們 的神這 樣說。 • 

第三 ' 接受 水的洗 禮和靈 的洗禮 , 就是 

|!t 主所敎 導尼哥 底母的 • 唯 有藉著 遵守這 
些敎儀 ' 才能 進入紳 的國度 。 ( 參 閱約翰 
福音 3  :  4-5  ) 

復活的 主訪問 本洲的 聖徒時 , 也 曾强調 
這 項敎導 ' 而 且似乎 是祂對 衆聖徒 的最後 
信息 。 主這 樣敎導 祂的忠 實聖徒 ' 「決無 
不潔之 物可以 進入他 的國度 ; 所以 除了那 
些由 於他們 的信心 ' 由於他 f3 對所 有的罪 
的悔改 ' 並由於 他們那 始終不 渝 的忠誠 • 
而在我 血中洗 淨了他 們衣服 的人外 • 決無 
别的東 西可進 入父的 安息所 。 

「這 是誠命 : 所有大 地各端 的人們 ' 你 


們 要悔改 , 到我 這裏來 , 奉我的 名受洗 , 
使 你們得 以藉著 接受聖 搽而成 爲聖潔 , 使 
你們 得以在 末日純 潔無瑕 地站在 我面前 。 

「我 實實 在在對 你們說 , 這就是 我的福 
音 …… J  ( 尼 腓三書 27  :  19-21  ) 

如果主 的兒女 , 即包括 世上所 有的人 • 
不 論國籍 或種族 或膚色 , 都能聽 耶穌^ ^ 

福 音的眞 正使者 的呼喚 , 如同三 位太空 
人在 危急時 聽從^ 制 台的技 術人員 的指示 
時 ' 每一個 人都將 能見主 , 知道 祂是主 。 
就如主 所曾應 許的' 「他們 所蒙的 恩召和 
揀 選就堅 定不移 」 ( 參閱彼 得後書 1  :  10 
) ' 他們將 「成 爲摩西 和亞倫 之子孫 ' 亞 
伯拉罕 的後裔 以 及神的 選民。 」 (敎 
約 84  :  34  ) 

這項 等待忠 誠到底 的人去 獲取的 光榮應 
許 ' 已 淸楚地 描述在 主的浪 子回頭 的比喩 
中 。 主 的敎訓 中的那 位父親 , 即隱 喻我們 
的父神 ' 對那 忠心而 不浪費 他的出 生權的 
兒子說 , 應許他 : 「兒 阿, 你常和 我同在 
' 我一切 所有的 ' 都 是你的 。 」 ( 參閱路 
加福 #15  :  31  ) 

主在 給予一 位現代 先知的 啓示中 , 應許 
今日 忠心的 和服從 的人' 「 …… 所 以我父 
所有的 ' 都要 賜給他 。 」 ( 敎約 84  :  38  ) 

或者 我們願 意像那 些在尼 加拉瓜 大瀑布 
上游 中的. 人們般 , 愚 蠢地去 冒那急 湍之險 
嗎? 在瀕臨 危險前 ,'不 顧河旁 f 衞者 請他 
趨 向安全 的警吿 , . 反而直 往前衝 , 狂呼大 
笑 ' 手 舞足蹈 ' 醉 酒瘋狂 • 於 是死亡 。 

如果 那三名 在太空 艙中的 太空人 , 不聽 
從來自 休士頓 地面拧 制台的 最輕微 的指示 
, 這就會 是他們 的命運 。 他 們的生 命完全 
依靠著 對那些 管理和 拃制宇 宙力量 的根本 
律法的 服從。 

耶 穌在. 世時 , 眼見世 人似乎 已顚狂 , 並 
繼纊漠 視祂的 呼顢時 , 就 不禁痛 心流淚 。 


祂 要他們 來就祂 ' 走那 「直 而窄的 道路。 
J  ( 參閱馬 太福音 7  :  14) 是如此 淸楚的 
在 神的永 恆救恩 計畫中 I'W 明 。 

甚至我 們現在 , 猶能 聽到, 池當日 的呼聲 
: 「耶路 撒冷阿 '耶路 撒冷阿 ,你 常殺害 
先知 ' 又用石 頭打死 那奉差 遣到你 這裏來 
的人 。 我多 次願意 聚集你 的兒女 , 好像母 
雜把 小雞聚 集在翅 膀底下 , 只是你 們不願 
意。」 ( 馬 太福音 23:  37  ) 

我們 也看到 4  一 個比喩 , 就 是神聖 的主. 
藉著 啓示者 約翰呼 顢耶路 撒冷的 那些人 ' 
如同呼 顢現代 的世人 : 

主說: 「看哪 '我 站在門 外叩門 。若有 
聽見我 聲音就 開門的 ' 我要 進到他 那裏去 
• 我與他 ' 他 與我一 同坐席 ° 

「得 勝的 ' 我要賜 他在我 寶座上 與我同 
坐 ' 就如我 得了勝 ' 在我父 的寶座 上與他 
同 坐一般 。 」 ( 啓示錄 3  :  20-21  ) 

這就 是由眞 實的敎 會所敎 導的救 恩計晝 
。 這 間敎會 有先知 和使徒 爲根基 ' 並以主 

基督爲 敎會的 房角石 。 ( 參閱以 弗所書 2 
: 20  ) 藉著這 間敎會 ' 就 有平安 ' 不是世 

人 所賜的 ' 而是像 主一般 ' 如主所 賜予那 

些能克 服世俗 的人的 。 

「除 他以外 , 別 無拯救 。 因爲在 天下人 
間., 沒 有賜下 别的名 ' 我們 可以靠 著得救 
。 J  ( 使 徒行傳 4  :  12) 

我誠懇 的奉我 們的主 耶穌基 督的名 ' 見 
證 這一切 的眞實 性。、 

最 近一次 聚會中 ' 我聽到 一個年 輕女孩 
作 出感人 的見證 。 醫 生已宣 佈她父 親的病 
是 一種無 可救治 的絕症 。 某 天早上 ' 這位 

整夜 飽嘗痛 苦煎熬 的父親 ' 情意深 長的對 
他 妻子說 : 「我 今天滿 心感激 ° 」 她問 : 
「感激 甚麼? 」他 回答: 「感 激神 再賜我 
一日 與妳在 一起。 _) 


•  70  • 


今 S  ,' 我全 心盼望 凡收聽 到這廣 播的人 
• 都 同樣感 激神再 賜一日 !爲甚 麼?' 爲有 
機會 做一些 未完成 的事。 悔改 ; 改 過自新 
; 糾正誤 入歧途 的孩子 ,.援 助呼顢 求助的 
人 —— 總 而言之 ' 感 激神再 賜一日 , 爲見 
神而 作準備 。 ( 參閱阿 爾瑪書 34  :  32  ) 

不要一 下過太 多日子 ' 但 尋找力 量解决 
今 日 的困難 。 主在 登山寶 訓中敎 訓我們 : 
「不 要爲明 天憂! S  ' 因爲明 天自有 明天的 
憂! g  。一天 的 難處一 天當就 «  了。 」 (馬 


*: 福音 6  :  34  ) 

盡你 ® 人之 力去做 , 將 其餘的 交托神 , 
即 我們衆 人之父 。 光說 我願盡 最大力 》還 
不夠 ' 要說 我願盡 力而爲 ' 做 j 一切 必須要 
做 的事。 

«2 約無錢 電城音 樂廳的 牆壁上 , 一塊 匾 
額上刻 著下列 •# 智的話 :. 

「人 的命運 , 不在 於他是 否能學 習新的 
敎訓 , 或有所 新發現 , 或有 所征服 ; 而是 


在於 他能接 受别人 所予的 敎訓。 」 

我 祈求這 幾句智 慧之語 ' 能使今 日在座 
者 心中立 定決心 堅 持到底 ' 目 不斜視 W 
仰望神 , 使我們 裏面沒 有黑喑 , 使 我們終 
能理 解一切 。 ( 參 閱敎約 88  :  67  ) 

求神 協助能 夠如此 。 我奉 主耶穌 基督: ^ 
名祈求 , 阿門 。 


•  71  • 


保 持你的 燈光亮 

總 會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及十二 使徒議 會鲁長 
李海 樂會長 


有  人 曾說: 「一 樁事件 就是履 行某項 
構想 的時間 到了。 」 

明年四 月我成 爲十二 使徒議 會之一 員將超 
過 三十年 • 這三 十年來 我們一 直都談 及統一 

敎會 的雜^  。 我 們時常 12. 爲這 是對的 , 但時 

間 還未到 。 這事 現已成 爲現實 ' 因爲 時間已 
到了  。 

你 將注意 到我 們曾說 過所有 有敎友 居住的 
英語地 區都可 獲得這 些雜^  。 你會問 , 我們 
現 正用來 敎導福 音的其 他十九 種語言 又怎麼 
樣 —— 我 們已將 敎會的 课程翻 譯成十 一種語 
言 。 ^我 解澤我 們已用 這些海 外語言 區的民 
族 所使用 的很多 種語言 印行了 一本統 一的雜 
^ ° 這 些雜^ 的 資料是 由我們 的編輯 部所編 
輯的 ' 祇有數 頁是留 給每個 傳道部 , 以便給 
那 特别地 區使用 。 編入這 些雜^ 中的 所有資 


料將是 一樣的 ' 但這是 用那些 民族所 使用的 
語言 印行的 • 好 使整個 敎會在 各個有 翻譯語 
言 的地區 都有一 份作爲 敎會聖 職領袖 的直接 

指示的 雜誌。 

這 事是花 費很多 深思的 。 每 月第一 個星期 
四 在聖殿 的樓房 上都擧 行一個 十分重 要的聚 
會 , 所有出 席的總 會當局 人員都 禁食。 聚會 
的前 部份是 一個業 務聚會 , 在 那時可 提出所 
有新意 念或新 方法或 新計畫 的建議 , 這些建 
議 都在前 一個月 經過整 理及經 過敎會 所有總 

會當 局人員 的檢閱 和考! § 的。 他們就 在那聚 
會中採 取行動 , 而藉此 行動使 這些新 建議成 
爲敎 會總會 當局人 員的正 式行動 —— 人們必 
須 視這項 行動是 敎會及 神在地 上的國 度的憲 

法 。 

那是 這些雜 誌藉之 可以說 是成爲 「. 一椿 
事件 」 的程序 。 那是導 至未來 發展的 序 


。 那是 主敎訓 練計畫 可在此 時於全 敎會中 
開始 的程序 。 那是開 始一項 全敎會 性的預 
算制度 的程序 , 而毎 項其他 將要發 出的計 
晝亦 將開始 , 這些現 在是由 敎會總 會當局 
發出 給敎會 所有敎 友的。 

你會明 白我們 爲何那 麼關注 。當 譚會長 
和 我在六 月 份 敎友大 會中看 到敎友 們因爲 
知 道將有 一份靑 年雜誌 而感到 興奮時 , 譚 
會長對 我說, 「由於 敎友們 的忠信 ,我們 
必 須確定 自己是 對的。 」而 那就成 爲我們 
所關注 的大事 。 我們 要如我 們所知 道的肯 
定這些 事是經 過禱吿 ' 禁食 及深思 熟慮的 

' 這使我 們能有 「 …… 主 的旨意  主 

的心意 …… 主 的聲音 …… 導 向救恩 的神的 
權力。 」 (敎約 68:  4  o  ) 然後你 會明白 
剛才所 宣佈的 這些事 情是經 過正式 同意的 
。 我們 要求忠 信的聖 職弟兄 現在要 留意這 


•  72  • 


些雜 s  , 使之 成爲給 我們各 個敎友 團體的 
最偉 大雜^  , 並銷 遍全球 。 

還有一 項想法 : 如 果你們 要在此 時正如 
我們 坐在台 上一樣 的面對 著强烈 的燈光 , 
你定會 看到孟 蓀長老 在對你 們講話 時額上 
的汁珠 , 正如 你們見 到我及 其他將 要演講 
的人 額上的 汁珠 一樣。 我們 瞭解這 裏的溫 
度比 各位弟 兄所坐 的地方 高出十 五度。 我 
這樣 說好使 你們覺 得更舒 適一熙 。 

較早 時我到 愛達荷 普勒斯 吞奉獻 一所敎 
堂 , 我 坐在那 可愛的 地方時 我在想 , 眞好 

! 我們 今日有 這些冷 氣調節 的建築 物不是 
很 幸運嗎 ! 在我小 的時候 是沒有 這些的 。 
在 聚會進 行中, 主敎 宣佈冷 氣系統 已經壞 
了  。 我 忽然感 到十分 不舒適 和悶熱 。 那就 
說明 了我們 的意念 常在支 配著很 多事。 

一 日我對 伊立察 弟兄說 「這 些懲 罰的光 
—— 眞叫人 受罪。 」 他對我 說了一 些引起 
我深 思的話 。他 說, 「 如果你 想有人 * 見 
你 , 你就要 欤光照 著你。 」 

現在我 想將這 些轉爲 某些事 你們 去想 
想。 如 果你想 聖職的 力量對 你及世 界有任 
何益 處的話 , 你 必須使 它活動 。 你 必須運 
用它 。 

主說 ' 「  AM 燈 ' 不放在 斗底下 ' 是放 
在 燈臺上 , 就 照亮一 家的人 。 」然^* 又 
說 , 「你 們的 光也當 這樣照 在人前 ' 叫他 
們看見 你們的 好行爲 ' 便將 榮耀歸 給你們 
在天 上的父 。 」 (太 5  :  15  —  16。 ) 

如 果你想 有 人肴見 你是一 位聖職 持有人 
> 你 必須保 持你的 燈光亮 ° 

主在一 項偉大 的啓示 中說' 「 …… 你們 
若要 我在高 級世界 裏賜給 你們一 個地方 ' 
你們必 須藉著 做我命 令你們 並要求 你們的 
事 ' 來準 備你們 自己。 」 ( 敎約 78  :  7  。) 

現在 我還想 再作一 次評論 ° 神國 必須是 


一 種不斷 的革命 , 來對抗 那些低 於耶穌 基 
督福音 中爲我 們而設 的標準 之下的 社會規 
範 。 在大衆 生活的 範囀中 , 神國必 須是一 
種不斷 的革命 來對抗 那些與 美國憲 法中的 
基 本原則 有衝突 的建議 , 這些憲 法中的 * 
本原則 是由神 爲了這 一個目 的而興 起的人 
所寫的 。 如果 我們記 得這些 , 我們 將處於 
每 場戰爭 的前鋒 , 對抗 那些摧 I* 我們 的社 
會的 事情。 

fSi 肯 定我們 所有人 對於斯 密愛德 弟兄在 
他 講詞中 所說的 , 末 世聖徒 是不需 律法來 
說服 他們遵 守安息 日 爲聖日 這 話有深 刻的 
印象 。 如 果聖職 的團體 —— 如果你 們十五 
萬聚 集在這 各個地 方的聖 職人員 —— 會在 
此時 此地下 定決心 , 不論 你或你 的家庭 , 
今後 都不要 贊助任 何在主 日營業 的業務 , 
這樣直 到他們 在主日 結束他 們的營 業的時 
間也不 會太久 。 你將 握有這 種力量 和權力 
去 阻止那 些在主 日 開 業牟利 的業務 。 這些 
業務祇 是爲了 那些在 主日需 求服務 的人的 
需要而 備辦的 。弟 兄們, 你們 想一想 。 

猥褻 的文學 ! 我肯 定當我 們所有 人讀到 
那一直 g 研究 淫猥報 吿的委 員會所 發出的 
報吿 , 及讀 S 那些建 議應廢 止所有 「禁止 
發行 明顯的 性資料 給成人 」 的律法 的推薦 
書時 , 這確使 我們所 有人感 到震驚 。 確令 
人顫抖 !現在 '弟 兄們' 這 是一件 我們作 
爲一 位聖職 人員所 必須堅 決對抗 的事情 , 
我們 要在我 們的團 體中做 所有事 ' 在我們 
權力範 圍下用 毎種方 法去阻 止任何 猥亵文 
學 的展出 和發行 。 我 們很高 興我們 的德擻 
律新聞 報宣佈 在短期 內這裏 將沒有 猥裒影 
片 的廣吿 。 我 們希望 在每個 社區中 都是這 
樣 。 如果你 們作爲 弟兄的 ' 此時在 你們所 
有社 團中站 穩立場 ' 我想在 短期內 有些人 
將 儆醒到 這事實 , 就 是我們 對這類 置於我 
們人 民之前 , 摧毁他 們的道 德的事 情作任 
何容忍 。 


我 還想再 ^論一 項意念 。 斯密會 長談及 
那屨於 聖職的 誓約和 聖約。 ( 見敎約 84: 
39  ) 這 只不過 是主在 啓示中 談及那 些將成 
爲高級 國度擻 7g 者 的人的 >j— 種說法 。 祂 
說 ' 「 他們 是那些 已接受 對耶穌 的見 |g  , 
信祂 的名並 …… 接受 洗禮' 一… 並 且由… 
…按 手而 接受神 聖之靈 …… 並且藉 著應許 
的 神聖之 S 被印證 。 」 ( 敎約 76  :  51-53 
■>  ■) 

在 S —項 啓示中 • 祂說一 位由應 許的神 
聖之 S 所印證 的男仕 和妻子 • 將通 過設置 
在 那裏的 諸天使 和諸神 • 到 達曾被 印證在 
他們頭 上的他 們的高 陞和在 一切亊 中的榮 
耀 。 ( 見敎約 132  :  19。 ) 

在解 釋應許 的神聖 之靈的 印證是 什麼意 
思時' 我 們之中 的一位 弟兄這 樣說: 「我 
們 從聖職 人員的 丰中獲 得永恆 的祝福 , 這 
聖職 有在地 上印證 的權利 ' 在地上 印證的 
在諸 天也要 被印證 ' 這啓示 淸楚的 說明必 
須由應 許的神 聖之靈 來印證 。. 一位 男人或 
女人或 許可用 手段和 欺詐的 方法獲 得進入 
主的殿 ' 及 獲得神 聖聖職 的發表 ' 在他們 
權力 範圉之 內給與 他們這 些祝福 。 我們可 
以 欺騙人 ' 但 不能欺 騙聖靈 ' 而我 們的祝 
福 除非亦 經過應 許的神 聖之靈 所印證 , 不 
然就 不能成 爲永恆 。 聖靈是 唯一能 洞悉人 
的 意念和 內心的 ' 並 且對於 發表在 他們頭 
上的祝 福給與 印證以 示贊同 。 然而 那是束 
縛的 ' 有效的 ' 及充滿 力量的 。 」 ( 培勒 
密文 ' 「 三級榮 耀國度 」 。 ) 

弟兄們 ' 記 著我們 要瞭解 在奉獻 愛達荷 
瀑布 聖殿時 ' 弟兄們 所講關 於我們 此時對 
於諸如 政治這 些事所 能採取 的立場 。 我們 
正接近 ^一 次選擧 。 讓我們 再聽聽 弟兄們 
在那奉 獻禱文 中曾祈 求什麼 : 

「我們 祈求各 個國王 ' 統 治者及 天下所 
有各國 的民族 ' 會信 服這地 的人民 所享有 
的祝福 ' 那是 由於他 們在称 指引下 所獲得 


•  73  • 


的自由 的緣故 ' 並且 他們被 强制採 用同樣 
的政 府制度 ' 以應驗 以赛亞 在古代 的預言 

' 訓誨必 出於. 錫安 ' 耶和華 的言語 必出於 

耶 路擻冷 。 」 ( 見赛 2:  3。 ) 

各位聖 職弟兄 ' 如 果我們 » 結 起來及 31 
我們的 光照耀 , 不將 我們的 光匱於 斗底下 


而 正義的 運用它 ' 及 使我們 的聖職 召喚成 
爲一 項永' R 的革命 ' 對抗社 會規範 或對抗 

那些低 於耶穌 基督福 音所定 立的慄 準之下 
• 或低 於由顇 感應的 人所定 立的美 國憲法 
的 標準之 下的任 何建議 ' 這樣 ' 我 們將成 
爲世 界的一 股力量 ' 那 將成爲 「奇 妙又奇 


妙的事 」 ' 主 曾說神 國將成 爲這樣 。 

各 位兄弟 ' 我祈 求這將 是這樣 ' 並且我 
們會由 此正如 斯密會 長所說 一樣的 光大我 
們在 聖職中 的召喚 ' 奉主 耶穌基 督的名 , 
阿們。 


•  74  • 


高擧總 會會長 的雙手 

總 會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及十二 使徒議 會會長 
李海 樂會長 


在  我們宣 佈斯密 會長是 敎友大 會的1 

下 一位及 最後一 位講者 之前, 我想 再談談 
一 件或二 件事情 。 

當 敎會剛 組成時 , 說得 精確些 , 在敎會 
組成 的那天 , 主對 敎會說 了些話 。 祂所指 
的並 不是當 時組成 敎會的 六個人 : 祂是講 
到總 會會長 , 那時的 斯密約 瑟先知 。 祂是 
這 樣說的 : 

「因此 , 你們 , 即 敎友們 , 要留意 , 當 
他接受 到時他 所給予 你們的 一切話 語和誠 
命 , 在完全 神聖中 行走於 我面前 ; 

I 你們要 以充份 的忍耐 和信心 , 接受他 
的語話 , 如 同從我 自己口 中接受 一樣。 

「 由 於作了 這些事 , 地獄 的門就 不能勝 
過你們 ; 是的 , 主神 要從你 們面前 驅散黑 
暗 的力量 , 並 使諸天 爲了你 們的好 處和祂 

名的 榮耀而 震撼。 」 (敎約 21:  4  — 6) 

這福 音期是 最後的 福音期 , 要迎 接主的 
來臨 , 但在主 結束這 福音期 的這個 敎會和 
世 界之前 , 我 們還有 一些困 難的處 境要度 
過 。 福音 之復興 , 是 爲了要 預備好 一批人 
民來 接待祂 。 撒但的 力量將 會增彈 , 我們 
從各 方面都 可以明 顯看出 ; 敎會內 將有分 
歧 的力量 。 就 如譚以 東會長 所說的 , 將有 


「假 冒爲 善的人 ' 但 私底下 却裝滿 了死人 
的 骨頭。 」 我們將 * 到有人 自稱是 敎友' 
但背 地裡却 在策畫 , 試圖導 使人民 不聽從 
主 設置來 主領這 敎會的 領袖們 。 

如今 我們做 敎友的 唯一安 全之道 • 就是 
完完全 全按著 主在敎 會組成 那天對 敎友所 
說的 話去做 。 我們必 須學習 聽從主 將藉著 
祂的先 知所賜 的話語 和誡命 , 就是 「當他 
接受 到時' 一… 在完 全神聖 中行走 於我面 
前 ; …一 要 以充份 的忍耐 和信心 , 接受他 
的話語 ,如 同從我 自己口 中接受 一樣。 」 
( 敎約 21  :  4-5  ) 有 些事情 是需要 忍耐和 
信心的 , 你可 能不喜 歡敎會 主管當 局人員 
所交 代的事 ' 那些事 可能與 你的政 治觀默 
不合 , 可能與 你的社 會觀^ 不合 ' 可能干 
涉 到你的 某些社 交生活 ; 但是 ' 如 果你以 
忍耐 和信心 聽從這 些事情 ' 如同是 主自己 
親口 所說的 一樣' 那 麼應許 就是: 「地獄 
的門就 不能勝 過你們 •; 是的 ' 主神 要從你 
們面 前驅散 黑喑的 力量' 並 使諸天 爲了你 
們的好 處和^ 名的 榮耀而 震撼。 」 ( 敎約 
21  :  6  ) 

現在 ' 我們有 一位總 會會長 ' 他 的年事 
已高 。 自從 他在六 p 月前就 任總會 會長以 
來 , 他曾 與斯密 姊妹到 墨西哥 。 他 曾經到 
亞 利桑那 聖殿, 在那 裏他將 印證的 鑰權交 


給新 的聖殿 會長團 。 他曾到 夏威夷 羣島參 
與夏 威夷敎 會大會 的週年 紀念日 • 及參與 
那 地方歴 史中某 些早期 的事件 。 

關於 這次敎 友大會 ' 總會 會長一 直都有 
一項熱 切的指 派工作 。 

一 週前的 星期四 ' 所有總 會當局 人員都 
在聖 殿的樓 上聚會 , 禁食 和禱吿 ' 努力爲 
這次 敎友大 會在靈 性上準 備他們 自己。 我 
相 信我們 看到靈 的傾注 '那 證明了 主答覆 
了當 時所作 的禱吿 。 斯密會 長曾向 總會當 
局人 員講話 。 他出席 婦女會 敎友大 會及向 
衆姊妹 講話。 他在主 日學敎 友大會 中演講 
。 他 在這敎 友大會 的第一 個聚會 中演講 。 
他在聖 職聚會 中演講 ' 並且- 他亦會 在這聚 
會 中演講 ° 

當我 想起譚 會長及 我担任 他的副 會長的 
角色時 , 我想 起在摩 西生活 中的一 種情况 

' 那時 敎會的 敵人就 正如今 日敎會 的敵人 
一樣 。 他 們聲言 要克服 ' 摧毀 ' 及 阻止敎 
會的 事工。 -當 摩西坐 在山上 ' 擧起 他的杖 

, 或他 的聖職 翁權時 ' 以色 列便勝 過他們 
的敵人 ; 但 日子不 斷過去 ' 他的雙 手負荷 
沈 重並開 始下垂 。 因' 此他們 扶起他 的雙手 

• 好使他 們不致 軟弱而 杖也不 會降低 。他 
受 到支持 ' 以 致敎會 的敵人 不能勝 過至高 


•  75  • 


之 神的聖 徒們。 (見出 埃及記 17:  8 — 12。 

我想 那是我 和譯會 長所要 履行的 角色。 
斯密 會長的 雙手或 許會變 得疲倦 ° 由於^ 
負重任 ' 他的 雙手或 許會漸 加下垂 ; 但當 
我們在 他旁邊 高擧他 的雙手 &在他 的指示 
下作出 領導時 ' 地獄 之門就 不會勝 過你或 
勝過 以色列 。 你的安 全和我 們的安 全有賴 
於我們 是否跟 隨那些 主所委 任管理 祂的敎 


會 的人。 祂 知道祂 想派, 1 來管理 這敎會 , 
並且 祂不會 犯錯誤 。 主 不會突 然行事 , 祂 
從未曾 無緣無 故行事 。 並且 我想世 界上的 
科學家 和所有 哲學家 , 從未 曾發現 過或學 
過任何 神所不 認 識的 事情 。 祂的啓 示是更 
有力 , 更 有意義 , 資 料亦比 世上所 有俗世 
學 問爲多 。 

讓我 們將眼 睛專注 於敎會 會長身 上及高 


^他 的雙手 ' 正如^ 會 長和我 1% 繼始 去做 

一樣。 

斯 密會長 ' 我們^ 敬&玄 持你択 任那, '.'5 
位 ' 因 爲主已 將你置 於那舆 。 我們 親愛的 
會長 ' 在我 們結束 這盛大 的敎友 大會時 . 
我們 有幸給 你機 會將 你的祝 福诏 下給 我們 

。 奉 主耶穌 从:« 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76  • 


你是由 神那裏 

來作師 傅的」 

十二使 徒議會 
孟蓀多 馬長老 


gff 密會長 • 當 我在你 面前時 ' 我想 

起 了勇氣 的原則 是 在十五 年前' 在我 
們南 面的建 築物集 會堂中 ' 那時你 正主持 
一個敎 友大會 ' 於其 中我蒙 S 爲支 聯會會 
長團 的一員 。 我很淸 楚的記 得那天 。 我正 
在亞 倫聖職 唱詩班 中唱詩 。 我是一 位主敎 
' 而當有 亞倫聖 職人員 出席時 ' 主敎 1H 成 
員 時常都 會唱歌 。 

斯密 會長踏 上講壇 , 提名 我爲支 聯會會 
長團 的一員 。 那是有 關我的 指派工 作的首 
次呈報 。然 後他用 這些說 話來介 紹我: 「 
如果孟 蓀弟兄 現在願 意接受 這項召 喚的話 
, 我 們會很 高興聽 他講話 。 」 

我 想引用 剛才所 唱的詩 歌的最 後一句 : 
「我 的孩子 , 要 有勇氣 ; 我 的孩子 , 要有 
勇氣, 去 說不。 」 在那六 月的艷 陽天, 我 


使 用這些 作爲我 的主題 : 「 我 的孩子 , 要 
有勇氣 ,去 說是, 」 而毎次 我站在 這講壇 

上時 都需要 勇氣的 。 

總會 會長團 曾要我 現在向 你們介 紹新的 
敎師發 展計畫 , 這可 使全敎 會的敎 學素質 
得 以改進 。 

弟兄們 , 你 身爲父 親可曾 問你的 兒子這 
問題: 「迪 克, 今日的 主日學 班進展 如何' 
?  _) 各位年 靑人' 你是 否偶而 答道: 「不 
大好, 爹。 我 的敎師 不能表 達出來 ? 」 或 
許 你所得 到的回 答是: 「我 的敎師 甘保弟 
兄已盡 了力' 但他不 能有所 傳達。 」 

如果我 們對自 己是誠 實的話 , 在 毎位末 
世聖陡 的家中 我們都 可聽到 些許這 樣的對 

話 。 這不 是限於 主日學 , 亦 伸展至 兒童會 


'協 進會' 婦女會 ' 及各 個聖職 定額組 ° 

英國 詩人密 爾頓約 翰用這 些話來 描述這 
苦境 : 「 飢餓 的羊仰 頭而望 ' 但得 不到饅 
養。 」 主自 己對以 西結先 知說' 「禍 哉' 
以色列 的牧人 …一 豈不當 牧養羣 羊麼。 J 

( 結 34  :  2-3= ) 

今日需 要聰明 的牧人 , 就 是有技 巧而正 
義的 敎師嗎 ? 我們的 快速噴 射機時 代引起 
了前所 未聞的 壓力和 引誘。 

毎 年大約 有五百 萬美元 以上是 用在猥 S 
的 文學上 , 惡 者於其 中企圔 「從汚 穢中掘 
出 金來。 」雜^: 、電影 、電 視節目 •  &_ 其 
他的大 衆傳播 媒介都 頻頻被 利用來 降低道 

德標準 , 及 誘發不 ir 的 行爲。 罪行日 S 猖 

m 。 靈 性價値 亦受到 懐疑。 我們迫 切的需 
要有效 率的敎 師幫助 我們明 白在今 生什麼 


•  77  • 


才是 眞寅而 重要的 ' 及? K 助我們 發展力 i 

去選 擇那可 使我們 安全到 達永生 的道路 ° 

總 l^AW 刚^. 識到 這種形 勢及感 « 到需 
要 採取有 效的行 動.' 他們於 I968 年 10 月召 

喚了一 個委員 會來改 進全敎 會的敎 學素質 
。 他們 商議這 計晝應 : 

1    由 聖職人 員負責 ' 並 且是全 敎會性 

的 ; 

2.  S 助 敎師及 頟袖得 到改進 ; 

3.  協助未 來的敎 師明瞭 逹到有 效的敎 
學 所必須 的訓練 和靈性 ' 以 開始他 們的指 

派工作 。 

本 年一月 '在' 德擻 律新聞 報所發 表的一 
項 會談中 , 斯 密斐亭 約瑟會 長及他 兩位副 
會長重 新强調 敎學任 務的重 要性。 我引用 
: 「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的新的 總會會 
長團 , 敍述敎 導敎友 遵守神 的誡命 是敎會 
的一 項最大 挑戰。 J 

正 如敎師 發展計 晝中所 强調的 '今 曰敎 
導 福音的 目標不 是要將 「資料 」 「傾注 」 
在 班員的 腦海中 。 不 是要表 現敎師 所認識 
的 有多少 , 也 不祇是 增加有 關對敎 會的知 
識 。 在 敎會中 , 敎學的 基本目 標是要 ¥ 助 
男女& 及男仕 和女仕 在他們 的生活 中作有 
1 貢值 的改變 。 目 的是要 鼓舞個 人去想 , 去 
感受 ,然 後做一 些有關 4 行 福音原 則的事 
情。 

爲了幫 助逹成 這目標 及迎合 這目的 , 我 
們現在 向你們 聖職人 員介紹 敎會這 新的敎 
師發 展計畫 。 

於 197啤10 月 1 日 星期四 ' 在十 二使徒 
地 區代表 所召開 的一個 特别研 討會中 , 他 
們都 詳細的 介紹過 敎師發 展計晝 。 這些忠 
實而能 幹的弟 兄們在 隨後的 六星期 中會向 
各支聯 會會長 團列出 這計畫 的大綱 ; 然後 
這計 畫將於 1971 年 1 月 1 日開始 。在 1971 年 
的頭六 個月中 ' 當總會 當局人 員到, :S 毎個 
支聯 會的季 節敎友 大會時 , 他們將 强調這 


計畫 及報吿 這計畫 的成就 。 

一個工 業管理 的基本 原則敎 導說: 「當 
量估 所執行 之事時 , 所執行 之事就 得以改 
進 。 當量估 及報吿 所執行 之事時 , 改進的 
比率 就得以 加速。 」 我認爲 總會當 局人員 
到你們 支聯會 的探^ 將 帶來期 望中的 加速。 

時間 明示我 要用標 題的形 式去介 紹這計 
畫 : 

1. 這新的 全敎會 性計畫 是由聖 職人員 
負責及 取代現 時所實 行的任 何其他 敎師訓 
竦計畫 。 

2-  支聯會 會長對 於他支 聯會的 敎師發 
展 是負有 責任的 。 他 會召喚 一位高 級諮議 
會 的成員 作爲支 聯會敎 師發展 指導員 。 這 
位高級 諮議員 必須是 一位出 色的敎 師及有 
能力作 出激勵 和鼓舞 。 

3-  主敎要 負責他 支會的 敎師發 展計畫 
。 他會召 喚一位 能幹的 麥基洗 德聖 職持有 
人作爲 支會敎 師發展 指導員 。 

4.  在 敎會各 傳道部 的傳道 部會長 , 區 
會及 分會會 長亦負 有同樣 的責任 。 

5.  新的敎 師發展 計畫包 括三個 部份: 
(iK 本課程 ; (ii) 在 職計畫 ; (ii) 監督 ( 將在 
1971 年 9 月 1 日頒佈 ') 。 

6.  基本課 程是指 定幫助 未來及 近期的 
敎師獲 得知識 及發展 技巧的 , 好使 他們能 
成爲更 有效率 。 這課 程將在 十一個 星期內 
完成 , 通常 是在主 日學時 間敎授 , 參與這 
課程的 人或許 有八人 , 他們 都是經 主敎面 
談及 召喚的 。 基本課 程的指 導員將 由支會 
敎 師發展 指導員 担任。 

7.  在職計 畫將是 基本課 程的一 種成果 
, 其中將 環繞著 靈性原 則和敎 學技巧 。所 

有在聖 職定額 組及各 輔導組 織的指 導員毎 
年都要 參與十 次的在 職課程 。 

8.  基本課 程及在 職計畫 的課本 現已準 


備 好發行 。 行 政手册 將免費 寄給適 當的支 
聯 會領袖 及支 會領袖 。 毎位 主敎將 收到一 
張 特别訂 瞵表格 , 好 使他能 訂購所 需材料 
以推行 這計畫 。這些 材料的 費用可 適當的 
由支 會和支 聯會的 預算中 支付。 個 人購買 
個人的 活頁夾 和材料 時需向 支會或 支聯會 
繳費。 購 買愈多 , 價錢 愈廉。 

9  這計畫 是有很 大伸縮 性的。 在敎會 
很 多地區 , 這計 畫應在 支會階 層推展 。 然 
而在 必要時 , 基本課 程和在 職課程 , 可隨 
意配合 合倂支 會階層 或支聯 會階層 而使用 
的。 

10. 這計畫 利用少 數參與 者的力 量和資 
源 , 强調 履行及 參與實 際的學 習經驗 。 

這就 是新' 的 敎師發 展計畫 。 這計 畫在紀 
念 碑公園 支聯會 , 華^ 磯 支聯會 , 甘尼遜 
支聯會 , 及在 阿拉斯 加不列 顯哥倫 比亞傳 
道部 的維多 利亞區 , 已經過 小心監 督及管 
制的嚴 格試驗 。 這計 畫會將 期望中 的桔果 
帶 給你支 會或支 聯會嗎 ? 請 聽聽兩 位已完 
成這 課程的 人所作 的見證 : 

「在我 一生中 , 我第一 次知道 如. 何去敎 

學。 J 

「正如 福音中 所有祝 福一樣 , 這 計畫祇 
有在受 人使用 時才成 爲有用 。 有 人會說 , 
『 我是一 位卓越 的敎師 。 我不需 要這胜 。 
』 他 們會一 無所獲 。 有 人會說 , 『 我太忙 
了  , 敎會 有太多 的聚會 。 』 他們會 一無所 
瘦 。 有些 人會說 , 『 這是一 個學習 的機會 

。 』 他 們將獲 得很多 , 而主 的事工 亦將向 
前邁進 ° 」 

在耶穌 基督末 世聖徒 敎會中 , 每 位敎友 
, 毎位 聖職持 有人都 可能有 璣會成 爲一位 
敎師 。 沒 有任何 權利更 爲高尙 , 沒 有任何 
任 務更富 獎勵性 。 我 的聖職 弟兄們 , 我想 
誠懇的 邀請你 們不遺 餘力的 來參與 敎師發 
展計晝 。 我想 用雅各 書中的 一些話 語向你 


•  78  • 


們提 出挑戰 ' 這 話語是 「要 行道 ' 不要單 

單聽道 。 」 (雅 1  :  22  。 ) 記著: 

我聽了 就忘記 ; 
我見了 就記得 ; 
我去 做就學 會了。 

其 他人將 跟隨你 的榜樣 。 敎學將 得以改 
進 。 人將遵 守誡命 。 生活將 會蒙福 。 

在 加利利 曾有一 位卓越 的敎師 , 就是主 


耶 穌基督 。 '池 在沙 儺上留 下了祂 的足跡 , 
但在所 有祂敎 導的人 的心中 和生活 中留下 
了 祂的敎 學原則 。 祂敎 導當時 的門徒 , 又 
對我們 說同樣 的話, 「你 跟從 我罷。 J( 
約 21  :  22。 ) 然而' 正如 現在那 些愚康 ' 
'不 智的 人會閉 塞他們 的耳朵 , 閉上 他們的 
眼睛 ' ;&硬 包 他們 的心 。 ^我 們記住 , 沒 
有比不 傾聽的 ffi 更恆 久的 91  。 沒有 比不肯 
去 * 的盲 更爲 無藥可 救的盲 。沒有 比不知 


道 自己無 知更爲 深切的 無知了  。 

願我 們像古 代的多 馬一樣 ' 不 要疑惑 ' 
總要信 的回答 「讓我 們去。 」 是的' 願我 
們在介 紹及阀 行這新 的敎師 發展計 畫中前 
進 。正 如我們 在這種 服從的 精神中 所做的 
'毎 位敎 師都可 (t 救睛主 一樣' 「 …一 你 
是從 神那裏 來作師 傅的。 」(約3:2。 ) 
願這 些都得 以成就 , 我奉耶 穌基督 的名而 
祈求 ' 阿們 。 


•  79  • 


家庭 和藩籬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
潘培 道長老 


—7 天安息 日早上 , 我 負著一 項新的 
责任 • 來到 講壇前 , 本著 未曾有 的渴望 , 
祈 求主的 靈的^ 應 , &在座 各位信 心和祈 
禱 的支持 , 使 我好封 聽衆中 那些有 誤入歧 

途的兒 女的父 母說, 話 。 

不久前 ' 一 位担心 兒子有 嚴重麻 煩的父 
親^ :  「他 離去了 • 我們不 知道他 在哪兒 
• 我們心 中傷痛 ; 但 是當他 在家時 • 有時 
候 ' 他 就像我 們頸上 的惡瘡 。 」我 想耍談 
的 ' 就是 心中的 邯 種塲痛 。 恐怕我 所談的 
對象 , 是相 當多的 聽衆。 

鄰居 中很難 沒有一 位母親 ' 她的 焦心悲 
切 的思想 和祈禱 ' 是 爲了一 個沒人 知道去 
了何方 的兒女 。 鄉里 間也很 少沒有 一位父 
親 ' 能夠在 一日的 工作中 ' 不時時 停下來 
自問: 「我們 作錯了 甚麼? 我們能 夠用甚 
麼 辦法把 孩子找 回來? 」 

甚 至最關 懐兒女 的父母 —— 有些 人是眞 
正 努力辦 到這勲 —— 現在也 知道了 這種傷 
痛 ■。 許 多父母 曾經試 圖用各 種方法 來保護 
他們 的兒女 —— 但現 在也發 現他們 正在失 
去兒女 ° 因爲家 庭和家 人是在 被攻擊 。 如 
果你 們願意 ' 想想 下列這 些宇眼 : 

汚 言穢語 

裸體 


不貞 
離婚 
猥 s 
毒癥 
暴力 
性變 態 

近 數年來 , 這些 字眼有 了一種 新意義 , 
是 不是? 

你走 不了多 久的路 , 或僅 須幾分 鐘的車 
程 , 就可 * 到一 間你家 附近的 電影院 , 在 
本週所 上演的 片子中 ' 就有 一部不 論是對 
年輕人 或成年 人而言 , 在十 年前定 會遭到 
禁演 , 沒 收影片 , 並 將戲院 老闆繩 之以法 
的影 片 ' 可 是現在 已可堂 而皇之 的上演 。 
再過不 多些時 , 它就 要出現 在你家 的電視 
螢光 幕上了  。 

使 徒保羅 向提摩 太預言 : 

「你該 知道, 末 世必有 危險的 日子來 §i> 

「因 爲那時 人要專 顧自己 , 貪 愛錢財 、 
自誇、 狂傲' 謗龐、 違 背父母 …一 」 (提 

* 太後書 3  :  1-2) 

第 二節沒 有寫完 , 不過 我們在 「違 背父' 
母 」這 句停下 。 


我 們不想 觸動那 使你們 十分痛 苦 的理由 
• 也不 打算責 備你們 沒盡到 爲人父 母的責 
任 。 但 你們是 失眩了  , 所以你 們傷心 。 如 
果要終 止失敗 , 就要 不管多 麼傷痛 , 也切 
切實實 的面對 這困難 。 

幾 年前某 日淸晨 , 我應召 急忙趕 到我那 
苦惱 的母親 病床邊 , 她住在 醫院接 受一連 
串 的試驗 。 

「我 要回 家去, 」 她說, 「我不 願再受 
這些 試驗了  。 你立 刻帶我 回家去 • 再多捱 
這 樣的一 天我也 不願意 。 」 

「但 是, 媽媽, 」 我說, 「您必 須捱下 
去 。 他們相 信您得 了癌症 , 如果試 驗沒錯 
• 您 得的是 最嚴重 的一種 。 」 

就這樣 ! 就露 出來了  。 經過許 久迴避 , 
低聲講 , 永不 當著她 的面說 , 這種種 , 結 
果, 還是說 出來了  ! 

她坐 在床上 , 很久一 聲不響 ' 然後說 ' 

r 好吧 , 如果 是這樣 • 就 這樣吧 ! 我就要 
與病魔 鬥爭。 」 激起 了她的 丹麥人 脾氣。 
她確 實跟疾 病鬥爭 , 也 得勝了  。 

有些人 以爲她 鬥不過 那場病 ' 但 是她却 
成爲一 個光榮 成功的 戰勝者 。 當她 面對痛 
苦的 現實時 , 她的勇 氣激起 , 她 就得勝 。 


80 


父母們 , 我 們可否 首先考 慮一下 你們的 
困難 的最痛 心部份 ? 如果你 們想再 得回你 
們 的兒女 , 爲 甚麼不 試試暫 時别想 去矯正 
他們 , 而把 心力集 中於你 們自己 。 改變應 
該 始於你 , 而 不是你 的孩子 。 

你 不能鼈 纊作你 巳經在 作的事 ( 甚至你 
以爲是 對的) ,而期 望不會 對你的 孩子造 
成某 些行爲 。 其實你 的行動 就是造 成這情 
形的原 因之一 。 

就這樣 ! 就 這樣說 出來了 ! 經過 許久迴 
避 , 担 心迷途 的孩子 ; 經 過歸咎 於别人 , 
别 觸動父 母們的 傷痛, 結果, 還是 說出來 

了.! 

是你 們而不 是你們 的孩子 , 需要 立即的 

注意。 

現在 , 爲人 父母者 , 只要你 們接受 , 這 
.兒 有大量 的協助 。 我要加 上一句 ' 我們所 
提 議的協 助不是 容易的 , 因爲 它的份 * 跟 
你的 困難的 嚴重性 同樣重 。 沒有一 種成藥 
, 能 立刻治 好病的 。 

父母們 , 如果 你們找 尋一種 治療法 , 是 
輕 視信心 和宗敎 敎義的 , 那 你們是 在找一 
種 永遠找 不到的 治療法 。 當 我們談 到宗敎 
原則 和敎義 , 引述 經文時 , 不 感興趣 , 是 
吧 。 有多少 人聽到 這種談 話覺得 不舒服 。 
但 是當我 們談到 你和你 的家人 的問題 , 提 
供一 個解決 辦法時 , 你 的興趣 就大了  。 

要知 道', 你 不可能 談其一 , 不談 及其他 
, 而盼望 解決你 的困難 。 父 母們一 旦知道 
有 一位神 , 且我們 都是祂 的 兒女時 , 他們 
就 能夠面 對如此 的困難 而得勝 。 

如果 你是沒 辦法的 , 他不是 。 

如 果你是 迷途的 , 他不是 。 

如果你 不知道 下一步 怎麼辦 , 他知 道.。 


你說 ' 那 要有奇 嘖才行 • 如果非 要有奇 
癀 , 爲甚麼 不可以 。 

我們 鼓勵你 首先採 取預防 的步驟 。 

梅林約 瑟寫過 一首詩 ,題 目是 「攔 栅或 
是 救護車 」 。 詩中說 人們如 何努力 在一座 
懸 * 下面 • 預 備一輛 救護車 , 桔朿 的幾句 
話是 這樣的 : 

「一位 年老的 智者說 : 這總令 我不^  ' 
人 們絞盡 腦汁收 拾後果 , 却不阻 遏起因 
預防 總是勝 於一切 。 
18 我們堵 塞所有 不幸的 起源吧 , 
父老兄 弟姐妹 , 讓我 們同心 協力; 
要是 我們在 山崖圍 上欄栅 
即 可省卻 谷中的 救護車 。 

「在年 輕時善 加引導 强如在 老年時 p 正之 

眞智 慧在聲 聲呼喊 : 

『 拯救 失足者 固不錯 , 卻莫 如防止 其失足 

。 J 

封 閉誘惑 罪惡源 , 强 如入獄 爲禁囚 ;牢築 
欄栅於 崖頂, 强如 在谷中 備救護 車'。 」 
― Josph  Malius 

我們注 射預防 針以防 止疾病 。 你 現在所 
受的這 種心痛 , 也許 可以每 次予以 小量而 
預而它 。 幸而 這種預 防歩驟 , 也可 以產生 
治療法 。 換 句說說 , 預防是 最好的 治療法 
, 甚至 已達嚴 重情形 也可以 。 

現在 , 我要給 你們肴 , 一 個最實 用最有 
力 的起點 , 可以 保護你 的兒女 , 也可 拯救, 
已失去 的那一 位孩子 ' 

我 手中拿 的是本 家人家 庭晚 會課本 。 它 
是這一 類書的 第七本 , 在全 世界以 十七種 
文 字出版 。 如果你 願意跟 我一同 研究一 遍 
, 你將 發現這 一本是 根據新 約聖經 ' 主題 
是自 由 選擇權 。 課程 雖取自 新約聖 經時代 
, 但 它的內 容並不 止於當 時當地 , 卻越過 
一 千多年 ,涉 及此 時此地 的你我 。 


這 本書簡 明易懂 ' 很多彩 色插圖 • 還有 
許多有 .1: 義 的活動 , 供給任 何年齡 的孩子 

例如 ' 在第三 十五頁 ' 有個填 字遊戲 。 
第 二十頁 ' 是彩色 ' 又是一 個遊戲 。 若把 
它 剪下來 ' 用紙板 做一個 旋轉盤 ' 全家人 
就 可以玩 。 你 將發現 你自己 ' 根據 你的移 

動 ' 而處於 「天 國的財 W 」和 「地 上的財 

齊 」 之間 。  , 

這兒 《 —課 的題目 ' 「我 們的家 庭如何 
開始的 」 ( 第 51 頁) 它提議 「 吿 訴你們 
的孩子 ' 你 們怎麼 認 識 ' 怎 樣戀愛 ' 然後 
結婚。 一定要 父母兩 人參與 ' 用照^ 或你 
們留 下來的 紀念品 —— 如結 婚禮服 ' 請帖 
、 桔婚 照片等 —— 加 以說明 。 最好 是把你 
所 說的錄 音下來 ' 留 給你們 的兒女 . 將來 
某一日 可以將 此錄音 帶放給 你們的 孫兒聽 

讓 我說出 其他一 些題目 : 「我們 的家庭 
管理 」 ' 「學 習崇拜 」 ' r 說潔淨 的話語 
」 '- 「家 庭經濟 」 ' 「爲人 父母是 一個神 
聖 的機會 」 「尊重 那些有 職權者 」 , 「 
幽默 之價値 」 ' 「你 們就要 搬家了 」 . r 
出乎 意料的 事發生 時'」 ' 「救 主的 降生和 
幼 年時代 」 。 

這兒還 有一個 題目, 「自 由的召 喚」。 
你們知 虞 ' 這是 你們兒 女巧跟 隨的呼 喚聲。 
這一課 ' 包 括一張 * 來非 常正式 的彩色 g 
書 ' 說明 「家中 毎一個 人可選 一項他 p 未 
學過的 活動; 然後 給他一 張許. 可 it …一 由 
父 親簽名 。 「此證 書准. 許 持有人 ' 在鋼琴 
上 彈一曲 ' 作 爲家人 家庭晚 會的一 部份。 
」 (當然 '這個 孩子從 末學過 彈琴。 ) . 
也可包 括其他 許可證 ( 根 據孩子 的年齡 
) • ,如 「在 某人手 4: 走 ; 說一種 外國話 i 
畫一幅 油晝。 」 然後' 當每 個人都 說他不 
能 夠作許 可他作 的事時 ' 就 討論爲 甚麼他 


•  81  • 


不自由 地去作 許可他 作的事 。這項 ^論將 

表 明出' 「毎一 倨人要 學習發 K 某種 才能 
的法則 ' 然 後學習 遵守這 些法則 ° 由此 ' 
遵 守就導 向自由 。 J 

這兒 ' 爲著 ffi 助那 些有很 小兒女 的家庭 
• 建^ 他 們把玩 W 聿放 在桌上 ' 隨 便他們 
怎 麼樣推 ' 或 喜歡怎 麼樣玩 ° 雖然 這樣幼 
小 的頭腦 , 也能夠 看出其 結果。 

這 些課程 及所有 其他特 别課程 —— 是巧 
妙 有力的 吸鐵石 ' « 助吸引 你的兒 女親近 
家庭 。 

這 (@ 計畫是 ^家人 每週一 次在家 中擧行 
晚會 。 在 敎會中 , 星 期一晚 上就是 專爲家 
人 在家庭 中團聚 的一晚 。 敎 會最近 曾頒發 
一 項通吿 , 現 在我引 述如下 : 

「那些 負責聖 職及輔 助節目 的人們 , 包 
括聖 殿活動 , 靑年體 育活動 , 學生 活動等 
等 , 必須 注意此 一決定 , 這 樣好使 整個敎 
會 都能一 致遵守 , 在 星期一 晚上所 有的家 
庭都 沒有敎 會活動 , 如此好 使他們 在家人 
家 庭晚會 中聚集 在一起 。 」 1970 年 9 月 「 
聖 職公報 」 ) 

與 這計畫 同來的 , 是來 自先知 、 活著的 

先知 的應許 ' 就 是若父 母能每 a — 次將他 
們的兒 女聚集 在家中 , 敎 導他們 福音時 , 


這 類家庭 中的兒 女將不 會迷途 。 

一 些非敎 會人上 ' 不 幸也有 些敎友 ' 希 

$ 能利用 這樣一 本課本 ' 但 却不完 全接受 

耶穌 * 督 的福音 ' 或敎 友的職 ^ ' 或這本 

書 所根據 的經文 。 你 們是得 到許可 應用的 

。 ( 我們 甚至可 以頒發 你一紙 許可證 , 許 

可 你發展 一個理 想的家 蛏 。 ) 你若 不遵守 

律法 ' 仍然 不能自 由地這 樣做。 利 用這樣 

的一 項計晝 , 而不接 受福音 , 就像 你有一 
支 注射針 • 可爲孩 子注射 預防某 種疾病 , 

但卻 不灌入 能救治 的藥水 。 

父母們 , 你們 爲家人 w 任 靈性潁 袖的時 
間似己 嫌稍遲 。 如果 你現在 還沒有 任何信 

仰 , 趕快鼓 起旁尋 求眞理 吧! 

現在 ' 有世 界歷史 上最優 秀的一 代靑年 
。 你們曾 經# 見其中 的一些 靑年服 務傳敎 
。 也許 你曾^ 絕他們 的造, ;力 , 你要 去找尋 
他們 。 如果 他們不 算甚麼 , 至少他 們也是 
獨一 的證據 , 證明靑 年人可 以光榮 的活著 
。 有 著成千 上萬這 樣的眞 正聖徒 一一 末世 
聖徒們 。 

現在 ,父 母們, 我 決意要 以希望 感應你 
們 。 你 們心靈 悲痛的 , 决不 可絕望 放棄。 
不論你 的兒女 , 落人 何等黑 暗深淵 , 離開 
你 多麼遠 , 墮落得 如何深 , 你永遠 不可以 
放棄 。 永遠 不可以 , 永遠 不可以 , 永遠不 


si 以 。 

我決 意要以 希望感 應你們 。 

「聲調 《和如 天使 
低語美 妙信息 , 
希望以 其諄諄 

• 發出安 慰語 , 
黑 暗逝去 , 曙光將 
現 , 

驟 雨過後 , 希望翌 日隨陽 光升起 。 
低語 著希鑫 , m , 
多 麼甜美 的聲音 

…… j 

- 求神祝 福那些 心痛的 父母們 。 最 大的痛 
苦 莫過於 失去一 個孩子 , 最 大的歡 欣不會 
比得上 喜得浪 子回頭 。 

現在 我以十 二使徒 之一的 身份對 你們說 
話 。 我們 十二人 • 每 一個是 蒙按立 的特别 
見證人 。 我肯 定的對 你們說 ' 我有 這項見 
a 。我 道神是 活著的 ,耶 穌就是 基督, 
雖然 「 世 人因爲 沒見他 , 也不, is 識他 , J 
但祂是 活著的 。 痛心的 父母們 , 信 賴祂的 
應許: 「我 不撇下 你們爲 孤兒, 我 必到你 

們 這裡來 。 」 ( 約^ 福音 14  :  17-18  ) 

奉主耶 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82  • 


誰是 偉大的 白神呢 ? 


十二使 徒議習 

彼 得生馬 可長老 


近  月來 ' 美國 印第安 人的境 况已深 
切的受 到大衆 的注意 。 

結果 ' 這些 人將獲 得更進 一歩的 歩驟去 
改 善他們 的命運 ' 這 些人就 是在這 大陸所 
有 少數民 族中被 人忽略 的一羣 。 

我們 感謝末 世聖徒 多年來 曾活躍 的爲他 

們提 供廣泛 的協助 。 尤其是 我們在 敎育方 
面 所給與 的幫助 。 本 年度已 爲超過 一萬五 
千位 印第安 學生提 供日常 的福音 進修班 , 
並且由 於敎會 的努力 ' 有另 外五千 位正免 
費獲 得全日 制的小 學和中 學敎育 。 

我們 亦爲很 多印第 安人提 供一項 大學計 

畫 ' 於 其中有 475A 在今 年獲錄 取而就 IS 
楊百翰 大學; 去年有 426 位 在那裏 攻讀。 

楊百翰 大學最 近曾領 發學士 學位給 85{立 
印第 安學生 ' 而有 20f 立巳獲 得碩士 或博士 
學位 ° 現 在有二 十多位 正在那 裏讀研 究院。 


楊百 翰大學 亦有一 所美洲 印第安 研究服 
務學院 , 這學 院爲美 國西部 的印第 安人監 
管三十 多項農 業計畫 。 

傳道 訓練亦 同樣提 供給超 過三萬 五千位 

印 第安人 ' 他們都 是敎會 的敎友 。 

他們 很活潑 且能適 應環境 ' 並爲 他們先 
祖的 遺產感 到自豪 ' 因爲他 們知道 自己是 
一個偉 大民族 的後裔 。 

我們 最近參 加一個 由僑居 S 湖城 的墨西 
哥 人所開 的集會 ' 並 聽到他 們表速 他們對 
自 己的印 第安祖 先是那 麼自豪 ' 他 們應當 
自豪的 ' 當我 們知悉 更多有 關墨西 哥早期 
居民 的事時 ' 我們更 覺察到 他們確 實是一 
個偉大 的種族 。 

馬雅 文化的 一位權 威領導 人士之 一紀特 
亞弗蘭 博士亦 下這同 樣結論 。在他 的著作 
「到 奎烈加 的指南 J(      A    Guide  to 


Quirigua) 中 ' 這 位優秀 學者說 : 

「古 代馬雅 帝國的 各個偉 大城市 是在基 
督 時代的 前半期 建造的 。 幾 乎有六 百年之 
久這些 天陚的 人民在 藝術及 建築學 ' 數學 
及天文 學中都 處於領 導地位 。 他們 用某些 
方法造 出一個 比我們 的更爲 準確的 日暦… 
…印 第安 文化的 成長在 細節中 雖不同 , 但 
與 我們自 己的文 化是很 相像的 , 他 們的文 
化是 始源於 埃及及 美索不 達米亞 …… 社交 
和經 濟制度 已組成 ' 城市得 以興建 ' 宗敎 
得 到發展 ' 而 廟宇則 興建起 來作爲 崇拜之 
用 ° 」 

歷史 家牟諾 士他的 著作' 「班科 的奇磧 

」 ( The  Marvels  of  Co  pan  )  ^ ^中 
亦記寫 了類似 這樣的 主題' 他 寫道: 「建 
築學 、 天文學 、 數學 、 繪羞 、 紡織 及所有 
潤 飾生活 的藝術 , 都曾在 這裏繁 盛起來 。J 


•  83  • 


他强調 印第安 人的祖 先們在 任何感 覺上 
都不是 野扭人 ' 他說 ' 因爲 沒有野 蠻人能 
想(象 出 在馬雅 人中衆 所週知 的奇事 ° 

威史 劻博士 在他所 著有關 馬雅文 化的書 

第 147  H 中解擇 ' 馬 雅人造 紙的程 序與埃 
&人 fflft 紙製造 寫作材 料的程 序相似 ° 

在 C 美 洲印第 安人世 *r 体 」 的第 19 頁中 

說  • 

「瑪亞 人達到 古代美 洲公^ 爲最 高的文 
化水準 , 這文 化水準 是早期 歷史中 任何地 
方所認 爲是最 高的。 」 

這 些人民 有一種 發展很 好的灌 漑系統 ° 
他們建 造堤壩 和水道 。 他們 利用灌 漑將闢 
成 梯形山 坡轉爲 富生產 的農地 。 在 西班牙 
人 到來之 前的二 千年中 , 人 們都普 遍使用 
這些灌 漑系統 • 而有些 現在仍 然存在 。 

早 期的美 洲人是 一個人 數龐大 的民族 。 
大約 在征服 的時代 , 祇是在 墨西哥 中部已 
有 二千五 百萬人 。 

但比 起任何 有關早 期美洲 人的這 些事實 
, 更令 人有深 刻印象 的就是 , 那記 載他們 
的祖 先差不 多在二 千年前 所 ^ 受的 一次探 
訪 的紀錄 ' 於 其中記 載曾有 一位神 聖人物 
在他們 之中逗 留多天 , 敎 導及祝 福他們 。 

這些 有很高 才智及 技巧的 早期美 洲人確 

a 這人 曾敎導 他們一 種神聖 的宗敎 , 醫治 
他們的 病患者 ' 使 某些死 人復生 ' 敎導新 
的 而更富 生產的 耕種法 ' 及 建立一 個公正 
而和平 的政府 。 

他們 的紀錄 記載 祂用一 種超自 然的方 式 
突然 來到他 們中間 ' 離去時 亦使用 同樣的 
方式。 古人認 定祂是 創造主 ' 以肉 身的形 
式到 來地上 。 

祂是一 位基督 徒的神 • 沒 有人能 成功的 

否認 這一黠 '  . 

| 他的敎 訓與聖 經相同 • 這 是現時 人所公 


12 的 。 

而祂答 應第 二次 到來亦 是人所 承, £ 的事 
實 ° 

有關 祂顯現 的紀錄 已由那 些住在 智利至 
阿拉斯 加地區 的印第 安世代 所保存 , 更有 
趣的 是那些 住在夏 威夷至 «fl 西蘭地 區的玻 
里尼 西亞人 亦同樣 知曉這 紀錄, 這再 一次證 
明了 玻里' 尼西 人與美 洲早期 居民的 密切關 
係 ° 

所有 這些紀 錄都大 致相同 。 這些 紀錄在 
名稱和 細節方 面而言 , 則 島與島 , 城與城 
之 間都有 所不同 ' 但 所有結 論都是 一祥的 
一一 在差 不多二 千年前 , 有 一位天 上的人 

物 曾造, w 那些人 。 
現在 有關祂 的資料 是如此 的眞確 , 以致 

郝 門保羅 (Paul     Herrmann  ) 在 他的著 
作 I- 征服人 « 」(77w    Conquest  of  Man  ) 
中說 : 

「 審愼 的思考 這除 了向 我 們證明 那位光 
神寇 撒可德 ( Quetzalcoatl  ) 是一 位眞實 
的人 物之外 , 並沒有 留下任 何結論 ' 這光 
神不 是西班 牙人所 宣傳的 , 也不是 印第安 
人所想 像出來 的傳奇 虛^  。 」 ( 第 72 頁 。) 

記著 這是來 自有高 度才智 , 及認 識天文 
學' 數學' 水利 , 和 建築學 的早期 美洲人 
。 那不 是一個 無知或 迷信的 民族所 夢想的 
。 這歴 史是來 自在古 人中所 共知的 至高文 

化之一  •。 

這偉 大的人 物在墨 西哥某 些地方 极稱爲 
宼 撒可德 ( Quetzalcoatl) ' 主要是 在勺盧 
拉地區 。 祂在 奇阿帕 期被稱 爲伏丹 ( Votan  ) 

;在瓦 哈嘎稱 爲惠士 必顧佳 ( Wixepec- 
ha) ; 在瓜 地馬拉 稱爲孤 格末資 (Gucuma- 

tz  ) ; 在秘魯 稱爲撫 拉古介 ( Virachoc- 

ha  ) 及 稱爲海 優塔司 ( Hyustus  ) ; 在巴 
西稱 爲修彌 ( SUme) ; 在哥 倫比亞 稱爲坡 
吉佳 ( Bochica) 。 


秘魯 人亦稱 * 爲剛 底西 ( Con-tici   ) 或 
伊 拉底西 ( Illu-tici) ,底西 ( tici  ) 意謂 
釗造 主和光 。 馬 雅人主 要稱祂 爲 "肯 ( 
Kukulcan  )。 

在玻里 尼西亞 _€島 ' 祂被稱 爲羅諾 ( 

Lono  ) ' 嫌 ( Kana  )   '  (  Kane 

) ' 或康, S  (  Kon  ) ' 而有 時稱爲 舞 納 
洛亞 ( Kanaloa)'.g| 胃偉大 的光或 偉大的 
光揮。 有些 玻里尼 西亞人 * 稱祂 爲凱, 
艾可 ( Kane-Akea  )  '.'2 謂偉 人-的 ffi 先 , 
或稱' 池爲東 加羅亞 ( Tonga-roa  )  .'Sal 海 
洋 及太陽 的神。 

這神^ 人物 的樣子 是怎^ 的 ? 

古人形 ^他 是一位 個子 的白人 , 有^ 
和 藍眼睛 。 他 穿著寬 璲粹: 的孢子 。 他似 

乎是 一位極 有權柄 &有無 慈 愛的人 。 他 

有力 * 使 山哌變 成平原 , &使平 原變成 

山 。 他能從 II 實的 石頭中 引出水 &來。 

關 於他來 臨的一 件非凡 之事就 是他床 ! 
喑密佈 的數天 後顯現 ' 在 這數天 K ' 人們 
不絕 的祈求 太陽再 次出來 。 當^ 喑還籠 'fl 

全地時 —— 我 參照粱 培魯 ( Pedro  de  Leon 

( 所著印 加民族 ( The  Jncas  )  一書 —— 
人 們 受 到很大 的苦難 並向神 作出熱 *'!! 的 
吿 , 尋求 那失去 的光再 次到來 。 

最後太 陽果然 出來了  , 這位神 就顯現 
出來 。 梁 培魯說 : 他 是一位 「身村 A 大的 
白人 , 他的風 ^和人 格引起 了人們 對他極 
大 的尊敬 和崇敬 一… 當他們 看到他 的權能 
,他們 稱他爲 萬物的 釗造者 .• 是他 們的始 
釗 者&太 陽之父 。 」 (印加 民族) 

當這位 人物敎 導有關 '他的 宗敎時 ' '他催 
^人 們去 建造聖 殿作崇 拜之用 ' 他 的跟隨 
者變 得十分 忠誠。 ( 何諾 比理作 「尋 求白 
神」。 ) 祂離 開他 們時曾 答應再 次到來 ' 
這使 人民在 很多世 代以來 都 在尋求 '池 的來 
臨 ' 正如猶 太人尋 求他們 的彌赛 《 —樣 ° 


84 


M 極信心 引 來 了兩次 的禍让 . ,然而 ,一 

次 Jifr:Wf)f  W 人到 36 洲 的時候 ' W —次是 
'科 克雅各 ( 1728 — 1779 年英 國的航 海家和 
探險家 ) 乘 船到夏 威夷島 的時候 。 但這些 
丑: 劇 祇是更 W 强傳統 的眞理 。 

當 fHS 司 ( 1485 — 1547 年 征服墨 西哥的 
西班 牙人 ) 到. I 西哥時 , 海岸 的土著 * 見 
他 是一位 壯大的 白人。 他們 K 忙冋 去他們 
的國 組 瑪那裏 , 並^ 佈那位 偉大的 
白神 終於回 來了  。 

這對於 夢提組 馬有一 種驚人 的影响 。 他 
^起當 他被加 M 爲王時 , 國 家宗敎 的牧師 
們曾 提醒他 : 「這 王位不 是你的 ; 這王位 
祇是借 給你而 有一天 要交冋 那位適 當的偉 
大者 。」( 梁培魯 ' 第 66 頁 ) 

西班牙 作家杜 藍在他 的著作 「阿 芝特克 
m 」 中說 , 當 蒙堤組 瑪派他 忠心的 僕人去 
迎接枓 德 司及領 他到宮 中去時 , 那 僕人稱 
呼枓 德司爲 「啊 , 主 及眞神 , 」 又說 「歡 
迎你 來到你 這城巿 和王國 。 」• 杜藍 又說印 

第安人 亦將抖 德司的 夥伴當 作是神 聖的人 
物 ° 

這 fe 西班 牙作 家又繼 續說: 「無 疑地, 
蒙堤組 瑪腦海 中已預 早想著 那位曾 離開委 
拉 克路斯 ' 並 答應回 來的寇 撒可德 的來臨 

「夢 堤組瑪 及他宮 中的其 他使臣 完全信 
服 枓 德司和 寇撒可 德是同 一個人 , 正如在 
年代史 中所能 * 到一樣 …… 

「 遲至 1864 年 , 當 金髮有 髭的馬 克西米 
連皇 帝抵達 委拉克 路斯時 , 記億猶 在印第 
安人的 腦海中 , 這 喚醒了 他們有 關寇撒 
可德 回來的 應許。 」 

蒙堤組 瑪將科 德司當 作神來 接待他 • 
這位西 班牙人 及他的 屬下的 背叛很 快改變 
了那形 勢而導 致戰爭 。 可憐 那位信 而不疑 
的夢堤 組瑪失 去了他 的王位 和生命 , 但傳 


說 仍留傳 下來。 

當英. 國的探 險家科 克雅各 船長來 到夏威 
夷時 亦發生 了類似 的情形 。 很奇怪 , 他登 
岸時 剛好土 著正在 慶祝他 們的麥 加希節 ( 
Makahi   ki   Festival )  • 這 使白神 在玻 
尼西亞 人的傳 統中不 致湮滅 。科克 亦被當 
作 神而被 接進神 聖的羅 諾殿中 。 但 他的屬 
F 並非完 善無缺 ' 他 們的掠 奪引起 了土著 
對整 個登岸 團體的 憤怒。 在隨至 的戰役 • 
枓 克失去 了他的 生命。 

但 實際上 , 誰是 偉大的 白神呢 ? 不是科 
克船長 '當然 也不是 科德司 。 他是誰 ? 

當 耶穌基 督在巴 勒斯坦 傳道時 , 正如約 
翰 福音第 十章所 記戴的 ' 祂 吿訴那 裏的百 
姓說祂 >j 外有羊 , 不 是屬巴 勒斯坦 羊圏的 
' 而 是在别 處的。 祂說 「  一… 我必 須領他 
們來 ' 他們也 要聽我 的聲音 , 並且 要合成 
一羣' 歸 一個牧 人了。  j    (約 10:  16) 

拿撒勒 的耶穌 就是這 位白神 !當他 在聖 
地 復活後 ' 祂 確實探 ,U ;過早 期的美 洲人。 
我們怎 知道的 ? 

在 西半球 ' 正如在 古代的 巴勒斯 坦一樣 
, 先 知們都 在人民 中傳道 ' ^^與 他靈感 
的指示 。 正如 在聖地 的先知 們所做 一榇' 
他們亦 將所' 有重要 事件的 紀錄編 幕起來 。 
他們曾 預言^ 督要來 到他們 之中而 百姓亦 
熱切的 期待祂 。 

經過 三矢苦 惱他們 的黑喑 日子後 , 百姓 
都在殿 中聚集 , 當時 他們聽 到一個 來自天 
上 的聲音 : 

「肴我 的愛子 , 我因 他而得 到了極 大的喜 
悅 , 我 因他而 榮耀了 我的名 一一 你 們聽他 
說 話。」 

這促使 他們擧 目望天 , 他 們肴見 一位榮 
耀的 人物從 天而降 站在他 們面前 。 古代書 
卷這樣 記載說 : 「 

.「  一… 他穿 著一件 白袍; 他降下 來站在 


,他 們中間 ; 所有 羣衆的 眼睛都 轉向他 , 他 
們不 敢開口  , 甚至 不敢向 旁邊的 人講話 , 


他伸 出手來 , 對 人民說 : 

「* 啊 , 我 就是先 知們曾 作證說 要來到 
K 上的耶 穌基督 <■ 

「肴啊 , 我是世 上的光 和牛. 命; 我曾喝 
乾了 父給我 的苦杯 , 也曾担 當了世 界的罪 
而榮 耀了父  」 

然後 救主對 他們說 : 
「起來 , 到我 這裏來 , 這 樣你們 好用手 
插我 的腰部 , 也好摸 我手上 和脚上 的釘印 
, 使 你們好 知道我 是以色 列的神 , 是全世 
界的神 , 是 爲了世 人的罪 而被殺 害的。 

「羣衆 上前去 , 用 他們的 手插他 的腰部 
,又 摸他 手上和 脚上的 釘印; 他們 一一 走 
上前去 , 直到 所有的 人都用 他們的 眼睛看 
到了  , 用他 們的手 摸到了  , 並且確 切知道 
了  , 證明了  , 他就是 先知們 所寫著 要來的 
那位 c 

「他 們都過 去親自 證實後 , 異口 同聲的 
喊著說 : 

「和 散那 ! 至高之 神的名 是應當 讚美的 
! 他 們俯伏 在耶稣 的脚前 敬拜他 」 。(腓 

三 11  :  8- 11  •  14-  17 o  ) 

祂將祂 眞實的 宗敎敎 導他們 , 醫 治他們 
的病患 , 祝福 他們的 小孩子 , 並在 西半球 
組織, 池的敎 會,, 正如 祂在巴 勒斯坦 曾做的 

一樣 。 

印第 安人和 玻里尼 西亞人 的傳統 就是由 
此 而起的 。 由一 代傳一 代而流 傳至今 。 

但我 們如何 可以確 定那就 是基督 ? 

正 如我們 提到的 ' 很多住 在古代 美洲的 
先 知都記 下他們 的歷史 和啓示 ' 正 如在巴 
勒斯坦 的先知 們所做 的一樣 。 他們 寫了很 
多書卷 。 最後 這些紀 錄由一 位名爲 摩門的 


•  85  • 


先知節 錄及編 * 成一 本書 , 他大約 在主後 

四百年 住在這 II 的美洲 ° 

因爲 他是編 》者 ' 那本書 就以他 的名爲 
名 一一 稱爲 荦門經 今日這 書在一 種奇妙 

'的形 式中出 土面世 , 並 II 明 基督就 是古代 
的白神 。 那書 正如聖 經一樣 是一本 經文卷 
。 在以 赛亞書 第二十 九章中 ' 以赛 亞預言 
在末 日這本 新的經 文書径 將出現 ' 並且他 
描述它 面世的 方式是 與摩門 經眞正 面世的 
方式 相同的 ° 這不 是巧合 ° 而是在 現代應 
驗 了聖經 的預言 。 

以赛 亞說這 書將是 封住的 ' 而這 書確是 
封 住的。 


他說 書中的 話語將 交給一 位識字 的人而 
他將 W 絕這 書錄 ?這是 眞實的 。 尤其是 ' 
他說這 書在受 到世人 注意時 將經由 一位沒 
受敎育 的人的 手而來 ' 而所 曾發生 的事確 
是這樣 ' 這更是 確賁地 證明了 這本書 。 

在指 示這書 出版的 時間時 , 他說 當巴勒 
斯 坦變成 肥田後 , 這書 將在末 世出現 ' 而 
這就 是如此 。 

他預 言甚至 II 子必聽 見這書 上的話 ' 而 
藉此瞎 子的眼 必從黑 暗中得 以看見 , 謙卑 
的 人必因 主而增 添歡喜 。 

並 且他說 , 當這些 發生時 , 全能 者在世 
上一段 不信的 時期中 要行一 件奇妙 奇又妙 


的事 , 而 這亦已 達成了  。 

摩 門經就 是以赛 亞所提 &的書 g  。 它是 
經文 ' 是 古代美 洲的神 聖經典 ' 現 已出版 
以 啓發現 代的人 。 

它 是對基 督的神 性的一 本新的 見證書 , 
並見 證祂眞 正及實 在是神 的兒子 , 是基督 
陡 的主救 , 是猶 太人的 彌賽亞 , 是 古代美 
洲 的白神 , 及全 人類的 救贖主 。 而 這亦是 
我 們自己 的見證 , 我 們這樣 向你作 證是奉 
主耶 稣基督 的聖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86  • 


厂 


神^ [亍動 奧妙、 神奇 


J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
黎嘉 蘭長老 


各  位弟 兄姊妹 , 很高 興在此 與你們 

再次聚 集在一 個敎會 的敎友 大會中 。 在大 
會堂詩 歌班的 帶領下 ' 我們 剛唱了 一首歌 
'這引 起了我 內心的 共鳴: r 神爲 成就萬 
般異蹟 ' 行動奥 妙神奇 。 」 (聖詩 選集第 

27 首。 ) 

我已從 事過很 多次傳 道工作 , 我 時常思 
考主在 我們的 日子中 所作' 這福音 期於地 
上 的福音 復興有 關的偉 大異癀 。 這 是個充 
滿異嘖 的日子 ' 是 很多事 正發生 在世上 
日 子 。 倘若我 問 你認 爲在過 去一百 五十年 
中 , 在 這世上 曾發生 的最奇 妙之事 是什麼 
時 , 我 想很多 人會說 是太空 人登陸 月球一 
事 。 那 確是一 個奇蹟 , 而這 是怎樣 發生的 
, 就 祇有那 些當事 人才能 吿訴你 。 

於 是我想 到我們 怎能坐 在家中 看電視 ' 
並看 見那些 太空人 從太空 艙出來 • 行走在 
那 地上而 沒有地 心吸力 將他們 拖回去 。 然 
後 我想到 結果是 怎樣的 。 ( 現在我 對你們 
說 , 在 科學方 面我沒 有足份 的知識 去知道 
那偉 大成就 對於我 或我的 家庭有 多大的 好. 
處。 ) 

然後 我又想 到另一 件發生 在過去 一百五 
十年 中的事 ' 這事照 我估計 是遠超 出其偉 
大 和重要 ' 及 對人類 ' 對我 ' 封我 的家庭 

' 及對 所有在 這世上 眞正愛 主並希 望事奉 
祂的其 他人的 好處的 。 那就 是當斯 密約瑟 
這男 孩在讀 過使徒 雅各的 話語: 「你 們中 
間若 有缺少 智慧的 , 應當求 那厚賜 與衆人 

,也不 斥責人 的神, 主 就必賜 給他。 」( 


雅 1  :  5 ) 之後到 外面樹 林祈禱 的時候 。 於 
是他來 到樹林 中禱吿 , 並相信 那應許 , 有 
一度 光性從 天而降 , 正如大 數的掃 羅在往 
大馬色 的途中 所遇到 的一樣 , 而在 那光柱 
中間 是父神 及祂的 兒子耶 穌基督 。 

那男 孩求問 在所有 敎會中 他應加 入那一 
間 ' 父指 著子說 : 「這 是我 的愛子 , 聽祂 
說!」 ( 見斯 密約瑟 的寫作 2:  17») 答窠 
是他不 要加入 任何一 間敎會 , 因爲 他們都 
敎 導人爲 的敎義 , 然 後主吿 訴他有 關將要 
出現 的事工 。 

如果那 故事是 眞實的 , 而 我知道 那是眞 
實的 , 在這全 世界上 有什麼 事情是 如此的 
嗎 ? 天開時 就出現 了天上 的使者 , 就荧父 
和釗 造這地 球的子 ; 我們從 神聖的 經文中 
知道神 藉著祂 的獨生 子的力 量創造 了地球 
( 見 牵西書 1  :  33  ) ' 而在過 去一百 五十年 
中在這 世上曾 發生什 麼事情 是能與 父與子 
到, I* 這地球 一事相 比較呢 ? 我們作 出嚴肅 
的見證 , 我們 所有今 日於此 聚集在 這敎友 
大 會的人 , 及 在地上 數以百 萬計曾 將這信 

息作 測驗的 人都見 證這是 眞實的 ° 正如耶 
穌 對尼哥 底母說 : 「 …… 我 們所說 的是我 
們 知道的 ' 我 ffi 所 見證的 ' 是我們 見過的 
' 你們 卻不領 受我們 的見證 ° 」 (約 3  : 
11。 ) 因此' 我們正 在向全 世界見 證這榮 
耀 事件曾 發生過 ° 

當 耶穌與 祂的 門徒相 處大槪 四十天 ' 及 
在五 百弟兄 面前昇 天之後 ' 當時他 們站著 


擧' 目望天 ' 有 兩位穿 白衣的 人站在 f$ff@ 
邊說 : 「加利 利人哪 , 你們 爲甚麼 站著望 
. 天呢 ' 這離開 你們被 接升天 的耶穌 • 你們 
見他 怎樣往 天上去 • 他 還要怎 樣來。 」 ( 
徒 1:  11。) 旣 然有兩 位天使 曾站在 那裏說 
弛 將會再 次到來 ' 爲何 人們還 不相信 祂會 
出現呢 ? 我 們正期 待著祂 的來臨 。 當我想 
起先知 們曾預 言在祂 第二次 來臨前 要發生 
的一 切事時 , 我可以 確實的 說神爲 成就萬 
般異蹟 ' 行動奥 妙神奇 。 

我 喜歡在 瑪拉基 書第三 章之中 的陳述 ' 
於其中 主藉瑪 拉基先 知說: 「我要 差遣我 
的 使者' , 在我 面前^ 備道路 ' 你們 所尋求 
的主 , 必忽 然進人 他的殿 …… 」 

「他來 的日子 ' 誰能當 得起呢 ' …… 因 
爲他如 煉金之 人的. 火 , 如 漂布之 人的餘 。 

」 (瑪 3  :  1-2°  ) 

現在那 很明顯 不是指 祂第一 次來臨 ' 因 
爲她不 會突然 來到祂 的殿中 。 所有 人都能 
當 得起祂 來臨的 日子。 祂來 時不會 像煉金 
之 人的火 及漂布 之人的 鹺一樣 ' 潔 淨及漂 
白人們 , 但我們 知道祂 在末日 到來時 ' 惡 
人 將向岩 石叫喊 , 「倒 在我們 身上罷 ' 把 
我們 藏起來 ' 躱避坐 寶座者 的面目 ' 和羔 
羊的 忿怒。 」 ('啓 6:16。 ) 因此當 神遣送 
一 位使者 在祂面 前預備 道路時 , 那 使者就 
非先知 莫屬了  。 

你們 記得耶 穌所講 關於施 洗約翰 , 他被 
遣 來爲祂 在全盛 時期的 來臨預 備道路 °  * 


87 


說在 以色力 j 沒有 一位 先知是 比施洗 約翰爲 
大的 •。 因 此我們 向世界 作嚴肅 的見證 ' 神 
在這福 音期所 興起的 這位先 知就是 期密約 
瑟先知 。 他是 被差來 爲這些 奇妙的 事舗路 

的使者 ' 就是主 應許遣 送 到這 世上 爲主的 

來臨預 備道路 的事情 ° 

他 就是這 福音期 的先知 ' 根據我 們的經 
文 ' 主 在宣稱 祂的來 臨之後 已等了 這人超 
過 三千年 ' 這 位先知 在等待 主的曰 子和時 
候 ' 正如古 代的先 知們所 做一樣 ' 就如當 
耶 利米蒙 召爲先 知的時 候一樣 。'他 不能明 
白這些 ' 而主說 : 「我未 將你造 在腹中 ' 
我已 嘵得你 ' 你未 a 母胎 ,'我 已分别 你爲 

聖 , 我 已派你 作列國 的先知 。 」 (耶 1  :5 
。 ) 本 福音期 的先知 在他到 來這裏 之前已 
被按立 爲列國 的先知 , 而我 們知道 主曾說 
他要 在祂的 眼睛. 成爲 偉大 。 (見 腓二 3  :  8 

" ) 

我想 起彼得 在五旬 節那天 後所講 的陳述 
' 當他與 那些將 基督處 死的人 說話時 , .他 
吿 訴他們 諸天必 留基督 「等 到萬物 復興的 
時候 ' 就是 神從創 世以來 , 藉著聖 先知的 
口所 說的。 」 (徒 3  :  21。 ) 對於 彼得所 
說有 S3' 自釗世 以籴藉 衆聖先 知的口 所說的 
萬 物復興 這預言 ' 是難以 令人匱 信嗎? 就 
我所知 ' 世上 沒有任 何敎會 聲稱過 ■ 這麼一 
種復興 ' 也沒 有聲稱 其中有 很多過 去福音 
期的 先知們 的到, $  。 

在父 與子向 約瑟先 知顯現 數年後 ' 有一 
位名 叫摩羅 乃的先 知在主 後四百 年住在 tt 
地美洲 ' 他回 來吿訴 先知有 關這地 昔日居 
民的事 ' 及有 關那已 準備好 的摩門 經紀錄 

羅慕義 墨林弟 兄昨天 給我們 一項有 關那書 
的重 感演講 ° 保存那 本書是 爲了要 使猶太 
人和外 邦人信 服那位 永恆不 變的神 , 及信 
服那' 位向 所有各 國顯示 祂自己 的耶穌 基督 
° 這書 是由全 能的神 的手所 保存的 , 那是 
主吩咐 以西結 先知記 下有兩 份紀錄 是必須 
保存的 ' 一 份是有 關猶大 g 他的跟 隨老和 


以色 列家族 ' 一 份是有 關約瑟 及他的 -跟隨 
者 。 主答應 * 會將以 法蓮手 中的約 g 紀錄 
與 猶大的 紀錄放 匱一起 , 使 之在祂 的手中 
合 而爲一  °  ( 見結 37  :  16 — 17。 ) 難道我 
們不 能相信 神會做 那些祂 說祂要 做的事 ? 
如 果摩門 經不是 那紀錄 , 那麼 , 那 紀錄在 
何處? 

爲 了要完 全欣賞 到那是 什麼書 ' 我們需 
要稍爲 深入的 參考給 雅各的 十二個 兒子的 
應許 ' 並 且如果 你會閱 讀的話 ' 便 知道給 
約 瑟的應 許遠勝 過他其 他兄弟 的應許 。 雅 
各 應許給 他很多 祝福。 「你 父親所 祝的福 
' 勝過我 祖先所 祝的福 ' 如 永世的 山嶺… 
•■■  J  ( 釗 49  :  26o  ) 

在 描述那 要給與 約瑟的 新地時 ' 就是那 
位將 與弟兄 們隔離 的約瑟 ' 正 如聖經 所載. 
' 摩西 在僅只 四節形 容那新 地的經 文中用 
了五次 「 寶物 」 這詞。 (見申 33:  13-16 

°  ) 那新地 非這美 洲莫展 了。' 主巳 將它保 
存 ' 等待 在這末 世復興 福音的 日子。 

世人對 於約瑟 的紀錄 知道些 什麼呢 ?並 
且他們 爲何要 遲疑去 接受它 ? 正如 羅慕義 
兄弟 昨天吿 訴我們 的一樣 ' 在這紀 錄被接 
納時 ' 甚至猶 太人也 沒有機 會問他 們的彌 
賽 亞是誰 ' 因 爲那紀 錄已很 確定的 講及世 
界救 主降生 的徵兆 ' 及祂 被釘十 架之事 , 
也講及 祂到訪 祂的人 民時到 這美洲 的到訪 

有人 說如果 那本書 是由一 個耕田 的人所 
發現的 ' 那可 算是十 九世紀 最大的 事件了 

。 我 們有來 自 很多非 敎友們 的見證 。 書中 
12 含一 個應許 ' 就是 如果我 們讀它 ' 主會 
藉著 聖靈的 力量向 我們顯 明它的 眞實性 。 

( 見乃 10:  4  ) 。 

數年前 ' 斯密尼 哥拉兄 弟在這 講說, 壇演 
他吿訴 我們他 在管理 加利福 尼亞傳 道部時 
時的一 個經験 。 南加 州大學 的宗敎 敎務長 
問他 要一本 摩門經 ' 斯密兄 弟就給 他一本 
傳敎士 們曾作 標記的 摩門經 ' 斯中 剷下了 


重要 的章節 ; 然後那 位學長 邀請斯 密弟兄 
傳敎 士們去 參加他 的聚會 。 他拿著 那摩門 
門經 並將向 會衆一 節一節 的讀出 並說: 1 
這不 是一本 死書, 而 是一本 活書。 」 他說 
, 「我 們這裏 有一卷 經文, 它在我 們之中 
已有 一百年 , 而 對於它 , 我們一 無所知 。 

」然 後他對 他的會 衆說: 「這 些不是 美好的 
的敎 訓嗎? 爲 何我們 不能與 一個相 信我今 
日在這 裏所讀 的這美 好事物 的人民 爲友呢 
?」, 然而 , 那 祇是對 這事工 的神聖 & 的 H  — 
個見證 , 但主保 存這書 , 以 應驗祂 在這塊 
比所有 其他土 地更精 選的地 上對約 瑟所作 
的應許 

今 (J 沒有時 間討論 這些其 他的奇 妙之事 
, 那是 主用世 人認爲 是奥妙 神奇的 方法所 
釗造的 。 你祇 需肴看 屹立在 此地的 這聖殿 
。 以賽 亞和. 彌 迦兩人 都獲准 在時光 隧道中 

看到末 後的日 子( 三千年 i  ■ 他們 說在末 
後的 日子, 主殿的 山必建 立在諸 山之上 , 

而萬民 都要流 歸這山 ; 並且他 們將說 , r 
來罷 ' 我們 登耶和 華的山 ' 奔雅各 神的殿 
' 主 必將他 的道敎 訓我們 ' 我們也 要行他 

的路 …… ( 見赛 2:  2-3。 ) 。據 我所知 ' 
在世界 歴史中 沒有任 何建築 物能像 這殿一 
樣 聚集所 有各國 的人民 , 而 你們今 日在這 
裏的很 多人毫 無疑問 是某些 曾在這 鲠合 
的人 的後裔 

當我正 在荷蘭 做傳道 工作時  tx<-  ^ 
+分 熱心的 慕道友 , 他是 一名商 人。 IL  , 

, 「我永 不會加 入你的 敎會。 」 我說 
爲 什麼? 」 他說, 「我不 想到美 國去。 ― 
我說, 「好 極了。 -」 然後^ 說, 「你 可留 
在這裏 幫助增 强這些 分會。 」 他成 爲敎友 
祇不過 數個月 '一 日' 他衝 入我的 辨公室 
說, 「黎 弟兄, 我有 機會賣 出我的 事業。 

「我 說, 你爲了 什麼要 費出事 業?」 他 
說, 「啊, 我想去 錫安。 」 我希 望你能 * 
到我們 在傳道 部册上 的紀錄 , 那時 我是傳 
道部及 良好荷 蘭人民 的秘書 , 他們 在我們 
於 歐洲有 任何聖 殿之前 就儲好 他們的 IS 幣 


•  88  - 


和 錢幣前 來這裏 。 

1906 年我聽 到斯密 F. 約 S 會長在 鹿特丹 
說那 日子將 到來' 那 時主的 殿將在 歐洲全 
地建 立起來 ' 而我活 著着到 已有兩 間建立 
了  。 這祇 是主給 與我們 這些! ft 癀中的 >) 一 
項 , 是 世人感 到奥妙 神奇的 。 如果 我們抽 
時間去 研,; 有關聚 «的預 言 , 我們 會知道 
t 從世人 眼中收 起這地 , 以 作爲祂 的人民 
的地方 。 

各位弟 兄姊妹 , 我們 有很多 事是^ 要感 
謝的 。 昨天巴 瑞始. 弟兄 向我們 A  & 有關以 
利 |S 先知 的來臨 。 想 想瑪拉 基所作 的那應 
許 , 就是在 主大而 可畏的 日子來 臨之前 , 
主說 祂會差 遣以利 亞先知 到來, 「他 必使 
父 親的心 轉向兒 * ' 兒女 的心轉 向父親 , 
ft 得我 來咒詛 遍地。 」 (瑪 4:  5-6。 ) 人 


怎能相 信神聖 的經文 而不祈 求以利 亞來臨 
的 日子呢 ? 並 且我們 向世人 厳肅的 見證他 
已經 來過了  。 

去年七 月我在 以色列 , 我 們遊覽 其中三 
間猶 太會堂 , 其中一 間的牆 上掛著 一張靠 
臂椅 。 我問那 位猶太 拉比那 是用來 做什麼 
的。 他說, 「 以便在 以利亞 到來時 , 我們 
可 將它拿 下來給 他坐。 」當 然我不 能吿訴 
他以 利亞已 經來了  , 並且他 的來臨 已給了 
我們 這確證 , 就是在 這敎友 大會所 曾提及 
的永 恆持樓 的婚約 。 不 單這樣 , 而 且神在 
耶穌 的領導 下亦已 準備了 一千年 , 直至每 
一膝蓋 將跪下 ' 及毎一 舌頭要 承認. 耶穌是 
基 督爲止 , 這 意謂這 信息必 去到永 恆的諸 
世界中 。 

我嚴肅 的向你 們作證 這是神 的事工 , 而 


我身 體上毎 一繊锥 都知道 ' 並且我 知道那 
是以 赛亞所 * 到的' 當他說 : 「因 爲這百 
姓 親近我 ' 用嘴唇 尊敬我 ' 心卻 遠離我 ' 
他們 敬畏我 ' 不過是 領受人 的吩咐 °  J 

「 所以 我在這 百姓中 要行奇 妙的事 , 就 

是奇 妙又奇 妙的事 ' 他 們智; S 人的 智慧 • 
必 然消滅 ' 聰明人 的聰明 ' 必然 ° 」 

( 賽 29:  13—14。 ) 

這是 我們給 全世界 的信息 ' 3£ 且 我向你 
們見 S • 如果 人們願 意抽時 間來找 出這實 
在是什 麼的話 ' 則在 這世上 不會有 眞正愛 
主而 又不加 入這敎 會的誠 實男人 或女人 ° 
我!^ 你們作 那見證 並祈求 神祝福 你們 所有' 
人 , 奉主 耶穌基 督的名 。 阿們 。 


•  89  * 


我們 宗敎的 拱心石 

十二使 徒議會 

羅 慕義墨 林長老 


# 位弟 兄&妹 : 今日 下午我 要講的 
主 題是, 「我 們宗 敎的拱 心石。 」 

斯 密約瑟 先知於 1841 年 11 月 28 日在他 
的 曰 -記中 記載說 : 

「 我 整天在 楊百翰 的家中 與十二 使徒開 
會 ' 與他們 談及各 個不同 的主題 一… 我吿 
訴弟兄 們摩門 經是地 上所有 書籍中 最正確 
的一本 ' 也 是我們 宗敎的 拱心石 ' 並且一 
個 人藉著 遵守其 中的敎 訓 比 遵守任 何其他 
書本中 所說的 更能接 近神。 」 敎會文 农歷 
史' 第 4 卷' 第 461 頁 。 ) 

摩門 經的確 實性和 福音的 復興是 基於同 

樣的兩 個基本 原則' : 首先是 現代啓 示這項 
事實 '其 次是 斯密約 瑟是一 位神的 先知這 
事實 ° 這兩件 事實毫 不可分 的與摩 門經和 
復 興的福 音的關 係連接 在一起 。 接 受其一 
«fe 接受 其二。 


當斯密 約瑟於 1823 年 9 月 21 日晚 上就寢 
時 , 他不 曾想到 ( 他從來 沒有這 個念頭 ) 
有. 關摩 H 經 。 那時刻 他所關 心的事 就是他 
與主 的關係 。 這是他 在祈禱 和懇求 中所要 
決定 的事。 他在 禱吿時 , 一 位從神 前派來 
的人物 摩羅乃 來造^ 他 ,'那 人 吿訴他 「 有 
一部 被貯蔵 jg 來 ( 在克 謨拉 附近) 的寫在 ―金 
頁片 上的書 , 記載著 此大陸 的昔日 居民的 
事蹟 和他們 的來源 。 他又說 由救主 交給這 
古代居 民的豐 滿的永 恆福音 也包含 在這部 
書內 ; 他 又說有 兩顆在 銀框中 的寶石 …… 
和頁片 貯藏在 一起; 一… 並 且說神 爲了翻 
譯這部 書的目 的而準 備這些 寶石。 」 (敎 
會文 歷史 • 第 一卷第 12 頁 。 ) ( 斯密約 
瑟 的寫作 2   :  34 — 35。 ) 

在這次 晤談中 , 先 知獲得 有關摩 門經的 
最 初槪念 。 由 那晚開 始直至 摩門經 出版爲 
止 • 約瑟 在獲得 、 保 管及翻 譯這神 聖紀錄 


方面 都不斷 接受來 自天上 的指導 。 關於摩 
門經的 一件最 明顯的 事就是 , 主自 己最後 
屢次見 證摩門 經的眞 實性和 神聖性 。 

主爲了 證明祂 自己 曾參與 摩門經 出土之 
事 , 就在 183阵8 月對 先知說 : 「我 曾派 
他 ( 摩羅乃 ) 到你們 那裏掲 示那包 含我豐 

滿永恆 福音的 摩門經 …一 」 ( 敎約 27:  5 

。 ) 

在 敎義和 聖約的 序言中 , 主說 祂召喚 
「 …斯 密約瑟 ' 從 天上向 他說話 ' 並賜給 
他誠命 「好 使他能 「蒙神 的慈悲 , 藉神的 
權力 , 才有權 能翻譯 摩門經 。 」 (敎約 1 
: 17  '  29。 ) 主亦吿 訴三位 見證人 說先知 
巳 「翻譯 這經書 , 「 祂又說 , 「正 像你們 
的主 , 你們的 神是活 著的一 樣眞實 。 」 ( 
敎約 17  :  6  。 ) 


•  90  • 


當先知 繼~ 樓翻 II 時 ' 他學 到很多 偉大而 
奇妙的 眞理。 他學 g 到 * 門經 的槪 念是始 
源於 主耶穌 自己的 腦海中 —— 而他 正 在翻 
譯的 紀錄 和 鐫刻的 rt  1 1 •  fh 者的 來源 fm  , 
都 是由神 所指引 的義人 們所準 Wi 的 。 

在主的 引導下 , 他學 si 到拽 * 那 本書的 
來源 k 料 早就開 始於主 前二千 二百年 , 當 
時主 吩咐耶 鋭特的 兄弟 「從 主面前 走下山 
去 , 把他所 * 到的事 記下來 。 」 (以 4  : 
1  。 ) 他知悉 所開始 的紀錄 是由主 的吩咐 
繼續著 , 直 至耶銳 特人的 時代終 結爲止 ; 
而耶 銳特人 完整的 *e 錄人約 在主後 400 年 
不可 思議的 交到^ 羅 乃手中 , 他將 它節錄 
成簡短 的紀錄 , 我們 稱之爲 以太書 。 他學 
習到這 簡短的 節錄本 中的事 情是由 ^羅乃 
記 載在他 , 約 s  , 所 翻譯的 a 片上的 , 因 
爲 , 根 捣窄羅 乃自己 所說的 , 「 主 吩咐我 
記下 這些事 」 ; ^羅 乃又 繼續說 : 「 …一 
我已 把耶鋭 特的兄 弟實在 # 到的事 情寫在 
這些 片葉上 」 而主 「 吩咐我 把它們 封存起 
來 ; 他也 吩咐我 把那譯 文封? f 起來 ; 所以 
我遵 照了主 的吩咐 , 把 那譯具 封存了  。 」 

(以 4   :  4  一5  。 ) 

關於尼 腓紀錄 , 主亦賜 與類似 的指示 : 

「主吩 咐了我 ( 尼腓說 ) , 所以 我製成 
了 金屬片 , 以 便在上 面鐫寫 我人民 的記錄 


「 我這 樣做了  , 也吩咐 了 我的人 民在我 
去世 後他們 應當怎 樣做。 」 (腓一 19:  1 

' 4  ■。 ) 

因此 , 依 照神聖 的吩咐 和指引 , 在大尼 
腓 片上包 羅豐富 的紀錄 , 就 是摩門 從其中 
節錄 出他的 節錄本 6^ 那紀錄 , 被保 存了將 

近有一 千年。 

耶 穌自己 編輯那 紀錄的 一部份 。 在祂復 
活 在尼腓 人之中 施助時 ' 她 吩咐 他們將 
祂 所敎導 的事情 記下來 。 他 亦提醒 尼腓人 
說 他們沒 有將'  池的僕 人拉曼 人撒母 耳所講 


的 預言記 錄下來 ' 即在祂 ? a 活之時 「許多 
聖陡 」要 從死裏 復活。 當祂使 他們的 
力 集中於 這些時 , 祂的門 ^們記 起那些 w 
言及 預言的 應騐。 (耶穌 吩咐 必須 寫出來 
; w 此他們 钛照' 池所 吩咐 的寫了 下來。 ) 

( 腓三 23  :  9   '  13  。 ) 

從^ 門經的 ffi 題 H 中 • 先 知知悉 那本書 
的 兩個目 的屮的 一個是 「爲 了使猶 太人和 
外邦人 能確信 耶穌即 堪督。 」 

由於 要達成 這目. 的 , 這書 自始至 終都是 
對 * 督的 見^  。 其中 的第一 章包含 了一個 
有關 K 象的 紀錄 , 於 異象中 李海肴 見耶穌 
「從天 的正中 降下來 」 他的 榮光比 中午的 
日光更 明亮。 (腓一 1  :9  。 ) 最 後一章 
是摩 羅乃極 力勸勉 人們歸 向基督 , 並在祂 
裏面成 爲完全 '他 在這確 S :  「 一… 如果 
你們 摒棄一 切不潔 和邪惡 两 全心全 S 全 力 
的愛神 , 那麼 他對你 們的恩 典是 充份的 , 

藉 著他的 恩典你 們得以  成 爲聖潔 

 」 (乃 10  :  32—33  o  ) 

所 激起的 見證是 衆多而 偉大的 , 這些啓 
明了 這兩章 之間的 七百頁 。 

我向 你們見 a 我已 爲自己 獲得了 個人的 
知識 , 就是摩 門經與 約瑟先 知所說 的完全 
一樣 ; 從 中發射 出預言 和啓示 的精神 ; 它 
很明白 淺顯的 敎導救 恩的偉 大敎義 , 及算 
爲正 義以便 帶領人 歸向基 督的品 行原則 ; 
熟悉其 中的精 神及 服從其 中的敎 訓 將驅使 
每個痛 的靈與 大衞一 起虔誠 祈求, 「神 
阿 , 求你爲 我造淸 潔的心 , 使我裏 面重新 

有正直 的靈。 「 ( 詩 51  :  10。 ) 

一個 人的靈 魂可以 昇到這 世界的 汚穢事 
物之 上昇入 神聖的 領域中 , 正如一 個人可 
以在靈 體中與 耶銳特 的兄弟 同在歇 蘭山上 
, 站在 前生的 救贖主 面前並 聽祂說 : 「* 
啊 , 我 就是在 世界奠 基時就 以準備 好要救 
暸 我人民 的那位 。 * 啊 , 我 就是耶 穌基督 
一… 藉著 我全人 類都要 得到光 , 那 些將相 
信我名 的人必 得到永 恆的光 …… 


「 你 * 到了 你是照 • 著我自 己的形 像而被 
釗;; ii 的嗎 ? 是的 ' 甚 至所有 的人都 是在最 
初 照著我 s 己的形 像而被 創 造的 。 

r 這個你 現在所 * 到 的身體 ' 是我的 s 
的身體 ; 我 照著我 的靈的 身體創 造了人 ; 
我在 《 體中你 * 我 是怎樣 ' 我在肉 體中我 

的人民 * 我也 必怎樣 ° 」 (以 3  :  14-16  o 

) 一 個人當 他在靈 體中與 「聚 集在 滿地富 

地聖殿 的周圍 」的8 衆相聚 時他的 靈魂亦 

可 以高昇 , 正如摩 門所說 ' 這羣衆 「彼此 
驚異着 • 並 互相指 陳着 ' 那 曾經發 生的偉 
大 而奇異 的變化 。 

「 …一 並談 論着這 位曾有 關於他 死亡預 
兆發 生的耶 穌基督 。 

「 他們 正在這 樣彼此 談論時 ' 聽 到有一 
個聲音 ' 像 從天上 發出來 ; …… 那 不是一 
種刺耳 的聲音 • 也 不是一 種很大 的聲音 ; 
然而那 是一種 很細微 的聲音 ' 雖 然如此 ' 
但 却直透 進他們 的心中 ' 以 致他們 的全身 
' 沒 有一部 份不發 出震動 ; 這聲音 透進了 
他們的 II 魂深處 , 使他 們的內 心發熱 。 

「  一… 那 聲音對 他們說 : 

「看我 的愛子 , 我 因他而 得到了 極大的 
喜悅 ' 我 因他而 榮耀了 我的名 一一 你們聽 

他說話 ° 

「 …一 看啊 ! 他們 看到有 一個人 從天上 

下來 ; 他 穿着一 件白袍 ; 他 降下來 站在他 

們中間 ; 所有 羣衆的 眼睛都 轉向他 , 他們 
不 敢開口 ' 甚至 不敢向 旁邊的 人說話 ' 他 
們 不知道 這是什 麼回事 ;• 他 們以爲 向他們 
顯現 的是一 位天使 。 

「他 # 出手來 ' ^人 民說 : 

「* 啊 , 我 就是先 知們曾 作證說 要來到 

S 上 的耶穌 «督 。 

「看啊 ' 我是世 上的光 和生命 …一 」 ( 

腓三 11  :  1—3  '  6—11  。 ) 


•  91  • 


沒有 人能洞 悉阿爾 瑪所寫 的撮要 ' 就是 
有關他 父親與 那羣在 摩門水 流加入 敎會的 
聖徒們 的經驗 , 關於 主在將 他們帶 離靈性 
和俗 世的囚 禁之中 的慈悲 和長期 容忍; 及 
他們 如何藉 着聖蒹 的力量 , 由死亡 的沉睡 
中 醒過來 , 去 經驗一 次在他 們心中 所作成 

的極 大變化 ( 見阿 5  :  13  )  一一 我說 , 沒 

有人能 沉思這 奇妙的 變化而 不渴望 內心有 
類似的 變化。 

亦沒 有人能 爲自己 回答阿 爾瑪問 他的兄 
弟們 的問題 : 

「[  1  ]  ••••  …你們 在屬靈 方面已 否從神 
而生? [ 2 ] 你們已 否在你 們的容 貌上蒙 
得 了他的 形像? •[  3  ] 你們 已否在 你們^ 
心中經 験了這 種巨大 的變化 ? 

「[ 4 ] 你 們在那 位創造 你們者 的救鵰 
上 運用信 心嗎? [ 5 ] 你們 是否用 信心的 
眼 睛向前 #  , 並看到 這必死 的身體 復活成 


爲不死 • 這腐朽 復活成 爲不朽 • 而 站在神 
的面前 ' 按照 在必死 之身中 的所爲 而受審 
判呢 ? 

「我對 你們說 ' 你們能 S 自己 想像 , 在 
那一天 ' 你們 會聽到 主的聲 音對你 們說這 
樣 的話嗎 ? 你們 這些有 福的人 , 到 我這裏 
來吧 ! 因 爲看啊 ! 你 們在世 上所做 的工作 
是正義 的工作 。 

「 [ 6 ] 你們曾 保持毫 無過失 , 在神前 
行走嗎 ?  [  7  ] 如果 你們在 這時候 被召喚 
去死 ' …一 你 們能說 你們已 充份地 謙卑了 

嗎 ? 能 說你們 的衣服 已藉着 …… 基 督的血 
'洗 滌潔白 了嗎? 」 (阿 5:  14  — 16'  27。 

我說 , 沒有 任何有 着摩門 經的精 神在其 
身 上的人 , 能 誠實的 自答這 些考驗 ^魂的 
問題 , 而 不決意 去過那 種生活 , 以 使他在 
將臨到 我們毎 人的大 日 子中 能確定 的回答 


這 些問題 。 我 仞 下我嫌 ^的見 ,,5  , 先知知 
道他 所說的 是什麼 , 他 也透^ 過神 * 的眞 
理 • 當 他寅稱 : 

「我 吿訴弟 兄們, 門經是 地上所 有書焐 
中 最正確 的一本 , 也 是我們 宗敎的 拱心石 
, 並且 一傕人 藉着遵 守其中 的敎, iW 比 遵守. 
任 何其他 書本中 所說的 更能接 近神。 」 

正 如神所 有事工 一樣. • 摩門 經中自 |§ 其 
眞 實性。 

我激 勵你們 , 我的弟 兄姊妹 和朋友 • 及 
所 有聽到 我的聲 音的人 • 要 熟悉摩 門經中 

的敎訓 和精神 一一  「我們 宗敎的 拱心石 。 
J 其中 的敎訓 和其中 的精神 將引領 我們歸 

向基 督及達 到永生 。 我郸重 的對這 些作證 
' 奉 耶穌基 督的名 • 阿們。 


- 92  - 


服從 的律法 


如  果你 想在今 生中獲 得那最 好的一 
一或 作爲今 生的一 種成果 一一 你首 先必須 
知道釗 造這地 球的目 的及我 們爲何 在這裏 

主在 異象中 向亞伯 拉罕顯 示諸神 在會議 
中策 晝創造 這地球 • 並 且神說 : 

「我們 要下去 ' 因 爲那裡 有空間 , 並且 
我 們用這 些物質 , 我們要 造一個 這些靈 '可 
以居住 在其上 的大地  ; 

「並且 我們將 藉此驗 證他們 ' 看 他們是 
否 將做主 ' 他 們的神 ' 將吩 咐他們 一一切 

「那 些保有 他們的 第一位 的將被 加上去 
;■ 那些 沒有保 有他們 的第一 地位的 將不能 
擁有與 那些保 有第一 地位的 在同一 國度的 
榮耀; 那些保 有他們 的第二 地位的 將永永 
遠 遠擁有 加在他 們頭上 的榮耀 ; 「(亞 伯 


敎 會總祝 福敎長 
斯密愛 德長老 

拉罕書 3  :  24 — 26。 ) 

這是 這地球 的主要 目的的 一項簡 明陳述 。 

「藉 此鯰 證他們 」 : 意思 是要考 驗我們 
, * 我 們是否 將做主 , 我 們的神 , 所吩咐 
我 們的一 切事。 

難怪 服從的 律法被 稱爲天 上的第 一條律 
法 。 在撒母 耳記上 第十五 章二十 二節中 ' 
我們 i« 到 服從勝 於献祭 。 獻 祭的所 有祝福 
和利 益是由 於服從 的結果 而來的 。 

亞當 和夏娃 首先獲 敎導的 律法就 是服從 
的律法 。 在 他們被 逐出伊 甸園後 , 亞當築 
了 一座祭 壇及獻 祭镜牲 。 一 位主的 天使向 
他顯 現並問 他爲何 要獻祭 1IS 牲。 ,他 答道 
「我不 知道' 不過主 這樣吩 咐我。 」 (摩 


西書 5   :  6  ) 

然 後天使 敎導他 爲何要 這樣做 ,說 「這 
事就 是那充 滿恩典 和眞理 , 父獨 生子的 1 麁 
牲 的樣子 。 」 ( 摩西書 5:7。) 

往 往誡命 的賜與 並未讓 我們知 道因由 ; 
然 而理由 會於稍 後才來 。 

我們時 常太害 怕所稱 的盲從 ' 但 服從神 
時常是 正確的 —— 不論盲 目與否 ° 主對亞 
伯 拉罕說 : 

「並 且地 上萬國 都必因 你的後 裔得福 ' 
因 S 你聽 從了我 的話。 」 ( 釗 22:  18  °  ' 

主 在申命 K 中說 : 

「* 哪 , 我今 日將祝 福與咒 詛的話 , 節 


•  93  • 


陳 明在你 們面前 ; 

「你 們若 聽從耶 和華們 們神的 誠命' … 
…一 就 必蒙福 。 

「 你們若 不聽從 耶和華 你們神 的滅命 ' 

…一 就必 受禍。 「(申 U:  26—28.) 

保羅 在講及 神的兒 子耶穌 基督時 向希伯 
來人 說道' 「他 雖然爲 兒子' 還是 因所受 
的苦 難學了 順從。 」 (來 5  : 8  ) ° 

如果神 的兒子 耶穌都 必須學 習服從 ' 那 
麼我 們不是 更需要 學習服 從嗎? 

斯密約 g 先知 曾說: 「有一 條律法 '在 
這世界 立根基 以前已 不容廢 除地頒 佈於天 
上 , 一切 祝福都 根撺那 條律法 被制定 —— 

「並 且當 我們從 神那. 裏獲 得任何 祝福時 
' 乃是 由於對 那據以 判定該 祝福^ 律法的 
服從。 」 ( 敎約 130  :  20—21。 ) 

我 們今日 有數項 被賜與 的律法 ' 藉此我 
們有機 會於外 在表示 我們是 渴望服 從神的 
律法的 。 茲擧 出數項 : 

我們 有什一 奉献和 各種奉 獻及安 息曰的 

律法 。 我不明 白爲何 我們需 要有法 治來强 
使 我們守 安息日 爲聖日 。 

龙們亦 受吩咐 參加聖 餐聚會 • 並 且還有 
其 他的外 在證明 。 

主 亦曾說 : 

「所有 記住去 遵守和 實行這 些話語 • 爲 
人行 事服從 誠命的 聖陡們 …… 」 ( 敎約 89 
: 18。 ) 

這 意謂所 有誠命 , 包括 什一及 各種奉 
• 守 安息日 , 參加 聖餐聚 會等等 。 然後祂 
又應 許建康 的祝福 , 又加上 這應許 : 「並 
且 必找到 智慧和 知識的 大寶藏 , 甚 至於隱 
密 的寶藏 。 」 ( 敎約 89:  19。 ) 

有什麼 「隱密 的寶藏 」比 起對耶 穌基督 
福音的 神聖性 钧見證 更爲有 價鐘呢 ? 這是 


由 於對神 的律法 的服從 而來的 ' 而 不單是 
因爲我 們有好 的健康 。 我曾 聽過很 多歸信 
者 講及他 們如何 學習遵 守智慧 |g 而 加入敎 
會。 健康好 不是加 人敎會 的條件 。 服從才 
是。 毎個 人都說 ' 如果那 是主所 希望的 , 
他 願意去 做.。 

下一 歩驟是 自然的 : 如果 你想做 主所希 
望的 ' 那麼你 必須祈 求祂給 與幫助 。 要改 
變這些 習慣並 非易事 , 毎個 人是需 要主幫 
助的 。 在 祈求主 幫助後 ' 事 情便會 變得容 

易些 。 

有 兩件事 很自然 會隨之 而來的 : 一個人 
會摒 除對烟 , 咖啡或 其他習 慣的嗜 好或渴 
望。 並且, 他 會得到 對耶穌 基督福 音的聖 
性的 見證。 

在敎 會發行 給敎師 們的月 刊 雜誌 〔 ( 
The  Instructor) 於 1970 年 年尾停 止發行 
〕 近 期的九 月號中 有一個 典型的 例子。 卜 
格德墨 林及他 的太太 還是慕 道者時 , 曾因 
什 一律法 和智慧 語而感 到震驚 。 

「一 我希 望你能 鑑識這 是一種 什么震 
驚 , 特别對 於一位 蘇格蘭 人而言 。 起初我 
們說, 『不, 我們不 能繳付 我們收 入的十 
分之一 。 』 然後長 老們應 許我們 , 假若我 
們願意 這樣做 我們是 會蒙主 祝福的 。 我想 
了 兩分鐘 , 便吿訴 他們我 們願意 交什一 。 

「我 太太 那晚睡 得很好 , 但我不 能入睡 
。 我輾 轉反側 • 想着 好不好 吿訴傳 敎士們 
我在 此時此 地還不 能戒烟 , 而須等 到第二 
晚 。 我起 床到客 廳去跪 下禱吿 , 我 與我在 
天上的 父談話 。 我求祂 幫助我 , 給 我力量 
, 摒除我 對香烟 的渴求 , 好 使我能 受洗加 
入祂 的國度 。 我 以前曾 數次嘗 試戒烟 一一 
甚至去 接受戒 烟治療 ——' 但 一直都 沒有成 
功 。 那晚當 我跪下 禱吿, ' 然而 , 我內心 
完 全感覺 到我的 天父會 幫助我 。 我 聽到一 
涸 聲音對 我說, 『不 要等到 明天, 現在就 


戒 除吸烟 的習慣 。 我會在 每一方 面« 助你 
, 而你 將成功 的戒除 。 』 當 我禱吿 完起來 

時 , 我 內心感 到喜悅 和平安 。 

「翌晨 ' 在我上 班之前 ' 我看 * 我的香 

烟 ' 並 吿訴自 己我會 留它在 那裏不 去吸它 
。 我回家 時將香 烟抛進 火爐中 。 從 那時起 
' 我不曾 再渴望 去使用 烟草了  。  j  (「週 

遊半 個世界 ' 」 ( Instructor     '  1970 年 

9 月號第 331— 32。 ) 

他太 太又講 出她經 騐中一 個類似 的故事 
。 我 曾聽過 數以百 計這類 的故事 。 

我永 不會忘 K 兩位 來自南 部諸州 的年長 
姊妹 一一 兩位都 是寡婦 。 年 紀較長 的那位 
吿 訴我, 當傳敎 士吿訴 她們智 慧語時 , 她 
們曾深 入的加 以思索 。她問 她的一 些朋友 
對她戒 烟的意 見如何 。 她 畢生都 在抽煙 。 
他們 吿訴她 ' 在她 的年紀 —— 八十 中旬一 
這 樣做是 愚蠢的 。 她又 問她' 的醫生 。 他警 
戒她 ,. 如果 她戒烟 , 她會忍 受不了 —— 這 
或許甚 至會是 她生命 的終桔 。 

然 後她說 她開始 論理: 「我 已年 過八十 
一一 無 論如何 我不知 我還能 活多久 。 我需 
要 準備迎 見我的 創造者 。 如果 我去試 , 及 
在嘗試 中死去 , 我可對 我的釗 造者說 , 『 
我已 嘗試去 做我認 爲你想 要我去 做的事 。 
-J1J 

無 論如何 , 她關 注這事 , 她正做 她認爲 
「祂 」想 要她去 做的事 , 眞 正使她 的生活 
得 以平衡 。 

她戒烟 並等待 某些事 情發生 , 但 並未發 
生 。 她 覺察到 戒烟不 但沒有 傷害她 , 反而 
使 她時時 覺得更 舒服些 。 

她吿 訴她的 妹妹有 關發生 在她身 上之事 
,她 的妹 妹說, 「如果 你能做 ,我 也能做 
。 你 等等我 , 我們兩 人會一 起加入 這敎會 

°  J 


•  94  • 


一 年後她 們到我 的辦公 室來吿 3f 我她們 
的故事 。 她們 每人都 曾到聖 殿及與 她的丈 

夫 印^。  1 

雖然 他們已 届八十 A 齢 , 他們不 但璲得 
所應 許的健 康祝福 , 而且還 永永遠 遠獲得 
*W 印^ 的祝福 。 

你, 忍 爲遵 守智慧 語 所得到 的祝福 單是健 
康的 祝福嗎 ? 如果 你遵守 智慧語 , 你將服 
從所 有律法 , 包括什 一奉獻 , 守安 息日爲 
聖, 及愛你 的同胞 。救 主曾說  「你 將永 
永遠 遠擁有 加在你 頭上的 榮耀。 」 

當律法 師問耶 穌說, 「夫子 ,律 法上的 
誠命 , 那一條 是最大 的呢? 

「耶穌 對他說 , 你 要盡心 , 盡性 , 盡意 
• 愛主 你的神 。 


「其次 也相做 , 就 應要愛 人如己 。 

「這兩 條諫命 , 是 律法和 先知一 《道理 
的總綱 。 」 ( 太 22:  36—40。 ) 

如 果我們 所有人 都聽從 這勸吿 , 這將成 
爲 一偭何 等不同 的世界 。 

我喜 歡斯密 g 治會長 所說的 這些話 。 他 

說  : 

「  •••••• 當我在 孩提時 , 我認 識到 ( 或我 

爲我 認識到 ) 主的誡 命就是 祂用 來引導 
我 的律法 和規則 。 我認爲 我認^ 到 如果不 
服從那 些律法 • 懲罰 就會隨 之而來 , 作爲 
一 個小孩 , 我 想我或 許可感 覺到主 已那樣 
安排 及整頓 了在今 生的各 種事務 , 因此我 
必須 服從某 些律法 , ^則 , 很快的 報應就 
會隨 之而來 。 但當 我漸漸 長大時 , 我在 V, 


一觀 默中學 到敎訓 ' 現在主 的律法 對我來 
說就 是所謂 在神聖 經文中 所包含 的忠吿 ' 
是主 在今日 及在這 世代給 我們的 啓示。 不 
單如此 ' 而 1 是我們 的天父 在祂對 我< 門的 
慈悲 中所發 出的甜 美之聲 ° 更且是 慈愛的 
父親 的忠吿 和勸^ • 他比地 上的父 母更加 
關 心我們 的幸福 ' 這 對我而 言曾一 度似乎 
是 掛上苛 刻律法 的名稱 ' 而 現在是 一位全 
能的天 父的天 父的可 愛而溫 《的 忠吿 。 J 
大 "Ht 告' 1911 年 10 月第 43—44 页。 ) 

救主 >j  一次 曾說' 「你們 若愛我 '就必 
遵守我 的命令 。 」 ( 約 14  :  15。 ) 願我們 
所有人 盡全力 服從祂 的誡命 ' 我 奉耶穌 ^ 
督的 名祈求 , 阿們 。 


•  95  • 


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我  親愛 的弟兄 姐妹們 , 藉此 耶穌基 
督末世 聖徒敎 會第一 百四十 屆半年 一度的 
敎友 大會開 始之際 ' 我們向 各位致 以熟誠 
的歡迎 。 

感 謝主使 我們有 幸能再 次團聚 , 在靈性 
與 眞理中 崇拜祂 ' 我們也 祈求祂 的靈 ' 傾 
注本 届大會 的各項 會議中 。 

我們 也特别 歡迎天 父的其 他子女 , 不同 

信 仰的忠 誠善良 的人們 ' 從 無線電 廣播和 
電視 中與我 們同在 。 

我希 望當我 說話時 ' 有你 們的信 心和祈 
禱 支持我 。 我高興 能有幸 在此宣 講敎義 . 

見 S 和感恩 。 

六十 多年來 ' 我曾 在敎會 的各傳 道地區 
和支聯 會中宣 講福音 —— 呼顢聖 徒 們遵守 
誡 命.' 懇請我 們天父 的其他 子女接 受救恩 
的眞理 ' 這項 眞理已 於這個 時代藉 著啓示 
賜 予我們 。 

我一 生時日 ' 都在研 讀經文 ' 尋求 i 的 


靈指引 , 以 暸解經 文的眞 正意義 。 主已善 
待我 , 我高興 祂所予 的知識 , 且有 幸能有 
這 個機會 敎導祂 的救 恩原則 。 

當 我思索 福 音的原 則時' 我深 想 及 , 
多年來 我與各 弟兄們 敎導這 原則時 的一致 

性 。 福音 的眞理 永遠是 同樣的 , 就 像神本 

身, 過去, 現在 及將來 , 永 遠同樣 。 過去 
我 所曾敎 導的和 寫下的 , 我 也將在 同樣環 
境中再 次敎導 和寫下 。 

我 剛才說 的這話 , 對於敎 會中所 有長老 
們和弟 兄們也 是一樣 。 我們 都是蒙 召宣講 
福音 , 做 基督的 傳道人 , 提 高瞀吿 的聲音 
, 並且 「互 相敎 導國度 的敎義 」 。 

本時 代初期 , 主對蒙 召傳道 的人說 : 「 
但毎個 人因此 要奉神 、 主 、 即救世 主的名 
說話 一… 使 我的豐 滿福音 , 由弱小 而純撲 
的人 , 宣 揚到世 界各端 , 及 各國王 和各統 

治 者之前 。 」 ( 敎約 1:20  •  23) 

對那 些蒙召 「出 去傳 」 他的福 音的, 及 


'池的 敎會中 所有的 「長 老、 祭司、 敎師們 
」 , 祂說, 他們 「要 敎導 我的福 音原則 ' 

在 聖經及 摩門經 中的, 」還 有其他 經文, 
I 如 同它們 被靈指 示的。 」 ( 參 閱敎約 42 
: 11  —  13  ) 

我 們作爲 主的代 理人, 不 是蒙召 或授權 
來敎 導世間 的哲理 , 或現在 枓學時 代的思 
想理論 。 我們 的使命 ' 是清 楚而單 純的敎 
導救恩 的敎義 , 一如 所啓示 的和記 錄在經 
文 中的。 

主 藉著靈 , 指示我 們敎導 記錄在 四部經 
典中 的福音 原則後 ' 又作一 項重 大宣布 ' 
是關 乎敎會 中任何 人在敎 導祂的 福音時 : 
「並且 S 將藉信 心的祈 禱而賜 給你們 ; 如 

果你們 I 沒接受 到靈你 們就不 要敎導 。 」 ( 

敎約 42:  14) 

我本 著內心 充滿的 封全人 類的愛 , 秉有 
這些啓 示的一 致靈性 , 呼額 敎會的 全體敎 
友 , 研 讀福音 , 遵 行福音 , 利用它 們的力 
量 和方法 , 向 世界宣 講福音 。 我們 已獲主 


•  96  • 


的一 項委任 ' 祂已 f 我們一 項神聖 的命令 
。祂 吩咐我 們出去 ' 以孖 孜不倦 的勤勉 , 
向他 的其他 子女宣 講救恩 的眞理 , 就是祂 
藉著先 知斯密 約瑟所 啓示予 我們的 。 

我 們的永 恆父神 , 是救恩 計晝的 策晝者 
。這 項計 « 就是耶 穌基督 的福音 ,即 「由 
於基督 的瞜罪 , 所有 人類都 可以籍 著對幅 
音的 律法和 敎簏的 服從而 得救。 」 (本敎 
會第 三信條 ) 

毎一 個時代 , 有 福音在 地上時 , 必是藉 
著主 的衆先 知啓示 。 他們乃 蒙召的 合法執 
行入 , 執行及 領導爲 人類同 胞救恩 所施行 
的敎儀 。 

斯密約 瑟是主 在現代 所召喚 的先知 . 以 
復 興救恩 的眞理 , 接 受執行 這救睛 眞理的 
鎗權 和權力 。 

主對 他說: 「 …… 這一代 的人將 經由你 

ffii 得到我 的話語 。 」 ( 敎約 5:  10 ) 然後 ' 

關於藉 著斯密 約瑟復 興福音 , 主又說 : 「 
這國度 的福音 ' 要傳 遍全世 界對所 有國民 
作見 S  , 然 後末期 才來到 ' 即邪惡 者的毁 
滅時期 。 」 ( 斯 密約瑟 寫作 1:31  ) 

因此, 我們 將耶穌 基督的 名和斯 密約瑟 
的名連 在一起 。 基 督是主 , 祂成就 救贖的 
儀牲 , 祂 是復活 ' 也 是生命 。 ( 參 閱約翰 
let  a  :  25 ) 藉著祂 ' 人類都 將復生 • 而 
那些 相信祂 且 遵守祂 的律法 的人將 獲得永 
生 ° 

斯密約 瑟是一 位先知 , 在 此末日 蒙召由 
啓示 接受福 音的救 恩眞理 ' 成爲一 位合法 
的執 行人' 有來 i 天上 的權力 ' 執 行福音 
的敎儀 。 

旣 然藉著 他而啓 示的這 些眞理 將在祂 第 
二 次來臨 前傳遍 毎一國 ' 是 以摩羅 乃對斯 
密 約瑟說 , 他的 「名 字將在 各國各 族各邦 
中 被認爲 是好的 和壞的 ' 或 者說我 的名字 
將在 各民中 被稱揚 和毁謗 。 」 ( 斯密約 s 


的寫作 2  :  33  ) 

不足 爲奇的 , 我們又 到 , £ 對先知 
說: 「大地 各端將 探問你 的名, 愚 夫將嘲 
笑你 , 地 獄 將向 你發怒 ; 

「 然 而心地 純潔者 , 智慜者 ' 高尚者 - 
有美 ^ 者 , 將經常 從你手 之下尋 求勸導 , 
權柄和 祝幅。 」 (敎約 122:  1-2) 

現在 , 世 界各地 已開始 探問 斯密約 g 的 
名 ' 而 且許多 國家的 許多人 , 都^ 幸福眘 
藉著他 爲媒介 而復興 。 

自 從 本世代 的開始 , 耶稣 的見證 , 如啓 
示予 斯密 約瑟的 , 巳 在美國 、 加拿大 、 大 
不列顯 、 歐 洲大部 份及太 平洋各 島傳播 。 

近年來 , 在 墨西哥 、 中 美各國 和南美 , 
工作方 面有難 以相信 的進展 。 

現在 , 福音 的信息 也在亞 洲展開 , 其速 
ft 超乎 過去任 何事物 。在 日本、 韓國、 台 
灣 和香港 , 都已建 立敎會 , 泰國 、 星加坡 
和印 尼也已 開始。 

那 一日必 將來到 。 即在 主的護 佑裏 , 現 
在 不接吶 眞理信 息的那 些國家 , 都 將爲我 
們 開啓他 們的門 , ^以 色列 的長老 們進入 
這 些國家 , 從內心 誠懇的 宣講基 督和' 池國 
度 的福音 。 這 福音在 這時代 已藉著 先知斯 
密約 瑟而臨 於地面 。 

實際上 , 現在 爲我們 開啓的 許多門 ' 是 
超過 我們現 有傳敎 士力之 所&。 我 們希望 
肴到 那一天 , 每一個 配稱的 合格的 末世聖 
徒靑年 , 都蒙 主差遣 有機會 前往地 上各國 
成爲 眞理的 見證人 。 

現在我 們也有 許多穩 定成熟 的夫婦 , 可 
以用 於偉大 的傳敎 工作中 。 我們希 望那些 
配 稱的和 合格的 , 安排 好他們 的事務 , 以 
便嚮 應傳播 福音的 S 喚 , 接 受和執 行他們 
的責任 。 

我們 也有許 多年輕 的姐妹 , 可以 用於這 


項 # 工上 , 雖然 她們並 不負有 » 些弟 兄們 
所 負的職 A  。 我們 « 關心 年輕姐 妹們的 
就 是她 們進 人 |,: 的殿中 ^行 適 & 的婚約 。 

我們 呼 顢 ^16 敎友們 , 在 經濟上 支持傳 

敎工作 , ftkia 的 mi« 他們 的金錢 , 作爲博 
播福; t 之用 。 

我們 >18 許那 些正在 偉大傳 敎事工 中勤勉 

服柊 的人。 斯密約 瑟說: 「在 已講 這一切 
之後 , 最 重大的 ^任 就是傳 播福音 。 」 ( 

Teachings  of  the  Prophet  Josep 
Smith  , 第 113 頁 ) 

我們恕 請我們 天父在 • 各地 的子女 , 聆聽 
那些已 來到世 界各國 的傳敎 士們所 說的話 

我們 叮'_ 顯他 們接受 主爲他 們的神 • 來奉 
我們的 主耶穌 督 的名, 「用 心靈 和誠實 

崇拜' 池 。 」 ( 參閱約 翰福音 4  :  24  ) 

我們 邀請全 人類相 信基督 , 毫無 保留的 
接受 祂是 神之子 , 是父的 獨$子 , 相信祂 
的聖名 , 藉著 遵守' 他 的誡命 和接待 祂所差 
遣 出去奉 祂的名 傳播祂 的福 音的人 • 而發 
模他 們對' 池的愛 。 

我 們知道 , 如果 人們對 S 督有 信心 , 悔 
改他 們的罪 , 在洗禮 的水中 立約遵 守祂的 
誠命 , 然後由 那些蒙 召而按 立的持 有權柄 
的人按 手在他 們的頭 上而授 予聖靈 一一 然 
後 如果他 們遵守 誡命時 一一 他們就 將有今 
生 的平安 和來世 的永生 。 

現在 , 我 要對那 tt- 棄世界 而加入 敎會的 
人 , 對敎會 的全體 敎友說 , 單是取 得敎友 
資格 , 並不保 證我們 能得福 音的全 部祝福 

, 或保 it 我們 進人日 榮國度 , 在洗 禮之後 
' 必須遵 守誠命 ' 並持 守到底 。 

尼腓 曾對敎 會的敎 友說: 「 一… 在你們 
已 走進了 這條窄 而直的 道路後 , 我 要問是 
S —切 都已做 完了? 」 

然後他 又答: 「我吿 訴你們 ,沒有 ;因 


•  97  • 


爲你 們還沒 有走得 那麼遠 ° 除非你 們藉著 
基 督的話 ' 和對 他的不 可動搖 的信心 ' 完 
全依 賴著那 位有極 大拯救 力量者 的功勞 ' 
你們 是不可 能走得 很遠的 ° 

「因此 ' 你 們必須 用對主 的堅定 信心向 
前推進 ' 懷著 一種十 分光明 的希望 ' 以及 
對神 和對所 有的人 的愛心 ° 因此 ' 如果你 
們向 前推進 ' 以 主的話 爲樂事 ' 並 持守到 

底 ' 父 這樣說 : 你 們必得 到永生 ° 」 (尼 

腓二書 31  :  19-20  ) 

世 界上任 何人所 能做的 ' 沒有比 接受福 
音及 繼承其 光榮祝 福更重 要的事 ° 

對 於敎會 的敎友 ' 沒有比 洗禮以 後要遵 
守誡命 更重要 的忠吿 ° 主予我 們救恩 ' 是 
根 據悔改 和對祂 的律法 的信心 ° 

我 呼顢全 人類悔 改和相 信眞理 ' ^基督 
的 光在你 的生命 中發光 ' 保 持你們 有的每 


一 項美好 而眞實 的原則 , 藉現代 啓示而 g 

加 添光明 和知識 。 我 呼 顢 你們加 入耶穌 Mi 
督 末世聖 徒敎會 • 分享 福音 的祝福 。 

我請求 敎友們 ' 做 正義的 事工以 遵守誠 
命 , 尋求靈 , 愛主 , 把神國 度的事 置於生 
命中 之首要 , 因此在 主的面 前恐懼 戰兢的 
作 成你們 的救恩 。 

現在 ' 向 著全人 類一一 敎會內 外的一 
我對這 眞理及 這偉大 末世事 工提出 我的見 

證。 

我知 道神是 活著的 , 耶穌 基督就 是祂的 
兒子 。 我 有絕對 的信心 , 知 道父與 子在一 
八二 O 年 春天向 斯密約 瑟顯現 , 吩 咐他開 
的恩賜 和力量 。 摩門經 之出現 '是 「使猶 
太 人和外 邦人確 信耶穌 即基督 ' 是 那位向 
& 邦顯明 他自己 的永恆 之神。 J 

我知 道耶穌 基督末 世聖徒 敎會是 神在地 


上的國 |&  , 是 的, 24 而組成 ft 設立執 
事 人員的 , 並且桉 照 主所指 示的逍 路前進 

,农 全人類 都確知 , 這是主 的敎會 , 是他 
在^' j  I  一 切 *  丁-。 成爲 這樣一 個 神^ 組絨 
的敎友 , 是多 麼幸運 ! 

我祈求 福音得 以繼續 傳播 , 使各國 
中眞, 誠的人 , 得以, S 識 主耶穌 « 督 。 

我祈 求主保 守傳敎 土和新 敎友們 , 願他 
們 有成就 。求父 神在慈 ^與 愛中照 顧他們 
' 使 他們全 心向善 。 

我爲 敎會及 全世界 的在這 危險時 代的靑 
年 人祈禱 。 這個時 代必需 有福眘 的)? ;準 , 
如 同地球 歷史上 任何時 代一般 的需要 。 

我 感激主 的仁慈 , 感激祂 豐盛的 傾福亍 
世界 , &予 我們毎 一個人 。奉 主耶穌 Mi 督 
的名 , 阿們 。 


- 98  • 


聖職 的誓約 和聖約 


4yt 愛 的聖職 弟兄們 : 

我很 高興有 機會向 本敎會 各處的 聖職持 
有人 作演耩 。 

我想 請你們 注意麥 基洗德 聖職的 誓約和 
聖約 。 我認爲 , 如果 我們對 接受聖 職職位 
時所 立的約 , 和如果 我們光 大召喚 時主會 
賜 與應許 有淸楚 的瞭解 , 則 我們將 得到更 
大鼓勵 ' 去做爲 獲得永 生必須 做的一 切事。 

我要進 一步說 , 與 這高級 聖職有 關的每 
件事 , 都是爲 準備我 們在神 的國度 獲得永 
生而 設計的 。 

在 1832 年 9 月賜給 斯密約 瑟有關 聖職的 
啓示中 , 主說麥 基洗德 聖職是 永恆的 ; 它 
掌 管福音 , 在 所有的 世代中 存在於 眞實的 
敎會裏 , 並且 持有神 的知識 的鑰權 。 祂說 
這聖職 使主的 人民能 被聖化 , 能看 見神的 
臉 ' 並且 進入主 的安息 , 「那 安息' 就是她 
豐滿 的榮耀 。 」 ( 參 閱敎約 81:  17-24  ) 

然後 , 談到 亞倫聖 職和麥 基洗德 聖職時 
' 主說 : 「因爲 凡是忠 信於獲 得我所 -說的 


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這兩 個聖職 , 並且光 大他們 的召喚 的人們 
, 必 被靈聖 化而更 新他們 的身體 。 

「 他 們便成 爲摩西 和亞倫 之子孫 , 亞伯 
拉罕 的後裔 , 敎會 和國度 , 以 及神的 選民。 

「主說 , 還有 ' 凡 接受這 聖職的 ' 就是 
接 受我。 

「 既 爲凡接 受我' 僕人的 就是接 受我; 

「 凡接 受我的 , 就 是接受 我的父 ; 並且 
凡接受 我父的 就是接 受我父 的國度 ; 所以 
我父 所有的 , 都要 賜給他 。 

「 這 是按照 屬於聖 職的誓 約和聖 約而來 
的。 

「所以 , 所有 那些接 受聖職 的人們 , 就 
由我 父接受 這誓約 和聖約 , 那是祂 不會毀 
棄 ' 也 不會被 變動的 。 

然後 主提到 破壞這 項聖約 , 又完 全離棄 
它. 的懲罰 '連 同這 項誡命 :  >  一… 要留意 
你 們自己 ' 要勤 奮留意 永生的 話語。 


「 因爲 你們要 依照神 口中所 發出的 毎一 
句話 而生活 。 」 ( 敎約 84  :  33-44  ) 

正如我 們大家 知道的 ' 聖 約就是 至少兩 
方成 立的一 種合約 和協議 。 在福晋 聖約這 
個 情形天 上的一 方是主 ' 地 上的一 方是人 
。 在這 聖約中 ' 人 允諾遵 守誡命 ' 於是主 
應許酬 賞他們 。 福音本 身就是 新永約 ' 9£ 
且包 含著所 有協議 ' 應許& 主賜給 「池 人民 
的酬賞 。 

因此 , 當我 們接受 麥基洗 德聖職 ' 我們 
藉著 一項聖 約來做 這件事 。 我們鄭 重地允 
諾接受 這聖職 ' 執 行在這 聖職中 的召喚 ' 
且依 照神口 中所發 出的毎 一句話 而生活 。 
在主 這方面 ' '池應 許我們 ' 如果我 們遵守 
這 項聖約 ' 將得 到天父 所有的 ' 那 就是永 
生 。 我 們任何 人能想 像一個 比這項 更光榮 
的 協約嗎 ? 

有 時我們 順口說 ' 光 大我們 的聖職 ' 可 
是在啓 示中所 說的是 光大我 們在聖 職中的 

召喚 , 諸 如長老 ' 七十員 , 大祭司 , 祝福 
敎長 和使徒 。 


•  99  • 


人所 持有的 聖職、 是神 的權力 與權柄 ' 
賜給人 在地上 執行有 關人類 救恩的 一切事 
。聖 職的 職位或 《喚 ' 是管理 的任務 ' 去 
執行 聖職指 定的特 別服務 ° 而光大 這些召 
喚的 方法是 去做指 定由^ 任 那些有 關特别 
職栲的 人去做 的工作 。 

只要 我們忠 於職守 ' 忠信 地做自 己的職 
事' 所持有 的是甚 麼職位 是無關 重要的 
。 敎會 的職位 無大小 ' 雖然 爲了管 理緣故 

• 可能 S 喚某一 位聖職 持有人 ' 去 統領及 

桁導 W —些人 的工作 。 

我 的父親 • 斯 密 F. 約 S 會長說 : 「由這 
聖職而 來的職 位沒有 或可能 比聖職 本身更 
大的 。 職 位從聖 職獲得 它的權 柄與權 力 ° 
聖職 I 位 並不將 權柄給 與聖職 。 沒 有一個 
聖職職 位能增 加聖職 的權力 。 敎會 的所有 
職位 都是從 聖職瘦 得它們 的權力 ' 效力與 
權柄。 」 

我們被 S 喚去 光大 我們在 聖職中 的召喚 

' 並且做 與我們 所 接受職 位有關 的工作 ' 
因此' 在 關於聖 職的啓 示中' 主說: 「所 
以 ' a 每一個 人守住 他自己 的職務 ' 並且 
在他自 己的召 喚上努 力工作 …一 這 樣才能 

把 制度保 持完美 。 」 ( 敎約 84  :  109—10) 

這是 我們在 本敎會 聖職計 晝中正 在進行 
的 最大目 tf 之一 ' 就 是使長 老做長 老的丁 


作 , 七 十員做 七十員 的工作 ' 大祭 司做大 
祭司 的工作 , 等等 , 因此所 有聖職 持有人 
可 由光大 他們自 己的召 喚', 而獲得 從這種 
事 上所應 許的豐 盛祝福 。 

現 在我要 簡略地 談一下 , 隨著接 受麥基 
洗德聖 職而來 的誓約 。 

發誓 是人所 知最嚴 重及具 約束力 的說話 
方式; 天父作 關於基 督與其 聖職之 預言時 

, 所用的 就是這 種言辭 。 關 於基督 , 預言 
這 樣記述 : 「主起 了誓, 決 不後^  , 說 , 
你是 照著麥 基洗德 的等次 , 永遠 爲祭司 。 

」 ( 詩篇 110:  4) 

保羅在 說明這 項有關 基督的 預言時 , 他 
說耶穌 「祭司 的職任 , 長久 不更換 」 ' 且 
經由 這聖職 便產生 「無 窮之 生命的 大能。 
」 ( 參閱希 伯來書 7:  24  ,  16  ) 斯密 約瑟說 
, 「所 有被按 立這聖 職的人 ,被造 成神子 
一般 , 永遠 爲祭司 」 那是 , 如果他 們是忠 
信的話 。 

因此 , 關 於聖職 , 《 督是 這方面 的偉大 
揩模, 如同祂 在洗禮 及所有 其他事 上爲人 
作爲 樣一般 。 所以 , 正如 天父起 5f 說祂的 
兒子 必藉著 這聖職 繼承一 切事物 ' 因此 , 
神子亦 起誓說 , 我們 所有光 大在這 同樣聖 
職中的 S 喚的人 , 將承 受天父 所有的 。 


這 是賜給 毎一位 麥基洗 持有人 的高陞 
應許 , 然而它 是附有 條件的 。 是 一項以 「 
光大 我們在 聖職中 的召喚 」及 「依 照神口 
中所發 出的毎 一句話 而生活 」 爲條 件的應 

許。 

當我們 接受了 這特權 , 又 負起了 持有這 
神聖聖 職及身 爲基督 的傳道 人的這 些責任 
時 , 主賜給 我們一 項應許 。 沒有任 何應許 
或可 能作成 的應許 比這項 更光榮 , 這是非 
常 淸楚的 。 

亞倫 聖職是 一個預 備聖職 , 使我 們有資 
格立 約並接 受伴隨 著這高 級聖職 的誓約 。 

我祈 求我們 所有被 召喚代 表主並 持有這 
權 柄的人 , 可 以記住 我們的 身分並 依照這 
身 分行事 。 

在結 束這篇 講詞時 我要說 , 我多 麼感謝 
我持 有這神 聖聖職 。 在我有 生之年 , 我力 
求光大 我在這 聖職中 的召喚 , 並且 希望在 
今生持 守到底 , 來世 享受忠 信聖徒 們的友 
情。 

我見證 , 我們 確實持 有這神 聖聖職 , 這 
就是神 的權力 , 而 且藉著 這聖職 , 我們在 
來世可 以繼承 我們天 父國度 的豐滿 。 奉主 
耶穌基 督的名 。 阿們 。 ( 期 密斐亭 約瑟於 
「大 會報吿 」 1970 年 10 月 ' 第 90 — 92 頁 。 ) 


•  100  • 


從 我這一 代到你 
那一代 , 以 愛相待 


+二使 徒議會 
興 格來戈 登長老 


我  想 向各處 的年輕 人講話 , 他們都 
是敎 會未來 的前途 , 也 是各國 的希望 。 

我的 主題是 由於在 南美洲 機場與 一位年 
輕人 對話而 得到的 , 在那裏 , 我們 二人都 
被遲來 的飛機 所躭擱 。 他的頭 髮很長 r 滿 
面鬍子 , 眼鏡又 大又圓 。 他足 登涼鞋 , 衣 
著不 修邊幅 , 猶如對 於一般 所接納 的形式 
標準漠 不關心 。 

我不介 意這些 。 他旣 熱誠又 很誠意 。 他 
受過 敎育並 有思想 , 是一間 大的北 美大學 
的 畢業生 。 他沒 有職業 , 他 的父親 支持他 
週遊 南美洲 。 

我問他 , 他在生 活中追 求什麼 ?  「和平 
一一 及自由 」是 他立即 的答覆 。他 有否使 

用葯物 ? 有 , 葯物是 他瘦得 他所尋 求的和 


平及自 由的. 方法 之一。 我 ff3 從討論 葯物談 
到道 德方面 。 他談 及有關 新道德 的事實 ,- 
這事實 所給予 的如此 多的自 由是更 甚於以 
住任何 所曾聽 聞的。 

在我們 開始的 介紹中 , 他 知悉我 是敎會 
的一 位人員 ; 並且他 謙遜的 讓我知 道我這 
一 代的道 德是一 個笑話 。然 後他很 熱誠的 
問我怎 能誠實 的保衞 個人的 美德和 道德上 
的貞潔 。當 我聲稱 他的自 由是一 種誤解 , 
而他的 和平是 一種詭 騙並且 我願意 吿訴他 
爲何會 這樣時 ' 有默兒 '嚇了 他一跳 。 

在這之 後不久 ' 便是召 集上機 的時候 ' 
我 們就分 開了。 及 後我時 常想起 我們的 M 
論。 我 希望他 今日或 許在某 些地方 傾聽着 
。 他是 一個富 挑戰的 世代的 一份子 ' 這個 
世 代有數 以百萬 計的人 ' 這 些人從 道德的 


束 縛中尋 求自由 , 從 沉迷的 良知中 尋求和 
平 , 他們 摒除行 動的束 縛而沉 迷放蕩 , 這 
種行 動若不 加制止 , 不 單會毀 滅個人 , 亦 
會毀滅 他們所 從屬的 各國。 

當我 最近在 自己辦 公室中 會晤一 位午靑 
的男子 和一位 年靑的 女子時 , 我想 到這種 
自 由和這 種和平 。 他 很英俊 ,高大 ,而有 
男子氣 。她 是一位 美麗的 女孩子 ' 是一位 

S 秀 的學生 , 聰 慧及有 領悟力 。 

那女孩 在飮泣 , 而 那年靑 男孩的 眼淚亦 
奪 眶而出 。 他 是大學 一年級 的新生 。 他們 
下遇要 結婚了 ' 但不 是他們 所夢想 的那種 
婚禮 。 他們曾 計晝這 婚禮要 在他們 畢業後 
' 即由 現在開 始的三 年後才 擧行的 。 

現在他 們發覺 自己都 處在一 種抱撼 , 且 


•  101  • 


尙未準 備好去 面對的 状况中 ° 他們 求學的 
美夢已 粉碎了 ' 那是 他們知 道他們 必須爲 
那匱 於前面 的競爭 世界而 作準備 的數年 ° 
取 而代之 ' 他們現 在必須 建立一 個家庭 ' 
他必須 以他貧 乏的技 能盡力 賺錢來 支持他 
的家庭 。 

那 年靑人 淚水盈 眶的抬 起頭來 ° 他說 : 
「我們 受欺了  。  J 

她 答道' 「我 們欺 騙了對 方。」 「我們 
欺騙 了對方 ' 及 斯騙了 愛我們 的父母 一一 
我們也 欺騙了 自己。 我們被 出資了  。 我們 
接 fj 了 『美 德是爲 善的』 謹言 ; 並且我 
們 發覺新 的道德 ' 即 罪惡祇 在一個 人的腦 
海中, 是毁 滅我們 的一個 圏套。 」 

他們 談及在 過去數 星期中 , 在惶 恐的白 
晝和焦 慮的晚 上所想 及的很 多事情 。 她應 
去 墮胎嗎 ? 她 在恐懼 受到未 來的苛 責之下 
而想 到了這 項試驗 。 最後她 決定了  , 不 > 
不能 。 生 命在任 何情形 下都是 神聖的 。 如 
果她在 這些情 况下用 手段毁 滅這恩 賜的生 
命 • 她如何 能自己 生存下 去呢? 

或 許她可 到某處 沒有人 認識她 的地方 , 
而他可 繼繽他 的學業 。 孩 子可給 人收養 。 
有很 多很好 的組織 可協助 這樣一 項計畫 , 
-並 且有很 多好的 家庭亦 渴望收 養孩子 。 但 
他 們打消 了那個 念頭。 

他不能 讓她留 下單獨 面對她 的磨難 。 他 
有責任 ' 雖 則這會 妨害他 曾夢想 的未來 , 
他亦 要負起 那責任 。 

我 佩服他 的勇氣 ' 他在一 種困難 境况中 
所 作的最 好決定 ; 但 當我肴 見他們 被剝削 
和 啜泣時 ' 我內心 很疼痛 。 這 是悲劇 。 這 
是心碎 ° 這 是圏套 。 這 是束縛 。 

他們曾 聽過有 關自由 ' S 邪惡祇 是在意 

念中。 但 他們發 覺自己 已失去 了自由 。他 
們 也不認 識平安 ° 他 們交易 了他們 的平安 
與自由 一一 就 是在 他們選 擇要結 婚 時才結 


婚 的自由 ' 瘦 得他們 曾夢想 的敎育 的自由 

, a 更 重要的 是自尊 的平安 ° 

我在 機場的 朋友或 許會詐 論我的 故事說 
' 他們不 夠聰明 。 如 果他們 對所遇 到的事 
情是 明智的 ' 他們就 不會發 現自己 處於這 
種 懊悔的 處境中 。 

我必 須答道 他們的 處境並 不尋常 而且日 

趨劇烈 。 1968 年僅 在美國 ' 未婚女 學生所 

生的 孩子便 有十六 萬五千 七百人 ' 而每年 

平 均增加 一萬二 千人。 ( 讀 者文摘 ' 19?0 
年 9H 號第 170 頁 [ 英 文版] 。 ) 

任 何人心 中能有 平安嗎 ? r 個祇 留下苦 
痛作爲 他放任 行爲的 苦果的 人在生 活中能 
有自 由嗎? 

有任 何事物 比滿足 感情而 却不接 受責任 
更錯 誤或更 不誠實 的嗎? 

我曾 在韓戰 遺留下 來的數 以千計 的孤兒 
之中 ♦ 見悲 慘後果 , 他們的 母親是 韓國人 
而 父親則 是軍人 。 他們 被抛棄 , 是可' 悲的' 
人 ' 是 不受歡 迎的人 ' 是不道 德的悲 慘潮' 
汐的 漂泊物 。 

在 越南也 是這樣 。 報 吿指出 , 亦 有成千 
上 萬這樣 的孤兒 。和平 與自由 ?那 些任性 
放 縱的人 , 及那些 因貪慾 而留下 無辜和 '悲 
慘的 受害者 的人都 不能得 到自由 。 

人對 於他們 在不道 德方面 的勝利 都有沾 
沾自喜 的傾向 。 那是 一種多 麼廉價 而汚穢 
的勝利 。 在這種 勝利中 是沒有 勝利的 。 那 
祇是 一種自 欺及一 種可悲 的詭騙 。 唯一帶 ; 
來滿足 的勝利 就是征 服自己 。古 人曾說 : 
「治服 己心的 , 强 如取城 。 」 

但尼生 ( Tennyson  ) 的 說話不 是仍用 
得 着嗎: 「我的 力量正 如十人 的力量 ,因 
爲我的 心是純 淨的。 」 ( Alfred,  Lord 
Tennyson,    "Sir  Galahad. " ) 

你 們期望 我說些 合乎潮 流的話 ° 但聽聽 


著名的 歷史家 蘭棣 威廉和 愛理所 作的結 
論 。 他 們所說 的話在 這麼一 個場合 或許不 
很適當 , 但我年 靑的朋 友們會 明白的 。在 

他們 寫歷史 的老練 經驗中 , 棣 博士及 

夫人說 : 

「然而 , 沒 有一偭 著名或 通曉世 事的人 
, 能在 一生中 完全明 白而公 正的判 斷及免 
除他 社會中 的習俗 或制度 , 因爲 , 這些是 
各 世代在 歴史實 験室中 經多世 紀以來 的試. 
驗而得 的智慧 。 一個 血氣方 剛的年 靑人會 
奇怪爲 何他不 應完全 自由的 放縱他 的性慾 
; 並 且如果 他不受 到習俗 ' 道德 • 或法律 
的制 止的話 ' 在他未 曾成熟 到足以 明白. 性 
是 一條水 深火熱 的河流 ' S 如果個 人和團 
體兩者 不想亂 用性^ 話 ' 這 河流就 必須築 
堤防禦 及受多 種束縛 所冷却 , 在 他未足 W 
明 白這一 切之前 , 他 或許會 摧毁他 的生食 
。 」 ( 歷史的 敎訓第 35— 36 頁 。 ) 

自律 從來就 不是容 易的。 我毫不 懷疑自 
律在今 日是更 加困難 。 我們 生活在 一個受 
到性侵 蝕的世 界中。 儘管 政府委 員會所 ft 
的各 項結論 , 我很高 興的說 這些結 論都受 
到廣泛 的排斥 , 我 確信我 們很多 年靑人 , 
及很 多年紀 較大而 易於受 騙的人 , 都爲他 
們週圉 動人聽 聞的原 素所害 一一 單 是在這 
國家中 , 每 年已動 用五億 元在猥 g 文學的 
商業中 , 色情 電影煽 起及默 認男女 的亂交 
, 服裝水 準的低 下引起 了過分 親密 , 司 
法的決 定摧毁 了合法 的束縛 , 父母 們常在 
不知不 覺中將 他們所 愛的兒 女推向 兒女及 
後會 懊悔的 境况中 。 

一位 聰明的 作家已 觀察到 「有一 個新宗 
敎正 出現於 全世界 , 這宗敎 所崇拜 的至高 
目標 是身體 , 把所有 存在的 其他方 面都除 
開 ° 

「追 求其中 的歡樂 已發展 成一種 崇拜… 
…其 中的 儀式十 分隆重 。 

「我 們巳將 聖潔交 換方便 , …一 智慧交 


•  102  • 


'  ^樂^  '> :樂 ' 傳 統交換 時尙 e 」 

( Abraham     Heschel  ' 自由 的危險 , [ 
The  Insecurity  of  Freedom  •  J 第 200 頁。) 

« 露已成 爲很多 公衆! IK 樂的商 S  。 其程 
度 已超過 這些而 到達色 情敗壞 的铂域 。當 
一個人 聽聞^ 約的, if 論時 ' 會聽到 「這不 
單 是《露 ; 而 1 是粗劣 。 ) 」 

對於種 ^風 而獲敗 壞之風 還能有 任何合 
理的懐 疑嗎 ? 

我們需 要湞更 多歷史 。 各 國文化 曾盛開 
' 但爲 他們自 己壞敗 的道德 所毒害 而逝去 
去 。 一位, If  者 曾述及 ' 羅 馬於蠻 夷傾倒 
其城 1E 時滅亡 。 但並不 是城牆 傾頹' 而 「 
是羅馬 本身敗 落了。  (  Jenkin  Lloyd 
Jones  ' 美國新 聞及世 界報吿 ( US.  Nems 
World  Report'  1962 年 5 月 26 日' 第 
90 頁。 ) 

沒有 任何國 家或文 化沒有 力量在 其人民 
的家中 而能長 期持續 。 那種 力量來 自那些 
建立 那些家 園的人 的忠誠 。 

除非 一個家 庭建立 在道德 ' S 節, 互敬 
的 根基上 ' 沒 有一個 家庭能 有和平 ' 沒有 
一個家 園能脫 離災禍 的風暴 。 沒有 信任. 的 
地方 就不能 有和平 ; 沒有忠 信的地 方就不 
能 有自由 。 溫 暖而充 滿愛的 陽光不 會從不 
道德的 i« 澤中 昇上來 。 

正 如花蕾 引致開 花一樣 。 年靑人 是未來 
家 lii 生活盛 玫的播 種時期 。 希望從 亂中 
瘦 得和平 ' 愛 ' 及快 樂就是 希望那 些永不 


會來 I& 之事。 希望 從不道 中瘦得 自由就 
是希望 一些不 能成事 之事。 救 主說: 「所 

有 犯罪的 , 就 是罪的 W 僕 。 」 (約 8  :  34  。) 

有任 何對美 W 的事 實例 S 嗎 ? 那 是唯一 
從澳 ^中到 達 自由 的方法 。 從美 而來的 

R 心 的平安 是個人 唯一 的平安 ' 那 不是虚 

假的。 

P 余了 所有這 些以外 • 就 是神對 《5 些行走 
在美^ 中的人 的可谇 應許 。 拿撒勒 的耶穌 
在山上 宣稱' 「淸心 的人有 福了' 因爲他 
們必得 見神。 」(太5:8°  ) 那就 是那位 

有力 量去使 之應驗 的祂所 立的約 。 

再次 , 於現 代啓示 的聲音 中曾說 出一個 

應許  個 無雙的 應許會 隨着一 條顯淺 

&誡 命而來 : 

這誠 命就是 : 「 …一 不停 地以美 德裝飾 
你 的思想 。 」 這應 許就是 :r ,然 後你的 
的信賴 在神的 面前自 必增强 …一 

「聖靈 必成爲 你的經 常伴侶 ' …一 你的 
主 權必成 爲永遠 的主權 ' 並 且沒有 强制的 

方式 主權必 流向你 ' 永 永遠遠 。 」 (敎約 

121  :  45—46  0 

簡單 再談談 這奇妙 的應許 一一 

我有 幸在各 種機會 中能與 美國的 總統們 
及其他 政府的 重要人 物晤談 。 我回 想起每 
次 在這種 獎勵性 的機會 結束時 ' 我 都曾自 
信的 站在一 位公, IS 的铂 袖面前 。 然後 ' 我 

又想過 ' 如果有 人能懐 着信心 一一 不懼 ' 


不愧 、 不' f? —— 的站 在神前 ' 那將 是一件 
何等 奇妙非 凡之事 。 這是對 每位貞 節的男 
人和婦 女所作 的應許 。 

我知 道在神 給人的 應許中 ' 沒有 任何應 
許比這 給與那 些不停 地以美 德裝飾 他們的 
思 想的人 的應許 更偉大 。 

撲洛 克姜寧 [ ( Channing  Pollock  ) 
1880 — 1946 年 美國的 小說家 ' 戲劇家 、 及 
演 說家] 曾說: 「一 個各人 都相信 女仕的 
純潔 及男仕 的高尙 ' 並且人 們都能 依據而 
行的 世界' 將是 一個十 分不同 的世界 ' 也— 
是一 處美好 的住處 。 」 (讀者 文摘' I960- 
年 6 月號 ' 第 76 頁 。 ) [ 英 文版] 。 ) 

我 年輕的 朋友們 ' 我向你 們保證 ' 這將 
是一 個自由 的世界 ' 於其中 ' 人的 菴可成 
長至夢 想不到 的榮耀 ' 一 個和平 的世界 ' 
有淸心 的平安 ' 無 汚之愛 的平安 ' 貞節的 
平安 , ft 無 窮盡的 信任和 忠信的 平安。 

這對 於世人 而言或 許是一 種不可 能獲得 
的夢想 。 但對 你們各 人而言 , 那可 以成爲 
一 種事實 ' 而 世界由 於你們 個人生 活中的 
美 德亦會 變得更 加豐盛 和强大 。 

神 祝福你 覺察這 種自由 , 認識這 種和平 
, 獲得這 種祝福 , 我謙 卑祈求 , 並 向你們 
見 證 這些 事情的 眞實性 ; 並 且作爲 一位主 
的僕人 , 我 應許你 , 如果 你願意 播種美 ffi 
' 你將 於現在 &在未 來的日 子中有 快樂的 
收成 , 奉 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103  • 


讓著感 恩的心 

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我  親 愛的弟 W 姐妹們 , 當敎會 W  — 

次大 會行將 結束時 , 我願留 下我的 祝福給 
你們 。 

聖 職是祝 福世人 的力量 。 那些持 有聖職 
的 , 應各就 其本位 , 利用這 力量祝 福他們 
的人 類同胞 P 當 我們中 任何人 , 藉 著神的 
靈 的指導 , 在正 義中行 使這項 權柄時 , 我 
們 的行動 能將今 生與永 恆連繫 , 並 且將得 
主 W 認可 。 

所以 , 我感覺 要祝福 聖徒們 , 祝 福那些 
愛主 的並忠 獻於主 而遵守 祂的誠 命的人 。 
我希望 祝福他 們的俗 世生活 和靈性 , 祈求 
我 們的父 神傾福 給他們 , 使他們 在正義 K 
作爲 中得到 昌盛。 

我爲 我自己 ' 也 代表你 們大家 , 衷心感 
激主所 賜我們 的豐盛 祝福。 

我們蒙 受^' 天父 的力量 '是自 由的人 
° 大 自然的 美麗與 豐產屬 於我們 。 我們有 


眞理 , 藉著遵 行眞理 , 我們的 生活在 * 眼 
中 將是蒙 喜悅的 , 可 帶給我 們今生 的平安 
和歡樂 , 也 確保我 們將在 祂的永 fi 國度中 
與 祂同在 , 有永恆 和豐盛 的生命 「 

我要說 ' 哦 ' 我 們的永 恆天父 ' 求称更 
豐 盛的傾 注称的 靈., 予祢的 衆聖徒 , 予這 
散落 的以色 列支派 ' 現 3 於 此末世 在称的 
福眘 中重聚 。 

称知道 , 我 們是祢 的子民 , 我們 決心事 
奉称 , 遵守称 的誡命 ' 把称的 眞理與 '正義 
的信息 , 帶給 世界各 處的称 的子民 。 爲此 
原因 , 我們差 遣傳敎 士往世 界各地 。 我的 
兒係中 , 多年 來不斷 有在傳 敎地區 服務的 
。目 前, 有 一個在 外國傳 道地區 ' 他已在 
那邊服 務多年 。 

父啊 , 我們感 謝称 , 感^ 称的僕 人們在 
此 大會上 , 傾吐 出眞理 與光明 , 藉 著祢的 
聖 S 的 力量而 進入各 處毎一 個誠實 男女的 


心中。 

我們感 ^称 給亍我 們生命 的食糧 ' 使我 
們 的靈性 得增强 。 現在 ' 我 們是一 個新的 
人 , 已 準備好 出去爲 称服務 ' 盡我 們最大 
的能力 , 做称要 我們做 的事。 

我們的 天父啊 ' 感, St 称 賜予我 們一切 。 
我們 知道称 的手安 排了所 有的事 ' 我們祈 
求 你的目 的在地 上得勝 。 

我 們知道 , 称現 在對人 民說話 , 就像古 
時對人 民說話 "一 般、。 我 們樂於 成爲称 手中 
的工具 , 把你的 信息帶 給世人 , 屹 立如世 
上的光 , ^别 人肴見 我們的 好行爲 , 便將 
榮耀 歸於称 。 ( 參閱馬 太福音 5:  16) 

現在 &將來 , 所有 一切事 情的榮 耀與光 
榮 , 我們 都將之 歸於称 的聖名 。 

奉主耶 穌《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104  • 


愛 的價値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司道 達長老 


我  的弟 兄姊妹 及朋友 : 經文 敎導我 
們說 神是一 位有愛 心的神 。 這是神 能給我 
們 的最偉 大東西 , 也是我 們能給 '池的 最偉 

大東西 。愛神 的眞正 K; 準就 是無限 M: 的去 
愛祂 。 當祂差 * 的獨 生子到 世上來 , 好使 
我們 藉着祂 得生時 • 就顯明 了祂對 我們的 
愛 。 ( 見約壹 4:  9。 ) 

永 ft: 的父與 祂的獨 生子之 間的一 種愛的 
程度已 存在於 其他父 親與兒 子之間 。 我們 
不應覺 得去接 受及給 與這種 愛是超 乎我們 
能力 之外的 。 我們或 許不能 追及救 主曾向 
我們表 示的完 美之愛 , 因爲 S 督是 這項神 
賜 的品質 的典型 , 但 那是一 個我們 所有人 
應努 力追求 的目標 。 

今日 世界爲 了要補 救其中 的錯失 和問題 
的 至大需 要就是 , 要 人在愛 中歸向 神並服 
從祂 的旨意 。 沒有愛 , 世界 將繼續 處在煩 


惱 惡劣的 情况中 • a 至深 入邪惡 和罪惡 , 
那時 神的審 判將臨 到地上 的不義 人身上 。 
要 醫治所 有不正 '錯 誤' 憂! g '  mm  ' 及 

人 類的犯 罪都在 乎一字 一一 愛 。 

愛 , 如 果循其 正軌使 用的話 , 將 使世界 
各民 族在瞭 解及和 平中聯 結一起 。今 曰有 
很 多人錯 用愛一 字來追 求快活 享樂的 生活。 

如 果耶穌 所實踐 及推薦 的那種 s  *  , 深 
刻 、 及 同情的 愛在毎 個人心 中都佔 有至要 
位 置的話 ' 人們將 《 察到人 類不增 的最崇 

高及 最榮耀 的理想 • 及足以 使這世 界成爲 
一 個天堂 。 愛 實在是 在地上 的天堂 ' 因爲 
上面的 天堂如 果沒有 愛就不 成天堂 。 

使徒 使羅說 愛心就 是聯絡 全德的 ( 西 3 
: 14  ) 。 它 是一項 X 古舊 , 又新 , 又偉大 


的誡命 , 因 爲愛就 是律法 的成全 。 

愛在釜 魂的博 愛中是 顯明的 。 它 由很多 
東 西合成 , 所有 這些東 西在生 活標準 , 個 
• 人行爲 的標準 , 及目 的的標 準中將 引領我 
們到逹 一種崇 高的理 想主義 。 它是 在基督 
似的 榜樣中 , 用言語 , 行動 、 關注 及仁慈 
的行 動表達 出來的 。 

當一 個人要 求人的 注意及 要求空 想的需 
要時 • 那就 不是眞 正的愛 , 因爲他 不會爲 
他 所得到 的而感 到感激 • 亦 不會爲 他所得 
到的 恩惠而 給與任 何回報 。 那種態 度純粹 
顯出了 自私及 反映出 缺乏一 種感謝 , 端莊 
及尊重 。 這 種人是 以自我 爲中心 , 也不顧 
及他 在禮儀 , 表示感 謝和感 激方面 的失敗 ■ 

愛是心 地純潔 '愛 增强惲 性及在 生活各 
種行動 中給與 一種更 高的動 機及一 種正確 


•  105  • 


的 目的。 眞誠而 專一的 • 愛的 力量是 一種最 
髙尙 的恩賜 ' 那是一 個人所 能獲得 賜與的 
恩賜 。 眞正的 愛是永 ^而無 It 境的 ° 愛是 
平等 純潔的 ' 而非今 日明顯 的殘^ 行動及 
粗魯 的表露 。 

愛因情 投意 合的父 母給與 他們的 兒女情 
感和 愛的照 顧而始 於家中 ° 他們在 仁慈和 
瞭解 中處事 ' 尋求他 們的兒 女的愛 心和信 
心 。 他 們亦表 示關心 自己兒 女的幸 福和快 
樂 ° 

使 徒保羅 提出了 這項' # 智的 忠吿: 「人 
若不 * 顧親屬 ' 就是背 了眞道 ' 比 不信的 
人 還不好 ' 不看顧 自己家 裏的人 ' 更是如 

此。」 ( 提前 5:  8°  ) 

身體 上及俗 世的需 要並不 能滿足 孩子的 
最迫切 的需要 。 父母 正義的 敎導及 好榜樣 
是十分 重要的 。 家庭 必須藉 親密關 係而合 

而爲  起工作 ' 彼 此相愛 ' 及 享受彼 

此 的友情 。 

孩 子首先 所學到 及需要 的情感 就是愛 。 
他首 先表達 的情感 就是愛 。 孩子對 愛作出 
反應 一一 或反 應出他 缺乏愛 。 有什麼 比.一 
位孩子 雙臂攬 S 你的 頸項說 , 「我 愛你 J 
更 爲甜蜜 。 愛 是生活 的眞正 S 本 。 

如果父 母不成 熟及不 能在沒 有憤怒 , 打 
架 , 及謾駡 中調停 他們的 爭論時 , 孩子就 
會 變成很 不可靠 , 並且當 他漸漸 長大時 , 
他 就敏於 與壞朋 友結交 , 以 求脫離 一種不 
快 樂的家 庭環境 。 

譲我 們肴看 當一位 成長中 的孩子 覺得在 
家中沒 有人愛 他和理 會他時 可能發 生的某 
些不 良事情 。 他時常 會與一 些有問 題的朋 

友 在一起  些人 格標準 比他的 更低的 

人 一一 祇爲 了覺得 他是位 了不起 的人物 。 
不幸的 是那人 很少使 其他人 達到他 的生活 
標準 ' 而通常 是降低 自己的 標準到 他那些 
所 謂朋友 的程度 。 

尤其 是那些 « 得沒 有人愛 她的女 孩子會 


更願意 將自己 給與那 諂媚的 男孩。 她們會 
1 篯牲 貞節 , 以 求得愛 。 這悲 劇眞 正應歸 g 
於, t 一一 歸 咎那位 tff 命追 尋愛的 女孩子 , 
或是歸 ^那沒 有負起 i'f 任以 向她表 示他們 
的愛的 父母呢 ? 

而男 孩子又 怎樣呢 ? 他 tt 豕屮曾 獲得那 
種敎 導和愛 心呢? 由於 他的家 庭生活 , 他 
會怎 樣對待 及保護 與他約 會的女 孩子呢 ? 

當孩 子被留 下自謀 生計時 , 經常 會毀滅 
了 家庭有 靈性和 有佚序 的環境 。 如 果孩子 
覺得父 母是眞 正關心 他們時 , 他們 就會成 
就父母 的希望 。 當 家庭中 有互愛 互重時 , 
就取悅 人的渴 望存在 。 如果 男女孩 們覺得 
他們的 父母關 心他們 的儀容 , 他們 在衣着 
方面 就必更 加撲實 。 

最近 在澳洲 我注意 到大部 份女孩 子都穿 
着 極短的 迷你裙 , 使人想 入非非 。 這種外 
表是 不貞而 可恥的 ' 但女孩 子們似 乎不慚 
, 不窘 , 及若 無其事 。 很明顯 , 這 些女孩 
子在她 們的衣 着式樣 方面並 沒有受 到任何 
人 的關心 和引導 。 或 許那是 因爲她 們的母 
親亦穿 着迷你 裙而沒 有立下 一個樸 實的個 
人榜樣 。 這些 同樣的 情况亦 在我們 自己的 
國 家中盛 行起來 。 

迷你 裙流行 後不久 , 一位 女服裝 設計師 
在 一個電 台的, W 問中 被問及 , 迷你 裙是否 
促成 了女孩 子在道 德方面 的敗壤 。 她 很肯. 
定的答 道正是 。 從未 婚母親 統計表 中已證 
明這 陳述是 正確的 。 母親們 女兒 們應繼 
續穿着 不端莊 的衣服 , 或是 這是去 拿出縫 
衣 車爲自 己 縫製得 宜標準 的服 裝的時 候呢? 

在毎 週所擧 行的家 人家庭 晚會中 ' 一個 
談及服 裝標準 的家庭 討論可 將這些 不當的 
服 装樣式 改爲撲 實的服 裝樣式 一一 這不單 
是應 用在女 孩身上 , 亦應 用在男 孩身上 。 
在愛的 精神及 聰明的 父母的 敎導中 ' 很多 
靑年 人今日 所遇到 的間題 都能得 以更正 ° 


前斯^ F 約 S 會長 曾提 出這項 ,吿: 「gl 
安的 父母必 須 對他們 子女的 行爲負 ^任 , 
, 不 W 在 他們到 il 八歳的 年齡前 , 如果他 
們的子 '女 , 在他 們應負 照顧的 i'£ 任時 , 已 
忽略了 對他們 f 女的 i't 任 ,那^  ,也 許還 
須對他 們子^ 的一生 負人 任。 」 ( 1971  — 
72 年麥」 ,1;洗&; 聖職研 , 福 音敎羲 • 
第二' , 第四^  「眞 E 的偉大 」第19 頁。 

% 母時 常忽略 的 任就是 不能糾 正及敎 
, 他們的 W 女 。 有求 必應^ 个^ 示愛一 
你也不 能買到 一個孩 子的愛 。 你不 能不理 
他的惡 行而^ 他 們不知 覺的繼 續下去 。 一 
個 孩子做 錯事時 , 他 應知曉 要因此 受到懲 
罰 。 然而 * 不 應在憤 怒中施 行懲罰 。 在罰 
過孩子 後父母 經常能 與他們 的孩子 有更好 
的交往 。 一隻 抱着孩 子的慈 愛的手 臂顯明 
了父 母所感 S 的愛 , 並且這 時常打 開那在 
他們中 間的交 通之門 。 當孩 子準備 說話時 
• 就是父 母不管 時間多 久都要 傾聽的 時候。 

所羅門 勸導說 :' 「我 兒, 你不可 輕看耶 
和華 的管敎 , 也不可 厭煩他 的責備 。 

「因爲 耶和華 所愛的 , 他 必責備 , 正如 
父 親責備 所喜愛 的兒子 」 (箴 3:  11  — 
12。 ) 

當^: 母祇想 及他們 自己的 享樂和 朋友時 
, 那末 , 孩子怎 麼樣呢 ?當 他們致 力於保 
持他們 g  「社 交地位 」 , 在 父母離 家參與 
其他活 '動時 , 祇有孩 子單獨 留在家 裏.。 他' 
們準備 好各式 各樣的 ^心 ,任 由孩 子在家 
中做 他所喜 歡的亊 , 認爲孩 子如果 有他的 
某些 朋友在 家中與 他作伴 , 就能彌 補他們 
不在家 陪伴他 的責任 。 

然後 發生了 什麼呢 ? 孩子 們整晚 獨處一 
一 時常直 至晨初 。 他 們發悶 時能做 些什麼 
? 答案 或許使 很多疏 忽的父 母感到 震驚和 
惱亂 。 

我們敬 愛的前 麥基奥 大衞會 長曾說 : 「 


106 


建立一 種快樂 的家庭 生活的 !;;  一要素 是互 
相服務 ' 家中每 一成員 爲别人 而工作 …一 

」 ( 生 活的? f  «  [德 撒律阖 書公司 , 1965 
年], 第 330£[。) 你會 發覺毎 人都在 努力爲 

别人服 務的家 庭是最 美好的 家庭。 一個. 孩 
子 有權利 感覺他 在自己 家中有 一處庇 護所' 

• 就是 一處避 開外面 世界的 危險和 邪惡的 
地方 。 家庭的 合一和 圓滿是 提供這 需要所 
必須的 。 他 需要彼 此諒解 的父母 , 他們都 
快樂的 爲達成 一種生 活理想 而努力 , 他們 
一種 眞誠而 不自私 的愛去 愛他們 的兒女 , 
簡言之 , 他們 是平衡 的個人 , 頡有 見識力 

• 他 , 能給 與兒女 一種完 整的情 感經験 , 
好使兒 女在發 展方面 比在物 質方面 能得到 
更多 的助力 。 

家 庭是社 會最穩 健最安 全的保 壘之一 , 
而這 保壘在 今日正 在受到 摧毁。 現 代生活 
正使 家庭的 重要根 基分裂 。 在有條 理的家 
庭 中', 有 着信心 和愛心 的維繫 , 於 其中你 
可找 到最好 的生活 。 沒有愛 就沒有 眞正的 
絮庭 。 家庭由 於愛心 而成爲 恆久的 。 

「有 人曾說 , 愛是 由上而 下的。 父母愛 
子女之 心時常 是遠勝 過子女 愛父母 之心的 
; 而在人 之兒子 中-, 有誰曾 以神向 我們顯 
明的 愛的千 份之一 去愛過 神呢?  J 

父母 和靑年 人都忘 記純正 的愛的 眞正意 
義 。 這意 義並不 曾改變 ; 但是 • 正 如很多 
其他爲 人所接 納而對 於正確 的行爲 標準很 
重 要的美 德一樣 , 其 意義已 遂漸消 減直至 
其眞正 的意義 變得十 分攙雜 ' 以 致憎恨 已- 
遂漸 逐漸變 成了愛 的替身 。 

一個 男人或 女人怎 能說他 們此彼 相愛而 
又與另 一人發 生性關 係呢? 我們怎 能由於 

我們的 行爲而 傷害了 那些我 ff! 應該 至愛的 


人呢? 

那 些粉碎 了他們 的家庭 的父母 怎麼樣 ? 
受苦 最多的 人是, ;《;  • 是父母 或是兒 女呢? 
有些 人的自 私實令 人澳驚 。 婚姻盟 約的破 
裂似乎 是不重 要及無 «; 義 的'。 

父母 在一起 並在一 種理想 的關係 中維繋 
他 們的家 庭是最 重要的 。 父母們 , 不要忽 
略舉行 毎週的 家人家 庭晚會 。 這會 使你的 
兒女 與你及 使你與 他們更 加接近 。 與你的 
家庭一 同禱吿 。 ,你 的家中 建立正 義的傳 
統 。 發 展愛心 , 友情 、 及團結 。 注. t 他們 

一他 們是進 步或是 退歩呢 ? 記着 , 家庭 
g 束就 是敗壞 之始。 

以 一儷有 愛維繋 着的家 庭是多 麼有福 。 那 

些留戀 着童年 和靑年 時快樂 回憶的 兒女是 
多 麼有福 。 各 位父母 , 花些 時間給 與你們 

的兒 女這些 快樂的 日子? wu 億 。 世 界發展 

迅速 。 一偭人 的時光 K 力已漸 漸消失 。 很 
多 父親不 顧家庭 。 那 些將兒 女留在 家中而 
外 出工作 的母親 亦犯同 樣錯誤 。 抽 時間全 
家一 起工作 。 

我想 與你分 享佩蘭 黛維娜 姊妹的 一部份 
見證 , 她. 是一 位献身 的母親 , 關心 她的兒 
女 在未來 的照顬 , 幸福 , 指引 、 和快樂 。 
這是她 在去年 七月去 世的十 六年前 所寫下 
的 。 這 是一位 眞正愛 她的兒 女的母 親所留 
下的最 美好的 禮物。 

「我今 晚整晚 睡不着 , 那 對我是 不尋常 
的 , 因 爲我一 向都睡 得很好 。 我 的孩子 ' 

我 想留下 這信息 給你們  如果 你們愛 

我 一… 若不 是爲你 們自己 的緣故 ' 就爲我 
的 綠故而 遵守神 的誡命 , 因 爲我想 你們與 
我一起 去到我 與你們 父親所 能逹到 的任何 


榮耀 。 

「我要 求你們 一… 如果今 生我不 在這裏 
照顧你 們的話 ' 你們 不要離 開這福 音的眞 
道 。 不要互 相妒忌 , 因爲我 是同樣 愛你們 
的 。 我已 嘗試公 平的對 待你們 所有人 一… 
不要彼 此譴貞 一… 不要尋 求俗世 的享樂 。 
要 提防撒 但&他 使者們 的力量 , 因 爲他的 
力 S 是有力 與不容 忘記的 。 

「時 常記著 , 我愛 你們所 有人。 你們是 

神的靈 性兒女 。 你們 的父親 和我在 今生已 
被付, it 成 爲你們 的父母 ' 因 此這樣 過生活 
, 好使 我們能 夠再次 在永恆 中成爲 一個家 

庭。 J 

願 神應允 我們做 父母的 有愛心 • 智慧 , 
及好的 判斷力 去有效 的爲我 們的兒 女的照 
顧' 幸福 • 和快樂 而計畫 。 願我們 « 助他 
們活在 正義中 , 幫助 他們喜 愛眞理 及做好 
事。 

願神 祝福靑 年人去 跟隨愛 他們及 可作爲 
模 範的父 母的明 昝敎導 ' &在全 體瞭解 、 
和 諧及和 平中一 起失活 。 

我的弟 兄姊妹 , 我謙卑 的祈求 , 就是我 
們要 將福音 的原則 , 摞準 , 和理想 敎導我 
們 的兒女 , $ 立下那 種榜樣 • 使我 們能對 
他 們說, 「來 跟隨 « 並做你 曾見我 做的事 

°  J 

我 愛敎會 。 我知道 敎會是 眞實的 。 我知 
道 福音是 主所賜 與的生 活計畫 , 以 便在今 
日世界 我們所 遇到的 所有情 况中引 導及指 
示我們 。願祂 使我 們堅定 ,穩 當及 眞誠的 
站 在正義 之道上 , 我 奉耶穌 基督的 名謙卑 
祈求 , 阿們 。 


•  107  • 


「假 冒爲 善的有 禍了」 

總 會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
譚以 東會長 


看  到有 這麼多 的會衆 聚集在 這座具 
有 歷史意 義的這 座堂中 ' 眞是 一項令 人振' 
奮的事 。 我在此 歡迎你 們大家 , 以 及那些 
收 聽上午 大會實 况的人 , 並 邀請你 們參與 
我們的 討論。 我們的 目的是 傳揚耶 穌基督 
福音 的敎訓 , 並 且藉著 這樣做 , 來 加强那 
些所有 相信祂 名的人 的信心 和見證 , 因爲 
在 天下我 們唯有 靠著祂 的名才 能得救 "我 
們享有 今世平 安和來 世永生 的唯一 方法. , 
就 是實踐 祂的敎 訓。. 

. 早幾天 ' 我 跟某人 談話時 ' 他說 ' 「剛 
剛 過去的 那個人 ' 你可 以絕對 信任他 。 ft 

隨時 明白他 6# 立場。 他從 不爲. 裝', 始' 終是 
個誠 懇的老 實人。 」 

同一天 ' W —個 人提及 某一個 人時說 ' 
「沒 辦法 ' 你 永遠不 淸楚他 的立場 , 也 T- 
知道 他說的 《|舌 是 S 靠得住 。 我以爲 主一定 


叫這 種人偽 君子。 」我 同意他 的想法 9 

今天 我要講 的就是 偽善者 , 特别 是對耶 
穌基 督末世 聖徒敎 會的敎 友而言 , 不論他 

今天 我要講 的就是 僞善者 , 特别 是對耶 
穌^ 督末世 聖徒敎 會的敎 友而言 , 不論他 • 
們是 在何處 。 我們一 共約有 S 百萬 名的敎 
友 , 各式 各樣的 人都有 , 從 最忠心 獻身而 
準備獻 出一切 爲神爲 服務的 , 到 還沒有 
完 全歸信 • 而不覺 得遵守 耶穌基 督^! 福音 
或是活 躍且準 備隨時 服務是 重要的 敎友都 
有 ° 

-倘若 我們要 樂享主 的. 祝福 , 和得 到我們 
與 之交往 的人的 信任時 , 我 們就必 須準備 

遵 行福音 , 並 a 要誠 實而積 極地實 踐和敎 
導福音 的原則 , 永遠 不僞裝 我們不 是的人 
。 & 穌 基督的 福音敎 導我們 應當怎 樣生活 

。 31 我 們肴一 * 它的 一些重 大眞理 。 


• 主曾說 : 「 …… 這 是我的 事工和 我的榮 
耀 —— 促成人 的不死 和永生 。 」 ( 摩西禳 

1  :  39  ) 

復 活在我 , 生命 也在我 , 信 我的人 ' 
雖 然死了  , 也 必復活 。 

「 凡 活著信 我的人 , 必永 遠不死 。 」 ( 
約 翰福音 11  :  25-26  ) 

律 法師試 採的問 «fe  :  「 …一 律法 中那一 
條誡命 最大? 」祂@ 答說: 「你要 盡心盡 
性盡 意愛主 你的神 。 

「 這是 誡命中 的第一 ' 且是 最大的 。 

「其次 也相彷 , 就 是要愛 人如己 。 

「這兩 條誠命 , 是 律法和 先知一 切道理 
的總綱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22  :  36—40  ) 

經 文吿訴 我們, 「在 神我 們的父 面前, 
那 純潔沒 有沾汚 的虔誠 • 就 是肴顧 在患難 


•  108  • 


中 的孤. 兒 ^婦 , 並且 保守自 己不沾 染世俗 

。 」 ( 雅各書 1:  27) 
十誠是 用淸楚 的,; 7i 文賜予 我們的 , 不用 

再解釋 ' 也不應 有铋問 。 登 山寶訓 中主給 
我 們信息 • 有 關人類 及我們 要做到 些甚麼 

, 我們 才能樂 ';1 :祂 的祝 福及有 她的 S 來引 
導我們 。 我們 也有敎 會信條 , 列擧 我們在 
生活 中應遵 守的至 A 規砲 。 

耶 穌說: 「凡稱 呼 我主 阿主阿 的人, 不 
能都 進天國 。 唯獨 遵行我 天父旨 意的人 , 
才 能進去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7  :  21  ) 

在 此末世 • 祂說: 「 你們 作我所 說的事 
,我, 主, 便是被 約束的 ; 但你們 若不作 
我所 說的事 , 你們 就得不 到應許 。 」 (敎 
約 82  :  10  ) 

祂 又給我 們一項 應允: 「所 有凡 …… 遵 
守這 誡命的 , 必得到 他們肚 臍中的 健康和 
他們 骨頭中 的骨醢 - 

「並且 必找到 智慧和 知識的 大寶藏 , 甚 
至 於隱密 的寶蔵 。 

「並 且必定 奔跑而 不疲倦 , 行走 而不昏 
暈 ° 

「我' 主' 賜給 他們一 個應許 ' 即毁滅 
使 者必越 過他們 ' 像 越過以 色列的 兒女們 
一樣 ' 不殺 害他們 。阿 們。 ( 敎約 89  :  18 

一  21) 

我們 蒙訓諭 , 要忠 於信仰 , 要提 防那邪 
惡者和 僞善者 。 亊實上 ' 救 主特别 强調僞 
善的 不義。 祂 嚴厲斥 責那些 口是心 非的人 
。祂說 : 「你 們這假 冒爲善 的文人 和法利 
赛人 有禍了  。 …… 你們這 些蛇類 ' 毒蛇之 
種阿 , 怎 能逃脫 地獄的 刑罰呢 ?  .1  ( 馬太 
福音 23  :  29  •  33  ) 

根 據字典 • 英文有 「禍 」字 的意思 ' 是 
悲慘 或憂傷 的狀況 ' 深 深苦惱 '不幸 、苦 
難' 憂傷。 「假冒 爲善者 」 ' 就是 一個人 
假 裝相信 他所不 相信的 ' 假扮他 不是的 ' 


特 别是在 宗敎或 行上以 的外 表欺騙 
人 ° 

四福 音中記 錄著 , 救主曾 多次提 及偽善 
者的不 同洌子 , 毎一次 祂都說 , 「 你這假 
冒爲 善的文 士和法 利赛人 有禍了 ! 」 

我 想參考 一下這 些偽善 的例子 。 我這麼 
作 , 可使我 們藉此 自我檢 ^一下 , 我們是 
否也 是如此 。 我們 放眼觀 * 今日世 界的情 
勢時' 我確信 我們一 定可以 發現, 假 Q' 爲 
善及違 反正義 和端茌 的原則 , 已使 國家和 
私 人事務 , 蒙上現 在的可 悲狀態 。 

主說: 「他們 把難担 的重^ -… 11 在人 
的肩上 , 但自 己一個 指頭也 不肯動 。 

r 他們 一切所 作的事 , 都 是要叫 人看見 


「喜愛 筵席上 的首座 , 會堂裏 的高位 。 
「 -… 侵 吞寡婦 的家產 , 假意作 很長的 
禱吿 , 所以你 們要接 受更重 的刑罰 。 

「 …… 你們將 》 荷 、 m 、芹菜 '献上 
十 分之一 , 那律 法上更 重的事 , 就 是公義 
、 憐憫 、 信實 • 反倒 不行了  。 這更 重的是 
你們 當行的 ' 也 是不可 不行的 。 

「你們 這瞎眼 領路的 , 蠓 蟲你們 就濾出 
來 , 駱駝 你們倒 吞下去 。 

「  一… 你們洗 淨杯盤 的外面 ' 裏 面却盛 
漸 了勒索 和放蕩 。 

「 …一 你們好 (象粉 飾 的墳墓 ' 外 面好看 
, 裏面却 装滿了 死人的 骨頭和 一切的 汚穢。 

「你 們也 是如此 '在 人前' 外面 顯出公 
義來 , 裏面 却装滿 了假 善和不 法的事 。 

「  一… 你們 建造先 知的墳 , 修飾 義人的 

墓 ° 

「說 , 若是我 們在我 們祖宗 的時候 , 必 

不 和他們 同流先 知的血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23 
: 4—6  '  14  '  23—25  '  27—30  ) 


最好我 們自問 ' 在 我們自 己陳述 的基督 
敎中 ' 是 S 有 這類的 tSIS 矯飾 。昔 日如今 

都同樣 地普遍 ' 人們在 弟兄友 情之內 ' 嚴 
格遵守 fit 法 ' 但却 輕視外 面的人 ' 認爲其 
他人 都有罪 。 這 樣雖沒 有異敎 的形式 ' 却 

沾染了  K- 敎 的精神 。 

我們 之中有 多少人 ' 只遵 守律法 的字面 
意義 ' 忘 記了律 法的眞 正精神 ' 而 沒有向 
人類 同胞表 示信任 和憐憫 ? 我們是 注笋人 
的外 表行爲 甚於內 心的改 變嗎? 洗淨^ 盤 
內 面的唯 一方法 ' 就 是要心 地純潔 ' ^卑 
、 ft 粲個 人的邪 惡方式 , 盡 最大努 力遵行 
耶 穌基督 的福音 。 我們也 許可以 欺騙人 , 
但不能 矇騙神 。 

我們 的整個 文明像 粉飾的 墳墓時 , 有危 
險嗎? 我們 有新奇 的機器 , 無數摩 天大厦 
, 以 及千千 萬萬我 們名之 爲進步 的象徵 ; 
但是 • 我們 的內心 却不安 ' 人與人 之間或 
國與國 之間鬥 爭不息 , 還有 貧窮飢 餓和各 
處戰場 上的死 人白骨 等那無 法卸下 的重担 
。有 人說: 「我 們仍 然以粉 飾墳墓 來保護 
護 自己。 」 

對於這 一切違 法行爲 , 人口從 鄉村; 勇向 
都市 , 道 德鬆弛 , 黄色 電影和 書刊等 , 我 
們必須 爲正義 而堅定 U 塲 。 人 們怎麼 可能, 
爲 了自私 的理由 • 而偽 善到這 種程度 ' 他 
相 對增加 的時候 , 却 還要鼓 吹放寬 限酒令 

報紙 怎麼可 以一方 面報導 著由於 酗酒而 • 
引起 的車禍 ' 死 !!• 、 健 康問題 , 家 庭破裂 
, 而又一 方面主 張譲酒 變得更 易買到 ' 以 

吸引觀 光客和 剌激工 業成長 ? 社會 和個人 
的價 値遠比 任何利 潤來得 更重要 。 

美國酒 精問題 協會通 過了一 項決議 ' 上 
面這樣 說道: 「正當 我們在 爲多數 國人吸 
食大 ft 煙 所引起 的危險 而憂心 忡忡時 , 我 
們堅信 酒精在 美國仍 然是頭 號的藥 物問題 

> 它對 於國人 生命和 幸福的 侵害日 益加劇 

- J 


•  109  • 


我們 關心/ Si 用那些 毁滅生 命&帶 來不幸 
的«物 ' 不 僅是關 心使用 藥物者 ' 也關心 
他們 的親人 。 可是成 人生活 中的偽 善態度 

' 對我 們的靑 年有厳 重影響 ' 使他 們轉變 
成現 在的反 抗形式 ° 我們 所想要 說的是 ' 
年輕人 由於受 那些在 鷄尾酒 會和其 他不良 
行爲中 偽善者 的影響 而變成 (爲善 ' 是因爲 
孩 子們有 其他方 法檳做 他們父 母的行 爲-。 
唯有成 人樹立 適當的 榜樣時 ' 孩子 們才會 
注; S。 

我 們目前 的要務 ' 是用法 律或其 他方法 
保護 我們的 靑年人 ' 不受那 些誘使 他們成 
爲 敗惡習 慣受害 者的人 的誘逼 。 我 們不可 
肴 輕自己 的責任 ' 應 當去幫 助那些 已受害 
者復原 。 我 們怎可 以自稱 基督徒 ' 說我們 

是愛 人如己  ^ 任何 需要幫 助的人 —— 

却不與 他人一 同努力 ' 如何 協助設 立各種 
辦法 ' 幫助 那些沉 淪於酒 精 ' 迷幻 藥或從 
監獄 假釋出 來的人 。 可 是還有 一些人 ' '却 
實際打 擊這樣 的努力 ' 因爲 他們反 對在他 
們中 設立這 些辦法 。 這些 '不 幸的人 需要我 
們 的協助 ' 我 們要準 備成爲 好心的 撒瑪利 
亞人 , 盡可能 予以一 切協助 。 

我 們有多 少人是 Hi 格 的遵守 智慧語 , 但 
却放 縱自己 的偏見 而論斷 别人有 罪的呢 ? 
我 們之中 有沒看 誰是身 爲商人 ' 溫 和有禮 
, 經常 出席敎 會聚會 ; 但却 在社會 上持不 
平等 的眼光 * 人 , 甚 至可能 在待人 接物時 
有 不公平 或不誠 實的態 度呢 ? 

我們眞 正關心 我們的 鄰居嗎 ? 我們探 望 
孤 兒寡婦 及予貧 苦的人 以衣食 慰藉嗎 ? 先 
知阿爾 瑪在他 的時代 ' 肴到 「人民 中極大 
的 不平等 : 有 些人趾 高氣揚 ' 藐 視别人 ' 
不理那 些貧窮 、 無衣 、 飢渴 、 病 痛的人 

我們再 IS 到: 「這 是人民 中發生 悲嘆的 
一 大原因 ' 雖則也 有些人 一… 救助 著那些 
需要 他們救 助的人 , 如分發 他們的 財物給 
窮 困的人 ' 對 飢餓的 人施食 …… 」 ( 阿爾 

瑪書 4  :  12—13  ) 


最近 婦女會 在結構 和計畫 上作了 一些更 
改 , 將更能 使這些 姐妹們 ' 把她們 大部份 
的時間 和精力 , 用來 努力做 好這個 組織建 

立時 的主要 rs 的 —— 就是照 顧錫安 的母親 
和 女兒們 的靈性 、 德性 、 智 力各方 面的福 
利 。 應 敎導她 們福音 , 準備 我們的 各種年 
齡的 女性成 爲更好 的主婦 , 並且對 需要協 
助的 人沲以 同情性 的服務 。 

這 個偉大 組織中 的姐妹 , 毎星期 獻出數 
以千計 的鐘默 , 從事同 情性的 服務; 然而 
仍然 還有許 多生病 , 寂寞或 需要慰 藉的人 
, 我 們沒有 照顧到 。 我們大 家都應 當找尋 
機會 、'幫 助人 , 安慰 我們之 中那些 需要慰 
藉的人 。 我 們不應 忽略這 個責任 和機會 , 
而 只顧一 己尋求 世俗娛 樂和物 質享受 。 

我們 常常藉 口不參 加敎會 的活動 , 包括 
向 鄰居表 示愛心 , 經 常出席 聚會等 ; 却把 
自己比 作别人 , 說自 己也做 到别人 一般多 
,或說 自己並 不輸於 别人。 有些 人說: 「 
我不 去敎會 , 因爲 我不想 做一個 « 善者 , 
像 他一般 。 我不 去敎會 , 但 我仍然 是虔誠 
的 、 有 信心的 , 我 可以在 湖邊或 山頂崇 
拜神 , 與大自 然共鳴 。 」 

聽 聽主怎 麼樣說 : 

「爲 了使你 更充分 保持自 己不爲 世俗沾 
汚 , 你應當 在我的 聖日到 祈禱之 星去獻 』 
你 的聖餐 ; 

「因爲 實在的 , 這 是給你 放棄一 切勞動 
去休息 ' 並向 至高者 獻上你 虔敬的 日子; 

「 然而 要在 所有的 日子和 所有的 時刻於 

正義中 獻上你 的誓願 。 」 ( 敎約 59  :  9- 

U) 

我們 不可以 選擇相 信福音 的哪一 部份是 
眞實的 , 或選擇 遵行福 音的哪 一部份 。 我 
們不可 以把自 己的生 命區分 。 就是 救主所 
說 : 「 -.… 這 是你們 當行的 • 那也 是不可 
不行的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23  :  23  ) 我 們應當 


在& 爲中作 基督待 , 用我們 的日常 生活來 
表 示對主 我們的 神的愛 , 也 表示我 們愛人 
關心人 。 我們 ' 你和我 , 應該整 頓自己 , 
我們不 可做個 僞善著 。 

霍 司狄克 ( 美 國牧師 兼作家 , 1878— 
1969) 觀察到 有兩種 偽飾者 ; 一種 是假扮 
正 入君子 ' 好過實 際本人 ; 一種是 假扮壞 
於自 己的。 我們 所談的 僞飾者 , 是 指前者 
。 我 們常常 着到有 些敎友 , 他們心 裏相信 
, 但却 畏於大 衆意見 , 不敢 站起來 自認。 
這類 偽飾者 的錯誤 , 跟其 他人一 般嚴重 ; 
因爲他 們這樣 , 使别人 難於尊 重我們 , 甚 
至常有 相反的 影響力 , 影響 到其他 敎友的 
生活 , 因 爲他們 以爲我 們會堅 定立場 , 毫 
不猶 豫的發 揚我們 的信仰 。 

唯有在 嚴格努 力遵行 基督的 敎訓時 , 我 
們才 有靈性 的進歩 。 無 論我們 在何處 , 我 
們應 該不畏 懼的堅 守信念 , 遵守敎 會的標 
準 。 人們 也許取 笑我們 , 責 難我們 ; 但他 
們^ 眼瞧 著我們 是否忠 於信仰 。 如 果我們 
做到了  , 他們 因此敬 重我們 。 遵守 崇高的 
If 準 , 不會損 害到有 良知和 公平思 想的人 

不久前 , 我 跟加入 敎會只 數月的 一對夫 
婦 和他們 的小兒 子談話 。 交談中 , 那位父 
親 說他們 已變得 不活躍 , 不再 去敎會 。 我 
問他 爲什麼 。 他 解釋說 , 敎 會的傳 敎士們 
' 是善良 ,美 好, 潔淨、 公義的 好榜樣 ; 
可是 他們在 敎會中 ' 發現許 多人不 遵行敎 
會 的敎導 或他們 所宣稱 的信仰 。結果 '他 
們 很失望 , 因 此失去 對敎會 的信心 。 我認 
爲這 件事給 我們兩 $ 敎訓 : 第一 ' 這是我 
們 的責任 , 要遵 行敎會 的敎導 ' 以 影響别 
人的生 活向善 • 而且 永遠不 可在我 們的曰 
常生 活中矯 飾偽善 , 引 起别人 的疑惑 。 

另一個 敎訓是 : 時 常注意 不讓别 人的偽 
善 態度影 響我們 的生活 , 或引 起 我們的 
念 , 以致 不能按 照福音 的敎導 過生活 。 

我們身 爲敎友 ' 最重要 的是堅 定立場 , 


•110- 


與眞 理和正 義一致 。 我們 已向世 人宣佈 ' 
我們 有荜督 的福音 ' 我們要 反對罪 惡和不 
道德 。 我們 是堅定 如山呢 ? 還 是受風 吹而 

搖擺動 S  ? 我 們爲了 要取悅 於人而 捨棄正 

義嗎 ? 我們只 作口頭 崇拜而 心裏不 敬畏嗎 
?或是 因爲感 到某種 政治壓 力而捨 棄正義 

? 

' 我們 不可以 做約翰 所指的 那種人 : 「雖 
然如此 ' 官 長中却 有好些 信他的 ' 只因法 
利赛人 的緣故 ' 就 不承^ …… 

「 這 是因他 們愛人 的榮耀 , 過於 愛神的 

榮 耀。」 ( 約 翰福音 12:  42-43  ) 


想 想敎會 約有三 百萬名 的敎友 ' 如果毎 
一 個人都 是眞贲 獻身的 * 督徒 ' 毎 日過基 
督陡 的生活 • 不^ 師假扮 ' 而且 是誠賈 ' 
眞誠、 貞潔、 仁愛、 善良、 並爲 人做有 S 
的事 ' 時時追 求善良 ' 可愛 ' 好名 聲或値 
得讚楊 的事時 ' 那麼 ' 對世 界的影 響力是 
何等大 。 

* 我 們聽從 先知們 的話並 賁踐在 生活中 
。 ji 我們 別氾錯 ' 别 ft 古代 的文士 和法利 
赛人 ' 增 加救主 的痛苦 ' 因爲他 們反對 '他 
&, 池賜予 的敎訓 。 這敎 訓加上 '地爲 我們獻 
出 的生命 • 就 使我們 現在得 有快樂 及將來 


有永生 。 我們 不要做 祂所嘆 惜的偽 善者的 

結 局 : 

r 費哪 • 你們的 家成爲 荒場, 留 給你們 ° 

r 我吿 你們 ' 從 今以後 ' 你們 不得再 
見我 ' 直等到 你們說 ' 奉主 名來的 ' 是應 

當 稱頌的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23  :  38-39  ) 

我見 證神是 活著的 ' 耶穌就 是基督 ' 是 
活著的 神的^ 子 。 我知 道福音 已復興 ; 我 
們若遵 行福音 的敎訓 • 就可 得永生 ° 我謙 
卑 的祈求 ' 是奉 主耶穌 基 督的名 ' 阿們 。 


•  U  1  • 


持 有聖職 的權利 


總 會會長 團第二 副會長 
譚以東 會長 


斯  密 會長請 我簡短 的對你 們說。 站 
在聖職 人員面 前向他 們講話 ' 對我 來說經 
常是 一種權 利和一 種鼓舞 , 亦是一 項重大 

責任 。 

斯密 會長幾 乎已向 全體的 麥基洗 德聖職 
人員 講過話 。 我現在 想向全 世界一 羣最好 
的年靑 人講話 , 就是 亞倫聖 職或初 級聖職 
的持 有人。 

我想向 我的孫 兒講話 。 在 我們的 家庭中 
, 我 們有五 位女婿 是持有 麥基洗 德聖職 , 
四位孫 兒持有 麥基洗 德聖職 , 六位 孫兒持 
有亞 倫聖職 , 還有八 位孫兒 正在準 備他們 
自 己去接 受聖職 。 我今晚 想向他 們講話 。 

託 付給年 靑人的 責任中 , 沒有任 何責任 
是 比持有 神的聖 職更爲 重大的 , 那 是託付 
給 他的神 的力量 , 以 便他在 自己所 持的職 
位中 奉祂的 名行事 , 準備他 自己接 受麥基 
洗 德聖職 , ft 享有一 位忠於 聖職的 人所享 
有 的祝福 。 

亞 倫聖職 是十分 重要的 ' 以致主 在適當 


的時候 差遣施 洗約翰 到斯密 約瑟及 考得里 
奥利 佛處賜 與他們 這聖職 , 這頒賜 是在這 
些言語 中完成 : 

「我 的同工 僕人們 , 我 奉彌賽 亞的名 ' 
將亞倫 聖職授 予你們 , 這聖 職持有 天使的 
施助 , 悔 改福音 , 和 爲罪的 赦免的 浸沒洗 
禮 的鑰權 ; 這聖 職永不 再從地 上收回 ' 直 
利未的 子孫再 在正義 中向主 獻祭。 」 (敎. 

約 13°' ) 

持 有聖職 是一種 多麼大 的權利 ' 機會 ' 
和責任 。 正如 斯密會 長對麥 基洗德 聖職人 
員讀 出的盟 約一樣 ' 我們對 聖職是 要負責 
的 ' 因 爲盟約 是應用 於這兩 種聖職 ' 並在 
我們持 有那些 聖職的 範畴內 生效的 ' 並且 
它將決 定我們 的地位 。 

如果 我們在 試煉和 考驗中 會證明 自己的 
話 ' 我們將 有機會 持有這 麥基洗 德聖職 ° 
這有^ 兒像由 小學昇 至中學 及由中 學昇至 
大學 ; 也像 由今生 昇至永 生一般 ° 我們將 
根據我 們生活 的方式 而蒙福 ° 並且 願我們 


被稱爲 , 好 , 你這 又良善 又忠心 的僕人 , 
你 在不多 的事上 有忠心 , 我要把 許多事 
派 你管理 , 可以 進來享 受# 主人 的快樂 。 
」 ( 太 25  :  21  。 ) 

我們持 有聖職 是多麼 幸運的 一回事 。 如 
果你願 意停下 來想想 今日世 上在每 一千位 
年齡 與你相 同的年 靑人中 ,祇 有一 位持有 
聖 職的話 ; 信 此比例 , 今晚 充滿這 禮堂的 
亞 倫聖職 年齡的 年輕人 ' 就 祇有八 人是持 
有亞倫 聖職了  。 那是一 種多麼 大的權 利 ' 
機會 、 祝福 、 和責任 。 

活 着享有 主的靈 和祝, • 及享 有父母 ' 
朋友 、 敎會領 袖及主 自己對 你的尊 敬和信 
賴 是多麼 的重要 ' 尤 其是你 可以淸 白的良 
.心 直視他 們的臉 ' 亦 可從鏡 中直視 你自己 
, 就知道 你一直 過着你 應該過 的生活 。 

主在撒 但被驅 逐時談 及他說 : 

「於 是他變 成撒但 ' 是的 ' 即魔鬼 ' 萬 
II 之父 , 欺騙蒙 蔽人們 • 並 且隨他 的意志 
俘 虜他們 , 凡不聆 聽我聲 音的都 是這樣 。 


•  112  • 


」 ( 摩西書 4  :  4。 ) 

他企 阖試探 我們 每個人 , 由執事 到基督 
本 身的每 一個人 。 你 記得他 如何企 圖試探 
基督 。 他 揀選一 些使者 , 就 是那些 跟隨他 
及 那些在 跋正義 之事時 太過軟 弱 的人 。 這 
些使 者會企 圖指出 一個人 的弱默 , 指出敎 
會 領袖們 的弱默 , 指 出組緻 的弱^  , 及指 
出他們 在任何 時候所 能找到 任何弱 默的毎 
一 處地方 。 並且他 們將說 : 「 不要作 儒夫 
; 不 要胆怯 ;來 罷。」 

我今 日想對 你們年 輕人說 , 沒有 一位遵 
照福音 敎導生 活及榮 耀他的 聖職的 年輕人 
會 對你講 那種話 。 

感謝主 ' '他堅 强得足 以對撒 但說' (; 退去 
罷!」 (太 4  :  10  ) 我希望 我們永 不害怕 , 正 


如在這 世界一 千人中 之一人 去榮耀 我們的 
聖職 。 那 些陷於 引誘之 中的人 , 除 非他們 
ff;j 改 ' 不然 他們時 常是挫 敗及悲 慘的。 

前美國 副總統 安格紐 ( Spiro  Agnew 
) 在某 次到, 力 敎會總 會會長 围時對 我們說 
及 • 他 在楊百 翰大學 中所看 到的一 件有關 

我們年 輕人的 値得嘉 許的事 , 就是 他們都 
非 常自律 ; 而 且他們 似乎都 在追隨 他們自 
己 的興趣 , 就 是做他 們所應 做並樂 S 去做 
的事 。 

我 希望你 們年輕 人知道 那些受 到挫敗 , 
正 在埋怨 , 及 不過他 們所應 過的生 活的人 
是不 快樂的 。 他們 受挫了  。 在惡行 中是沒 
有快 樂的。 他們 有自己 的問題 , 並 且他們 
不 嘗試去 達成任 何事情 。 當 然我爲 他們而 


可惜 , 因 爲他們 不像你 們一樣 的知道 , 我 
們所 有人都 是神的 性兒女 。 他們 不知道 
神 是眞正 活着的 , 而 耶穌就 是基督 ; 也不 
知 道我們 所有人 經由祂 的出生 ,死亡 、;& 
復活 ; 而 今生並 不是尾 聲而是 永生的 開始。 
願我 們所有 人都重 視這些 • 無論 身在何 
處都要 盡力配 稱生活 , 好使 我們能 對鏡自 
瞧而說 : 「感, 谢主 , 我已堅 强到足 以克服 
和 抵抗。 」 對於 那些在 任何方 面有軟 弱., 
抽 烟或使 用任何 這一類 的東西 的你們 , 今 
.. 晚就 成除它 , 並且 要快樂 。 你將 會快樂 。 
主會 祝福你 。 人們會 尊重你 , 你將 會成功 
, 並實 踐你的 義務去 助帶 來人類 的不死 
和永生 。 ( 摩西書 1  :  39。 ) 

願我們 做這些 ' 我謙 卑祈求 , 奉耶穌 « 
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I  13  • 


1971 年 4 月 
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
生命是 永恒的 


永 恆高陞 的第一 課就是 遵從主 的計童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彭 II 泰 福長老 


^^的 弟兄與 姐妹們 —— 在座 的和在 
世 界各地 收聽與 收視的 : 今 天値此 莊嚴而 
偸快 的機會 ' 我 這麼稱 呼你們 ' 是 因爲我 
的信念 ' &神 聖經文 的支持 ' 使我 知道我 
們確 實是弟 兄姐妹 ' 是同一 位天父 的靈性 
兒女。 

我們是 永恆性 的人物 。 前 生我們 是有智 
能 的靈體 。 現在 ' 我 們是過 着永恆 中的一 
部分 。 我們降 生人世 ' 並不 是開始 ; 毎個 
人都 要面對 的死亡 ' 也不 是結束 。 

「 我 們的出 生不過 是一場 睡夢及 一段忘 
懷 ; 與我 們同升 的靈魂 ' 即 我們生 命的星 
辰 ' 

原 來在别 處閃爍 , 

自遠 方而來 ; 
並非完 全遠忘 • 

也非絕 對赤裸 , 
我們 乃是隨 着榮耀 的彩雲 , 

自神處 而來, 那兒 是我們 的家。 」 


( 威 廉渥滋 華斯的 「不 朽宣言 
詩 」 ) 

我們旣 屬永恆 性人物 ' 每 人內在 都有神 
性 的火花 。 我曾 旅遊遍 及大部 份世界 , 到 
過鐵 幕內外 ' 深深地 相信我 們父的 兒女都 
是生性 良善的 。他 們願意 過和平 的日子 , 
他們願 意 做 好鄰人 ' 他們愛 他們的 家庭和 
親人 ' 他們要 改良生 活水準 ' 他們 願意做 
正 確的事 ' 他們的 本性是 善良的 。 同時 , 
我也 知道神 愛他們 。 

我旣是 祂的謙 卑僕人 , 內心深 e 對我們 
父的兒 女的愛 。 我曾在 所謂高 賨處 所或卑 
微 地方遇 見他們 。 我曾造 訪他們 的家庭 , 
並 在他們 的田野 、 他 們的小 ^ 莊 、 他們的 
商店 、 在 世界的 公路上 ' 在 天空中 • 遇見 
他們 。 我曾有 幸在大 小聚會 中與他 們見面 
' 跟他 們在他 們的敎 堂中一 同崇拜 , 包括 
在蘇聯 莫斯^ 一 間擠滿 人的浸 《會 小敎堂 


中 。 

我 再次說 , 我 們天父 的兒女 , 我 的弟兄 
姐妹們 ' 都 是生性 善良的 。 我知道 主愛他 
們 。 同時 ' 因我是 主的謙 卑僕人 , 我也打 
從心底 愛他們 。 不 論你們 在何處 , 願神祝 

福你們 , 親 近你們 , 因爲祂 藉著' 池的 S  , 

是可以 做到的 。 

確實 ' 當我 們旅經 這是非 顛倒充 滿罪惡 
、 誘惑 、 困難的 世界時 • 由於 隨時會 來的. 
死亡及 生命的 不確定 ' 與神 的愛及 神的力 
量 ' 使我 們變得 得謙卑 。 我 們失去 親人時 
' 都覺得 傷心; 但是 ' 也有 値得感 激之處 
' 就是確 切知道 生命是 永恆的 。 感 激那偉 
大的福 音計晝 ' 是不 需代價 的賜予 全人煩 
。 感激 主耶穌 ^督 的敎訓 , 及^ 牲 祂的一 
生 ' 而我 們將在 日 內紀念 慶祝祂 的復活 。 

感激神 ' 主耶 穌从督 的生命 與使命 , ,池 


•115* 


打 破死亡 的桎梏 ' ,池 成爲世 上的光 與生命 
' 祂立 下生活 的榜樣 ' 設下 予全人 類的規 

IKK  。       言 : 

「復 活在我 ' 生命 也在我 ° 信 我的人 ' 
雖 然死了 ' 必復活 ° 

「 凡 活着信 我的人 ' 必永 遠不死 …… 」 
. 約 翰福音 11  :  25-26  ) 

古 代先知 約伯問 ' 「 人 若死了  ' 豈能再 
活 呢?」 ( 約伯記 14  :  14  ) 我的好 朋友美 
國國會 參議員 敏克遜 埃佛烈 ( 1896-1969  ) 
逝 世之前 ' 用 下面的 話予約 伯一個 深刻的 
答 S:  「甚麼 樣的人 能站在 無極限 的門檻 
前 ' 而不 '忖 測分 隔現 實與未 見世界 之間那 
層迷幕 之外的 景物? 

甚麼 樣的人 由於不 可思議 的直覺 ' 知道 
人生將 盡能不 思慮墳 墓之後 將發生 何事? 

甚 麼樣的 人預惑 到奇異 而安詳 的死亡 ' 
知道將 近終^ ' 而能 不想到 永恆的 命運及 
那兒 將有的 一切? 

「數 百年前 , 一直 蒙祝福 得享有 豐富物 
質 的約伯 , 在 發現自 己遭受 到可導 致人喷 
落的一 切傷心 失望後 , 向友 人悲嘆 出那個 
任 何時代 任何時 間都存 在問題 , 『人 若死 
了  , 豈 能再活 呢?』 値 此復活 節季節 , 當 
所有 基督徒 紀念主 的復活 , 求問許 多問題 
的答 覆之時 , 仍然 存在約 伯當年 所問的 , 
『人 若死了  , 豈 能再活 呢?』 

「 宇宙間 若有一 種策畫 , 我們所 生活的 
世界中 若有一 種策畫 , 那麼 ' 就必 有一位 
策畫者 。 任何 人眼瞧 宇宙間 這一切 不可思 
議 的奥妙 , 能 不相信 是有一 番策晝 予全人 
類 ' 及有一 位策晝 者嗎? 」 …… 

「 人 若死了  , 豈能再 活呢? 當然 他將在 
活 , 就像 日以繼 夜一般 的確實 , 像 星辰各 
循軌道 而行那 麼肯定 , 像每 一個海 浪的頂 
端後 必有凹 處一般 確定。 「  (  1965 年 11 月 
8 日 "U.S.  News  &  World  Report- , ) 


是的 , 生命是 永恆的 , 我們 在今生 之後將 
將繼镄 活着; 但許 多時候 , 我們忽 視了這 
項^ 本的重 大眞理 。 

我們 的喜愛 , 常着 重於無 價値的 將湮沒 
的事物 。 世俗 的財富 , 不過 是用來 供給我 
們 在此人 生學校 中的宿 食而已 。 所以 , 我 
們應 將金銀 、房 屋、 牲畜、 土地、 或其他 
世 俗財產 , 匱於各 自的適 當位匱 。 

是的 , 這 只不過 是一個 暫時的 寄居所 。 
我們 在此學 習導致 高陞的 第一課 —— 服從 
主的福 音計畫 。 

是的 ' 死 tf 隨 時降臨 ; 但 賁際上 並無死 
亡此事 —— 沒有永 遠的離 别,。 復活 是肯定 
的 , 經 文中充 滿證據 。 幾乎 就在主 的光榮 
復 活之後 , 馬太 記錄着 : 

「墳墓 也開了  , 已 睡聖徒 的身體 , 多有 

起來的 。 

「 到 耶穌復 活以後 , 他們 從墳墓 裏出來 
• 進 了聖城 ' 向許多 人顯現 。 」 ( 馬太福 
音 27  :  52—53  ) 

使 徒約翰 在拔摩 島上, 「肴 見死 了的人 
• 無 論大小 , 都站在 寶座前 。 」 ( 啓示錄 
20  :  12  ) 我們 可以引 述無數 類似的 古代現 
代的神 聖經文 。 

靈 的世界 並不遠 。 有時候 , 今生 與永世 
之間的 那層幕 非常薄 。 我們 的已逝 親人離 

我們 並不遠 。 一位 偉大的 靈性領 袖曾問 , 
「靈的 世界究 竟在何 處呢? 」 然後 他自己 
回答這 問題' 「就在 此地。 」 「靈 越過了 

這個有 組織的 地球的 界限嗎 ?沒有 ' 他們 
並沒有 。 他們被 帶來這 個世界 ' 目 的就在 
永遠於 此。」 「 一… 當靈 離開軀 體時' 
他們是 到我們 的父上 帝面前 ' 準備 好可以 
看見 , 聽到及 了解靈 性的事 一… 若 主允許 
它發生 ' 是 因爲祂 的意旨 要完成 這件事 ' 
你們 即能夠 看到巳 離世的 S • 就像 你們現 
在 用肉眼 肴到人 體一般 的淸楚 …一 」 ( 「 
楊百輪 講演集 第三卷 367— 69 頁 」 ) 


是的 , 生命是 永恆的 。 所以 , 

「 今 日 天空 雖陰沈 , 
明日將 成蔚藍 ; 
當 所有陰 S 消散 , 
神 國將大 放光明 。 「 ( 無 名氏作 ) 

死亡像 甚麼? 美國 國會參 議院牧 師馬歇 
爾彼 得博上 ' 曾講述 一件簡 單的事 : 

某 家的獨 子是個 小男孩 , 患上不 治之症 
。慈 愛的 母親經 年累月 的細心 照顧他 , 但 
病情未 見起色 。 孩 子雖小 , 却漸漸 明白死 
亡 的意義 ' 也知道 自己不 久將死 。 某天 ' 
母親 唸亞瑟 王和圓 桌武士 的故事 給他聽 , 
當 她合上 書本時 , 他 一時不 聲不响 , 然後 
才 吐露心 底的一 個問題 : 「媽媽 , 人死時 
像 甚麼? 痛嗎? 」 淚 水盈眶 , 她突 然地站 
起來 , 飛跑 進廚房 , 假裝去 拿甚麼 。 但一 
路心 中默禱 , 求主吿 訴她怎 樣答此 一問題 

。她立 即知道 怎樣向 他解釋 , 於是 從廚房 
走回 房間時 ,就 說, 「  « 里斯 , 你 記得你 
小 的時候 , 玩 得太累 • 來不及 晚衣服 ' 一 
頭 倒在媽 媽床上 , 就 睡着了  。 第二 天一早 
醒來 , 却驚奇 的發現 你是睡 在自己 床上。 
因爲 夜裏爸 爸用他 那强大 的手臂 , 抱起你 
, 玫你 在床上 。 里斯 , 死 亡就像 這樣的 
' 因爲主 愛我們 ' 於是某 1 天 醒來時 ' 發 
現你 自己在 你所歸 屬的房 間中。 」 孩子抬 
起 亮閃閃 的面孔 , 望 着母親 , 吿訴她 , 他 
不 再懼怕 ' 而 是滿心 懷着信 賴與敬 愛去會 
晤天父 。 從此 他再沒 有問過 。 幾 星期後 , 
他一 睡不起 ' 就像她 所說的 , 死亡 就像這 
樣。 (參 閱馬 歇爾凱 德珍著 A  Man 
Ca-  lied  PeteT  \  ) 

是的 , 生命是 永恆的 ' 死 亡並不 是結束 
。復 活節 時最適 合的事 ' 就 是把我 們的思 
想 , 轉向 主耶穌 « 督的復 活的光 榮事件 。 

就 像我曾 經多次 感激的 作見證 —— 

我知道 耶穌就 是《督 —— 是世界 的救主 
和 救贖主 —— 是神 的兒子 。 酏是出 生在伯 


•116* 


利恆 的聖嬰 ' 祂在人 間生活 , 在世 人中傳 
道 。 祂 被釘死 在髑髏 山的十 字架上 , 在第 
三 曰復活 。 

天 使對墳 S 邊 « 心驚 懼的婦 人說, 「... 

…爲甚 麼在死 人中找 活人呢 ?他不 在這裏 

' 已經 復活了  ° …一 」 ( 路 加福音 24  :  5 
一  6  ) 歷史上 再沒有 甚麼' 《 言可以 比美天 
使的話 ' 「 他不 在這裏 ' 已經 復活了  。 」 

沒有 其他一 種單獨 的影响 ' 比得 上耶穌 
MS 督 的一生 ' 在這個 世界引 起這麼 重大的 
撞撃 。 我們不 能設想 ' 我們 生活中 若沒有 
祂 的敎訓 將怎樣 。 沒有 *  ' 我們就 會居於 
受物質 和肉慾 支配的 * 暗與 畏懼中 ' 就會 
迷失在 無數種 信仰與 崇拜的 蜃樓裏 。 我們 
離 祂爲我 們所訂 下的目 (S 尙遠 ' 但 我們永 
遠不 可忽視 ' 或 者忘記 ' 設若 不是祂 的敎 
訓 、 祂 的一生 ' 祂的 死亡及 的復活 ' 我我 
們 是不可 能向上 爬到那 光明完 全之境 。 

願 神促成 那一日 '即 每一 處的人 都將接 
受祂 的敎訓 , 祂的榜 樣和祂 的神性 , 也接 
受祂的 光榮復 活爲眞 實的事 。 祂的 復活爲 
全人類 打破死 C: 的枷鎖 。 

是的 , 我們 必須一 再學? I  , 唯有 藉着接 
受 與遵從 主所敎 導的愛 的福音 , 唯 有藉着 
遵行祂 的旨意 , 我們 才能打 破綑綁 我們的 
無知 與淸疑 的束縛 。 我們必 須學習 這項簡 
易光榮 的眞理 , 以便 能夠於 現在及 永恆樂 
享靈 性的甜 蜜喜悅 。 我們必 須竭力 遵行祂 
的旨 意而忘 記自己 , 我們必 須置祂 於我們 
生活中 首位 。 是的 , 我們 若與鄰 居分享 
祂的愛 , 我們 的祝福 將增加 無數倍 。 

我們 已相當 遠離加 利利的 人子所 爲我們 
設下 的道路 ' 我們已 相當失 敗於個 人意圔 
克服 世俗的 鬥爭中 ; 但是 ' 我們 仍有' 地的 

幫助' 6 


「 你們 心裏不 要憂愁 …一 你們若 奉我的 
名 求甚麼 我必成 就'」 祂 曾再三 up«w:H'o6 

& 我們大 家.。 

「 我不撇 下你們 爲孤兒 …… J 

「 我留 下平安 給你們 . 我 將我的 平安賜 

給你們 。 」 ( 約 翰福音 14  :  1    '  14  '  18  ' 

27  o  ) 

從一個 小孩子 的甜蜜 祈禱中 , 從 那些讓 
福音透 入他們 生活的 人的默 默持久 的信心 
中 ' 可以感 覺得到 * 的慰 藉之 S  。 我們能 
從 自己的 祈禱中 認識祂 , 能 從那些 曾肴見 
祂 • 認識 祂與 感到祂 之存在 的人的 神聖而 
厳 謹的見 II 中 知道祂 ' 眞 是無價 之恩賜 。 

我 的弟兄 姐妹們 • 在此 * 復活一 千九百 
多年前 復活節 即將來 臨之際 , 我鄭 重的向 
你們 見證 ' 我知 道耶穌 《 督是 活着的 ' 
祂確實 從死亡 中復活 ' 我 們也都 將如此 。 

'池 就 是復活 與生命 。 

祂 復活後 , 曾在 舊大陸 向許多 人顯現 。 

根據 現代神 聖經文 , 在祂昇 天之前 , 曾 
三日 在美洲 —— 新大陸 與祂的 「另 外的羊 
」 在一起 ' 之後一 直活着 到如今 。 

我現 在引述 先知期 密約瑟 與雷格 登瑟耐 
在 一八三 二年二 月十六 日 所見 的一個 異象: 

「現在 , 在對於 祂所做 的很多 見證後 , 
最 後這是 我們對 祂做的 見證: 就是祂 活着! 

「因 爲我們 看見祂 , 確在 上帝的 右邊; 
並 且我的 聽見聲 音作見 證說祂 是父 的獨生 

子 —— 

「 諸世界 現在和 過去都 是被祂 , 經祂 , 
並由祂 釗造的 ' 其上 的居民 都是上 帝所生 
的 兒女。 」 ( 敎約 76  :  22-24  ) 


「 …一 這離 你們被 接升天 的耶穌 ' 你們 
見他 怎樣往 天上去 ' 他還要 怎樣來 ° 」 
( :使 徒行傳 1    :  11  ) 

是的 • 我的 朋友們 ' 耶穌就 是基督 ° 祂 
是 活着的 ' 祂的 確打開 了死亡 的桎梏 。 祂 
是 我們的 救主和 救睛主 ' 祂是神 的兒子 ° 

一如聖 經經文 所申言 ' 祂將再 次來臨 : 
是的 , 就是這 位耶穌 ' 已 於現代 來到世 
界 ° 復 活的^ 督 —— 這世界 光榮的 ' 高陸 
的神 ' 在父神 偕同下 —— 於 一八二 〇 年向 
少年 斯密約 g 顯現 ° 這 位耶穌 1 曾 是亞伯 

拉罕、 以 fir* 雅 各和摩 西的神 ' 是世界 
釗造者 ' 已在 現代臨 於世界 ° 父神 以下列 

言語介 紹祂給 斯密約 S :  「違是 * 的愛子 

' 聽栊说 ! 」 ( 斯 密約瑟 的寫作 2  :  17  ) 

父上 帝與其 子耶穌 茌督向 少年先 知的顯 
現 ,是自 從主復 活以來 ' 發 生於世 界的最 
重 大亊件 。 我 們身爲 復興的 耶穌基 督敎會 
的敎友 , 謙卑 的感恩 的向全 人類作 此見證 
。 這 信息是 給全世 界人類 的信息 • 是眞理 
, 是給 我們父 的所有 子女的 。 敎會 在世界 

各 地的三 百多萬 名敎友 , 向你 們作此 8 &重 
的見證 。今 日, 成千 上萬名 虔誠忠 信的傳 
敎士  , 正在世 界各國 , 把這 項非常 重要的 
信息帶 給你們 。 耶穌就 是基督 , 是 全人類 
的救主 , 是 世界的 救睛主 , 是神 的兒子 。 
祂是 這個世 界的神 , 是在 父那裏 的中保 。 

今日 , 二萬 多名眞 理傳敎 士使者 , 及^ 
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—— 摩 門敎會 —— 的 
三 百多萬 名敎友 , 作 此見證 : 神已 再次從 
天 上說話 , 耶穌 * 督巳向 人顯現 , 復活是 
眞 賁的。 

今天 , 我提 出此眞 理信息 本身所 作的見 
證 , 再加 上我自 己對它 的見證 ' 是 奉耶穌 
« 督的名 • 阿們 。 


•  1  17  • 


你 究竟往 何處去 


爲現 在的時 機作準 備也爲 * 恆 的將來 作準備 

+二使 徒議鲁 

伊立 察長老 


我親愛 的各地 的弟兄 姐妹們 : 

^^星 期前 , 我們 幾個人 在討論 , 甚 
麼東西 最能吸 引飛機 塲中匆 忙來去 的人一 
一 他們來 往各處 , 各有各 的目的 。 我立刻 
想 到常引 述的幾 個問題 : 我 們從何 處來? 
爲甚麼 在這兒 ? 將往 何處去 ? 或者 稍爲改 
變一下 : 你究 竟往何 處去? 或者加 上一句 
: 你 究竟要 甚麼? 

我 們一生 中大部 份時間 , 忙忙碌 碌地幹 
活 ' 簡 直沒仔 細去想 我們將 成爲怎 樣的人 
, 或 甚麼事 最要緊 。 

有時候 ' 我們一 心一意 去追求 ' 我們以 
爲 必須有 的東西 ; 但一旦 到手時 ' 却發現 
並 不如想 像中的 了不起 <■ 

於是 ' 時 日過去 ' 老大 徒悲傷 。 甚致當 


我們 尙年輕 , 却 以爲自 己已老 。 

可惜 , 今年 的一部 份時間 又已經 過去了 
, 也許 我們是 浪費它 而在追 尋一些 沒甚麼 
了不起 的事情 。 這令 我想起 羅斯金 志昂說 
他 曾有的 一個夢 : 

「我 夢見, 」 他說, 「我 參加一 個兒童 
同樂會 一… 那兒 …… 有. 一位 聰明和 善的主 
人 -… •• 供給 各式各 種娛樂 。 孩子們 在廳堂 
和花園 中玩耍 , 毫不 在乎怎 樣消磨 快樂的 
下 午時光 …一 有音樂 …… 有 各種趣 味的書 
籍 …一 一個 工作室 …… 桌子 上堆滿 可口的 
食物 一… 及孩子 們想得 到的一 切趣事 …… 

但是 , 忽然 其中有 二三個 「實際 」 勲的孩 
子 ' 想拔 去釘在 椅子上 的那種 銅頭釘 , 於 
是便 動丰拔 。 一會兒 , 幾 乎所有 的孩子 , 


都竭力 用小手 指去拔 銅頭釘 。 他們 拔出了 
幾個 , 但還 不滿足 ; 於是 , 人人都 想要別 
人 所有的 。最 後, 那幾 個最實 際最敏 ^的 
孩子說 , 當天下 午其 他甚麼 事情都 不好玩 
, 只有拔 銅頭釘 最好玩 。 …一 桔果 , 他們 
互 相爭鬥 , 你 搶我奪 , 想得 到更多 銅頭釘 
一… 雖然他 們知道 , 他們每 人只可 以帶一 
枚銅頭 釘離去 ; 、但 是 , 他們 爭的是 誰有最 
多 銅頭釘 ? …一 我要 有你的 那麼多 , 否則 
• 我便 不會安 心回去 。 因爲 他們吵 得太厲 
害 , 我便 一驚而 醒過來 。 我想 , 對 小攻子 
' 這樣 的夢是 多麼不 眞實… 该子 永遠不 
會做這 種蠢事 ,只有 大人才 會做。 」 

我 沒有做 過羅斯 金的那 樣的夢 , 但是 , 
我也 曾無數 次祈禱 , 思量和 探索這 ft 的事 


•118* 


親 愛的年 f'i'. 朋友 ,親 愛的年 朋友, 你 
究竟 何處去 ? 你 究竟要 甚麼? 

幾 個月前 , 一個老 朋友去 (!!: , 我 在他的 
W 禮上致 ,,"1  。 我«得道1^  • 他沒有 許多頃 

世 之物; 但是, 他的一 個係圮 說', 「祖父 

毎星 期跟全 家人相 * 一次 , 包 w 所有係 a 
在內 ' 他敎 導他們 福言- 。 他從 來不是 消搔' 
的 ' 他表 達信心 和鼓勵 ' 我們之 間沒有 『 

代^』 。 」 

我想 ' 如果在 我今生 結束時 , 能 有一名 
孫 兒這麼 誠懇的 稱讚我 , 我 將感到 十分滿 

足, 高興 。 

他也想 到世界 上有許 多地方 , 千 千萬萬 
的人 ' 沒 有機會 學習識 字寫字 ; 我 又想到 

, W 外的一 些地方 , 靑年 人退學 , 輕硯這 

樣的 機會。 在 今日這 種愈來 愈要求 專業, 训 

練 • K 格和技 * 的 世界上 , 他們究 竟以爲 
他們能 往何處 ? 

我親愛 的年輕 朋友們 , 每一日 都是永 ft: 
的一 部分。 今日 今時發 生的事 , 有 永遠的 
畫要性 。 

我呼 顢你們 , 不 論你是 在何處 , 要爲目 

前 等待你 的機會 作準備 , 也要 爲永' R 的將 
來作準 ii  ,艾 略特薛 治說: 「對於 不知利 
用機 會的人 , 機會有 甚麼用 ?  J 

自然 W 法 , 神的 W 法 , 和生命 的律法 , 
是 相同的 , 也是 以全力 在運行 。 我 們生活 
在 規律的 宇宙中 。 冬去舂 必來 ' 是 信得過 
的 。 明 天早上 陽光將 再升起 ' 也是 《 得過 
的。 

道義律 法和茧 性律法 ' 亦以全 力運行 ' 
這 也是信 得過的 。 我們 都知道 ' 怎 樣的生 
活方式 ' 將 有怎樣 的結果 ' 别 * 任 何人對 
你說 , 人有 權利' 或力量 廢止神 的誠命 • 或 
置 之不理 。 誡命是 實際的 ' 重要的 ' 是生 

命的 一部份 , 因爲 它們涉 及建康 、 快樂 、 
平安、 誠實、 道義' 潔淨' 美好、 及有關 


生命的 其它一 切事。 

我親愛 的朋友 ' 如 果有人 對你說 , 你可 
以不 理神的 誠命& 其桔果 一一 如果 有人疼 
樣 對你說 ' 你 就知道 ' 說話 的人不 是不了 
解眞理 • 就是 不對你 說實話 。 

神賜予 我們美 沙作用 的身心 , 應 該善於 
利用 ' 終 生享受 。 損害其 « 識 ' 毀 損其作 
用 ' 或 不好好 照料它 ' 沉 迷於破 壊 身體 、 
酼 痹思想 、 摧毀 《性 等物質 中的人 ' 確是 
一個 不智和 邪惡的 « 子。 對人無 S 的東西 
' 人就不 應取用 。 人也不 應做無 S 的事 。 

違背生 命律法 , 不^ 身 體受損 , 心智與 
^性 也受 ft 罰 , 內心深 感不安 。 朱文 ^闳 
說 : 「所有 ff 罰中最 厲害的 • 是在人 自己的 
良心 法庭上 ' 有罪 的人無 法逃避 。J 

我 們應當 過着我 們應有 的生活 , 不只是 
爲 翠悅神 • 或是取 悅我們 的父母 ' 而是爲 
自己 的好處 。 因爲神 給我們 的每一 條誡命 
• 毎一 項要求 • 都 是爲了 ft 們的 幸福 ' 我 

們的健 it 和平安 與進歩 。 哦 , 我親 愛的年 
輕 朋友們 , 即 使只是 自私性 的專爲 自己打 
算 , 遵守神 賜我們 的誡命 也是聰 明的。 

除了注 s 身體外 , 也要 注意心 s 不受汚 

染 —— 提防那 些倡導 色情文 學的人 ' 他們 
爲 着利益 或其他 目的, 用猥 2 惡劣 的圖畫 
或文字 , 充塞人 的頭腦 。 

當然 ' 我們 可用一 些現成 的方法 ' 抗 II' 
這 些邪惡 、 如 果我們 任由這 種邪惡 發展時 
, 它 將無限 的蔓延 ' ™ 變成愈 猖镢愈 邪惡。 

我們 有責任 保護孩 子的天 眞無邪 和誠實 
。 除開 呼顢注 意身體 的汚染 外 , 也 應該同 
樣 關心靈 性與心 智及道 德方. 面的 汚染 。 我 
們對身 體汚染 問體的 關心的 確不會 比關心 
人 類心智 靈性的 汚染來 得迫切 。 

生命 過程中 , 有兩 件事是 値得注 .琶 的 : 
防避 的力量 與悔改 的力量 。 

爲甚麼 違背生 命律法 ? 爲 甚麼陷 入不健 


康及 不快樂 ? 爲 甚麼要 昧著良 心生活 ? 想 
想我 們過應 該過的 生活時 ' 所能避 » 的一 
w(s 心 • 虚度 和痛悔 。 任何 人不能 妄顏事 
情之 後果。 西 席地密 爾說: 「我們 不能破 
壊 …一 誠命 ' 只是違 背它們 而破壊 自己。 
m • ^我 們考^ • 遵行和 敎導防 避的力 
s 。馬 克期奥 瑞利阿 斯說: 「如果 是不對 
的事 , 不 要去做 ; 如 果是不 寅的話 ' 就不 
要說。 」 

萬一 我們沒 有做到 這方面 (上天 feg 助我 
我們 做到的 ) ' 那麼' 壤我 們回頭 ' 全心 
轉 向悔改 的力蓊 。 犯 錯的. 重担確 實難當 。 
我聽到 李海樂 會長說 ' 世界 上最重 的担子 
• 就是罪 的重枏 。 很可惜 ' 許多人 —— 不' 
論 年輕或 年長的 一一 却悲 慘的背 負 着這種 
重担 • 終日 懊悔爲 何當初 作壞事 。 

感 激神賜 予悔改 的原則 , 感激有 一位瞭 
解我 們的父 ' 祂向 我們保 is  ' 只要 悔改是 
誠懇的 , 祂 將接吶 我們的 悔改 。 祂這 樣說: 

歌唱 的男孩 

他在 鄉間小 店工作 

工作時 間單調 而冗長 

然而 以高歌 , 提昇 每種煩 悶瑣事 

至歌聲 的銀翅 。 

他 尙未滿 14 歲 
但他似 乎已知 
如何 以聲音 和熱情 
賦 與乏味 的家務 事生氣 。 

於是他 以歌唱 
和主日 學常唱 ^詩 
作爲建 • 虹 的工具 
爲他自 己建立 高超的 事物。 

他的 生乎沒 什麼豐 功偉業 

然 而由於 他已知 道要成 爲何人 

便轉 而追求 

導致永 恆 的途徑 和話語 

「假 如一個 • 人悔改 他的罪 , 你們 可以由 


•  T 19  • 


lit 知道一 即营啊 ' 他 罪並 紊絶罪 。 J 

r  一… 已經 to 改他的 罪的人 , 他 就被赦 
免 • 並且我 ' 主 • 不再記 住那罪 ° 」 (敎 

約 58  :  42—43  ) 

這是你 可以信 得過的 。 哦 ' 回 轉來吧 ' 
別走 上那條 無人眞 正想走 的道路 , 回頭踏 
上那 將帶給 你平安 、自 尊、 潔淨和 內心寧 
Af 的 大道吧 。 我不妄 言知道 天父的 計晝與 
目 的等的 時間表 , 但 我知道 , 毎個 人回頭 
而 開始走 應該走 的道路 的時間 , 就是 現在。 

我們 究竟要 往何處 1  ? 當 我們慶 祝活着 
的救主 的誕辰 的時節 , 我們 應記住 神聖的 
^畫與 目的; 因爲時 間一到 , 我們 將離開 
這短促 的今生 , 往那確 實有的 永生中 , 那 
兒有無 限的永 恆 , 有 我們的 親人同 在., 永 


永遠 遠與我 們同在 。 這是 我們父 的計, 畫與 
目 的 。 也就是 爲甚麼 • 我們 應知道 往何處 
去 ' 和爲何 要' 池的福 音吿, 化我們 如何去 
到那 « 是如此 收關緊 。 

^激 神賜 給古代 和現代 先知們 的啓示 , 
'感. 激 神沒有 抛下我 們衝處 。 '池 告訴 我們的 
事 ' 多於 我們巳 遵行的 ' 我 們侍奉 祂和遵 
守祂的 誡命時 ' '池 將吿 ^我們 更多。 

我親愛 的各地 的朋友 , 我 留下見 II 給你 
們 : 我知 道神是 活着的 , 這位 父神按 照祂 
的形像 造我們 ; 祂差 遣聖子 ' 我們 的救主 
' 來 向我們 顯示生 命之道 , 拯救我 們脫離 
死亡 ; 諸天 已開啓 ' 巳再次 帶來完 整的福 
音 • 拯救和 使全人 類高陞 。 只要 我們願 意 

• 這 就是神 的目的 : 促成人 的不死 和永生 .0 


我知道 我的救 眙 主是活 ^的。 祈求 祂的 
平安 與祝福 ' 臨於 世界各 地的人 ' 奉我 n 
的 主和救 主耶穌 督 的名, 折求 , 阿們。 

L     羅斯 金約翰 一一 英國大 作家及 評論 . 1819  - 
1900 摘自 「 小銅 頭釘 」 。 

2.  歐立德 一一 英國小 說家伊 《 斯 瑪利安 的筆名 . 1819 
一  1880 年 ; 摘 自戲劇 *t*f±a  。 

3.  朱 文諾阚 一一 羅 馬諷刺 文學作 60— 140 年; 摘 自諷刺 
者 ' 第七卷 。 

4.  西席 地密爾 —— 篾 影作家 及作者 . 1881  — 1959 年 ; 
錄自 1957 年於^ 百 翰大學 開學典 釅講辭 。 

5-  馬 SWi 奥瑞 利阿期 —— 羅 馬君主 ' 121  — 180 年 ;摘 
自 沉忍錄 ' 第七卷 17 段 ' 第 63 行 。 


120 


若不 是耶和 華建造 房屋… -」 

幸福永 恆婚 姻的四 座基石 


我  親愛 的弟兄 姐妹們 , 我謙 卑求取 
聖靈 的指引 。 

現在 是四月 • 一年 中最光 择璨爛 的時節 
• 因爲大 自然已 甦醒。 這是 作應許 的季節 
• 是 美麗的 好時光 , 是戀愛 的時節 。 

今 天早上 ' 我注意 到一位 文雅的 靑年和 
一 位美麗 的少女 , 手 拉手進 這座建 築物。 
她的 手指上 戴着一 枚攢戒 , 我猜 想他們 
'不久 將結婚 。 也許 還有其 他千萬 對靑年 ': 
在四 月五月 六月這 季節裏 ' 也將先 後結婚 

於是 ' 我回 愴起一 對這樣 的靑年 ' 多年 
前 ' 他們 來要求 我爲他 們主持 婚禮。 我姑 
且稱 他們爲 田和蘇 。 他們是 一對有 極大應 
許的男 女靑年 。 他們 來自良 好家庭 , 曾接 
受高 等敎育 。 他們彼 此深深 的相愛 。 那項 
婚禮 是如此 的美麗 '' 應該是 永遠不 會忘記 
的 , 因 爲是在 神的聖 職權柄 下而永 恆結合 
的。 

許多 年過去 , 家庭 中先後 添了三 個孩子 
。 從外 表上看 • 他們 的確是 一個快 樂幸福 
的家庭 ; 但 是最近 , 田 和蘇再 來見我 ,這 
次是 個别的 來見我 。 他們沒 有笑容 , 只有 
眼淚 , 來談 離婚 。 昔 日 所說深 切的愛 a  , 

現在已 成爲吿 發詞。 眞正 令人難 以相信 ! 
就 像脊季 初暖的 日子後 , 驟 然起了 一塲三 
月的 暴風雨 。 

「 孩子 們怎樣 ? 」 我問 。 蘇回答 寧可分 


+二使 徒議會 
興 格萊戈 登長老 

居 ' 以 免孩子 們經常 聽到他 倆爭吵 ° 她說 
' 孩子們 已夠大 ' 懂得 他們爭 吵時的 惡言' 
相向 ; 他們非 常敏感 ' 這種 釗傷會 留下醜 
惡 的傷痕 。 

田跟 蘇之間 發生了 甚麼事 ? 千萬 名像他 
們這 樣的人 發生了 甚麼事 ? 爲甚麼 這個國 
家中 ' 大約 三分之 一或四 分之一 的婚姻 ' 
以離 婚收場 ? 

在美國 ' 毎 一年有 十萬 對夫 妻離婚 ° 
他們是 約莫五 十多萬 個孩子 的父母 ° 這個 
國家中 ' 有約 六百萬 成人是 已離婚 或分居 

的。. 

雖 然在某 些地方 ' 很 難離婚 ' 但 也不是 
絕對 辦不到 ' 顯見 有同樣 的病症 —— 同樣 
的 苛責求 ; 分居 ' 遺棄後 —家 庭不幸 ; 
和腐 蝕邪惡 ' 不 道德不 合法的 關係等 °  ' 

這就 是堆積 如山的 少年犯 罪的可 悲原因 
之一 : 千百萬 兒童來 自沒有 倫理愛 護的家 

庭 ' 因之毫 無家庭 安全感 ° 這也是 我們龐 
大 的社會 救濟重 担的根 本原因 ' 吞 滅數以 
億萬計 的金錢 。這也 是否定 神自起 初就訂 
立的那 種家庭 ° 只 有傷心 與失敗 ° 

我不打 算更進 一步^ 論這個 問題, 因爲 
一切已 很明顯 。 我希 望略談 一下如 何防止 

這 種悲劇 。 

對於 那些滿 心快樂 , 夢想 結婚和 建立家 
庭的人 , 在此我 要重覆 古時的 一句話 : 「 


若 不是耶 和華建 造房屋 ' 建造 的人就 ffi 然 
勞力 …… 」 ( 詩篇 127:  1) 

,可 以讓我 迅速地 提供四 座基石 ' 以便在 
其 上建造 這所房 屋嗎? 當然還 有其他 ' 不 
過我選 擇强調 這四項 ' 它們 來自耶 穌基督 - 
的福音 。 它們 是不難 暸解的 ' 也 不是難 遒 
行的 。 只要 你們略 爲努力 ' 就可以 做得到 
。 我 可以答 應你們 , 如果你 把理想 中的家 
庭建築 在這些 基石上 ' 那麼 ' 婚姻 生活的 
危機就 必消失 ' 你們 彼此之 間的互 愛將曰 
易增强 , 你的 兒女和 兒女的 兒女將 因你蒙 

m , 你將在 今世及 永生獲 得快樂 。 

第一 項我稱 之爲彼 此尊重 。 要把 你的伴 
侶 , 當作 世界上 最寶貴 的朋友 , 而 不是一 
種 佔有物 , 强 逼他適 合自己 的怪癖 或奇想 

赛珍珠 寫道, 「愛 是不能 勉强的 一… 來 
自天庭 , 不 須求取 , 也無 須找尋 。 」 ( 

The   Treausre    Chest,  P.  165  ) 

這項 尊重來 自認識 我們每 一個人 都是神 
的兒女 , 多少 具有祂 的神性 。 每一個 人應. 
予 表示和 培養他 的才能 , 應 得寬容 、 容忍 
' 暸解 、 禮 待和關 懷體貼 。 眞正的 愛並不 
是羅 曼蒂克 , 而 是渴切 的關懷 對方的 一切。 

婚姻 中的伴 侶關係 , 容易 傾向於 平凡或 
沉悶 。 如果 男人能 偶而反 省一下 , 他身旁 
的賢 內助是 神的一 個女兒 , 與他共 同從事 


•  121  • 


偉 大的創 造埕序 ' 而帶來 ,池 的永假 目的時 
, a 樣 ' 就能 確保一 種崇高 和感動 人的地 
位 。 女人也 要常常 反映出 對丈夫 的愛心 ' 
發掘 人性中 所秉陚 的神性 ' 知道那 是上帝 
的 毎一個 兒子都 具有的 ; 導 樣 • 就 能夠對 
他敬重 、 愛^ 和鼓勵 。 我知道 , 沒 有其他 
方法 ' 比這 個辦法 更切寅 ° 這 種行動 ' 就 
能培養 彼此之 間的激 賞與愛 護敬重 ° 

我要 講的第 二件事 很簡單 ' 但我 認爲它 

是 一項基 本要素 。 因 爲要找 一個铰 好的名 

詞 ' 我稱. 它爲 「  ® 答柔和 J  ° 
古 語云: 「回答 柔和' 使怒 消退。 J( 

康言 is:  i) 

我 們若柔 言細語 的說話 ' 很少會 發生煩 
惱 。 只 有在提 高聲調 ' 火花 飛揚時 ' 才會 
小 題大做 ° 我 認爲經 文中所 描寫的 ' 先知 
以利亞 與巴力 的衆祭 司比賽 這件事 ' 有非 
常 的意義 。 經文 中記載 ' 「 …… 有 烈風大 
.作 , 崩 山碎石 ' 耶和 華却不 在風中 。 風後 
地震 , 耶和 華却不 在其中 。 

地震 後有火 , 耶和 華也不 在火中 。 火後 

有微小 的聲音 。 」 ( 列 王紀上 19  :  11-12) 

天上 的聲音 是微小 。 所以 , 家庭中 安《 
寧的聲 音也應 該是微 小的。 

婚 姻關係 中需要 大量的 紀律、 不 是對伴 
侶 , 而是對 自己。 

麥基 奥大衞 會長曾 這樣忠 吿作父 親的或 
將 要爲人 父的。 他說: 「父 親能爲 子女做 
的最大 一件事 ' 就是 讓子女 們知道 他薆他 
們的 母親。 」 

如果 夫妻雙 方能培 養溫柔 的談吐 , 而且 
父母 也這樣 輕柔的 對子女 說話時 , 家庭中 
必定 更安寧 , 兒女們 的生活 必定更 有安全 
感 , 也 將更少 有離婚 、 分居 等不幸 , 而有 


更大 的幸福 與愛護 。 

保羅說 :. 「• 一… 你們作 父親的 , 不要惹 
兒 女的氣 」 ( 以 弗所害 6  :  4  ) 

我 重覆說 , 家庭安 寧的聲 音是溫 * 的聲 

。 

現在 , 我要 講到建 立堅定 和幸福 家庭的 
第三 項基礎 。 我 稱它爲 「 忠 於神及 夫妻彼 
此忠實 」 。 

一& 聰明的 富經驗 的律師 ' 也. 是顧問 & 
敎 會領袖 ' 某次 對我說 ' 他認 爲金錢 是引, 

不 惊快婚 姻的主 要因素 ' 悲劇的 結局也 
是 因它, 造成 。 

我起始 所提到 的那個 ¥輕 朋友' 說他的 
妻子奢 侈浪費 。 她却 沈痛的 吿訴我 ' 他吝 
嗇 , 賺的 錢又少 。 他們分 文計較 ' 以致腐 

養 4 了他們 的愛情 。 

我相 信最好 的辦法 , 要得 最豐富 的收獲 
' 就是 建立家 庭的人 ' 遵從 神藉着 先知瑪 
拉基 所予以 色列人 的誡命 : 「 …… 你們要 
將當 吶的十 分之一 ' 全然送 入倉庫 ' 使我 
家有糧 ' 以此 試試我 ' 是否 爲你們 敞開天 
上 的窗戶 ' 傾福 與你們 ' 甚至無 處可容 。 

」 ( 瑪 拉基書 3  :  10  ) 

婚姻常 帶來許 多應盡 的義務 。 對 於你們 
• 我 的年輕 朋友們 ' 我 應該提 醒你們 ' 首 
要的義 務便是 忠於神 ' 忠實 的交付 什一奉 
獻和其 他捐獻 。 你們將 需要祂 的祝福 ° 哦 
, 你 們必定 大大的 需要祂 的祝福 ! 我鄭重 
的 對你們 作見證 ' 祂 的確做 到祂所 應許去 
做的 。 在這些 祝福中 , 含有 家庭平 安與深 
心的愛 。 

當 你謹愼 使用你 的金錢 , 首先盡 對天父 
的 義務時 ' 破壞 家庭情 況的' 自私念 頭就會 
隨 風而逝 ; 因爲你 若能與 * 不見的 神分享 


• 你就能 g 大 S: 、 更誠寅 ' 更慷慨 的對& 
你所 * 得 見的人 。 你們若 忠於神 , 你們夫 
妻子 女間就 W 向於 彼此忠 W  。 

最後 ' 作爲 第四項 « 石 , 我 要提滋 「 家 
庭祈禱 」 。 

據 我所知 , 沒有 其他任 何方法 , 比全家 
早晚 一同跪 下祈禱 , 更能影 响你們 的生活 
。當 大家 同跪在 主面前 , 感 激她賜 彼此爲 
良伴 , 並且一 同祈求 祂祝 福你們 的生活 、 
家庭 、 親人和 你們的 夢想時 , 那些 似乎能 
衝 擊婚姻 生活的 小風暴 , 都因此 烟消雲 散。 

那時 , 神將成 爲你們 的夥伴 • 你 們每日 

跟 祂談話 • 就可帶 來心裏 的平安 及生活 上_ 
的愉快 ' 那是 任何别 處所找 不到的 。 你們 
夫妻 間的關 係將日 益美滿 。 你們的 愛會更 
穩固 , 你們對 彼此的 感激將 更增加 。 

你 們的兒 女將獲 得家庭 安全感 , 因爲主 
的靈 駐在你 們家中 。 你們將 聽從敎 會的忠 
吿 ' 聚合兒 女在家 ' 在 愛中敎 導他們 。 由 
於他們 * 到 父母互 敬互重 , 他們的 心中就 
有敬重 。 由於 他們體 會到輕 柔說溫 和語的 
安全 ' 他們自 己生活 中的暴 風雨就 會平息 
。 他們 將知道 父母是 忠於神 ' 而且 對彼此 
忠實 ' 也 忠於人 。 由 於他們 常聽到 父母在 
祈禱中 感激大 大小小 的祝福 ' 他們 將心存 
感激 地成長 ' 他們 對活神 的信心 • 也將長 
大成熟 。 

家 庭不幸 的毁滅 天使將 越過你 們身旁 , 
你們將 終生樂 享和2 f 與愛 , 並延 至永恆 。 
我爲 你們所 祈求的 , 沒有比 這更大 的祝福 
。 我 爲你們 而謙卑 的祈求 , 是奉耶 穌基督 
的名 ' 阿們 。 


•  122  • 


準備好 一切必 需事物 

精選的 親璺敎 具是敎 學成功 的關键 (敎約 88:  119  ) 

+二使 徒議會 
洪德褰 惠長老 


商  人吿 訴我們 顧客的 購貢力 常受產 
品陳列 的形式 或產品 包裝的 樣式所 影響。 
容器 的顏色 , 奪目 的包裹 ' 或包裝 的形狀 
都影響 到費消 者購買 的決定 。 視覺 上的形 
像 時常造 成買資 ' 或錯 失買黄 。 冰 淇淋幾 
乎 是每一 個人所 喜愛的 ' 但 如果飾 以波浪 
状 的朱古 力托邊 ' 置一層 鬆軟奶 油於底 ' 

— 些細碎 的果仁 , 及在其 上放一 桃 
經常 是更加 美好。 每增 添一項 ' 眼 睛張的 
越大 ' 嘴唇 就更覺 滋味了  。 同樣的 原則亦 
可應用 在課程 敎導上 。 好的 視覺敎 具及指 
導性 材料可 增進人 的興趣 , 及可在 學習過 
程中加 以協助 。 

敎堂 圖書室 已經成 立及存 放着敎 會敎師 
可使用 的指導 性敎材 ' 以便 在課程 中引起 

更大的 興趣' 5 用最 吸引人 的方法 將課程 

陳 列出來 ' 將 其中的 槪念銷 售出去 ' 以蓽 
想要^ 及敎 導福音 。 敎堂圖 書室加 上朱古 
力 和果仁 ' 並在 其上放 了櫻桃 ° 敎 師或許 
敎 得很好 ' 但 圖書室 的敎材 可使敎 學更好 
。 抽 象的意 念或許 很難令 人明白 ' 但當用 
視覺 敎材向 學生表 明各個 原則時 ' 他們就 
更 能理解 。 

討 論保羅 在古時 候的旅 程是很 有趣的 ; 
然而 ' 在我們 腦海中 對於像 居比路 ' '加拉 
太 ' 馬其頓 、 以弗所 、 或帖 撒羅尼 迦的位 
置 時常是 模湖的 ° 想 像一位 敎師和 一羣熱 
心的學 生正圍 着一幅 大的彩 色地圖 。 在講 


述 故事時 , 他們 將大頭 針撳在 保羅旅 S 所 
經之地 , 然後 用不同 顏色的 線將大 頭針連 
接起來 以表示 出他不 同的傳 道旅程 • & 表 
示出 他最後 到羅馬 的行程 。 現在課 程就變 
得令人 入迷了  。  一 幅岡片 勝過千 言萬語 。 
廣- 吿商知 道這些 ' 商人知 道這些 ' 然而沒 
有人能 比一位 關懐他 或她的 學生的 敎師更 
加明 白這些 。 

主在 我們的 日子中 已很明 顯的指 示出聖 
職持 有人在 敎導福 音方面 的責任 。 敎會組 
成 還不到 一年時 , 主 在嘉德 蘭經斯 密約瑟 
先知 賜給一 項啓示 , 於 啓示中 , 主 對於敎 
、導說 了下列 這些話 : 

「再者 , 這敎會 的長老 ' 祭司和 敎師們 
要敎導 我的福 音原則 , 在聖 經及摩 門經中 
的 , 在其中 有豐滿 的福音 。 

「他 們要注 意聖約 和敎會 的條例 而實行 
之 , 並 且這要 如同他 們被靈 指示的 那樣作 

他們的 敎導。 」 (敎約 42:  12—13。 ) 

翻開敎 義和聖 約第八 十八章 ' 我 們可找 

到 主的這 項陳述 : 

「即 然不是 所有水 的人都 有信心 ' 你們要 
勤奮 尋求並 互相敎 導智慧 的言語 ; 是的 • 
這們 要由最 好的書 本中尋 求智慧 的言語 ; 
藉 着研讀 並且也 藉着信 心尋求 學識。 J( 
敎約 88  :  118。 ) 

在 這項有 關互相 敎導的 訓誡後 , 爲要從 


最 好的書 本中尋 求智慧 , 尋 求學識 , 主給 
與更多 的指示 ' 及曾 在很簡 短的說 話中建 
議必 須建立 某些計 * 以 履行這 些責任 。 這 
就是祂 所說應 如何去 做的: 「把你 們自己 
組 織起來 ' 準備好 一切必 需事物 一…. 」 ( 
敎約 88:119。 ) 

如果我 們要互 相敎導 , 如 果我們 要藉着 
WIS 和 信心尋 求智慧 和學識 • 我們 就必須 
組 織及準 備好一 切必需 的事物 。 這 些話語 
形成了 一個根 «  , 於 其中就 表明了 敎堂阖 
書室 的觀念 一一 爲更 有效的 敎學而 「準備 
好一 切必需 事物。 」 

從 我剛才 ^出的 經文 , 及 很多其 他或許 
可以引 用的經 文中已 很淸楚 的表明 了數件 
事: 

1.  毎一位 聖職持 有人要 藉着敎 訓和榜 
樣 在他影 響和負 責的範 圉中敎 導福音 。 那 
是說 , 他必須 以遵行 福音的 榜樣也 藉着話 
語 , 學 習經驗 , 及 指導性 敎材來 作敎導 。 

2.  每一位 聖職持 有人要 藉着研 M  ' 祈 

禱, 和 信心來 準備他 自己成 爲一位 有效率 
的敎師 。 

3.  毎一位 聖職持 有人必 須尋求 S, 的指 
示 , 以在他 自己的 生活中 指引他 , 及在他 
的 敎學努 力中鼓 舞他。 

4.  毎一位 聖職持 有人在 神國中 都有一 
份神 聖的管 家職責 。 我們 的時間 ' 我們的 


•  123  • 


'天 I 才 ' 我們 的財產 ' 及 我們的 S 喚都 是這 

苷家 職素的 一部份 ° 

因此 • 在我們 敎導的 * 任中 ' 我 們蒙福 

有機會 S 着 參與拯 救人類 ® 魂的神 聖計畫 
以 盡本份 。 當我們 服務時 ' 我們可 以在自 

5 的召喚 中成長 ' 並 在我們 蒙召這 樣做時 
能完 全負起 * 我 們的管 家職責 ° 敎 堂圔書 
室計 之成立 是要解 助我們 在自己 的敎學 
. 责任上 變得更 有效率 。 

在總會 會長團 的指示 下' 敎會圖 書室協 
調委 員會於 196# 組成 ' 是 負責協 調敎會 
所有圖 書室工 作所要 遵循的 方法和 手續的 
。 這委 員會監 管着敎 堂圖書 室計晝 ' 這計 
晝 祇實行 了一個 短時期 。 這計 4 的 詳情已 
在去年 前半年 分發到 敎會所 有地區 。 我們 

已發出 很多有 關這計 a 一設 立和施 行的出 
版物。 這包 括敎堂 《當 室 么~ 報 ' 敎堂圖 ♦ 

* 玄手册 ^號 PBLI0104CH)  & 敎堂圖 
當室技 衔課程 ( 編號 VVLS0248CH) 

M 我 簡短的 複習一 下這計 晝的重 要指示 
' 管理 ' 和特^  。 

1.  總會會 長團制 定了這 項政策 , 就是 
在敎會 毎一所 敎堂內 部都有 一所敎 堂圖書 
。 不管 在那建 築物聚 會的支 會或分 會的數 
目 有多少 , 這 些支會 和分會 都可使 用同一 
間 圖書室 。 有 關這一 項設施 的計畫 和說明 
書 可向敎 會建築 部索取 。 有 五項交 替的計 
畫 , 可 使每一 種敎會 建築物 中都能 有一所 
敎堂 圖書室 。 

2.  這計 晝關係 到支聯 會時, 就 由支聯 
會 會長藉 着支聯 會圖書 室指導 員監管 。 

3.  敎堂圖 書室是 由敎堂 圖書室 管理員 


管理的 。 當有 多過一 間支會 或分會 使用那 
建 築物時 , 就 可召喚 相關的 岡害宰 管理員 
。 « 助個别 組織的 IW 書室 助理可 蒙召爲 [toii 
害 室的工 作人員 。 

4. 敎堂 阖書室 是要置 放有效 敎學所 1 
要的一 切設備 和指導 性敎材 。 設備 應包括 
釤片 ' 幻燈片 、 及 投影機 ; 錄音帶 和錄音 
機 ; 酒精 複印機 ; 銀幕 ; 裝架機 ; 及其他 
所需 的設備 。 所包括 的指導 性敎材 有書藉 
. ' 雜誌 、課 本、 手册、 音樂、 印刷品 ' 圖 
片、 圖表、 地圖、 幻燈片 、 幻燈帶 、 投影 
透明片 、 活 動電影 、 及敎師 所要用 的其他 
各 種敎材 。 

敎堂 圖書室 計畫現 在是敎 會的一 項永久 

計晝 , 以協助 敎師更 4? 的 敎導福 音原則 。 
藉着使 用這圖 書館的 指導性 敎材可 大大的 
改 善敎學 的素質 , 而 每所敎 堂都需 要這種 
圖 書室的 。 昨 天在十 二使徒 地區代 表會議 
中所提 出的統 計表顯 示出我 們現在 有百份 
之七 +二的 敎堂都 有這種 圖書室 。 我們强 
烈的敦 促那些 緩慢前 進的人 儘可能 迅速去 
做這些 。 

現在 我們要 談到這 使圖書 室成爲 一個敎 
學的重 要部份 的計耋 。 我手 上拿着 的小册 
子是剛 印好的 。 你們 坐得太 遠不能 看到其 
中的內 容但^ 我 解釋給 你們聽 。 這 小册子 
子叫 做指導 性敎材 3錄( PBLI0001CH) 
。在 這出 版物中 都 是 所有與 主題有 '關 的圔片 的 
縮圖 ' 這些主 題是現 時正在 所有聖 職班中 
及 輔導組 織班中 敎授的 , 並 連同所 有那些 
將在明 年敎導 的主題 也在內 。 1972— 73 年 
的 課程所 使用的 所有圖 片袋將 要削除 , 而 
敎 堂圖書 室就必 須訂購 ' 編排 、 及 發行敎 
材 袋通常 所供應 的資料 ' 以 便各班 的使用 


在這 目錄中 , 毎幅 W 片都有 一個 識别用 
的編號 。 可依照 這編號 向你 本地的 敎會發 
行中 心打 瞵 , 並按 照這編 號編人 檔 
案中 。 ^本 中各^ 將提 ft 那些 要按 照這 ffi 
準編 號使用 的资料 。 IPfl 書^ 管理員 及所有 
敎 師都可 得到這 本目錄 。 课 程的作 者在準 
備未來 的课裎 時將需 要這本 準的 參考書 

, 好 使他們 能規定 以後將 存放在 1»1 書室中 
的資料 。 這些 視覺輔 助敎材 將在課 本中提 

& 並連有 岡書室 的編號 。 

指導性 敎材目 錄是以 活頁的 形式裝 ^ ' 
好使與 未來課 程有關 的額外 资料 * 能 加 
添入內 。 很多其 他種類 的資料 亦將加 插上 
去 , 例如 透明片 ' 影片 , 幻燈片 、 幻燈帶 
、錄 音帶 、 及 其他媒 體.。 

這是 一項令 人振奮 的計晝 , 是一 項能給 
與敎師 最需要 的幫助 , 及使 他們的 敎學更 
加 有 效的 計畫。 組. 織好, 存貨夠 , 及有充 
份的工 作人員 的圖書 室將成 爲使支 會或分 
會 有更精 良敎學 的來源 。 你 們現在 知道何 
以在 毎間敎 堂中向 前邁進 , 並正如 主在啓 
示中 所說的 「準 備好 一切必 需事物 」 是重 
要的 , 這都是 爲了幫 助所有 聖職人 員及輔 
導組織 在敎學 方面達 到全敎 會性的 和諧一 
致 。 我 們鼓勵 毎一位 聖職人 員好好 的利用 
敎堂 圖書室 。其 目的 是要爲 你及在 敎會中 
担任 敎學工 作的姊 妹們提 供資料 及設備 , 
以加强 敎學會 中以加 强敎學 的素質 。 

我向 你們見 證敎堂 圖書室 計畫' 是 受神聖 
感 應而來 的計晝 。 是 由我們 的天父 所引領 
' 以使敎 會中的 敎學更 加有效 。 這 計畫可 
藉着使 福音的 信息在 我們生 活中成 爲更加 
重要 ' 而立 時增加 敎會全 體敎友 的活動 ° 
我祈求 我們在 「準 備好 一切必 需事物 J 這 
努力中 能得以 成功' 奉耶穌 基督 的名' 阿們 。 


•  124  • 


過去 、 現在 
及將來 的聲音 


十 二使徒 議會執 行會長 
甘 g 塞會長 


; 1S>t 愛的 弟兄 姐妹和 朋友們 , 我充份 

g 服 斯密會 長剛才 說的話 • 我見 a 他是今 
日神的 在地上 的先知 ° 

歷史不 斷重演 。 我們 只要參 考過去 , 就 
可爲 現在& 將來找 到解答 。 哥林多 人似乎 
也深受 我們現 在所聽 到的矛 盾的話 而困惑 
。 保羅吿 訴他們 : 

「若吹 無定 的號聲 ' 淮能 « 備打 仗呢 ? 
「  •••••• 這就 是向空 說話了  。 

「世上 的聲音 ' 或 者甚多 ' 却沒 有一樣 

是無意 思的。 」 (哥林 多前書 14:  8 — 10) 

保羅 的聲音 是一種 感動人 的聲音 ' 强而 
有力 • 在 各世紀 中從未 沉默。 

我們四 周有許 多聲音 ' 有些尖 刻粗厲 ' 

>) 一些溫 * 動人 。 

保羅的 啓示中 ' 包 括有關 末日的 一些異 
象 。 他的聲 音在說 : 

「  一… 在後來 的時候 ' 必 有人離 棄眞道 


, 聽從那 引誘人 的邪靈 ' 和鬼魔 的道理 。 

「這是 因爲說 ^之人 的假冒 。 這 等人的 
茛心 , 如 同被熱 鐵烙慣 了一般 。 

「他 們禁 止嫁娶 , 又禁 成食物 …一  J  ( 
提摩 太前書 4:  1-3) 

再 有聲音 ! 說鬼魔 的道理 的聲音 , 說沒 
有罪沒 有惡魔 沒有神 的聲音 , 說 我們應 「 
喫 喝快樂 」 ( 路 加福音 12  :  19  ) 的聲音 ; 
就像 上古時 代的人 ' 他們不 相信洪 水眞正 
會來到 。 

許 多邪接 的聲音 • 倡言肉 S 歡暢 , 及肉 
體無限 的滿足 。 我 們今日 的世界 , 很像尼 
腓先知 所說的 日子: 「 …… 要不是 爲了那 
些現在 這地的 義人們 的禱吿 , 你們 現在就 
要受 到完全 毁滅的 降罰了 …… 」 ( 阿爾瑪 
書 10:  22) 當然 ' 有 許許多 多正直 而忠信 
的人 , 他們遵 守誠命 , 他們 的正義 生活和 
祈禱 , 使 這世界 ® 於毁滅 。 

我們是 活在末 世時代 • 有 無數險 惡與恐 


m  。  ^暗 正 在加深 , 它的 陰影漸 iWfcuAi 我 
們 ° 

保羅的 g 音淸 楚的說 : 

「 …… 末世必 有危險 的日子 來到。 

「 邯時 人要專 顴自己 …一 汪傲 …一 違背 
父母  l、 不聖潔 。 

「無 親情 …… 不 能自約 …- 
.「■,■••■■#. 宴樂 不愛神 一… 」 ( 提 摩太後 

書 3=  1  -4) 

一 位著名 的專瀾 作家說 及我們 這時代 , 
這樣 寫道: 「有 一件事 是確定 了的, 就是 
« 們將 不會有 閒逸而 安樂的 日子。 現在我 
們有一 個敵人 一一 無憐憫 '1>  ^忍, 無情 ' 

' 自大 一… ( 相信 ) 我們 是在道 if 迅速^ 
落的 情形中 …… ( 而且 ) 一… 成 熟待宰 。 

) ( 引述鍾 士所著 「Huma"    Events  ) 」 

最近 • 有人在 路上, Oi 問行人 : 「 忠貞是 
不合時 的嗎?   j 許 多人回 答說: 「道 觀 


•   125  • 


念 已改變 ' 忠貞 已落伍 ' 現在只 講愛情 ° 
j 或 「處 女是 不合情 理的。 」 「這 時代沒 
有多 少人是 s 潔的。 」 一 個女孩 子說: r 
貞 潔已不 合時尙 ' 因爲在 目前文 明時代 ' 
人更 自由。 J 

是的 • 自由 的犯罪 ' 自由 的違法 ; 自由 
的染上 性病' 自由 的減短 壽命; 自 由的背 
棄神 ' 自由的 放棄所 有眞正 的自由 ° 

我們 眼見這 世界 ' 正在 淪入毁 滅的深 
淵 。 保羅 所述及 的每一 種罪惡 ' 都 在我們 
的社會 中盛行 。 

男女 「只專 驃自己 」 。 他 們吹嘘 自己的 
成就 ' 他 們狂傲 ' 他們咒 1| 人 °  « —項 ' 
便是子 女不服 從父母 ' 父 母不服 從法律 ° 
許 夢人不 顧親情 , 他 們只追 求滿足 一己的 
需要 , 置家 庭觀念 於腦後 。 

據說 有數以 百萬計 的敗類 ' 廢 棄親情 ' 
罔顧正 常的求 愛與婚 姻關係 。 這 種作風 , 
如平 原上的 野火迅 速燃燒 , 正在改 變這世 
界 。 他們 也不顧 與神的 「親情 」 , 或與配 
偶甚 至兒女 的親情 。 

保羅說 及自約 , 這 is 字幾 乎已被 世人忘 
記 , 但它 仍然在 字典中 , 意 義就是 自我限 
制 , 特別 是在性 行爲上 。 許多善 良的人 , 
因受這 時代大 胆精神 所影响 , 都在 求醫生 
爲 夫或妻 施手術 , 以避 免受孕 , 順 從了要 
求減少 兒女數 目的粗 嘎呼顢 。養育 子女從 
未 是件容 易的事 ; 可是容 易的事 , 決不會 
有成長 與發展 。今 日' 人們 高聲倡 言節育 . 
' 提 供丸藥 、 藥劑 、 外 科手術 、 甚 至醜惡 
的墮胎 ' 以 達到其 目的; 可是奇 怪得很 ' 
倡言 減少世 界人口 的專家 ' 似乎從 未想到 
自約 ! 

圖 書館中 堆滿著 嚇壞人 的畫刊 ' 指導人 
們 怎樣滿 足他們 的獸性 ; 但 很少書 籍講到 
自 我約束 。那種 以 「 人生 是爲性 」 的怪理 
論 ' 使人運 用幻想 ' 想 出各種 的方法 ' 能 
夠更得 到他們 所謂的 「性 的滿足 」 ' 而且 
他們不 惜以其 他一切 一一 家人 、 家 庭和永 


生等來 交換。 報章 雜誌、 講壇' '佈遺 « 上 , 
, 應有震 憾人心 的聲音 , 勸 促人們 超越於 
肉體 , 把他們 的思想 放在潔 淨和神 聖的事 

情上。 

保羅宣 講自約 與自主 , 他 在多年 傳道生 
涯中 , 也力 行不懈 , 下 面的話 , 就 是這個 

意思 : 

「我 願意 衆人像 我一樣 …… 

「 …… 若他們 常像我 就好。 」. (哥 林多 

前書 7:  7-8) 

「我 是攻 克己身 , 叫 身服我 …一  J  ( 哥 
林 多前書 9  :  27  ) 

保羅說 「人 愛宴樂 不愛神 」 不就 是描寫 
今 日這時 代肉慾 橫流嗎 ? 

保羅說 , 那些 「偸 進人家 , 牢籠 無知婦 
. 女的, 正是這 等人。 」 (提摩 太後書 3:  6) 

昔 日可敬 的人們 , 似乎現 在也接 受和贊 
同 無道德 的觀念 。 誘 人淫伕 者之中 , 永遠 
不會有 好人。 保 羅說: 「但 那好宴 樂的寡 
婦 , 活着 的時候 , 也 是死的 。 」 ( 提摩太 
前書 5:  6) 現在, 有聲音 來自高 天說: 「 
你不 可姦淫 ; 姦淫而 不悔改 的必被 驅逐。 )」 
( 敎約 42  :  24  ) 

許多高 吭急呼 的聲音 , 來自 敎育家 、 商 
人 、 專 業人士  、 社 會學家 、 心 理學家 、 作 
者 、 電 影明星 、 律師 、 法官或 其他人 , 甚 
至牧師 傳道人 , 因 爲他們 學習到 一默事 , 
就以 爲他們 知道一 切的事 。 這種驕 傲自大 
, 就是 II 言之父 。 聽 聽尼腓 先知描 寫他們 

'接受 「 惡者 的陰險 —計畫 尼 排二書 9:28) 
「 …一 如 果他們 聽從神 的忠吿 , 那末有 
學問 是好事 。 」 ( 尼 排二書 2  :  29  ) 

「  一… 當 他們有 了學問 ' 他們就 自以爲 

聰明  以爲 是他們 自己知 道的。 所以 

• 他們的 聰明就 是愚蠢 …… 他們 必將' 滅亡 
。 J  ( 尼 腓二書 9  :  28  ) 

波 得說得 很肯定 , 他稱這 些惡者 爲畜類 


' 必將 在自己 的敗壞 中滅匚 。 他 說他們 ,「 

已被 玷瑕 ' 又 有瑕庇 …… 以自己 的詭^ 爲 
快 樂。」 °  「滿 眼是^ 色」' 「引^ 那心不 
堅 固的人 」 ° 他 說他們 「 用肉 身的情 憨 和 
邪^ 的事 ' 引誘那 些剛才 脫離妄 行的人 。 
」 35 些 脫離罪 却又回 去的人 ' 就像 狗所吐 
的 却又轉 過來吃 ' 猪 洗淨了 又回到 泥裏去 
fii —般 。 ( 參閱彼 得後書 2  :  13-22  ) 

保羅對 提多人 所說的 ' 就 是贊同 彼得的 
話。 他說: 

「在潔 淨的人 ' 凡物都 ^淨。 在 汚穢不 
信的人 ' 甚麼都 不潔淨 。 連心地 和天良 , 
也都 汚穢了  。 

\ 他 們說是 識. 神 . 行 事却和 他相背 。 
本是可 憎惡的 、 是 悖逆的 ' 在各樣 善事上 
是可凝 棄的。 」 (提多 書 1  :  15 — 16) 

關於 靑年人 的煩偺 , 說 過的詰 已夠多 。 
我們很 難批評 他 們的怪 癖及失 去信心 , 因 
爲部份 要歸咎 於身爲 父母的 • 己身 給他們 
立下不 服從政 府及神 的律法 的榜樣 。 

當然 ' 還有 一部份 ' 要歸 咎於來 自講壇 
、 編輯室 ' 廣 播室或 甚至佈 道壇的 聲音。 

這 種聲音 ' 也許就 解答了 他們的 K 善 , 
及 未能做 到與惡 魔作戰 之確實 領導。 「一 
…那 時百 姓怎樣 ' 祭司 也怎樣 …一 」 ( 參 
閱以 赛亞書 24  :  2) 這兒 所用祭 司一詞 ' 
代表 各種信 仰的宗 敎領袖 。 以 賽亞說 : 「 
地被其 上的居 民汚穢 ' 因爲 他們犯 了律法 
' 廢 了律例 ' 背、 了永約 。 」 ( 以 賽亞書 24 
: 5) 我們十 分驚訝 ' 這類 不一致 的聲音 
中 ' 許多 祭司竟 鼓勵人 們玷汚 ' 並 且對腐 
畋的 傾勢乍 作不見 ' 否認 神的無 所不知 。 
這種人 的聲音 應當予 以制止 , 然而許 多竟. 
得公 衆喝彩 。 

我 引述定 期刊物 上的數 段如下 : 

「許 多敎 會人士  (絕 對人 鱸作肯 定的是 
或否 的回答 。 」 「根 據情形 」 而定 。 ( 一 


•  T  26- 


九 六八年 八月份 「時 代遇刊 J ) 

他 們發明 了一種 「情 形論 」 , 似 乎可以 
遮掩一 切罪惡 。 

W —些 宗敎領 袖說: 「 …… 基督 敎的墨 
守成 規的行 爲法則 , 無需用 在性這 個問題 

上。」 (英倫 各敎派 參事會 [ Brhish 
Council    of    Churches] ) 

相反的 , 我們 聽到先 知的强 大聲昔 。 彼 
得 預言道 : 

r 從前在 百姓中 有假先 知起來 , 將來在 
你 們中間 , 也必有 假師傅 , 私自引 進陷害 
人 的異端 , 連買他 們的主 , 他們也 不承認 

…… 」 

「 將有 許多人 隨從他 們邪淫 的行爲 …… 

」 ( 彼 得後書 2:  1-2) 

銃在 本月內 , 報章 刊登一 間相當 昌盛的 
敎會的 一位退 休領袖 的提議 •  「復 興古老 
式 的訂婚 , 以容 許未婚 的年輕 人同居 , 而 
能得敎 會的: 祝福 。 」 那麼 「在道 德觀念 
1 上就不 會認爲 是私通 。 」 , 

目前' 一 位評論 家說: 「最 近' 電影企 
業 家愼重 的宣佈 , 從 此以後 , 敗壞 風氣及 
同 性戀等 , 將不再 出現於 銀幕上 …一 我們 
正在將 我們的 靑年人 溺死於 客廳內 的暴動 
中 、 嘲 駡癖和 悲觀派  」 (鍾士 ) 

再 引述新 近的報 紙文字 : 「  XX 敎會今 
日的 大會上 , 批准一 項提議 , 就是 在成人 
雙方同 意之下 的同性 戀行爲 , 不再 是犯罪 

…… 」 

. 一 份暢銷 的雜誌 上如此 記載: 「在 舊金 
山 的一露 一… 傳道人 , 認爲 敎會應 取消反 
對同性 戀的嚴 格限制 …一 」 

據 報這羣 傳道人 與他們 的太太 , 曾參加 

一 次爲該 等敗行 31 款的 派對 , 是由 同性戀 
與女 性同性 戀派所 舉行的 。 茲引述 該雜誌 
i 文字 如下: 「如 果現 在各學 校工作 的人員 


, 一 旦被發 現是同 性戀者 , 根撺州 法律是 
要開 除的話 , 那麼 , 整個海 ^區的 所有學 
校 ' 勢 必都立 刻關門 。 」 ( ■ -九六 七年二 
月 十三日 「新 聞通刊 J  ) 

據引述 這位傳 道人的 話說: 「 •••••• 兩個 

相 同性 別的人 可以表 示愛情 , 並可 以性行 
爲使 愛加深 。 」 (同前 ) 

這些 都是醜 惡的聲 音一一 它們是 高而刺 
耳 的聲音 。 

爲 甚麼我 們要說 這些呢 ? 爲甚麼 有+人 
高 興的題 目不談 , 而 我們要 呼顢悔 改呢? 
因 爲一定 要有人 出來瞀 吿世人 , 如 果還不 
改變人 生方向 ' 這 世界必 趨滅亡 。 

我們記 得敎皇 的句子 : 

「罪惡 是有如 此驚嚇 態度的 巨無霸 , 雖 
然 遭痛恨 ,却常 見到; 

多 見便成 熟識, 

我們先 是堅守 , 然 後憐惜 , ft 後 却擁抱 
。 敎皇 亞歴山 大所寫 「  Essay  on  Man 」 
第二 封信第 135^  ) 

必須有 些聲音 ' 高聲疾 呼反對 。 我們不 
能保 持沉默 。 

對 於偉大 的摩西 , 這些 敗習是 憎嫌的 , 
是 一種玷 汚敗德 , 應該死 。對於 保羅, 它 
是不合 自然的 、 無 人性的 、 不 敬神的 , 是 
屬 於姦淫 性的可 恥慾念 , 它 閉塞所 有通往 
天 國的門 。 

當父母 不檢熙 他們的 性行爲 , 當作者 、 
文人 、 宗敎領 袖及其 他人宥 恕這種 罪行時 
! , 我們 怎能拯 救那些 困惑挫 折尋求 榜樣的 
靑年脫 離黑暗 , 找到 一個挫 馬柱和 安全的 
港灣 , 即一些 相信的 正確的 事.。 

社會學 家梭羅 金說: 「容 忍無秩 序的性 
關係的 那種人 , 是在 增加其 生存的 危險性 

" J 


一個著 名之士 的聲音 ' 高 聲疾呼 ' 說許 

多 禮拜堂 塔尖下 的講道 ' 久巳不 提及罪 
這個字 ' 人們不 再記得 反對罪 的播道 。 

與 這些聲 音直接 相反的 ' 是來自 主的敎 
會的權 威人: b 的聲音 : 「  一… 人是 種生物 
單位, 」 克拉克 路賓會 長說' 「是 種動物 
; 但 更甚者 ' 他是不 朽之' «所 ^的殿 ; 這 
個靈 能被肉 體敗習 所玷汚 。 違背貞 潔律法 
者 , 就 是敗行 。 

「 我 們的文 明本身 , 是基 於貞潔 、 婚姻 
聖潔和 家庭的 神聖性 ■。 違背 這些及 基督敎 
義 , 人 就變成 畜牲。 

「 …一 家 庭關係 延樓至 於永恆 , 這是我 
們. 所知的 最崇高 最神聖 的人類 關係。 」( 

一九三 八年十 月大會 教告 , 137 百 ) 

耶穌 基督末 世聖徒 敎會的 總會會 長團的 
聲音 ' 毫無 錯誤的 警吿說 : 「 性犯 
罪 一一 男 女間不 合法的 性關係 一一 是僅次 
於謀殺 的大罪 。 主未 予私通 、姦淫 、資淫 
或 失節等 以明顯 的區别 , 毎 一種都 是在祂 
嚴厲可 佈的定 罪之下 一… ( 這些 人不能 ) 
避 主所宣 佈予這 種罪行 的責罰 和審判 。 計 
算的 日子必 將來到 , 就像白 晝之後 必有黑 
夜一般 肯定。 」 

然後 , 又說 及那些 在報章 或講壇 佈道壇 
上 ' 容忍 和認可 這種罪 行的人 。 說 : 

「那 些辯 解這罪 行的人 , 說它只 是像飢 
渴 食慾一 般的自 然要求 , 是 種不算 爲罪的 
正 常現象 。 他們的 辯說引 致毁滅 , 他們的 

智慧來 S 謊言 之父。 」 (一九 四二年 i "一 

月 「進步 時代」 月 刊所 載總會 會長團 之信息 

) 

'保 羅的 震響聲 音再說 : 

「豈 不知 你們是 神的殿 , 神的靈 住在你 
們裏 頭麼?  J 

「若有 人毁壞 神的殿 , 神 必要毁 壞那人 : 


•  127* 


。因爲 神的殿 是聖的 '這 殿就是 你們。 J 

( 哥林 多前軎 3:  16-17  ) 

神的 《 音說 : 「我 是耶 穌基督 …一 」 

「 我 命令你 ' 你 可貪婪 你鄰居 的妻子 ; 
也不可 謀取你 鄰居的 生命。 」 ( 敎約 19: 
24-25) 

婚姻 之外的 性行爲 ' 阻塞 進入聖 殿之門 
• 也閉塞 通往永 生之道 。 

我們 誠懇邀 請每一 位聽衆 ' 進入 肥沃的 
花園與 幸福的 樹蔭下 , 獲得 永不改 變的眞 

理 ° 

請來與 我們同 享確保 、 安全 與協調 。 這 


兒有暢 流的淸 涼活泉 , 泉源永 不枯竭 。 

請來聆 聽先知 的聲音 ' 聽從 神的話 。 

主 是永不 改變的 '昨 日、 今日 和將來 , 
永遠 * 同樣的 。 祂的 敎會屹 立不平 。 罪不 
得容忍 ' 但誠 懇的悔 改可得 寬恕。 

爲 我們世 人受苦 的主說 : 

「 …一 我吩 咐你悔 改 —— 悔改 , 以免我 
搫打你 , 用我口 中之杖 , 用 我的忿 怒和用 
我 的惱怒 , 而你的 痛苦是 凄慘的 —— 有多 
麼 凄慘你 不知道 , 有多麼 劇烈你 不知道 , 
是的 , 有多 麼難以 忍受你 不知道 。 

「因 爲肴啊 ,我, 神, 已 爲所有 的人遭 


受這 些事' 這樣如 果人們 悔改 ' 他 們就不 

會受苦 ; 

「但是 如果他 們不悔 改 , 他們必 像我那 

樣受苦 ; 

「那 苦痛使 我自己 , 就是神 , 至大者 , 

「那 苦痛使 我自己 ' 就是神 ' 至大者 , 
並且也 因疼痛 而顔抖 ' 並且 每一個 毛孔流 
血 ' 肉體 和靈魂 都受苦 一 以致我 希望可 
以不喝 那苦杯 ' 並使 我畏縮 —— 」 ( 敎約 
19  :  15—18  ) 

願 主的僕 人的聲 音暢行 。 我奉主 耶穌基 
督的 名祈求 , 阿們 。 


•  128  • 


鐵 桿 


總 會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
李海 樂會長 


我  誠懇 的祈求 , 値此 大會中 , 我站 
在這兒 的短短 時間內 , 主 的靈與 我同在 。 

不久前 , 華爾街 日報上 ' 出現一 篇麥人 
深省 的文章 ' 是一位 著名的 哥倫比 亞大學 
神學敎 授所寫 '題 目是 「給 漫無目 的者的 
一 劑良藥 」 。 你們 都知道 ' 這就是 今日世 
界上盛 行的一 種情形 。 我現 在引述 赫茲特 
格的這 篇文章 的幾段 : 

「世 人來 就宗敎 ' 是心理 上的極 度飢渴 
; 當這飢 渴不得 滿足時 ' 宗敎 就衰落 一… 
一且 牧師們 變得更 世俗時 '世 界更 快成爲 

冥府 。 

「 …一 宗敎 代表數 千年來 世人對 下列問 
題觀察 的總和 : 人 的性質 ' 生命 的意義 ' 


個 人在宇 宙中的 地位。 精確的 說., 就是人 
類不 安的基 本問題 。 

「人 尋求某 些事物 , 以了 結他的 混亂空 
虚之感 …一 最新 的說法 , 就 是給毫 無目者 
的一 劑良藥 。 我們 不知道 , 傳統的 宗敎眞 
理 , 能 否滿足 這需要 ; 但是 我們確 實知道 
, 與這 方面有 關聯的 不是政 治活動 而是宗 
敎 途徑。 」 

對於 那些無 目的漫 遊的人 , 尋求 某些事 
物滿足 他們的 需要及 結束他 們的紛 亂空虚 
之 感的人 ' 我 願引述 公元前 六百年 , 一位 
名 叫李海 的先知 , 所獲得 一個特 殊異象 , 
而 介紹幾 項思想 。 對於敎 售 的忠實 信徒們 
• 摩 門經中 記錄的 這件事 , 是常常 被引述 
的 。 對 於那些 與我們 不同信 仰的人 , 如果 


他 們肯認 眞的思 考一下 ' 看 着現代 社會的 
許 多傾向 ' 却 是很有 意義的 ° 

在先 知李海 的夢中 , 還 是稱爲 「 異象 」' 
較好^ ' 他被 一位天 使引導 ' 經過 一片黑 
喑 而凄涼 的荒地 , 來到一 棵樹前 , 那樹上 

的果子 使他的 'S 魂非 常滿足 。 他肴 到一條 
M  , 河 邊有一 條直而 窄的路 , 可以 去到那 

結美 的果樹 。.河 岸與道 路之間 , 有 一條鐵 
桿 , 是保 護行人 不致從 小路掉 入河裏 。 

他 張望時 , * 見有一 大羣人 • 擠 向那棵 
結果子 的樹所 在的廣 ,地方 。 他們 向前走 
在 路上時 •  一 大片黑 霧升起 '許, 多人因 itE 
迷 失方向 • 走 入歧途 • 或掉 入汚濁 的河水 
裏 淹死。 然而 , 處 於黑霧 中有迷 失危險 
的 S —些人 , 却緊 握鐵桿 , 向 前擠行 , 走 


•  129  « 


到樹邊 ' 採 吃樹上 的果子 ° 河岸封 面有許 
多人 ' 手指 着那些 平安抵 逹 的人 ' 嘲笑他 
們 ° 

就像 聖經中 許多古 代先知 的記載 ' 這一 
類夢 或異象 ' 就是主 藉着先 知頟袖 與祂的 
人民 交通。 • 所以 ' 這 個夢有 很重大 的意義 
. 因 爲是主 啓示先 知李海 ° 結果 子的樹 ' 
代 表神對 所有世 人的愛 。救 主自己 也曾向 
尼哥底 母解釋 ' 這 偉大的 愛是怎 樣表現 。 
祂說: 「神愛 世人' 甚至將 祂的獨 生子賜 
給他們 ' 叫 一切信 祂的 ' 不 至滅亡 ' 反得 
永生。 」 然後主 再說: 「囟 爲神差 他的兒 
子降世 , 不是 要定世 人的罪 ' 乃是 要叫世 

人因 他得救 。 」 ( 約 翰福音 3  :  16-17  ) 

異象中 所見' 的鐵桿 , 就是 神的話 ' 或即 
耶 穌基督 的福音 , 可導 引至生 命之樹 。 主 
在撇瑪 利亞井 邊對婦 人講道 ; 說 「這 g 泉 
直 湧到永 生。」 (約 翰福音 4:.  所以 
& 棵樹就 是永生 之樹。 

異象中 , 河 岸對面 用手指 着且嘲 笑的人 
' 代表大 羣世人 ' 一 齊對抗 神的羔 羊的門 
徒們 。 主 啓示說 , 那些 嘲笑者 , 代 表所謂 
世人 的智慧 ; 他們 齊集在 內的那 座廣厦 , 
就是 「世 人的 驕傲。 」 (參閱 尼 腓一書 11 
-  12*  ) 

今 日這騒 動沮喪 時代所 急需的 ' 即男女 
靑年及 成人所 拚命尋 求困擾 人類的 那個問 
題 的答案 '就是 「緻桿 」' 。 它是一 種安全 
引導 ' 使他 們在導 向毁滅 和一切 「美好 - 
可愛及 好名聲 」 ( 見本敎 會第十 三信條 ) 
之餘 燼 的 陌生而 險阻的 路途中 ' 沿 着直而 
窄的 道路走 向永生 。 

現在 稱爲寧 門經的 經文中 ' 那些 先知已 
預 早看到 ' 這 種情形 將在地 上出現 。 當我 
誦 讓下列 預言時 ' 我 請你們 想一想 ' 今曰 
環 繞我們 的社會 的情形 : 

r 我 知道你 們生活 於你們 內心的 自負中 
; 除 了極少 數人外 ' 莫不在 他們的 內心中 
揚揚 自得, …二犯 着猜忌 、 傾軋 、 怨恨 、 


迫害以 及種種 的罪惡 … … 都 已由於 你們心 
中 的自負 …… 

「因 爲你們 愛金錢 , 愛你們 的財產 , 你 
們精美 的衣服 , 你 們敎堂 的裝飾 , 更甚於 

愛貧 困疾苦 的人們 。 」 ( 摩門書 8  :  36- 
37  ) 

使徒 保羅也 談到一 個危險 的時期 , 就是 
「人 要專 顧自己 , 貪 愛錢財 , 自誇 , 狂傲 
' 謗鼸 '違背 父母' 忘 恩負義 ' 心 不聖潔 

「 無親情 , 不解怨 , 好 說讒言 , 不能自 
約 , 性 情兇暴 , 不愛 良養, 

「賁 主賈友 ' 任 意妄爲 , 自高 自大, 愛 
宴樂 不愛神 。 

「有敬 虔外貌 , 却 背了敬 虔的實 意 …… 
J  ( 提摩 太後書 3:  2-5  ) 

有 許多人 自認是 信神的 , 認爲自 己是基 
督徒, 可 是却根 據這種 說法, 「認 爲經文 
只是靈 感來源 和道德 眞理。 」 然後 自鳴得 
意 地說, 「神給 我們的 啓示, 像主 的使者 
吿訴 李海的 , 是去 神的國 度的一 道扶欄 , 
或僅僅 是一個 指南針 ?  J 

不幸 , 我們 之中許 多自稱 爲敎會 敎友的 
' 却多 少像李 海異象 中的那 些嘲笑 者一樣 
' 遠 遠的站 在一邊 ' 似乎喜 歡嘲笑 那些接 
受 總會當 局爲神 的福音 的特别 見證人 , 及 
領導敎 會事務 的管理 人的那 些忠信 敎友們 

敎會 中還有 一些自 稱爲自 由 主義者 。 他 
們 這種人 , 正如 昔日的 一位會 長所說 , 是 

r 在他們 的自負 自大的 幻想的 燈盞下 is (書 。」 

( 斯密 F. 約 瑟 著福 音敎義 373 頁 ) 有一次 ' 
我 問我們 敎會中 的一' 位敎育 界領袖 ' 他怎 
一次 , 我問我 們敎會 中的一 位敎育 界領袖 

, 他怎 樣解釋 敎會中 的自由 主義派 。 他只 
用 兩句話 便回答 了我的 問題, 「敎 會中的 
自由主 義派, 就是 那種沒 有見證 的人。 」 

前十 二使徒 議會成 員之一 的維特 蘇約翰 
博士  , 是一位 著名的 敎育家 , 曾對 敎會中 


自由 主義浓 這個名 詞作一 番解釋 ' 下面就 

是他 所說的 : 

「 自稱 爲自由 主義者 ( 敎會中 ) 的, 通 
常是那 些違背 他們所 屬的一 羣的基 本原則 
或 人生哲 學的人 一… 他自謂 是某組 織中的 
一份子 , 却不相 信其基 本信念 , 而 且打算 

更改 其根本 …一 

'「如 果某種 宗敎申 言是根 據於永 不更改 
的眞理 , 而有 人竟說 他是這 宗敎中 的自由 
主義者 ,那 眞是愚 不可及 的事。 」 

然後, 維 特蘇博 士作結 論說: 「最 好是 
注意那 種到處 宣揚他 們或他 們的敎 會是自 

由主義 派的人 。 他們 的信心 可能是 建立在 
沙礫上  >  不 能抵抗 眞理的 暴風雨 。 」 (引 
錄自 1941 年 「進 步時代 」 月刊所 刊文章 「 

Evidence  and    Reconciliations  ) 

我 們再引 用李海 異象中 的話說 , 他們這 
一種人 , 就是 那些被 黑霧迷 途而沒 有緊握 
住 「• 鐵桿 」 的人。 

如果 某些問 題還未 有答案 , 是因 爲主認 
爲 還不適 合啓示 答案時 , 我 們都能 像林肯 
一般 的說: 「我 接受 我在聖 梦中所 閱讀的 
明 白部分 , 我 以信心 來接受 其他不 明白的 

」 時, 那是 多麼好 ! 

那些 在學識 領域中 不安的 , 因爲 遇到地 
球如 fsj 形成及 人類從 何而來 這種問 題而無 
所 回答時 , 如 果他們 能像敎 會中一 位著名 

的 科學家 a 忠實敎 友所答 , 那將是 多麼令 

人欣慰 !一個 姐妹曾 經問這 位科學 家敎友 

, 「食 ft 麼 主不, 明白 的吿訴 我們這 此事情 

? J 他回 答說' 「可 能是 祂若吿 訴我們 》 
我 們也不 會明白 。 就 像對一 個八歲 小孩子 
解 釋原子 能一般 。 」 

如果那 些在學 識上有 充份修 養的人 , 能 
夠謹遵 「鐵桿 」或 神的話 , '以 使他 們藉着 
信心 而暸解 ' 不 迷人人 爲理論 的歧途 ;% 
入 不信及 叛敎的 濁水中 , 那 不是多 麼好嗎 

' 我曾聽 到我們 的一位 著名科 學家說  >  他 


130 


以爲許 多敎授 自動離 開敎會 ' 是因 爲他們 
試行理 喩或以 智力分 析亞當 墜落及 救主贖 
罪之後 果的影 響所致 。 他們 寧可接 受人爲 
的哲理 ' 而不 接受主 的啓示 。 要直 到他們 
及我們 ' 如主 的先知 們般蒙 得解釋 , 和在 
神聖: 的地方 蒙更進 一歩的 啓示時 ' 才能夠 
明暸 「神聖 的奥秘 」 。 

有證 據證明 ' 主在 世上的 時代中 ' 也有 
同樣 的問題 和爭辯 。 祂 以簡短 的回答 , 予 
他們 在不安 的情形 中之確 定要素 : 

衆 門徒爭 辯說在 神的國 度中是 最大時 , 
' 祂排解 他們的 爭執說 : 「  • 一.. 你 們若不 

回轉 , 變成 小孩子 的樣式 , 斷不得 天國 
。 」 ( 馬 太福音 18  :  3  ) 

根 據經文 , 回轉 的意思 , 就是回 心轉意 
• 個人 的道德 , 從 被罪惡 勢力^ 制 下轉回 
到正義 的生活 。 意思是 「耐 心的 等待主 」 
直到 個人的 祈禱得 答覆, 自 己的心 得純潔 
。 像叛 敎時期 一位維 護信仰 者賽蒲 林一般 

見 a ,茲 引述 如下, 「從上 天來的 一道光 
錢 , 進入 我已潔 化所有 罪的心 , 然後 ,—忽 
然間 , 在一種 奇妙的 情形下 , 我曹 到疑惑 
'之 後的 確定。 」 

眞正回 心轉意 的歸信 , 遠 勝於只 是作一 
個懐帶 一張敎 友證書 或什一 奉献收 條或聖 
殿推 薦書等 「  m 件 」 的敎友 。 這意 思就是 
要克服 吹毛求 & 的傾向 , 不 斷努力 改進內 
在 的軟弱 , 而不 只是注 重外表 的虚貌 。 

主 已警誠 那些想 破壞人 的信心 , 或引導 
人離開 神的話 , 或令致 人不能 緊握住 「 鐵 
桿」 的人。 緊 握鐵桿 , 相信 神聖的 救贖者 
, 相 信祂對 於這世 界及其 上人類 的目的 , 
就可 得安全 。 

主.瞀 誡說: r 凡使 逋信我 的一個 小子跌 
倒的 ' 倒不如 把大魔 石拄在 這人的 頸項上 

,沉 在深 海裏。 」 (馬太 福音 18:  e) 

主 强調這 項事實 。 與其毀 滅一個 眞正信 
仰 者的靈 ' 倒不如 使這人 遭受肉 體死亡 , 


* 致受 永恆的 責罰。 

使徒保 羅也强 ^以壞 ^樣 作假敎 訓的危 
險性。 他說: 「 只是尔 們要^ • 恐怕你 
們 這自由 ' 竟成了 邻軟弱 人的絆 脚:^ …一 

「因此 ' 基督 爲他死 的那軟 弱弟兄 …… 

沉淪了  。 

「 你 們這樣 得罪弟 兄們 , 了 他們軟 弱 
的良心 , 就是得 罪基督 。 」 ( 哥林 多前書 

8:9'  11  —  12  ) 

先知 雅各當 日 對那 些博學 多識的 人的敎 
訓 , 似乎現 在有常 常覆述 的必要 , 他這樣 

說 : 「 …一 當 fa 們有 了學問 , 他們 就自以 
爲聰明 , 他們不 聽從神 的忠吿 , 因 爲他們 
已 將他的 忠吿棄 置一旁 , 以 爲是他 們自己 
知道的 。 所以 , 他們的 聰明就 是愚蠢 , 對 
他們毫 無好處 ……- 

j" 但是如 果他們 聽從神 的忠吿 , 那麼有 

學 問却是 好事。 」 (尼腓 二書 9:28- 29) 

我 們十分 感激主 , 敎會內 外有許 多堅信 
忠 誠的人 , 他 們在商 業上或 政府機 關中居 
高位 , 或 是律師 、 智生 、 社會 工作者 、 護 
士  , 或在科 學和藝 術界有 大成就 。 我們特 
别感 激那些 接受敎 會領導 位置者 , 他們服 
務於 家庭^ 問敎導 , 或聖職 或各輔 助組織 
中 的敎師 , 自願幫 助照顧 各地的 不幸者 , 
或 敎會內 外的少 數份子 , 並 特别照 顧弧兒 
寡婦的 需要。 

我 要對這 些人說 , 耶穌當 日 對撒 該說的 
一句話 , 「       • 今天 救恩到 了這家 。 」 ( 
路 加福音 19 一 9) 他 們緊握 住鐵桿 , 領導我 
們大 家安全 到達生 命之樹 。 

最近 , 我湞 到莘盛 頓曰報 ' 摩爾喬 治所" 
寫 的一篇 文章。 他自 認是維 龍山的 II 士  ( 
維龍山 是華盛 頓的祖 居之地 ) 。 他 這篇文 
章說' 「過去 二十年 '我住 在維龍 山上' 
« 輕我的 無知。 」 他說' 奪 到一個 人意識 


到 自己所 知是如 何地少 ' 才 能眞正 下決心 
去 學習。 在這篇 文章中 ' 他 對華盛 頓作最 

透 (IS 的洞察 : 

r 華盛頓 從來沒 上過學 ' 這就是 他之所 
以是個 义', 他永 不停止 學習。 」 

•  :  i 

摩爾喬 jfefft  & 自己的 一番話 ' 我 以爲也 
是說及 你我和 許多人 : 「 我 已利用 一生中 
六十多 年的畤 日來減 少我的 無知。 」 

所以 我相信 , 這就 是對在 各界有 所成就 
的 人挑瞜 ' 有 些人從 學校畢 業之後 ' 就 
不 苒學習 ' 有 些人成 爲敎會 完成一 次傳敎 
服 務之後 ' 就 不再學 習福音 ' 有些 人成爲 
行政人 員之後 ' 或 在敎會 內外居 高職後 ' 
就不 再學習 。 

要記住 如摩爾 喬治言 及華盛 頓的話  「 
不季 我們出 身如何 , 只要我 們永不 停止學 
習 , 我 們都能 夠成爲 學人。 」 

fi 美國總 統艾森 * 威 ^曾經 寫下: 「任 
何一 P 盡職 的人 ' 只要他 有自信 ' 不爲嘲 
. 笑考或 譏諷者 所動搖 ' 堅 守高尙 的動機 , 
! ^^】 人 , 就可 以是一 個站袖 。 不 論他個 
人 # 否顯赫 , 他一定 從其崇 卨工作 中瘦得 
內东 ^^足 ° 

「同時 , 這也是 我們' 的主放 S 我們 在地 
上的原 因》 」 (錄自 1965 年 6 月份英 文版請 
者 文摘中 「  What  is  Leadership  J  ) 

由於耶 §SS 督的眞 正福音 的復興 , 及敎 
會在此 豐盛時 期建立 , 我們 已蒙啓 示賜諭 
, 最重要 的事, 就 像前羅 拔百 翰會長 (1857 
-1933 曾 任七十 員首席 議會會 長之一 ) 所 
解釋 ' 「 不單是 洗禮是 A 應^ 沒水中 ' 或 
怎樣寬 恕罪過 ' 而一是 把過去 時代的 一切無 
知無 謂都^ 在一邊 ' 使石 頭裸露 、 神的國 
度得再 建立於 其上。 J 

若 說耶穌 基督末 世聖徒 敎會的 敎導中 , 
能夠 找到一 個碉堡 , 保護不 受世界 的陷阱 
、 邪惡 和困报 ' 钤 多人 也以爲 不合理 。 在 


•  131  • 


^天已計^好的救恩計,"; ' 淸楚的 指出了 

了一 條直而 窄的導 向永生 的道路 : 然而還 
是有 許多人 ' fll 絕走 這條路 ° 

主 在一次 偉大的 啓示中 ' 吩咐敎 會早期 
的 領袖們 ' 應該在 各種領 域中尋 求眞理 。 

當然 , 祂 首 先敎導 他們應 「互相 敎導國 
度 的敎義 一… 一切關 於神國 度的事 …一  J 

( 敎約 88  :  77-78  ) 

然後 , 祂又 諭吿我 們應該 從事各 方面的 
學習 。 祂的敎 會不是 一昧傳 播神學 而對各 
方面學 識一無 所知的 ° 

主又吿 誠那些 沒有信 心的人 ' 「  一… 藉 
着研讀 也藉着 信心尋 求學識 ° 」 ( 聖約和 
敎義 88  :118  ) 

有人 也許會 追問' 「怎樣 藉着信 心而求 
知呢? 」 一位先 知曾解 釋這個 過程: 首先 
, 你應喚 起和激 發天資 , 試驗 主的話 ' 願 
意相信 。讓 這個願 望在你 裏面發 生作用 , 
直到你 們相信 能壤出 心中多 少地位 給主的 
話 ; 然後 , 就 好比播 下的一 粒種籽 , 要滋 


潤它 ' 不抵抗 主的靈 , 即是 照亮每 一個世 
人的光 ; 然後 , 你內 心開始 覺得它 是好的 

, 因 爲它. 擴大 你的靈 , 啓發 你的怙 性 , 就 
像李海 異象中 的樹上 的果子 , 十 分可口  。 

( 參閱阿 爾瑪書 32 章 ) 

一 位英國 文學家 曾說, 「去 尋求 神的人 
, 就 已經找 到了神 。 」 

希 望沒有 人誤解 ,把 「藉 着信 心學習 」 
當作一 種容易 而懶' K1 的求 知方法 , 而以此 
增 加自己 的智慧 。 

高天 的指示 , 加上 毎一個 勤勉尋 求上天 
指 引的人 的經驗 , 使我們 暸解到 , 藉着信 
心學習 , 是必 須藉着 配稱的 生活而 謙抑個 
人的靈 , 因而 與主的 神聖之 靈協調 , 由個 
人內 心深處 作眞實 的求問 , 加上自 己的努 
力 ' 才獲得 靈的眞 正見證 。 

這 間敎會 的使命 , 就是爲 福音的 眞理作 
見證 , 並消除 各方面 的引起 不安與 無目標 
的 假敎導 , 因 爲它們 威脅那 些還未 找到直 
的道路 使之成 爲他們 靈魂的 錨的人 。 ( 參 


閱希 伯來書 6:19) 

我渴切 的祈求 , 我 能爲全 世界擧 起基督 
的眞光 ' 使世 人都與 我一般 , 藉 着學習 、 
祈禱 與信心 , 而確實 的知道 , 如馬 大在哀 

拉撒路 的死亡 時所獲 的確信 , 說 主確是 
「復 活在我 , 生命 也在我 , 信 我的人 , 雖 
然死了  , 也 必復活 。 

「凡 活着信 我的人 , 必永 遠不死 …一 」 
(約 翰福音 11  :25- 26) 

我 感激主 , 使我能 如馬大 和昔日 的彼得 
一般 回答, 「你是 基督, 是 永生神 的兒子 
。 」 ( 馬 太福音 16  :16) 

「主 阿, 是的, 我信你 是基督 , 是神的 
^ 子 , 就是那 要臨到 世界的 。 」 ( 約輪福 
音 11  :27y 

我奉主 救主耶 穌基督 的聖名 , 鄭 重的作 
此見證 , 阿們 。 


•  132  • 


今日的 年輕人 

•  十 二使徒 議會代 理會長 

李海樂 會長 


0# 會長 ' 謝謝你 。我 要請你 們想一 

想艾希 頓馬文 弟兄在 他今天 精采的 演講中 
所 說的一 項陳述 ' 他 曾說沒 有家庭 是失敗 
的 , 除 非家人 放棄某 個兒子 , 或某 個女兒 
, 或那 個丈夫 ' 或 那個妻 子爲止 。 不管要 
挽救 我們之 中的一 位的任 務是多 麼困難 , 
我們 必不能 放棄任 何一位 。 

孟 賀蘭西 ( 1796 — 1859 年 美國敎 育家) 
那. 位 偉大的 敎育家 , 大約 在接近 林肯的 
時代 , 說他是 一所大 的男校 開幕時 的演講 
者, 在他的 演講中 他說, 「這 所學 校耗費 
了數以 萬計的 經費; 但是如 果這間 學校能 
挽 救一位 男孩' 就値回 它所耗 費的。 」他 
的一 位朋友 在聚會 結束時 上前來 對他說 ' 
「 你 的熱心 不是消 減了嗎 ? 你說這 耗費數 
以萬計 的費用 的學校 祇是用 來挽救 一位男 


孩 , 就値 回它所 耗費的 , 你 的意思 不是這 
樣吧? 你定 不是指 那個意 思的。 」 

孟賀蘭 西望着 他說, 「朋友 ,是的 。那 
是 値得的 , 如 果那男 孩是我 的兒子 , 那是 
値 得的。 」 

我 要你們 知道如 果那男 孩是我 的孫兒 , 
或 是我孫 兒中的 一位 , 那是 値得的 。 如果 
那男孩 是你們 孫兒中 的一位 ' 那是 値得的 。 

我今日 曾聽過 所有這 些演講 , 其 中有很 
多是憂 慮到那 些與今 日年經 人對敵 的可怖 
景况 , 及懇請 成年領 袖敎導 年輕的 領袖們 

; 而年 輕的領 袖不要 嘗試去 做所有 事情却 
要 將他們 的責任 委託給 其他的 年輕人 ;'成 
年領袖 則不要 嘗試去 承担年 輕領袖 的責任 

• 而 是要確 定自己 是在敎 導正確 的原則 。 


數年前 , 我 在讀者 文摘曾 冶過美 國前總 
統艾 森豪所 說的一 番話。 他說: 「不 幸的 
是現今 有很多 人巳爲 一小部 分的美 國靑年 
的無節 制行爲 所接亂 , 以致 他們忽 略了絕 
大 多數人 的愼重 和才智 。 這 對於你 們年輕 
的一羣 是一種 極大的 不公平 , 而對 於美國 
則 是一種 損害。 

「 蒙 大 拿州 的羅卜 雷士德 法官曾 下過很 
多工 夫去調 査在他 的州境 內的少 年犯罪 , 

他說 我們今 日 的年 te 人有百 分之九 十七都 
像任 何世代 的那些 年輕人 一樣好 , 而百之 
之三的 不良少 年則比 任何世 代的那 些年輕 
乂更 *  。 我更 進一步 的提出 今日的 年輕人 
在很多 方面比 我自己 的一代 更好。 確實的 
, 你們比 起我們 tt 你的 年紀 時有更 好的敎 
育 , 更 知世事 , 對於 生活則 有更大 的遠見 


•  T33  • 


。 更且 , 8 與你們 »括» 大多 «人 —― 毎 
年 te* 生和政 治集食 中或其 他地方 ' 我確 
ww» 以百計 的人傾 ^過 一一 都有 良好的 

觔^  & 有良好 的道^ 觀念。 +  (  Thoughts 
for  Young  Americans  J  1966 年 4 月猇 
•  <f 者文摘 ' 第 88-92jg  '英 5: 版。 ) 

常我 ^到 這些時 ' 我想起 前任美 國男童 
軍的 敎育指 導員费 旭博士 所說的 一番話 ' 
他曾 在此龠 堂說了  有意思 的話' 他 

說: 「如 果今 日的年 輕人不 比兩代 以前的 
年 輕人更 好的話 • 他 們就不 會像現 在那麼 
好的。 」如 果你分 析一下 這醉. '我 想你會 
明白 他爲何 說出那 樣的話 。 」 

我現 在想讃 出一些 事情以 作總結 ' 就是 
某些 超出我 們在敎 師發展 ' 在領 袖訓練 ' 
或在 提供圖 書室資 料中所 能做的 ' 而這是 
主 在一項 偉大的 啓示中 所說的 。 

「因爲 * 啊 , 在所 有的事 上我都 要去命 


令 是不相 宜的; 因爲在 所有的 * 上 都受强 
迫的人 ' 8C 人就 是懶' 而不聰 明的^ 人; 
因此 他得不 到酬賞 。 

「我 實在說 , 人們 應當切 笔從事 於善爭 
• 並 且由他 們自己 的自由 S 志做 很多 * • 
3£ 且 ii 成很 多正義 ; 

「 因爲 權力是 在他們 裏面, 由此 他們是 
對 自己的 主動者 。 並且假 如人 們爲善 • 他 
們決 不會失 去他們 的酬賞 。 

「 但 是那不 做任何 事直到 被吩咐 的時候 
, 而且 以遲疑 的心接 受誡命 , 並且 疏懶地 
遵守誡 命的人 , 那人必 被定罪 。 

「我 命令 而人們 不服從 ; 我取消 則人們 
得不 到祝福 。 

「於是 他們在 心裏說 : 這 並不是 主的事 
工 , 因爲 祂的應 許並沒 有應驗 。 但 是這種 
人 有禍了  , 因爲他 們的酬 賞潛伏 於地下 , 


而 非來自 天上。 J  (敎約 58  :26-29  '  32— 

33  o  ) 

各位 聖職弟 W • 你們 在你們 自己的 囲 子 
中 , 在你們 的家中 , 在 你們的 生活中 , 你 
們都必 須由自 己的自 由意志 去做你 所能做 

的 , Ifcii 成很 多正義 。 我們 的工作 和你們 
的工作 , 以& 我的工 作是要 # 顏自己 。對 
某些人 而!" 這是有 些難以 理解的 。 ffi 且當 
你找 出那人 , 將 他放在 適當的 位匱上 , 之 
後 , 你就是 準備好 出去再 找尋其 他的人 。 
我 祈求主 *? 助 你找出 那人及 將他放 在適當 
的 位匱上 , 然 後你即 準備好 在你週 圍找尋 
其他人 , 這樣 我們就 會處在 我們往 未來榮 
耀的道 路上。 

願 主幫助 我們去 做這些 , 我' 謙 卑祈求 , 
奉主 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134  • 


無助 的營隊 

考慮一 下我們 對盲人 、 跛者 、 孤寂者 和罪人 的責任 

+二使 徒議會 

孟蓀多 馬長老 


去  年 十一月 ' 我曾站 在一座 非常古 
老的 橋上。 這座 橋橫跨 蘇米河 , 它 那平隱 
的不 急不緩 的水流 , 靜靜的 流經法 國的心 
哚地區 。 忽然間 , 我 想到五 十二年 的光陰 
, 來了又 去了。 那 就是自 從一九 一八年 , 
歐 洲大戰 休戰日 開始。 當時我 不禁想 , 五 
十二 年前的 蘇米河 的情景 , 是怎麼 樣的。 
曾經 有多少 萬的士 兵走過 這座橋 ? 他們之 
中 , 有些 回來了  , 至於 S —些人 • 這蘇米 
河眞正 成了不 復回的 W 流。 附近幾 處行戰 
塲 , 奪 去無數 人性命 只留 下一行 行整隊 
齊排列 的白色 十字架 ' 供人追 tl 憑吊 。 

「在 法蘭 德斯地 縱镌排 列的十 字架間 
罌粟 花飄揚 ' 標明我 們的葬 身之地 

天空中 的雲雀 ' 依然英 勇高唱 ' 

飛 翔之聲 掩匿在 天底下 隆隆槍 砲聲中 ° 

我們是 陣亡者 ° 數 日 之前我 們活著 ' 
沐浴在 晨曦中 。數日 之前我 們活著 ' 

愛人 並爲人 所愛' 目 送 日落 光輝' 

而如今 ' 我 們銷在 法聞德 斯地下 ° 」 

>f  —約翰 馬克雷 (John    McCnae  ) 

1872 — 1918 加拿大 S1 生 • 詩人 

'我 們現自 己輕聲 地說' 「 多麼 奇怪' 戰 
爭帶來 殘酷的 衝突' 然而引 發英勇 「爲的 
事癀 一一 多數 是出自 ^愛 ° 」 

我在小 時候很 喜歡閱 »  「 無助 的營隊 」 
的 故事。 「無 助的 營隊」 是 第一次 世界大 


戰中 七十七 歩兵師 |« 中的 一個 單位。 V 
次 戰鬥中 ' 一 位少校 領導這 一營人 從中央 
突破敵 軍防線 , 但是兩 8 的 隊伍却 未能向 
前推進 , 結果 , 整營 人陷入 包阐。 « 食飮 
水 短缺, 負 fil 者無從 撤退。 退却則 必再受 
'攻擊 。 他 們不理 敵方要 求他們 投降的 訊 號 
。 報紙發 表這一 營人的 不屈不 接精神 。 有 
見地 的人^ 測 他們的 結局。 經過一 段完全 
孤立的 時候後 , 七 十七師 [« 的其他 單位向 
W 推進 ,解 除這 「無助 的營隊 」的 包圍。 

隨 軍記者 在通訊 中發表 , 他 們受到 猛烈攻 
m , 必 須有愛 的十宇 軍來援 救他們 的受困 
同僚 。 許多 人立即 自吿奮 勇加入 • 更勇敢 
的作戰 ' 更英勇 的死去 。 撖 « 山上 不息的 
訓諭, 是對 他們最 適合的 褒獎: 「人 爲朋 
友 捨命, 人的愛 心沒有 比這僞 大的。 」( 

約 翰福音 15  :13) 

遠 忘的是 「無助 的營隊 」 的形勢 。不記 
得就 5 爲筏 救而付 出的可 怕代頃 。 讓我們 
從 歴史甲 回轉來 • 肴一* 眼前 。 甚 螆今日 
也有 「失踪 的營隊 」 嗎? 如果有 ' 我們有 
甚麼援 救他們 的責任 ? 他們 也許不 是穿着 
卡 其軍服 , 不是 聽鼓號 g 向前 進的人 ; 但 
是他們 有同樣 的疑感 • 同樣 的絕望 , 身受 
因 孤立無 援而來 的同樣 的幻滅 。 

這 ^  「• 無助 的營隊 」 • 就 是那些 有殘疾 
、 陂足 、 » 啞或' 失 明的人 。 你有否 經歴過 
眼見那 些靠着 明眼的 同伴或 一支白 色導冒 

杖 . 一歩歩 小心! tea 而 走的人 ' 你要想 « 


助他們 却無從 w 手的 闲境? 許多是 失踪在 
這種無 ;«, 喑的沙 漠中。 

如果 你決心 去觀察 一個救 助這種 「無助 

的營隊 j 的機構 的工作 ' 請 去探, Ui 你那城 

襄的盲 人中心 • *# 那些縯 害給盲 人聽的 
無私 的服務 。 觀察 敎導殘 疾人士 以技能 ' 
你一 定會深 受感動 ' 因爲這 種訓練 ' 可« 
助他 們將來 找到有 《 義 的工作 。 

那 些自願 工作者 , 和那 些慷慨 tfi 献 K 助 
如此 可憐失 踪的人 '已 從他 們帶給 盲人生 
活 上的改 變而得 到滿足 與酬答 。 

我們 樂於見 到一個 盲人、 以敏捷 的手指 
, 迅 速撫換 凸凹版 的新約 聖經時 , 那種喜 
悅 歡樂嗎 ? 他在約 翰福音 十二章 處停下 • 

'深思 其中和 平之君 的應允 ^深長 « 義: r 
我到' 世上來 • 乃是光 • 叫凡 信我的 , 不住 

在黑喑 裏 。 」 ( 約^ 福音 12:46) 

想 想邯些 年老的 、 孤#的 、 生病的 「無 
助 的營隊 」 。 他們常 常處於 名爲寂 寞的孤 

絕望的 曠野中 。 當這 g 巨量的 「 無助的 
營隊」 中的 份子, 他們 的靑春 消逝, 健 
康衰退 , 精 力減低 , 希望之 光搖曳 而變得 
如 此喑淡 模糊時 , 應 該由那 些有憐 憫之心 
且伸出 救援之 手的人 , 救助 他們和 支持他 
們 。 

今日 ' 在 約希魯 克林區 的一間 分會中 
' 分會會 長是一 位年輕 '人 。 他 十三歲 住在' 


135 


K 湖城時 • 曾 經頒導 過一次 對這類 人士的 
成功 S 助 。 他和他 的小朋 友們住 的地區 ' 
住有 許多這 種年老 的貧苦 的寡婦 。這 羣小' 
孩子 ' 在那一 年中竭 力節' 省 ffl 蓄 ' 準嘩開 
一 次盛大 的聖誕 聯歡會 ° 他 們起初 只是顧 
念自己 • 直到 聖誕的 精神促 使他們 想到别 
人時 ' 他們的 頒袖法 M 克 ' 向朋友 們提議 
. 把 他們整 年節省 下來開 聯歡會 的金錢 ' 

用來 H 助本區 三位同 住的老 * 婦 作爲男 孩 
們 IT 立計畫 ' 作爲 主敎我 只需照 做而已 ° 

這 些孩子 抱着新 奇擧動 的熟忱 ' 買了一 
大 隻的烤 IS' 還有 洋芋' 菜蔬 、蔓越 橘等' 及 
傳 統聖誕 大餐必 備的一 切食物 。 他 們興縱 
沖冲的 ' 捧着他 們的珍 贵禮物 ' 踏 過雪地 
'走 上通 往那門 庭衰落 的屋子 的小道 ' 叩 
門 , 一陣緩 ^的 脚歩聲 ' 然後 他們會 哈 ° 

男孩們 以那十 S 歳的童 椎聲音 '唱 「平 
安夜 ' 聖善夜 ' 萬暗中 ' 光華射 ° 」 然後 
他們獻 上禮物 。長 久之 前的那 個晚上 ' 天 
使的歌 聲也不 會比他 們的聲 音更美 麗動聽 
' 博 土獻上 ' 禮物 也不比 他們的 更寶貴 ° 

我 瞧着那 幾位老 婦人的 面龐時 ' 心裏這 
樣想着 ' 「 某人 的母親 」 。 我看看 孩子們 
的 天眞可 愛面孔 ' 心裏 又想着 ' 」 某人的 

孩 子」。 

那時 瑪麗道 布林的 不朽詩 句於是 湧上我 
的心頭 : 

「這老 婦《 髮灰 白且衣 衫襤褸 
屈身 迎著冬 日寒風 。 
街 道因新 雪而潮 濕泥濘 ' 

婦 人的歩 伐蹢跚 而沈重 ° 
她孤 苦伶仃 ' 停 歇在十 字路口 

佇 候良久 ' 
人羣熙 來摟往 ' 無人 表示關 懷'' 
無人 注意到 她焦! S 的眼光 ° 

「 街頭傳 來嬉笑 喧嘩聲 ' 
男 孩如羊 羣般簇 擁而來 , 

樂享 放學後 的消遙 , 


歡呼 M 雪又 白又厚 …… 

[ 有] 一 人駐留 她身旁 低聲微 ^ ' 
『您是 否要往 前行? 我來 W 助您 横越 

路口 …… 

『.. 由 於她旣 老又貧 又遲緩 • 

孩子們 ' 要知道 ' 她是 某人的 親 ° 

「 『 你 可暸解 ' 如果 我的母 親是旣 老又貧 
» 髮灰白 , 

且她心 愛的兒 子是遠 在他方 , 
我 希望會 有人伸 出援手 , 

來幫 助我的 母親。 』 
那晚在 她家中 , 這『 某人的 母親』 

屈身 低頭輕 聲祈禱 
『 神啊 , 願 称善待 這高尙 的男孩 , 

他尊貴 而快樂 , 是某人 的兒子 。 』 

主的 信息是 甚麼?  「 …一 這些事 你們旣 
作 在我弟 兄中一 個最小 的身上 ' 就 是作在 

我 身上了 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25  :  40  ) 

還 有一些 「無助 的營隊 」 ' 包括 父母兒 
女 , 他們由 於不經 思考的 言語' 彼此孤 
立 。 怎 樣可以 避免這 類悲劇 ' .讓我們*看 
一個名 叫傑克 的少年 的經驗 ° 

傑克 一生中 ' 常跟父 親爭執 ° 傑 克十七 
歳時 ' 某一天 ' 父子 發生一 塲劇烈 的爭吵 

。傑 克對父 親說: 「我 已經是 忍無可 忍了' 
我走了  ' 永遠不 再回來 ° 」 說完後 ' 便走 
進 M 裏 ' 收拾一 包衣物 ° 他 母親懇 求他留 
下 ' 但他在 盛怒中 不聽從 ' 任由母 親在門 
邊痛哭 。 

他走 過院子 ' 快走出 大門時 ' 聽 到父親 
叫他: 「傑 克' 我知道 你要走 ' 大 部份應 
歸 咎於我 。 我確 實抱歉 ° 我要 你知道 ' 如 
果有一 天你想 回來時 ' 你是 隨時受 歡迎的 
° 我 將做一 個較好 的父親 ° 我要 你知道 ' 
我永遠 愛你。 」 

傑克一 聲不响 ' 走 到車站 ' 貢了 一張去 
遠地 的車票 。當 他坐 在車上 ' 一哩 一哩的 
漸漸 離去時 ' 他 開始回 想他父 親的話 ' 意 


識到要 有多大 的愛心 ' 才能 夠作到 這件事 
° 父親 道了歉 ' 不僅請 他问去 ' 還 下一 
句話 '在 夏日 的晴 空中响 個不停 ' 「 我愛 

你。 」 

到 這時候 ' 傑克 才想到 , 下一歩 就在乎 
他了  。 他知道 ' 內心 要有安 寧的唯 一方法 
' 就是 (象父 親一樣 ' 表 示同樣 的成熟 、 良 
善 和愛心 。傑 克下車 ' 買 一張回 程車票 ' 

回家去 。 

他到 家時已 近午夜 ° 他走 進屋子 ' 扭開 
電燈 。 那邊 搖椅上 ' 坐着的 是父親 ' 頭俯 
在 雙手中 。當他 拾頭一 眼見到 傑克時 ' 立 
刻 站起來 ' 他倆 都急忙 走向前 ' 互 相擁抱 
。 傑克 常常說 : 「 我在 家的最 後幾年 ' 是 
我一 生中最 快樂的 日子。 」 

我們 可以說 ' 這個 孩子一 夜之間 變成爲 
成人 。 這 位父親 ' 仰制情 緒並勒 住镇傲 ' 
挽救 兒子不 致因家 庭煩惱 而變成 「無 助的 
營隊 」 中的 一份子 。 愛 是連繋 的韌帶 ' 是 
療傷 的良藥 ° 愛 一一 常常 感覺到 ' 很少表 
現出來 。 

西乃山 上的話 '震動 我們的 耳鼓: 「孝 
敬 父母。 」 (參閱 出 埃及記 20:  12) 後來 

,, 這同一 位神又 訓示' 「在 愛中生 活在一 
起 ' 敎約 42:  45) 

還 有其他 一些的 「無助 的營隊 」 ' 有些 
在罪 的叢林 中掙扎 ' 有些在 無知的 曠野中 
飄蕩 。 實際上 ' 我們毎 一個人 ' 都 可算爲 
人 類的無 助的營 隊中的 一份子 ' 甚 至是已 
定永死 的一營 。 、 

「死旣 是因一 人而來 …一 在 亞當裏 ' 衆 
人都 死了。 」 (哥林 多前書 15:  21  —  22) 

我們每 一個人 都要經 歷死亡 ' 無人 能逃避 
. 如果我 們不是 得拯救 ' 天 堂將永 遠找不 
到 ' 親愛 的家人 將失踪 ' 要 好的朋 友不復 
記憶 ° 我們瞭 解到這 項眞理 ' 就會 開始感 
激 救主降 世所帶 來的極 大歡樂 ° 天 使的宣 
佈何等 榮耀: 「他將 要生一 個兒子 '你要 


•  136  • 


給 他起名 叫耶缽 • 因 他要將 自己的 百姓從 

罪 惡裏救 出來。 j  (馬 太福音 1:21) 

法國的 那條河 , 目 睹那些 人在世 界第一 
次 大戰中 , 前 去救援 「 失 踪的一 g 」 ; 然 
而還有 一條河 , 目 睹世界 救主救 暖者的 
正式使 命開始 。 經 文記載 : 「 又有 « 音從 
天上來 , 說 , 你是 我的愛  • 我 喜悅你 。 
」 ( 參閱馬 可福音 1  :  11  ) 

今天 , 只留 下位於 湖邊的 城市迦 百農的 
遺跡 , 它就是 救主在 加利利 傳道生 涯的中 
心地區 。 祂 曾在那 兒的會 堂中敎 訓衆人 , 
在海 邊敎導 , 在 許多間 屋子中 醫治人 。 

一次 , 耶 穌引述 ( 參閱路 加福音 4  :  18 
') 以 賽亞書 中一段 經文: 「主 耶和 華的靈 
在 我身上 ' 因爲耶 和華用 贵耷我 ' 叫我傳 
好信 息給謙 卑的人 。 差遣我 醫好傷 心的人 
'報吿 被擄的 得釋放 '被 囚的出 監牢。 J 
( 參閱以 赛亞書 61:  1  ) 這 就是宣 佈一項 
神聖 的計畫 ,• 拯救我 們人類 所瞜的 「失踪 


的一營 J  。 

但是 • 耶穌在 加利利 的傳道 只是. -個 ra 
端 。 人 子布一 座名叫 各各他 的山上 , 要完 
成 一件重 大的事 。 

耶稣 於最後 的晚! I 後 • 在各 S 馬尼 1« 中 
被 Wi  , 被 門徒出 資 ,被人 吐唾沫 ' 受 * 判 
- • 羞辱, 在那巨 大的十 字架下 BS 跚行向 fffi 
髏地 。 祂從勝 利前進 , 走 向背叛 、 « :';  'i 
在十 字架上 的死亡 。 我們的 天父爲 我們赐 
下祂 的兒子 , 我們 的長兄 爲我們 獻出祂 的 
性命 。 

主在最 後一刻 , 仍可反 ffu  ; 但祂, 有這 
樣做 。 祂經受 這一切 ' 以便 能拯救 —— 人 
類 , 大 地及居 於其上 的所有 生物。 

基督 敎經典 中的話 , 没有比 天使對 哭 泣 
中的馬 大所說 的更有 S 義 。 抹大拉 的馬利 
亞 , 和? 5 —個馬 利亞' 走去 墳墓照 顧主的 
遺體 天 使對她 們說' 「爲 甚麼 在死, 人中 


找活 人呢? 他不在 這!?  • 已經復 活了。  •」 
( 路 加福音 24  :  5-6) 

這 項宣佈 • 人類的 「無助 的资隊 」 
一一 那些 曾經活 着又已 死去的 ' 那 些現在 
活着而 將死的 ' 邯些 還未出 生然而 也將要 
死亡的 一一 這支迷 失的人 類軍營 ' 已 W 救 

了  ° 

對於 這位拯 救我們 脫離無 It 境的 死亡者 
• 我見 S 祂是 一位眞 理敎師 ; '但祂 更甚於 
典, SS  • 祂 是一位 偉大的 Sf 師 ; 但祂 更甚於 
^師 ' 這 位人類 「無助 的軍隊 」 的救 睛 者 

• 實 際就是 界的 救主 ' 是神 的兒子 • 是 
和 平之君 ' 是 以色列 的聖者 是復 活的主 
。 ,池 ^稱 : ' 我 是最初 和最終 ; 我 是那活 
着的 , 我是 那曾被 殺害的 ; 我是你 們與父 

的 代辯者 。 」 ( 敎約 110:  4) 

我 是祂的 見證人 。 我 見證祂 是活着 的.。 
奉耶穌 《 督的名 • 阿們 。 


•  137  • 


ggg 


作見證 


我 知道神 是活着 的我知 道耶穌 是基督 

十二使 徒議會 
潘培 道長老 


去  年今日 , 在一 次莊嚴 集會中 , 像 
今天上 午一般 ,我們 有幸能 舉手支 持敎會 

的 總會當 局人員 。 k 在 那個四 月之晨 ' 我 
聽到我 被提名 支持爲 十二使 徒議會 之一員 
, 而因 此與其 他弟兄 共同負 起責任 , 在世 
上作主 '耶 穌基督 的特别 見證人 。 

你們也 許在想 , 我 自己也 這般想 , 爲甚 
麼這項 召喚臨 於我。 有時候 , 似乎 我是意 
外地恰 巧的被 保全配 稱資格 , 可是 却一直 
默 覺得到 引導與 準備。 

今 早我們 有幸擧 手支持 敎會的 總會長 , 
我認爲 這是一 項極大 的特權 和特殊 的義務 
■ 因爲 我對他 有一項 見證。 

去年 四月大 會之前 數星期 的一個 星期五 
下午 ' 我離 Pfl 辦公室 ' 腦子 中一直 想着該 


星期 日的指 派工作 , 站在五 樓等候 電梯下 

去 ° 

電梯 門靜靜 的打開 。 一抬頭 , 忽然 * 見 
斯密斐 亭約瑟 會長站 在那兒 。 我有 一刹間 
的驚異 , 因爲 他的辦 公室是 在下面 的一層 
樓。 

我 * 到他 站在電 梯門前 , 忽然週 身感受 
到一 項堅强 的見證 —— 神的 先知站 在那兒 
。 靈的 可愛低 語就如 一道光 , 射入 我的心 
中 ,使 我肯 定的知 道他就 是神的 先知。 

我 用不着 對末世 聖 徒們描 述這樣 的經験 
因爲這 類見證 , 已是這 個敎會 的特徵 , 

也 並非居 於高職 的才有 , 不 僅是毎 個敎友 

都可能 有也是 應該有 的見證 。 


對 於總會 長這樣 , 對於他 的兩位 副會長 
也 如此。 

華 沙磯峽 谷之北 , 有三 座山峯 。 詩人描 
寫 它們爲 三座巨 大的金 字石塔 。 中 間的一 
座 ' 也是 s 者之 中最高 的一座 ' 地圖上 A 
名字 是威勒 *  。 但先驅 者稱呼 它們爲 「會 i 
長團 」 ° 如果你 去威勒 鎮_, 面 向東立 , 拾 | 

頭遠眺 , 就瞧見 「會 長團 」*  。 

感 謝神賜 我們總 會長團 。 他們就 像那三 
座山 * ' 巍 巍然站 在那兒 , 頭頂之 上除了 
蒼空别 *他' 物 。在那 樣崇高 的召喚 職位上 
, 有 時是很 寂寞的 , 因爲他 們的工 作不是 .1 
取悅人 ' 而是 取悅主 。 願神 祝福這 三位偉 
大的 好人。 

去年 • 常有人 問我一 個問題 。 一 方面是 


138 


好奇 •  一 方面也 是不經 s 的脫口 而出的 
問 ' 作 爲神的 一名特 別見^ 人要有 甚麼^ 
格 。 他 們也問 •  「 你看見 過神嗎 ? 」 

這 是我永 遠不會 問的一 個問題 。 我沒有 
拿 來問過 十二使 f/fe^ 會中的 弟兄們 。 我認 

爲這 是很神 ^的 • 也 是絕對 ISi 於個 人的事 
。除非 他有某 種特别 ^應 或權柄 , 才能發 
此問 。 

有些 非常神 聖的事 ' 是 不應加 以,; .f 論的 
。 我們知 道這也 指聖殿 。 我們在 聖毆中 , 

執行一 切神聖 的律例 , 樂亨 神聖性 的經歷 
; 然而 , 由 於這些 事情的 神聖性 • 我們不 

在 神聖之 牆外議 論它們 。 

所謂 不宜, 讨論 , 並非 是神秘 , 而 是因爲 
其 神聖性 , 要待 之以極 度莊嚴 、 重 視和保 
護。 

下列 經文中 , 我明白 先知阿 爾瑪的 S 思: 

「 …一 神的奥 秘巳賜 給許多 人知道 ; 雖 

然如此 , 但他們 已被置 於一項 81 格 的命令 
下 , 不准 將一切 所知吿 訴别人 , 祇 准將那 
部份他 所允許 賜給人 類兒女 的他的 話分給 
别人 , 而 且要按 照他 們對他 的注意 和用心 
的程度 而分給 。 

「因此 , 凡心地 頑强的 , 得到較 小部分 
的話 ; 凡 心地不 頑强的 , 就 賜給較 大部分 
的話 直 到給他 知道神 的奥秘 , 直 到他完 
全知道 。 」 ( 阿 爾瑪書 12  :  9-10  ) 

那 些人在 敎會中 ' 聽到在 高位的 領袖或 
分會 敎友們 作見證 ' 常常用 同樣的 字句一 
一  「我知 道神是 活着的 ; 我 知道耶 穌是基 
督; 」 便問' 「爲甚 麼不用 更明白 ^的字 
眼講 ? 爲甚 麼他們 不更直 爽的描 述呢? 使 
徒不能 多講勲 嗎?  J 

這就 像聖殿 中的神 聖經驗 ' 怎樣 變成我 
們 的個人 見證。 因爲 見證是 神聖的 ' 當我 
們宣之 於口時 \ 我們都 用同樣 方式說 ' 都 
用同樣 的字句 ° 使徒 們在兒 童會或 兒童主 

學的 小孩 子面前 ' 也用 同樣釣 話宣述 ' 


「 我 知道神 是活? f 的 , 我知 道耶稣 是 锊 

°  J 

我們最 好視先 知的見 證和小 孩的見 ^相 
同的, 因爲 「 他筠 ^ 天使們 把他的 話傳給 
世人 • 不但傳 給男人 , 也傳給 女人。 不 W 

如此 ; 神的話 也曾多 次傳給 小孩們 , 使聰 
明人和 有學問 的人驚 失措。 」 (阿 IS 瑪 

書 32  :  23  ) 

有些 尋求見 II 的人 , 在某 毪新的 敝劇化 

的不同 方式中 裉得。 

作見 if 是宣講 愛的最 佳方法 。 串 古以來 
, 浪漫 主義者 、 詩人 和在熱 戀中 的男女 , 
已 用盡各 種最動 人的方 式敍述 , 欹 頌和描 
寫愛 。 他們 已用盡 所有的 形容詞 , 和極端 
的說法 • 及詩文 的描述 。當 一切已 說盡之 
後-, 最有力 的宣述 莫過於 幾個簡 單的字 。 

對 於一個 誠懇求 問的人 , 用簡單 字句作 
的見^ 已足夠 , 因 爲是菜 在作見 S  , 而不 

是 5 語 。 

電力有 强而振 據人的 溝通性 。 人 類已發 
明 , 將 形像和 聲音通 過衞星 , 而 播映到 « 
一地 方的電 視機上 。 見證的 溝通力 也多少 
像它 ' 不過比 它更强 千萬倍 ' 而. 且 帶來的 
見 證永遠 是眞理 。 

我們 藉着砘 粹心智 的溝通 ' 而得 毫不懐 

疑的 知道其 確實性 。 

我 已說過 ' 有一 個問題 ' 是不可 以拿來 
隨 便問的 ; 如果 沒有靈 的策勵 ' 也 是根本 
不能 回答的 。 我沒 有問過 别人這 個問題 ' 
我却 聽到過 别人怎 麼回答 —— 但不 是在人 
問他的 時候。 他 們是在 神聖的 事件中 ' 當 
「靈 作見證 」 的時候 , 受神 蒹的鼓 舞而回 
答的。 

我 記得我 的一位 弟兄' 「我 從個 人經験 
中知道 ' 耶穌 是基督 ; 但那些 經驗具 # 非 
常的 神聖性 ' 以致不 便述說 。 」 

我聽過 S —位作 II 說: 「我 知道 神活著 


; 我 也知道 主活著 ° 不 僅如此 ' 我認 識主 
3£# 他們 的言^ 具 有力量 或意義 ' 而 是 

s 性。 r …… 因爲當 一個人 锘着聖 « 的力 

S 講話時 ' 聖« 把他 的話帶 進人類 兒女的 
心中 。 」 ( 尼 腓二害 33  :  1  ) 

我是 以謙 ii 的態 度來^ 論這一 個題目 ' 
而且 一直承 認. • 我是 蒙召唤 此神聖 職位者 
中之最 小的。 

因此 ' 我知道 ' 見 s 並非 來自於 尋求徵 
兆 。 而是 要經由 禁食、 祈禱、 在敎 會活. 躍 ' 
試験 • 服 從誠命 ' 支 持主的 僕人且 跟從他 

ny  :  , - 

揚百翰 大學首 任校長 '梅 塞卡爾 ' 某次帶 
領 許多傳 敎土攀 越阿爾 卑期山 。到達 * 嶺時 
• 他 停歩回 眺沿^ 豎在雪 地裏作 記號的 
木桿' 說' 「弟 兄們' 那兒 站着的 就是聖 
職人員 ' 他們跟 我, 門一樣 ' 不 過是普 a 的 

木桿 …… 但是 , 他們 所持有 的職位 , 使他 
們與 衆不同 。 如果我 們遠離 他們留 有記號 
的道路 , 我 們便會 迷途。 」 

見證 有賴於 支持祂 的僕人 , 就像 我們今 
天在 此所作 , 及我們 在行爲 上應該 有的表 
現。 

我跟你 們一樣 想., 蒙召喚 爲使徒 的神聖 
召喚 ' 怎麼 會臨於 • 我身 。 我 缺乏許 多種資 

格 • 所有的 不過是 此職. 位要 求的殷 勤侍奉 
•。 再仔細 想一想 , « 得只有 一件簡 單的事 
' 也許就 是我所 有的唯 一資格 • 那就是 , 
我 有這項 見證。 

我對 你們說 • 我 to 道耶穌 是基督 , 我知 
道祂是 活着的 。 祂在 全盛時 期降生 , 親自 
敎導福 f ' 受試験 ' 被釘死 十字赛 ' 第三 
日復活 , 成爲復 活的初 熟果子 。 地 有骨肉 
的身體 ' 我見 a 這一切 , 因 爲我是 祂的一 
名證人 。奉主 耶穌基 督之名 • 阿們 。 


•  139  • 


前 車可鑑 


. _ ^種 偉大的 文化' 曾據有 西半球 。 其 

中 兩種已 湮沒無 IW  了。 

在那 些逝去 的文化 中的人 是由於 靈性的 
自殺而 滅絕的 。當 他們由 於廣泛 的犯罪 ' 
性誤謬 , 和由 於幾乎 每一種 其他穢 惡的罪 

惡而 S 賡了那 地及他 們的神 的時候 , 他們 

就是自 取滅亡 。 

此時 , 我們 現代的 各國都 成功的 據有這 
半球。 今日我 們中許 多普遍 的敗行 都明顯 
而 淸楚地 與那些 曾苦惱 他們的 》fi 落相似 。 

在 美國很 多地方 ' 例如 , 我們有 著上昇 
的 犯罪率 ' 那 是十分 驚人的 , 最低 限度而 
言 ' 單 在美國 ' 每年 使大衆 所受的 損失已 

超過四 百億. 美元。 

我們 的道德 敗落是 可驚的 ' 奇 14 的是 , 
很 多人 都企圖 使之成 爲正當 。 在 最近數 a 
中 ' 一 間著名 基督敎 派的一 位最高 級的職 
員公 開宣佈 ' 他贊成 介於靑 年間的 婚前性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彼 得生馬 可長老 

關係 , 而他的 講詞已 由聯合 通訊社 發佈到 
各國去 。 

由 於男女 的亂交 , 那可怕 的性病 巳達到 
風行 的階段 。 一 位健 康官員 說它們 實際上 
已超越 了流行 的比率 , 而他 稱那種 情况是 
一 種時疫 。除了 普通感 冒以外 , 現 時這些 
性 病比起 任何傳 染病更 能爲害 更多人 。 

在我 們最聞 名的西 方城市 中之一 , 健康 
官員 們估計 , 在毎十 位十四 歳至二 十五歲 
的人中 , 有 一位是 患上花 柳病的 。 那幾乎 
是 難以使 人置信 。 

國際 先鋒論 壇報最 近說嗜 胎之易 現在已 

抹去不 道德的 汚名, 使 性自由 甚至比 以前更 
無拘束 。 

我們目 前無主 見的景 况實在 人 心寒。 

數以百 萬計的 人接納 男女亂 : 爲 一種新 
的 生活方 s  ' 雖然 寒淫破 壞了. 姻 及粉碎 
了家庭 , 他們仍 爲姦淫 作辯解 而 同時我 


們在 某些公 衆塲方 作禱吿 , 卻被認 爲是違 

法的 。 

當我們 在學校 中敎導 性知識 , 和 公開地 
在 電影中 描摹那 猴'^ 的醜陋 行爲時 , 實際 
上我們 是在使 一位帶 聖經進 課室或 會請學 
生吟誦 主禱文 的敎師 成爲罪 人了。 如今我 

們巳喪 失了對 價値的 知覺了 ! 

有些 美國人 爲了尊 重國旗 而反對 人們提 
到全能 者的名 , 於其 時其他 人則會 將我們 
的錢 幣上的 「我們 信賴神 」 這句 話除去 。 

很多敎 派的聚 會出席 率正迅 速下降 , 聖 
經的 銷售率 低了百 分之二 十五, 而有些 
作爲牧 師的都 已失去 了他們 的信仰 。 

全能 者吩咐 我們必 須毎週 遵守神 聖的安 
息日 。 我們 已當祂 面藐視 這律法 , 我們很 
多 人已將 這聖日 轉爲嬉 樂之日 或輕爲 「照 
常營業 」 之日 , 迄今 安息日 的賜與 是作爲 
一 種順從 我們的 釗造主 的象徵 。 


140 


對於罪 惡的接 二連. 三而不 留情的 攻^  . 

「我們 Tf 先憐憫 ' 其 次容忍 , 然 後接納 」 
• 邯是何 等的確 'rt  。 

我們是 S 被捲 入無 神論及 其中連 帶着的 
喷落 的大浪 潮中呢 ? 

我們 是否比 那些先 於我們 而又因 罪惡而 
被 fef 除 的文化 更好呢 ? 

在那些 文化中 , 人 們巡得 了一個 有關他 
們佔據 這半球 的嚴厲 敎訓。 

他們獲 悉這地 對於全 能者是 有特别 S 義 

的 , 而 祇有那 些事奉 神的各 個民族 才能留 
在這裏 。 

如果 我們自 己想存 活的話 , 今日 的我們 
就必須 留意這 S 吿。 

我 捫不能 說在世 界 其他地 方犯罪 就可受 
較少 的譴責 ' 或 可作最 低限度 的辯護 ' 因 
爲不 管人們 的哲學 ' 和罪惡 是在那 裏發生 
, 罪 惡始終 是罪惡 。 

但在這 半球存 在着一 種不同 的情况 ° 神 
已 奉獻此 地給' 池的 愛子主 耶穌基 督作工 ' 
而祂 不會容 忍人們 繼續亵 《 此地 。 

因此 爲了要 保存這 地以完 成祂神 聖的目 
的 ' 祂 下令說 「凡 佔有 這應許 之地的 ' 從 
那時起 到永遠 ' 都要 事奉他 ' 眞實 而獨一 
的神 , 否則 當他十 足的震 怒臨到 他們時 ' 

他 們必被 掃除。 」(以2:'8。 ) 

主用 明白而 直率的 話語吿 訴我們 ' 無論 
任何 各國佔 有這地 都必須 事奉神 ' 不然就 
死亡 ! 

現代的 美國偉 人所給 與我們 的類似 S 吿 
' 尤 其足矣 。 

在 上一代 ' 我們有 一位著 名的經 濟學家 
裴 申羅傑 曾說: 「祇 有宗敎 才能防 it 民主的 
統治 發展成 爲暴民 的統治 ° 祇有 當一國 
的公民 是虔誠 ' 有才智 ' 能爲 人服務 ft 樂 
;f: 效 勞時' 一國才 能興旺 起來。 」 然後這 


© 人 x 說到 一些我 們 必 須 j' m  ffl  .(#: 的 % 情 

, 「港' .T 《敎 原則的 -般^ M 悄形已 ffi 小 
了我們 IVftt 遭遇的 W —槿大 恐慌。 J 

林肯吿 訴 他 時代的 人民說 f 美國不 《itfl! 
怕外來 的危險 …如 果有 險^ ^到 * 國 的 
^  ,  Wfe 險 g 從國內 而來的 。 『 作爲 -fW 
自 由民族 ,我 們必須 一直生 , 或 自殺而 

死 …… 』 J 

然後那 位偉大 的解放 者父說 : 

「我 們在 人數, 富 裕和力 方面 已繁盜 
起來 : 但我 們却忘 記了神 …一 我 們應當 
在被 觸怒的 神前搛 抑我們 S 己 ' * 認 
我們 國內的 罪惡' &祈求 寬宥和 饒恕。 J 

我們的 if 任總統 S 治華 盛頓 曾說: 「… 
…一個 不理會 上天所 定立的 佚序和 權利的 
永 恆規則 的民族 , 永 不要想 上天會 對他們 
K 出慈祥 的笑容 …… 」 ( 首次就 任詞, 1789 
年 4 月 30 日 ) ' 

在 所有! i 吿中 ' 偉 大的政 治家韋 白斯特 
曾給 與其中 一項最 嚴厲的 ff 吿 '他說 : 「 

如 果我們 和我們 的子孫 扑: 絕 宗敎的 指示和 
權柄 ' 違背 * 恆公義 的規則 ' 輕視 道德的 

訓誠 ' 及不顧 一切的 摧毁那 使我們 M 結一 
致的 政治憲 法的話 ' 沒有人 會知道 災難會 
如 何突然 壓倒. 我們 ' 這災難 會將我 們一切 
的榮權 埋沒在 深遠的 幽暗裏 。 」 

神 曾啓示 祂在末 日將藉 着暴風 ' 地震 ' 
及海水 的聲音 將人捲 到他們 界限之 外來警 

吿人民 。 我 們現在 聽到, 池的 聲音並 認出它 

.嗎 9 

在巴基 斯坦的 一次風 '暴中 ' 估計 約有五 
十萬人 受到侵 II  - 在 智利的 一次地 震中造 
成了十 萬人無 家可歸 ' 這兩 次災難 在數週 
內先 後發生 ' 我們能 忽視它 們所帶 來的巧 
吿嗎 ?  • 

密西 西比整 個區域 於數月 內先後 波兩次 

!*躐 的風 SHi? 平 ' 杉磯受 到多次 地震的 


hm  ' 迠成 人數 ^匚 &造成 五十^ 元的损 
失 , 我們能 &其中 ^到神 對我們 k 除的人 
的一種 公平的 «吿« 音嗎? 

我們能 由於買 了地薛 '火 災' 和風 s 災 
害 的保險 iffi 璲 弛 及 ) & 到安 逸 嗎 ? 

保險 W (能防 lh  -tliisia 或 停止一 次地廣 

嗎 ? 

能^ 制這種 可怖的 力量呢 ? 
是 自然誇 的神呢 ? 
^與一 I 驚 慌的漁 人站在 一隻在 暴風中 

搖蕩的 船上' 並 ffij 單的斥 風說 「住了 
罷 了罷' I 虱钛 Ik 住' 大大的 平靜了 
呢 ? 

往昔滅 絕文化 中的人 現在從 多代的 
中向我 們講話 ' ? ^农 我們注 蒽那些 引致他 
們 湮沒的 同樣情 W  。  , 

聽 他們說 些什麼 ! 

生 活在美 洲那些 湮沒文 化中的 古代先 *D 
們藉 着啓示 之眼看 到今日 的我們 。 他們指 
我們是 外邦人 ' 而其 中一位 先知說 : 「 … 
…外 邦人啊 , 你們除 了悔改 而從你 們邪惡 
的路上 M 頭外 ' 你們在 神的力 V,. 前 怎能站 
立 得住呢 ? 

「 你們 不知道 你們是 在神的 手中嗎 ? 你 
們不 知道他 有一切 的權力 ' 在他偉 大的命 
令下 ' 大地要 像一幅 S 軸般 捲在一 起嗎? 

「因此 ' 你們要 ^改 '並 在他面 前謙抑 
自己 ' ft 得 他用公 道來處 置你們 一… 」 ( 
孪 門書 5  :  22_24。 ) 

'/j  一位 已去世 很久而 現在從 « 埃中 向我 
們說 話的古 代美洲 先知說 :  、 

「因 爲這是 一塊比 所有其 他土地 都精美 
的 土地; 所 以凡佔 有這地 的人. 必須 事奉神 
, ; 則必被 W-除 ; 內爲 那是神 的永^ 法令 

。 要到了 這塊地 上的子 ^中的 惡貫滿 a 的 
時候 , 他們饞 會被^ 除。 


•  141  • 


r 你 們外邦 人啊 ' 這件 事傳達 到你們 ' 
好 使你們 知道神 的法令 一一 好使你 們悔改 
. 个艇 棟在你 們的罪 惡中直 到那滿 s 來到 
' 使 你 們不致 像這塊 地上的 居民過 去所做 
的那樣 ' 把 神十足 的震怒 w 致到你 們的身 

上。 J  (以 2:  10—11。 ) 

一千 五百年 前住在 這美洲 的古代 先知摩 
門說: 「我 對如們 講話' 就 像你們 在我面 
前一樣 ' 然 而你們 並不在 我面前 ° 但是耶 
穌基 督已將 你們顯 示於我 ' 我知道 你們所 
做的 事情。 

「我 知道你 們生活 於你們 內心的 自負中 
; 除 了極少 數人外 ' 莫不在 他們的 內心中 
揚 揚自得 ' 穿着 極精美 的衣服 ' 犯 着猜忌 
' 傾軋 ' 怨恨 ' 迫害 ' 以及 種種的 罪惡… 
... J  ( 摩門 8:  35- 36。 ) 

在這西 半球中 ' 有 很多人 是有着 某些以 
色列 支派的 血統的 。 對 於他們 ' 這 位先知 
說: 「你 們要 知道你 們是屬 於以色 列家族 
的。 

「你們 要知道 你們必 須悔改 , 否 則你們 
不 能得救 。 

「 你 們要知 道你們 必須知 道你們 的祖先 
們 , 悔改你 們一切 的罪惡 和不義 , 相信耶 
穌基督 ' 信 他是神 的兒子 一… 」 ( 摩門 7  : 
2-3,5。 ) 


然後我 們又有 這話語 ' 亦 是關於 今曰活 
着 的我們 ' 是來自 一位古 代的美 洲先知 
,他 今日從 塵埃中 向我們 講話: 「這 些事 
是 S 向我 顯明的 ; 所 以我寫 給你們 大家。 
也 3 〒這原 因我寫 給你們 ' 就是使 你們可 
以知追 你們大 家都必 須站在 基督的 審判寶 
座前, 是的, 毎一個 屬於亞 當的整 個人類 
家庭中 的靈魂 ; 你們 必須站 在那裏 接受你 
們行爲 的審判 , 不管 你們的 行爲是 好的或 
是壞的 ; 

「 也 使你們 可以相 信你們 之中將 要獲得 
的耶 穌基督 的福音 …一 」 ( 摩門 3:  20- 21 

°  ) 

而最後 , 所 有住在 古代美 洲的最 偉大的 
先知中 的一位 對今日 活着的 你和我 這檨說 

「我 勸吿 你們要 記住這 些事; 因 爲時間 
很快要 到來, 那時你 們就會 知道我 並沒有 
說 m , 因 爲你們 必將在 神的審 判瀾前 * 到 
我 ; 主神 必將對 你們說 : 難 道我沒 有對你 
們宣佈 過我的 話嗎? 就是 這個人 所寫的 - 
彷彿 一個已 死的人 在呼叫 , 是的 , 就像從 
塵埃之 中講出 來一樣 。 

. 「神 必使你 們知道 我所寫 的是眞 實的。 

「举 再勸 吿你們 ' 你 們要歸 向基督 ' 抓 
緊 每樣好 的恩賜 ' 不要觸 碰那壞 的贈與 ' 


和那 不潔的 東西。 」 (乃 10  :  27  ' '29— 30 

- ) 

如果現 代美洲 各國會 悔改及 事奉主 , 偉 
大的祝 福將是 他們的 ,因 先知. 曾說: 「這 
是一 塊精選 的土地 , 任何佔 有這地 的民族 

, 祇要 他們事 奉這塊 地的神 , 就是  

耶穌 基督 , , 他 們不會 有束縛 , 不會被 f? 

, 也 不會有 天底下 任何其 他的民 族進入 。 

」 (以 2=  12«  ) 

全能 者對於 我們忽 略或蔑 視祂還 會容忍 
多久呢 ? 

我 們能藉 著接受 那哲學 , 說神是 沒有的 
, 聖 經祇不 過是一 本神話 , 摩門經 不是眞 
實的 , 因此悔 改是不 必要的 , 而安! & 我們 
自己嗎 ? 

我們向 你們見 If 神確實 活着的 , 祂是全 
人類 的永恆 審判者 , 而我們 各人在 祂的審 
判 日 中必須 面對着 我們自 己行爲 的紀錄 。 

耶穌基 督確實 活着的 。 祂是這 地的神 。 
那是祂 的福音 , 而亦 祇有祂 的福音 才能將 
我們 從毁滅 中拯救 出來。 

趁著還 有時間 ' 願 神允准 我們對 我們的 
盟約 提高警 « 及改 變我們 的方向 ' 我這樣 
謙 卑祈求 ' 奉 耶穌基 督的名 ' 阿們 ° 


•  142  • 


在耶 和華殿 的山上 


神將 從她驅 逐以色 列人去 的各地 聚集分 散的以 色列人 

+二使 徒議會 
黎嘉 蘭長老 


各  位弟 兄姊妹 , 今 日當我 在這偉 
大 而充滿 靈感的 敎友- 大會的 結束聚 會中站 
你們 面前時 , 我 要表達 我對天 父的愛 , 感 
激 祂賜與 我們祂 唯一的 獨生子 的大愛 , 感 
激耶穌 基督偉 大的嘖 罪犧牲 , 及感 激我能 
'有 很大 的榮幸 和特權 多年來 代表耶 穌基督 
作 爲祂的 永恆眞 理的一 位大使 , a 作爲祂 
的神性 的一位 見證人 。 今日 我確實 地向你 
們見證 我知道 基督是 活着的 , 祂就 是世界 
的 救贖主 , 並且' 池已 將祂的 敎會藉 斯密約 
瑟先 知在這 福 音期中 復興而 賜 給我們 
藉著 * 的福音 給我們 一種生 活方式 的依據 
, 在今 生帶給 我們喜 悅和快 樂及來 生帶給 
我 們高陞 。 

上星 期五在 我們的 十二使 徒地區 代表會 
議中 , 韓馬里 安弟兄 , 正如你 們所知 , 他 
是一位 出', 色' 的講改 事的人 ' 正如我 們今早 
再次 證明的 , 他 在與各 位弟兄 蕭 話 時給與 


這說明 。 他 說及世 人新人 換舊人 。 我將這 
應用 於我自 己身上 。 我是這 敎會的 舊人之 
一 。 我 是年紀 最大的 人之一 。 我想 我能確 
實的說 , 除了斯 密斐亭 約瑟會 長之外 ' 今 
日在地 面上沒 有任何 人有著 像我在 這敎會 
的總會 敎友大 會中站 在講壇 上那樣 多的次 
數 。 如果我 計算正 確的話 , 這就是 我蒙得 
特權在 其中演 * 的第 七十四 次總會 敎友大 
會 。 聆 聽各弟 兄的見 it  , 使 我想起 了我們 
所 唱的那 首聖詩 的歌詞 : 

r 來傾聽 先知的 g 音 , 
如神的 話到臨 , 
眞 理道上 雀躍歡 欣-, 
歌聲高 ' 心相印 。 
昔日 先知所 行路徑 , 
我們尋 覓已明 ;- 
又一 先知今 被差遣 , 
將 itt 知識 復興 。 」 


—— 聖 詩 遇集第 156苣 

我不 知今日 的人們 能到全 世界的 那一處 
I® 聽我們 在此所 聽到的 這些訓 Ifi  ' 這些訓 
誠將提 昇男人 和女人  >  帶 給他們 & 他們所 
愛  W 人, 以 及我們 天父的 那些經 聖化和 
救睛的 兒女們 今生的 快樂& 來生的 超 
昇 ° 

然 後我又 想到古 時的耶 利米所 說的話 。 
他 * 到 我們的 日子。 他說 : 

「耶 和華說 • 背道的 兒女阿 , 回來罷 ; 
因爲我 作你們 的丈夫 二… 」 好一 個盟約 ! 

r 一… 並 且我必 將你們 從一城 取一人 ' 從 
一族取 兩人. 帶到 錫安。 我也必 將合我 心的 
牧者 • 賜 給你們 • 他們必 以知識 和智慧 • 

牧養 你們。 」 (耶 3:  14  —  15。 ) 

你 們今日 可到全 世界那 一- 處找到 我們在 
這敎友 大會各 聚會中 曾見, 适 的那段 話的應 


•  143  • 


驗呢 。 ^後 我乂. ffi 到斯 密約 s 先知 賜給我 

們 的信條 中的一 項陳述 , 他說: 「我 們信翻 

„1 正確的 聖經是 神的話 ; 我們 也信摩 H 經 
是神 的話。 」 ( 第八 信條。 )  * 

我全心 的相信 ' 並 爲這些 經文書 卷而感 

神 。 

我乂         •  - ffl 條 * 所說的 ' 其 中是這 

樣說: r 我們信 神已經 啓示的 一切' 及祂 
現 在啓不 的一切 ' 我 們也信 祂仍要 啓示許 
* 有關 神的國 度重大 的事。 」 (第九 信條 

。 ) 我 全心信 的相信 這些。 

我喜愛 wis 經文中 的預言 ° 很多 預言已 
在這 豐滿時 代的福 音期中 應驗了 ' 而其他 
仍在等 待應験 。 

我 又想起 耶穌所 說的話 '祂 說' 「 你們 
査 考聖經 ' 因 你們以 爲內中 有永生 ' 給我 

作見 IS 的就 是這經 ° 」 (約 5  :  39°) 好一 
項陳述 !在祂 復活後 與祂的 兩位門 徒同行 

到以馬 忤斯時 ' 經 上吿訴 我們他 們的眼 
睛 迷糊了 ' 因此 他們不 能認出 * • 當耶穌 
聽到他 們所說 有關祂 和祂的 傳道工 作和釘 
十架 的事時 ' 祂體 會到他 們並不 理解' 池一 
向嘗試 去敎導 他們的 ' 因 此祂說 ' 「  •••••• 

無知 的人哪 ' 先知 所說的 一切話 ' 你們的 
心 ' 信得太 遲鈍了  。 」 (路 24:  25。 ) 於 
是從摩 西和衆 先知起 , '他 將衆先 知曾見 |g 
祂的所 有事情 ' 都給他 們講解 明白了  。 今 
午我 們沒有 時間去 研究那 些應許 和預言 , 
但經 上甚至 預言了 在祂被 釘十架 時人們 
都 給他們 講解明 白了。 
爲了 祂的衣 服而拈 M 的事 。 ( 見約 19  :  24 
°  ) 

彼 得吿訴 我們祂 打開了 他們的 暸解力 , 
好使他 們能暸 解經文 。 我們 可讀到 彼得所 
說的話 , 於其 中他說 : 

「我們 並有先 知更確 的豫言 , 如 同燈照 
在喑處 , 你們在 這豫言 上留意 ' 直 等到天 


發亮 晨星在 你們心 褰出現 的時候 , 緣是好 

的。 

「第一 要緊的 • 該知 道經上 所有的 «言 
• 沒有 可隨私 S 解 說的。 

「因 爲像言 從來沒 有出於 人意的 , 乃是 

人被 聖《!* 動說 出神的 話來。 」 (彼後 1 
: 19—21  o  ) 

我相 信先知 的話語 是我們 今日在 這世上 
所 得到的 最確切 的引導 。 我 相信耶 穌曾說 
的: 「就 是到天 地都廢 去了, 律法 的一黠 
一 畫也不 能廢去 ' 都 要成全 。 」 (太 5  : 

18。 ) 

現 在想一 想那些 受靈感 應而來 的事情 , 
確是令 人感到 奇妙的 。 在分 配給我 的時間 

中 , 我 祇能簡 短的提 到其中 的一些 。 

以賽 亞看見 我們的 日子。 他看見 曠野像 
玫瑰花 開一般 的繁盛 。 他肴 見河流 在沙漠 
中 -/>/; 流 , 那裏 我們在 全能者 的啓示 下建造 
了 這些偉 大的灌 i 旣運河 , 就 是在我 們的先 

驅 者被帶 到此地 的這胜 山谷後 , 這 些山谷 
是一 塊荒地 , 遠離運 輸或任 何種類 的曰用 
品 , 他們 沒有任 何東西 , 祇 有勞作 的雙手 
。 他看見 水從高 山的聚 水處湧 流下來 。 他 
* 見 錫安的 女兒起 來在錫 安之上 高歌。 ( 
見賽第 35 章 。 ) 你在 全世界 歷史中 的那一 
處能找 到這樣 的應驗 , 如同 我們大 會堂聖 
詩 班的歌 唱一樣 , 至 現在已 唱了四 十二年 
多而 耒中斷 過呢? 現在 有了人 造衞星 , 他 
們 的歌聲 就可傳 遍全球 。 怪 不得尼 克森總 
統於去 年十一 月到, 力 這裏時 說這是 全世界 
ft 偉大 的詩班 c 

以賽 亞看見 耶和華 殿的山 在末日 建立在 
諸 山之上 , 他 所稱的 末日就 是那時 人們會 
說: 「來 罷' 我們登 耶和華 的山' 奔雅各 
神的殿 ; 主 必將他 的道敎 訓我們 , 我們也 
要行 他的路 , 因爲訓 誨必出 於錫安 , 耶和 
華 的言語 ' 必 tH 於耶 路撒冷 。 」 (賽 2  :  3 


以我 的想法 , 這 ffi 言就 在這地 % 上 • 在 
這雅 各神眞 K 的殿中 確切地 應驗了  。 這聖 
殿 比起我 們紀錄 中的任 何其他 建築物 , 帶 

更多 的人從 各地前 來學習 祂的道 及行走 
祂的路 。 

我 能吿, 兆你 們許多 有關我 們早期 的先驅 
者 和歸信 者所作 的偉大 牲 的故事 , 那時 
他們變 資他們 在這世 上所有 的一切 , 留下 
他們所 愛的人 , 他們 的朋友 和職業 , 而去 
到一 處遙遠 的地方 學習一 種陌生 的語言 。 
是什麼 帶他們 來到這 裏的? 是雅各 神的殿 
, 好 使他們 能學習 祂的道 及行走 祂的路 。 

耶利 米蓍到 那日子 , 那時 人必不 再指着 
那 : 

r 領 以色列 人從埃 及地上 來之永 生的耶 
和 華起誓 ; 

「卻 要指着 那領以 色列人 從北方 之地, 
並 g 他們 到的 各國上 來之永 生的耶 和華起 

誓 …… 」 ( 耶 16  :  14—15°  ) 

思 考一下 那陳述 。 想想在 過去這 些世代 
中 , 猶 太人和 基督徒 如何讚 美主藉 摩西帶 
以 色列人 脫離囚 禁時所 伸出的 大援手 , 而 
耶利 米現在 帶來神 聖先知 的這些 話語, 吿 
訴我們 他們在 末日將 不再記 着那些 , 而是 
言 已着神 如何從 祂驅逐 以色列 人去的 各地聚 
集分 散的以 色列人 。 

耶 利米看 到主要 做這當 眞之事 的日子 , 
那時祂 要召^ 多打 魚和打 獵的人 「從 各山 
上 , 各岡上 , 各 石穴中 ' 獵 取他們 。 」 ( 
耶 16:  16。 ) 你們在 那裏可 找到我 們在耶 
利 米這 偉大預 言中所 提及的 那些打 魚和打 
獵 的人呢 ? 他們就 是木. 狄會 現有的 一萬四 
千位 傳敎士  , 及那些 自斯密 約瑟先 知瘦得 
眞理 , 而派遣 使者出 去與世 人分享 眞理之 
時起 , 在他們 之前的 傳敎士  。 因此 他們出 
去打魚 & 打獵 , 從岡上 , 山 上及石 穴中聚 


144 


* 他們 。 我^ 爲那是 比我們 某些人 所想的 

還 要眞實 ! 

當我 W 任美 國南部 諸州傳 道部的 會長時 
, 我記 得我曾 到西佛 羅里達 參加一 次敎友 
大會。 我們 旅行了  160 公里' 似乎 還見不 
到一 所房子 ,當 我們 抵達其 中一間 小巧的 
會堂時 ' 那 》W 有二百 五十人 ' 我就說 , 
「 如果 你們不 從石穴 中出來 , 我就 不知你 
們來 自何處 。 主 會知道 • 但我 不知道 !  J 
然而 , 那是 眞實的 , 並且我 們眷到 那就在 
我們 自己的 雙眼前 應驗了  。 

瑪拉基 * 到 在主大 而可畏 的日子 到來之 
前 , 那時 主說祂 要差遣 以利亞 先知來 「使 
父親 的心轉 向兒女 ' 兒女 的心帱 向父親 , 
免得我 來咒詛 遍地。 」(瑪4:6。 ) 想想 
這一 段陳述 。 而猶太 人仍然 在等待 他的來 

臨 ° 

去 年七月 我在以 色列時 , 在一次 遊歷中 
我們, 8 問了三 所猶太 人會堂 , 那裏 的牆上 
掛着一 張大的 扶手椅 。 我問 那位牧 師爲何 
有 張椅子 在那裏 。他 說' 「 好使在 以利亞 
到來時 我們能 將它拿 下來給 他坐。 」 然後 
我 想到他 們是如 何留在 黑暗中 , 在 此我們 

知道 以利亞 已來了  。 平常人 的能力 很難理 
解及 瞭解到 由於以 利亞的 來臨而 引起的 ' 
曾在這 世上, 發生 的事情 : 這 偉大的 家譜工 
作 - 這 世上任 何地方 所不能 相比的 圖書館 
; 在這些 山中所 挖掘出 來的這 些大枇 項 石 
窖 , 其中 都保存 着數以 百萬計 的紀錄 。 

怪 不得以 賽亞稱 它爲奇 妙又奇 妙的事 ' 
那 時百姓 用嘴唇 尊敬祂 ' 心卻 遠離他 ; 並 

且他們 將敎導 人爲的 敎義。 (見賽 29:  13 

一  14。 ) 這 些是其 中的一 些事情 ' 而還有 


很多 • 很多事 已在我 們的日 户 中發生 r • 

驗了 衆知的 ^     。^不 得先 知說: 「  們 
們 砷 匕經啓 示的一 W  •  &祂 fli 在 啓示的 
-W  • 我們也 « 祂仍要 ^小. .T'》^B« 神的 

國重人 的搴。 」 ( 第九 g 條 。 ) 

我沒有 時間來 作深人 的講述 • 但耶利 米 
已很明 確的述 &有 關 我們的 e 姓在 此地的 
這 些山? f 中的 • 正如我 們的歴 史家所 
寫的 一一 他 們如何 必須在 w 水旁走 。 他們 
沿普拉 特河跋 涉了八 s 多公里 。 然 後他又 
說他 們應與 他們的 羣衆一 同來, 「年 少的 
年老的 ' 也必一 同歡樂 • 我要 使他們 
的 悲哀變 爲歡喜 • 並要安 他們 , 使他們 
的愁 煩轉 爲快樂 。 我 必以肥 油使祭 的心 

滿足: J  ( 耶 31  :  13—14。  )  w 就是爲 

何我們 的百姓 會響應 臨到他 們身上 的毎一 
項呼喚 , 因爲 天上的 神釗造 了人心 胸中的 
感覺 , 正如古 代的尼 腓所說 ,主 「用 他的 
愛充滿 了我, 甚 至燃燒 着我的 肉體。 」( 

腓二  4:21。 ) 

還有很 多其他 的事將 要應驗 。 我 會提& 
其中 的兩件 。 在我 還是個 年經人 的時候 ' 
主 將這些 事匱於 我心中 • 使 我對挹 太民族 
有一 種愛心 ' 而某一 天他們 將會成 爲推動 
本 敎會的 偉大人 物之一 。 在 摩門經 的序言 
中 ' 我們^ 到 保存那 書是爲 了使猶 太人和 
外邦 人能確 信耶穌 是基督 ' 是那位 向各邦 
顯明 他自己 的永' IS 之神 。 而 除非我 們將邪 
耋拿給 猶太人 ' 否則 那書怎 能向猶 太人做 
這樣 的事呢 ? 因此 ' 在主自 己認爲 適宜的 
日 子和道 路中' 祂將用 S 感應 我們的 ® 
袖二 使 他們差 遣使者 到那民 饬中去 ° 

在# 門經中 ' 我們 浪 到我 們必須 將自己 
的心轉 向他們 。 現 在我沒 有時間 向你們 afl 


出 。他說 有很多 外祁人 將說: 「一 
本^ 經 !一 本聖經 ! 我們早 已有了 一本聖 

m  • 不 -I 能 再有別 的聖經 。 」 然後 說 ■ 
r …… 他們從 w 太 人 w« 得到了 w 本聖經 

H 猶太人 有什麼 感» 呢?  一… J  (腓二 29 

: 3-4  o  ) 

然後 ' 於本 敎食組 成的三 年後' 在 將 
給 W 密約 S: 先知的 -項 啓示中 ' 钛 是在敎 
義和^ 約第/ 八 * 中' 主說: 「所 以' 
要 U 斥戰爭 ' t:. 張和平 •  3£ 旦努力 尋求把 
子孫的 心轉 向他們 的祖先 ' 租先的 心《向 
子孫 ; 再者 ' 須使猶 太人的 心搏向 « 先們 
' 先 知們的 心轉向 挹太人 ; 以 * 我 來用咒 
<1£1»¥整 個人地 ' 而 使所有 血肉之 * 在我 
面 前毀滅 。 J  ( 敎約 98  :  16-17  。 ) 不要 
相信 人的智 S  。  »亊 工是永 恆 之父 ' 神的 
智 S  ' 是地 在今日 給與約 S 先知的 ° 

flli 利 米看到 那日子 ' 那時 猶大家 要和以 
色列 家同行 (見耶 3. :  18) ;以西 結又吿 
诉我 們邯日 子將到 ' 那 時不再 有二國 ' « 
有一個 ' 有一 神將統 治他們 所有人 ( 見結 

37  :  22  o  ) 

我 斫求主 *( 助我 們前進 , 羝 ffi 應驗 所有 

祂曾啓 示而還 未應驗 的應許 。 並且 我希望 
能長 壽到足 以奮到 更多一  Si 的這些 奇妙的 
成就 , 以作爲 這偉大 的福音 期的一 部份。 

我 全心全 意的向 你們見 S 這事工 的神聖 
性 • 這事 工是永 恆之父 • 神 所立定 的計畫 
。 它是 建立在 使陡和 先知的 根基上 , 有我 
們的主 基督爲 主要的 房角石 。 並且 他正在 
引導 他今日 的敎會 ' 正 如聖先 知們曾 t( 稱 
的 ' 吔將 羝樓帶 領敎會 直至他 * 着 天上的 
雲彩 來臨之 時爲止 ' 我诏下 這些見 S 給你 
們 ' 奉主耶 穌« 督的; g  • 阿們 。 


•  145  • 


撒但 —— 大騙子 


我  親愛 的弟兄 姐妹和 朋友們 , 我懇 
闭期 望你們 的信心 和禱吿 。 今天我 特别需 
要主 的蒹, 因爲 我打算 講祂的 敵人, 「撒 
但 一一 最大的 騙子。 」 

從我 a 在所 講的事 , 你們 也許會 記起一 
e 女兒對 母親說 的話: 「我 不能嫁 約翰, 
因 爲他不 相信有 魔鬼。 」 母親回 答說: 「 
别 理這些 , 嫁他吧 , 你我將 來可改 變他的 
這個 問題。 j 

說沒 有魔鬼 的敎義 , 如同神 是死的 《 論 
一樣 有害。 撒 但本身 就是這 兩種謊 言之父 
相信 它們就 是向他 投降。 常領' 導這 種投降 
也正 在領導 並將繼 樓頟導 世人走 向滅亡 。 

^世 聖徒知 道有神 ' 他 們同樣 肯定的 
知道 撒但是 存在的 ' 他是一 偭有力 的靈體 
■ 他是神 ' 人類 和正義 的首敵 。 

神和 魔鬼二 者的實 際存在 ' 是經 文和人 
類 經驗的 結論而 成立的 。 

亞伯拉 罕記載 前生的 重大天 國會議 ' 指 
明上帝 與撒但 都曾參 與該次 會議。 ( 參閱 

亞伯 拉罕書 3  :  22-28  ) 

最奇 妙最重 要的是 那項記 載中顯 示的知 
識 一一 有關 遠久以 前事情 的眞枏 ' 父上帝 
與 祂的靈 性兒女 ' 及 祂要創 造世界 的計畫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墨 慕義墨 林長老 

。 其中也 提及福 音計畫 ' 指 明基. 督 和撒但 。 

推廣向 亞伯拉 罕啓示 的眞理 , 主 對摩西 
講話 :' 說 「我, ,主神 ' 對摩 西講話 '說: 你 
曾奉 我的獨 生子的 名命令 離開那 個撒但 , 
就是那 個從太 初就存 在的' 他來到 我面前 
說 一一 着啊 ' 我 在這裏 ' 派遣我 ' 我做称 
的兒子 ' 並且 我救贖 全人類 , 以钕 於一個 
都不 被失落 ' 我必 定做到 ; 因此把 称的榮 
譽給我 。 」 ( 摩西書 4  :  1  ) 

舊 約中的 先知們 ' 也知道 撒但及 他在天 
國 會議中 的角色 。 以 賽亞似 乎是直 接對他 

說 : 

「明 亮之星 ' 早晨 之子阿 ' 你何 竟從天 
墜落。 你這 攻敗列 國的, 何竟 被砍倒 在地上 。 

「 你心 裏曾說 , 我要昇 到天上 。 我要高 
擧我 的寶座 在神衆 星以上 …… 

「 …一 我 要與至 者同等 。 

「然而 你必墜 落陰間 • 到 坑中極 深之處 
。 」 ( 以 赛亞書 14  :  12-15) 

在 此最後 福音期 , 主更確 言了祂 在過去 
各時 期中所 啓示的 , 有關撒 但在天 國會議 
中 的角色 。 一八三 〇 年九月 ' 祂對 先知斯 
密 約瑟說 : 


「  • …魔鬼 是在 称亞當 以前, 西爲 魔鬼反 

叛我, 說, 給我 的榮耀 , 那是我 的權力 ; 
他也 使天民 中的三 分之一 , 因爲他 們的選 
抨權而 背離我 ; 」 ( 敎約 29  :  36  ) 

一 八三二 年二月 ' 期密約 S 和雷 格登瑟 
耐 , 見 證他們 在異象 中看到 「 有一 個在上 
'帝 面前持 有權柄 的上帝 的天使 , 反叛 …一 
獨生子 , 從 上帝與 子的面 前被驅 逐下去 。 

「並 被稱 爲沉倫 ' 因 爲諸天 爲他哭 泣一 
他就是 路西弗 ' 一個 早晨之 子。」 (敎約 7  6 

:' 26—26  ) 

斯密 約瑟簡 明的綜 合前生 的那次 重大爭 
論如下 : 

「天上 的爭論 是這樣 : 耶 穌說有 些靈必 
定將不 得拯救 ; 而撒 但說他 可以拯 救所有 

的靈 , 因此 在會議 上提出 他的計 a  , 但會 
衆却" 贊成耶 穌基督 的計畫 。 於是 , 撒但起 
來反 抗上帝 ' 因 此他及 那些跟 隨他的 , 都 
被驅 趕下來 。 」 ( 斯密約 a 先 知的敎 訓 . 

[ 德 撒律圖 書公司 ' 1968]  357 頁 ) 

當撒但 及跟隨 他的衆 靈被驅 逐下來 , 他 
們 便來到 這世界 。 

主在予 摩西的 異象中 , 說 : 

「 …… 因爲.  撒但 背叛我 ' 力求破 


•  146  • 


壞我 ' 主神 ' 賜 給人的 選擇權 , 並 且還要 
我 必須把 我自己 的權力 賜給他 ; 我 就藉著 
我 濁生子 的權力 使他被 拋下去 。 

「 於 是他變 成撒但 ' 是的 , • 即魔鬼 ' 萬 
m 之父 ' 欺騙蒙 蔽人們 ' 並 且隨他 的意志 
俘 虜他們 ' 凡不聆 聽我聲 音的都 是這樣 。 

」 ( 摩西書 4  :  3—4) 

亞 當與夏 娃未墮 落之前 ' 撒但與 他們同 
在伊 甸園中 。 不 -僅如 此當他 們被趕 離伊甸 
園後 ' 撒但也 繼續誘 惑他們 和他們 的子女 
。 亞 當和夏 娃獲得 福音後 ' 他們 在福音 * 
很 快樂' 「 …一 讚美神 的名' 他們 向他們 
的兒 子們和 他們的 女兒們 透露所 有的事 。 

「擻但 來到他 們中間 ' 說 : 我也 是神的 
兒子 ; 並 且他命 令他們 ' 說 : 不要 相信這 
事 ; 於 是他們 就不相 信這事 他們 愛撒但 
甚 於愛神 。 人們 從那時 起成爲 俗慾的 ' 肉 
慾的 和魔鬼 似的。 」 (摩西 書 5  :  12  — 13) 

自 從那時 到現在 , 撒 但一直 在地上 。 我 
們讀 約伯記 : 

「 有一天 , 神的衆 子來侍 立在耶 和華面 
前 , 撒 但也來 在其中 。 

「耶 和華問 撒但說 ' 你從 那裏來 。 撒但 
回答說 , 我從 地上走 來走去 , 往 返而來 。 
」 ( 白言已 1  r  6-7  ) 

先知 在他一 八三一 年八月 十一日 的日記 
中寫下 : 

「 …一 我 們紮營 馬扣未 恩灣的 河岸後 ' 
斐 普弟兄 在白日 的公開 異象中 ' 肴 到毁滅 
使者 以最恐 怖力量 ' 乘坐在 水面上 ° 其他 
的人聽 到聲音 ' 但 看不到 那異象 。 」 (教 
會 歷史文 * 第一册 ) 

撒但 整個兒 是惡魔 ' 永遠是 邪惡的 ' 他 
不 停息的 設法打 撃福音 計畫和 「毀 滅人們 
的靈魂 。 」 (敎約 10  :  27  ) 

「  他決不 勸任何 人爲善 '不' 決 

不勸 一個人 ; 他的 陡衆們 也如此 ' 那些臣 


服 於他的 也如此 。 」 ( 摩 羅乃書 7  :  17  ) 

耶穌在 未去喀 西馬尼 園之前 ' 在 最後晚 
餐上 ' 警 吿彼得 : 「 …一 西門 '西門 ' 撇 
但 想要得 着你們 ' 好 篩你們 • 像篩 麥子一 
樣。」 ( 路 加福音 22:  31) 

撒但 一直是 不變地 從事反 動和克 服基督 
對世 人的影 响力。 他 就代表 、 促進 和推行 
李海 對兒子 雅各的 指示中 所說的 「萬 事之 
對 立」。 ( 參閱尼 腓二書 2  :  11  *  14-15  ) 

撒但 的方法 數不盡 ' 而且變 化多端 。 

「  一… 他藉 着每一 種可能 的手段 ' 欲使 
人們 的心智 M 喑 ' 於 是可給 他們與 眞理相 
反的虚 假觀念 。 撒但 是個富 於技巧 的勸誘 
者 ' 當 福音眞 理更豐 盛的帶 給世人 祝福時 

' 他 也竭力 推廣僞 敎義的 反勢力 。 …一 他 
是 『謊言 之父』 ,經 過長期 的執行 他的兇 
惡 工作後 , 已認爲 『 他可 以迷惑 選民』 。 

」 ( 斯密 F. 約瑟 ' Latter-day  Prophets 
Speak  , [ 書藝社 ' 1948]   '  20 — 21 頁 ) 

撒但在 毎一個 福音期 開啓時 ' 都 竭力攻 
擊眞理 。 剛才 已提及 ' 他在 第一個 福音期 
' 誘 惑亞當 和夏娃 的子女 。 

摩西福 音期開 始時' 「撒 但來誘 感他' 
說, 摩西' -人的 兒子' 崇 拜我。 」 ( * 西 
書 1  :  12) 

耶穌在 世時期 ' 撒 但攻擊 主本人 °  ( 閱 
路 加福音 4:  1-13  ) 這在最 後福音 期開始 
時 ' 撒 但也存 在而與 之競爭 ° 我們 從先知 
的話 中知道 : 

「 ...... 我就被 一種力 量捉住 ' 那 種力量 

完全把 我克服 ' 並且 對我有 那麼一 種可驚 
的勢力 ' 好 (象 捆住我 的舌頭 ' 使我 不能講 
話 。 濃厚的 黑喑向 我圉攏 .' 一 時我^ 爲好 
像我就 這樣突 然毀滅 是,, 卞 定的了  ° 」 (斯 
密約瑟 的寫作 2  :  15  )  敎義' 和聖約 第十葷 
'- 詳記 撒但止 摩門經 之出現 ° 

魔鬼制 止福音 傳播的 '/】 一 明證就 在金鲍 


Kit 弟兄的 紀錄中 。當時 是一八 三七年 ' 
撒但攻 搫帶福 音去英 國的弟 兄們。 (惠特 
耐奥 申著金 ^賀博 的一生 ) 

我們 現在這 ^落的 社會中 ' 大量 頹廢文 
字刊登 民衆普 遍接受 的撒但 的話: 「我不 
是魔鬼 , 因爲 魔鬼是 沒有的 。 」 ( 尼腓二 

書 28:  22) 

我們末 世聖徒 ' 不 必也不 應被世 人所說 
撒但不 存在之 ^惑語 所欺哄 ° 確實 有一個 
魔鬼 ' 最好 相信這 件事。 他 的看見 或看不 
昆 的無數 跟隨者 • 正 在行使 力量^ 制人 & 
今日世 界的人 類事務 ° 

一位 古代美 洲先知 ' 預見 到我們 這曰子 
' 觀察到 所進行 的一切 ' 於 是預言 若不制 

丄撒但 ' 他將 摧毁這 一世代 ° 尼腓論 s 我 
們現在 的情形 ' 說 : 

「^爲 魔 鬼的國 度一定 要震動 ' 那些屬 
於 這國的 ' 必須被 喚醒而 悔改 ' 否 則魔鬼 

必 用他永 遠的鐽 索來緊 繫他們 ' 使 他們激 

起怒氣 而滅亡 ; 

因爲在 那日子 ' 他 必在人 類兒女 的心中 
抂怒 ' 激 起他們 對那美 好的事 物發怒 ° 

他還要 安撫; ^外的 人們 ' 將他們 哄進那 
肉體的 安全^ ' 以致他 們要說 : 錫 安一切 
都很好 ; 是的 ' 錫安 繁榮了 ' 一 切 都很好 

一一 魔鬼這 樣哄騙 ^他們 的«魂 ' 小心 '3S 
翼 的將他 們帶下 地獄。 

他還要 用巧言 把別的 人騙走 ' 吿 訴他們 
地獄是 沒有的 ; 他對 他們說 : 我不 是魔鬼 

, 因爲 ^ 鬼是 沒有的 一一 他 這樣在 他們耳 
中 低,? S 着 ' 直 到用他 那可怕 的鏈索 套緊了 
他們 ' 從 此得不 到解脫 。 」 ( 尼 腓二書 28 

: 19—22  ) 

我 現在講 這些事 ' 並不 是要令 人畏懼 ' 
驚投 或餒氣 。 我之所 以提起 ' 是因 爲我知 
道這些 經文是 眞實的 , 而且 我要喚 起大家 
的庄. ,g  ' 如果 我們要 「征 服撤但 ' 並且 …- 
…脫離 那些擁 護撒但 工作者 的撒但 僕人們 
的手掌 (敎約 10  :  5  ) ' 我們就 必須明 暸 

•  147  • 


識 這情形 ' 沒有時 間可 (tt 衣 世聖陡 i 
& 其辭。 

在也 不是我 們驚^ 失措 的時候 °  11 前 
的一 WW 難 不是在 不知不 * 中來的 °  一 
百四 十年前 ' 卞-已 淸楚啓 示這時 代的進 W 
。 我 們知道 ' 救 t 第二 次來臨 的時間 愈易 
接近時 ' 撒但要 迅速征 服人類 * 魂 的勢力 
^增速 ; 兩 者之間 的日子 ' 就是人 '&的 
試 煉時期 。 

我們 也知道 , 神是 活着的 ' 祂的 r 永恆 
目的 …… 將向前 推進。 」 我 們巳蒙 賜予耶 
穌基督 的福音 • 以保 護我們 不受撒 但及其 

邪惡 者的侵 48  。 我 們知道 ' 基督的 靈及祂 
的聖職 的力量 ' 是抵 擋撒但 勢力的 最好盾 
牌 。 我 們知道 ' 我們 每個人 都可獲 聖靈的 
恩賜 ' 就 是啓示 的力量 ' 它 包含鑑 別的恩 


II  ' 使我們 能準確 的偵 知惡魔 ' 及 成功地 

『《 驅這易 受騙的 一代的 ^善者 。 我 們的道 
路是 淸楚而 確定的 。 就是 K 格遵' .'t: 主的誠 
命 。 這些 誠命記 錄在 經文中 , 或藉 着活着 

的; t 知而賜 -r 我們的 。 

作 爲結論 , 我 要向你 們見證 ,. 我 所提醒 
你 們的這 些事的 眞實性 。 

我知 道神是 活着的 , 我從 個人經 驗中得 
知 * 的 靈和祂 的力量 。 我 也知道 撒但是 (/- 
在的 , 我曾 察知他 的靈並 覺到他 的力量 ; 

雖沒有 如先知 斯密約 S 所感到 的程度 , 却 

有類似 的經歷 。 

我知道 , 耶 穌基督 第二次 來臨前 的徵象 
已 高揚' 「撒 但將 被捆綁 …一 在人 之兒女 

在 心 中將沒 有地位 。 」 ( 敎約 45  :  55  ) 


我要 作進一 歩的見 ,s  ,  m 於 救 主 m  s 的 
眞理 , 就 是當祂 來臨時 , 「 那些明 智而接 
受 眞理的 (就 是他們 已經接 受了福 晋 ) • 

受聖 « 作爲 他們的 桁 導的 , 並且 沒有受 
,逸 騙 的人們 ( 被撒但 m 他 的權力 ) - 
…將 一… 耐得 住那日 子 ( * 的來 &, ) 。 

「大地 將被賜 給他們 作繼' S 產業; …… 

「 主 將在他 們中間 • '他的 榮權降 在他們 
的身上 ' 'I 也將作 他們的 H 和 他們的 制法者 

。 ( 敎約 45  :  57-59  ) 

願我們 以聖靈 爲引導 ' 認 淸撒但 及他的 
代表 人和他 的工作 ' 別受他 們欺騙 。 願我 
們 最終能 樂享主 所應允 的祝福 。 我 謙卑的 
這 樣祈求 ' 乃奉我 們的主 耶穌基 督的名 , 
阿們 。 


•  148  • 


脫 離黑喑 


我親愛 的弟兄 姐妹們 : 

我  們歡 迎你們 , 還有 從電視 和無錢 
電台收 * 和收聽 的各位 。 歡 迎你們 參與耶 
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的第一 百四十 一屆週 
年大會 。 

今天 , 我們 在這兒 事奉主 , 在靈 性與眞 
理中 崇拜祂 , 得獲生 命之糧 和訓諭 , 從祂 
所揀 選領導 敎會事 工的那 些人獲 得指示 。 

我誠懇 的希望 , 在 座各位 及這次 大會所 
遍及 毎一個 ' 都將使 他們自 己與靈 諧一致 
, 而使他 們的信 心與見 證增長 , 並 且决遵 
守誡命 ' 做神所 喜悅的 一切事 ° 

我 們是致 力於主 的事工 。 這是祂 的敎會 
, 祂 是救恩 計晝的 策畫者 。 於 此末世 , 天 
a 開啓 而賜給 我們的 , 是祂 的福音 。 我們 
^願 望和生 命的整 個目的 , 應該是 相信祂 
所啓示 的眞理 , 並且 使自己 的生活 依從此 
眞理 。 敎 會內外 任何人 , 都 不應相 信或支 
持 及依從 與神聖 旨意 不一致 的任何 敎義或 
理 論。. 在救恩 眞理方 面而言 , 我們 的唯一 
目 的 , 就是尋 求神所 啓示的 , 並且 相信它 
, 根據它 而生活 。 

旣然 主已在 此時代 啓示祂 的復興 的永恆 


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
總 會會長 斯密斐 亭約瑟 


福音 , 巳使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爲其救 
恩眞 理的管 理人和 執行者 ; 現在 , 我要代 
敎會再 向世人 宣講幾 項永' g 原則 , 人類如 

果要救 自 己 , 就必須 接受這 些原則 。 我們 
對 這此簡 單却深 * 的敎義 的認識 , 是來自 

此 福音期 的啓示 。 

我 們知道 , 天父是 一位光 榮的高 陞人物 
, 具有一 切權能 、 力量 和主權 。 祂 知道一 
切事情 。 我們提 出見證 , 祂 藉着祂 的獨生 
子而創 造了這 個地球 , 及 無數其 他世界 , 
都有祂 的靈性 兒女居 住其上 。 

我們見 證祂是 無限及 永恆的 。 祂 按立了 
許 多律法 , 以 使祂的 靈性兒 女能有 力量晋 
陞 , 進歩而 成爲像 * 一樣 。 

我 們知道 : 在基 督中就 有救恩 ; 耶穌基 
督是永 恆父的 獨生子 ; 祂在 天國會 議中就 
已 被揀選 而按立 ' 去 執行無 限和永 恆的救 
贖 ; 祂降 世而爲 神之子 ; 帶 來生命 及福音 
中光 榮的不 朽永生 。 

我們絕 對相信 ' 基 督來拯 救人類 ' 睨離 
亞當 嗜落而 導致世 人之肉 體與靈 性死亡 。 
只 要人類 肯悔改 ' 祂 就濁自 担當起 世人所 
有的罪 。 


我 們證明 : 耶穌基 督的福 音就是 救恩計 
畫 ; 藉着主 的救贖 ^牲 , 世 人都將 死後復 
活 , 根據 各人在 肉身中 的行爲 受審判 ; 凡 
相 信而遵 守福音 的全部 律法的 , 都 將高陞 
而 在父的 國度中 得永生 。 

我 們相信 我們之 得拯救 , 是由於 神的仁 
慈 , 及根 據基督 的救贖 ' 與 我們自 己所盡 
的一 切努力 。 每 一個人 必須在 主面前 ' 戰 
戰 競競的 爲自己 的救恩 而努力 。 

我 們申言 , 人要得 到救恩 ' 必 須相信 i 
耶 穌基督 , 悔改他 們的罪 , 由持 有權柄 S 
人爲他 們施行 赦罪的 浸沒禮 , 接受 按手禮 
而賜予 的聖靈 的恩賜 , 然後 在基督 中穩歩 

向 前邁進 , 遵守誡 命並持 守到底 。 

我 們宣稱 ' 這救 恩計晝 ' 即福 音計畫 ,' 
從第一 個世人 亞當的 時代起 ' 即已 啓示給 
世人 ' 並 延續到 各世代 '以諾 '挪亞 '亞 
伯拉罕 與摩西 ' 都曾 蒙啓示 ; 也曾 淸楚的 
向美 洲大陸 古代居 民訓示 ' 這計畫 就是耶 
穌、 彼得、 保 羅及全 盛時期 的早期 聖徒們 
所敎 導的同 一計畫 。 

我們更 相隼' 在世 人不相 信並離 背純眞 
完美 的基督 敎義的 悠長黑 夜之後 , 主在祂 


•  149  • 


的無限 智慧中 ' 又再 將這永 恆福音 完全的 
復興 在地上 。 這一^ 特 别重要 ' 因 爲是關 
係到所 有世人 。 

我 們知道 : 斯密約 瑟是一 位先知 ; 父與. 
子於 一八二 〇 年 春天向 他顯現 ' 開始了 '這' 

最後福 音時期 ; 他 藉着神 的力量 與恩賜 ' 
翻譯 摩門經 ; 他從特 爲此目 的而被 差遣來 
的 天使手 中獲得 權柄與 權論; 主向 他啓示 
救恩 的敎義 ° 

我 們宣佈 ' 耶穌基 督末世 聖徒敎 會是神 
车地上 的國度 ' 是世 人可以 學習到 救恩敎 
義 和找到 神聖聖 職之權 柄的唯 一地方 ° 

我們相 信聖靈 是一位 啓示者 ' 祂 將在各 
處對眞 誠的人 作見證 ' 證 明耶穌 基督. 是神 


的兒子 , 斯 密約瑟 是一位 先知, 及 這間敎 
會是 r 地面 上唯一 眞實而 存在的 敎會。 」 

( 敎約 1  :  30) 

任何 人不必 再處於 黑喑中 , 因爲 永恆福 
音之光 已在此 。 世上 毎一偭 誠懇的 求問者 
, 都 將從神 聖的靈 獲得個 人見證 , 認識主 
的眞 理及祂 .的 事工的 神聖性 。 

彼 得曾說 : 「 …… 神是不 偏待人 。 原來 
各國中 ' 那敬 畏主行 義的人 ' 都爲主 '悅納 

。 」 ( 使 徒行傳 10:  34-35  ) 這意思 16 是 
主將傾 注祂的 靈與虔 誠的人 , 以使 他們自 
己認識 到這個 宗敎的 眞理。 

現在 ' 身爲你 們之中 的一位 , 藉 着聖靈 
的力 量而知 道主已 復興祂 的福音 , 並已再 


在 地上最 後一次 建立祂 的國度 • 我 要對這 
些 事情的 眞實性 提出我 的見證 。 

我知 道神是 活着的 ; 我知 道耶穌 基督是 
父的 獨生子 ; 我知道 斯密約 瑟及其 後緻者 
' 都是 主手中 的工具 ' 使世 人在此 時代能 
獲 天上的 祝福。 

我 祈求主 在地上 的目標 ' 不論是 敎會內 
外的 ' 都能 及早迅 速實現 。 我懇求 祂祝福 
祂的忠 實聖徒 ' 並祝 福那些 尋求眞 理及在 
主 面前行 義的人 ' 使 他們能 與我們 一同承 
受 復興福 音的全 部祝福 。 

我 這樣說 , 是奉主 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 


•  150  • 


我們身 爲聖職 
持有人 的責任 

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我親愛 的聖職 弟兄們 : 

^% 晚我 向同是 神家裏 的子民 , 是神 
的 國度中 的弟兄 , 是 神聖的 聖職持 有人的 
各 位致意 ,、請 你們 與我一 同思考 , 由於我 
們持有 主的聖 職而落 在我們 肩頭的 一些重 

大責任 。 

我們 是主的 代理人 ' 我們 代表祂 。 祂已 
給我 們權柄 , 使我們 有力量 去做爲 我們自 
己 及祂在 世上的 其他兒 子救恩 與高陞 所必 
需做 的事。 

我 們是主 耶穌基 督的委 任大使 ' 我們的 
使 命就是 代表祂 。 我 們蒙指 示要宣 講祂的 
福音 ' 執行救 恩的. 敎儀 ' 祝 福人類 ' 醫治 
病人 ' 甚 至行奇 瘼 ' 做祂 f 己若在 這兒必 
做的 一切事 。 這一切 ' 都是 因爲我 們持有 
神聖 的聖職 。 

作爲 主的代 理人' 由於受 制於祂 的律法 ' 
我 們要撇 開個人 的感覺 或世俗 的誘惑 ' 去 


去做 祂要我 們做的 一切事 。 至於我 們本身 
, 我們沒 有救恩 的信息 , 沒 有必須 被接受 
的敎義 , 沒有 權能執 行洗禮 或按立 或締結 
永 恆婚姻 。 這一 切都來 自於主 , 我 們依指 
示爲人 們所的 法何事 , 都 是這代 表權的 
結果。 

當我 們加入 敎會並 且獲得 聖職時 , 我們 
就應該 ^棄許 多世俗 的方式 • 生活 要合乎 
聖徒 的體統 。 我們 在衣着 、言 語、 行爲' 
甚至 思想上 , 不再像 其他那 些人的 經常作 
法 。 許 多世人 取用茶 、 咖啡 ' 烟和酒 ' 並 

且妄 用藥物 ' 許 多人亵 凟神聖 ,卑鄙 ,不 
端莊 , 不道德 , 生活 不潔淨 。 這一 切事物 
應該是 缚們不 熟悉的 。 我們 是至高 者的聖 
徒 , 我們持 有神聖 的聖職 。 

主藉着 摩西對 古代以 色列人 民說: 「… 
…你 們若實 在聽從 我的話 • 遵守 我的約 , 


钛要在 萬民中 作屬我 的子民 , 因爲 全地都 
是 我的。 

「 你們 要歸我 作祭司 的國度 , 爲 聖潔的 

國民 一… 」 ( 出 埃及記 19:  5-6) 

這也是 給我們 的應允 。 如 果我們 行走美 
德聖潔 的道路 , 主 將傾福 給我們 , 逹到我 
們從 未想到 的程度 。 我們將 眞正成 爲彼得 
所說的 •  「 是 被揀選 的族類 , 是君 尊的祭 
司 ' 是聖潔 的國度 , 是屬神 的子民 。 」 ( 
彼 得前書 2:  9) 由於 我們. 不 像那些 生活無 
摞 準的人 , 所以 我們是 特别的 。 

我 們所克 服世俗 的程度 ' 己使我 們成爲 
聖潔國 度和特 别的人 。 但 不幸的 • 我們之 
中還 有些人 ' 未將靨 神的事 放在他 們生活 
中 的首位 ' 或其生 活未與 敎會標 準一致 。 

我呼顢 全敎會 的敎友 , 捨 棄世界 的罪惡 


•  151  • 


。 我們 要遠避 不貞潔 和不道 S 的任 何事 ' 
如同 遠避; S 死病 ° 我 們不可 制止生 育而封 
阻生命 的活泉 ' 我們不 可犯^ 眙之 類不義 
和邪惡 之事。 

敎 會中任 何敎友 ' 若其生 活方式 違抗已 

逑立的 端正秩 序且不 守法時 ' 就不 稱是好 
敎友 。 我 們不可 能達法 而又與 主一致 ' 因 
爲祂 已吩 咐我們 「 要 服從當 時存在 的權力 
. 直到那 位有權 統治者 來統治 …一 」 ( 敎 

約 58  :  22  ) 總有 這麼一 日 ' 祂 將來到 ° 

作爲主 的僕人 ' 我 們的目 的是行 走祂所 
予我們 的道路 ° 我們 不僅要 甘願做 W 說令 
祂喜 悅的事 ' 更要努 力使我 們的生 活像祂 

的。 


祂親自 爲我們 在一切 事上立 下典範 , 並 
且對我 們說: 「…來 跟 從我! 」 祂問祂 的 
尼 腓門徒 : 「 …你們 應當是 怎樣的 人呢? 
」 然後 又回答 : 「 我 實在對 你們說 , 應當 
和 我一樣 。 」 ( 尼 腓三書 27:  27) 

我們 現正從 事地上 最重大 的事工 。 我們 
所持有 的聖職 , 就是 主自己 的力量 和權柄 
。祂 已答 允我們 , 只 要我們 光大我 們的召 
喚 , 像 祂在光 中一般 的行走 在光中 , 我們 
就 將得榮 幸與祂 永遠在 祂父的 國度中 。 

旣 然有這 麼光榮 的一個 希望擺 在面前 , 
難道我 們不願 爲它而 捨棄世 俗的罪 惡方式 
嗎 ? 我 們不願 把屬神 國度的 事放在 生活中 
的 首位嗎 ? 我們 不願靠 從神. 口中所 說出的 


每一 句話而 生活嗎 ? 我們不 願光大 我們的 
喚而 眞正成 爲祭司 的國^ 和正; g 的弟 W 
嗎 ? 

只要我 們遵 守誡命 ' 我們 所將獲 得的祝 
福 ' 遠超 過我們 現在所 能想像 。 我 感激這 
個福音 ' 感激 這敎會 S 神 在地上 的國度 • 
感 激主已 給我們 那永生 昀希望 。 

我 見證這 事工是 眞實的 , 並祈求 我們都 
忠 守我們 的誓約 , 獲 得今生 的平安 與快樂 
, 並且 繼續進 歩以獲 得來生 的永恆 喜樂和 
榮耀 。 我鄭重 謙遜的 說這些 , 是奉 主耶穌 
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152- 


(立親 愛的弟 W 姊妹 '• 


我們接 近結束 W —個 榮耀 而充滿 靈感的 

敎友 大會時 ' 我們的 心對那 已傾注 在我^ 
身上的 衆多祝 福充滿 了感恩 ° 

我 們因基 督的話 語而感 到歡欣 ; 我們的 
思想 已爲神 聖之靈 的力量 所加速 ; 而我們 
巳 在靈和 眞理中 崇拜主 。 

除 了所有 已說過 的以外 ' 現在我 想加上 
我個人 對於這 偉大事 工的眞 實性和 神聖性 
的見證 ' 並將 我的祝 福留下 給全世 界的忠 
信 聖徒們 。 

我 對你們 &全敎 會和全 世界說 , 對於那 
事 ' 就 是一位 仁慈而 愛人的 天父在 此末世 
中 又再次 從天上 向祂的 僕人先 知說話 。 

祂的 聲音是 邀請所 有人來 歸向祂 的愛子 
' 向 祂學習 ' 分享祂 的仁慈 ' 負祂的 #e  ( 
見太 11  :  29  ) , 及藉 着服從 祂的福 音的律 

法而 作成他 們得救 的工夫 ( 見 腓立比 2  : 
12) 。祂 的聲 音是一 種榮耀 而受人 尊敬的 
聲音 , 帶來 了今世 的平安 和來世 的永生 ( 
見敎約 59  :  23  ) 。 


1言 登禾 口示兄 市畐 

神 在這末 世曾向 祂的僕 人和先 知講話 

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' 
斯密斐 亭約瑟 

我知 道神是 活着的 , 祂並 且差祂 唯一的 
獨 生子到 世上來 , 以作 成無窮 和永恆 的救 

贖 。 

我知 道耶穌 * 督是神 的兒子 ' 祂 從父那 

裏得 到權能 ' 將 人類從 那由於 亞當的 im« 
而帶 到世上 來的' € 性和俗 世的死 t 中救 » 

出來 。 

我知 道主已 * 後一次 在地上 建立起 祂的 

敎會 和國度 ; 而 神聖聖 職的力 Vc 和 權柄都 

可在 這末世 的國度 中找到 ; 這敎會 主管着 
福音 ' 並使所 有相信 和服從 的人都 能得到 

福音 的祝福 ». 

我不 是不留 意在所 有宗派 • 《别 ' 和們 

派中都 有着良 好而忠 誠的人 ' 由於 他們所 
做的一 切善擧 ' 他們 亦將蒙 得祝福 和酬賞 
。 但事 實是祇 有教們 才有那 些豐滿 的律法 
和敎儀 ' 這些 都是爲 了使人 們爲上 天豐滿 
的酬 賞而作 好準備 ° 因此 ' 我們對 毎一處 
的善良 ' 崇高 ' 正直 及虔誠 的人說 : 保留 
你所 持有的 一切良 好事物 ; 牢守毎 一項你 
現在 有的眞 正原則 ; 然而還 要來分 享那位 
在昨天 ' 今天 ' 和永 遠都是 一樣的 神再次 


傾倒 在祂的 人民身 上的更 多的光 和知識 。 

現在 我祈求 我們的 天父祝 福祂的 人民一 
一豐 盛及無 量的祝 福他們 。 

我祈 求聖徒 們會屹 立不動 搖的對 抗世上 

的 E 力和 引誘; 會將 神國的 事放在 他們生 
活中 的首位 , 及忠於 每一項 信賴和 遵守毎 

一 項約言 。 

我祈 求年靑 而新興 的一代 能保持 他們的 
思想 和身體 的潔淨 —— 脫離 不道德 , 脫 離 
濫 用葯物 , 脫 離反叛 的精神 及脫離 那正在 
橫掃地 面的對 茌重的 蔑視。 

我 們的父 ,將称 的镊傾 倒在祢 的 這些兒 
女身上 , 好使 他們能 逃過世 上的危 險及保 
持潔淨 和淸白 , 配稱 返回称 的面前 並與称 
同住 。 

並^ 所有那 些尋求 称及忠 誠行走 於称面 
前的人 , 得到 称維 護 的照顧 而成爲 世上的 
光 , 成爲 称手中 的工具 , 以 完成称 在地丄 
的 目的。 

並且 , 願称的 ® 現 在及永 遠的與 我們卜 
在 , 我奉 主耶穌 基督的 名祈求 , 阿們 。 


153 


大 家可分 享亞當 的 $兄 福 


重申 聖職及 所有祝 躍在毎 一福音 期倶有 

敎 會總祝 福敎長 
斯 密愛德 


55. 當與 夏娃被 逐離伊 甸園後 ' 接受 
福音原 則及救 恩計畫 之敎導 。 這救 恩計畫 
, 就是 他們可 以藉之 回返他 們的天 父面前 
的計畫 。 他們也 蒙訓示 , 要 把這福 音計畫 
敎 導他們 的兒女 。 

他 的兒女 漸漸不 接受他 的敎訓 • 只有亞 
炮聽 他的話 。 亞伯被 殺之, 後 所育的 兒女中 
, 塞特 接受了 亞當的 敎導。 

主應 允亞當 ' 他將 有正義 的子孫 , 將延 
綾到大 地之末 。 這是記 錄在摩 西書中 : 「 
在那天 ' 那爲 父和子 作見證 的聖靈 降在亞 
當身上 ' 說 : 我從 太初就 是父. 的 獨生子 ' 
從今 以後直 到永遠 ' 铢然你 已墮落 ' 你便 
可 被救贖 ' 還有 全人類 ' 亦 ^所有 願意被 

«C 贖的人 。 」 ( 摩西書 5  :  9  ) 
次 — 一章 中我們 又讀到 : 
「這在 太初, 就是存 在的同 一聖職 , 在世 


界 終止也 將存在 。 

「當亞 當被聖 靈感動 的時候 , 他 講出這 
個預言 , 並且 有一部 神的兒 女的家 譜被記 
載著 。 這 就是亞 當的各 世代的 紀錄册 , 這 
紀錄說 : 在神 創造人 的那天 , 祂照 著神的 
樣 子造他 ; 」 ( 摩西書 6:  7-8) 

這就成 爲皇族 的紀錄 ' 至少這 一部紀 ffl 
錄 ' 已應驗 了上述 的應允 ° 這是我 們今天 
現 已有的 ' 至少是 一部份 ' 就 是聖經 ° 

近 代啓示 這麼指 示我們 : 

「 這 序位是 在亞當 時代被 制定的 ' 並且 
照下 面方式 由家系 傳下來 : 

「從 亞當 到塞特 ' 塞特在 六十九 歲時被 
亞 當按立 ' 並 且在他 ( 亞當 ) 去世 前三年 

.被 他祝福 ' 並 且藉着 他的父 親得到 神的應 


許,' 他的 後裔將 是主的 選民, 並 將被保 存一 
直到 世界的 終止; 」 (敎約 107:  41—42  ) 

這項 應允又 再對塞 特的後 人亞伯 拉罕重 
覆 : 

「爲你 祝福的 ' 我必賜 福與他 。 那咒詛 
你的 ' 我必 咒詛他 。 地上 的萬族 ' 都要因 
你 得福。 」 ( 創世記 12:  3) 

「並 且地 上萬國 都必因 你的後 裔得福 , 
因 爲你聽 從了我 的話。 」 ( 創世記 22:  18) 

我們 有最好 的紀錄 , 在無 價珍珠 的亞伯 
拉 罕書中 , 描述這 項祝福 何以與 今日的 S 
們 有關係 , 主 對亞伯 拉罕說 : 

「並且 ' 我必 使你成 爲大國 ' 我 必極爲 
祝福你 ' 使你 的名在 所有諸 國當中 成爲. 大 
的 ' 你 將對你 以後的 子孫成 爲祝福 , 這樣 
他們將 在他們 手中承 ^這聖 工和聖 職到所 


154 


有 諸國去 ; 

「並 且我必 因你的 名而祝 福他們 ; 因爲 
凡接 受此福 音者將 依照你 的名而 被稱呼 , 
將被 認作你 的子孫 ' 並將起 來像對 他們父 
親那樣 祝福你 ; 

「並 且我必 祝福那 些祝福 你的人 ' 詛咒 
那 些詛咒 你的人 ' 並且 由於你 ( 即 由於你 
的聖職 ) ' 地上所 有的家 族都將 蒙祝福 ' 
就是賜 以福音 的祝福 ' 因爲 我賜給 你一個 
就是賜 以福音 的祝福 ' 那 是救恩 的祝福 , 
就 是永生 的祝福 • 因 爲我賜 給你一 個應許 
' 就是 這權利 將一直 歸屬於 你和你 以後的 
子孫 ( 那就是 指眞正 的子孫 , 即出 自你身 

的子孫 ) 。 ( 亞伯 拉罕書 2:  ) 

這項祝 福再賜 予亞伯 拉罕之 子以撒 ; 然 
後 給雅各 ' 他就是 以色列 ; 然後分 授予他 
的十二 個兒子 ' 毎個兒 子成爲 一支派 , 即 
以 色列十 二支派 。 

任何 人獲得 if 福 敎長的 祝福時 ' 必蒙吿 
知他 源自那 一支派 ' 或得知 經由那 一支派 
他 將蒙得 以色列 的祝福 ° 這 是自亞 當時代 
以來 ' 凡記錄 在備忘 册的每 一個人 應有的 
權利 與祝福 。 

'這並 不是說 ' 地上 所有各 國各族 都實際 
成爲亞 伯拉罕 的後代 ' 雖然 他的子 孫確實 
散落在 各國中 ; 但這 只是說 ' 那些 藉着亞 
伯 拉罕的 子孫而 獲得祝 福的人 ' 都 將算作 


他 的後代 ' 而起來 祝福他 爲他們 的祖先 。 

( 參 閱亞伯 拉罕書 2  :  10) 

如果 敎會的 敎友實 際上是 亞伯拉 罕的後 
代 ' 就將獲 得這樣 的祝福 。 如果他 們寅際 
並非亞 伯拉罕 的後代 ' 但加 入敎會 ' 獲得 
福音 , 便將藉 着那些 以色列 民或歸 納入以 
色列者 ' 而獲 得聖職 的祝福 ' 這就 被稱爲 
收養 。 

這樣 • 地 上的各 國各民 , 都可以 藉着他 
們 的忠信 • 而獲 得福音 的祝福 與永生 。 因 
此 ' 要 成就賜 予亞當 的應允 , 顯然 必須在 
各 個階段 的時代 , 藉 着神的 先知而 更新聖 
職 領導人 。 這些階 段就是 所謂的 福音期 : 
從亞當 到塞特 —— 到以锘 —— 到挪 亞一一 
到 亞 伯拉罕 —— 到摩西 —— 到 以利亞 —— 
到施 洗約翰 —— 到耶 穌基督 —— 到 使徒彼 
得、 雅各、 約翰。 

與毎個 福音期 俱來的 , 是聖職 的重申 , 
是對 賜人類 之機會 的加强 , 使他們 藉着予 
抵抗 反對勢 力而證 明自己 , 以便獲 得聖職 

的祝福 。 

最 後的福 音期就 是豐滿 時代的 福音期 。 
使 徒保羅 在給以 弗所人 ft 書信 中這麼 描述: 

「都 是照 他自己 所豫定 的美意 , 叫我們 

知道 他旨意 的奥秘 。 

r 要照所 安排的 , 在 日 期滿足 的時候 , 
使 天上地 上一切 所有的 • 都 在基督 裏面同 


歸於一 。 」 ( 以 弗所書 1  :  9—10) 

先知斯 密約瑟 這樣說 : 「 …豐滿 時代的 
福音期 , 是把 自從世 界開始 以至於 現在的 
所有 各時代 ' 歸枘 在一起 。 」 ( 黎法令 ' 

「  Comf^ndium 」 1898   • 第 1  4  3 頁) 
這就是 指最後 的時期 ' 爲主 耶穌基 督親臨 
大 地作千 年統治 的準備 。 

我向你 們見證 ,;瑰 在就是 這時期 ° 耶穌 
基督 的福音 ' 及其聖 職之所 有鑰權 ' 均已 
在此 ' 開 啓道路 ' 準備 迎接祂 的來臨 ° 

斯密 約瑟乃 蒙啓示 所召喚 ' 其他 各代的 
先知莫 不如此 。 施洗 約翰向 他和考 得里奥 
利佛復 興了亞 倫聖職 之鑰權 , 後 來彼得 、 
雅各 、 約翰 又復興 麥基洗 德聖職 之翁權 。 
以 來加降 臨嘉德 蘭聖毆 , 復 興了爲 活人死 
者印 證 祝福 之耱權 。 

斯密 約瑟逝 世之前 , 授所 有鎗權 予使徒 
定額組 。 聖職 的鑰權 , 就這 樣保存 下來而 
. 至於今 , 並且 將繼樓 導入我 們的主 救主耶 
穌 基督的 千年統 治時期 。 

我們邀 請全人 類傾聽 、 接受 和擁有 » 項 
福音 ° 這項邀 請是給 全世界 各國各 族各民 
'- 以便 全人類 都將獲 得永生 的祝福 ' 而蒙 
記錄 在羔 羊的備 忘册中 ' 得 分享正 義皇族 
的祝福 , 就 是永生 的祝福 。 我見證 這是祂 
的國度 , 奉 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7  55  • 


^ 兄 姐妹們 : 這眞是 一個美 好的大 
會 。 我們 聽到了 許多最 有價値 台信息 ' 這 
使 我想起 一個十 八九歲 年輕人 講的話 。 一 
次 他在參 加過有 我們所 敬愛的 ' 已 過逝的 
以撒 森長老 參加的 支聯會 敎友大 會之後 , 
找到 了支聯 會會長 , 以年輕 人慣用 的說話 
方式 , 很熱 忱地說 : 「會 長, 這次 大會眞 

r« 我感 到震撼 。 以 撒 森長老 眞是一 針見血 
°」 然後他 又說: 「這 次大會 眞讓人 不寒而 
慄 。 」 你們 現在懂 他的意 思了吧 。 

第十三 信條的 第一部 分說, 「我 們信我 
們 要誠實 …… J 

誠實包 含許多 的意義 , 如正直 、 誠懇 、 
誠實 ' 剛正 ' 榮譽 、 美德 、 純潔 的生活 、 
德性 、 待人 公正等 。 

這 些原則 , 是忠實 末世聖 徒所必 備的美 


, 對別 人和對 神誠寘 是絕對 必需要 

+二使 徒議會 
司道 達長老 


库 o 

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, 代表最 崇高的 
理想 、 原 則和人 所共知 的標準 。 敎 會及其 
敎導 , 毫 無我們 引以爲 恥之事 。 敎 會對各 
地人民 的生活 ' 有無可 比擬的 良好影 '響。 

蘇 格蘭詩 人伯恩 斯羅勃 ( 1759—1796  ) 
說 「 誠 實的人 乃上帝 的傑作 ° 」 今日' 誠 
實 與正直 等美德 , 在 身居要 職之人 中已曰 
漸中 衰而逐 漸消失 。 必須 有些人 站起來 ' 
勤勉 的敎導 、 實行和 策勵這 些原則 , 使之 
爲人類 的優默 。 尤其^ 些主 宰國家 人民命 
命 運的人 , 更必須 有完整 的道義 ' 否則 , 
這個國 家的自 由將 被婊牲 。 我國政 府商界 
' 財 政金融 圏中的 不誠實 、 詐取 和腐敗 • 
消 減了我 們居世 界領袖 的地位 與力量 。 

我們 必須謙 恭誠懇 的承認 , 那至 高者給 


我們 一個積 極的道 德目標 ' 能予我 們的生 
活有 有目的 和意義 。 我們也 應該從 此記住 
• 誠實 、 自尊 和榮譽 ' 不是 可以用 金錢買 
到的 , 而是你 、 我和 全人類 應該毎 日勵行 

之要素 。 

蘇格蘭 文史學 家卡萊 爾說: 「使 你自己 
成 爲一個 誠實正 直的人 , 那 麼世界 上便少 
了一個 壞蛋。 一個 眞正誠 黄的人 還不是 
一個 好人嗎 ? 或者一 個眞正 的好人 能不是 
誠 實的嗎 ? 誠實應 該始於 自 己 , 否 則雜看 
不出别 人的這 項美德 。 我們 是怎樣 , 我們 
所看的 事情便 是怎樣 。 所 以'' 我們 每個入 
都 責任對 自己誠 實一待 人接物 -眞誠 , 對敎 
友 們眞誠 ' 更要 眞誠的 遵守神 的誡命 。 

據說' 摩 賽亞的 兒子' 「...:.. 是 眞實而 
淸 醒的人 ' 因 爲他們 曾受敎 導遵守 神的誠 


156 


命 ' 並 在他面 前正直 地行走 。 」 ( 阿爾瑪 

書 53  :  21  ) 

父母 的誠實 正直等 良好美 ^  , 能 成爲兒 

女 的豐富 繼產與 祝福。 父母 無法給 兒女他 
們本身 所沒有 的東西 。 這些 崇高的 理 想與 
原則 ' 是福音 敎訓的 一部份 , 它們 與能& 
造優良 品格及 美好人 生的一 切美^  , 應是 
我們 毎個人 所完全 具有的 , 並成爲 我們本 
性的一 部份。 有朝一 曰當我 們成爲 父母時 
' 較能 易於傳 @ 給兒 女這 些美德 。 我 們^ 
箴 言中: 「行爲 純正的 義人, 他的 子孫是 

有 福的。 」 (箴言 20:  7) 這 是多麼 眞實根 
本的話 ! 

身爲父 母的人 , 對兒女 誠實嗎 ? 他們可 
曾聽到 我們撒 些小謊 以推 托某些 責任嗎 ? 
如果兒 女效法 犯錯的 父母的 榜樣時 , 我們 
能夠 責備他 們嗎? 敎義和 '聖 約中有 對父母 
的 訓示: 「他 們也必 須敎他 們的兒 女們祈 

m ' 並且 正直地 行走在 主面前 。 '」 (敎約 

68  :  28') 

要敎' 導兒 女正直 的行走 , 父母必 須以身 
作則 。 丈夫 妻子們 , 你們對 待配偶 忠信而 
誠實嗎 ? 你 的生活 純潔無 嗎 ? 我 們决不 
能支 持不義 , 那會有 損我們 及我們 兒女的 

永 恆救恩 。 我 們必須 i 直地 行走在 主的面 
前 , 並 要絕對 的誠實 , 才能 蒙福有 崇高的 
道 德意識 , 以之 搾制我 們的一 切行動 。 

英國小 說家艾 略特喬 治說: 「人 生唯一 
可能 的失敗 , 就是未 眞正努 力去達 到自己 
所知. 的最佳 境界。 j 

我們 一生中 , 不僅 要糾正 對我們 有害的 
錯誤 , 也要 糾正那 些我們 有偏好 的錯誤 。 
這 聽來像 是簡單 , 但 在建立 個性上 , 却是 
十分 重要的 ' 因爲小 疏忽可 引致大 錯誤和 
狡'滑 的習慣 。 你在 瞵物時 , 曾 有多 少次别 
人找給 你過多 的錢? 這 種事常 常發生 。 也 
可能 别人找 給你過 少的錢 。 如果别 人對你 
不利時 , 你 決不會 忽視的 。 老實說 ' 眞實 
與完整 , 應該 是雙程 的行爲 。 


如果身 爲僱主 ' 我 們對手 下僱員 誠實嗎 
?對待 他們一 視同仁 ?還是 對少數 幾個人 
有 所偏待 ? 

如果身 爲僱員 ' 我 們是誠 w 的毎 天工作 

八小 時嗎? 或是' 超時 , 或以各 種藉口 
東奔西 跑浪 费工作 時間? 在待人 接物中 , 
我們是 多取少 予嗎 ? 

在商業 來往上 ' 我們故 s 在賬單 上開多 
^數目 ' 以爲無 人« 察嗎? 也許有 人一時 
mm ' 被 你所欺 , 但 欺人者 當知自 己對自 
己不誠 w  ' 也 對被! 誠 w; 。欧 騙就是 
不誠實 ' 有損 於涸人 及他周 阐的人 。 

你 們若身 爲敎師 , 批分數 時是誠 實的嗎 
?根據 試卷所 答批分 , 還是 給學生 印象分 
數 ? 不 顧運動 規則條 例而巧 奪取勝 , 也是 
不誠實 的行, 爲 ' 都應 該避免 。 把運 動的勝 
負 * 得重 於人格 與精神 , 這 槿領袖 就不配 
做領袖 。 我們 切勿使 自己做 不合法 律和規 
則的事 而又自 以爲是 。 要知道 ,法 律和規 
則不能 造出誠 實的人 。 不良 的習性 鼓勵靑 
年 不誠寅 。 日 常微不 足道的 小行爲 , 積成 
不誠實 , 無 榮譽感 , 缺乏强 烈道義 觀念的 
壞習慣 。 我們 應該諄 諄敎誨 , 在人 們內心 
和品格 中灌輸 他們所 最需要 的美德 , 以便 
能光 榮地解 決人生 的困難 。 

對 於學生 和靑年 ' 我們是 誠實懇 切的聽 
取 他們的 需要嗎 ? 我 們是否 眞正試 著去暸 
解 他們? 或只是 給他們 ' 我 們所認 爲他們 
應該有 的東西 ? 

我們 在對會 輔助組 織中任 敎師的 ' 是誠 
實的 力行所 敎導的 ' 或是 言行不 一致? 最 
近 , 看到 一位年 輕的已 婚敎師 , 在 敎會中 
穿着 很短的 迷你裙 。她 能夠 眞實地 敎導敎 
會衣着 s 準 , 而自己 却不遵 守嗎? 莎士比 
亞說 得好: 「這 是最重 要的: 要忠 於你自 
己' 然後' 如日以 繼夜般 ' 你便不 會錯待 
任 何人了  。 」 ( 哈姆 雪特 ' 第一幕 ' 第三 
段 ) 


人生目 的之一 ' 要 以行爲 表揚眞 實與誠 
懇 的美德 。 個人應 一直信 守諾言 • 並爲錯 

誤付 出代憒 。 誠實與 公正能 建樹信 賴和友 
■a  ' 能 獲得别 人的善 《 與支 ^  ' 因 此常帶 
給你 好處。 當 一個人 看見對 方的誠 實與公 
正時 • 他會格 外努力 fi' (助 這樣 一個誠 懇可 
靠的人 。 

有一 個男孩 ' 多年 之前便 從父親 瘦得誠 
實 的敎訓 。 當 時他不 過是個 小孩子 ' 想要 
一 把小刀 ' 便到父 親與' /) 外 兩人合 资 開的 
店裏 ' 從貨 架上拿 了一把 ° 話傳到 父親耳 
中 0 這 個父親 立刻帶 孩子回 去店裏 ' 要他 
把小刀 放|"|貨«上 , ^且對 他指出 ' 這生 
意是 三人 台股的 ' 這 把刀的 三分之 二屬於 
別人。 所以他 的兒子 沒有權 利拿店 裏的東 
西 • 因爲 這店不 全是他 擁有的 。 這 位父親 
誠實 , 公 平待人 • 是 一個正 直的人 。 當他 
成 交一樁 生意後 ' 不論代 價如何 • 他都堅 
守諾約 。 他 的信譽 是公平 地待人 ' 認爲這 
項美^ 比金 錢或其 他東西 更重要 。 

一 個人可 以忽視 許多罪 , 但不誠 實的罪 
是難以 寬恕的 。 我們 同情人 的軟弱 , 寬容 
與他 們之間 的關係 , 但最失 望或有 損信任 
的 , 莫過 於與一 個不誠 實的人 打交道 。 

美 國總統 華盛頓 , 特別重 視誠實 。 他說 
: 「我 希望 我將永 遠堅定 的維持 , 我所認 
爲最値 得敬羡 的銜頭 , 即一 個誠實 的人的 
品格 。 」 

不提到 引致救 主被釘 十字架 的事件 , 怎 
玎以論 誠實? 耶穌被 帶到彼 拉多前 ,受衆 
祭司 和文士 的質詢 。 彼拉多 找不出 救主的 
罪 ' 可是他 要取悅 那些要 取祂性 命的人 ' 
把他 的聲望 看得更 重於誠 實公義 , 而因此 
順^ 他們 的要求 。 

我 的弟兄 姐妹們 ' 我們屬 於基督 的眞正 
敎會 ' 我 們所持 有的敎 友資格 . 是 一項光 
榮 的特權 、 機會 與祝福 。 在衆 人之中 ' 我 
們必須 堅穩的 維護主 予祂的 兒女作 引導的 
啓示 ° 讓我 們忠 於原則 、 理想 、 標 準及我 


•  157  « 


們一切 作爲, 的 If 約 。 願我 們是眞 寅與誠 
實的。 願我 們是誠 «正 直 ' 勵行我 們所敎 

* 的。        •  1 

是的 ' r 我們 信錄, 們^ |*«  j  。 我們也 
相 《  r  R 誠、 风潔、 仁 愛善良 - 並 爲所有 


的人 做有^ 的事。 j 

弟兄 姐妹們 , 我 對耶穌 ^忾的 福音的 £R 
理 有堅定 的信心 。 我 知逍這 « 理是 爲了^ 
予我 們引導 、 好處 、 祝福 及人類 的枚. t1. 。 

我爲這 些筝情 向你們 作見, 。 我知; g  , 


在我們 「《 人頓 问胞 的一 係上 • 必 

須似化 ff  。 這樣做 , 才能 《出我 們是救 

主耶鮮 MihWftd 稱 m 人 。 恭 的祈求 • 
是本 t 耶 《化 忾的 ,  M 們 。 


•  158  • 


今日你 就選擇 


最  近 , 我們已 聽了許 多所謂 最後^ 
一連 串演^  。 就是講 話的人 選擇一 個題目 
,1 好像 他們在 作最後 一次的 講話。 因此 ' 
我爲 此次大 會選擇 了講題 , 當作似 乎是我 
最後一 次講話 一一 就 是我要 留給人 們的最 
重 要信息 。 

我所選 的題目 ' 出自 約書亞 : 「 …… 今 
日就 可以選 擇所要 事奉的 …一 至於^ ' 和 
我家 , 我們必 定事奉 耶和華 。 」 ( 約書亞 

IE 24  :  15  )  一百一 十歲的 約書亞 ' 說過這 
句詰 後不久 便死了  , 因此這 句話成 爲他的 
mm  ° 

我 們聆聽 大會上 已說過 的演講 ' 及隨後 
將 講的時 ' 相 信大家 都發現 ' 他們 的話都 
强調事 奉主的 重要性 。 

我們 都記得 ' 摩西 怎樣帶 領以色 列人脫 
離奴役 ' &埃 及人怎 樣被紅 海淹沒 ; 主怎 
樣將 亞摩利 人和耶 利哥人 交在他 們手中 , 


總 會會長 團第二 副會長 
譚以 東會長 

使以 色列人 能佔有 他們的 土地; 及 約書亞 
怎 樣提醒 他的人 民關於 主的話 : 

「我 賜給你 們地土  , 非 你們所 修治的 。 
我 賜給你 們城邑 , 非 你們所 建造的 , 你們 
就住 在其中 。 又得喫 你們所 栽種的 葡萄園 
、 橄 攬園的 果子。 」 

約 書亞然 後說: 「現 在你 們要敬 畏耶和 
華 , 誠心 實意的 事奉他 。 將 你們列 祖在大 
河那 邊和在 埃及所 事奉的 神除掉 , 去事奉 
耶和華 。 

「若 是你們 以事奉 耶和華 爲不好 , 今日 
就 可以選 擇所要 事奉的 , 是 你們列 祖在大 
河那邊 所事奉 的神呢 、 是你 們所住 這地的 
亞 摩利人 的神呢 。 至於我 , 和我家 , 我們 
必定 事奉耶 和華。 J 

之 後他又 S 吿: 「你 們若 離棄耶 和華去 
事奉 外邦神 , 耶和 華在降 福之後 , 必轉而 
降禍與 你們, 把你們 滅絕。 」 他們 害怕的 


回答 : 「 我們必 事奉耶 和華我 們的神 ' 聽 

從 他的話 。 」 ( 約書亞 K24  :  13- 15  •  2Q  • 

24。 ) 

我 們的先 驅者的 故事中 , 有類似 的事件 
。 他們由 於宗敎 的信仰 ' 被 遂離他 們美麗 
的城市 與家園 。 雖 然他們 遭受挫 折痛苦 , 
許 多人因 之死去 ' 然 而他們 仍然忠 於信仰 
° 甚至 當他們 艱難的 走過大 草原時 ' 他們 
仍 唱着: 「 假 如我們 要死在 旅途中 , 得安 
息' 豈不 #。 」 (本敎 會聖詩 「聖 徒齊來 
」 ) 他們 讚美主 他們的 神的名 ' 繼 樓事奉 
祂 。 由於他 們的正 義行爲 ' 神祝 福他們 ' 
使他們 及他們 的後' 代昌盛 。 

我們閱 讀經文 ' 看世 界歷史 ' 可 以發現 
數不淸 的例子 ' 凡選擇 事奉主 的個人 ' 社 
會 或國家 ' 都 得拯救 而昌盛 —— 並 非單由 
他們 的人力 ' 而 是因神 的旨意 —— 凡 fl( 絕 
事 奉神的 ' 則 受咀咒 ' 失敗 而毀滅 。 

^門 經中 記載: 「這 是一 塊精選 的土地 


•  1  59  • 


' 任何佔 有這地 的民跌 ' 只 要他們 * 奉這 
塊 地的神 ' 就是 …一 耶穌 « 督 ' 他 們必不 

會有 * 縛 ' 不會被 f? …… 」 ( 以太書 2  : 
1-') 

多 麼光榮 的應許 ! 但我們 發現也 有約書 
亞警吿 人民的 「如 果」 的同樣 限制: 「你 
們 若離棄 耶和華 去事奉 外邦神 , 耶 和華在 
降 福之後 ' 必轉 而降禍 於你們 ' 把 你們滅 
絕。 」 以太書 中的應 允是: 「只要 他們事 
奉這塊 地的神 ' 就是 …… 耶 穌基督 。 」 我 
們 是否不 事奉耶 穌基督 ' 不 遵行祂 的敎訓 
而走向 毁滅呢 ? 

英國 史學家 湯恩比 於一九 四八年 出版的 
著作 「文明 受考驗 」 一書中 ' 提及 各文化 
的興起 和衰微 ' 列擧其 頹落的 原因時 , 便 
認識到 這一^  。 他說 ' 歴史 是循環 不息的 
。 所 以他說 : 

「我 們目前 的情况 實在是 不可輕 視的。 
依照我 們所知 的歷史 事件作 調查' 顯出至 
目 前爲止 ' 歷 史本身 已重覆 二十次 , 曾產 
生我們 西方國 家所屬 的許多 個社會 , 同時 
也顯出 ' 可能只 有我們 是例外 ' 所 有這些 
社會或 即文化 ' 都已死 亡或瀕 於滅亡 。 此 
外 , 我 們更詳 細地研 究這些 已逝或 瀕亡的 
文化 , 把它們 彼此比 較一下 , 發現 它們在 
^ 潰', • 衰敗和 墮落的 過程中 , 似乎 有同樣 
的方式 的跡象 。 自然 , 我 們免不 了自問 , 
歴史上 這特别 的一頁 , 是否 必將在 我們之 
中重覆 。 這種衰 微和墮 落方式 , 是 否會輪 
到 我們去 遭遇時 , 而 沒有任 何文明 能逃脫 
其惡 劫呢? 」 

然後 , 他提 出意見 , 認爲 昔日的 成功與 
失敗, 是不必 一定重 覆的。 他說: 「生而 
爲人 , 我們蒙 賦予這 作選擇 的自由 。 我們 
不 可把責 任卸在 神或大 自然的 肩頭上 , 我 
們 必須自 己担當 。 決定 是在於 我們自 己 。 
」 他建議 我們所 應作的 一些事 , 以 便在政 
治、 經 濟和宗 敎上得 拯救。 他^'  「這 三. 
方面 的工作 ' 當然 ' 長 期的說 ' 以 宗敎最 
重要。 」( $2 約 Oxford  University  Press 


38 — 40 頁 ) 

我對 各位說 ' 如 果我們 是富於 铋性的 , 
如果我 們是遵 行耶穌 基督的 敎,; III 的 . 如果 
我們這 些人欲 求取個 人和社 會的生 存而事 
奉主' 那麼' 因爲 我們^ 行 十誡和 神的其 . 
他敎訓 ' 我們 就得共 同生活 在和平 與昌盛 
中 • 其 他政治 與經濟 方面的 問題也 必隨之 
而' 解 決了。 當我 們溫習 一遍這 些敎訓 ' 發 
現 其中並 無一項 ' 我們若 遵行時 ' 是不可 
以 使我們 過得更 好與更 快樂的 。 

我們 當記得 古代所 多瑪和 蛾摩拉 兩城的 
毀滅 , 所多瑪 是耶和 華園中 心的主 要大城 
市 , 我 們也會 記得推 羅和西 頓兩城 的毀滅 
, 推羅是 一座美 麗富裕 的城巿 , 也 許是敉 
主 曾訪視 過的最 大城巿 ' 我 們也當 記得曾 
^視 過的最 大城市 , 我們也 當記得 耶路撒 
冷及其 他大城 和文明 的湮沒 , 都是 因他們 
離背神 ' 變成邪 惡不貞 的人民 。 我 眞 怕這' 
種情形 , 正迅速 在我們 國土上 發展。 

英 國詩人 基蒱林 ( 1865 — 1936) 的預言 
性詩文 「我們 先祖所 知的神 」 , 是 對當時 
强大的 大英帝 國的一 種警吿 ' 也應 該是對 
各國 的警吿 ' 他寫的 那首詩 是這樣 : 

「 古 代眞神 , 祖 宗崇仰 , 
黉 大戰場 ' 主 遣兵將 , 
尊 嚴威望 , 勿驚勿 « , 
棕 櫚松柏 , 勝 利王冠 , 
萬 軍主神 , 親& 下降 , 
永' 誌勿忘 , 永 誌勿忘 ! 

混 亂喧喊 , 早. 已消逝 , 
衆 王隊長 ' 亦 已&離 ' 
古 代檨牲 ' 仍 留餘瘼 , 
痛 悔之心 ' 日 益謙卑 ' 
萬 軍主神 '親自 下降, 
永 誌勿忘 • 永 誌勿忘 ! 

遠 征海軍 ' 銷 聲沉沒 ' 
沙 丘灘頭 ' 亦 已滅火 , 
看啊昨 日 ' 一 切燁煌 ' 
與 棄市廢 共滅亡 , 


赦免我 , 萬國 之審判 , 
永丄 t 勿忘 , 永, 〖t 勿忘 ! 

一聖 詩通集 , 第 139 苣 

這些例 子淸; £• 的顯出 ' ^守- 中有力 , 
驕傲 就是軟 W  。 如果我 們不仏 j 改 , 不改變 
我 們的生 活方式 ' 就會 重蹈所 多瑪與 蛾1, 
拉的 S 轍 。 ,逸 我們 分析 - F 我們 的成就 , 
#,我 們的價 値何在 。 在科 學方面 ' 我們 
有特殊 的進歩 ' 人類 t2 登上 月球而 又问來 
' 我 們已發 K 核子彈 ' 在作 戰方法 上有極 
大進歩 ; 但是 ' 我們 在和平 方面曾 作甚麼 
事呢 ? 我 們在人 類關係 上有何 建樹呢 ? 靈 
性力 '面 有甚麼 進歩嗎 ? 

任何 人都可 以着到 ' 我們 也是生 活在邪 
惡 不貞的 世界中 ° 我們不 事奉神 , 我們確 
是 朝毀滅 的路走 ' 因爲幾 乎每天 在報紙 、 
雜誌 、 廣播 和電視 上所讀 所看的 ' 都是違 
背神 的毎一 條律法 的事情 , 如 •• 偷竊 , 放 
火' 擄掠' 謀殺' 姦^ ' 强姦 ' 醉 酒鬧事 
或死亡 ; 星期 日 敎堂 虚空, ' 但商店 、 公路 
、 停車 塲却擁 擠不堪 ' 我 們中有 太多自 稱- 
爲基督 徒的人 ' 却犯 了其中 的某些 事情。 

曾經有 人說' 「如 果我們 因爲是 基督徒 
而被浦 ' 我懷 疑是否 有足夠 證據證 明是基 
督徒 ? 」 我們 曾再三 被警吿 ' 不能 推委於 
無知 ° 如果 我們要 拯救我 們自己 ' 我們的 
家人 ' 及我們 的國家 ' 我們 就必須 如彼得 
所敎導 ' 要悔改 ,. 要接 受洗禮 , 改 變我們 
的生 活方式 ' 回轉來 事奉神 ' 和遵 守祂的 
誡命 。 這個責 任落在 我們毎 一個人 自己的 
肩頭上 ' 我 們需要 一次靈 性重生 。 

如 果世界 上毎一 個人都 遵行福 9 的敎訓 
• 愛神 ' 遵守祂 的誡命 ' 你 能想像 出那將 
是 一個何 等光榮 快樂的 世界嗎 ? 如 果人類 

都彼 此相愛 ' 如果 沒有背 後中傷 ' 不殺人 
'不 偸盗' 如果毎 一個人 都誠實 、 眞誠 、 

純潔 、仁 愛; 那麼' 世界上 就不會 有戰爭 
' 只 有和平 與快樂 似天堂 。 那時候 . 我們 

便可將 時下用 於戰爭 、 執法 和防罪 等方面 

的巨 額金錢 ' 用在 有益的 用途上 ' 以幫助 

貧苦不 幸和生 病的人 。 


1  60 


主 吿訴亞 伯拉罕 , 因爲 所多瑪 城邪惡 , 
祂 將毀滅 該城時 , 亞 伯拉罕 懇求主 , 如果 
城中 有五十 個義人 , 就 不要毁 滅該城 。 最 
後 減至只 要有卞 個義人 , 也不毁 滅該城 。 
主同 意了, 但是甚 至十個 義人也 找不到 , 
於是 所多瑪 被毁滅 。 但願我 們能確 實算爲 
城 中的. 義人 , 以 便主爲 着我們 的緣故 , 而 
保 留我們 的城巿 和我們 的國家 。 最 重要的 
就是 ' 我們要 P 定 ' 是否 事奉主 。 祂說 : 
「一個 人不能 事奉兩 個主。 不是惡 這個愛 
那個 , 就是 重這個 輕那個 。 你們不 能又事 

奉神 , 又事 奉瑪門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6  :  24  ) 

• 選擇 事奉神 , 是 値得作 的決定 , 這並不 
防 礙家庭 , 收人 或錢財 , 或 阻礙帶 來快樂 
幸 福的屬 世事物 , 只 需要我 們在追 尋屬世 
所需時 , 不 違背神 和耶穌 基督 的效訓 。 

我一生 的經驗 , 毫無疑 問的對 我顯明 , 
只 要我們 願意. 遵行耶 穌基督 及先知 們所敎 
導 的福音 的原則 , 侍 奉主和 遵守祂 的誡命 

'就將 大有助 於我們 在人生 値得追 尋的事 
上 的成就 , 不 論是屬 世的或 屬靈的 。 我們 
將比 那些背 棄主和 忽視祂 的 敎訓的 人有更 
美好 ft. 家庭 ' 對 社會有 更大的 貢獻。 事實上 

• 如 果你看 着你所 認識的 一些人 , 你將會 
發現現 , 那些眞 正過着 基督徒 生活的 ■ 他 
們是在 爲永生 作準備 , 他們是 更快樂 、 更 
可愛 、 更受 人敬重 的人。 

主也曾 說過: 「不要 爲自己 « 慣財 寶在 
地上 ' 地上有 蟲子咬 ' 能銹壞 ' 也 有賊挖 
窟 窿來倫 。 

「只 要積 (I 財寶在 天上 ' 天上沒 有蟲子 
咬 ' 不 能銹壞 , 也沒 有賊拧 窟 窿來偸 。 

「因 爲你 的財寶 在那裏 , 你的心 也在那 
裏。」 ( 馬 太福音 6  :  19-21  ) 

我 奇怪許 多人過 份關心 S 世之物 , 或祠 
廟紀 念碑等 ' 這些 都是會 腐朽潰 滅的。 不 
久前 ' 我 讀到一 段新聞 , 說 及林肯 紀念碑 
的損 壞情形 。 對於尊 崇爲國 效勞立 功的先 
人 的我們 , 這 確是一 項驚訝 的消息 。 但是 


, 若 我們艇 樓 繽消息 的詳情 ' 描述 這座已 
有四 十八年 歴史的 紀念碑 , 它的花 崗石壁 
和 大理石 柱破損 , 灰 泥剝落 , 鐘乳 石和石 
筍使地 » 變成 一個 怪 誕的洞 窟 , 千 千萬萬 
• 蜘蛛和 微小有 翅的蚊 蚋聚居 其頂上 。 這是 
一 個很好 的例子 , 說 明蟲子 和銹蝕 確能損 
毀地上 的財资 。 我們 若尊崇 敬重的 紀念某 
人物 ' 就應該 勤勉地 從事於 精神方 面的工 
作 和貴任 , 保 護這不 被時間 所損壞 的財齊 

這 譲我記 起美國 神學家 兼作家 范戴克 ( 
Henry  Van  Dyke  )  (  1852—1933  )  一 
篇 「大厦 」的 故事。 他說 , 一個非 常富有 
的人 • 生前住 在一所 豪華的 大厦裏 , 但到 
天堂後 , 却驚 訝地發 現自己 只擁有 一間小 
茅星; 而那個 貧人却 出乎意 料之外 地發現 
他 在天堂 擁有一 座廣厦 , 因 爲他已 爲自己 

am 財寶在 天上。 

我們 一生中 不絕的 作選擇 , 這 些選擇 , 
就决 定我們 的生命 。 我們是 利用這 些機會 
來改進 自 己 , 或只是 虚耗時 日呢? 我們是 
走正 確的或 錯誤的 道路呢 ? 星期日 我們去 
敎 堂或是 不守安 息日呢 ? 我 們是事 奉神呢 
? 還是事 奉瑪門 ? 我 們不能 夠有等 分的崇 
拜 ' 只能事 奉一主 。 

這並 不是說 , 人 要就完 全好或 完全壞 , 
而 是說人 要有一 個明顯 的方向 , 選 擇神或 
瑪門 , 就有助 於我們 决定人 生中的 其他選 

擇 ° 

神應 許祝福 那些侍 奉祂而 又遵守 祂的誡 
命的人 。 我們若 要充份 樂享這 些祝福 , 就 
必需敎 導兒女 相信神 。 主 警吿說 : 

「再者 , 假 如在錫 安或在 組織起 來的錫 
安支 聯會中 , 父母們 有兒女 , 而不 敎導兒 
女明 白悔改 的敎義 , 對活神 的兒子 基督的 
信心  >  以及在 八歳時 的洗禮 和藉按 手禮的 
聖 蓰恩賜 , 則罪將 落在父 母們的 頭上。 

「他們 也必須 敎他們 的!; i 女們 祈^  , 

且正 直地行 走在主 面前。 」 (敎約 68:  25 
' 28  ) 


敎& 當局意 識到 這種, iiil 練的 直要性 , 就 
鼓 勵敎友 們遵行 家人家 庭晚會 , 並 a 參加 
福音 進修班 、 神學 研究所 、 學校 、 大專學 
院 和各輔 助組織 ' 協助我 們準備 自 己和我 
們的兒 k 事奉主 。 我 們不可 拖延這 項資任 
和義務 。 

^百 翰大 學校友 會會長 魏金生 s 學博士 
, 曾吿訴 我一件 « 事 • 我聽 後留下 很深的 
印象。 他說 • 某晚, 他奉 急召埕 赴鹽湖 城 
的末 世聖陡 g 院心 «科 急救室 , 他 的一位 
多年私 交知己 , 因冠 状動脈 阻塞瀕 於危境 
。他說 : 「當 我趕到 他的床 i» 時, 雖然他 
藉 着氧氣 口罩竭 力呼吸 , 却仍痛 楚辛苦 , 
但 他緊緊 地抓住 我的手 • 不斷低 語的問 , 

『哦, 8 生' 你能救 我命嗎 ? 我還 有許多 
拖 延沒做 而想做 的事。 』 

「我們 用盡各 種現代 化的電 子設備 來挽 
救他 的生命 ' 但將近 天亮時 , 情 勢顯明 ! 
我 的朋友 將不能 活下去 。 我因他 的說^ 而 
深 受感稱 。 我們 是只想 而不做 的人嗎 ?有 
多 少人在 拖延 生命中 這項眞 正重要 的决定 
? 待 我們面 臨生死 關頭時 ' 也會這 樣想起 
許多過 去只想 而沒有 去做的 事嗎? 」 

這確 實是一 個嚴重 而緊急 的問題 , 因爲 
我們每 一個人 ' 遲 早都要 面臨生 死關頭 。 
我們多 麼幸運 ' 能 夠爲自 己作胃 。 我們 
能夠選 擇自己 的道路 ' 創 造自己 的命運 . 
决定自 己所要 的祝福 ' 這是 何等光 榮之事 
! 現在 選擇還 不太遲 。 這項選 擇在 於我們 
自己 ' 但是今 E1 我們就 要選擇 我們事 奉誰, 

我 毎天都 感激主 ' 使 我認識 天父神 . 知 
道我 們是祂 的兒女 ' 知道祂 是活着 的和要 
我 們有所 成就的 ' 而且祂 「愛 世人 . 甚至 

將祂的 * 生子^ 給他們 '叫 一切 《 他的, 
不 致滅亡 ' 反 得永生 。 

「因 爲神 差他的 兒子降 Ht  , 不是 要定世 
人的罪 ' 乃 是要叫 世人因 他得救 。 」 (約 
翰福音 3  :  16—17  ) 

是的 ' 耶穌基 督已^ 我們 獻出祂 的生命 
•  161  • 


' 已給 我們一 項計畫 ' 使我 們得樂 享今生 
'並 且求取 永生。 伊立察 弟兄說 得好' 「 
我們 的天父 , 不是一 位要想 使我們 落選的 
裁判者 , 不 是一位 要想勝 過我們 的競' #對 


手也不 是一 位要想 定我們 的罪的 逼害者 
; |池 是 愛我們 的天父 • 祂要 我們快 樂和永 
忾進歩 。 祂願. (j 盡力^ 助我們 , 只 要我們 
願 .1: 在今 生中給 祂一個 機會這 樣做。 J 


我 ^懇 的祈求 • 我們 將有' 力^ 和力 WJt 
抑 自己, 接受我 們的救 * 耶穌 Ml f? , 事笮 
祂 •  «  '>: 祂應許 給我們 的祝福 。 奉 主耶穌 
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162 


找尋 流浪者 

「我 失去的 羊已經 找着了 」 


我  的 弟兄們 ' 和 聖職人 員聚首 ' 一 
直是我 感到高 興而榮 幸的事 。 我曾 控會晤 
過 許多國 家的政 府要員 ' 領袖 、 執 政人員 
等等 ' 但從未 有如跟 聖職人 員相聚 時的感 
覺 ° 

當我 們聆聽 這麼些 好訓示 ' 當我 瞧着今 
晚在 此聚集 的各位 一一 李會 長說是 十七萬 
名 一一 樂享我 們在聖 職內弟 兄情誼 和友誼 
時 ' 我 一直都 在想着 那不在 塲的在 外面的 
、 不 與我們 同在的 、 不屬於 這一羣 的那個 
少年 '.因 爲他認 爲他不 受歡迎 、 不 爲人所 
暸 解或沒 人愛他 。 

毎一個 支會中 ' 都 有年齡 從十二 歲到七 
十歲 的男子 ' 雖然他 們否認 ' 却實 際是渴 
望有 人注意 ' 渴求弟 兄情誼 與在敎 會中的 
活 躍生活 。 


總 會會長 圑第二 副會長 
譚以 東曾長 

讓我 們身爲 領袖的 ' 和大 家全體 , 時常 
記住 ' 永遠 别忘記 , 毎一個 人都在 尋求快 
欒 。 毎 一個人 都想要 有快樂 。 我們 的權益 
和最大 的責任 ' 就是吿 s«i6 們快勞 »at 功 
之道 。 常常因 爲一些 个事情 ■  a 不 g 遣的. 
事 ' 或些 許誤解 ' 導致某 人變成 不活躍 。 
那 些灰心 和不活 躍的人 ' 總^ 爲被 人忽視 
' 或被 人冒犯 ' 或自 覺有罪 ' 結果 就覺得 
自己是 局外入 ' 沒 有地位 ' 不 夠資格 ' 或 
不 受歡迎 ° 他 們覺得 自己迷 途而不 得寬恕 
° 我 們身爲 頟袖的 ' 要使他 們知道 和覺得 
• 我們 愛他們 • 也要 幫助他 們暸解 主愛他 
們 ' p 、要 他們眞 正悔改 ' 主將寬 恕他們 。 

有首美 國古老 民歌' 「今 晚我的 浪子在 
何方 ? 」我 曾經想 ' 如果改 幾個字 . 是否 
更有 意義: 「爲何 我的孩 子今晚 在浪遊 」? 


如 果今晚 的聽衆 , 及今早 今午聆 聽敎友 
大 會的人 , 遵 從所予 他們的 指示時 , 那些 

人就不 會變成 子 。 

我 tJIK 過 ' 有 些男孩 在浪遊 , 是 因爲别 
人對& 他們 的方式 ' 或他們 被忽視 , 使他 
們 « 得 自己不 受歡迎 。 

我想 讀一遍 , 主的失 去的羊 的比喻 , 因 
爲我 認爲 很重要 : 

「衆稅 ^ 和 罪人' 都 挨近耶 穌要 聽他講 
道。 

「法 利赛 人和文 丄- ' 私 下 議論說 ' 這個 
人接 待罪人 ' X 同他 們^^  。 

「耶. «就 用比^  '  M  : 

「 你們中 間,, f(; 有一 百隻乒 , 失 去一隻 , 


•  !  63  • 


个把這 九十九 £撇 ft 喷 '去 找邯 失去的 

丰直到 找着呢 。 

「找 着了  , 就 歡歡喜 喜的扛 在肩上 , |"1 
到家裹 。 

「就 III 朋友 鄰舍來 , 對 他們說 , 我失去 
的 羊已經 我着了 ' 你們和 我一同 歡喜罷 ' 

「我 吿訴 你們 • 一個罪 人悔改 ' 在天上 
也要 這樣. 爲 他歡喜 ' 較比爲 九十九 個不用 

悔改 的義人 , 歡 喜更大 。 」 ( 路 加福音 15 
: 1-7  ) 

毎 一個分 會會長 , 毎一 個支聯 會會長 , 
任 何組織 的潁袖 ' 若 知道有 人需要 注意時 

' 你 和我就 有責任 去找回 這隻失 去的羊 ° 
如果 今晚玛 們知道 ' 某 年輕人 已迷途 ; 如 
果有 人知道 某人溺 於水中 ' 那我們 就一分 
鐘也不 能耽擱 ' 立刻盡 全力去 救助他 ' 去 
救那個 迷途的 , 去救 那個將 溺死的 ' 那個 
需要 我們幫 助的人 。 那些年 輕的或 年老的 

, 不再 在敎會 中活動 的男子 , 由於 某種原 
因 而離開 了敎會 , 他 們就^ 要我們 的幫助 

, 需 要我們 的注意 。 他們需 要我們 的祈禱 
- 和關心 。 沒有 甚麼比 得上孴 到某人 再度活 
躍起來 , 能給我 們更大 的快樂 。 

救一 (B  ' 也許 就是救 了一家 , 甚 至救: F 
一代 。 失 去一個 ' 就不只 失去他 一個人 ' 
也失 去他一 家和他 的後代 。 這項責 任十分 
重大 ° 我 們之中 有些人 ' 認. 爲有百 分之四 
十至 七十的 出席率 ' 就足 以高興 。 如果你 
有百分 之四十 出席率 ' 那就 是有百 分之六 
十 未出席 。 如果你 有百分 之七十 出席率 , 
仍然 有百分 之三十 未出席 ' 他們就 是需要 
我們注 意的人 ' 他們非 常需要 我們的 關心。 

某次 ' 我出席 某支聯 會大會 ' 請 一位主 
敎說話 ' 令我 留下深 刻印象 。 他 說話時 , 
淚水 流下來 ' 幾乎泣 不成聲 。 他說 , 「 今 
晚在此 聚會上 ' 我要 向我的 家庭, 》 問敎師 
敬 致謝意 ° 我 從前是 個不活 躍的高 級亞倫 
聖 職人員 ' 這位 敎師和 我做^ 問同伴 , 起 
初 ' 我不願 意見他 ' 事實上 ' 我根本 || 絕 


a 他 ; 但是 他一直 ^持 , 直 到我只 w 虞他 
進我家 • 並 a& 導我。 現在 , 我 在這! , 
是他的 t 敎 , 我要他 表示表 示我衷 心的感 

m  。 」 

感 ^主 ' 有這 些配稱 的弟兄 , 他 們一直 
努力盡 所有力 量 去救那 些在浪 遊的人 。 

也許 我曾講 過一件 我親身 的經歴 。 當我 
任 支聯會 會長時 , 有一個 年輕人 , 很有幹 
才 , 曾受 農業專 門訓練 。 我 們的福 利委員 
會中會 正需要 一個農 業顧問 。 他在 敎會中 
並 不活躍 。 我 知道他 不遵守 智慧語 ; 但是 
我打電 話給他 , 請他某 天一道 午餐。 當天 
, 我 們坐下 交談時 , 我 吿訴他 , 我 對他的 
需要。 我說, 「你是 # 有準 備最能 夠做這 
件 事的人 ' 我們 需蓽你 尔需要 ,活禪 起來。 I 

談了一 會兒後 ' 他說 ' 'r^ 會長 ' 你知 
道我沒 遵守智 慧語。 j 

我說 「 你能夠 遵守的 , 難道 不能夠 嗎'? 
」 也 許這不 很公平 。 

他說' 「會長 '這是 》 —種 說法。 上個 
月 , 我的主 敎問我 , 可否 w 任支會 中某職 
位 。 我 吿訴他 , 我沒 有遵守 智慧語 。 他說 

' 那 麼我們 H 找别 人吧 。 」 

我 繼續跟 他談。 我說, 「弟 兄, 聽我的 
, 你需要 在敎會 中活躍 , 而我們 需要你 , 
我們 確實需 要你。 」 

我們 再談了 一會兒 。他 說, 「 你 的意思 
是如 果我接 受這個 職位時 , 甚至不 能喝一 
杯咖 啡嗎? 」 

我說 , 「 是的 , 這 就是我 的意思 。 任何 
領袖必 須眞正 成爲一 個領袖 , 你必 須是個 
榜樣 。 如果 你加入 支聯會 委員會 , 我們期 
待你像 個大丈 夫般遵 守應該 遵行的 福音生 
活。 」 

他說' 「那 麼' 我 要考慮 一下。 」 
我說, 「你 考慮 一下, 但是記 住,. 你需 


要活^ 起 *  , 我們 需要你 。 J 

他說 ' 「 好吧 ' 我 會打電 話給你 。 」 

第 二天他 沒有打 電話來 。 第三天 也沒有 
打 茧話來 , 第四天 也沒有 打電話 , 第五天 
也沒有 打電話 ' 第六天 也沒有 電話來 。 我 
想 , 他 大概不 願承^ 他不 能遵守 智葸語 。 

第八天 , 他打電 話來了  。 他詢問 , 「譚 
會長 ' 你 仍然需 要我担 任這件 工作嗎 ?  J 

我說' 「是 的, 這 就是那 天我打 電話給 
你 ' 後來又 跟你談 的理由 。 」 

他說, 「那 麼, 我願 意去做 , 根 據你的 

條件 。 」 

他眞的 去做了  , 而且根 據我的 條件去 做-。 
他是個 王老五 ' 已 經三十 多歲。 他 閉始活 
躍起來 , 有個年 輕少女 , 是 支聯會 女協進 
會會長 , 是個 很好的 女孩子 。 他 遇見她 , 
熟識她 ' 愛上她 , 娶了她 。 

後來 , 他成 爲主敎 。 更後來 , 成 爲高級 
諮議 。 再後來 , 成爲 支聯會 會長團 的成員 
。 你 們知道 ' 我 多麼高 興而心 滿意足 ' 知 
道 這個年 輕人是 積極的 , 他 一家人 是積極 
的。 現在, 他的 兒女也 很積極 。 

弟兄們 , 不論 我們在 <5J 處 , 或我 們是甚 
麼人 , 我們應 該瞭解 , 外面 有個不 活躍的 
孩子 , 或 年輕人 , 或 老年人 , 他想 要活躍 
只 要我們 能找出 個方法 , 引起他 的興趣 • 
壤他 知道他 需要活 躍起來 。 

我的 弟兄們 , 今晚 我要給 你們一 項挑戰 
• 就 是毎一 個主敎 ' 要決 定在下 個月内 ' 

開始 積極的 帶領某 年輕人 再度活 躍起來 ; 
毎一 個副主 敎也要 這樣做 在 支 會 或支聯 
會內 的毎一 個職員 也要這 樣做。 弟兄們 , 
在 我們的 一生中 ' 沒 有甚麼 比拯救 人的靈 
魂更 重要。 我們有 # 種計畫 , 也有 爲敎師 
定 下的方 針大綱 , 我們給 他們輔 助敎導 , 

& 一切 供照顧 出席者 的事物 ; 但我 恐怕我 

我們常 常忘記 、 忽略 和輕視 那些未 出席的 


•  164  • 


弟兄們 , 我要對 你們作 我的見 a  。 我們 

, 却滿 足的說 我們有 百分之 五十或 六十的 
出席率 。 

我根本 不在乎 百分比 率或統 計數字 , 但 
我 確實關 心在外 面的那 個男孩 或靑年 。 弟 
兄們 , 今晚我 要向你 們呼顢 , 毎一 個持有 
神的聖 職的人 , 特別 是那些 在敎會 中有職 


位的 , 要去 做主所 說的事 , 去找尋 那失去 
的羊 • 帶他 回到羊 i® 來 , 因此 , 當 你面見 
天父時 , 你將因 找到失 去的羊 而快樂 。 

靑年們 • 迷失並 不好玩 。 只要你 隨時榮 
耀你 的聖職 , 你, k 不會 迷失。 也要 ^助邯 
些難 以榮耀 聖職的 男孩子 , 使他們 也有快 
樂 ° 


持 有的聖 職是屬 於神的 , 這 是神的 敎會和 
神^; 國度 。 祂 已給我 們貪任 ' 去敎 導和協 
助 W 救我們 的人類 同胞。 願 我們努 力去做 
, 神 將悅納 我們所 作的事 。 而我們 所作的 
搴 ' 將帶給 我們無 限快樂 ' ^助我 們爲^ 
生 作準備 。 我 奉耶穌 基 督的名 ' 謙 卑的祈 
求, 阿們。 


•  165  • 


1971 年 10 月 
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撒但 的攻擊 一 靑年 

+二使 徒議會 


—— "本書 上說得 很好, 「當社 會蒈遍 

受 時 ' 新生 一代處 於形勢 K 力之下 . 
很難說 有公平 機會能 在光明 的道路 和黑暗 

的 道路之 間選^  。 」 ( Hugh  Nibley,.4« 
Approach  to  the  Book  of  Mormon,\9b7  ) 

我們生 活在一 個邪惡 的世界 。 在 我們記 
^中 ' 從 未有一 個時代 , 魔 鬼是如 此的猖 

狂 ' 及有 這麼好 的布署 ' 也 從未有 to 此多 
的 密使爲 他工作 。 藉著他 的許多 代理人 , 
撒但的 王國已 宣稱欲 整個兒 毀滅這 一代的 
大好 靑年。 

惡勢 力的卑 怯工作 的明證 , 已顯 著的增 

加 。 毎方 面都給 我們看 到傷心 的結局 。 魔 
鬼 驅使的 那些摧 毀勢力 ' 已 存在我 們的文 
學中 ' 藝術中 ' 電影中 ' 無铙電 廣播中 . 

衣著上 ' 舞蹈中 ' 電視 銀幕上 ' 甚 至所謂 
現代 流行的 音樂中 。 撒但 利用許 多工具 , 
弱 化及摧 毀家庭 與家人 ' 尤其是 靑年們 。 
今曰 ' 從未 有過的 ' 似 乎撒但 的攻搫 , 集 
中於 我們的 靑年。 

我 要引述 一位父 親的信 ' 他關懷 目前某 
些 流行音 樂的惡 性影響 。 他 不過是 許多這 
樣關心 的人中 之一個 。 這位 靑年的 閱歷豐 
富的 敎師的 信上說 : 

r 音樂產 生氣氛 ' 氣氛產 生環境 , 環境 
影響 到行爲 。 這 個過程 的構成 是甚麼 ? 

「» 奏是音 樂中的 最要素 。也是 音樂中 


彭 IS 泰 福長老 

惟一可 以無須 « 音而^ 在於 身體動 作中的 

要素 ° 心^ 迷 幻藥與 酒精純 化的人 • 仍然 
能對 SfiWtg 反應。 

「 高 聲使腦 海更糊 塗混亂 。 ^於 能忍度 
之外 的聲音 ' 簡直可 以打斷 思想與 理性的 

通道 。 ( 減退 這種推 毁性音 樂的曾 '4  , 並 
不除 去其他 惡勢力 ) …… 

「極 端的重 復也是 搖滾樂 的;/ j  一項 原始 

的手法 … … 

.(" 搖滾樂 節奏的 孽生子 ft 轉 , 甚 至那些 
手 潔和心 淸的人 也不會 誤解他 們的喑 示… 

「黑 ( 及暗 昧之光 ) 是搖 滾樂的 《  — 
面 。 無 邊的黑 暗使人 在無名 氏的面 具後喪 
失良心 ° 黑 喑中不 知彼此 ' 使正常 的責任 

感 消散。 

「 旋 轉球燈 在黑喑 中迅速 轉動所 發出令 

人眩目 的閃光 , 就 像質訊 者的特 强光棧 , 
或 0 催眠術 者的迅 速鐘擺 , 能減低 抵抗力 

, 而^ 制你 的行爲 …-- 

「這 整個心 理攻勢 的設計 , 就是 導向迷 
幻藥、 性; 反 抗及邪 惡之門 。 再加 上那些 
詞句的 囂張猥 S  , 這 種催眠 術的音 樂產生 
汚 穢之果 。 搖 滾樂社 會的領 袖們已 宣佈它 
們 的衰頹 …… 

「這 種醜 行的極 惡詭計 , 就是說 絕對沒 


有哝鬼 。 我們 的信仰 是絕對 的一種 , 不能 
將之 S 協成爲 『 自 由派的 摩門』 這 類說法 
。 我們 不可把 正義拿 來妥協 。 

「 有些 人甚至 錯誤的 《心 , 以爲 『 一且 
我們的 領袖正 式說明 揚棄搖 滾樂時 • 將因 
此失 去許多 靑年』 (協 進會 音樂委 員會) 
但即 使現在 ' 我們已 因撒但 的音樂 、 迷幻 
藥、 性、 II 動和叛 敎等失 去他們 。摩 門奇 
磧郊 野劇 中的一 <@ 信息 • 提 醒我們 ' 『 摩 
羅乃知 道你不 會與惡 魔妥協 , 如果 你妥協 

' 惡魔就 會得勝 。 』 ( Richard  Nibley, 

搣 自書信 ) 

這 位父親 ' 即靑年 的敎師 , 大學 音樂系 
敎授 ' 所寫的 這封信 ' 雖然是 分析性 ' 足 
以 表達其 他許多 父母與 靑年的 領袖的 關饮。 

敎會不 能因流 行趨勢 而妥協 其標準 。 當 
然' 煙、 酒和 咖啡的 使用跟 今日搖 滾樂的 
迷你 裙一樣 ' 都爲本 敎會不 可妥協 的標準 
所禁止 。 

敎會 從未有 過如此 一大羣 好靑年 。 他們 
是精 選的靈 —— '被差 遣在這 世界最 具挑戰 
性和 最重要 階段的 時期來 到世間 , 身負在 
世 上建立 神的國 度的重 大責任 ' 他 們確赏 
面 對巨大 的挑戰 。 

這獨特 的重大 的責任 和挑戰 • 於最 W 雜 
時 期來臨 。 惡勢力 從未有 過如此 的猖狂 、 
普及 和誘惑 ° 各 离善良 ' 美 好和振 奮的事 


•  167  • 


物 , 似 7在 低貶 、 R 微 和變質  W 都 

針 對我們 的靑年 , 而 他們的 父母却 在悠然 
自? f 的樂 '; 5 :之際 被哄進 * 僞的 安全^  。 

錫安 一切並 不都好 。 * 門經 S 感的 先知 
們 已預見 這一日 。 他 們好像 瞭望塔 上的守 
望人 , 對我們 發出鄭 重的, 吿 。 我 引述他 
們約話 : 

「因 爲在那 日子' 他必在 人類兒 女^) 心 
中狂怒 , 激 起他們 對那美 好的事 物發怒 。 

「 他還 要安撫 外^! 人們 , 將他 們哄進 
那 肉體的 安全感 • 以致他 們要說 : 錫安一 
切 都很好 ; 是的 , 錫 安繁榮 了一切 都很好 
—— 魔鬼這 樣哄騙 著他們 的靈魂 , 小心翼 
翼地將 他們帶 下地獄 。 

「他還 要用巧 言把别 人騙走 , 吿 訴他們 
地獄是 沒有的 ; 他對 他們說 : 我不 是魔鬼 
' 因爲 魔鬼是 沒有的 一一 他 那樣在 他們耳 
中 低語著 ' 直 到用他 那可怕 的鏈索 套緊了 
他們 , 從 此得不 到解晚 。 

「因此 , 在 錫安中 苟安的 有禍了  ! 

「那 喊著 一切都 很好的 有禍了  ! 

「那 聽從世 人敎訓 , 否認 神的權 力和聖 
靈 恩賜的 有禍了  ! 」 (排二 28  :  20 — 22  , 
24—26  ) 

主藉著 一位近 代先知 , 給 我們這 鄭重的 

責任 : 

r 我實在 對你們 所有的 人們說 : 起來並 
且發光 , 這樣 才能使 你們的 光成爲 各國的 

大 旗;」 ( 敎約 115:  5) 

「 因 爲錫安 在美麗 上和在 神聖上 必須增 
加 ; 錫安的 邊界必 須擴大 ; 錫安的 支聯會 
必 須加强 ; 是的 , 我 實在對 你們說 , 錫安 

必 須興起 且穿上 美麗的 服裝。 」 (敎約 82 

: 14) 

「因此 , 鼓 起你們 的心情 而歡樂 , 束緊 
你 們的腰 , 穿起 我的全 副鎧甲 , 這 樣你們 
才能抵 抗邪惡 的日子 , 作到 這一切 , 你們 

•  168  • 


才 能站穩 。 ( 敎約 27  :  15  )  . 

我們 愛敎會 的靑年 , 我們 知道主 愛他們 
。 敎 會願做 IShF. 義的 ff:W*  • 以 W 助我們 
的靑年 一一 救 聩他們 。 他們 是我們 的將來 

。 我們 對他們 有信心 。 我 們要他 們快樂 ° 

我 們要他 們在各 自所選 的頟域 中成功 。 我 
們要他 們在卨 級國度 中高陞 。 

我們對 你們說 : 你 們是永 ft: 人物 。 生命 
是 永恆的 。 你 不可能 作錯事 而覺得 心安理 
得 。 過 美好健 全和充 滿快樂 的生活 , 是要 
付出 代價的 。 願你們 能過這 種生活 , 而不 
致有 K 重的 懊悔 S 傷心 。 願 你們能 過這種 
生活 , 使你能 打開那 不可見 的力量 。 缺乏 
這種 力量時 , 任 何男女 無法做 到最好 。 

萬事 都必須 有對立 , 選擇 的自由 是一項 
神賜 予的永 恆原則 。 藉跟隨 主以逃 避撒但 
的陷阱 與羅網 , 是指派 給我們 的工作 。 那 
不 是輕易 的工作 。 

把生 命當作 實驗室 , 我們 就可以 像利用 
'顯微 鏡一般 , 觀 察和研 究别人 的生活 。 請 
. * 屬神 的人是 快樂的 。 享樂 派的人 倡言一 
切爲 著享樂 , 他們過 著有罪 的所謂 享樂的 
生活 , 永遠不 會快樂 。 在嘲 弄钧歡 樂面具 
後 , 潛伏著 無可避 免的永 遠死亡 之悲劇 。 
由 於那黑 喑陰影 的作崇 , 他 把快樂 有用的 
生命 , 去交換 迷幻藥 、酒精 、性, 和搖滾 
樂 等蒼白 的忘懷 。 

研究一 下撒但 的方法 , 可 使我們 警惕他 
的欺 詐行爲 。 他 很狡猾 , 知 道如何 攻擊& 
從何 處下手 , 受 害者爲 靑年時 , 最 易受攻 
撃 。 靑 年是人 生的靑 舂時期 , 一切 都是欣 
欣向榮 。 靑年 具有冒 險精神 和警醒 。 這個 
時期 , 他的 身體^ 藏活力 , R 好健 康能具 
極 大容忍 。 靑年 期是 無限的 , 因 爲老年 
還遠 不可見 。 因此 , 現在的 一代忘 記了目 
前 很快成 爲過去 , 待你 囪顧時 , 已 慮度此 
生或大 有所成 。 這些 就是靑 年時期 的特徵 
• 使 撒但的 「現 在玩 , 將來再 付代價 」的 
計劃大 行其道 。 是的 , 惡魔利 用許多 工具。 


r 混亂 情形是 最有利 於撒但 的環境 。 今 
日有 太多的 « 亂 。 他 使用多 種方法 來製造 
w 亂 。 其中一 種是曲 解定義 。 描述 迷幻藥 
的幻遊 ' 他使用 『 擴展. 1: 境』 之詞 ' 却不 
更正確 的說是 『 逃避現 實 。 』 

「自 由, 這個高 貴傳統 的名詞 , 是最好 
用來 混 亂 人心之 ^  。  ^動 、 炸彈 、 縱火和 
殺害等 , 都在自 由這個 名詞下 進行。 猥亵 
試驗說 話的自 由 。 色 情書刊 、 迷幻藥 、 不 
道 ss、 迷 你裙和 倮體等 , 都 聲言是 個人自 
由 的顯示 。 放 縱與無 政府状 ii  , 就 是這種 
假自由 的產品 。 

r 曲 解定義 也包括 色情書 fu  。  一 個小孩 
子能夠 指出它 , 然而 現代一 些所謂 有思想 
的 人却不 能爲之 下定義 。 

「容 忍就 是服侍 撒但最 有價値 的字眼 。 
二 百年前 • 英 國詩人 卜蒲亞 歷山大 曾寫詩 
警吿 : 

『 罪惡 是個如 此可怕 的巨獸 , 
祇要 一肴見 ' 就令 人惽惡 , 
看得太 多就變 成熟悉 , 

先 是容忍 ' 然 後同情 , 再後 是擁抱 。 』 

『 論人』 

「嘲 笑與混 亂合作 得最好 。 譏諷 派爲迷 
惑在探 索時期 的靑年 , 就用 混亂的 隱喩來 
諷刺批 評他們 的人而 掩護他 的頹喪 。 

「這樣 的嘲笑 可能令 人發噱 , 以 爲在錫 
安中一 切都好 ; 可是 ' 這却 是極惡 的不誠 

資-。 

「相 對論 的哲理 , 攻擊眞 理的永 恆原則 
。相對 論者說 : 如果 你覺得 某首流 行歌有 
淫 猥作用 ' 那是你 自己頭 腦汚穢 。 這個哲 
理 的推理 錯誤在 含意上 。 許 多歌曲 沒有含 

^猥 之意 。 

r 如果仍 有人懷 疑搖滾 樂的邪 惡與否 , 
你可以 根據它 的果子 下判斷 。 那些 力行者 
的最公 開曲解 ' 足以定 它的影 響的罪 。 它 


的最終 ^乃 • 就 是現代 出現的 , 盛 大的搖 
滾樂 歡會 。 若 有幾百 個這類 有害的 ^歡. 
會時 • 受害的 靑年何 止萬千 。 今日有 K 撊 

樂 51: 歡會 ' 而不是 迷幻藥 ^歡會 、 性}|: 歡 

會  >  皮抗扑 :歡 會的嗎 ? J  (  Richard  Nibley) 

主 的': ^祝 福那些 敎 化和 帶 人歸於 « 督 
者 。 '1也 的'! ^會 祝福那 些用迷 幻藥物 者及出 
席 3f 歡會的 SW( 人類嗎 ?  * 會, fS 興 那些人 
毫不 知恥的 ffiSS 身體 和不道 ffi 嗎 ? 搖滾樂 

歡會的 fe' 講^ 常是猥 K 的 , 那種 帶原始 

偶像 崇拜之 nas 的震 耳欲' w 的音樂 是推崇 
肉^ 而低眨 ^性的 。 在人類 歴史的 悠長全 
景中 , 這些年 輕人的 搖滾樂 托 歡會 是撒但 
的最 大成就 。 傳說中 希腊和 羅馬人 的狂飮 
歡宴 ' 也 不能比 擬這些 迷幻藥 、 不道 、 
反抗和 色情聲 音等汚 水坑中 的極惡 ^行 。 
那 次在美 國哄動 一時的 搖滾樂 狂歡會 , 是 
一個 病態民 族的龐 大表現 ; 然而 , 在我們 
自己山 地之家 中', 色 情電影 和搖滾 樂唱片 
, 却 成爲最 大生意 。 

主說, 「因爲 我的' S 魂喜 悅發自 內心的 
歌唱 ; 是的 , 正義者 的歌唱 ' 就是 對我的 

祈禱 …一  J  ( 敎約 25:  12  ) 我們^ 到摩門 
經 尼腓三 書中令 主喜悅 的事, 「他 們又同 
聲歌唱 , ,!S 美他 們的神 …… 」 ( 尼 腓三書 
4  :  31  ) 令撒 但喜悅 的事是 在尼腓 一書中 
• 李海的 兒子. 與 「葉 希梅的 兒子們 , 以& 
他們的 妻子們 , 開 始作起 P 來 , 他 們開始 
跳舞 、 唱歌 、 並 講很粗 ffi 的話 …一 」 ( 尼 
腓一書 18  :  9  ) 

現在, 這位音 樂導師 桁出, 「搖擺 一一 
迷幻藥 文化的 新方向 , 是許 多牧師 與音樂 
事業界 的人所 倡導的 , 尤如 在金色 的雲下 
加上一 層銀色 的襯裡 。 搖滾 樂中的 靈歌已 
上 升到十 大流行 曲中去 。 對搖滾 一一 迷幻 
藥文化 之反抗 , 似 已被這 種外表 * 來健康 
及從 新道德 中退出 的音樂 所分散 ; 但若查 
究 一下靈 歌資料 , 就掀 開了隱 藏著 惡意反 
對 基督的 假面具 。 他 們把啓 示的宗 敎變成 
神話 , 保 持宗敎 的外表 , 而 反對有 罪的存 
在 。 如果 沒有罪 的存在 , 新 道德觀 念便可 


以在 宗敎的 外袍下 , $S»«f 他們 的無神 論。 

一張銷 數最大 的唱片 , 掉換耶 穌& 猶大的 
角色 , 就正好 完全符 台以赛 亞的, 吿 ( 5 

: 20)  :  「 禍哉 , 邾些稱 惡爲善 、 稱善爲 
惡, 以喑 爲光, 以 光爲喑 的人。 j  (  Richard 

Nibley  ) 

無十 f 乎敎 會娘袖 ' 要在一 九七一 年八月 
的敎會 聖職么 '報中 ' 叶 顢敎 友們注 .(j  ' 並 
公開反 對這種 SiiS 神的叛 敎的哄 騙行爲 。 

是的 , 我們 是生活 在一個 ft 矸的 時代 , 
因爲耶 穌* 督 的復興 的福音 , 帶給 全世界 
以希望 ; 但也 是最壞 的時代 , 因爲 撒但的 
勢 力猛烈 , 他以 不停息 的活力 在收割 。 

■ 我 們怎樣 能夠阻 撓他的 計謀呢 ? 協進. 會 
去年 度的主 題經文 ' 給我們 正確的 跟從々 
式 。 敎會的 第十三 信條中 , 包含著 至要的 

關鍵 : 「 …… 任 何善良 、 優美 、 好名 58-、 
或 値得讚 揚的事 , 我們皆 追求之 。 」 

可是我 們將確 實地去 追求嗎 ? 追 求是需 
要 努力的 。 

以那些 彩色及 時常是 退色的 封套, 吸引 
我 們的靑 年的唱 片公司 , 在大 量推銷 的商. 
業 化之下 , 埋葬著 許多美 好的不 朽佳作 。 

電 視與廣 播之磁 性吸力 , 是他們 的絕佳 
媒介。 他 們的多 數產品 , 不 配以美 好這個 
名 I 司描述 。 發 明這些 奇異器 具的人 , 是受 
神 的靈感 ; 可 是一旦 他們的 優異成 品被介 
紹給 世人時 , 黑暗的 勢力利 用它們 來毁滅 
人 。 毎一種 媒介物 一 留聲機 、電影 '收 
音機 及電視 —— 偏離 發明者 的本意 ' 是很 
容易看 出來的 。 

^我 引述一 位音樂 家的話 。 多年來 ' 他 
已 觀察到 音樂對 行爲的 影響力 : 

「撒 但知 道音樂 可平靜 或性激 引野 蠻的. 
獸性 。 未 有好萊 之前 ' 人 們已知 道音樂 
有 力量製 造氣氛 。 氣氛製 造環境 ' 環境影 
響行爲 —— 巴比倫 人的行 爲或以 諾的行 爲!。 

「對 於震耳 欲聾顔 抂音樂 作嘔的 父母們 


, 最好 在未抱 怨之前 , 先査 一下他 們自己 
收集 的唱片 。 如 果是少 , 千 篇一律 ' 或未 

用' 那麼' 就 應該埋 怨他們 自己。 文 化的' 
種子 最好種 在幼小 的肥沃 田地裏 。 少年時 
期 無論多 少批^  , 都 代替不 了靑年 時期給 
他們的 ^ 樣 , 而這 種榜樣 現在已 消化了  。 
失去 成爲兒 女心目 中英雄 的機會 的父母 , 

—給一 偭少年 英雄留 下一道 裂痕。 」. (Ri- 
chard Nibley  ) 

今 日推崇 的大多 數英雎 '不 再是 高尙、 
有傑 出成就 ' 謙遜或 虔信的 。 根撺 書刊報 
紙 尤其是 靑年瀾 的報吿 , 我們發 « 那些英 

雄都 是?' f:S  ' 揋 15  ' 不道 、 貪婪 或甚至 
殘忍的 。 我們 在世要 避免的 就是這 種生活 
方式 ' 然而它 們以狂 歡慶祝 的行列 走過我 
們的靑 年眼前 。 若要 扭轉靑 年對這 種醜惡 
生 活榜樣 的羡慕 ' 就要從 小開始 。 對兒女 
的照顧 與撫養 , 應包 括對他 們的情 感生活 

, 有 對身體 、 靈性 和智力 生活的 同等關 心.。 

# 年要 生於世 界而不 « 於世界 , 今日倍 
加困難 ; 但是 , 這個負 應 由父母 來分担 
。 家人家 庭 晚會 , 對 於撒但 的工作 是一大 
障礙 。 協 進會計 劃也保 II 靑 年不受 邪惡的 

mn  , 應可^ 補反對 世俗, »惑 所留下 的眞. 
空。 當然, 還 有對個 人疑惑 與一切 困難的 
絕佳萬 ^藥 —— 祈禱 , 個 人與家 庭祈禱 ' 
早晚 的祈禱 。 

成人 的批評 與埋怨 , 不若 瞭解與 關心之 
有效卓 。 只有 當他們 是裨眞 的時候 ' 愛與 
瞭解才 有效率 。 要做 到純眞 ' 必須 由愛心 
策動 。 我 們必須 愛我們 的靑年 , 不 論他們 
是在正 義或錯 誤中。 富 樣, 我們 才給他 p — 
個鑑别 與學習 的機會 。 但我 們也必 須給他 
們 公平^ 選擇。 今日. 許多 人沒有 做到這 勲'。 

是的 , 「 當社會 普遍受 玷汚時 ' 新生一 
代處於 形勢壓 力之下 ' 很難 說有公 平機會 
能在光 明的道 路和黑 喑的道 路之間 作選擇 J 

求神 賜福我 們身爲 父母或 敎會靑 年的領 
袖者 , 有力量 與良好 的常識 , 給他們 「一 
. 個公 平選擇 」 。 我謙卑 的祈求 , 是 奉耶穌 
基 督之名 ' 阿們。 


169 


言成 命應該 重寫嗎 ? 


-fjjj 許我 可以用 最近出 現的一 個有趣 

問題' ft 其 同樣有 趣的答 作爲 開始。 
問題是 : 你不 認爲誡 命應該 重寫嗎 ? 答覆 
是: 不' 應 該重讀 。 

也許根 據這^  , 可以 開始考 慮一下 某些' 
基 本事實 ' 即神的 誠命是 存在的 。 它們來 
自神。 各 時代歷 史證明 ' 人 間需要 這些誡 
命 , 及 被忽視 時又有 甚麼事 情發生 。 

那麼 ' 爲什 麼要把 一生虚 耗在試 圖自圓 
其說 地把詖 命除去 的苦惱 、 不幸 、 憂傷和 
悲 摻中掃 除它們 使生活 合理化 呢-? 

從十 誡講起 , 就跟 打從任 何地方 講起一 
般好 。 我們應 該一讀 再讀這 些誡命 ' 同時 
别一生 試欲說 服自己 ' 說它 們的意 思並不 
. 眞是 它們所 說的。 

十誠 中說有 些事情 你們不 可以做 。 它們 
若 這麼說 , 那就 是它們 的意思 ' 而 且是有 
理 由的。 

有時 我們若 用表列 出天父 要我們 做的事 
, 及 吿訴我 們不可 做的事 將會很 * 趣。 每 
一個 父母都 面對同 樣情形 , 每個醫 生也面 
對著同 樣情形 。 

福音的 摘要就 是這樣 : 一 位活著 的父這 
樣忠 吿祂的 子女, 「你 們有 無限永 恆的可 

能! 5  。 你們也 有你們 的自由 。 怎 樣利用 ' 

完全在 乎你們 自己。 如果你 們聽從 我的忠 
吿 , 將 來就, 可以變 成這樣 ; 如果你 們不聽 

•  1  70  •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伊立 察長老 

從 , 將 來就如 何如何 。 這項 選擇在 乎你們 
自己。 」 

我 們大家 毎天都 作選擇 • 也都要 承受我 
們所 作選擇 的後果 。 

就是 這麼淸 楚明白 。 並不 是甚麼 詭辯或 
是過 於精細 的區别 ' 或 爭論甚 麼奥秘 ■ 或 
猜 測神還 未吿訴 我們的 ' 但却 忽視祂 已吿 
訴我 們的事 ° 譲 我們 停止爭 論誠命 R —切 
必 要條件 ' 只 是面對 現實吧 。 

誰比 創造者 ., 举們 衆人^ 父 ' 更 淸楚知 
道 甚麼是 要累的 秆不要 緊的?  ,,,.., 

聰明 人'、 ''岳 學家和 其他人 ' 幾世 紀來就 
爭論這 些問題 ' 而始 終沒有 獲致大 家都同 
意 的結論 。 

我極 敬重學 術、, 敎 育和研 究.、 卓 越的學 
識 ' 和 誠懇的 研究人 員的輝 煌成就 ; 但是 
我 也敬重 神的話 ' 祂的衆 先知, •, 和 生命的 
目的。 結果' 問 題來了 ' 我 們的信 賴究竟 

應置 於何處 。  ''. 

我很 榮幸認 識世界 上幾乎 一百五 十個國 
家中 的一些 非常能 幹的人 , 他們有 不同的 
信 仰.. , 不同 的事業 , 不同 的成就 ; 但是我 
'未 認議 ,解人 , 他所 知的是 足夠我 願意以 
永生來 信賴他 。- 

有時候 , 人 們說經 文有雙 關意思 , 而將 
事 實扭曲 , 使 之適合 他們所 作明知 不應該 


作的事 。 浏如 ' 有畤候 他們說 •  「不 可犯 
姦^ 」 , 却 不包括 切不等 Site 的眩 
德 |Pff 和變 。^用,' 依, 們 3? 說, ' ffS,ffi 
中^ 有列 舉所有 的東西 ' ^子 的名稱 ' 和 
一 切產品 ' 麻醉劑 ' 及已發 明的一 切有害 
物質 ' 或一 切無益 人類的 飮品等 。 

很明顯 ' 栗^ 列 一切物 ^ 是不 可能的 。 
班傑^ 王, ' . 「养後 : 我不能 $ 所 有足以 
使你們 犯罪的 事都吿 訴你們 ; 因爲 有種種 
不同的 手段和 方法? 多得甚 至我無 法數得 
,?」 { 摩 赛亞書 4  :  29  ) 

主要' ^ 們 利用智 鬵與普 通常識 , 詭辯 
那 些顯然 是無益 於身體 ' 心靈 、 精 祌茧人 
類道 義的事 。 在做任 何事情 或吃任 何東西 

之前, 停下 來老實 的問: ra 有 s 於健康 
嗎 ? 這有益 於幸. 福嗎 ? 這 能使鲰 喜悅 ^嗎 ? 
這能 使我和 别人都 得益嗎 ?或使 我墮落 ? ; 
它是 好的? 或不好 ?'」 ':' 

人們 怎樣稱 呼事物 , 是無關 緊要的 。 要 I 
緊的是 , 它們 是甚、 麼 , 它們 做甚麼 。 也許 
我略 改一改 莎士比 亞的話 : 無論你 怎樣稱 
呼任何 一件事 , 它仍 然是那 一件事 , 仍然 
做它所 做的。 

若有 任何人 懷疑經 文並未 斥責一 切形式 
的道 德違反 和變態 , 我們可 以肯定 的向你 
保證 , 可以爲 你引證 禁止所 有邪惡 、 不潔 
、敗 壞、 荒淫、 不智 之習慣 及不適 當的行 
爲 的經文 。 


爲甚麼 要詭辯 ? 爲 甚麼不 乾詭的 接受事 
* 而老 賁對待 自己? 

「 …一 敬畏神 ' 謹守他 的誠命 ' 這是人 

所 當盡的 本分。 」 ( 傳道書 12:  13) 

「你 們若 愛我' 」我 們的救 主說' 「就 
必遵 守我的 命令。 」 (約翰 福音 14:  15) 

可是 , 我們也 可以只 爲自己 的好處 , 而 
遵 守誠命 。 

許 多年前 , 美國詩 人作家 愛默生 曾寫過 
一 篇文章 「* 金 」 ' 其 中他說 : 

「世 界就 像一個 乘數表 , 或是一 個數學 
等式 , 不 論你將 它怎樣 , 結 果它能 使自己 
平衡 一… 在沉 St 和 肯定中 , 說出毎 一項秘 
密 ' 處 罰每一 項罪行 • 獎 賞每一 件美德 ' 
糾 正毎一 項錯誤 …… 

「因 和果 ' 万法 和目的 • 種子和 果實' 
都無 從分隔 , 因爲 果已在 因中開 TL …- '-種 
子中已 有果實 。 

「你將 有甚麼 ?神說 ; 付出它 的代價 , 
就 得到它 一… 由 於你們 所作的 , 你 們將正 
確的付 出代價 ' 不多 也不少 …… 

「人 要先判 斷自己 , 才能 說别人 …一 他 
所作 的毎一 項批評 • 都將作 用在他 自己身 

上 …… 

「你 不可能 作錯事 而不忍 受錯誤 的痛苦 


「盗 賊是偷 竊自己 • 騙 人的是 騙自己 「• 

「 …一 不付 出代價 , 不可 能得到 任何東 
西…" 

「  5E 了罪 ' 就 像地上 落了一 暦白雪 ' 淸 
楚的顯 出樹林 中毎一 隻松鷄 、狐狸 、松鼠 
和 鼹鼠的 足跡。 你 不能收 回已說 出的話 ' 
也不能 拭去留 下的歩 辦、 。 收 起梯子 ' 無法 
不留 下凹嵌 的痕跡 。 


r 一… 從抗^ 誘惑中 • 我們 獲得力 ft- 

「人在 被欺蒙 的愚昧 迷信中 ' 終生 受 苦 
; 可是 …一 人除非 編自己 ' 才會受 人所欺 
編 …一 」 

我聽見 李會長 說的一 個短句 • 可 以說就 
是 愛默生 這番話 的精華 。 他說 , 天 下沒有 
成功 的罪人 。 這句話 値得我 們三思 。 

旣然生 命中有 « 付 的律法 , 我們 就應該 
時常 停下來 , 用 熙 時間 看看 和想想 , 自己 
所作到 和未作 到的事 , &希 望我們 已作到 
了. 的事。 

現在 , 要對 我們的 靑年說 : 有 些說話 娓 
娓動 聽的人 , 他們將 吿你們 , 神的 誠命是 
無效的 , 違 背它們 也不會 有甚麼 « 重的後 

果。 

但是 , 如果 你要知 道你應 跟從誰 , 或誰 
是在吿 訴你賁 話時, 記住總 要這樣 問自己 
: 這個 人是在 吿訴我 或引誘 我去做 某件事 
, 可帶 來快樂 與平安 , 並領 導我至 我的最 
大可 能發展 , 或是 將使我 落至最 低層? 

别跟從 那些破 壞理想 、 反 對誠命 或引導 
你 往低處 走的人 。 

我 曾聽過 白朗壽 會長某 次問這 個問題 : 
「你想 悔改呢 ?還是 使之合 理化?  j 

英國 政治家 、 軍事 家和宗 敎領袖 哥羅姆 

威爾 ( 1599 — 1658  ) 說 ' 「我 懇求 你們… 
•• 想想 你們可 能是錯 誤的。 J 

任 何人都 可能是 錯誤的 , 如果他 所作的 
事 ' 導致他 的體力 ' 智力 ' 或道 ffi 低落 ' 
破壞他 的平安 ' 使 他對天 父陌生 ' 或傷害 
他 的永生 。 

「自 傲' 」英 國作家 、藝術 評論家 '社 
會學家 和慈善 家約翰 洛斯金 說 •  「是 一切 
巨 大錯誤 的根本 。 」 

至少 , 自傲 是悔改 的大障 礙之一 ; 因爲 
我們 若首先 不認錯 , 就 無以糾 正錯誤 。 


ft« 愛 的年輕 朋友們 ' 願神祝 福你們 ' 
3£與 你 們同在 •  P 你 們缣遜 以克服 15 傲 ' 
而 錯 和糾 正錯^  。 

镎 敬父母 • 對他們 有信心 。 * 重 你們自 
己 。 尊 敬神及 祂所賜 的知識 。 别把 生命當 
作賭 it. , 因 它是我 們所有 的一切 。 

別 W 惹, 《^  。 別« 得去試 試你能 走到距 
離危險 或邪惡 多麼近 ' 或能多 麼近? ^«絕 
壁 。 遠 遠 離開你 們不應 做的事 ' 不 應去的 

地方 ' 或 不應吃 的東西 。 

如果你 已走入 一個死 巷或錯 誤的道 t&  ' 

趕 快回頭 —— 别再猶 |'« ' 現 在就應 回頭一 
一同時 爲悔改 的原則 感激神 。 

别毫 無目的 的來往 找尋那 已發現 的事物 

。 别生活 於時代 的詭辯 和誘惑 '中 。 

别參預 那些摧 毀身心 的事物 , 别 輕視自 
己 , 别 熟視那 些使身 心汚穢 不潔的 * 物。 

父母們 , 請在你 們的兒 女面前 , 樹立誠 
實、 榮耀、 潔淨、 正 義和忠 於職守 的榜樣 

孩子們 , .敬 愛你們 的父母 , 他們 已給你 
們生命 ■ 他們 願爲你 們而死 。 全家 人應在 
愛心和 善中密 切團結 , 維 護家庭 , 建立你 
們將引 以爲榮 的傳統 , 並且 感激你 是你這 
個人 及屬於 這一家 。 

誡命應 重寫嗎 ? 不 , 應該 一樂再 a  , 並 
以它 成爲我 們生活 的指引 和標準 , 如果我 
們想有 健康、 快樂 、 平 安與自 重的話 。 

我記 得一位 受人愛 戴的支 聯會會 長的話 
, 我感 謝 他在 幾個月 前留給 我的這 番思想 
。他 說, 「我 常常跟 父親騎 馬到山 脊去, 
找 尋迷路 的牛羊 ^ 當我 們到達 山脊時 , 就 
能望 見很遠 的低眭 或樹笋 。 父 親就說 , 牠 
們在 那邊。 」 可是 這位支 聯會會 長說, 「 
我 父親比 ** 更 看得遠 , 我常 常肴不 到牠們 
, 但是 我知道 牠們在 郫 邊 , 因 爲我父 親說, 
的。 」  :' 

我親 愛的弟 兄姊妹 ' 有許 多事情 . 你我 


171  • 


都知道 它們是 在那兒 ' 因爲 是我們 的父說 
的 。 我也 知道祂 是 活著的 ' 他按 照祂 的形 
. 像釗造 了我們 ' 並且 差遣祂 的聖子 ' 我們 
的救主 ' 來 指示我 們生命 的道路 ' 及救 IS 
我們 脫離死 ll' 。 我知道 ' 只 要你們 池 ' 


她 將 充份進 人 我們的 生活中 。 我知道 . 祂 
的敎畲 、 福音 和生命 的道路 , 已與 我們同 
在 這地上 。 只要 我們接 受神賜 的忠吿 , 就 
將領 tft 到我們 的最高 可能性 ; 如果 我們違 
背' 池的 誡命時 ' 就不 會得到 我們所 可能得 


到的 和可能 做到的 。 求神 一直祝 福你們 , 
時 常與你 們同在 。 我奉 耶.«« 督之 名祈求 
' 阿們 。 


•  172  • 


你 們若甘 心聽從 

十二使 徒議會 

興 格萊戈 登長老 


親養 的弟兄 姊妹們 : 


不久前 ' 我站在 倫教特 拉法加 廣塲上 ' 
仰 視英國 ftK 納 I ^遜爵 _t 的銅像 ° 像 上 
' 刻有他 在特拉 法加一 役 那日? ft 所說的 
話: 「英國 盼望毎 個國民 盡職。 」枘 ^遜 
爵士  ' 就 在那. 具 有歷史 紀念性 的一八 〇 五 
年 那一天 ' 戰死 沙塲 ' 還有 許多人 與他同 
時以 身徇國 ; 不過 ' 他們的 牲却 挽救了 
他們 的國家 ' K 國因此 成爲一 (@ 帝國 。 

自 從那 時之後 ' ft 任 與服從 的觀念 ' 變 
得晦 喑不明 。 實際上 ' 這不 是甚麼 新的觀 
念 ' 而是有 如人類 歷史那 麼古老 ° 以賽亞 
曾 對古代 以色列 民說: 「你 們若甘 心聽從 
, 必喫土 地上的 美物。 」 

「若 不聽從 ' 反倒 tf: 逆 ' 必被刀 劍吞滅 
'這 是耶和 華親口 說的。 」 (以賽 S 書 1 

: 19—20  ) 


記得我 十四五 歲時候 ' f 在這大 會堂中 

—— 正在那 鐘後面 的樓上 — mMm^\ 
會 長講他 量年時 門經 的經歷 ° 他說尼 
腓對他 一生影 ,至大 。 然後 ' 他引 述了尼 
腓. 說的 幾切話 ' 它們至 今仍廻 Kc: 在 我耳際 

': 「我願 .S 去 做主所 吩咐的 事情' 因爲我 

知道 ' 主'決 不向人 類兒^ 吩咐任 何事情 ' 
除 非他要 爲他們 ffi 備一 條道路 ' 使 他們能 

完成他 所吩咐 的事情 。 」 (尼腓 一書 3 : 
W 時候 ' 我幻小 的心中 ' 便决 定要去 ©I 

主 所吩咐 的事情 ° 但願今 天藉著 主的靈 ' 

我也有 向樣的 力!: ' 影響 座中某 一個人 ° 

當人信 守所約 之事時 ' 何 等奇妙 的事發 
生! 最近' 我 湞到安 生海 軍上將 的冒險 

緊 張故事 , 說他 怎樣篤 駛拉織 勒斩號 ' 經' 


由北極 下 ' 從太 'Pifft 人-西 if-  ° 書 
中還^ 述頹似 的多次 V,' 險 害^  。 結 尾中說 
• 他隨 身帶的 Jg'ui 屮 ' 有 一張长 )1'  ■ 上面 
刻印 著幾^ 話 。 我 現在將 它介紹 給你們 : 

「我 相信 ' 我 隨時有 神明引 Ki。 
我相信 , 我 隨時願 走 正確的 道路。 
我相 (S  , 山窮 水盡^ 無路時 , 神 必給我 
我相信 , 山窮 水盡疑 無路時 , 神 必給我 
一條 道路。 」 

我 也相信 ' 日暮途 窮走投 無路時 ' 神必 
給我一 條道路 。我相 《•, 只 要我們 服從神 
的械命 , 只要 我們遵 行聖職 的忠吿 , 即使 
無路時 , 祂 必爲我 們打開 一條路 。 

特 ft: 法加廣 塲對面 , 就是英 國國家 g 術 
S 廊 , 其中掛 著雷諾 爵士. 所 «的4 年時代 
的 撒母耳 。 撒母耳 幼年時 , 聽到一 (@ 努音 


173 


,便 冋答道 •  「請說 '僕人 敬聽。 」 (撇 

母 耳記上 3  :  10  )  , 

自 從 那時起 , 撒母耳 服從神 的吩咐 , 終 
於 成爲以 色列民 中偉大 的先知 。 是 他揀選 

及按立 fif 羅王與 大衝王 兩位大 人物的 ° 他 
叱 «IW 羅王 的話' 至今 仍如雷 貫頂: 「 … 
…聽 命勝 於獻祭 ' 順從勝 於公羊 的脂油 。 
」 ( 撒母 耳記上 15:  22) 

我 從先知 以來加 一句簡 單的話 ' 獲得無 
比的力 量'。 以來 加警吿 亞哈王 _  ' 地 上將有 
旱災 和飢荒 ; 但亞哈 王不信 ' 反而 嘲笑他 

。 主 吩咐以 來加藏 身在基 立溪邊 • 喝那溪 
中的水 ' 還 有烏鴉 供養他 。 經文中 只簡單 
的記 載著, 「於是 以利亞 (即以 來加) 照 
著耶 和華的 話去做 。 」 ( 列 王紀上 17  :  5 

) 

沒有' #論 , 沒有 找藉口  , 沒有支 吾其辭 
• 以來加 就這樣 「照 著耶 和華的 話去做 。 
」 那些 嘲笑他 、 爭論 、 疑惑 的人遭 到飢荒 
, 但他却 得救助 。 

服從 主的話 , 並非 時常是 輕易的 。 有時 
我 們也許 覺得不 能勝任 。 摩 西與耶 和華的 
對答 , 給我 極大安 魁 。 耶和 華吩咐 摩西帶 
以 色列人 出埃及 。 摩 西是一 個逃亡 者與牧 
羊人 , 他 一定覺 得自己 多麼不 能勝任 ! 

「摩 西對耶 和華說 ,主阿 ,我素 日不是 
能 言的人 …一 我本是 拙口笨 舌的。 」 (我 
幾乎能 夠聽到 他說: 「請勿 叫我做 這件事 

° 」') 

「耶 和華 對他說 ,誰 造人的 口呢? …… 

「現 在去罷 , 我必賜 你口才 , 指 敎你所 
當 說的話 。 」 (出埃 及記 4  :  10-12  ) 

一八 三七年 , 敎會在 俄亥俄 州嘉 想蘭鎮 
掙扎 Iffil 存時 , 先 知斯密 約瑟召 喚金鮑 S 博 
弟兄去 英國開 拓事工 。金鮑 弟兄很 自謙的 
說 ,. 「主阿 , 我 是一個 拙口笨 舌的人 , 完 
全不適 合做這 件工作 。 我怎 麼能夠 到英國 


;去 傳道呢 • 那是個 以學識 、 文化和 藝術著 
稱 的地方 , 而且國 敎昌盛 一… 那些 人民是 
非常聰 明的人 ! J 

然而 回想一 下之後 ,又說 : 「不過 ,這 
. 一切 因素都 動搖不 了我去 盡職責 的決心 。 
當我; 1 識 到這是 天父的 旨意時 , 我 就覺得 
要 不顧一 切的去 , 因 爲我相 信祂將 以全能 
之力 支持我 , 賜我以 所必需 的資格 。 雖然 
我捨 不得離 開家庭 , 但我應 該置他 們於腦 
後 , 因爲 這眞理 , 耶 穌基督 的福音 , 比其 
他 一切更 重要。 」 ( 惠特 耐奥中 , Life 
ofHeber  C.  Kimball  [  Bookcraft,1967 
] ,P.104  ) 

他越洋 去英國 , 到 達蘭開 夏省的 普利斯 
頃鎮在 惡者的 反對勢 力之下 , 他和 他的同 
伴們開 始工作 , 這樣 就開始 影響世 界那個 
地 區數十 萬人幸 福的一 件工作 。 最 近在英 
國 曼徹斯 特市擧 行的總 會大會 , 不 過是那 
次畏 縮却忠 心的起 始的陰 影之延 長而已 。 

桁派 給我們 的工作 , 也 許是無 趣無味 。 
患麻« 的乃縵 , 帶著 車馬金 銀來見 先知以 
利沙 , 求他給 與治病 。 以 利沙肴 都不看 , 
打發 一個使 者去對 他說, 「你 去在 約但河 
中沐 浴七回 , 你 的肉就 必復原 , 而 得潔淨 


但乃 縵是一 個驕傲 的元帥 , 在亞 閜王面 
前自尊 自大, 覺得這 樣做很 是無謂 , 便發 
怒走了  。 後來 , 他 的僕人 懇求他 , 他就謙 
遜的轉 回去。 於是經 文中記 載著, 「乃縵 
下去 , 照著神 入的話 。 在約 但河中 沐浴七 
回 ' 他的 肉復原 , 好 像小孩 子的肉 , 他就 
粲淨 了。 」 (參閱 列 王紀下 5: 1-M ) 

今天座 上有一 位弟兄 ' 你 們許多 人都認 
識他 。 許^ 年前 ' 他 蒙召喚 去西部 諸州傳 
道 ' 該 總部設 於科羅 拉多州 丹佛市 。 從前 
' 他曾經 在大學 辯論隊 , 去 過丹佛 市許多 
次 。 那 地方離 家不遠 , 就 在山那 邊而已 。 
他和他 的父母 ' 一直 想望他 能夠去 更遠的 


國家, 「那些 有著奇 怪名字 的遙遠 地方。 
J 他 的朋友 們都微 笑不語 , 他的親 人懐疑 
這 項召喚 之不智 , 爲 甚麼這 樣一個 傑出靑 
年 , 只 不過蒙 召從讓 湖城到 丹佛? 然而他 
去了  。 他成爲 一位最 有力的 傳敎士  。 今天 
, 那兒許 多人都 感激主 當日差 遣他去 。 他 
成 爲那位 傳道部 會長的 副會長 , 並 有大好 
的機會 接受領 導才幹 的訓練 。 他在 那兒遇 
到一 位美麗 的少女 , 後 來與她 結婚。 由於 
那次 傳道期 間的特 殊機會 ' 奐定了 他後來 
的終生 事業。 今日 , 他坐 在這大 會堂中 , 
是十 二使徒 議會的 地區代 表之一 。 

我 也許應 該提及 坐在我 後面的 一個人 , 
就 是李海 樂會長 , 他 也曾在 類似境 况之下 
, 往同 一傳道 區服務 。 由於他 的服從 , 結 
果導致 今日我 們有目 共睹的 他的生 命中偉 
大 而奇妙 之人格 , 因此 使我們 十分敬 愛他。 

«我 與各位 分享我 個人的 神聖的 見證好 

^  ?  in 

差 不多四 十年前 , 我往英 國傳道 。 後來 
, 我蒙 召喚在 倫敦的 歐洲傳 道部辦 事處工 
作 , 當時 的傳道 部會長 是使陡 梅里, 約瑟 
會長。 某日 , 倫敦的 三四份 報紙上 , 都刊 
載著 一本古 書再版 的評論 , 那是一 本醜陋 
猥 亵的書 , 却 暗示它 是摩門 歴史。 梅里爾 
約瑟 會長對 我說: 「我 要你 去出版 商那裏 
抗議 這件事 。 」我 瞧著他 , 幾 乎想說 , 「 
是' 會長。 」 

今曰我 仍不猶 豫的說 , 當 時我非 常害怕 
。 我走 進自己 的房間 , 有種特 别的感 *  。 
想當 年主吩 咐摩西 去見法 老王時 , 他必也 
有同 樣的感 « 。 我向 主祈禱 一番後 , 走過 
對街 搭乘地 下火車 去都間 :出版 社時, 心中有 
有如 火燒般 的熾熱 。 我找 到社長 辦公室 , 
把我的 名片交 給接待 生.。 , 辨接 過名片 , 走 
進 裏面的 辦公室 , 却立刻 出來說 , 史傑芬 
頓先 生太忙 , 不能 接見我 。 我 回答說 , 我 
遠從 五千哩 外來的 , 一定 要等著 見他。 大 
約一小 時之內 , 她 走進去 三四次 ' 終於請 


•  174  • 


我進去 。 我永遠 不忘記 走進去 時所見 到的! 
情景 。 他口 咬一支 大雪茄 ' 蹺起 二郞腿 ' 
那副 模樣十 足表示 ' 「 别來 打铋我 °  J 

我手 中帶著 那些評 論 。 至 今我不 知道當 
時 我進去 後說了 些甚麼 ' 似乎有 W —股力 

a 藉著 我講話 。 起初 ' 那 個社長 還强辯 ' 
甚 至挑戰 ' 但 後來漸 漸軟化 ' 最後 答應採 
取行動 。 不及一 小時內 • 他 傳話給 英國的 
每一 間書店 • 退回所 有的那 本書給 出版商 
。 他再 花費許 多金錢 ' 在毎 一本耋 的首頁 
• 加印一 項聲明 , 說 這本書 不應視 作歴史 
• 只屬小 說而已 ' 並 且他們 根本無 意誹誘 
受人尊 敬的摩 門人士  。 許 多年後 ' 他又給 
敎會 一次類 似的善 意協助 。 一直到 他去世 
爲止 ' 我毎年 都收到 他寄來 聖誕節 問候卡 
片。 ! 

於是 我知道 ' 當我 們忠實 的服從 聖職人 


員的 要求時 ' 即使 似乎無 路可走 ' 主也必 
打 開一條 道路。 

十 年前最 的 星期五 ' 我 在此大 會堂中 
• 蒙 贊助爲 十二使 陡議會 之一員 ° 這十年 
是美妙 的歲月 ' 其中 揉合著 我在世 界各地 
身 歴的許 多促進 fi1 心 的經驗 。 其中 最重大 
的 ' 就 是毎週 一次在 靉湖聖 殿中與 總會會 
長團及 十二使 徒議會 的聚會 ° 我們 誠懇的 
祈求 主的旨 意 ° 在那神 聖處所 ' 啓 示的獲 
顯示 ' 提供 關乎敎 會的各 種決定 與計劃 ' 
而 後付諸 實行。 

從 這十年 經驗中 ' 我可 以向各 位見證 ' 
主一直 在以祂 的方式 ' 曉 讒 有關祂 的人民 
的祂 的旨意 。 我向你 們見證 ' 敎會 的領袖 
們 , 永 不要求 我們做 任何藉 著主的 幫助仍 
不能完 成的事 。有時 我們也 許覺得 自己不 
能勝任 。 我們 不喜歡 所要求 我們去 做的事 


' 或者有 我們的 想法等 ; 但是 ' 若 我們以 
信心 、 祈禱 及決心 去做時 ' 就可 以成功 ° 

我向 你們提 出我的 見^' 末世聖 徒的幸 
福 與快樂 ' 和平與 h 盛 ' 及永 ft: 救 恩與髙 
陞 ' 都 在於他 們能夠 服從主 的聖職 人員的 
忠吿 。「神 啊' 感, w 称賜我 們先知 ' 領導 

我們度 此末世 ° 」 ( 聖 詩通集 ' 第 106 頁 ) 

哦 : 主 '求您 《 助我 們甘願 和服從 ' 使 
我 們得以 H 得^ 應 許給這 地的祝 福父啊 ' 

• 求您幫 助我們 信賴您 vL 、甘 情願 的去執 

行事工 ' 使 我們夠 ¥f 格瘦 取您 的祝福 ° 我 
^此謙 卑祈求 ' 乃奉耶 穌基 督的名 ' 阿們 


•  175  • 


先知 以來加 


+二使 徒議會 

洪德豪 惠長老 


个  久前 , 聽 到一位 著名演 講家 , 講 
到現 ft 靑年 的趨勢 。 他請大 家注意 ' 今曰 
的靑 年已離 棄他們 的父母 所走過 的道路 。 
他指出 今日父 母們對 兒女們 的關心 , 認爲 
他們 是受現 代社會 流行的 說法所 誤導。 

他 曾花一 段時間 ' ^論現 代家庭 中父母 
子女間 的所謂 「代溝 」 。然 後他又 站在靑 
年 的一邊 , 大聲呼 顢確有 此代溝 的存在 , 
因爲 父母們 來自舊 的時代 , 並說如 果世界 
要 有眞正 的進歩 , 我們 就需要 新思想 、 新 
見解和 一種除 舊迎新 。 他的意 思是說 ' 如 
果 兒女遵 循父母 的脚歩 , 世 界永沒 有進步 
; 因 吡 ' 我 們必需 接受新 的事物 ' 甚至推 
翻舊時 代賴以 建立的 一切方 式也在 所不惜 
的 。 他 提出這 個問題 : 「 除 非經過 試驗證 
明 , 否 則誰能 夠說舊 的比新 的好?  J 

他又 鼈續說 , 父母子 女之間 的歧見 , 不 
必 是永久 , 只 是爲暫 時的提 供新思 想與進 


歩 , 以開始 他們之 間一種 更成熟 的關係 , 
即子 女更了 解父母 , 父母更 了解子 女的理 
想 和努力 。 當雙方 作適當 的協調 , 及彼此 
做理 智上的 理解時 , 新舊之 間的歧 見必消 
失 ' 而彼 此之間 的關係 更堅固 。 

然後 他引述 經文以 支持這 番見解 ' 他所 
讀出的 就是舊 約聖經 中的最 後兩節 : 

「肴哪 , 耶 和華大 而可畏 之日未 到以前 
, 我必差 遣先知 以利亞 ( 即 以來加 ) 到你 
們 那裏去 。 

「他必 使父親 的心轉 向兒女 ' 兒 女的心 
轉向 父親' 免得我 來咒詛 遍地。 」 (瑪拉 

基書 4:5  —  6) 

對 於讀舊 約聖經 的學生 ' 沒有比 瑪拉基 
書中這 一段更 難了解 的經文 ' 就是 差遣以 
來加來 使兒女 的心轉 向父親 , 父親 的心轉 


向兒女 。 ,《是 那將在 主大而 可畏之 日裏來 
到的 先知以 來加呢 ? 請^ 我 溫習一 下他的 
生 平事蹟 。 

經 文中最 初提到 以來加 , 說他 *n 論 

的 提斯比 ' 即 加利利 區的約 但之東 。 W 他 

有關 之事件 發生於 基督誕 生之前 九百年 。 
這位 偉大先 知是反 抗那些 人 '極 is 拜巴力 
, 而 維護耶 和華爲 以色列 的眞神 的少敉 si 
袖之一 。 他一生 中有許 多奇蹟 。 

以來加 對亞哈 王預言 , 必將 有旱災 , 而 
旱災 果然臨 於該地 。 以來加 往約但 河東的 
基 立溪旁 , 喝 那溪水 , 又得 烏鴉早 晚供給 
他食物 。 但由 於旱災 , 溪 水乾涸 , 以來加 
就去找 地 方居住 。 

主 指示他 去找一 個與獨 子生活 的寡婦 。 
以 來加在 城門邊 找到她 , 求 取飮食 。 寡婦 
回答 : 「我 指著永 生耶和 華你的 神起誓 , 


176 


我 沒有餅 , 瞜 內只有 一把麵 ' 瓶裏 只有一 
^油 。 我 現在找 兩根柴 • 冋 家要爲 我和我 
兒 子作餅 。 我 們喫了  ' 死 就死罷 。 」 ( 列1 

王紀上 17  :  12  ) 

以來 加要她 别懼怕 , 那一 小把麵 粉和瓶 
裏 的油必 不短缺 , 果 眞維持 他們度 過悠長 
的長期 。 

這時 , 寡婦的 兒子生 病將死 , 幾 乎死去 
。 以來加 求吿主 , 那孩 子再開 始呼吸 , 蒙 
賜 還生命 。 

稍後 , 主 向以來 加顯現 , 吩咐他 去見亞 
哈王 ' 說將解 除旱災 。 亞哈 王曾娶 西頓王 
的女 兒耶洗 别爲妻 ' 她祖居 之地是 敬拜巴 
力的 , 於是把 她自己 的宗敎 帶給希 伯來人 
, 以攻擊 希伯來 人)^ 來的 宗敎 ' 攻撃以 
列 人的神 。 

以來 加去見 亞哈王 , 說 旱災將 結束時 ' 
亞 哈王責 備他在 以色列 人中引 起麻煩 。 以 
來加指 * 亞哈王 違棄神 的誡命 而敬拜 P, 力 
。 他向 耶洗別 所支持 的那些 巴力先 知挑戰 
, 一 齊到迦 密山去 , 以測決 定主或 巴力是 
神。 

亞哈王 召集以 色列人 ' 大家 * 以 來加單 
濁面對 巴力四 百五十 名先知 ° 比赛 是建造 

兩座壇  座 給主' 另一 座則給 巴力一 

一壇上 放著獻 祭的牛 犢在未 熙火的 木柴上 
。然後 大 '家 求吿' 那降火 顯應的 ' 就是 
神 。 巴力 的四百 五十個 先知首 先求吿 ' 他 
們 從早到 晚求吿 ' 但無 反應。 他們 甚至圉 
著壇 邊跳躍 '用刀 自割' 自刺' 直 到身體 
流血 ' 也 無反應 。 

然 後輪到 以來加 。 他請人 拿幾桶 水倒在 
木 柴上' 然後禱 吿說' 「 一… 亞伯 拉罕、 
以撒 、 以色列 的神阿 ' 求你 今日使 人知道 
你 是以色 列的神 ' 也知道 我是你 的僕人 ' 
又是奉 你的命 行這一 切事。 

「耶 和華阿 , 求你 應允我 ' 應允我 ' 使 


這民知 ifl 你耶 和華; i 神 , 乂 知道是 你叫這 
民的心 回 轉 。 

「於 是耶 和華降 下火來 , 娩 盡墦祭 、 木 
柴'; F 頭、 噻; h  •  X 燒圪溝 I? 的水 。 

「衆 民看 見了, 就俯伏 在地, ,  「耶 

和 華是神 • 耶和華 ^神 。 」 ( 列王 紀上 18 
: 36—39  ) 

荽 時間天 昏地喑 ,降下 大雨, 結 束了旱 

災 °  . 

耶洗 别大怒 ' 要殺 以來加 ' 他就 逃到南 
部 别是巴 ' 逃人 西乃山 的曠野 。 他 在曠野 
遇主 的事臻 • 使^ 國作曲 家門得 爾遜得 fl 
感用之 爲主題 ' 譜 曲成爲 美麗的 「 以 來加 
聖樂章 J  。 

以來加 在山上 ' 感 到烈風 的力量 ' ^ 山 
醉石 ' 風後 有地震 ' 又有火 。 在其 後的平 
靜中 , 主 的聲音 臨於他 '說' 「 以利亞 ( 
即 以來加 ) 阿 ' 你在 這裏作 甚麼呢 ? 」 他 
回答' 「 …一 以 色列人 背棄了 你的約 …一 
他們還 要索我 的命。 」 (列王 紀上 19:  9 
-10  ) 兩隊兵 丁被差 遣捉他 ' 但以 來加兩 
次 求火從 天降下 ' 消滅 了他們 ° 

以來加 ' 維 護耶和 華的偉 大先知 ' 與他 
的朋友 以利沙 從耶利 哥步行 到約但 河去 ' 
以來加 將自己 的外衣 捲起來 ' 用 以打水 ' 
水 就分開 ' 二人從 乾地上 走過去 ° 

「他 們正走 著說話 ' 忽有火 車火馬 ' 將 
二 人隔開 ' 以利亞 ( 即 以來加 ) 就乘 K 風 
昇 天去了  。 」 ( 列 王紀下 2    :11  ) 

以 來加的 故事是 在舊約 聖經中 ' 而新約 
聖經 中也提 到他; 如果不 是'/ ) 外再 有啓示 
' 我們 就完全 不明白 • 他的 使命' &瑪拉 «• 
所說 的幽許 的意義 ° 本福音 期紀錄 的第一 

啓示 ' 就 是天使 窄羅乃 對先知 斯密約 s 說 
的話 ' 幾乎完 全如瑪 拉^ 所 用的字 ' 桁 出 
以來加 將來臨 。 八年後 ' 當 Steffi 聖殿奉 
獻 後數日 ' 斯密約 《與$ 得 里奥利 佛在华 


殿 中祈禱 完畢時 • 一個奇 妙的: ft* 顔現於 

他 們面前 。 請, 逸 我現 出敎^ 和^ 約第 
—百 一" h 辈中記 ^的 幾段經 :  「帷 K 從 
我們的 心, i 上 被除去 • 我們 理解的 眼睛被 
打開。 」 

主站在 講台的 W4fl« 上 ' 對他們 °  , 
顯現 ' 然後是 以來加 。 經 文中這 樣記錄 
著 : 

「這異 象終止 以後' ;》) 外 一個偉 大而榮 
搌的^ * 向 ft 們突 然出現 ' 8? 沒有 過死 
亡 滋味 就被提 升上天 的以來 加先知 ' 站立 
在我 們面前 , 說 : 

「* 啊' 瑪拉 口中 所說 的那個 時期已 
完 全來到 一 作見 if 說在主 的大而 可畏的 
日子來 臨以前 ' 他 ( 以來加 ) 必被 派來一 

r 使祖先 的心轉 向子孫 ' 子孫的 心轉向 
祖先 , 以 a 全地 因, ta 咒而 被毀滅 —— 」 ( 

敎約 110:  1,13-15  ) 

過去的 世紀中 ' 許 多活在 世上的 人死去 
• 而未認 識福昔 。 他們 沒有這 項知識 ' 將 
來 怎樣被 審判呢 ? 彼得說 ' « 督被 釘十卞 
架之後 ' 曾 「藉著 a ' 去傳 道給那 些在監 

獄裏 的靈聽 ° 」 ( 彼 得前書 3  :  18-19  ) 
他再說 '(爲 此' 就 是死人 也曾有 福音傳 

給他們 ' 要叫 他們的 肉體按 著人受 « 判 ' 
他 們的靈 性却靠 神活著 。 」 ( 彼 得前書 4 
: 6  ) 這樣' 那些生 前不, S 識福 音的人 ' 
都將有 機會聽 到而接 受洗禮 。 

4  口 果那些 曾活在 世上死 去而無 t« 會接受 
洗 禮的人 ' 就被, k 遠剝奪 這機會 ' 這是合 
理 的嗎? 活着的 人:^ 死人接 受洗禮 有甚麼 

不合 理嗎? 爲 死人代 替事工 的最偉 大例子 
, 也許 就是主 自己。 他 IS) ;出祂 的生 命作代 

,: 永生。 * 爲 我們做 了我們 不能爲 自己做 

到的事 。 同樣 ' 我們也 si 以 爲那些 生前無 
(1 會做到 的人執 行敎^  。 

不 fYi 可以爲 死者執 行洗禮 • 也可 W 執行 


•  177  • 


恩道門 ( 印證 : r  k  sj  H  f 印 |g 結 合 
爲永 恆家庭 。 家庭單 位印^ 後 ' 可以延 « 
直 到神的 家庭得 以完全 。 道 就是豐 滿時代 
福音 期的偉 大亊工 ' 藉此祖 先的心 轉向子 
孫 , 子孫 的心轉 向祖先 。 神 的家庭 的接合 
與救睛 ,- 是世 界未立 根基以 前便巳 有的神 
聖計豪 II  。 

我見證 ,'曾 由 烏鴉供 給飮食 、 使 一小撮 
麵 及瓶中 的油永 不短缺 、 使 寡婦的 兒子復 
生 、 所獻 的祭物 在濕柴 上燒燃 ' 及 乘火馬 
車上 天的這 位先知 , 正如瑪 拉基所 預言的 
, 如 今已顯 現人世 , 他使現 代及過 去時代 


的心钵 向彼此 。 

本福 音期未 建聖股 及以來 加未顯 現之前 
• 很少人 有興趣 找零和 jg 明 過去的 那些家 
庭 。 自 從 聖殿建 造以來 , 世 人對家 譜的興 
趣速增 。 全世 界四十 五個國 家數百 名代表 
, 齊 集^ 湖 城擧行 世界紀 錄大會 , 便 是證' 
明這 方面興 趣的敁 佳例子 。 

請^ 我再提 前面說 的那位 演講者 所云現 
代靑年 的趨勢 。 瑪拉基 的話的 «: 思 ' 是 P 
指以來 加在末 世時代 的使命 ' 是調 解父母 
子 女之間 的歧見 ' 恢復家 庭寧靜 ' 及塡補 


代 * 呢 ? 當 然不是 。 現 代啓小 l;  我們化 
m-ft.t.st  。  is^ 我 ^出斯 is 約 s 问答 這個 
問 題的話 : 

「 …… 這是 以來加 的精神 , 救 w 我們的 
先人 , 把 我們自 己及在 天的先 人連接 , 罌 
合我們 的逝者 , 以便 於第一 次復活 時升起 
…… J  (  zjhc 第 六卷二 五二^  ) 

祈願 以來加 的精神 , 在我 們內心 深處燃 
燒 ' 使 我們轉 向聖毆 。 我謙卑 的祈求 ' 是 
奉主 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1 78  • 


天 堂一瞥 


+ 二使徒 議會代 理會長 
甘賓 塞會長 


我  親愛 的弟兄 姊妹與 朋友們 : 關於 

那 使天窗 遮蔽的 滔 天大罪 、 我們已 說了很 

多 。 社 會上的 不道德 事件層 出不窮 , 簡直 
令 我們吃 驚震懼 。 頻 頻的離 婚案件 , 破裂 
家庭 與少年 罪犯等 , 幾乎使 我們驚 惶恐慌 
, 不過 , 有時候 , 也 許我們 應該停 下來反 
省一下 • 並非全 人類都 是壞人 , 或 到處都 

是犯 罪事件 , 或所有 的人都 是愛好 反抗的 

我曾不 只一次 提及過 , 别 人爲我 « 像的 
那次 經歴。 

鹽湖聖 毆四樓 , 是 十二使 陡議會 的議事 
室 , 室 中大椅 排列成 半圓形 。 這議 會的許 
多重 要會議 都在那 兒擧行 。 室內牆 上懸掛 
的 , 是那些 使徒弟 兄的油 晝像。 當 我開始 
服務此 職位時 , 懷著無 限敬美 與鍾愛 , 瀏 
覽那些 油畫像 , 因爲 他們都 是我所 共事的 

眞正偉 大入物 ° 

不久 • 總 會會長 團吩咐 , 要把我 的晝像 
k 掛上去 。 

李察里 格林被 選替我 畫像後 ' 我 們立刻 
開始著 手進行 。 我 到他的 畫室去 ' 坐在略 
高起 的台上 的一隻 椅子中 ' 盡量擺 出一副 
好肴 的姿態 ' 就 像其他 那些弟 兄一樣 ° 畫 
家手持 畫筆與 顏色板 ' 擺 好畫架 ' 推究我 
的特質 ' 便在帆 布上塗 畫起來 ° 我 去晝室 
許多次 ' 幾 星期後 ' 畫 像完成 ' 便 送去給 
總會 會長團 # • 又給我 的內人 和女兒 *° 


沒 有通過 ' 被吩 咐再去 S —幅 。 

角度 更改了 ' 花了相 當多的 時間後 《像 

接 近完成 。 那一天 ' 就像 其他日 子 一被忙 
碌。 我坐 在那兒 ' 也 許正在 遐思幻 想的發 
白日夢 • 似乎脫 離了這 個世界 。 大 槪畫家 

無法 Wi 捉我 那遙遠 的眼色 入畫中 ' 只見他 

放下 畫筆和 顏色板 ' 兩 手交叉 在胸前 ' g 
眼直 視著我 。 此時我 被他唐 突問題 嚇得從 
夢中 醒過來 ' 他 問道: 「甘 弟兄' 你 有否去 

過 天堂? 」 

我毫 不遲疑 的回答 ' 也許 令他同 樣地吃 
驚。 我說' 「哦' 是的' 李察弟 兄 ' 當然 

去過 。 而且我 今天來 你的畫 室之前 ' 恰巧 
瞥見過 天堂。 」 他換 過一個 比較輕 鬆的姿 
m ' 仍然注 硯著我 ' 眼睛中 充滿著 驚奇之 
情 。 我 緻續說 : 

「是的 ' 一小 時之前 ' 在那邊 聖殿中 ° 
印證 室的厚 又白的 »壁 , 似 乎隔離 了整個 
喧嚷 的世界 。 那明亮 而溫暖 的窗帷 ' 整潔 
典雅 的家具 ; 兩相 對樯上 的大鏡 ' 人在其 
中被反 覆映照 ' 似乎達 到無限 ; 還 有我面 
前那 著色的 玻璃窗 ' 給內心 洋溢著 和平感 
。 室 中的人 都穿白 色衣裳 ° 充 滿平安 ' 和 
諧及渴 切盼望 。—一 位容 光焕發 的靑年 ' 和 
一位 身著美 麗長裙 的少女 ' 雙雙跪 在壇前 
。 他 們那種 美麗可 愛眞無 法描述 ° 持有神 
聖授 權的我 ' 主持 » 於天國 的婚儀 ' 使他 
們在地 上及在 高級榮 糴世界 中永遠 印證在 


一起 。 那 兒有純 潔的心 ' 天堂就 在邯兒 ° 

「 永 執行後 ' 大家 上前道 K  。  一 
位精 神抖擻 的快樂 的父親 ' 朝我 伸出手 ' 
說' 『甘 弟兄' 我 和內人 都是平 凡的人 • 
* 業上也 沒有甚 麼成就 ' 但 我們有 非常幸 
福 的家庭 • 我 * 得十 分高興 ° 』 他 緻續說 
• 『 這是我 們八個 兒女中 的最小 的一個 ' 
來 這神聖 殿中永 恆結合 ° 其 他七個 和他們 

的配偶 ' 今天 都來參 加最小 的弟弟 的婚禮 
。 今 天是我 們最快 樂的日 子 ' 八個兒 夂都 
有了聖 殿婚姻 。 他們都 忠於神 ' 樂 於在敎 
會 中服務 ' « 個大的 已開始 在正義 中撫育 
兒女 。 』 

「我 瞧他那 長滿硬 繭的手 ' 那粗 鎮的外 
表 ' 我對 自己說 ' 『 這才眞 正是神 的兒子 
• 在 這兒完 成他的 任務。 』 

r 『 成就 ? 』 我緊 握住他 的手說 ' 『 這 
才是 我所聽 到的最 大成就 的故事 °  一個人 
可能存 i 幾百 萬家財 ' 無 數股票 • 有地產 
或實業 ' 却 仍然毫 無所成 ° 你却已 完成你 
來 到人間 的目的 ' 就是過 著正義 的生活 ' 
養 育一個 大家庭 ' 敎 育他們 有信心 和勳勉 
服務 ' 我親愛 的朋友 ' 你才 是眞正 有成就 
的人 ! 願神 祝福你 。 』 J 

說完 ' 我瞧那 位畫家 ,, 他 站著沉 思不動 
' 於是 我又說 '「是 的' 我的弟 兄 ' 我曾 
經多次 蹩見到 天堂。 


179 


「有一 M  ■ 我 們到很 遙遠的 -個 地方出 
i,v, 夂 聯 食敎友 。 星期 六中午 • 我們到 
速那位 支聯畲 會長的 毫不華 飾的家 。 我們 
敲門 ' 一 位可愛 的母^  '  抱著一 個小孩 
f 出來 開門 。 她足邯 種不知 有女僕 或工人 
的母親 , 也不是 W 家的 模特兒 ' 更 不是交 
際花 。 她的頭 ^^齊 的梳 向腦後 • & 著端 

it  , 頗有風 度 。 面 帶笑容 , 雖年敉 却表現 
出難 得的富 於經驗 , 還揉合 著那種 有目的 
的生活 的喜悅 。 

「房 子很小 ' 我們被 接待到 一間: *• 作數 
用的 起居室 , 室中 很擁擠 , 但中央 放著一 
隻長桌 , 旁邊 阇著許 多椅子 。 他們 打發幾 
個兒 女去鄰 家借宿 , 騰出一 間小房 給我們 
住 。 我 們在臥 室中略 梳洗後 ' 又到 起居室 
去 。 她在廚 房中忙 。 不久 , 她 的丈夫 ' 即 
那 位支聯 會會長 , 下 班回家 。 他熟 切的歡 
迎我們 。 幾 個孩子 作完工 回來時 , 他驕傲 
的介 紹我們 給他們 。 

「幾 乎像魔 * 一般 , 晚餐 立刻準 備好了 
,因爲 『手多 事情做 得快』 ,而這 些手都 
是敏 捷和老 練的手 。 顯^ 的 , 每個^ 子都 
曾受 過責任 的敎導 , 因爲毎 一個都 有各自 
的責任 。 一個 孩子迅 速的鋪 上桌布 >j  一個 
個擺 好刀' 义和匙 , 還 有一個 把大餐 碟蓋在 
刀义上 (都是 廉價的 餐碟) 。3— 個捧來 
大壺新 鮮牛奶 ' 一大堆 自家做 的麵包 ' 已 
切成 一片片 ° 毎個座 位前有 一個碗 ' 一碟 
從儲 藏拿出 的水果 ' 和一 小碟乳 酷。, 

「一 個孩子 把椅子 掉過來 ' 背靠 著桌子 
° 大家 一絲不 亂的跪 在椅上 ' 面 向桌子 。 
一 個小的 兒子被 請作家 庭祈禱 。 邯 是未事 
先 準備而 隨時作 的禱吿 。 他 求主祝 福他們 
一家人 和他們 的學業 、 傳敎士 和主敎 ; 又 
爲 我們能 『作 好的 講道』 ; 又爲他 的父親 
在敎會 中的工 作祈求 ;又爲 所有兒 女祈求 
' 使『 他 們都^ ' 彼此 和睦』 ; 又 爲早一 
晚 在寒夜 中出生 的小羊 兒禱吿 。 

「力 j  一個 更小的 孩子祝 福食物 。 十三隻 


接碟 翻 過來, I-  二^ 婉 《S«5 牛奶, 晚旌開 
始 。 毫無 拘束的 • 也不用 爲所準 備 的^ 食 

' '  w  k  '  一般 w 形而 iam' 。進 « 時 
的, 淡 話^ 璲倫快 又 有^, 没性 , 孩 子們也 ^ 
彬彬 有禮。 那^ 位父母 以鎮^ 的姿 態應付 

毎一 種場合 。 

r 目 前社會 行節育 , 甚至不 要兒夂 , 

家^ 中往住 只有一 兩個自 tii'ili 壊 的小孩 , 

或者 是奢華 有僕人 的家^ ; 或 者是破 ^的 

家 lid  ' 生活 朝外發 。 在這種 社會上 ' 能 
E 身於一 個愉快 乂和諧 的大家 fei 中 , 眼見 
孩 子們都 蒙敎導 而無私 心的互 助&作 , 這 
是 多麼令 人喜悅 的經歷 。 眼 瞧著這 個僕實 
健全 的家庭 , 我們 的心中 充滿安 逸滿足 , 
根本就 不再想 &那些 不成套 的椅子 、 有破 
洞 的地氈 、 廉價 的窗簾 、 狭 窄的房 子或那 
麼 多人住 在兩三 間小房 中了。 」 

我 停一停 , 說 , 「李 察弟兄 ,是的 ,我 
那天 就瞥見 到天堂 , 還在其 他許多 時間許 
多地方 瞥見到 天堂。 」 他似 乎已不 再注意 
那 幅油晝 , 只是站 在那兒 聽我講 , 似乎盼 
望 我繼續 講下去 。 於是 , 我又 再提到 W  — 
次窺 視天堂 的情形 。 

「 這次是 在印度 安人保 留地區 。 印第安 
人拿伯 和族婦 人都是 多產的 , 但是 這位可 
愛的拉 曼女人 , 却結婚 多年沒 有生育 。 她 
的丈夫 有很好 的工作 和收入 。 那天 是週末 
, 他們 已在買 一星期 的食物 。 我們 張眼瞧 
那個 裝得滿 滿的大 籃子中 , 都是健 康有益 
的食物 —— 沒 有啤酒 ' 沒 有咖啡 ' 沒有香 

烟 。 『 你們喜 歡喝坡 司頓嗎 ? ( 譯, n; : - 
種 用玉蜀 黍和小 麥製成 的粉劑 , 可沖飮 ' 
不含 咖啡因 , 乃咖啡 代用物 ) 』 我們問 。 
他 們的回 答使我 們感動 : 『是 的。 從前' 
我們一 直都喝 啤酒 和咖啡 ' 但是自 從摩門 
傳敎 士吿訴 我們智 慧語後 , 我們就 改用坡 
司頓 。 我 們知道 這對孩 子們好 • 他 們也喜 
歡 。 』 

r 『 孩子們 ? 』• 我們問 ' 『 我們 以爲你 


們倆 fe 婦 法有兒 k  。 』 於是 T6 們解 fl  , 因 

爲他們 自己沒 有生肯 ' 就收 s r 卜 八個不 
m 年 齢 的印 第安孤 。 他們 的土牆 房子很 

人 • 他們 的心饮 更大 。不 Q  —— 人類的 
■^Ji  ! 小 i,tef!5 的愛 ! 這 倆位良 * 的 印第安 

人 , vt'ft  »r 令許 多過著 自 fi 而孤獨 生活的 
人慚 愧。 」 

我對 S 家說 : 「 李察 , 天堂 也可以 

是 在土腌 房子或 茅屋中 , 因爲 天堂是 i'rft 
們 自 己 建立的 。 」 我 想應該 回到油 ^這 

事上了  , 但他 仍然一 動不動 , 站著細 as 我 

說 ° 

「這 一次 ' 我在 S 威 夷美麗 聖毆中 ' SB 
一羣 傳敎上 在一起 。 神的 S 跟我 們同在 。 
那 些宣講 福音者 , 幾乎等 不及待 ^, 輪流起 
來對主 的福音 作見證 。 最後 , 一位 矮小的 
日本 傳敎士 站起來 。 她祇穿 著襪子 的雙足 
• 走 到楨邊 , 恭謹的 跪下來 , 放開胸 恡 傾 
訴 內心對 福音的 感恩及 所提供 的機會 , 對 
上天暢 訴她的 心靈。 

「天 堂就 在那兒 , 我 的弟兄 , 就 在那間 
小房中 , 那個神 聖處所 , 在 太平洋 上樂園 
的 那些可 愛的年 輕的基 督精兵 之中。 」 

我繼 續說: 「天 堂也在 我自己 家中, 李 
察博士  , 就是 在擧行 家人家 庭晚會 的時候 
。 多年來 , 我們 的兒女 在那兒 , 一 個個渴 
切的 輪流^ 一支歌 • 或 領導一 個遊戲 , 或 
背 誦信條 , 聆 聽他們 敬愛的 父母講 述促進 
信 心的事 件或敎 導福音 。 」 

我 也曾有 一次在 歐洲找 到天堂 : 

「霍 迦長老 是一位 有很大 信心的 德國年 
輕敎友 , 他父母 jl (絕 資助他 W 任 傳敎士  , 
可是他 決心要 去服務 。 在美 國的一 位善良 
敎友 幫助他 ' 每月 寄來一 張支票 ' 資助他 
的 傳敎生 活費用 ' 他 很高. 興的服 '務 。 這樣 
過了 一年半 ' 忽 然一天 ' 他 收到這 位资助 
者的 太太的 一封信 , 說他丈 夫因交 通意外 


•  180* 


事 故而突 然逝世 , 她 沒辦法 再繼镄 寄錢來 
給他。 

「霍迦 長老隧 瞞住自 己失望 的心情 , 只 
是熱 烈的 祈求解 决方法 。 一天 , 他 和他的 
美國同 伴斯密 長老經 過一間 ^院時 , 一闱 
解 决經濟 困難的 念頭忽 然產生 。 第二天 , 
他要 求許可 , 離開 一會兒 。 回來時 • 甚麼 
也沒說 , 很早^ 上床 休息 。 問 他原因 , 他 
只說有 颭疲倦 。 幾 天之後 , 斯密長 老看到 
他這位 德國弟 兄手臂 上有小 塊綳帶 , 但也 
沒多問 。 

日 子過去 , W 密 長老心 生懐疑 , 爲甚麼 
每 隔不久 , 他的^ 國 同伴手 臂上就 出現綳 
帶 。 直到 有一天 , 霍 迦長老 再無法 保持這 
項秘密 , 便 吿訴他 : 『瞧, 我的美 國朋友 


已 經死了  • 不 再能夠 支^ 我的 用 。 
而 我的父 fti 仍然 I 卜絕 f. (助我 , 所以 我每隔 
不久 • 就去 B 院的 【taW • 以 便我可 以完成 
我 的傳敎 工作。 』 資 自己的 «*血 液 , IX 
拯救人 的«魂 !這 不就是 主所作 的嗎? 祂 
i 十字, 架上 1ft 牲 • 流 出祂每 一涵血 !  J 

I" 你相信 有天堂 嗎,^ 察弟 兄? 」 我再 
問 。「是 的 • 就 是這樣 。 天 堂是一 個地方 
, 但 也是一 種情形 ; 也 是家庭 和家人 。 是 
了解 和友善 , 是互 相依賴 和無& 的行爲 。 
是安 寧聖潔 的生活 * 是個人 牲 • 是誠牮 
的款待 , 是眞 正的關 懐別人 , 是港 守神的 
誠 命而不 ift 飾^ 張或 鸺善。 是不 自&。 是 
我們 的一切 。 只要 我們在 找到時 ' 能 《識 
到並 且欣然 《受 。 是的 , 我 親愛的 弟兄, 


我曾經 许多次 到了 天堂。 J 
我再挺 直身子 ' 端坐在 ^子上 ' ,待他 

.K 像 0  ,lt 家拿 起筆和 顔色板 ' 在那幅 »上 
加添幾 笨潤飾 ' 然後 滿《 的吐— 口氣說 • 

「完 成了。  J 

不久 ' 它_ 就被 t* 掛 在鹽湖 《 殿四 樓十二 

使 it 譏食會 議宰中 ' 與其 他使^ 們的, £ 像 

9£ 列掛在 Hft 上 ' 至 今仍掛 在那兒 ° 

耶!! *tt.fif 的 福音敎 * 人 過正義 的生活 ' 
家庭融 治 和睦 ' 使人 努力不 犯鍩, 饭 ° 它是 
K'lff 的 ifl 路 。 只要 iE 確的過 生活 ' 
就能使 人進歩 至神格 。 

我祈求 主的眞 « 福 眘能進 入於人 家的生 
活中 ' 舉耶穌 ^« 的名 ' 阿們。 


•  181  • 


注意 , 好 使你們 
作 好準備 


我  親愛 的弟. 兄姊妹 們以 及 在收聽 收 

看的 朋友們 , 祈求 靈在我 站在你 們面前 
講話 的這段 時 間引導 着我。 

不 久以前 ' 一位' 來 自一間 大的山 際報舘 
的 記者來 訪問我 , 問 及關於 敎會的 傳道活 
動 。 在 我們解 釋過我 們的全 球性傳 道活動 
現在 已擴展 到更新 的地區 , 例如菲 濟羣島 
, 韓國 , 香港 , 印度 尼西亞 , 泰國 , 西班 
牙, 義大利 及至遙 遠的拉 丁美洲 , 和在印 
第 安族之 中的後 , 她 沉思着 這全球 性的傳 
道活動 之宏大 而問道 : 「你 們是否 要使整 
個世界 都歸信 嗎?」 

我以 引用主 委託給 祂早期 的門徒 們的使 
命 以作答 : 

「他 又對 他們說 , 你 們往普 天下去 , 傳 
福音給 萬民聽 。 

「信 而受 洗的必 然得救 , 不信的 必被定 

罪。」 .■ 

主又 談及那 些將顯 明他們 召喚的 神聖性 
的神蹟 : 

「主 耶穌和 他們說 完了話 , 後來 被接到 
天上 …… 」 

然 後正如 各個福 音作者 所記的 : 「門徒 
出去 ' 到處宣 傳福音 ' 主和他 們同工 ' 用 

神 蹟隨着 ' 證實所 傳的道 。 」 (可 16  :  15 
—16  '  19—20  ) 


總 會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
李海 樂會長 

然後我 提醒 她有關 主在本 福音期 初期賜 
給 祂的門 陡的一 個啓示 , 就 是藉着 他們的 
執 行才能 使話語 傳到大 地的各 個盡頭 ' 首 
先到 外邦人 ,然 後, 孴啊並 且肴著 , 他們 
要帱向 猶太人 。 

「在 那日子 , …… 經由那 些被按 立這權 
能 的人們 , 毎 一個人 都將以 他自己 的方言 
, 他 自 己的 語言聽 到豐滿 的福音 。-」 (敎 
約 90  :  9  •  11  ) 

我們 正看到 敎會事 工在世 上的廣 大發展 
。 主在 早期給 與敎會 的啓示 中似乎 在指示 
我 們要爲 這日而 作準備 , 那時祂 應許說 : 

「肴啊 , 並 且看著 , 我照顧 你們. 的羊羣 
〔當然 是意謂 敎友的 會衆〕 , 並 且培育 
起長 老們來 , 派遣 給他們 。 

「看啊 , 我 要在我 事工的 時刻中 加快我 
的事工 。 」 ( 敎約 88  :  72—73  ) 

在過去 數月中 , 我 們在遠 東及歐 洲國家 
中 , 花 費了很 多時間 , 在那 裏我們 要面對 
一大羣 敎友會 衆及其 他不屬 於斷門 信仰的 

人 ° 

當我 們訪問 這些國 家及遇 到那些 正在尋 
求解決 他們在 各方面 所面對 的問題 的人時 
, 我們 從未見 到這樣 確實的 證據顯 明他們 
需 要靈性 的引導 。 我 們感覺 到在每 一處都 
有許 多人很 不滿他 們所屬 的敎會 。 


. 這 種對宗 敎的興 趣減低 的實際 ffl 由 , 似 
乎是 這樣的 , 正如一 位專欄 作家所 下的結 
論 , 「並不 是組織 完善的 宗敎遭 到攻擊 , 
而是 它正在 自殺, 想 要向珍 芳達和 提摩太 
黎 亞里那 種所謂 合乎潮 流的形 態肴齊 , 拒 
絕 了陳舊 的聖經 , 離開 了老朽 的敎會 , 沈 
溺於 所謂的 合乎潮 流之中 !」 (Dr.  Max 
Rafferty,  "Church  Should  Examine 
Own  action  in  Decline  of  Religion, " 
Salt  Lake  Tribune,  September  19  ' ' 
1971  '  p.  A— 13. ) 

他們, ^知道 構成 脚聖馑 力的眞 正定義 。 

他們 呼求安 全或一 種救恩 , 不僅 在來世 
"- 而 是在此 地此時 獲得一 種屬世 的救恩 , 
好使 他們不 需經歴 死亡就 能得到 。 他們所 
屬 的各個 敎會必 p 關心 個人 的福利 , 好使 
各人藉 着一種 合一的 敎會努 力和敎 會中兄 
弟 的情誼 而幫助 他自己 , 而 敎會本 身亦關 
心俗世 ' 社 S  , 和靈 性方面 的需要 。 

他們正 尋求一 間敎會 , 於 他們的 本地會 
衆中不 僅有和 諧一致 , 也擴 展成爲 一股團 
結的力 量以應 付人類 所面對 的挑戰 性問題 
。 在那 裏一國 的敎會 會衆與 那些在 各大陸 
海洋有 共同信 仰的人 們聯合 , 使全 球人類 
瞭 解彼此 間的弟 兄情誼 , 不論 在健康 , 敎 
育 , 强化 家庭的 連繋上 , 及 在展開 和提倡 
建 設性的 敎會活 動方面 , 都 能將他 們視作 
可以信 託的人 ; 在那 裏靑年 可被敎 導正確 


»  182  • 


的原則 ' 好使 他們自 己能學 習成爲 有能力 

的領袖 ; 旣然 有這麼 多有益 的活動 , 致使 
他 們沒多 時間 去參與 各方面 引誘他 們的邪 
惡活動 。 

簡言之 , 各 處人們 所要求 的就是 堅守基 

督 敎基本 PR 想 的敎會 ' 正如 使徒雅 各曾鬧 
明的 : 「在 神我 們的 父面前 , 那淸 潔沒有 
玷汚 的虔誠 , 就是眷 顧在患 難中的 孤兒寡 

婦' 並 a 保守 自己不 沾染世 俗。」 (聖經 

雅各書 1  :  27  ) 

那 裏我們 找到一 種强有 力的中 心權力 , 
它可 激發一 種信心 ' 它顯示 前面的 道路一 
一在那 裏有能 力的人 受引導 慷慨的 獻出他 
們的 ® 導才能 ' 物資 , 和才幹 ; 而 弱者受 
鼓 勵爲供 養他們 自己付 出最大 的努力 • 而 
緊急需 要可以 以一種 助長兄 弟情誼 的方法 

來應付 , 以 代替經 上所說 r 接磨貧 窮人的 

臉 呢。」 (賽 3  :  15  ) 那 種削弱 的方式 。 

敎會 從沒有 那麼需 要在領 導和有 效率敎 
學 方面訓 練人才 , 以 抵消邪 惡勢力 的狡猾 
和兇惡 的方法 • 就是 「安撫 , 將他 們哄進 
那 肉體的 安全感 , 」 激 怒他們 , 說 一切都 
很好 , 及諂媚 的吿訴 他們說 地獄是 沒有的 

, 或 8£ 鬼是 沒有的 。 因爲這 就是古 代先知 
曾 警吿的 , 「魔 鬼這 樣哄騙 着他們 的靈魂 

, 小心翼 翼地將 他們帶 下地獄 。 」 (見腓 
二  28  :  20—22  ) 

正如在 其他福 音期中 的各民 族一樣 , 在 
更繁 榮的地 方更明 '白的 顯示出 , 當 人們繁 
榮時 , 他們就 忘記神 , 看到 這些實 在令人 
駭怕 。 他們似 乎在錢 能買到 事物上 很富裕 
, 但他們 缺乏錢 不能買 到的很 多寶貴 東西。 

先知 們曾向 那些由 於他們 的安適 和極大 
的繁榮 而心中 掲揚自 得的人 發出一 項淸楚 
的警 吿訊號 : 

「我 們可 以肴到 …… 就在 他爲他 人民的 
繁榮 …… 而做一 切事情 的時候 , k 就是他 
們硬 起心來 , 忘 記主他 們的神 • 並 將那聖 
者踐 踏於他 們脚下 的時候 —— 這是 由於他 


們的 安逸和 他們極 人繁? S 的緣 故。」 (希 

12  :  2  ) 

而 我們也 是一樣 • #我 們看到 a 些事悄 
, 我們 會與那 些先我 們而去 的人一 起慟哭 

•  「多 麼迅 於自負 ; ^的 • 多 麼迅於 

• 和做 種種罪 惡的事 : 他們 是多麼 遲於記 
起主他 們的神 , 傾聽他 的忠吿 , 又 是多麼 

遲於 行走於 智慈的 道路上 ! (希 12  :  5  ) 

主在桔 束登山 ft 訓說 • 祇仃 在^^ 考験 
歳 月中能 站立得 住的人 及敎會 ( 當然 思 
是 指會衆 ) 才是建 _ 立在 «h '上的 , 從沒有 
比此時 更爲淸 楚的了  。 如何呢 ? 正 如主所 
稱 , 當 迷惑之 虱吹起 , 或汚 SSiffi 邪 惡的供 

流要吞 沒我們 , 或當 批評或 嘲笑之 凼降落 

在那些 堅守眞 ffl 的 人身上 的時候 , 人要傾 
聽 ft 服從 那眞 實敎會 建立於 其上的 基本不 

SI 的原則 。 

時時 有些著 名的男 仕和女 仕來到 我們之 
中 , 當 他們認 識到敎 會及其 影響深 遠的活 
動時 • 在某一 種意義 上來說 他們 的見解 
是確證 使徒保 羅在很 久以前 對羅馬 人所說 
的 : 

「我不 以福音 爲恥。 這福 音本是 神的大 
能 , 要 救一切 相信的 …… 因爲 神的義 ' 正' 
在這福 音上顯 明出來 …… 〔特 别注. f: 這^ 
〕 原來神 的忿怒 ' 從 天上顯 明在一 切不虔 
不義的 人身上 ' 就是 那些行 不義阻 擋眞理 

的人 。 」 (羅 1  :  16—18。 ) 

一位 在龐尼 維倶樂 部的著 名演說 家羅臬 
喬治先 生要求 我帶他 參觀我 們敎會 的某些 
福 利活動 。 他 參觀後 對我說 : 「你 們的福 
利計 畫應擴 張到全 世界去 。 在看過 實施的 
福利 計畫後 , 我毫不 懷疑有 一天這 會成爲 
基 督徒生 活的首 要計畫 。 」 

來訪 問的著 名人士 時常問 &有關 敎會的 
敎 育制度 , 至於 這問題 , 在 我們敎 會及學 
校機構 以外及 福音 進修班 和神學 研究所 
以內 , 敎. 會的 敎育制 度已發 展到毎 一個家 


庭 ' 有爲 小孩在 週日而 設的家 兒砍會 ' 

爲 靑年而 設 的 週 日自 課程 ' 以敎 導基督 

徒生 活所必 須的主 要原則 。 

i£ ^訪客 始終不 找 4«(n 校 
何能維 持化法 和秩序 的秘訣 。 a 問題 當然 

牽 涉到在 各俏家 ii£ 中所 舉行的 家人家 K 晚 
會^ 畫 • 我們 很多靑 年都是 來自邯 ^家 ^ 
的 。 在我們 年^ 學生 中的學 生組織 Li® 到 
注意 • 於其 中學' li 自己要 組織成 爲敎會 擊 
位 • &受敎 * 於他們 如何使 用主計 畫中所 
提供 的方式 , ifti 能在 與朋友 &通 方 ifti 負資 

這 些見解 It 正 如其他 很多見 解一樣 , 使 
我們 作反省 , 及激 勵我們 g 加努力 去實踐 
那已賜 給我 們的完 美計畫 ; 全 Itt 界 都可被 
拯救 , 如果全 人煩會 强制去 「勤 勉尋求 • 
〔要〕 經 常祈禱 ' 要相信 ' 〔則〕 一切的 
事 〔或 許會〕 爲 〔他 們〕 的利 S  〔& 祂名 

的 榮耀〕 而一 起效勞 。 」 ( 敎約 90  :  24  ) 

的話 。 

我們 剛參加 在英國 曼徹斯 特巿的 大不列 
顚 g 島所 擧行 的一次 歷史性 敎友大 會後回 
來 。 那裏 所有會 衆全是 英國人 , 人 數超過 
一萬 二千人 。 其中人 們顯示 出的澳 厚興趣 
大有 的證明 ' 人 們已漸 加注意 到神國 ' 
即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, 是全 球性的 , 
及英國 的敎友 們有一 個堅定 的決心 要將敎 
會更 穩固的 建立在 他們的 國土上 。 這些在 
他們桔 束爲期 三日的 敎友大 會時已 很敷劇 
化的 以一首 詩駄表 示出來 , 這詩歌 是由一 
位當 地領袖 所作的 , 歌名是 「這是 我們的 
地 方。」 他們 這首歌 結尾時 有這些 感人的 

耿1 司 : 

「神的 事工是 我們的 : 我 們必不 可失敗 
, 以我 們的心 和力量 去作工 ; 有祂 在我們 
身旁 , 我們不 會懼怕 , 我們 要在這 裏生存 
, 我們 要在這 裏服務 。 」 

( 列斯特 支聯會 • 

許偉爾 尼期會 長') 

•  183  • 


們在大 不列顯 ^島 舉行第 -次 這類的 

敎 友人會 是因爲 他們對 敎台1 ?• 期成 八的1 ri: 
a  am  •  sis 證明 r 在大不 列類1 ^島的 人民 
中有 許多以 色列人 的血統 。 

當: « 們造 訪各個 城市時 , 不論 在遠柬 , 在 
歐洲地 w  , 在 拉丁美 洲各國 , 或在 lit 界其 

他部分 , if! 如在大 不列顚 ?島一 樣-, ft 們 
確實留 Hi: 到 敎 友 們 都 强 烈 的 渴望要 fi- 到 敎 
會能 在他們 自己的 城巿成 長起來 。 他們渴 
望有一 日 他們 的敎友 及培養 的領袖 能夠承 
擔 起所負 的職責 去主領 15 會 , 傳道部 , 及 
聖殿 , 倘若以 及當他 們的力 量顯示 出他們 
在學 過正確 的原則 後能管 ffl 他們 自己時 。 

肴到 這些領 袖們在 受到某 人指導 時 , 他 
i 門對於 敎會的 訓練是 那麼易 於接受 , 實在 
令 人驚奇 。 當 敎友們 具有神 事工的 精神時 
, 他 們就會 熟烈的 渴望到 神聖的 聖殿去 , 
在 那裏他 們可獲 得所應 許的聖 職祝福 , 藉 
着他們 的忠信 , 這可 使他們 在來生 獲得在 
天 庭的至 高權利 。 

. 我 們曾去 的各處 , 及 在本地 , 人 們都在 
問及有 關我們 爲那些 所謂享 受權益 較少的 
人所作 的努力 。 這使 我們有 機會解 釋我們 
如 何從找 尋新的 歸信者 , 繼 而一歩 歩的介 
紹到家 人家庭 晚會計 畫., 藉 此可幫 助父母 
解決家 寧問題 , 各組織 ,主 日學, 分會及 
區會 的各個 小單位 構成了 支聯會 , 以達成 
主所啓 示的一 個目的 , 就 是提供 「防禦 , 
以及爲 了做暴 風雨的 避難^ ' 並且 爲了當 
憤怒 被强烈 地傾注 在全地 上時的 避難所 。 
」 ( 敎約 115  :  6  ) 

當我 回想一 位天上 使者在 本福音 期初期 
對 年輕的 先知所 說的話 , 復 興的敎 會之目 
的就 是要準 備好一 羣人民 準備迎 接主. 的來 
臨 。 我記 得在主 離開祂 的門 徒之前 , 他們 
圍 繞在祂 身旁 , 他們 問祂有 關祂第 二次來 
臨和世 界末日 的徵兆 , 或惡人 的毀滅 , 那 
就 是世界 的末日 。祂 吿訴他 們某些 預吿這 
第 二次來 臨已近 的徵兆 , 甚 至就在 他們的 


門 I:' 。 '池 談及巨 足 的苦讎 ' Wf  • 飢荒 ■ 

及地^  。 

•t-: 所談 及的徴 兆中最 巾: 要 的徴兆 之一 , 
也是' 教時常 感到^ 奇的 •  在祂來 SS 之 
前將 ^假 基督及 假'九 tii 他 們 將 a 人神 蹟和 

奇缜 • 以欺 哄那些 盼望若 主在那 榮權曰 子 
將再 次回到 地上的 忠信者 。 我們今 日確實 
肴到 這些存 在於我 們之中 , 這些個 人都自 
稱他 們的領 袖是祌 。 這些大 騙子都 在我們 
之中 , 有些 親自宣 稱是祌 ; 在我們 料中 
其 他的人 同樣亦 將起來 , 以 應驗主 所說將 
有 假基督 和假先 知來到 的預言 。 

主 給與聖 徒們一 個確切 的方法 , 以迎接 
主再次 來地上 , 正如 祂所應 許那樣 。 救主 
所說 ; If 關祂 會如何 出現是 這樣的 : 

「若 有人 〔.(j: 指假 基督〕 對 你們說 , 肴 
哪 ' 基督在 曠野裏 。 你們不 要出去 。 或說 
, 看哪 , 基督在 內屋中 。 你們 不要信 。 

「閃 電從東 邊發出 , 直照 到西邊 。 人¥- 
降臨 ' 也 要這樣 。 」 (太 24  :  26-27  ; 亦 

見斯 密約瑟 的寫作 1  :  25 — 26  ) 

如果 我們能 記着這 些., 及 拼除一 切有關 
救 主將如 何出現 的愚念 ' 在祂 到來時 ' 我 
們 就能作 好準備 。 

在我們 準備那 奇妙的 事件中 ' 主 忠吿我 
們說 : 「所 以你們 要儆醒 ' 因爲不 知道你 
們 的主是 那一天 來到。 

「所 以你們 要豫備 , 因爲 你們想 不到的 
時候 ' 人子 就來了  。 」 

而 這就是 祂給祂 忠信的 僕人們 的應許 : 
主 人來到 , * 見他 這樣行 , 那僕人 就有福 
了  。 ( 太 24  :  42  •  44  •  46  ; 亦見斯 密約瑟 
的寫作 1  :  46  '  48  '  50  ) 

數天前 , 一 位年輕 的傳道 部會長 及他的 
太 太剛從 秘魯傳 道部解 職回來 , 他 們給與 
我們 一個增 强信心 的報吿 。 在秘魯 ' 最近 


SE 生 了  B: 界歴史 上最嚴 <m 災禍之  

次地& 把 ■ffw 山 w?;Mf(^ 化 r 兩 俩城巿 

•  W 致 兩個城 市全毁 , 估 St "約^ 人^ 
活埤 。 我們 有四 位傳敎 士在那 «工 作 , H 

-城 m 有. 两位。 地震 a 生 us  , 他 們正在 « 

Hd'j  r. 作 ; 們兩位 ft 老 正 在巿镇 郊外敎 
導 一個福 5 課程 ' 而 其他兩 位則在 另一城 
巿舉行 預備會 。 

'經過 三天烟 塵閉塞 的昏暗 日 子後 ' 他們 
以哲理 推想這 或許就 正如救 主被釘 十架的 
時候 , 那 時有三 天黑喑 的日子 。 並 且當祂 
再來時 ' 那時 • 兩個 人推磨 ' 取 去一個 , 
撇 下一個 ; 兩個 人在田 裏工作 , 取 去一個 

' 撇 下一個 。 ( 參見太 24  :  40-41  ) 

當地震 發生時 , 正如 各人活 着一樣 , 各 
人都會 被帶走 —— 不 論他是 在戲院 , 酒館 
, 或在醉 酒昏迷 或任何 情況中 。 而 那些正 
在履行 他們的 義務的 神的眞 正僕人 倘若會 
依 照主的 忠吿: 在這些 日子到 來時, 「站 
在 聖地上 ' 不要 被動搖 , 」 那樣去 做的話 

' 他 們將受 到保護 和保存 。 ( 敎約 87  :  8  ) 

因 此我們 要向各 地的敎 友們說 , 站穩你 
的立場 並正如 英國聖 陡們曾 唱出的 那樣說 

「神的 事工是 我們的 : 我 們必不 能不以 
我 們的心 和力量 去作工 ; 有 祂在我 們身旁 

, 我們不 會懼怕 , 我們 要在這 裏生存 , 我 

們要在 這裏服 務。」 

我們 對各處 忠誠的 聖徒們 及我們 所有眞 
誠的 朋友說 , 在這偉 大的敎 友大會 完畢後 
,.回 到你們 家裏去 : 

做你 們的家 庭禱吿 , 增强 你們家 庭的連 
m ' 及讓愛 心充滿 於其中 。 

你們 作爲聖 職的守 望人的 , 在神 聖的責 
任中 不要忽 略要去 「 …… 顧敎友 ' 並且 
與他們 在一起 和使他 們堅强 。 」 ( 敎約 20 

: 63  ) 


•  184  • 


你 們 作 爲 m 袖的 要將上 天在這 些日! ■ -中 
Mi  F" "來的 一切 計畫完 全的聯 結起來 •  y 些 
計畫足 ^阻止 sa» 如崩 1? 滑落 的滾- 在地上 
的邪 惡激流 。 

l^ir'IfVRDrtfilifi'j  ' 械籽你 個人的 'T( 擔 • 

iit^fgff 增加 其他人 的活動 • 使所 1|' 人都 
能從 中得&  。 

AiA'iij 的, t  , 以力 和權柄 ^導 耶穌基 

督的福 ,  &繊 續爲我 們的 耶穌 基督的 
祌 聖 使命作 見證。 

並 於你 • 我們 心地 £Ti 誠&誠 實 尋求 
眞 的 朋友, ft 們 鄙 的作 H'  :  「由 於基 
督 的贖罪 , 所 有人類 都可以 藉着對 福昏的 
^法 和敎^ 的服從 而得救 。 」 ( 信 條第三 


條 ) • 這些 都是由 那些持 有活人 和死人 tt 
敉恩 耱匙的 ««權 僕人來 .tW 的 。 

麵所 有聽 到««  W  tfj 人 在本福 期中 
都得 到宋慰 •  iE 如那 些在其 他危難 U5 代中 
得 到慰 fit 及得 到 保護以 脫離. g  % 的 W 阱的 
人一樣 。 聽主的 話語 •  E 如地 對那些 *S 
如 自己兒 女的百 姓所說 的 : 

「不 要怕 ' 孩子們 ' 因 爲你們 是我的 ' 
並且 tttj 克服 ffi 界 ' a 你 們是屬 於我父 
已 賜給我 的人們 ; 

「並且 我父巳 賜給 的人 沒有一 個會被 

逮失。 

此 ' « 在你 們中間 ' « 足 好牧人 ' 


以&以 色列的 盤门_  。 逑 & 在這继 门' 上的人 
永 小敗落 o 

「那日 p 要來 • 你們將 聽到我 的«音 •  • 

{{i^k  '     It 知 存在的 。 」 
然後 *X,5i  : 
「內此 ' 守 候著 ' 好使 你們作 好準備 ° 

」 ( 細 50  :  41—42  '  44—46  ) 

我全 心全. & 的相信 ' 當 們 使自己 fid 稱 
作爲 他的兒 ^時 • 今日那 應許就 S 給你和 

« 的。 

«aitu^ ^奉 耶穌基 督的名 ' 阿們 。 


•  185  • 


聖職的 責任 

總 會會長 團第一 副會長 
李海 樂會長 


_t 星期 ' 我們曾 花-了 一整 天和一 
個下午 , 與十 二使徒 議會的 地區代 表在一 
起 , 請他們 注意一 個主題 : 「敎會 需要毎 
一 個敎友 , 以使 所有的 人一起 被啓發 。 」 

我們已 S 取一 些統 計數字 ' 現已製 成表格 

, 以便 這些地 區代表 , 將之 帶到個 别地區 
大會中 , 强調 去接觸 那些現 在不在 敎會中 
活躍 的敎友 的必要 。 

我 將例擧 ^其 中一 張表格 , 表明我 們現在 
所談的 事情的 重要性 。 某一張 表格上 , 我 
們有三 十五萬 三千人 持有敎 會的麥 基洗德 
聖職 。 他們 大部分 是父親 , 其中只 有十八 
萬七千 入是 活躍的 。. 這是以 每月 出 席一次 
聖餐 聚會: 次聖職 貪择 標準而 計算的 。 

換句 IS 說 , 他們 fc 到這^  , 就算是 活躍的 
。 其中二 H "— 歲以上 持有亞 倫聖職 的十八 
萬 四千人 • 大 部分也 是父親 ' 你 *., 只有 
'一 萬七千 M 活躍的 。 還有 四萬八 千名成 


人男 性敎友 , 還 未蒙按 立聖職 。 還 有十一 
萬 七千四 百八十 名非敎 X 丈夫 • 大 部分也 
是父親 。 那麼 , 大 約七十 萬男性 成人中 , 
大部分 是父親 , 却有五 十萬人 不活躍 , 假 
如未按 立的男 性敎友 及非敎 友丈夫 也包括 
在內 。 這 是描述 了我們 的挑戰 的範圍 。 

弟兄們 , 我們現 在以一 項決心 的活動 , 
帶 領這些 弟兄恢 復活躍 —— 某類 的活躍 。 
多年前 • 一位 東部諸 州傳道 部會長 , 和一 
羣傳 fee 士  , 在 一間有 許多大 柱的大 廳中聚 
會 。 他 對其中 一個傳 敎士說 ' 「請 站起來 
, 把 那根大 柱推過 去。」 

「喷 ' 」 傳 敎士說 ' 「我 辦不到 。 」 

r 爲甚麼 ?」 

「因 爲天 花板是 靠這些 大柱支 撐着的 。 
會 長又問 , 「如果 天花板 有其他 力量支 


撐時 , 你可 以把那 根大柱 推過去 嗎?」 

傳 敎士答 ' nw 樣 ' 我想 我可以 。 」 

於是 ' 會長說 ' 「弟 兄們 ' 你我 就像其 
中的一 根大柱 。 只要 我們肩 負起敎 會的一 
份責任 , 整 個地獄 也推不 開我捫 。 但是 ' 
只 要重擔 卸去時 , 我 們大部 分人都 很容易 
被惡 魔力量 所推翻 。 」 

現在 , ? $ 們要 在每 一個聖 職持有 人及每 
一 個家庭 中的父 親身上 ' 放 一份責 任的重 
擔 。 你們必 須記住 , 如果我 們把這 些不活 
躍 的人數 , 乘以 毎個家 庭的平 均人數 • 那 
就是敎 會中千 千萬萬 的敎友 ' 他們 將不在 
聖殿 中聚合 , 因此 , 不屬於 一個永 恆的家 
庭 ° 

記住 ' 活動 就是人 的靈性 。 

我們提 議你們 實行一 個這樣 的計畫 : 我 


•  186  • 


們要 £ 敎們现 在就指 示家庭 敎導敎 師及定 
額組 領袖們 - 即將 f 活躍 的敎友 的名字 • 
呈 交主敎 , 同時 建^ 怎樣可 以接觸 些敎 
友 • 然後 ' 主敎們 以同樣 方式把 S 些名字 
交 給支聯 會會長 。 於是 , 在 一段時 期中. < 

繼總努 力注. &這 些敎友 , 而 亦 數字 • 試試 
我們 的愛心 和釗^ 力 , 們能怎 樣最好 
的接 觸他們 , 幫 助我們 的敎友 , i 他們有 
機 會爲他 人服務 。 

今晚幾 位弟兄 所講的 , 都促使 你們注 
這 個題目 。他 們各别 談到這 問題的 某方面 
。 敎會 中也有 許多專 業人士 ' 他們 常常問 

•  「爲 甚麼我 們不可 以利用 我們的 夫賦才 
幹 ' 或專 業技術 ' 去 推動, 的事工 ' 就像 

那些奉 B 喚去 傳道的 人一般 呢?」 

這就是 我們將 更多聽 到的一 個計畫 , 這 
就是 對醫生 、 護士  、 農業專 家和那 些孟蓀 
博士 所談到 之人等 的召喚 , 他們將 像所有 
的傳敎 士一般 , 自費到 各地去 , 在 一段限 
定時 期內 , 協 助那些 需要協 助的人 提高他 
們 的生活 。 很 多人曾 經要求 , 在他 們力量 
^旃^筏' 之範蹈 內給一 個服務 的機; 會 ' 去 
,接«6^6« 些比 較不活 躍的人 。 我們 將着, • 
成^ 一蜈 舉大拘 振興力 !^。 你 們身爲 

ma^i '  w 用你 們的想 像力 ' 予毎一 (@ 人 

'責 m  ►■wtfeJB 得敎會 需要他 們的這 項特别 

'服務 。 I "        : ' 


«記 起一件 ' 也 許《 以 Hijtt 經提過 • 

但無妨 M 講 一次, •  fiUi 班寧 亞當 ( 1886 — 
1958  • 於 1953 年 4 月 9 日按立 爲使陡 ) 到^ 
他州 >'£ 監 去的經 K  。 他比我 們曾 經去過 
邯兒的 人都大 膽些。 他跟 那些人 談話。 「 

孩 f 們 , «想 問你們 , 究; £ 甚麼緣 故使你 
們 5E 錯 ' 而被 拘禁在 監獄 SI 呢?」 起初 
大 家都不 出'? f  ' 他 打破了 寂靜之 *  ' 他們 

答' r 我們之 所以被 iw 進來' 因爲我 們人 
生中某 段時期 • « 得 根本沒 有人關 心我們 
在 傲甚麼 事。」 

今晚在 11 的你我 , 都是比 較上有 安全感 
的人 , 即 使萬一 我們內 心覺得 , 根 本沒有 
人 關心我 們在做 甚麼^ 時 , 主會 《 助我們 
。 一 個父親 ' 母親 或孩子 ' 或一個 不活躍 
的敎友 • 他 們覺得 沒有人 關心時 , 那麼他 
們是 在危險 情況中 。 我們就 是要你 們去發 
掘 這種人 , ^要 你們力 量所及 , 立 即帶他 

們^ 來 使他們 新活 躍。 

幾年前 , 我 在普柔 浮鎮參 加一次 夫妻會 
。 一 位可愛 的姊妹 作見證 , 自從她 丈夫在 
敎會中 積極活 躍之後 , 她一 家人是 多麼的 

g,。, 到她與 丈夫在 聖殿中 印!^  ' 說 
起他 (^前 不 又 烟 '苦, 上& 無晋 
昇 • 然後 有人發 现 他 ' W 忙他 漸漸^ cii  ' 
成 爲配稱 ' 準 備好接 受聖職 ' 主 於給 
他 推荐書 人聖毆 完那 美妙釣 ^ 晚後 


'再 說' 「/,:ffH 、夂兒 與他 們的父 母印證 
在一起 ' 祌 的僕 人宣稱 tt 們是永 'IS 的一家 
人 。 」 她講 完故' K  ' 作完 見證後 ' 注視講 
iri  •  WWifti?j<Ff 她坐在 Bli 行的 ' 就 S 她的 
丈夫 。 邯^ ' 她似乎 忘記了 室中還 有其他 
的 人而只 有他倆 -般 ' 對他說 ' 「孩 子的 
爸爸 • 我說 不出女 兒們現 在是多 麼快樂 ' 
多麼感 激你^ « 們所作 的一切 ° 因爲 ' 你 
看 ' 除 非你持 有聖職 ' 否則 ' 孩 f 們和& 
都不 能成爲 一個永 恆家庭 。 感激砷 賜我們 
家 飪 這位 好父親 ' 他持 有鑰匙 ' 能 打開進 
入 永恆家 g 之門 。 J 

我但願 敎會中 所有不 關心的 父親們 ' 都 
聽到她 這見證 。 

我們要 求你們 持有聖 職&人 ' 請 喚醒這 
一 類父親 ' 趁着白 日仍在 ' 黑喑還 未來臨 
之前 , 仍有 時間接 受祝福 。 願主 K 助我 們. 
現在 就去做 , 理解譚 會長及 其他數 位今晚 
所 說的話 • 認淸楚 只要我 們願. <i: 發 揮聖職 
的權力 ' 就能 做得到 ' 因爲聖 職是神 的力, 
置 , 是她爲 祂的兒 女的救 恩而陚 予人的 。 
求 is 助 我們這 樣去做 ' 肴到這 件事的 《 
要性 , 並實現 這未來 幾年中 我們的 目的。 
我謙卑 的祈求 ' 奉主 耶穌基 督之名 ' 阿們 


•  187  • 


用 手和心 


+二使 徒議會 

孟蓀多 馬長老 


咋  天 W 位 聚集在 歴 史性大 會堂的 
人都有 權力舉 起右手 支持敎 會鎖袖 擔任他 

們蒙 〈■! 的職位 。 擧手 是內在 感受的 一種外 
在表示 。 

主常 常談及 手和心 。 在 1832 年 3 月, 在 
俄亥俄 海蘭經 斯密約 瑟先知 賜給的 啓示中 
• 他 忠吿說 : 「 …… 要忠信 ; 並且 堅定盡 
責於我 任命你 的職務 ; 援 助弱者 , 扶起垂 
下的手 , 增强軟 弱的膝 。 

「如果 你是忠 信到底 , 你 必將擁 有不朽 
的冠冕 , 和那 在我父 家中我 爲你準 備的住 
處中 的永生 。 」 ( 敎約 81  :  5-6  ) 

當我沈 思祂的 話語時 , 我 幾乎能 聽到穿 
了草桂 的脚步 'ff  , 又 聽到從 迦百農 安靜地 
方來 的因驚 奇而發 出的怨 。 那裏 羣衆擁 
擠在耶 穌周圍 , 帶 病者前 來求醫 。 一位癱 
瘓的 人拿起 他的褥 子走了  , 而一位 羅馬百 
夫 長的信 心挽回 他僕人 的健康 。 

耶 穌不僅 用敎訓 來敎導 , 而且也 用榜樣 
來敎導 。 祂忠於 祂神聖 的使命 。 祂 伸展自 
己的手 ' 好使其 他人能 提昇到 神那裏 。 

在加 利利有 一個長 大酼瘋 的來懇 求祂說 

: 「主 若肯 ' 必能叫 我潔淨 r  。 耶 穌伸手 
摸他說 ' 我肯 , 你潔淨 r 罷 。 他的大 麻瘋 

立刻就 潔淨了  。 」 (太 8  :  2—3  ) 耶穌的 
手沒有 因爲摸 到那麻 iE 病者 的身體 而沾汚 
• 反之 ' ft 腐 病者的 身體卻 由於那 神聖的 


手 的觸摸 而潔淨 r  。 

在 迦百農 的彼得 家中又 有另一 個例子 。 
彼得 的岳母 正發高 燒躺着 。 祌聖的 記載顯 
示耶 穌進前 「拉着 他的手 ,扶他 起來' 熟 

就退了 …… 。」 (可 1  :  31  ) 

一個管 會堂的 人睚魯 , 他 的女兒 也是一 
樣 。 W 位父母 能體會 到睚魯 尋求主 的幫助 

的感受 ' 他 來見主 ' 俯伏 在祂脚 前求祂 
說 ' 「我 的小 女兒快 要死了  ' 求你 去按手 
在他 身上' 使他 痊癒' 得以活 了。」 (可 

5  :  23  ) 

「還 說話 的時候 , 有人從 ^會堂 的家裏 
來說 ' 你的女 兒死了  ' 不要勞 動夫子 。 

「耶穌 聽見就 對他說 ' 不要怕 ' 只要信 
' 你的 女兒就 必得救 。 」 父 母哭泣 。 其他 
人 在哀哭 。 耶穌說 ' 「不 要哭 ' 他 不是死 
了  , 是 睡着了  。 

「耶 穌拉着 他的手 , 呼叫說 '女兒 '起 

來罷 。 

r 他 的靈魂 便回來 ' 他就 立刻起 來了… 

… o  (路 8  :  49—50  '  52  '  54—55  ) 

再一次 ' 主 曾伸出 他的手 去扶另 一人的 

耶穌 所愛的 使徒們 對於祂 的榜樣 都有很 
詳盡 的紀錄 。 基督的 生存不 是要受 人服侍 


' 乃足要 服侍人 ; '不^ 接' 2  •  ifii  t 給與 
; 不足要 救自己 的' I:. 命 •  ifii,V;R 别人 捨命。 

如果使 陡們渴 望 打- 到 那 頼能 ft 即 引 m 他 
們的 脚歩& 影響他 們的命 運之星 ' 他們就 
要去 找尋它 ' 不是在 多變的 天空或 外在的 
環境 中找尋 ' 而是在 W —位他 自己心 KiiS 
去找尋 , 並依 照主所 提供的 ^式 。 

用 片 刻時間 想一想 彼得在 聖殿美 門的經 
驗 。 他 很同情 一個生 來就是 瘸腿的 , 天天 
被人抬 來聖殿 門口要 求所有 進毆的 人賙濟 
的人 。 當 彼得和 約翰要 進殿時 ' 他 請求他 
們賙濟 ' ^表 示出他 們與那 天經過 他身旁 
的其 他的人 是毫無 分别的 。 彼得嚴 謹溫和 

的吩 咐他說 : 「你孴 我們 。 」 (徒 3  :  4  ) 

記 載中說 那瘸腿 的留意 曹他們 ' 期 待着從 
他們 那裏得 着什麼 。 

然後 彼得所 說的扣 人心絃 的話長 久以來 
鼓 舞了誠 實歸信 者的心 ' 甚至直 到今日 : 

「金銀 我都沒 有、, 只把 我所有 的給你 ' 我 
奉拿 撒勒人 耶穌基 督的名 ' 叫你起 來行走 
。」 很 多時候 我們就 在此總 結引證 而沒有 
注 xi: 到 後面的 章節: 「於是 拉着他 的右手 
• 扶 他起來  他 …… 站着 ' 又行走 ' 

同他們 進了殿 …… 。」 ( 徒 3  :  6-8  ) 

援手 已伸出 。 殘缺 6^ 身體已 得醫治 。 寶 
貴的靈 魂已得 提昇到 神那裏 。 

時 過境遷 ' 情況也 不同了  。 而援 助弱者 


•  188  • 


• 扶 IS  ft: 卜' 的手 增强 軟&的 IfelY; ;祌 聖命 
令 ^ 不 » 的 。 ft 們各 人有資 任不要 成爲錄 

惑的人 • 卻' g 成 r 行 ia 的人 ; 小要 成爲倚 
賴人 的人, 卻' &成 r 提昇 人的人 。 «n  a 
悅之樹 ^很 多枝條 , • -個春 大枝 條發 

出 E 多盛 放的 。 我們時 常隔鄰 Mft  , 

但沒^ 心與心 的交通 。 在我 己影, 力 

的範圉 中有些 人 (F. 伸! li 手喊 ii  :  「在 基列 
豈沒^ 乳香呢  。 」 (耶 8  :  22  ) 

人都必 須作答 8i。 
* 根 S 德溫說 : 

「门' 一種定 数使我 們成 爲兄弟 : 
沒^ 人能 單獨' |:. 存 : 

我們^ 到别 人' I:. 活中 的所有 'K 物 • 
會返 回我們 自己的 活中 。 」 

— "信 經" 

查 Pl!.  士狄更 斯所講 的一位 不朽人 物施古 

- 計哀别 衲 實 ( Ebenezer  Scrooge  ) ' 他在 
一生 中很多 時 候都不 顧他的 同胞而 祇顧自 
己 而生存 。 但 在一個 寒夜中 慕利雅 各的鬼 
( the  ghost  bf  Jacob  Marley  ) 出丄 3i 在 

施 古計面 前悲歎 ia  : 

「豈 不知基 督徒是 懷着仁 愛的精 祌在其 
小的 範圉中 工作着 ' 無論情 況如何 ' 他們 
覺得 在短暫 的今生 要完成 其廣泛 有用的 1f 
情是不 夠用的 。 豈不 知沒有 任何懊 悔能補 

償 一個人 在生活 中誤用 的機會 !我 就是這 
樣! 啊! 我就是 il 樣 ! 

「我 爲何 低頭走 過人巧 中而從 不 抬頭仰 
望那顆 引領博 士們到 卑賤的 居返的 福星呢 
! 豈沒 有卑賤 的屋引 使那光 引頒我 到那裏 
去呢 ! 」 

哀别吶 實企圖 安慰慕 利而說 ' 「雅各 ' 

然而你 時 常是 一位好 的商人 。 」 

慕 利悲歎 道 ' 「業務 ! …… 人類 就是我 
的業務 !」 ( 一首 聖誕頌 歌°  ) 

之後在 哀别衲 實的生 活中所 發牛. 的改變 
• 實在 是不可 思議的 。 他在 一夜之 間變成 


爲邯樣 的人。 ( Adapted  from  a  quota- 
tion by  Johann  Wolfgang  Von  Goe- 
the <>  ) 

實上 , K 善 於敎導 原則 的人 就&枚 

nn  i: 。 耶穌 使人改 »  r  。 他改^  r 他們的 
一位 最慷慨 • 敁》 了愛, 屐 仁慈的 基督^  。 
他 用自己 的言語 來描述 他的 ^况: 「《 小 
是以前 的我。 j 邯就^ 當一 個人傾 心於基 
督 的榜樣 時 的樣 子 r 。 

使 it 約翰於 woo 年 riij 曾寫 道 r …… 沒有 

愛心的 ' 仍住 在死中 。 」 ( 約壹 3  :  14  ) 

fl^ 人用控 訴的手 指着罪 犯或不 幸的人 
'並嘲 笑說' 「他 是自 作自受 的。」 其他 

人則說 ' "啊 ' 他^ 會 a5 變的 ' 他 總是那 

麼^  。 」 祇有少 數人能 巧- 到外表 以外的 '卜 
物 &認識 到一個 人的眞 正價値 。 當 他們這 
樣做 ll.'f ' 奇嘖就 會發' |:. 。 那些' 2^ 制 ' 
餒 ' &無助 的都 「不 w 作外人 ' 和客旅 ' 
是與聖 徒同國 ' 是祌家 》 的人 r  ° 」 (弗 

2  :  19  )  K 愛能 改變人 的生. 活及改 變人的 
本性。 

這 If 實在 「窈窕 淑女」 這 部戲中 t3 很優 
美的 說明了  。 寶花女 伊麗莎 與一位 她所關 
心的 入談話 ' 而那人 後來將 她從平 庸的地 
位提 拔起來 : 「(尔 6- ' 確確 賁實的 ' 撇開 
任何人 能拿起 的東內 ( &着 及說話 的正確 
態 ^ 等等 ) 不談 ' 一 位淑女 和一位 賣花女 

的分别 不是在 乎她的 行爲擧 止怎樣 ' 而是 
在 乎别人 怎樣對 待她 。 我在 郗瑾士 敎校眼 
中時常 是一個 賣花 女 ' 因爲 他時常 將我當 
作 是一個 賣花女 ' 而 1 時常 是這樣 ; 但我 
知 遂《 能成爲 你的一 位淑女 ' 因爲你 時常 
將 當作 是一 位淑女 矜 待 ' 而且時 常是這 
樣。」 (改 編' 黃伯納 W 作全集 中的尸 ygm- 

alion  ' 英 文本全 集'. '第 260 頁 。 ) 

伊 鼸莎^ 是表逹 出這奥 妙的. 眞 ■«  : 當 « 

們將 人們以 4i 在的他 ri 對待. ; 他們 就依然 
故我 。 當«們 將他們 當作他 們應該 成爲那 
樣的 人而矜 待', 他們 就會成 爲他們 應該成 


惯 ' a 解 ' 和奢望 ° 地改 s  f 他 們的碑 
.  '^n  '和 本性。 他改^  ^ 他 們的心 ° 

祂^ 助 >、 !祂 愛人! 祂'! »:恕 >、 !  * 枚始 '、 
!  ft 們^ itixi 願去跟 隨祂嗎 ? 

監 iiUi* 格特根 榮曾講 述^ 經驗 : 他的 

-位朋 友在繊 路火車 中曾與 一位年 科 
f ' ^人 顧然 顯得很 頹喪。 歧後郴 人透露 

他是一 位剛從 一鸺監 ^擇枚 回來的 
囚犯 。 他的人 i'X 使 他的家 ^ 蒙羞 ' 他的家 
人 沒有探 II 他 ' 也 沒化時 常寫信 —給他 。 然 
ifn  ' 他希^ ^祇; iWR 他們 个便旅 途拔涉 
&因 識字 小多 ifti 小 便寫信 °  ^管沒 ^任何 
根據 ' 他希^ 他 恕 f 他。 

然而 ' r  f 使他 in 容易做 ' 他寫 信吿知 
他們 當火車 艇過他 們在郊 外的小 »場時 • 
钛 s 他 is 起 -mmn  。 如果他 的家人 li'c's 
恕 r 他 ' 就 &軌逍 附近 昀 一頼人 頻果樹 I: 
綁 上一條 白絲帶 ° ta 果他 們不想 他回去 • 

他 們就什 麼也不 X 做 ■ 而他會 留在' 火窣 Jb 
向 西去 。 

當 火車駛 近他的 家鄉時 ' 他的掛 18 是那麼 
人 ' 以 致他不 *^M1 脔口  ° 他說 •  「祇在 
£ 分獰內 • 司機 就會響 起汽笛 ' 表示 們 
Li 接近那 開進山 'ff 的^ 灣角 ° 那山 《 就是 
我的 家鄉 。 你 可否找 一找車 軌旁的 頻果樹 
?」 他的 半與他 換位並 說他 要注& f  ° 
分鑌 猶如小 U.'f —般 ' 然後火 車響亮 的汽笛 
起來 f  。 那年^ 人問 i£i  :  「你 見到^ 
顆樹嗎 ? 有沒 有一條 白絲帶 ? 」 

他的同 伴答道 : 「我肴 到那樹 ° 我 fir 到 
不是一 條白絲 帶', 而是. 很多條 。 在 W —樹 
枝上 必有一 條白絲 帶.。 孩 P  '  «< 實有人 & 
愛你的 。 」 

在那 時刻中 ' 他 tl 爲基督 所潔淨 I" 。 

他的朋 友說' 「《 覺得我 似乎 fi 到一個 

fm  。 」 

實在 ,'他 营到在 一首著 名的. 聖誕 節頌歌 
"美哉 小城" 第三 節中所 適切述 &的一 


189 


個神 »  : 

「宏愛 上主至 大恩典 ' 普賜信 仰的人 ' 
何 等莊嚴 ' 何 ^ 安靜 ' 肉 耳不能 聽聞' 

世 界惡貫 IE 滿盈 ' 救主悄 然降生 ' 
凡 有虔誠 ' 謙 恭心門 ' 開了主 必降臨 


= J  • 

( 聖詩 遇集第 85 首 ) 

當我們 , 如救 主所做 , 以 手和心 提助及 

愛我們 的鄰舍 , 並 使 他們過 新牛. 活時 ' a 
們也 能經驗 這同樣 的祌蹟 。 


願我 們援 助弱者 , 扶起垂 下的手 , 增强 
軟 弱的膝 , 藉此繼 承救喷 所應許 的永' h 

•       樣祈求 ' 奉 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190  « 


唯 一 眞實 而存在 

的敎會 

+二使 徒議會 
潘培 道長老 


很榮幸 ' 在過 去三 十日中 • 會見 

在人不 列顯 、 ifi 美 、 iW 非和 這兒北 美的傳 
敎士們 。 hi 逢會晤 ' 們老 是遇到 同一個 
問題 。 敎友們 , 尤 其是傳 敎士們 ' 常常聽 
見說 「若有 使我憤 怒的事 , 就是那 些老說 
自己對 而别人 都錯的 。 」 自然, 他 們反對 
本敎會 申言特 别委派 的權柄 。 

當然 , 我現在 也明白 , 人 們怎會 有這樣 
的感覺 。 不過 ' 我仍 然要對 他們說 ' 「等 
一等 , 想想 ' 當然 ' 你不相 信在各 式各樣 
混亂 的宗敎 信仰中 , 沒 * 一個是 眞實的 ' 
是對的 。 」 

這種話 產生出 無神論 。 當 我想到 一個無 
祌 論者時 ' 便 相信反 继卡洛 姐妹所 寫的獻 
給 無神論 者的詩 : 

「出於 極詼諧 的態度 , 
因你 佯稱祂 不存在 

神很 正義地 拒絕了 
改 變形勢 的誘惑 。 」 

另一種 # 法 ' 是最 普遍的 ' 就是 全都是 
對的 ' 都是 一樣的 ° 最典型 的對我 們傳敎 
士的 回答是 : 「我 已經 有了一 個敎會 ' 這 
個敎會 跟另外 一個敎 會是一 樣好的 。 我們 
屬 於那一 間敎會 都無關 fi 要 ' 或者 屬不屬 
敎會也 無所謂 ' 反正 我們將 來都會 在同一 
個地方 。 」 

一個人 若認眞 想一想 ' 就 不會抱 這樣的 
見解 ' 然而 ' 許多人 接受這 個見解 ' 但却 


決不 將之用 於卞. 活的 其他任 何方面 。 例如 
• 他 們對敎 育就不 作這樣 的矜法 。 若說所 
有學校 都一樣 • 這 一間跟 那一間 一般好 • 
不論人 上邯一 間學校 ' 讚 那一系 ' 唸多少 
年的書 , 都 可獲得 同樣的 文憑時 , 誰不會 
對 之一笑 ? 

你同意 送 學生 隨便 上那一 間學校 • 選任 

何 的課程 , 然 後就給 他們特 别文憑 , 或他 
們 要的任 何文憑 一 建築 、 法律和 醫學等 
嗎? 這一種 態度無 異是說 ' 一 慨 人 不用學 
習就 和學習 過某些 規定的 課程的 人一樣 ' 

都可 以成爲 一個好 的外科 S 生 。 認 眞用腦 

想一 想的人 , 就不會 採取這 種立場 。 你和 
我都 不會願 意 由一 位所謂 受過訓 練其實 「 
未經 訓練」 的外科 醫生操 刀的。 

那麼 , 豈 非奇怪 ' 這麼多 人對宗 敎作如 
是 的肴法 。 他們說 : 去任 何學校 • 選讓任 
何科目 , 或者甚 至不用 上學校 , 我 們都會 
達到 同一處 ' 得到同 樣的天 國文憑 。 

那 是 不合理 , 也不是 眞實的 。 

耶穌 基督末 世聖徒 敎會乃 地上唯 一眞實 
敎 會的地 位是有 根據的 。 如 果我們 不這樣 
說 • 也許 更方便 、 令 人愉快 、 更 S 人歡迎 
; 然而 , 我們 是在神 聖性的 承擔和 神聖性 
的 信賴. 下 ' 必須要 這樣說 。 他不僅 是一種 

自白 , 也是一 項積極 的申言 。 £是 如此的 
重要 ,. 我們不 能放栗 這^。 

那 些認爲 我們不 寬厚的 ' 我們要 對他們 


說 ' 這 不是我 們想 出來的 ' 是祌 宣稱的 ' 
因爲祂 g 命 令早期 的弟兄 ' JJAtt 引 述如下 

「 …… 爲敎會 g 定根基 ' 使敎會 自模糊 
和黑喑 中顯^ 出來 ' 即整個 地面上 唯一眞 
實 而存在 的敎會 ' ' 主' 對 這敎會 ' 非 
常喜悅 。 這是對 敎會整 體而言 ' 並 非對個 
人而言 。 」 ( 敎約 1  :  30  ) 

這並 不是說 , 所有 其他敎 會都沒 有一^ 
眞 理 。 他們多 少有眞 W —— 有些甚 至有相 
當多 。 他 們有一 種神性 的形式 ' 那 些牧師 
和 信徒也 無不是 獻身的 ' 其 中許多 人把基 
督 徒的美 德實踐 得很好 。 然而 ' 他 們是不 
完全 。 他申言 : 「 …… 他們以 人的吩 ?#作 

敎 義敎人 , 雖有 敬神性 的形式 , 却 否定神 
性 的權力 。 」 ( 斯 密約瑟 的寫作 2  :  19  ) 

福 音好比 鋼琴的 琴鍵"  ^整 套琴鍵 , 

受過訓 練的人 可以在 上面彈 出許多 動聽的 
曲調 ; 表 示愛情 的民歌 ' 雄壯的 進行曲 ' 
撫慰的 催眠曲 , 啓廸人 的聖詩 : 各 種適台 
情緒滿 足需要 的曲調 。 

那麼 , 只選 用一個 鍵而不 停息的 彈着那 
單調的 一個或 兩三個 音 , 是多 麼淺硯 ; 
其 實他有 整套琴 鍵可用 , 可 獰奏出 各種動 

聽 的曲調 。 

完整 的福眘 ' 即整 套琴鍵 ' 在地上 ' 可 
是許 多敎會 只敲打 着一兩 個琴鍵 ' 這是多 
麼令 人失望 。 他們所 用的一 兩個鍵 • 也許 


•  191  • 


是完 成整個 宗敎經 驗的曲 調中不 了 缺少的 
' 然而 ' 他 們却不 是全部 ' 他們 不完整 ° 

例如 • 某間 敎會只 彈信心 K 治的 St  ' 却 

忽略 其他許 多可帶 來 比信心 s 治更 大力 s 
的原則 。 另一 些只彈 瞹昧的 遵守安 息曰的 
鍵 —— 那個鍵 若與整 g 琴鍵 和諧的 彈奏着 
, « 眘根 本不同 。 這樣使 用琴鍵 ' 可以根 

本使 它變調 。 另 一些不 停止的 iTi: 複 彈奏有 
關洗 禮之鍵 ; 或 只彈兩 三個鍵 , 似 乎根本 
沒 有一整 套琴鍵 。 他 所用的 那個鍵 ' 也許 
是整 套琴鍵 中不可 缺少的 , 但若忽 略其他 
而只 彈它時 , 聽 來就完 全兩樣 。 

還 有其他 的例子 。 許多只 反覆强 調福音 
中的 一部分 , 而把那 些敎會 建築在 它上面 

; 若將 之與耶 穌基督 的福音 的整個 音量比 
較時 , 他 們的^ 音就全 不是那 麼回事 。 我 
們 並非說 , 例如信 心醫治 , 是不 4 要的 。 
我 們不僅 承認它 T!: 要 , 也依 靠它和 經驗它 

; 但它 不是福 音本身 , 也 不是整 個福音 。 

我 們決不 會說洗 禮是不 fi 要的 , 其實 , 
它是絕 giR 要的 ' 因 爲它構 成正式 加入敎 

會和祌 的國度 。 可是 , 若 單獨彈 奏此鍵 - 
不 加上權 柄這一 副鍵時 , 就 失去完 整和諧 
' 而變成 不合調 。 不 加上信 心和悔 改的鍵 
, 便無. g 義 。 也 許更糟 , 它變 成假的 。 缺 
乏我 們所說 的權柄 g  , 便 發生這 種情形 。 

我 們並沒 有說他 們錯得 很離譜 , 我們只 
說他們 不完整 。 而完 整的福 音巳復 興在地 

上 , 代表 祌行事 的權力 與權柄 已予? ii 們 。 
聖職 的權柄 權力已 授予這 個敎會 。 主啓示 

說  . 

「這 較大 聖職掌 管福音 , 並且持 有國度 
奥秘 的鑰權 , 即祌 的知識 的鑰權 。 


「所以 , 在其敎 中 , 祌性力 B: 被 顯示。 

「沒 其敎铯 或聖職 的權柄 , 就沒^ 神 
性的力 靈顒示 給肉體 的人們 ; 」 ( 敎約 84 
: 19—21  ) 

现 在 , 於 此末日 , 魔鬼的 巨大力 量反抗 
着我們 • 經 夂中所 說的大 叛敎已 ii 到無可 
避免 的結局 。 應該是 反對邪 惡勢力 的堅固 
砲壘的 那些基 督敎會 ', 似乎 不能提 供甚麼 
給他們 的敎友 或敎士  。 我們 見到空 洞敎會 
的恐 懼下場 , 和一個 在宣講 自己都 應加以 

反 對的道 31 的敎士  。 

在我 所說 的上次 旅程中 , 我很驚 奇的着 
見 很多敎 堂都是 關閉着 , 庭 院開着 空無一 
物 ' 周 圉生滿 了野草 。 我們 面對一 項驚人 
想法 ' 在成長 中的這 一代不 與經文 作任何 
接觸。 

很常 見的是 , 許多 人對耶 穌基督 末世聖 

徒 敎會發 生興趣 , 但却 很少注 S 到完 整福 
音 已在世 上的這 個理念 。 

他 們被一 個單獨 的琴鍵 、 一項敎 義所吸 
引 , 常 常就是 他們立 刻接受 或反對 的那一 
項 。 他們 只研究 這一項 , 他 們只要 知道有 
關 它的一 切而不 計其他 ' 事實上 , 是反對 
或 排斥其 他一切 。 

他們只 要聽反 覆彈那 個琴鍵 。 除 非他們 
* 到整 套琴鍵 , 否則 , 他 們學不 到甚麼 。 
而這一 套琴鍵 ' 加 上附和 的理想 與敎義 , 
在適當 的時候 彈每一 個琴鍵 •, 可以 演奏出 
溫暖 , 和諧 及完整 , 但若單 獨彈時 , 也許 
就不和 諧一致 。 

這 項危險 不限於 慕道友 , 某些敎 友也應 
該知道 , 若他 們只選 奏所喜 好的一 兩個琴 


麵 , 就會 產生雜 3  ,  » 擾其 他人。 他們 
使自己 的《 性喑淡 , 他 們迷失 f 完^ 福; f 
的 迫 路 , 變成像 其他敎 -般 的結^  。 他 

們也 許喜愛 某個琴 鈀 •  ifii 排斥^ S 琴 鍵 。 
結 果就變 成誇張 M 曲 , 導致 他們終 於叛敎 < 

我要勸 吿大家 好好地 想一想 W 件 'If  ,  « 
更要催 K 你們 爲這件 1f 祈禱 。 只是想 • 可 
以 成爲人 類智憲 的基礎 ; 還 有更完 全的辦 
法 , 就是 藉着靈 的溝通 : 「 …… 因爲聖 S 
參 透萬事 , 就是神 深奥的 If 也 參透了  。 」 
( 哥林 多前書 2  :  10  ) 

保羅 對哥林 多人說 : 「並 且我們 講說這 
些事 , 不是用 人智慧 所指敎 的言語 , 乃是 
用聖靈 所指敎 的言語 , 將屬 靈的話 , 解釋 
屬 靈的事 。 

「然 而屬 血氣的 人不領 會神聖 靈的事 , 
反倒以 爲愚拙 ' 並且不 能知道 , 因 爲這些 
唯 有屬靈 的人纔 能看透 。 」 ( 哥林 多前書 

2  :  13—14  ) 

每一 個靈都 有權利 , 亦 是責任 , 從祈禱 
中尋求 此問題 的解答 : 有一 個眞實 的敎會 
嗎 ? 你 們知道 , 這就 是一個 十四歲 的少年 
, 走 進樹林 中的一 切開始 。 他問兩 個問題 
: 所有敎 會中那 一個是 眞實的 ?他 應該加 
人那一 個敎會 ?他在 那兒經 歷到一 個奥妙 
的異象 ' 父 與子向 他顯現 , 而引進 豐滿時 
代 福音期 。 結果 , 代 神行事 的權柄 復興並 
授予這 個敎會 。 我們 在這次 聚會中 , 聽到 
神的 一位先 知說話 , 他就是 斯密斐 亭約瑟 | 

我見證 他就是 iff 的先知 。 我也有 耶穌基 
督 的見證 , 祂是 洁着的 。 耶 穌基督 末世聖 
徒 敎會是 世上唯 一眞賁 而存在 的敎會 。 我 
這樣 作見證 , 是奉 耶穌基 督之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192  • 


誠實 , 一 個救恩 
的原則 

十二使 徒議會 

彼 得生馬 可長老 


耶  穌 基锊 末世聖 f,tft 會的信 條之一 
, 包括 這句話 : 「我們 信我們 要誠實 …… 
」 ( 信條第 十三條 ) 

我 們相信 誠實, 不僅是 當作一 種接人 
待物 的方式 , 而走 比它更 要的 , 因爲它 
是 w 的 國度中 一個救 IS 的原則 。 沒 有誠實 
' 就沒 有救恩 。 就 像人不 經洗禮 • 不能得 
救一般 , 人不誠 實也不 能得救 。 又 像人不 
復活 就不能 在天國 中進歩 , 人不誠 實也不 
能 進人高 級榮耀 的境地 。 

神斥責 不道德 , 也 斥責假 冒僞善 。 因爲 
假冒 爲善是 不誠實 中最壞 的之一 。 神描述 
將來之 地獄時 , 特别 說明不 誠實的 人必歸 
該處 。 任何不 潔之物 , 不能 進人主 的面前 
; 撒謊者 、 欺騙者 或假冒 爲善者 ' 都不能 
居 住在祂 的國度 。 


不誠 實與自 私有直 接關係 , 而自 私是不 
誠實 的根源 。 自私幾 乎是加 苦腦於 我們的 
一 切不合 理之事 之根本 , 人之 無仁道 , 羝 
續 使千千 萬萬的 人悲呻 。 

若全 人類都 誠實時 , « 們 可以在 地上有 
天堂 。 我們 不需要 武裝部 隊', 甚至 在最小 
的' 社 區也無 需警察 , 因 爲不再 有罪惡 , 或 
侵奪 他人權 利之事 , 或互 相殘殺 。 

那 麼'' 也不冉 有離婚 ' 不 再有不 忠之夫 
或妻之 fl 由 。 父母子 女之間 的衝突 將消失 
• 少年罪 犯將成 爲過去 。 

然而 ' 在我們 會上 , 還 有别的 事比撒 
謊 欺騙更 廣泛流 行的嗎 ? 

藥物 推銷商 的謊言 ' 引誘 孩子^ 落 。 誘 
奸者 的謊言 , 使 少女放 茉貞操 。 


奸商 的謊話 , 陷殳 害者 於欺詐 的交易 。 
逃稅 者撒謊 , 使 自己身 陷囚牢 ; 學^ 撒 

m , 使自 己成爲 學校中 的騙子 。 

孩 f 的謊話 —— 通 常也因 父母的 謊 話一 
一& 成代溝 。 

假 善工人 的謊話 • 隧蔵起 有待修 ^之^ - 

終 u 過着撒 謊卞 活的人 , 就變成 假冒^ 
善者 。 

夫 或妻的 謊言 ' 導致不 忠不貞 。 盗用公 
款者 的識言 ' 使他 造假賬 。 

母親. ti: 圖欺詐 , 因 而在商 店中順 手牽羊 
' 邯協助 她的女 兒就铤 成未來 可能的 罪犯。 

鄰居搬 弄識話 ' 使 許多無 辜的人 之品格 


•  193  « 


殳損。 

不誠 實的人 ' 總足 -設法 眨降或 « 害 别人。 

報販的 不誠實 , 使他 欺騙派 報小童 R 報 

所 得的錢 。 

牧 師的虚 偽敎導 , 說婚前 性行爲 是一種 
婚 姻試験 , 而 致一個 少女失 去貞操 。 她也 
許是愚 昧天眞 而接受 他的話 , 但在 祌的審 
判 瀾前時 , 他將 要付出 多麼大 的代價 , 因 
爲他說 婚前性 行爲是 無罪的 , 而他 明知全 
能者 曾在西 乃山上 疾呼, 「不 可姦 淫。」 

( 出埃及 K20  :  14  ) 

在家叱 責妻子 藐視兒 女的人 , 是 家庭中 
的禽獸 ; 却 於主日 在敎堂 中詩歌 班唱詩 , 
或領 受主的 最後晚 ft 的祌 聖象徵 , 這種人 
就 是虚偽 不誠實 的假冒 爲善者 。 

迷戀的 少女之 不誠實 , 使她欺 蒙父母 , 
而 與一個 使她喷 落的男 子過着 罪惡的 生活。 

只有 靈性已 絕的人 , 才會 對他自 己說 , 
難道我 們不能 撒謊嗎 ? 

我們末 世聖徒 相信神 , 因 爲我們 相信祂 
• 我 們也相 信撒但 。 撒但本 身就是 一個大 
騙子 —— 所有謊 言之父 , 而 那些選 擇欺騙 
、 撒莸 、 和欺 詐的人 ' 就 成爲他 的奴隸 。 

無怪乎 經文說 : 
「耶 和華所 恨惡的 有六樣 , 
連 他心所 佾惡的 有七樣 ; 
就是高 傲的眼 , 
撒 莸的舌 , 
流 無辜人 血的手 , 
圖謀惡 計的心 , 
飛跑行 惡的脚 , 
吐 謊言的 假見證 , 

. 在弟兄 中布散 分爭的 人。」 (箴言 6  : 
16  —  19  ) 

接着 的幾節 經文中 ' 指出 另一項 永不缺 
少謊 言與欺 騙的槿 大罪惡 , 就 是姦淫 , 神 
說姦 淫必損 毀人靈 。 近代 啓示中 , 主描述 


將來 的地獄 , 列舉 那些將 '2 地獄煎 熬. 的人 

*  說  • 

「這. 些 人就是 說謊者 , 《士  ,姦 淫者, 
嫖妓者 • 以及表 示愛^ 並且說 II 者 。 

「這 些人 就是在 地上遭 S 神的忿 怒的人 • 
「這 些人就 是遭受 永火報 復的人 。 

「這 些人就 是被拋 人地獄 , 遭受 全能之 
神的忿 怒的人  ( 敎約 76  :  103—106  ) 

許多人 自稱是 基督徒 , 掛着基 督的祌 聖, 
之 名的招 W ; 可是他 們內心 中眞是 基督徒 
嗎 ? 我們 的崇拜 眞正蒙 主悅^ 嗎 ? 只要 
們自問 , 是否眞 正地遵 守祂的 誡命嗎 ?  411 
果沒有 , 我們是 配用祂 的名嗎 ? 

某人問 : 「如 果要 你在法 院上作 證你是 
一個 基督徒 , 你將 用甚麼 it 明?」 

基 督陡應 該知逍 , 欺 騙決不 似基督 , 假 
冒爲 善決不 是正義 , 謊 話決不 是好的 。 

我們應 當知道 , 不誠實 , 在祌的 眼中就 
是 不潔淨 , 而 任何不 潔之物 不得進 人祂的 
面前 。 常行 不誠實 , 就是背 * 基督 徒的生 
活 。 背 叛基督 就是反 對基督 。 誰能 擔得起 
反對基 督呢? 反對基 督就是 攻擊祂 , 即使 
噤不出 W 的不遵 行也是 攻擊祂 。 攻 擊基督 
, 就是置 祌於我 們生 活之外 , 這比 其他任 
何事 情更易 招來自 我毀滅 。 

人也 許强辯 , 說 沒有神 ; 他們也 許說宗 
敎 是種無 稽之談 ; 他 們也許 樹立自 己的思 
想觀念 ; 然 而這一 切都是 任然的 。 確實有 
祌存在 的明證 , 比所 有反對 的論調 和空洞 
的 PI! 論 更震響 。 一 位詩人 曾說過 ,. 「只有 
蠢 人才否 認有神 的存在 。 』 

在此 科學極 n 明的 時代 , 有更多 ™ 由應 
該相信 有神。 人 類的所 有發明 , 一切 科學成 
就 , 甚 至人飛 往月球 , 都强 調祌之 存在及 
其偉大 力量。 

機遇中 沒有準 確性' 自然而 然中沒 有必然 
性 ; 但 宇宙間 却有準 確性與 必然性 , 所以 


u 兩者 —— g 偉人 的科^ 家也 宜 稱 — m 
示丫神 的榮權 。 古代 詩人也 卨'? ?宣唱 : 「 
地 • 和 其中所 充滿的 •  in: 界 , 和住 在其間 
的 • 都 *i 耶和華 。 」 ( 詩 篇第二 十四篇 ) 

如 果 « in 對 福 if  m 多少 興趣' 就 應該全 

心全. & 的遵行 。千 萬别欺 騸自. 己, 使 自己成 
爲言行 失檢的 s 害者。 福 音是項 簡單的 it 實 
' 甚卞: 小孩 r 也能夠 懂得' 就是 這樣: 我們 
若要 在天阈 中得救 ,就 應該誠 實的、 完全的 
、 全心全 的遵行 天國的 n« 法 。 如 果不是 
全 心全. &的, 那就是 主所厭 惡的。 * 曾經說 
過 , 那 些不冷 也不熱 却如溫 水一般 的人 • 
祂 必從祂 li 中把他 們 吐,' I', 來 ! 

你們以 爲何 吩咐? Jdn 要 盡心' 盡能 , 
盡 , 盡力 $ 奉祂 ? 

你們不 記得祂 曾說過 '如果 « 們以 遲疑的 
心接' 2 祂 的誡命 ' 並 且疏懶 地遵守 n.1/ '  n 

們必被 定罪嗎 ? ( 參 閱敎約 58  :  29  ) 

如果 « 們確實 s 基督徒 , 我們就 應該記 
得 且遵行 祂的這 些敎訓 : 

「 …… 你 在祭^ 上獻 禮物的 時候 , 若想起 
弟兄向 你懷怨 , 就把禮 物留在 ^前 , 't 去 
同弟 兄和好 , 然 後來獻 禮物 。 」 ( 馬太福 

音 5  :  23—24  ) 

「所以 無論何 卞, 你們願 人怎樣 待你們 
' 你們 也要怎 樣待人 。 」 ( 馬太福 7  : 
12  ) 

「就 是要愛 人如己 。 」 ( 馬 太福; f22  : 

39  ) 

你 們記得 主給我 們這條 特别誡 命嗎?  「你 
們 …… 不 可像那 假冒爲 善的人 。 」 (馬太 
福 fT6  :  5  ) 祂更 解釋說 ' 「一 個人 不能事 
奉 兩個主 …… 你們 个能又 # 奉祌 ' 又 $ 奉 
瑪門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6  :  24  ) 

S 有這節 'T( 要的 經文: 「行詭 詐的, 必 
不 得住在 K 家裏 ° 說 謊話的 ' 必不 得立在 
ft- 眼前 。 ( 詩篇 101  :  7  ) 


•  194  • 


當全能 者從西 乃山上 吩咐我 們不 可倫盗 
時, 同時 也說, 「不 可作假 見證陷 害人」 
, 這叫我 們不 貪戀 人的任 何東西 。 ( 參 

閱出 埃及記 20  :  16—17  ) 

祂 在近代 啓示中 举調說 ' 「你 不可 說謊 
;說 Slltil 不悔 改的人 必被驅 逐。」 (敎約 
42  :  21  ) 

祂 以下列 觀念作 爲基督 敎的敎 訓中之 不: 
要部分 ,: 「你不 可說你 鄰人的 壊話' 也不 
可作 任何事 傷害他 。 」 ( 敎約 42  :  27  ) 

祂 不僅敎 導我們 不可貪 戀別人 的東西 , 
因爲 那將導 致各種 形式的 不誠實 ; 祂更鼓 
勵我 們採取 更崇高 的途徑 , 就是不 僅不可 
取 别人的 , 還 應該給 予别人 —— 脚 踏實地 
的做 個好心 的撒瑪 利亞人 ; 與較不 幸的人 
分享 我們的 所有物 ; 實 際表现 我們 愛同胞 
和鄰人 。 所以 ' 祂說 : 「 …… 顧念 貧窮者 
' 爲了支 助他們 ' 你要 …… 把 …… 財產 ' 
獻 吶 出來。 假若你 們把財 產分與 貧窮者 • 你 
們 要對我 這樣做 ; …… 」 ( 敎約 42  :  30- 
31)  .:fc:.'W(' 

救主知 道犯罪 的重擔 。 祂 在客西 馬尼園 
中 和在十 字架上 ' 爲 我們每 一人負 起這個 


■n: 擔 。 祂知 迠有罪 的牛. 活是 悲慘的 • 是付 
出很大 代俱的 , 祂也 知迫邪 惡從來 不會是 
幸福的 。 祂邀 ^ « 們 負較^ 的擔 f • 是快 
樂 , 輕鬆和 深自滿 足的擔 f  。祂說 : 

「凡 勞苦擔 $ 擔的人 •  "si 以到我 這裏來 

, 《就 使你們 得安息 。 

「《 心裏柔 和謙卑 • 你們當 負我的 #3  • 
學 « 的樣式 , 這樣 ' 你們心 就必 得享安 

+息。 

「因 爲我 的軛是 容易的 , 我的擔 子是輕 

省的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11  :  28—30  ) 

主說得 很淸楚 , 所有的 人都需 要悔改 。 
只要 我們眞 正悔改 • 接受祂 的愛心 ' 寬恕 
和服 從的軛 , 祂就 將接^ 我們 。 

祂藉着 祂的古 代僕入 約翰說 : 

「我們 若在光 明中行 , 如 同神在 光明中 
, 就彼 此相交 , 他兒 子耶穌 &血也 洗淨我 

們一 切的罪 。 

「我們 若說自 己無罪 ' 便 是自欺 ' 眞理 
不 在我們 心裏了  。 」 

反過來 ' 祂又說 : 


「我們 若認自 己的罪 ' 神是 信黄的 ' 
公義的 • 必要 赦免我 們的罪 ' 洗淨我 們一 
切的不 義。」 (約 绐一害 1:7— 9) 

「愛弟 兄的就 是住在 光明中 ' 在 他並沒 
有絆趺 的緣由 。 

「唯濁 恨弟兄 的是在 * 喑 H  ' 且 在黑喑 
H 行 ,• 也不知 道往那 II 去 ' 因爲黑 喑叫他 
眼睛瞎 了。」 (約 翰一害 2  :  10— 11  ) 

還有雅 各的話 ' 說 信心若 沒有行 爲就是 
死的 。 我 們要做 到眞正 的基督 ' 實 在便要 
信 心與行 爲合一 ' 而 我們的 行爲應 該是屬 
於眞 fl 的行爲 。 ( 參閱 雅各書 2  :  17-18 

) 

神的 接是眞 ffl 之 ffi  。 救 主是眞 W 的化身 

。 祂 這樣描 述祂 自 己 ' 「tt 就 是道路 、 眞 
巧.' 生命。 若不 藉着我 ' 沒 有人能 咖 父那 
裏 去。」 (約 翰福眘 14:6) 

唯有 藉着眞 il  ' 才 能得到 祌的國 度的救 
恩 。 這 眞理就 是基督 。 這是 我奉主 耶穌基 
督 的名對 你們作 的見證 , 阿們 。 


•  195  • 


爲 千禧年 立根基 

+二使 徒議會 

黎嘉 蘭長老 


我  非常感 謝天父 ' 給我 fli 次機會 , 
與你們 這些忠 實的末 K 聖陡 , 出席 這一次 

敎 友大會 。 

救主說 , 「人 活着 , 不是單 靠食物 , 乃 
. 是靠祌 口裏 所出的 一切話 。 」 ( 馬太 福音 

4:4) 我相信 , 你們 曾出席 本次大 會中的 
前三個 大會者 , 都感 覺到我 們確曾 被餵以 
永 1K 之糧 。 主 的僕人 們已給 我們一 些美妙 
的 感 的忠吿 。 

食物 可使身 體活着 , 但靈 性却需 要更多 

些東 K 才能 活着 。 今天 的音樂 眞美妙 , 我 
要稱讚 id 些從瑞 克斯學 院來的 獻唱者 。 幾 
星期前 ' 曾出席 他們那 邊的一 次聚會 ° 
我不 由得不 感激神 ' 感激祂 敎會的 所有敎 

育機構 ' 及 其爲我 們的靑 年所做 的一切 ° 
今天 ,. 我想 略微 談談我 們信仰 的根基 ' 

我 們活着 是爲何 ' a 我們的 目的與 期望是 
甚麼 。 我想 到一百 多年前 ' 開始在 此地熙 
建^ 美 麗聖殿 的時候 。 當基 W 立好時 ' 據 
說是十 六呎寬 ■。  一次 ' 楊百 翰會長 來巡視 


, ^見 工作人 員把碎 花崗丫 (倒 進去 , 便叫 
他們 把它們 拿出來 , 同時 解釋說 , 「我們 
■Si 在建 造的這 ffi 聖殿 ' 要一 直屹立 而歴經 
千禧 年.。 」 這個 想法不 i 很好嗎 ?  ?) dnw 
個人都 建立生 命及幫 助家人 建立他 們的' I:. 
命 ' 使 我們能 夠屹立 而歷經 千蟢年 。• 

上, 聽羅 慕義長 老講話 , 列擧各 先知及 
救主自 己所作 有關' 弛 的再次 來臨之 應許時 

, 相信 曾經在 庵的人 , 都不 會不想 遵行主 
的道路 , 以便 神的號 角響起 , 死者 出來時 

, 我們 與我們 的親人 , 都被 算在那 些得與 

祂 同在的 一羣中 。 

n'    i  :  >  ^ 

我想到 使徒約 翰的話 。 他 被放逐 到拔摩 
島 ' 一 位天使 顯示給 他着- ' 天上戰 ^ 的一 
切情形 , 從撒但 被逐出 , 直到最 後一慕 。 
他肴到 那些已 死的人 , 不 論大小 ' 都站在 
神面前 , 案 卷展開 ' 死了的 人都憑 着這些 
案卷所 記載的 , 照他們 所行的 受審判 , 不 
只是 照他們 的信心 , 或照他 們口中 所說的 
, 而是 照他們 的行爲 受審判 。 死亡 和陰間 


也 交出其 中的人 , 他們 都波 按照各 自的行 

爲': g 審判 。 ( 參閱 啓示^ 20  :  12-14  ) 

「 …… 他們 都復活 r  ■ 與基督 一同作 1.: 
一千年 …… 其 餘的死 人還沒 有復活 , 直等 
那一千 年完了  。 在頭一 次復活 有分的 , 有 
福了, 聖 潔了。 第二 次的死 在他們 身上沒 
有權柄 。 他 們必作 神和基 督的祭 m  , 並要 

與基督 一同作 I- : 一千年 。 」 ( 啓示錄 20  : 
4—6  ) 

誰 的見證 曾被神 聖的靈 所觸動 ' 而願. 
等待 一千年 , 當祌 的號角 吹響時 ' 他們才 

準備好 了自己 呢! ?如 果聖殿 要有十 六呎寬 
的根 基才能 經得起 留存到 千磚年 , 我們也 
要 多多服 從而準 備自己 • 才 能有份 參與那 

件盛事 。 

救 ft 說 ' 「引 到永生 ' 那門 是窄的 ' 路 
是小的 ,找着 的人也 少。」 (馬 太福眘 7 
: 4 ) 所以 ' 我們必 須確定 自己是 走在那 
引到永 少. 窄而小 的路上 。另 一次, 祂又說 


•  196  • 


以凡 聽見 ttia 話就 去行的 ' 好比 -- 
個聰明 人 ' 把房 r 蓋在磐 门' 上 。 

1>1  j 淋 '水冲 •  ^吹 '撞/ fS! 房]" • ' 房 

]■ -總不 倒塌 。 因爲根 基立在 磐门' 上 ° 

「凡 聽. 見 « 這話不 去行的 ' 好比 一個無 
知的人 ' 把房 f 蓋在 沙土上 。 

「H:】 淋 ' 水冲 ' ^吹 ' 撞着 邯房子 ' 房 
广 就倒^ 得很人 。 」 ( 馬 太福首 -7  :  24- 

27  )      .■>  ,■ 

我們鐯 以在其 上建立 'i:. 命的那 種根基 ' 
與« 們的永 恆快樂 M 等' T (要 。 也像 他們藉 
以 逑立, |冲 聖聖殿 的根基 ' 使 它能屹 立而至 
千 禧年 。 

幾年 m  ' 當我任 ifi 部諸州 傳逍部 會長時 
• 某晚 ' 我在 喬治亞 州奎曼 鎮講迠 ' 談到 
家 庭 單位 與婚姻 關係的 永恆性 。 我 引述侯 
華弟兄 所寫的 一本書 「人們 相信他 們的敎 
會所規 定的事 嗎?」 書中有 一張表 ' 他列 
* 所 有各間 大敎會 ' 及 他們所 相信的 ' 與 
他們對 一些人 '敎 義原則 所採取 的態度 ' 包 
括這 項婚姻 關係的 永 恆 性在內 ' 但 沒有一 
個敎 會相信 。 

就+懂 ' 爲甚 麼他們 閱 讀聖經 ' 而又 
不相信 ? 全世 界各地 各個敎 會怎能 撮合一 
種婚姻 至死便 分離? 這眞是 多麼淺 薄的觀 
念 ! 爲甚麼 他們不 回顧一 下昔日 ' 當祌完 
成地上 一切創 2i 時 ' 祂 # 見一 切都好 ' 便 
把 亞當放 置地上 ' 當時 祂說 ' 「那 人獨居 
不好 ' 」 爲他 造一 個配偶 幫助他 '說' 配 
偶 幫助他 ' 說 ' 「 …… 他 二人成 爲一體 ° 
」 ( 創世記 2  :  24  ) 神撮 合二人 ' 成爲一 
體 ' 你怎 能夠把 他們兩 個分開 ' 而 不是兩 
個半個 。 耶 穌也曾 B 述 這番話 : 

「因此 ' 人要離 開父母 ' 與妻 子連合 ' 

二 人成爲 一 體 。 

「  所以神 配台的 ' 人不 可分開 。 」 

( 馬 太福音 19  :  5—6  ) 


那次 人會^ 束 ll.'f  •  ft 站在 人門外 與衆人 

握手 • 一個人 走上來 • 介紹他 自己^ 浸信 
會 的牧師 。 ,  「tt 今晚 說的話 , 有沒 
有 引述錯 誤的地 方?」 「沒 G  • 黎先生 。 
」 他說 , 「ih 如你 所說的 , 們並 不全相 
信我們 的敎會 的敎導 。 」 我說, 「邯 麼你 

也 不相信 。 你何 不回去 講迫時 ' 把 nw 講 
給 他們聽 ? 他 們肯聽 你說的 • 但他 們還不 
肯聽 * 門 長老說 的。」 他說, 「« 將再見 
你。」 那 就是他 當晚所 說的。 

大約四 個月後 , « 再次去 邯個分 會主持 
大會 。 報紙 上刊登 我抵埠 的消. &  , 因爲我 
是傳 道部會 長 , 當 我走進 那間小 敎堂時 , 
那位 浸信會 牧師已 在等候 , 我們 握手時 
, 我說 , 「我 極想知 道你對 於我上 次在這 

兒 的講道 有何感 想?」 他 说 ' 「黎 先生 ' 
我 一直在 想着它 ' 我 相信你 所說的 毎一個 
字 a 」 然後他 又說' 「但是 我還想 聽聽其 
餘 的。」 任何 一個眞 正愛妻 子兒女 的男人 
• 怎能不 相信這 項原則 ? 

我喜 歡貝滕 安德生 的小詩 r 獻 給他妻 -f 
碧娜」 ' 其 中他說 : 

「《 倆結槠 ' 並非爲 现 在 ' 
並 非爲轉 瞬即逝 的今生 ' 
我 倆結襖 ' 乃 爲那不 再流淚 ' 
不 再傷心 和愁眉 的生命 ° 

行 至風燭 殘年時 , 

愛不 識墳墓 ' 它 依舊引 領我們 ' 恩愛 

的 ° 

世界 上還有 像他一 般的人 ' 相信 婚姻的 
永恆性 ; 但是據 我所知 ' 整個 世界上 ' 除 
了我 們的敎 會之外 ' 再沒 有第二 個敎會 ' 
相信婚 約之永 恆 連榱性 。 

只 要想想 ' 當我們 知道我 們將永 永遠遠 

活 下去時 '.我 們的生 活將多 麼不同 ! 如果 
認爲死 亡來臨 ' 將使 我與妻 兒永别 而不再 
知 彼此時 ' 我也 會以爲 死亡是 肉體與 S 魂 
的滅絕 。 如果是 '這樣 ' 那麼 ' 沒有 甚麼可 


以期^ 的 。 那你 怎會希 望 永 永遠遠 活下去 
' ifii 明知 今世繫 你們的 * 將 無延樓 性? 

ft 們 曾見過 綁票案 ' 把人 家的孩 子拐走 ° 
IE 得 一九三 二年時 • 林白上 校的小 兒子被 
綁走 ' 要求 S 萬 元讀金 。 如 果他能 夠得回 
他的兒 f-  • 他 一定樂 於緻付 W 金 。 我們却 
知道 有永生 。 羅 * 義墨 林弟 兄今天 上午引 
述主 的啓示 ,• 說 ' 在 復活中 ' 孩子 們將出 
來 ' 眩 且無罪 長人而 槻救恩 。 ( 敎約 45  : 
58  ) 

化 們之中 有些人 ' 曾埋葬 自己的 幼兒女 
在墳 S 中的 , 就 負有這 項責任 • 當 我在荷 
蘭任傳 迫部會 ftll.'f  , 我們生 了一個 小女兒 
' 撫« 她三年 半之久 。内人 曾再次 三番說 
, 是 天使們 把這個 ffi 帶來 給她 ' 因 爲她確 
實 感覺到 天使們 之出現 •; 然而 ' 我 們終於 
葬下 她在墳 S 裏 。 如果我 們當時 « 得 W 就 

是結局 , 我們 一定願 以 ttt 界上任 何東西 
來交換 她回來 。 然而 , 我們 有這復 興的福 
昏 的^ 大知識 ' 我們 知道我 們將在 永恆世 
界中再 見到她 ' 快樂 的見到 她無罪 長大而 
瘦救恩 。 有時候 ' 我 想也許 這些特 選的靈 
' 不 像其他 孩了- 般需要 人世間 的經驗 ,'所 
以主 認爲可 以召他 們回去 。 

ft 們有 了四個 女兒後 , 才有一 個兒子 。 
我奉派 去加州 主持那 邊的傳 道部時 ' 某天 
' «們 的兒子 與一位 高級諮 議及他 的孩- _ 
們郊遊 ' 他竟意 外喪生 。 那 是我們 最悲痛 
的經歷 。 現在 我們年 事已高 ' 能夠說 ' 
們期望 不久將 有的' II 逢 ' 因爲我 們知道 . 
永恆 的父上 帝的. 願 是要把 愛的連 繋延續 
至 永恆的 。 把死 亡的刺 痛拿掉 ' 才 知道我 
們將 與我們 的親人 逢 。'感 激神予 我們這 

項知識 ! 我要 確使我 們在這 兒的根 基打好 
• 而使 夠資格 與我們 的親人 及我們 蒙父的 
救贖 聖化的 f 女們站 在一起 。 

弟兄 姐妹們 ' 我 們是蒙 福的人 。 我們蒙 
福 而能當 福昏在 地上復 興時住 在地上 , 且 
能認 識福眘 的眞速 。 我們 蒙福有 一根基 ' 


•  197  • 


藉 iu 迚 cftri 的信心 ' 而使^ 一天 都成爲 
快樂的 '日 7- ' 因爲 « 們得 與親 人问在 ° 麥 
基會 長常常 說 ' 人' I:. 的任何 成就抵 « 不了 

家^ 的失妝 。 人)^ 近 4": ' 遵守祂 的誡命 

時 ' 他對家 人的愛 也更大 ' 更感激 能夠知 

道這種 ^!將 延被至 於永恆 。 

當我任 部諸州 傳道部 會長時 ' —個摩 
門小 孩向一 位學校 敎師借 一本書 。 書歸還 
時 • 裏面夾 着一張 本敎會 信條卡 ' 這位教 
師 肴過後 ' 便對 他們的 牧師說 •  「爲 甚麼 
我們 的敎會 沒有這 些?」 牧 師不能 耠她任 

何滿 S 的解釋 , 於是 她寫信 給鹽湖 城的本 

敎會 詢問處 。 他們 寄去一 些書刊 , 也把她 
的姓名 地址寄 給我們 。 傳 敎士去 拜訪她 ' 
後 來她加 入敎會 。 

當我 |« 先知斯 密約瑟 所寫的 信條時 ( 還 
有些 g 要 的敎義 ' 他沒 有列人 ) ' 我常常 

想 ' 人們讀 過這些 信條後 ' 怎可能 不相信 
我們 有眞理 ' 世界上 沒有任 何笼二 個敎會 
' 有如此 的根基 而建立 其敎會 。 我 願誦讀 
其 中幾條 , 作 爲結束 : 

「我 們信 永恆的 父上帝 ' 和祂的 兒子耶 
穌基督 &聖靈 。 」 約瑟先 知敎導 ' 兩位神 
人有 骨肉的 身體" 另一位 聖'靈 是靈體 。 

「我們 信人爲 自己的 罪而, 懲罰 ' 並不 
是爲亞 當的違 誡。」 並非有 很多的 敎會相 

信 這一^  。 

「我 們信由 於基督 的贖罪 ' 所有 人類都 


si 以 籍 着對福 ; f 的 (t 法和敎 镞的服 從而得 
救。」 今日 世上大 部分的 講道' 都 說只要 
承認 祂是你 的救主 ' 但我們 說我們 必需做 
祂 要我們 做的事 。 

「我們 信福音 首要的 原則和 敎義爲 : 第 
一 ' 對主耶 穌基督 的信心 : 第二' 悔改; 
第三 , 爲 罪的赦 免的浸 沒洗體 ;第四 '巡 
得聖 恩賜的 按手禮 。 」 我 不相信 世界上 
還有其 他敎會 ' 有這 樣的建 立根基 。 然而 
, 我們只 要讚希 伯來書 第六章 ' 保羅說 : 

r …… 離開基 督道理 的開端 ' 竭力進 ft- 
完全 的地步 。 不必再 立根基 ' 就如邯 懊悔 
死&  , 信靠神 。 

「各 樣洗禮 ' 按 手之禮 ' 死 人復活 ' 以 

及永 遠審判 ' 各 等敎訓 。 」 ( 希 伯來書 6 
: 1—2  ) 

這跟 我們的 信條完 全一樣 。 

「我 們信人 必須藉 着預言 和具有 權柄之 
人的 按手禮 ' 蒙 神召喚 , 才 可以傳 講福音 
和執 行其敎 儀。」 沒 有其他 敎會相 信這煞 
。 他 們相信 藉着讀 他們的 聖經就 有權柄 。 

「我 們信存 在於原 始敎會 中的同 樣組織 
' 即有 : 使徒 ' 先知 、 牧師 、 敎師 、 祝福 
師等 。 」 保羅吿 訴我們 ' 神 的敎會 是建立 
在 先知與 使徒的 根基上 ' 以 基督自 己爲主 
要的 房角石 。 沒 有其他 敎會有 這樣的 根基。 

「我們 說方言 、預言 、啓示 '異象 、治 


病 - 譯方 言等恩 賜。」 

「我們 信翻譯 正確的 聖經是 神的話 ; ft 
們也信 摩門經 是神的 話。」 任 何相信 聖經 
的人 , 不可 能不知 道另一 部經文 , 是神應 
許使 之出現 , 並 在祂手 中合而 爲一的 。 

「我們 信神已 經啓示 的一切 ' 及祂 現在' 
啓示 的一切 • 我們也 信祂仍 要啓示 許多有 
關神的 國度重 大的事 。 」 換 句話說 ' 我們 
相 信繼續 的啓示 , 及 基督的 眞實敎 會今曰 
是由 啓示所 引導。 

「我 們信以 色列的 眞正的 聚集和 十支派 
的復興 ; 錫安 ( 新耶 路撒冷 ) 將建 立在美 
洲大陸 , 基 督將親 自統治 於地上 ; 並且大 
地 將被更 新且蒙 得樂園 的榮耀 。 」 我們知 
道 這些事 , 先知以 賽亞吿 訴我們 , 當那日 
來臨 , 將有 一個新 天和一 個新地 ; 獅子與 
羔 羊同臥 ; 我們將 建造房 屋且居 住其中 ; 
* 們 將栽種 葡萄園 , 吃其中 的果子 。 我們 
將不 會造房 屋讓别 人來住 , 而是毎 個人樂 
享自 己手 所作工 的成果 •。 他們是 ± 所祝福 
的人 , 他 們的後 代與他 們同在 。 ( 以賽亞 
書 65  :  17—23  ) 

無怪 乎我們 應立一 個根基 以媲美 聖毆吃 
立 於其上 的根基 ' 以 使我們 能肯定 將得與 
我們的 親人立 於其上 而歡渡 千禧年 ° 願神 
幫助 我們毎 一個人 及我們 的家人 如此做 ° 
我這 樣祈求 ' 3£ 留給 你們我 的祝福 ' 是奉 
主 耶穌基 督的名 ' 阿們 。 


*  198  * 


「光 照在 "… 」 

+二使 徒議會 

羅 慕義墨 林長老 


我  親愛 的弟兄 姊妹們 ' 敎友 們與非 
敎友們 ' to 果我 說話時 ■ 我 們都要 受到啓 
廸' 那麼' « 們都 需要 主的^ 的引導 。 因 
离我 打算引 述祂當 日 對門 徒 所講冇 關今日 
之情形 ' 即我們 si 在 a 長久之 未來之 處境。 

「光 照在 黑暗裏 ' 喑却 不接受 光。」 
( 約 翰福音 1  :  5  ) 耶 穌所愛 的門徒 如此寫 

下。 

最近 , 我讀 到前任 聯合國 大會主 席馬力 
克査 爾斯博 士的一 段文字 。他 說, 目前最 
需 要的是 「一 項眞 正宇宙 性信息 的挑戰 , 
一個偉 大宏壯 的遠景 , 一陣 呼喚赴 義英雄 
負起使 命的呼 w  。 …… 當前 的情形 表示出 
• 整個最 後審判 的情景 : 毎 件事都 拿來權 
衡一下 —— 個人 的生活 ' 個人 的價値 • 個 
人 的文化 , 個人所 屬之整 涸文明 的生機 。 

「這 就非常 像末日 。 那些 相信祌 的將吿 
訴你 , 神是 在那兒 , 祂當然 將照顧 祂自己 
的子民 , 雖然 祂也許 仍要十 分厳厲 的懲戒 

他們 。 J    (摘自 Public  Speaker's  Treas- 
ure Chest  [Harper  &  Row,  1964〕  • 
p.  42  ) 

考! S 這項 對當前 會可 悲情形 的分析 , 
不免令 人認爲 , 我 們當今 之境遇 , 並 不是 
需要一 位恰當 的引導 , 而 是需要 一隻. 垂聽 
之耳 。 

我 今早要 跟各位 談的, 目的是 'T (申 一樁 


'K 實 ' 即我們 i3 動亂的 ffir 界中 , 一 百四十 
年來 • 已 有一道 安全引 領的光 ; 這 光可帶 

給願 遵從 的各國 、 各族 、 各民 以喜樂 、 

平安 與幸福 。 

«對 你們提 出見證 • « 們 敬愛的 救主耶 
穌 基督在 人世時 , 已 預見到 且預言 s 我們 
今日 之處境 。 當時祂 也揭示 ' 我們目 茚 所 
行道路 之迫 切後果 , 並描述 祂將採 取何種 

方 法以防 止它們 。 

'池以 爲祂當 ^所說 的話對 我們非 常虽要 
, 因此 在三部 經文中 分别保 存下來 : 聖經 
( 馬太福 音第二 十四章 ) ; 無價珍 珠全書 
( 斯密約 s 的寫作 第一章 ) ; 及敎 義和聖 

約。 

祂說話 時所 IsS 之環 境予人 印象深 刻.。 祂 

最後 一次從 耶路撒 冷往伯 大尼去 , 與衆門 
徒 站在橄 欖山上 。 衆 門陡想 到祂所 預言的 
• 那^ 聖毆將 來沒有 一塊^ 頭不 被折毀 ' 
於 是便請 祂解釋 9  「請吿 訴我們 • 」 他們 
問 , 「甚 麼時 候有 這些事 ? 你降臨 和世界 

的末了  , 有甚麼 豫兆呢 ? 」 ( 馬 太福音 24 

: 3  ) 

我將 不引述 祂所言 及耶路 撒冷邯 時即將 
有 的毁滅 ; 不. 過 • 爲 着«們 目前及 將來的 
福利 , 我要請 你們與 愼 的考 慮一下 , 
祂 所說祂 ffl 次來臨 SW; 界末日 之徴兆 。 關 
於這些 • 祂說 •  「••'"•• 當外 邦人的 時刻來 
到時 , 光要向 坐在黑 暗裏的 人們中 間發出 


• 那就是 我的豐 滿福音 ; ( 敎約 45  :  28  ) 

這 提及我 們時代 的預言 , 已由一 項事實 
證明 ' 即所 言及之 「光」 ' 已於一 八二零 
年春天 , 父與子 向年輕 的斯密 約瑟 先知顯 
W 時發 射光芒 。 艇後 數年中 ' 「 〔基 督的 
〕 完整 福音」 已藉着 斯密約 瑟先知 而復興 
於地上 。 

這一連 串偉大 事件, 帶來了  「外 邦人的 
時刻」 , 即在 這最後 福音期 , 福音 將被主 
要 傳播給 地上每 一個非 猶太人 。 你 們可記 

得在 全盛時 代福 昏最先 向猶太 人傳播 , m 
後 才傳向 外邦人 。 

我們再 #* 救 主所說 及的: 「當 外邦人 
的時刻 來到時 , 光要 向坐在 黑喑裏 的人們 
中 間發出 , 邯就是 '我的 豐滿福 昏 。 

「但 他們 不接受 那福音 • 因爲 他們感 « 
不 到那光 , 眩 且他們 因爲人 的規則 • 而使 

他 們的心 遠離我 。 」 ( 敎約 45  :  28—29  ) 

這 項預言 , 今 日 已悲痛 的應験 。 大部分 
入聽 福眘後 • 都 背棄它 。 甩 在這一 代的人 

' 不 是因爲 沒有引 竭的光 ' 而是因 爲他們 
背 棄了光 , 除 非他們 迅速改 變方向 , g> 則 

• 他 們將無 以避 免耶穌 所預見 5 預 言的災 
雜' 祂說' 因爲 那些人 —— 即蒙傳 播福音 
的人 —— 「感 « 不到 那光」 ( 耶穌 基督的 
福音 ) ' ffii  ,  「使他 們的心 遠離我 。 」 

「將 有人 活在那 世 代中 ' 並不死 去直到 


•  199  • 


他們看 到泛濫 的詛咒 ; 因爲毀 滅性的 Has 
將遮 蓋人地 。 

「但 是 的門 徒們站 在聖地 〔幾 m 

• 李海樂 會長在 作演講 ll.f  , 我想 起這照 〕 

, 並 i!. 不 被動搖 ; 但足 在邪 惡的人 V 中 , 

人 們將放 W 詛咒神 而死去 。 

「在 很多 地方也 有地震 , 以及 大荒蕪 ; 
\們 仍硬 着他們 的心腸 反對我 , 他 們要拿 
起刀劍 , 彼此反 對我互 相砍殺 。 

〔救 主向 斯密約 瑟先知 述這預 言時說 
〕 「當我 ' 主 , 講給 我的門 徒們這 些事時 
, 他們就 煩悶。 

「我對 他們說 : 不 要煩悶 , 因爲 當這一 
切事情 發生時 ' 你們 將知道 對你們 曾作的 

應 許都要 被應驗 。 」 ( 敎約 45  :  31-35  ) 

耶穌再 提及光 2 出 % ' 繼 續對衆 門徒作 
預言, 說: 

「光 開始 照射時 , 那對他 們就好 像我要 
顯示給 你們的 一個比 喩那樣 —— 

「你們 觀看無 花果樹 , 用 你們的 眼睛看 
見 , 你 們就說 當樹開 始發芽 , 而且 葉子還 
嫩時 , 現在夏 天近了  ; 

「在 那日 他們看 見這一 切事也 是這樣 , 
那 時他們 知道時 刻近了  。 

「那 畏懼 我的人 將盼望 著主來 臨的大 日 
子 , 即盼望 著人之 子來臨 的徵兆 。 

「他 們看 到徵兆 和奇事 , 因爲這 些徵兆 
和奇事 將被顯 示於上 面的諸 天及下 面的大 

地 ° 

「他 們將 看到血 , 火 ' 和煙霧 。 」 (敎 
約 45  :  36—41  ) 

這 些預兆 , 其 中一些 我們已 見到了  , 其 
他 的將來 必見到 。 因 爲耶穌 繼續說 , 「在 
主的 日子來 臨以前 ' 太陽必 成昏暗 ' 月亮 
變 成血色 , 星 星從天 上墜落 。 


「遣 K 將 * ^於、 地 力—。 〔祂迠 站在橄 
« 山上〕 

「那時 他們將 尋求我 ' 並 且肴啊 ' 我必 
來到 : 他們將 # 見我在 天上的 雲彩中 , 帶 
著權能 和榮耀 ; 領著所 有的聖 天使們 ; 並 
且那不 守候我 的人必 被割除 。 」 ( 敎約 45 
: 42—44  ) 

不過 , 正義 者將不 被割除 。 聽聽 主對那 
些接受 福音且 遵從的 人所作 之應允 : 

「但是 在主的 臂膀降 落以前 , 一 位天使 
將 吹響他 們喇叭 • 凡 已睡著 的聖徒 們將出 
來到 雲彩中 迎接我 。 

「因此 , 假如你 們已安 然睡著 , 你們是 
蒙福的 ; 因爲 如同你 們現在 看見我 , 並且 

知 道我是 存在的 , 正 如這樣 你們將 到我這 
裏來 , 並 且你們 的靈魂 將生存 , 你 們的救 
贖將獲 得完全 ; 聖徒 們將從 大地的 四方前 
來。」 ( 敎約 45  :  45—46  ) 

經文 中的這 些話保 證我們 , 不論 祂再次 
來臨時 , 我們已 死或仍 留人世 , 只 要我們 
一直是 眞實而 虔誠的 , 我們 就將得 到與祂 
同在 , 因祂來 臨而歡 呼快樂 。 

然後 , 當復 活的都 來找祂 , 及祂 來臨時 
仍活 着的義 人從大 地的四 方來找 祂之後 , 
「 …… 主 的臂膀 將降落 在各國 人民的 身上- 

「然後 主將馳 的脚 放在這 座山上 , 而山 
將裂 作兩半 , 大地必 將顫抖 , 並搖 來擺去 
, 諸 天地也 要震撼 。 

「主將 發出祂 的聲音 , 地 面上毎 個角落 
都 將聽到 ; 大地上 的各國 將悲悼 , 嘲笑的 
人 們將察 覺他們 的愚蠢 。 

「災難 要掩蓋 嘲笑者 , 輕 慢者要 被燒燬 
; 那些 俟機作 惡的人 們要被 砍倒丢 人火中 
。 」 ( 敎約 45  :  47—50  ) 

「撒 但將 被綑綁 , 因此他 在人之 兒女心 
中將沒 有地位 。 


「當 我在 的榮 耀中 來臨 的郴大 •  所 
講的 卜個 童女的 比喻將 要龎驗 。 

些明智 而接受 眞理的 , 承受 神聖之 
W 作 他們的 指導的 ' i£fl 沒 騙的人 
們 —— 我 實在對 你們說 , 他 們將不 致被砍 
倒丢人 火中, 却 將耐得 住那日 子。」 (敎 

約 45  :  55  —57  ) 

「那些 明智而 接受眞 ffl 的」 ' 就 是聽到 
福音 後便接 受的人 。 「承受 祌聖之 靈作他 
們的 指導的 ' 並且沒 有受騙 的人們 J  ' 就 
是那些 不僅蒙 受恩賜 , 且 從此遵 行的人 , 
他們將 有聖靈 爲引導 , 使他 們不致 受到欺 
騙 。 這些人 ' 當祂 來臨時 , 不論是 復活升 
起 , 或 仍留存 在人世 , 都將 「耐得 住基督 
再次 來臨的 〔大〕 日 子。」 

「大 地將被 賜給他 們作繼 承產業 ; 他們 
將繁 殖衆多 並且變 得强盛 , 他們的 兒女將 

無罪 長大而 獲救恩 。 

rs 爲主 將在他 們中間 , * 的榮 耀降在 
他們 的身上 , 祂將作 他們的 k 和他 們的制 

法 者。」 ( 敎約 45  :  58-59  ) 

耶穌的 這項重 大預言 , 掲 示了我 們目前 
處境 之原由 , 也使馬 力克博 士十分 關懷我 
們 的文明 的未來 。 亦 證明耶 ft: 基督 的福音 

, 確就 是在我 們這黑 暗的動 亂世界 中發出 
的那 一道光 。 藉着 先知約 瑟復興 的福音 , 
就 是那位 博士所 呼籲的 「偉 大宏壯 的遠景 
」 。它 的聲音 就是在 「呼喚 赴義英 雄們負 
起 使命的 呼聲」 。它 就是 「一 項眞 正宇宙 
性 信息的 挑戰」 ^就 是那位 好心的 博士所 
說今 日 世界的 需要的 。 也證 明他的 結論正 
確 , 即 「當前 的情形 表示出 整個最 後審判 
的情景 : 每 件事都 拿來權 衡一下 —— 個人 
的生活 , 個人 的價値 , 個人 的文化 , 個人 
所 屬之整 個文明 的生機 。 」 也證明 一件事 
實, 即使我 們這時 代不僅 「非 常像 末日」 

, 而 實際就 是末日 , 神眞 正是在 「那 兒照 
顧祂 自己的 子民」 。 


•  200* 


我 願對剛 才所引 述的經 i: 的眞寅 性作見 

證 , ? $ 知 jfi 說這話 的就是 祌的兒 , 人地 
ft 其上居 民的釗 造主與 救睫主 ' 所 以祂知 
道 , 祂從開 3fl 就知道 所有一 切的' K  。 祂所 
說的就 恆眞 PI! 。 

我見 證豐滿 的永遠 福昏已 在地上 , '預言 


中的光 L1 照! I', 。 預 3 屮 來臨的 許 多徴 
兆 已應験 。 有的 J9i 在 Ll!liiW  。 其餘 的也近 
在眼前 。 

« 見 證祌不 是死的 。 祂 WiK 在^ 舵 。 祂 
的力 S —— 祂的聖 職 —— L2 在地上 ; 祂的 
計 劃已正 在進行 :祂的 「永 fi 目 的必向 All 


推進 ' 直到所 s 祂的 應許 都實 现 r  。 」 ( 

摩 I"! 書 8  :  22  ) 

«作6*« 的特别 見!! 人 ' (乍此 W ^見 
m.  • 乃奉 «  1.: 耶穌 «饩 的名 。 阿們 。 


•  201  • 


決 定 

敎會 ip 兄 福敎長 
斯密愛 德長老 


我 們大 家回想 到 lit 界 未 創造之 前 


的時候 ° 那時 ' 天上 擧行盛 大會議 ' 你我 
及大家 都在場 聽天父 說及今 生的目 的和機 
會。 

「在 他們當 中站立 著一位 像神者 ' ^與 
他 同在的 那些說 : 我們' 要下去 ' 因 爲那裡 
有空間 ' 並 且我們 要用這 些物質 ' 我們要 
造 一個這 些靈可 以居住 在其上 的大地 :. 

「並且 我們將 藉此證 驗他們 , * 他們是 
否 將做主 , 他 們的神 , 將吩 咐他們 的一切 
事 : 

「那些 保有他 們的第 一地位 的;: 被加上 
去 ; 那些沒 有保有 他們的 第一地 (i 的將不 
能擁有 與那些 保有第 一地位 的在同 一國度 
的榮耀 ; 那些 保有他 們的第 二地位 的將永 
永遠 遠擁有 加在他 們頭上 的榮耀 。 

「於 是主問 it  :  « 派遺 誰去呢 ? 於是一 
個像人 之子的 回答說 : 在 這裡? 派遣 ft 
。 而 另一個 回答說 : 在這裡 ' 派逍: K  。 
而主說 : 派遣 第二個 。 

「於& 第二個 便發怒 , teft 沒^ 保 fi 他 

的第一 /地位 ; 並 H. 在那日 0 很多 跟隨他 
者。」 ( 亞 to 拉罕書 3  :  24  -28  ) 

我們 兄 之一 的路^ 弗 , 他& 早晨之 r 
' 他提 出的, H" 書必; •Ultk 很動人 。 it 。了羅 

像到 他在, m  :  r»a '  ft 必給你 fn —個 


新計畫 —— 舊的 已經過 時了 ; 你們 不必多 
此一試 。 ^ 保證你 們都可 以回來 , 一個也 

不 會失落 。 」 他 是個優 秀的心 學家 , 打 

動我們 對安全 的想望 。 他的計 jy 如 此動人 
' 以致 天上有 三分之 -跟隨 他.。 

他們放 榘他們 的自由 選擇權 。 他 們沒有 
認淸 楚這個 決定的 t 足後果 。 他們 喪失作 
選擇 的權利 —— 自己作 自己的 決定的 權利。 

天上發 生戰爭 , 路两 弗和 他的跟 隨者被 

趕下來 。 他 們被放 K 地上 來考 驗我們 , 他 
們的 工作得 很好。 

在自 由選擇 權之下 , 就 是必須 作决定 , 

同 ^必須 有對立 的勢力 。 不克服 對立. 的勢 
力 ' 就不 會有成 ii  、 行動 、 成就 或進步 。 

路 K 弗和跟 隨者提 供了這 種對立 的勢力 
• 使 « 們在 今'」 可以行 使自由 選擇權 。 

這麼 ' 作 決定的 權利就 在我們 , 這是我 
們在 lit 上最 人資^ 之一 。 主 沒有打 算取走 
jfe 們. 的 s 個權利 , 也將不 如此作 , 更不會 
如此作 。 祂 使用它 • 並 u. — 直吿誠 
?jj 們 敎導我 «"j 怎様 使用 ■ 耍 m 着我 們自己 
的好^ 與進一 歩的成 u  , 甚^ ® 得永生 ' 
如果神 沒有給 我們抗 ^ 或克 服路內 弗的力 

量 ' 却將路 |'4 弗牧在 iJ 兒 , 以他的 全部力 

! rc* 考 験試探 我們 ^  • 我就 要說砷 是非常 

十公' 1': 。 


記住 ' 路 re 弗 不是自 作選蘀 而來此 。 他 
是在 天上 的戰爭 中失敗 • ^安 匱來 這兒做 
一 件工作 。目 前' 他的 r. 作做 得很好 。 

神是 公正的 ' 所以 ' 路 西弗只 可以. 在地 
上 做容許 他做的 W 情 。 

記 得約伯 S'3 故事嗎 ?在約 伯所經 歷的化 
一項 試煉中 ' 路西 弗要求 去試驗 約^。 -他: 
瘦得 允許^ 次 行一歩 ' 到何 處 爲止 》. 約^ 
在 一次考 驗中失 去全部 W 產 ' 另一 次中失 

去親人 ' 再一 次中失 去健康 。然後 '主予 
撒但 全權控 制約伯 • 但不 得摧毀 他的蹇 。 

毎次一 * 中 , 約 伯獲得 力量抗 拒一切 。 
最後 ' 約 f''; 道出 他的不 朽見證 ' 是 我們今 
天 曾聽到 提及的 : 

「我 知道我 的救讀 i 活 着.' 末了 必站立 
在 地上。 

「我這 皮肉滅 絕本後 ' 我必 ^ 肉體 之外 

得 見神。  、- 

「我 自己 要見他 ' 親眼要 &他 ' 並不像 
外人。 我的 心腸在 ft 裏面 消滅 了。」 (約 

伯言已 19  :  25—27  ) 

如果我 們要 達到某 種程度 的完全 ' • 我們 
也必 須做到 這一步 ' 就 是如主 所願的 ' 
可以 放鬆撒 但在我 們身上 ' 以他的 全部力 
量控制 ft 們 ' 但不得 摧毁我 們的靈 ° 如果 


•  202  • 


ft 們 能在這 種情形 之下堅 立不移 , 那麼 . 
我 們就將 渙得某 種程度 的完全 ' 甚至 髙陞。 

約伯 曾這樣 ' 我們也 將如此 ,'只 要我們 
接受主 的幫助 ' 主將 不容許 撇但以 超出我 
們抗拒 能力之 外的力 Jt 來試驗 們 。 

•iff 兒有 g 助我 們作正 確決' 丄' 的關鍵 。 考 
得 ni 奥 利佛試 圖翻譯 紀錄片 ii.'f  ; 主 吿訴他 

「着 -啊 ' 你還 不了解 ; 你 以爲不 用思考 
• 只要向 我祈求 ' ft 就會 把這恩 賜給你 。 

「但是 ' 肴啊 ' ? i 對你說 ' 你必 須先在 
你 心中加 以研究 ; 然 後求問 我那是 否對的 
•' 假如那 是對的 ' -我 就使你 在心胸 中燃燒 
; 所以 ' 你將必 覺得那 是對的 。 

「但是 ' 如 果那是 不對的 ' 你就 沒有這 
樣 的感覺 ' 但是 你將思 想恍惚 ' 因 而使你 
把錯 誤的事 情忘掉 ; 所以除 去由我 所賜給 
你 的以外 ' 你不可 書寫祌 聖的' jf  。 」 (敎 

約 9  : 7—9 ) 
主說 :•  「你 們祈求 ' 就 給你們 。 尋找 , 


就尋昆 。 叩 (V'  • 就給你 們開門 。 1  (太 

7  :  7  •  mi  ■■  9  ) 

這 足 你 的決定 ' W  — 個人必 flU 己的選 
選擇 ' 沒^ 人可 以代锊 別人過 'i: 活。 

你 若祈求 t 的幫助 • 祂將 給你力 ft 和能 
力 克服路 W 弗 ' 能忍 S 他的 誘惑 ' ^樣 ' 

你的力 s 得增强 ' 而^ 判^ 完'全 。 « 們必 
須在 祈禱中 s 求丄的 w 助 。 

對於那 ^想 58 自應 付的人 ' ft 沒 有作任 
何許諾 ° 當 你以爲 S 藉自 己的力 ^  •  4: 用 
主的 W 助 ' 可 以獨自 應付惡 ffiii.y  • 
開 始這場 戰鬥便 已失敗 。 

我聽 見過無 數叙述 ' 關於 人們不 求主的 
幫助 ' 但想改 變 他們的 g 慣 ' 遵守 智慧語 
• 或付什 一奉獻 ' 然而 却沒^ 辦到 ; 可是 

他們一 旦祈求 主的幫 助時 ' ^ 情就? s 成很 
容易 ' 同時 也痠得 f 福 if 的見 is  。 

主 已給我 們許多 ft* 法 和誠命 , 叫我 們遵 
守 。 我們 必須 有祂的 幫助而 遵守這 些誠命 
。這 些誡命 和律法 ' 大多數 是用來 考驗我 


們 自己作 决定 的能力 , ff«(H^ 否 能接受 
^常所 謂之天 國酋要 fit 法 ' 即服從 。 

«r 你决 心去雄 E 要 你做的 ♦  • 因爲 祂要 
你 ^麼做 , w 麼 , 就尋 求祂的 «助 , 這麼 

一來 • 遵' 守誠 命和 fl! 法 就變成 容易了  。 

你的 決定 ! 
「要知 ifip —慯人 有自山 • 
選揮 他的' 命 與人生 。 
因 爲永恆 已言明 ' 
祌 不强迫 任何人 回天國 。 
祂只呼 iSM 導 • 
並 予以智 懇愛心 和光明 , 
還 有數不 盡的善 和好返 , 
但 永不逼 迫任何 人。」 
( 「其文 4 詩」 第 九十首 ) 

勵人 • 家要認 識我 們的 大资 產自由 
選 擇權的 $ 要性 , 並 旦學習 如何聰 明地運 
用它 , 就是從 祈» 中求 取主的 W 助而 作決 
定。 

«祈 求主祝 福所有 遵行祂 的旨. &的人 
奉 耶稣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203  • 


「我知 道我的 救贖主 
是活 著的」 

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親 愛的弟 兄姊妹 們 ; 歡迎 你們再 
次 參與耶 穌基督 末 ^ 聖徒敎 會的又 一次敎 
友人會 。 « 仃幸能 M 次站 在各位 ffi 前 , 爲 

和爲^ 項偉 人的 末 lit  If 工的祌 聖性作 

見證。 

我們末 lit 聖徒 , 是 蒙祌喜 悅和祝 福的人 
。 我們 有幸 能成爲 「作 祭司 的國度 ' 爲聖 

潔 的國民 。 」 ( 出1^ 及記 19  :  6  ) 主曰揀 
選我們 ■ 蒇^* 揀瑪我 們的古 ft 祖先 ' 「 
從地 上的萬 R 中揀 選你 , 特 作自己 子民 
。 」 '、 已 7  :  6  ) 

我們的 地位是 堅强的 , 因 爲它是 建立於 
永恆眞 J1 之上 。 我們 不用畏 懼敵方 的猛烈 
突進 , 也不 用爲世 界情況 而煩腦 , 只要我 
們 是行走 在光中 , 就 是慈悲 的父於 此最後 
福音期 所傾注 於我們 的光中 。 

主在 祂的無 K 智慧中 , &爲 應驗祂 與古 
代先 知們所 立的約 和應許 , 祂已在 此末曰 
復興 了祂豐 滿的永 恆福音 。 這福音 就是救 
恩計畫 , 是 在大地 未立根 基之前 , 便已在 
永恆 肚 界的會 議中所 訂立的 "而^ 在我 們這 
時代 , 爲着父 在全地 各處的 兒女的 祝福與 
救恩 , 再 次啓示 給我們 。 

根據 這項偉 大的永 恆計畫 , 救恩 就在於 
基督 , 是祂流 出寶血 而帶來 無窮的 永恆的 
救睛 。 祂是神 的兒子 , 祂來到 ttt 間 , 救贖 
人 類-脫 離 所 謂 'Ml 落而導 致的屬 HtfH 屬靈的 
死亡 。 


藉养祂 的仁慈 和恩典 , 全 人頫都 將能夠 

從 ifi 墓中起 *  , 按照 在肉身 中的行 

判 。 那^ 相信祂 而 又遵守 祂的誡 命的人 - 
將在祂 的父 的國) si: 中承 5 永' I:.  。  id 項光榮 
祝福 之由來 , 是 出於祂 的贖罪 « 牲 , 是給 
那些 愛祂 又全 力事奉 祂的人 - 

現在 , 我要 向你們 作見證 , 人類 爲獲得 
救恩而 必須遵 守的這 些律法 且包含 着耶穌 
基督 的福音 , 已在此 末世啓 示給衆 先知與 
使徒 , 並正在 * 再次建 立於地 上的祂 的敎 
會 中執行 。 

人若想 得救則 必須遵 從這些 偉大' 的永恆 
眞?! , 並不只 是爲我 們的好 處而啓 示給我 
們 , 也是 給各國 各族各 民的所 有人類 。 

大約在 公元前 六百年 , 偉 大的先 知尼腓 
對他的 人民說 : 「 …… 全世 界祇有 一位神 
和一 位牧羊 人。」 

「時 候到來 , 他必 親向所 有國族 顯現… 

•■■」 ( 尼 腓一書 13  :  41-42  ) 

經文中 應允之 日子巳 露曙光 , 這 就是指 
定的向 全世界 萬民傳 播福音 及在各 國族中 
建 立主的 國度的 日 子 。 在各 國中的 正直義 
人 ' 將 對眞理 起反應 , 將 加人祂 的敎會 , 
將 成爲領 導他們 自己人 民的光 。 

最近 在英國 曼徹斯 特擧行 ft^C 友 大會中 
, 我們 着到英 國人的 領袖才 幹及能 力的表 
現 。 敎 會在大 不列顚 已進人 一個 新紀元 , 


即 英國聖 陡們 已準備 好且能 夠在他 們自己 
國家中 傳播福 if  。 

在英 國如此 , 將 來在其 他國家 也如此 。 

福 昏是給 全人類 , 主盼望 那些已 接'" 2 福昏 
的 , 能夠 遵行眞 ffl  , 並將之 轉獻給 他們本 
國人民 。 

所以 , 现 在 , 我們 本着愛 的精神 與弟兄 
情誼 , 邀 請各地 全人類 , 聽取 在此 II.'/ 代藉 
着 先知斯 密約瑟 S: 其 [SJ 儕而 啓示的 永生的 

aa  0 口 

我 們誠懇 的邀請 父的其 他子女 「歸 向基 
督 , 靠著他 而成爲 完善」 * 並且摒 栗一切 

「不潔 和邪惡 。 」 ( 摩 羅乃書 10  :  32  ) 

我們邀 請你們 相信基 督和祂 的福音 , 加 
入祂 的敎會 , 成爲祂 的衆聖 徒之一 。 

我 們已嘗 過福音 之果實 , 知道它 們是美 
好的 , 因此希 望全人 類都得 到主正 傾注於 
我 們的同 樣祝福 和靈性 。 

我們在 敎會中 的責任 , 是在 靈性與 眞輝. 
中 崇拜神 ; 這一點 ' 我們正 以全心 全力全 

意去做 。 耶穌說 , 「當 拜主 你的神 , 單要 
事奉祂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4  :  10  ) 

我 們相信 , 敬拜是 更甚於 祈禱或 講道或 
執 行福音 的事工 。 敬 拜的至 上行動 , 就是 
遵 守誡命 ' 跟隨 神之子 的脚歩 ' 只 做那些 
能 使祂喜 悅的事 。 只在 口頭上 事奉主 ' 與 


•  2D4  • 


跟隨 祂爲我 們所 立的榜 樣而敬 W 榮 耀祂的 

旨. ' 是完全 不同的 。 

們的救 r: 耶 穌基督 , 足至善 的典範 。 
我們 的责任 , 就& 要按照 祂的' |:. 活 榜樣過 
'I:. 活 , 只做祂 要我們 去做的 $  。 她 向她的 
+ 尼腓 門陡問 , 「( 尔 ri 應當 a 怎樣 的人呢 ? 
j 然後祂 回^, ,  「我 實在對 你們說 , 應 

當和« —樣 。 」 ( )ti 排三書 27  :  27  ) 

«,','5 興能有 此榮幸 , 跟隨' 池的 脚歩行 。 
我感激 « 所匕巡 的永' 之語 , h']N.'f« 也很 
A 興 的對全 111: 界說 ' 只要 « 保持忠 信&持 
守到 K  , 我 就有希 望於那 未來的 IU: 界中罘 
享 永生。 

我終 生學習 研究福 音的所 有原則 ' 竭力 


j@ 守 :!!的^ (法 。 結果 ' 我心 中就有 ^祂的 

至愛 ' * 地的 _1: 作 ' 愛所有 在 地上推 
^祂 的目 的的人 。 

tt 知 迫 祂&活 If 的 • 祂在 管治諸 天及地 
以 卜' 之^  。  知迫 祂的目 的將推 * 邐及全 
地 。 她是 我們的 和我 們的神 。 就 如祂自 
S 對 斯密約 S 說 ' 「  1- :Ji 祌 •  ifri  H. 除祂以 
外 沒有枚 k  。 

「吔的 tl'S 偉人 , 祂的 i£i 路奇妙 , 他的 
■]',  I: 的 範園沒 有人知 W  。  J   ( 敎約 76  :  1 

—2  ) 

我與古 代約伯 感 ' 囚 S 他所 知的與 

我所 知的是 來自问 一來源 • 因此 tt.® 說他 
所曾 說過的 ' rfttuistt 的救喷 v. 活着 ' 


末 了必站 立在地 上。」 而且 「我必 在肉體 

之外 得見神 ; 自己 要見祂 • 親眼要 /Wte 

。  」 ( 約伯 IE19  :  25—27  ) 

我對 你們說 出約伯 的同樣 的見理 ' 我也 
«: 和他表 示冋樣 的惑激 • 呼 狨出他 心中的 
憂谌與^^ '  「 …… «^ 的 £ 耶和華 '收 
取 的也& 耶和華 ' 耶和苹 的名 & 應當 稱頌 

的。」 ( 約伯 IE1  :  21  ) 

我祈 求 但願 « (|"| 都 祌荦的 «的 力量的 

Sfi 導 • 丽 * 正直 的行走 在主的 面 前 • 眩 且 
得 在爲服 從的 人 所準擗 的 W  Mi    住 ^中承 

S 永生 。 

這 足« 的祈禱 ' 奉 主耶穌 基督之 名所求 

, 阿們 ° 


•  205  • 


聖職 的祝福 

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75^1 愛 的聖職 弟兄們 ; 我很感 激能與 

你們一 同出席 本次聖 職大會 。 我想 講一講 
, 如何 利用聖 職以祝 福人類 。 

聖職 執行福 音的一 切事情 。 聖職 是來自 
主的 代表權 。 主賜它 予我們 ' 使我 們能做 
一切必 要的事 , 以拯 救和高 陞我們 自己與 
同胞們 ' 進 人天國 的高級 國度裏 。 

主予 先知斯 密約瑟 的早期 啓示中 , 說 : 
「假 如你好 自爲之 , 是的 , 忠信堅 持到底 
, 你必 將在神 的國度 中得救 , 那是 神的所 

有 恩賜中 最大的 ; 因 爲沒有 比救恩 更大的 

恩賜 。 」 ( 敎約 6  :  13  ) 

救 恩是人 所能獲 得的最 大祝福 , 是來自 
服 從福音 的律法 ; 而 福音是 由聖職 權力所 
執行' , 所以 , 聖 職之授 予我們 , 是 爲祝福 
我 們自己 ' 及天 父的其 他兒女 。 

福音 之傳播 , 是藉 着聖職 的權力 與力量 
。 人還 能獲得 甚麼比 接受福 音更大 的祝福 

也是藉 着聖職 的權力 , 人 接受赦 罪的洗 
禮 , 獲 得聖靈 聖化他 們生活 的力量 。 

ft 們與 神立約 而接受 麥基洗 德聖職 , 並 


應允必 發揚光 大我們 的召喚 ' 遵奉 「神口 
中所 出的每 一句話 。 」 ( 馬 太福音 4  :  4  ) 
主 應許我 們.' 只要我 們做到 這些事 ' 必將 
獲得 在高級 榮耀世 界中至 尋高層 的高陞 。 

爲 今世及 永恆的 婚姻是 一種. 「聖職 序位」 
。 只要 雙方忠 於他們 的職守 和資任 • 必獲 
得應許 之國度 和寶座 。 

凡持 有神聖 聖職的 弟兄們 , 都蒙 受權祝 
福醫治 有信心 的病人 ' 只要他 們不是 「命 
定 死亡」 的話 ' 就可 使忠實 的聖徒 們恢復 
健康 與活力 。 

敎龠 其他各 方面' 的 服務也 都如此 。 藉着 

代表主 的那些 持有神 聖聖職 之人之 執行事 
工 , 主的祝 福及於 聖徒們 。 事實上 , 他們 
就 是祂的 僕人和 代理人 , 他們願 S 事奉祂 
, 並 遵守祂 的誡命 。 

我對所 有聖職 弟兄們 的呼籲 , 就 是請求 
他 們使用 所獲得 的權力 , 首 先祝福 他們自 
己 , 然後及 於他們 的同胞 —— 行動 永遠荬 
與敎 會已建 立的秩 序和諧 一致的 。 

那些能 夠而又 配稱的 , 應 該響應 往國內 
或 國外傳 播福音 的召喚 。 丈 夫應該 祝福妻 


子兒女 。 我們 大家都 應該爭 取有資 格獲得 
主 的殿中 的祝福 , 就 是賦予 我們的 聖職祝 

福 ° 

我 親愛的 弟兄們 , 持有 聖職這 一件事 , 
不是 微小而 輕易的 。 我們所 涉及的 , 是主 
'的 力量 和權力 。今日 諸天之 門已開 , 主已 
將祂的 力量和 權力授 予我們 , 以使 我們能 
再 獲得祂 的每一 項祝福 , 即 人類最 初被置 
諸地上 時所有 的祝福 。 

弟兄們 , 但願大 家都認 識自己 的責任 ; 
珍視 所持有 之聖職 ; 發揚光 大我們 的召喚 
; 利 用聖職 祝福我 們自己 , 及世界 各地所 
有聽從 救恩信 息的人 。 

此 @  , 我 希望祝 福所有 凡持有 聖職的 ' 
已 按立的 , 持有職 位的及 忠於聖 職的人 。 

我們 不僅有 責任爲 自己的 好處接 受聖職 
, 也要 爲散居 地面四 處而願 意 悔改 接受福 
音的人 , 祝 福他們 , 並且把 救恩的 信息帶 
到世 界各地 , 這就 是我們 的責任 。 

我的好 弟兄們 , 我 藉此表 示對你 們的感 
謝 , 並願. S 與你們 一同盡 力而爲 ' 把救恩 

帶給世 界上的 每一個 願意悔 改的人 ' 奉主 
耶穌基 督之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206  • 


發揚團 結一致 的精神 

總 會會長 

斯密 斐亭約 瑟會長 


我  親愛 的弟兄 姊妹們 ' 我們 現在又 
到 了一次 總會敎 友大會 結束的 時刻了 ' 
的心爲 主的霞 豐豐滿 滿地與 我們同 在而感 
» 不已 。 

我們被 餵以生 命之接 。 我 們事奉 主和遵 
守 祂誡命 的願望 已增强 。 們大家 在這美 
好的 「環 境」 之下 ' 聚 集一堂 ' 實 在太美 
好。 

請容我 在你們 面前, 對於 站在我 身邊的 
這兩位 敎會總 會會長 團的副 會長們 的忠誠 
奉獻 的服務 , 表 示衷心 的感佩 。 

李海 樂會長 是位靈 性巨人 ' 有以 諾那般 
巨大 的信心 。 他有啓 示之靈 ' 發揚 光大他 
作爲一 位先知 、 先見與 啓示者 的召喚 。 

譚以 東會長 也是位 高貴偉 大人物 ' 他是 
在永 恆中就 已經被 安排好 ' 來執 行他^ 在 
主的 敎會中 所作的 B 大 工 。 他公 正廉直 
和富 於幹才 。 

敎 螽的總 會會長 團結成 一體的 ' 我們求 


ft 們將 永遠& 一體的 •, 甚 至像耶 穌所說 , 
祂與父 及聖被 是一體 的., ^團結 一致的 fli 
象 , 應存在 W —個支 聯會會 ^團 , W —個 

主敎團 , 和& 一個聖 W 定 額組會 長團中 。 

也 感激甘 賓塞會 長與十 二使徒 議會同 

人的忠 心服務 , &所有 總會; Si 袖們 的努力 
。 我要你 們知道 , 我 愛我的 弟兄們 。 

我衷心 « 得 要祝福 敎會中 的忠信 敎友們 
。 只要 他們繳 緝走在 Ri>ll 與美 德的迫 路上 
, 他們必 得到他 們内心 中正義 的願望 , 必 
將在適 當的時 間在 父的國 中毯得 永恆的 
酬償 。 

-終' j:. 致 力於遵 守誡命 , 做主所 喜悅的 
一切 If 情 ' 是以 我要見 證.' 祂對我 的恩惠 
8: 祂對所 有立約 遵守祂 誠命的 兒女的 恩惠。 

^在 ' ft 在這垂 暮之年 • 站在你 們面前 
' 心中想 到不遠 的一曰 ' 我將蒙 去報吿 
我在世 上的管 家職務 。 因此 對於這 件偉大 
亊 工的眞 實性與 神聖性 ' 要 再次作 我的 


見證。 

«知3^,|4^活6的 • '池 差逍 祂的愛 f 來 
Ui: 間救娥 們的^  。 

« 知迫 父與 斯密 約瑟顯 引 

進這 最後的 福&期 。 

知迫 ; 斯密約 瑟是一 位先知 ' 當時是 
' 说 在也足 ; 而且 ' 這是主 的敎會 ' 主的 
福 將^^ 進 K  , 直 到對主 的知識 遍佈大 
地 • 如 M 水充 滿海洋 。 

«確 實知逍 ' 我們都 敬愛主 。 我 知道祂 
是 活着的 。我期 待那一 日來臨 ' « 得見主 
ifn  ' 聽見祂 的《音 對我說 ' 「你們 這蒙我 
父 賜福的 ' 可 來承受 邯釗世 以來爲 你們所 

豫 備的國 。 」 ( 馬太福 1^25  :  34  ) 

但願 這是我 們大家 都將享 到的極 大快樂 
。 奉耶穌 基督的 名祈求 , 阿們 。 


•  207  • 


我們 的責任 


拯 救世界 


十二使 徒議會 

司道 達長老 


年四 月總會 敎友大 會之後 , 一位 

誠懇 、 忠 S  、 關拔的 督陡 朋友寫 信給我 

: r 願神 祝福你 們和你 們的美 好事工 。 旣 
然我們 未能使 撒但離 開我們 的敎會 , 我祈 
求神 能使撒 但遠離 你們的 敎會。 」 

不幸的 , 我 們也未 能完全 摒棄撒 但於我 
們的 一 或更^ 當的說 , 主的 一 敎會之 
外 。 我 們所有 的人並 沒有都 以正義 的生活 
來保 巡自己 , 抗 扪: 撒但及 其徒衆 的勢力 。 

我誠懇 的見 W  , 耶穌 基:督 末世聖 徒敎會 

是人 生中一 切高尙 、 屬靈 、 値得做 及美好 
事物的 敁 後堡壘 , 這 是要由 我們身 爲敎友 
的', 以行爲 榜樣與 美好事 工來證 明這' 話屬 
實 ° 

主已 3 吿 祂的子 , 末世時 • 撒 但在他 
的 頟域將 沲展他 的權能 。 ( 參 閱敎約 1 : 

35  ) 這種 情形今 日 就有 , 可以從 日 益增加 


的謀殺 、 違法和 背棄道 fe: 等事 件來, 澄明 。 
過 去的一 切神聖 tt: 準 , 已在 神不可 知論者 
、 無 神論者 、 顚澄 份子& 急進份 子等集 
的 邪惡之 壓力下 , 被!^ 得粉碎 。 居饮 叵測 
的人. | 不顧毀 滅道德 、 倫理 及生活 的靈性 
價値 • 而以 販賣迷 幻藥物 、 烟酒 、 色情刊 
物、 娼妓、 不誠 實手段 等致富 。 

能 捆綁撒 但的唯 一方法 , 就是人 民不理 
會他的 ^惑 • 不^ 他引^ 你 作壞事 , 而正 
直的 ffi 重的行 走在主 的面前 。 ( 參 閱提摩 
太前書 6  :  5-7  ) 

撒但 和他的 跟隨者 , 一直在 化視 我們的 
靈性 護甲的 軟弱黠 ' 一旦他 找到時 ' 便把 
所有 力量和 策略針 對着它 , 滲入我 們的^ 
而毀 滅我們 。 

人若繼 續不斷 的圯罪 , 有 愈來愈 厲害的 
趨勢時 , 世 界將惡 貫滿盈 , 神的審 判將大 


量傾 注於世 界的罪 人身上 。 我們求 高天保 
巡的唯 一希望 ' 便是 在毎一 處人們 的心中 
' 建 立正義 和謙遜 。 主 已應許 ' 祂 的力量 
將 臨於祂 的 聖徒們 ' '池 將親 自在他 們中間 
治理 。 要過 着聖徒 的生活 ' 確實要 有勇氣 
與 目 t?;  。• 

敎友們 有神的 話語& 對福音 的認識 , 就 
不應 該會聽 從邪惡 的引诱 。 我們瘦 得正確 
的敎導 , 然而 我們却 沒有完 全奉行 。 我們 
之 中有多 少人、 因爲不 遵守神 的誡命 ' 而 
把 邪惡帶 入我們 的生活 、 家庭 、 神的殿 , 
及聖 餐或敎 會其他 聚會中 ? 我們 有經文 , 
且有 神活着 的代言 人在我 們中間 , 領導着 
我們 , 指引 我們終 生的一 切活動 。 主期望 
我們與 普通世 &不同 , 我們 對於祂 , 應該 
是一 羣特 别的人 ; 不過 , 這 有待我 們以行 
爲 和遵從 誡命來 |§ 明我們 自己與 衆不同 。 

不久前 , 英 國的一 位童子 軍領袖 , 非敎 


•208  • 


友 ' 造^ 鹽湖城 , 會晤敎 會的一 羣童軍 。 
他,; ru 午敎 會充份 利用童 子軍, n-A'ttiWi 男& 
們 。 他在 fe' 講時 ■ 說 : 「 …… 我相 信道個 
敎會將 m 救世界 …… 這不是 一句普 普通通 
的話 …… 但却是 眞實的 。 我希^ 你 們時常 
記得 你們的 八 任。 j 

事後 , 我寫 信給這 位朋友 , ^求 許可引 
述他的 這句話 '他 回 信 中說: 「我 樂於吿 
拆你 ' 來信中 所指的 那句話 • 我至 今未改 
變 ^法 。 事賁上 • 我 將覺得 非常 is 傲 , 願 
意,攻 你 隨時在 適當情 形之下 引述我 這句話 
, 你 和你的 朋友們 , 是在從 事了不 起的事 
工 ' 繼綾 努力吧 。 j 

這 位朋友 多麼敬 重這個 敎會和 敎友們 ! 

我相信 , 只 要敎友 們能過 着如神 的聖徒 
們 應該過 的生活 , 耶 穌基督 末世聖 徒敎會 
就 能夠拯 救世界 。 毎 逢我們 違反福 音生活 
的 原則時 , 一定 有人注 意我們 • 因 此對我 

們&敎 會的靈 性價値 作不好 的批, it: 。 我們 
的忠實 , 使我們 所敎導 的敎義 有意義 。 救 
主 曾强調 這一黠 說, 「你們 的光也 當這樣 
照 在人前 , 叫他們 看見你 們的好 行爲 , 便 
將榮耀 歸給你 們在天 上之父 。 」 ( 馬太福 

音 5  :  16  ) 

拯救 世界是 一項非 常重大 的責任 。 這責 
任不僅 在敎會 的領袖 們身上 ' 也在 全體敎 
友身上 。 基 督的眞 正福音 ' 是世界 的希望 
, 也是 唯一能 聯合各 國各族 而打破 隔開今 
日人類 的障碍 的計畫 歴史巳 經證明 ' 人不 
能捨棄 神或其 子我們 的救主 , 而能 居於和 
平安全 ' 任何 人不能 違反神 的誠命 ' 而又 
與神和 諧一致 。今 日' 世界 許多地 方公開 
攻 擊已建 立的社 會秩序 • 反 對遵從 神的和 
社會 的律法 。 

身 爲敎會 的敎友 ' 我們能 做甚麼 而拯救 
世界呢 ?首先 ' 我們 必須遵 守誠命 。 我們 
必 須對自 己對别 人誠實 。 我 們應該 謹守道 
德上 淸白而 不是過 雙重道 標準 的生活 ° 


我們 不應 m 有 « £ 人 格 —— •  m & g 期 日 
的 ' 一權是 ft 他六 天的。 

© 近洗禮 蹄信的 -個人 ' &他 信中, , 
他發現 降門 敎是 「一 袖^ 新甜蜜 —《了 愛的空 
氣 」 。 然! 後他 乂列^ 八 項理由 , ,5i 明他爲 
M 離 前的敎 台而加 人耶穌 ^6  ^世蚤! 

s 敎會 。 我 願引錄 於下 , ffi 略加, if,n; 。 

1.  健全 的家庭 生活。 家^ 比 ^朋 友、 
學校 或大學 、 亊業 ^社會 生活、 更 有助於 

決定涸 人的態 ffi 和 li 的 。 家 lij 是 寿 年的 ivf 
要^ 練場所 。 理想 的木世 ^U: 家) ^中 ' 你 
將找到 以信心 、 和平 、 互爲 友伴& 快樂而 
維持 的崇高 ffi 準 。 

2.  自賴與 盡^。 所有敎 友們, 從出生 

至老死 • 都 受敎導 S 賴與盡 /£  。 爭 取永生 
是個人 的责任 。 

3.  ^行 與身^ 的 I'i  W  , 使 «i 保 羅吿誡 
加拉太 聖徒們 , 「情憨 的事 ' 都是 顯而易 
見的 。 就如姦 ^  、 汚穢 、 邪蕩 …… ffi 殺 ' 
醉酒 …… 聖 1!1 所結 的果子 , 就 是仁浚 - 喜 
樂、 和平、 忍耐 ' 恩慈 、良善 ' «K  。 」 
( 加拉 太書 5  :  19  '  21-22  ) 

麥基 奥大衝 會長時 常敎導 , 若要有 ^行 
自律, 就 必須先 有自主 、 A  Hi 和自我 ^制。 

斯密 約 s 會長 說' 「除 非人能 自主' 

否則就 不安全 。 殘忍的 ^君 從來不 若不可 
^制 的情憨 更可怕 。 」 ( 福音 & 羲 〔書藝 

社 ' 1939 年〕 英 文本第 247 頁 ) 

救主 曾瞀誡 : 「總要 儆醒禱 吿 , ft 得入 
了迷惑 。 你們, 、靈固 然願 «  , 肉 體却輭 M 
了。」 ( 馬 太福音 26  :  41  ) 

4.  兒 ^ 服從 父母。 使徒保 羅吿誡 以弗 
所 靑年們 , 「你 們作兒 夂的 , 要在主 Kite 
從父母 , 這 是理所 當然的 。 要^ 敬父母 , 
使 你得福 , 在 世長壽 。 這 是第一 條帶應 3' 午 
的誡命 。 」 ( 以 弗所書 6  :  1—8  ) 


他 也對希 伯來聖 們, iii&Mi 行 •  「他迎 

然爲 w  {■  • 邐是 的;1 v 雛, r 覼從 ° 

J  (  ftffl 来; 55  :  8  ) 

个 Wi^j 吸 fit 地上 的乂 KI  :  flUHJikX 父的 
F&-  • 也要 »t 從 Wi 的 fit 法和 « 命 。 

5.  % 力把 - W    物 (故 到 、H  S     fi  。  《 

f 是« 助聖 it 們 逮到完 1>  。 救 t: 忠 S  •  「 
所 以你們 要完^  ,  * 你 們的天 父完》 一  1* 

。 」 ( 馬太福 #5  :  48  ) 

耶穌 問門徒 這個問 is  :  •••••• 你 n 應當是 

怎 樣的人 呢? …… mbasm^M  •  r 我 
貪&對 你們, i«  ■ 應當和 我一樣 。 j  ( 請 

三害 27  :  27  ) 他 過着如 此完全 的生活 • 向 
祂的跟 隨« 挑戰, Ji  ,  「 要跟 從我 , it 做你 
們 肴到我 《i 做的 *W  。 」 ( ^腓二 《31 
: 12  ) 

6.  MU' it 視婚^ 爲神^  。 很 A 興 ite 到 

本屆美 國小姐 ^弗娜 松. 麗亞 ' ftrp^ritiA- 

W 待會上 ' 《敢的 ,3i  : 她不信 和反對 
性關係 ; 她 * 得 服用人 將萆 致用更 害 
的藥物 : i;f (眙應 當是不 合法的 。 她 : 

「我 不是個 tt": 準大學 夂生 , 但 是我的 同脔 
和大部 分靑年 ,都 與我有 同^。 」 她的 ftM 
人^ 爲 K 準 , 是美國 靑年們 的何》 好的 

旁樣 ! 

不忠貞 就是違 反婚約 ' 常導致 離^  , 
脅兒 夂的安 t 感 ' W 此使 他們^ 用粲物 , 

違 isfts 行 ' 陷 入罪惡 ' 離 敎 AAut 他一 
切活動 。 如 果所 有的夫 &們«^'.'1:^約 • 
今日 世界上 就不^ 有這 麼多煩 tsw 憂 。 

如 果父母 樹立愛 、 信任和 ,jc'(4 家^  ||  Kf: 的 
好榜樣 ' 們 1'1 然也 盼$ 他們的 ^姻^ 

神蚕; W 安全的 。 

7.  敎肯' 水 *r.'s  ■%  。我 們^« 效導' 「 
神 的榮躍 是智能 • 換 a 之即光 m 眞理 j ( 
mm  :  36 ) 主 吿誠說 : rs 然 不是所 有 
的人 都有信 •&、 , 你 們要勤 並 s 相敎 


•  209  • 


導智 ». 的言語 ; 是的, 你 們要由 K 好的 W 

本 中尋求 智慧的 s,;7i  ; 餒 並且也 fft 
着 信心尋 求學識 。 」 ( 敎約 88  :  118  ) 

' 我們也 蒙敎, Sill:  「凡 我們 在今生 所達成 

的智 能原則 ' 在復 活中必 m 我們一 同復生 
。 假如一 個人在 今生由 於他的 ^奮 和服從 
, 比 別人得 到铰多 的知, S 和^ 能 , 他在來 

世 必擁有 同樣多 的擾勢 」 ( 敎約 130  :  18 

-19  ) 

8.  「最 後但 並非最 不重要 的'. 」 這位 
新敎 友^'  「就 是普通 常,; i4。 」普 通常^ 
是不需 巧辯. S 特 别知識 的良能 ' 而 能夠作 
好的 、 實際的 、 正當 的判斷 。 人生 來就具 
有多少 普通常 識 ' 問 題就在 於要常 常運用 
' 用來思 籃事情 ' 而不是 '*」 促 的行動 ° 

這八^ 重 要理由 ' 値得我 們每一 個人記 
住 , 並實行 於個人 生活中 。 

福音只 感應人 要過有 行 與靈性 準的. 
生活 。 我們^ 棄世人 的生活 方式而 忠誠遵 
守神的 誠命時 , 並未失 去甚麼 。 在 世的配 
稱生活 使我們 死後得 入我們 天父高 級榮耀 
的住處 。 還有 甚麼比 這更光 榮滿足 的酬報 

先知李 海"' f 吿人民 , 耶路撒 冷城將 被 US 


械 , 使<?? 同 家人和 几他 數人^ 城 •  <\-. 
«{野 走了 三天後 •    宿何 邊山? ?中 ■ ( 參 

uy 尼^— 書 2  :  6 ) 郎條 河 是 流入紅 & 的 。 

途中 , 他的 兩個1 K 人 的逆子 , 引&許 多 Hit 
煩 。 李海 眷到河 水這 樣流着 , 使有 所感 的 
對長 ,  「但 願你. 能像這 條河一 樣 
, 不斷 地流進 W —  UJ 正^ 的 》W  !」 ( fti 
腓一書 2  : 9  ) 

^多 河流的 a 源 ■ 始 up 旁 現 的癀激 
。  m 水一^ 向人 海流動 , 兩旁 有許多 
支流加 入主流 。 有些 支流的 水汚穢 , 就影 
s 到這條 m 的主流 ; 可是它 的«源 本來是 

淸澈的 i 當河 流接 近海洋 ■ ^水 已經 受到 
汚染了  。 

這 個象徵 性的比 喩多麼 ft1, 似人生 ! 主匕 
啓示, 「每 一個 人的^ &太 初時都 是天眞 
的 ; 神已自 中救^ 了人頹 , 人類 乂^ 
成^ 們 在孩童 時的状 )S  ,  •& 神前是 天眞的 
。 J  ( 敎約 93  :  38  )  ifi 住 這些話 • 我們就 
能明瞭 救主所 說 •  「 你 們若不 , 變成 
小孩子 的樣式 • 斷不得 進天國 。 」 (馬太 
福音 18  :  3  ) 

當小 ^子達 到可負 ^的年 ffi 時 , 主?" f;l,- 

M ,  「然而 , 由 於人之 K k 的 不服從 , … 
…那 邪惡 者來到 , 從他們 那褢^ 走 光和眞 


P|[ 。 」 ( 敎約 93  :  39  ) 

從 這個^ 示中 , 我們 tnifl  , 人^^ lit 生 

活 閒始時 , ft 神 Si 前 W 是 天眞無 W 的 , 就 

像淸澈 末受汚 染的 M 水源 頭一樣 。 當 i'm 
的支流 入時 ' 即 我們^ 許邪. £ 的^ 流 i'J? 
入時 , 我們 的生活 也受到 。 我們應 當 
這些 邪惡' 的支流 - 门己 以對抗 
之 。 邪惡, k 遠本 ft 是 樂的 ' 相反地 ' 它 
是絕》 的 。 它破 ^人的 R 知 , ttWK 敉' W 
常 JliJfl 的人的 。  '2 父 f:J :不^ 常的 
敎導 flijilfek 的^ / 义 ' 5ii 不 7:受 邪懇 的引, 通 
' m'Jm  j" 他 Siftfli'k 生的' I:. &  。 我們應 
• 沒 有不^ 之物能 進到神 的凼前 。 
跟 Ea; 惡的 道 路, }c 不 ft 得勝 。 人^ 愈 學 
到這 敎,; III  ' 生活 將愈有 成果和 酬«  。 

我 liW 的祈 M  , 願 人家都 ^WfS 定 , 毫 
不 iHf, 的遒' .V 主的 誡命 ' 而阻 «T (撒 但於敎 
^之 外。 

我 們多& 這方 面努力 ' 就將成 爲我們 1祈 
敎導 的審怙 的 好^^ ' 並且^ 親戚 朋友分 

諭; 寵 , 就是 爲我們 所從事 的事工 
的神^ 性 作見^  。 願神 如此祝 福我們 。 我 
奉耶穌 ^督之 名祈求 , 阿們 。 


•  2TO  • 


你 在那裏 


總 會會長 團第二 副會長 
譚以 東會長 


能  被召 喚向聚 集在這 裏的廣 大聽. 衆 
及所有 那些在 收聽的 人講話 , 實令 我感到 

謙卑 。 在 我們, U 論神 問亞當 的第一 個問題 

•  「你在 那裏? 」 的意 義時, 我誠恕 祈求 
主的 靈和祝 福與我 們同在 , 這是一 個適用 
於今日 我們 每個人 的直接 和徹底 的問題 。 

姜明 智的 做這些 , 我們需 要瞭解 人頃存 

在於 這地上 的目的 , S 瞭解 爲何神 向那位 

代 表全人 類的亞 當提出 這問題 。 在 世界奠 
基前 的天上 會議中 , 諸神決 定釗造 一個給 
人民住 的地球 , 而神說 : 

「 …… 我們將 藉此驗 S 他們 ' 肴 他們是 
g 將 (^主 , 他 們的神 , 將吩 咐他們 的一切 
事 : 

「w 些 有他 們的第 一地位 的將被 加土去 
; 那些 沒有保 有他們 的第一 地位的 將不能 
擁有與 那些保 有第一 地位的 在同一 國度的 


榮躍 :. 邯 些保有 他們的 第二地 位的將 永* 
遠遠 擁有加 在他們 頭上的 榮耀。 」 ( 亞伯 

拉罕書 3  :  25-26  ) 

「我, 神, 照著 我自己 的形像 釗造人 , 
照著 我獨生 子的形 像我剖 造了他 : 我釗造 
出他 們畀的 和女的 。 

「我 ,神, 祝福他 們-, 乂 對他們 : 要 
多產 ' 要繁 * • 遍 ffi 大地 , 克 服大地 , 並 
且統 治海裏 的魚類 • 空+ 的禽類 , 和迮地 
上行 動的各 樣活物 。 」 (^西 書 2  :  27- 

28  ) 

我, 主神, 向東方 在伊^ 設立 一個園 • 
我把 我作成 的人安 K 在 WII  。 …… 修飾這 
園 , 和 *守 這園 。 

r …… 吩 咐這人 , 說 : 園中 各樣樹 上的菓 
子 , 你可以 隨惹吃 * 


「只是 a 惡 知,; a 樹上的 , 你 不要吃 , 然 
而 , 你 可爲你 i'i 己選 n' , 因爲 is 是 as 給你 
的 ; 但是 ' 要 住 ' 我禁 it 你吃 …… 」 ( 

^西書 3  :  8  '  15—17  ) 

W 此 , ^顯 然地球 是作爲 人的一 處住處 
, 而 it 中的 萬物是 爲了人 的使用 •  和 
快樂而 li« 給人的 ; 但正 如神 曾向亞 當桁出 
一^  ,  * 向我們 ^出如 果我們 恕 7: 受豐滿 
的生活 • 有些 事是我 們必須 做而有 些事是 
我 們必不 能做的 。 換言之 , 爲了 我們的 g 

處和 祝福 我們巡 — w 事物 • 但我 們必須 
記着 其中有 一些是 「'禁 菓 」 • 如果 我們採 
^ 它們 , 這將 奪去我 們完全 的快樂 3£ 帶給' 
我們憂 ^和懊 悔 。 

在天 上的會 ^中 曾捉. 出兩 個與人 類救. & 
有關的 |十《  。  《 督的 ^ 畫獲 得嘉吶 • 並且 
祂 被揀選 爲世界 的救主 ;撒 但的計 晝則受 


•211* 


mm  ■ 而 他背叛 了  。 艇 上鈀着 : 

「於是 , W 爲 W 鸺撇但 W 叛我 • 力求破 
我 •  t 神 • 賜給 人的選 » 權 ,並 且通要 

我必 須把我 n 己的 權力賜 給他 ; 我 就藉著 
我 獨生子 的權力 使他被 抛 下 上 ; 

. 「於是 他變成 撒但, 是的 ' 训炝 鬼, 萬 
之父 , 欺騙蒙 蔽人們 • 並且 隨他的 * 志 
f? 處他們 , 凡不聆 ^我聲 音的都 是這樣 。 

」 ( * 西書 4  :  3—4  ) 

在 敎義和 聖約中 , 我們^ 到 : 

「撒 但煽 動他們 , 這 樣他可 以敏他 們的靈 
魂 陷入滅 亡 。 

「 他 這樣設 下狡計 , 想 破壞神 的事工 : 


「* 的 , 他對 他們說 : 要 欺騙並 爬伏著 
等待去 tili 獲 , 這 樣你們 就能進 行毀滅 …… 
於是他 就這樣 媚他們 ' 並 且吿^ 他 <h— 
…說^ 是沒 有罪的 …… ' 

「於是  >  他 …… 帶 娘著他 們直到 把他們 
的^ 魂 Kli 下地 « 〜•• - 

「於是 他就這 樣地& 世界上 下來回 奔走 
' 尋求 毀滅人 們的^ 魂 。 」 ( 敎約 10  :  22 
—23  '  25—27  ) 

當神 在園 中的亞 當和夏 , 他們除 
了一 棵他們 受吩咐 不要 Kltoi 的 藥樹以 外 • 
他們可 Ki.d': 採 #i 所 有樹上 的菓子 。 '池離 WJ 
他 們之後 , 撒但 就立即 KIJ}j 要毀滅 他們的 
惡 vS,H4t  。 在 撒但的 ^探 成功後 , 神返 M 
附 : 亞當 和夏娃 由於漸 愧便 從祂 面前躲 
^ 來' M 此祂 uf' 喚, 3i  :  「你? tW^? 」 這 
是在 個人& 整 ffi 方 面確 SI; 能夠 適用 的一 
龌問題 • 也是 當它應 用在我 們與神 &同胞 
的關係 上時要 「J 問 的問題 。 

§5 當 g 道: r …… 我在^ 中聽見 你的聲 
t ' 我 就害怕 ' wnfu.^vm' 。 我麵 
了  ° 

「耶 和華, Hi '     你 * 身露 黻?^ H 


非你 喫了 我吩咐 你不可 喫的 W 樹上的 *  f- 

麼。 J 

亞當 ' 正如 我們所 有人都 有這槌 向一 
樣 ' 企 lai 斥戊某 個別人 , 他 s 道 : 

「 -…' • 你所 賜給我 ■ 與 我同居 的女人 . 
他把 W 樹上 的果 子給我 ' 我 就喫了  。  j 

而夏娃 ,3i  :  「那蛇 [意^ 撒但」 引, 鴻我 

• 我 就喫了  。 」 ( 釗 3  :  9-13  ) 

在亞 當和夏 娃週! J 的情況 ' 及那 些今日 
在 我們周 的 情況都 淸楚的 桁 出撒 但的影 
響力 和人的 脆弱性 ' 也桁出 人在生 命中所 
要遇到 的種種 引,》 和問題 ' 以&主 如何爲 
他準備 一 條去克 服問題 的方法 。 

當神說 「你在 那裏? 」時 他已知 道亞當 
在那裏 ° 由於 * 是無所 不知的 ' 《tk 知道曾 
發生了 什麼事 ' 並 叫亞當 i- 考! & 他 的行爲 

的嚴重 性並向 祂報吿 。 但 亞當由 於羞愧 而 
自己躲 ^起來 。 

在那 情況中 ' 我們 所有人 都會像 亞當一 
樣 ' 當 我們採 W  「禁果 」或 做一些 我們受 
吩咐不 要去做 的事時 , 我們感 到羞漸 並從 
敎會和 神前退 出而隱 藏自己 , 如果 我們繼 
續 在罪中 ' 神的靈 就會離 開我們 。 在不服 
從和 罪惡中 是沒有 快樂的 。 我們所 有人從 
小 就學過 ' 當我 們做得 正義時 ' 我 們就更 
加快樂 。 

除了是 主所吩 咐之外 , 有 時候我 們不明 
白 爲獲某 些祝福 , 我 們爲何 必須遵 守誡命 
及做某 些事情 。 我們 不能解 釋我們 爲何必 
須接 受洗禮 , 或按 手禮 , 或其 他敎儀 。 有 
些人 甚至對 神的敎 訓 發 生疑問 。 但是 , 如 
果我 們藉著 信心而 服從祂 的誡命 , 我們必 
瘦 得應許 的祝福 。 耶 穌說除 非我們 成爲像 
有邪麼 大信心 的小孩 , 不然 我們就 不能進 
入天國 。 我們必 須學窖 去具有 顯明的 信心。 

並且 , 我 們亦必 須明白 服從的 重要性 。 
撒母 耳先知 敎導說 「聽 命勝 於獻祭 , 順從 

勝 於公羊 的脂油 。 」 ( 撒上 15  :  22  ) 經文 


中 ;', ,3— f 我們 很多章 憑儒 心而服 從的筒 g  。 
亞 當和夏 娃被逐 Hi 伊^ [fl 後 , :t  「賜 給他 
們誠命 • 就是他 們必須 崇拜主 , 他 們的神 
• 並且必 須獻上 他們的 P 《的 頭生 , 作 
爲對主 的供物 。 亞當 對主的 誠命都 是服從 
的。 

「 在很多 天以後 , 主的一 位天使 向亞當 
顯現, 說: 你爲甚 麼向主 獻祭 铋 牲? 亞當 
對他說 : 我 不知道 , 不過 主這樣 吩咐我 。 

「然 後天 使講話 , 說 : 這 事就是 那充滿 
恩典 和眞理 , 父 獨生子 的铋牲 的樣子 。 」 
( 摩西書 5  :  5—7  ; 

當 尼腓在 記錄他 人民的 歷史時 , 他解釋 

他曾 受吩咐 去造兩 套記錄  份 是關於 

他人 民的傳 道工作 , >j  一份 是關於 國王的 
統治 , S 他人民 的戰事 和紛爭 。 然 後他說 

r 主 吩咐我 做這些 片葉是 爲了他 的一個 
睿智的 目的, 這個 目的我 不知道 。 

「但是 主從太 初就知 道萬事 ;因此 ,他 
預 備了一 條道路 , 來 完成所 有他在 人類兒 

女中 的事工 ; …… 」 ( 腓一 9  :  5-6  ) 

正如 我們現 在所知 , 這在 翻譯這 些記錄 

的時 候是有 極大重 要性的 。 如 果我- 們單靠 
信心 去遵 守誡命 , 不 論我們 是否完 全瞭解 
誡命 , 我 們都會 蒙祝福 , 如 同由於 不服從 
, 我們將 獲得不 服從之 後果那 樣確實 。 

我 淸楚記 得當我 還年輕 的時候 , 要服從 
敎會 的敎導 , 我禁戒 使用茶 、 咖啡 ' 酒 , 
和香煙 。 那時 世人並 不瞭解 , 枓學 家亦未 
曾迨 明使用 這些東 西是有 損身體 & 對人是 
無 益的。 今日 人們已 S 明這 些東西 是有害 
的 • 我們 不該使 用它。 今日 雖則人 有這種 
知識 , 世 上仍有 很多人 由於採 摘這些 「禁 
菓 」而 受病害 , 不快樂 , 甚至死 亡之苦 。 

實際上 , 世 上很多 的紛爭 、 爭鬥 ' 和不 
快樂 都是由 於我們 仆: 絕接受 及遵守 主的誡 
命所 引致的 。 正如先 前所指 示昀 , 我們在 


212 


這裏是 要,, 2 明 n 己 , 並且 - 無論我 們是多 
麼忙 ©  ,  ^多 麼成功 • 我們必 須« 察到死 
亡將臨 到我們 並且已 不很遠 。 我們 敁好問 
問 ri 己 : 我正 在做什 麼以準 (iiii 死和 * 生呢 
? 當要執 行我對 神&對 我的同 胞們 的職^ 
時 , 我在 邶與^ ? 

我們的 ■ftfiS 是在 於硏^ 神的話 JS  , 培養 
我 們對祂 的信心 • 以我們 的行動 來支^ i'i 
己 的信心 , & 在於敎 導我們 的家庭 有關他 
們的 重大- 責任 。 再次我 們會問 : 當 要以敎 
訓 及榜樣 敎導我 的家人 , 要 正直的 行走在 
主前 , 在他們 所有的 事上要 is 實廉潔 , 包 
« 繳付什 一及其 他奉獻 給主時 ' 我 在那裏 
? 我們 是否在 遵守安 息日的 神聖性 ' 或是 
我們有 g 在某 些方面 妥協呢 ? 我們 是否在 
嚴謹 的遵守 智慧^ ' 或是我 們是否 有嘗試 
任何這 一類的 「禁菓 」 呢? 我有否 注意到 
使用違 法藥物 的增加 ' &, 吿我的 兒女注 
意它 的危險 性呢? 我 在自己 的社區 中正在 
做什麼 ' 以 淸除那 些與耽 溺藥物 ' 酒精 ' 

通姦 8: 性 病有關 的問題 ' 這 些事比 一般父 
母所 了解到 的更爲 盛行? 在你的 社區中 ' 
這些 正威脅 到每個 家庭的 孩子們 ° 

談到忠 於我的 國家時 ' 我在那 裏呢? 我 
是否 在敎導 我的家 庭要成 爲忠信 的公民 ? 
我是 否在敎 導他們 ' 爲了要 享有生 活中好 
的事物 ' 他 們必須 承受作 爲公民 的責任 ' 
及作 出貢獻 ' 使他們 的國家 成爲一 個更好 
的社會 ? 我的 家庭是 S 是一 個充 滿愛心 ' 
和諧和 平安的 榜樣? 我是 S 有規律 的擧行 

家 庭晚會 ' 使 自己與 家人更 接近? 我們是 
否有定 期的家 庭禱吿 ' 好使 我們能 向主報 
吿 「我們 在那裏 」 & 祈求, 池的 *f 助和 桁 引 

曰 前我對 肴到的 一篛關 於家庭 的文章 ' 
印象 很深刻 。 作者說 在本時 代中的 少年犯 
罪並 不反映 少年犯 罪的人 數泶多 ' 而是反 
映出 成人不 負起其 S 任的 態度 。 這 項觀察 

是加拿 大安大 略省最 高法院 的大法 官最近 
所 宣稱的 。 他論 述那' W 致最 多麻煩 的一羣 

都杲沒 紀律的 家&不 負《 任的父 母的產 m° 


我們必 爲« 察到 我們的 AKfll 特 權是要 
^爲 好鄰舍 • 特别足 要對於 W 些沒 有家^ 

的人 。 並 且要探 望 病者 •  «乏 • 和窮 W 
的人 。 主曾 ^ 第二條 大誡命 是要愛 人如己 
。 我和我 的家庭 在這方 面能合 格嗎? 我們 
是 * 關心 他們的 幸福& 在任何 可 能之 
時 W 助他們 ?在 聖經的 雅各書 , 我們。 A 到 

r 在神 我們的 父面前 • 邯^* 沒有 w 汚的 
虔誠 • 就是 * 顧 在患雜 中的孤 «ww  。  j 

( 雅各畫 1  :  27  ) 

我們要 注《 對和錯 , 善和惡 , & 好和壞 
之 間時常 都有一 種衝突 。 我們 必須準 Wil  I'i 

己以 應付這 些衝突 , 敎 導我們 的兒夂 , M 
助別 人選^ 正義 , & 作出决 定使他 們能免 
屈服 於引^  。 日 前有 人問我 爲何我 們有着 
所有這 些引誘 , &爲 何主要 賜與我 們情慾 
和激情 , 及 爲何我 們要受 到引誘 和考験 。 

一個 理由是 要幫助 我們藉 在今生 所遇到 
的經 驗以學 習而得 以發展 和成長 。 t& 百翰 
曾說: 「我 因有獲 得引^ 的 權利而 卨興。 
」 ( 講演集 , 第三卷 , 英 文本第 195 頁 。 
) 引誘 是爲我 們的進 歩和發 展所必 需的 。 
「當引 ^臨 到你時 , 要謙卑 及虔誠 • 並決 
定你要 克服它 , 你將 獲得解 晚並艇 樓忠信 
' 有着瘦 得祝福 的應許 。 」 ( 講演集 , 第 
十六卷 ' 第 164 頁 ) 

如果我 們能祇 * 智慧之 聲來拧 制 , 那麼 
• 所有 這些引 >S§ —— 這 些情慾 和激情 —— 
就是爲 了我們 的好處 和快樂 而有的 。引誘 
會臨到 所有人 , 但在 我們面 對引^ 的很久 
之前 , 我們和 我們的 兒女必 須决定 我們所 
要走 的途徑 。 如果我 們在引 ,6§ 到來的 時刻 
之前還 未有作 好决定 , 那就 太遲了  。 如果 
我 們已受 敎導及 決意經 常要選 擇正 義和對 
抗邪惡 , 我們將 有力量 去克服 。 

我 們必須 記着撒 但時常 在工作 , 決. t 毀 
滅 主的事 工和毁 滅人類 ' 並 且當我 們一旦 
脫離正 之道 , 我們 就處於 受毀滅 的極大 
危險中 。 經文 和歷史 吿訴我 們很多 有關在 
高 位的人 的例子 ' 當 他們背 棄及蔑 視主的 


敎,; III  ' 或 在任何 方面脫 離正義 之道時 ' 他 
們就 * 受到 更多的 S 惱 ' 失 去地位 ' 失去 
朋 友及甚 至失去 家庭。 

今日世 界的情 況使我 們回想 起保 羅對提 
* 太所說 的預言 ' 其 中他說 : 

「你 該知道 ' * 世必 有危險 的日子 來到。 

「因 爲那時 人要專 賴自己 ' 貪 愛錢財 ' 
自誇、 狂傲、 謗 * ' 違 背父母 、 忘 恩負義 
, 心 不聖潔 。 

「 無親情 ' 不解怨 ' 好 說讒言 ' 不能自 
約 ' 性 情兇暴 ' 不愛 良善。 

「 資主 « 友 ' 任. S 妄爲 ' 自 高&大 ' 愛 

宴樂 不愛神 ; 

. r 有敬虔 的外轵 '卻 背了敬 虔的實 s ° 

這 等人你 要躲開 ° 」 ( 提摩 太後書 3  :  1- 

5  ) 

' 這使我 們要問 : 在這些 各項中 ' 我們個 
人是展 在那裏 ? 從民 族和世 界而言 ' 我們 
在那 裏呢? 在 這大城 巿及整 個世界 中的情 
況可與 那引致 所多瑪 ' 蛾摩拉 ' &羅. 孬衰 
落的情 况&與 其他因 道德敗 壞而畋 落的文 
化作 比铰嗎 ? 我 們已離 去多遠 ' 而 我們遠 
離 神&祂 的敎訓 有多快 ?再者 ' 我 們在那 
裏 • 以 ft 如果 我們作 爲個人 及國家 和世界 

•m 絕 悔改及 轉向神 ' 絕 停止從 祂面前 
隱藏 起我們 自己的 話我們 在那裏 ? 我們的 
命運將 如何? 

我們 是何等 幸運有 耶穌基 督的福 音作爲 
引導 ' 及有着 這應許 ' 就是 如果我 們事奉 
神 ' 我們將 從毁滅 中得救 ' 而黄際 上可在 
這 裏享有 s 滿的生 活及享 有來世 的永生 ° 
基督的 整個使 命是要 使我們 能享有 不死和 
永生 , 並且她 給與我 們那我 們藉以 能達成 
這些 的計畫 。 

如果 敎會中 毎個家 庭都能 遵守福 音的各 
項原則 , 世界 上好的 影響力 將是多 麼巨大 
。 如果 世上毎 個家庭 會接受 a 遵守 耶穌基 
督 的敎, iiii ' 我們 將不會 有任何 的邪惡 ' 而 


213 


所有人 將在愛 w 和 平之中 * 活在一 fe  ° 
然而 • 在 * 門經 中我們 rft&iS^  -mm 

r …… 這全地 的人民  都締 信了主 

• 他們 之中沒 有紛爭 和辯論 • 每一 個人都 

彼 此公正 地相待  因爲神 的愛住 在人民 

的心中 。 

「沒 有猜忌 ' 沒 有傾軋 ' 沒 有騒動 ' 沒 
有淫亂 • 沒 有識言 ' 沒 有謀殺 , 也< 沒有任 
何式樣 的色情 ; 無疑 在所有 神親手 創造的 
人民中 , 不會有 比這更 幸福的 人民了  。 」 

( 腓四 2  '  15-16  ) 


作爲個 K  ' 家庭 、 社 *  、 敏袖 •  &政府 
• 我們 必須轉 向神 •  'Ji,S. 祂 是世界 和宇宙 
的釗造 I:  • 最我們 所有人 的父親 • 尋求祂 
的^ 引& 港守祂 的誡命 。 沒 有人能 過於明 
白的說 明或過 於有力 的强调 這永 «B 理 • 
就是祇 有藉着 * 督的 W 罪 , 人類才 能得救 
。 由於祂 W 罪的 1* 牲 , 所有 人才能 在不死 
中復活 , &以復 活的人 * 遠活着 , 但祇有 
那 些相信 8: 服從祂 的律法 的人才 能?: 有高 
陞 和永生 。 

我 謙卑地 祈求我 們有這 種智慧 、 知識 、 
渴望 、 勇氣 , 和力量 去克服 和悔改 。 我特 
别要求 我們的 年輕人 時常要 保持他 們自— 己 


*淨 和純 《  ,  不 5littf"I& 將 給 
他 們&他 們的家 的 * 悄 , 也不氾 W 些使 
他們 由於^ 愧而跺 避主的 *W  。 

我求 毎位敎 友問他 A 己 : 我在 那裏? 我 
是否由 於羞愧 而想躲 (ffi 起來 , 或是 我已在 
應在 的地方 ,.. 正在做 我所應 做的事 , &準 
備迎 見主 ?  A 我 們毎一 位決 « 謙 抑我們 1'1 
己 &悔改 , 明我們 fe'i 己 配接受 那偉大 
的應許 • 就是 那些保 有他們 的第二 地位的 
將 永永遠 遠擁有 加在他 們頭上 的榮榮 。 我 
謙 卑祈求 , 願這 成爲我 們快樂 的命運 , 奉 
耶穌基 督的名 , 阿們 。 


•  214  • 


不間斷 的服務 

總 會會長 團第二 副會長 
譚以 東畲長 


這  實 在是一 個令人 鼓舞的 * 會 。 對 
所有 在這裏 的人和 邯些傾 聽的人 • 以&會 

M 踐他們 所聽 到的人 , W 是 一種特 攛和祝 
福 。 我們 的挑戰 ' 钹^? ' 和 祝 W 足 K 人而 
不可 勝數的 ; 如果 我們^ 光 大我們 所持有 
的聖職 , 在全 世界上 就沒有 任何權 力比神 
委 任給敎 會的聖 職持有 人的權 力更大 的了。 

譚 姊妹和 我剛^ 問過 日 本 的四個 傳道部 
和一個 支聯會 後回來 , 所 有這些 都是由 日 
本人 主頒的 。 有 一對夫 W 是 當地土 生土長 
的 ' 他們在 日本做 過傳敎 ' 而現正 做着一 
件偉大 的工作 。 我們, A 問 過在1 K 國 和香港 
的 傳道部 ' 這兩個 傳道部 ' 每個都 是由那 
些在十 年或十 二年前 曾做過 傳敎土 的美國 
人所 主領的 ; 事責上 ' 這六 位傳道 部會長 
ft 他們 的五位 妻子都 曾在他 們現在 所主娘 
的地區 服務過 。 


看到 傳敎士 在這些 偉大國 家所作 的奇妙 
事工 , 看 到敎會 的成長 ' 新 舊敎友 的素質 
和獻身 ' 他們 大多數 是二十 至三十 五歳的 
年輕人 ' 實在 令我驚 奇不已 。 

在 毎涸傳 道部& 支聯會 中都有 単越的 
袖 , 而他們 邪裏正 有長足 的進歩 。 我們有 
三百 至一千 人出^ 敎友 的聚會 , 而 毎個人 
對於 敎會在 那裏未 來的成 長和力 S: 都不期 
然懐 有無限 的信心 。 在毎個 聚會中 都有偉 
大的 * 性 。 

我在邯 裏印象 IS 深 刻的就 是這些 人都是 

獻身, 能幹 • 謙卑' 虔誠 ' &有效 率的傳 
敎士  。 這 些是長 大成人 的男孩 : 是有 《氣 
, 瞭解和 Sft 導能 力的人 : 是主 的大使 ' 爲 
敎友 所敬佩 、 愛戴 ' ft 尊敬 ' 他們 負有重 
大的 « 任 , 扒 任所 有或任 何領導 的職位 , 


tt, 311 練 tt 他人 pi 任這 些職位 ' 渚如 分會會 
長 ' 各 輔助組 敏台長 ' &敎師 : 爲 人沲洗 
. 實 立, 等 ' 鼓勵 强軟^ 的 ' 
ttfe 助病者 ° 有一個 人見^ 他所經 驗的一 
(S 不可 思,; S 的治 病奇癀 ' 而 他就是 給他父 
親這 祝福的 W 人 。 

他們 是有見 @ 並' 且曾 遇到& 克服引 诱 和 
邪惡 的男^ ; 他們是 將返回 家中而 已作好 
準備& 能夠承 ^支會 或支聯 會中任 何職位 

的人 ; 611 果你 們會給 他們機 會這樣 做的話 
• 他們 將堅强 ' 鼓舞 ' ftSfl 導你們 的支會 

和 支聯會 ' 並鼓 舞你們 的年^ 人 : 他們是 
深深關 1* 不活^ 敎 友的人 ; 他們深 深關饮 
任 何有問 題的人 ' 並嘗試 助他解 决問題 

。 他 們是一 S 大有 爲的人 ° 
我 軍 中敎友 ° 我們 國 和大阪 


•  2〗5  • 


時遇到 一些軍 中敎友 。 很多 這些年 輕人都 
在敎會 中做着 偉大的 亊工。 

當我 正向那 些新召 喚的傳 敎士講 話時 , 
我,, A 所有那 些二十 四歲的 站起來 , 因爲那 
是 斯密約 瑟 在敎會 組成時 的年齡 。 在那聚 
會中 有五人 站起來 , 於是我 請其中 一位上 
來吿^ 我們 他是如 何加入 敎會的 , &作他 
的見^  。 他說他 原是在 越南服 兵役的 , 在 
« 時他遇 到某些 我們的 年輕人 , 有 一位是 
特别 遵守福 敎導 福音的 , 結果 這年崆 
人 現在已 是敎會 的敎友 。 他 解釋福 音在他 
生活 中所做 成的極 大分别 , 他如何 ffit 改他 
所做的 ' 及他如 何瞭解 生命的 目的。 然後 
我問其 他四位 。 其中 兩人在 他們的 見證中 

亦講 S 同樣 的事情 —— 就是 他們是 在服兵 

役 時加入 敎會的 。 能 夠覺察 到年輕 的軍中 
敎友 的影響 ' 確是一 種感人 的經驗 ' 他們 
在服兵 役時都 是獻身 於敎會 ' 對福 音有見 
a ' 有勇 氣遵守 及敎導 福音和 作見證 。 

看到 在支聯 會和傳 道部中 傳敎士 如何能 

夠將那 些自, S 身份高 尙的人 帶入敎 會中時 

• 那 確是令 人感動 。 有一位 歸信者 是大學 
敎授 ; W —位 是成功 的商人 ; 有兩 位是著 
名 的醫生 ' 其中 一位是 心臟外 枓醫生 。 我 
很謙卑 看到這 些人如 何讚賞 那些將 他們帶 
入敎 會中及 影響他 們生^ 的 年輕人 的事工 
' 他們 並且見 證自加 入敎會 以來福 音爲他 
們 所做的 各種偉 大事情 。 

我深 受毎一 個傳道 部及支 聯會的 領袖所 
感動。 

我懇 請各主 敎及支 聯會會 長注意 在這些 
年 輕人服 完兵役 回來時 ' 給他 們機會 去服' 

務? 

對 年輕人 : 你 的研^ ' 獻 身和經 驗已使 
你準備 好眞正 去做主 的事工 。 感謝 主你有 
這 權利在 生活中 受考驗 ' & 增長你 的見證 
。 永遠 不要去 想你已 做完或 完成你 在敎會 
服務中 的義務 。 你 祇不過 在準備 你自己 , 
以便爲 主的事 工作更 多 的服務 。 尋 求及接 


受服 柊的機 ft  。  * 遠不要 M 轉與過 去那些 
不締信 的朋友 在一起 。 啄一 個榜樣 。 ^年 
輕的男 女孩注 意 到傳 道工作 對一位 年輕人 
的影響 ' a 永遠 不要使 他們失 « 。 在支會 
和 支聯會 中的這 些年輕 人在你 回來時 , 將 
指 望你及 期望你 有偉大 的成功 ; 並 且如果 
你 像你應 過的那 樣過活 , 你 對他們 的生活 
將有好 的影響 , 你也 能影響 那些當 你在服 
務中曾 與之接 觸的人 的生活 —— 這 服務就 
是爲 你的國 家或爲 主所作 的服務 。 

鼓勵 這些在 你回家 後所遇 見的年 輕人準 
備好他 們自己 去做傳 道工作 , 追求 聖殿婚 
姻 ' 及那 些要賜 給忠信 的敎友 的祝福 。 幫 
助 他們克 服邪惡 和引誘 ' 重 視他們 所持有 
的聖職 ' 及支 持他們 的領袖 。 那就 是我希 
望這 些返鄉 的人去 做的事 。 

時時 光大你 的聖職 。 彼 此尊重 及支持 。 
永 不要屈 服於誘 惑之下 。 在 必須時 ' 不惜 
m 牲 你的性 命去尊 重女性 及美德 。 不要變 
得氣餒 或停止 。 當你 繼續活 躍的參 與敎會 
的服務 ' 你將 更成功 • 更受 人尊敬 , 及比 
你 在任何 其他方 面中更 加快樂 。 並 且我想 
應 許你們 , 我年輕 的兄弟 , 如果你 會首先 
尋求 神的國 & 祂的義 ,'並 隨 時準備 爲主服 
務的話 ' 主將 祝福你 有更大 的成功 , 快樂 
和 ^足 ' 這比 你在别 的方面 所能享 有的更 
大 。 如 果你在 敎會是 活躍的 ' 你在 學業方 
面將做 得更好 ' 並且 你在世 界上將 是一股 
好的 影響力 。 

我認識 一位在 某大公 司當監 督的人 , ( 
他現 在是代 表政府 ' 並且他 在木材 工業方 
面是 一位十 分成功 的商人 ) 他某日 對我說 

r 我 們聘請 那些準 備在政 府中做 某工作 
的 求職者 。 求職的 人很多 , 而我們 祇選上 
十人 ' 當我 們正在 考慮那 十人時 ' 我們知 
悉其 中有一 位是你 們敎會 的敎友 ' 我們就 
選 了他。 」 

我說 ' 「你 爲何選 上他? 」 


他^,  「内爲 我們知 道他不 ^ 過 &生活 
• 我們 知道我 們可信 賴 他 • 我們也 知道他 

會做他 被桁派 的工作 。 」 而我. t!  • 如果我 
們所 有年輕 人都能 體察到 邯是眞 的 , W 

將是 何等偉 大的一 件事。 

今 晚在此 我想 ^一 封我付 ^給 地區代 表 
們 聽的信 ' 我 想至少 我應^ 出其中 一部分 
° 或許我 可吿訴 你們其 中是說 些什麼 。 

當我在 韓國時 ' 韓 國傳道 部會長 吿訴我 
他們 在服務 中所遇 到有關 年輕人 的問題 ' 
因爲各 個主敎 在我們 軍中敎 友抵達 之後的 
兩三個 月中都 沒有寄 來他們 的敎籍 紀錄卡 
° 他說 我們的 軍中敎 友覺得 在那裏 並不好 

受  實 在他們 很憤慨 —— 他們 變得孤 « 

' 而那 裏有很 多妓女 。 他 吿訴我 ' 事實上 
' 這些 軍人有 一位妓 女爲伴 是一件 很普通 
的事 ° 他吿 訴我一 個經驗 ' 於其中 我們有 
一 位祭司 ' 他 很孤獨 ' 以 前也不 大積極 ' 
他 與這些 妓女中 的一位 搭上了  。 之 後我們 
之中有 一位遵 行福音 及想嘗 試挽救 這些年 
輕人 ' 就與這 人接觸 ' 與他一 起工作 ' 最 
後 使他認 識敎會 的價値 ' 悔 改他所 做的事 
• 並努 力工作 ' 好使 他能配 接受主 的祝福 
° 他又說 如果在 這男孩 抵速時 ' 他 能把握 
住他' 他 就能幫 助他並 可能避 免了這 
悲劇 。 他繼續 講及那 裏的很 多年輕 人的經 
驗 ' 及 他們有 多少人 曾作證 那是因 爲有人 
遇 見他們 &與他 們工作 ' 並 給他們 友情和 
愛心 ' 使他們 能對抗 在那裏 十分盛 行的各 
種引誘 。 

因此 '弟 兄們' 你們作 爲主敎 & 支聯會 
會長 ' 在這 些年輕 &離 家出外 求學時 ' 要 
確定你 已將敎 籍紀錄 卡及你 所持有 有關他 
們的^ 料 ' 寄 到他們 將就讀 的大學 或學院 
最 接近的 支會或 分會去 。 當 他們要 服兵役 
時 ' 務請爲 了這些 年靑人 ' 確使你 不要太 
忙 ' 並 熱切的 關心且 盡你的 能力去 嘗試挽 
救 這些將 要去服 兵役的 年輕人 。 在 他們起 
行之先 ' 將資 料寄給 小組領 袖或其 他適當 
的人 。 


•  216  • 


對於這 些返鄉 的傳敎 t  , 以&那 些準備 
去做 傳道工 作的年 輕人 , 你 要與他 們接近 

。 ,Cfti 他們感 覺到 你的影 *  。 鼓 勵他們 。 他 

們傳 道完畢 M 來時 會很興 *  。 你要 知道他 
們何 時回來 。 要迎 見他們 , 祝« 他們 , 愛 
他們 , &給 他們機 會工作 。 我曾聽 過數個 

這 樣的例 T  個剛 在上畢 期聽到 °  一 

位母親 對我, itt  •  「當我 的孩子 傳道完 J* 回 
來時 , 他沒 有機會 在支會 中演講 • 主敎除 
了 對他說 ' f 喂 ' 很高 興見到 你回來 J 之 

外 • 就 沒有與 他再談 下去了  '  3£ 且似 乎也 


沒有 人去關 心他。 」 她乂 「我 眞的要 
對 他努力 • 以 保持他 在敎會 的興趣 和活動 

。 J 

弟兄們 ' 你們 剛從軍 * 服桷 • 及 完成學 
柴和傳 道工作 1"】 來的人 ' 要 向你們 的主& 
報 吿&捉 出你們 己 要服桷 ° 而各 位主敎 
• 我懇 請你 注意當 it 些年輕 人離開 你的支 
會時 • 你 要將有 關?? 料寄給 在學校 、 大學 
• 及軍 事服務 W1 位中 ft 適當 人員 ' 好使在 

這些 年輕人 « 達時 • 各有 關人員 畲知道 a 
能 夠給與 必須的 « 助 和莰勵 。 


願主祝 福我們 , 好使 我們能 « 察 到一個 
« 魂的 重要性 : « 察 到現在 我們中 間有着 
需要注 .1; 和 « 助的人 , 並 a 如果他 們有問 
題的話 , 我們 有案任 去使他 們活躍 • 去鼓 
勵 ft 接近 他們 。 願我們 «察 到神的 聖職就 
是神給 我們去 奉祂的 名行事 的權力 。願我 
們明智 、 嫌卑 ' 及有效 率的使 用聖職 。 我 
* 卑析 *  . 奉耶穌 从: 督的名 ' 阿們 。 


•  217  • 


1972 年 4 月 

總會敎 友大會 演講詞 

何處 是你的 目的地 

孥習 分辨人 生的永 恆目標 和暫時 的難題 

+二使 徒議會 
艾 希頓馬 文長老 


^(週 前在 英國時 ' 我 有機會 乘火車 

作某 些旅行 。 天氣和 時間表 都顯示 這是最 
令人滿 意的旅 行方法 。 

一日 ' 火車由 曼徹斯 特駛向 列斯特 ' 我 
看過 大約一 個半鐘 頭書後 , 就放 下書本 , 
望 出窗外 , 吶悶 着我 們是否 已接近 水車站 
。 數分鐘 後車門 打開了 • 售票 員進來 。 他 
向 我打招 呼說, 「何 處是 你的目 的地? 」 

因我正 在想着 有關抵 it  , 啓程 , 和停站 
的事 , 我 就答道 , 「 我要 去列斯 特赴約 。 

J 

對此 他答道 ' 「. 十分 鐘內 ' 我們 將到達 
你的目 的地。 」 他將 我的票 打孔後 , 着 
就去檢 查其他 人的。 

他 離去後 , 我 回味着 他的話 , 「 何處是 
你的目 的地? 」及 「十分 鐘內, 我 們將到 
達你的 目的地 a 」他 似乎深 信毎次 火車停 
站時 , 數以打 計或百 計下車 的人都 是已到 
達了 他們的 目的地 。 很明顯 地多年 來他一 
直 是對乘 客這麼 說的。 

然而 , 不管他 怎麼說 • 我 知道我 需要逗 
留 在列斯 特兩天 參加支 聯會毎 宰敎 友大會 
的各 聚會? 但那 並不是 我的目 的地。 在其他 
英 國城市 中的停 留也不 是我的 目的地 。 那 
全是我 在沿途 上被指 定辦事 的地方 。當我 
到 逹任何 一處時 我也沒 有抵達 我的目 的地。 


由於 在火車 上的這 種經驗 • 及過 去多年 
來對這 S 念的 思考 , 我關心 到很多 人被生 
活旅 埕上的 目的地 , 抵達 及停留 的地方 , 
探訪 的地方 , 停留 的地方 , 及指派 工作弄 
混了  。 這使我 « 得今日 我們 有些人 以爲自 
己已 抵達目 的地而 迷失掉 。 

我想 與你們 分享一 些觀^  , 及提 出有關 
這問題 的某些 問題。 何處是 你的目 的地? 

你去 聖殿時 是否到 達了目 的 地嗎? 聖殿 
婚姻是 否就是 你的目 的地? 歴年來 , 我曾 
聽 過數以 百計的 年輕夥 伴說, i 我要 到聖殿 
去 , 聖殿婚 姻就是 我的目 標。」 

使自 己能配 稱到聖 殿去是 一個高 尙的大 
志 , 是一項 有價値 的成就 。 我們自 己需要 
I 已得其 中的永 恆目的 。 然而 • 當我 們獲得 
聖殿 的各項 祝福時 , 我們還 沒有抵 達目的 

地 。 當我 itn 讓崇高 的理想 和目標 , 例如使 
聖殿 婚姻琛 爲一種 目 的而不 是一種 手段時 
• 生活 中就有 着眞正 的危險 。 假設 我們要 
避 免抵達 受到阻 滯的話 , 一 切的優 先搴就 
必 須適當 地放在 永恆的 體制中 。 

我想起 海路易 曾說, 「« 取正在 流逝的 
時刻並 檢査其 中永恆 的徵兆 就是最 崇髙的 
職業。 」 要在日 榮婚姻 之後獲 得超昇 ,就 
需要 有持樓 的熱誠 和正義 。 那是連 樓的過 

'程 , 而 不是一 種抵逹 的情况 。 


當你 接到召 喚在傳 道區中 服務時 ' 你是 
否抵達 了目的 地呢? 當你光 榮的結 束傳道 
工作 ' 你是 否已抵 達了你 的目的 地呢? 願 
我們 强調說 光榮的 結束傳 道工作 ' 就是生 
命旅程 上的一 項± 要成就 。 那應是 一座提 
高個人 的服務 和力量 的堡壘 ° 在繼 續邁向 
永恆幸 福的途 徑上它 應更能 堅穩的 鞏固傳 
敎士 的歩伐 。 那應 培養喜 愛淸潔 的虔誠 ° 

「在 神我們 的父面 前., 那 淸潔沒 有汚玷 
的虔誠 , 就是 * 顬在 患難中 的孤兒 寡婦' • 

並且 保守自 己不沾 染世俗 。 (雅 1  :  27  ) 

我 記起一 位傳敎 士朋友 ' 在他傳 道的最 
後 六個' 月中他 難以專 心致力 於工作 ° 他担 
任過 傳道部 會長的 助理後 ' 就被指 派到一 
個區 担任高 級同伴 的工作 。 套他自 己的話 
•  「當我 担任了 會長助 理時' 我已 達成了 
我的 目標。 」 因爲自 認爲自 己已抵 達目的 
的 。 他就 暫時失 去了他 的效率 ° 

在傳 敎士的 一生中 ' 如果 他能體 會到一 
次 光榮的 職務解 S 就是 一種開 始的話 ' 那 
日 子 是何等 的重姜 。 對我們 的傳敎 士同工 
們 , 不 論是過 去的或 現在的 • 我們 謙卑祈 
求 , 希 望你永 不會讓 自己有 危險的 奢望自 
稱, 「我 巳將我 I+J 年的時 間給了 敎會。 」 
如果一 位還鄉 傳敎士 能將他 生活的 眼光放 
大 , 一 般而言 , 他就 會採取 正當步 驟去達 
到 。 如 果傳敎 士不祇 無私的 爲神和 同胞^ 


•  219  • 


務 - 而 且亦能 按眞理 而行以 及爲永 恆進歩 
而 準備自 己的話 ' 傳 道工作 在傳敎 士的一 
生中就 能成爲 最快樂 的兩年 ° 

r 我 聽見我 的兒女 們按眞 理而行 ' 我的 

喜樂 就沒有 比這個 大的。 」 (約叁 4°) 

願我 們强調 喜樂就 是行走 及旅行 在眞理 
道上 ' 而不是 在預料 的抵達 目 的地 ° 

藉着聖 S 的啓示 , 你瘦得 對耶穌 « 督福 
W 眞 理性的 見證時 , 你是否 已抵達 了你的 
目的 地呢? 我 們很遺 憾的觀 察到有 些人在 
瘦 得一個 見證後 • 他 們的感 覺和反 應就如 
同已抵 it 了目的 地一般 。 人 不能利 用見證 

的知識 和確信 來奉獻 和不斷 的服務 , 則對 
個 人的生 活而言 , 那是 多麼愁 苦的日 子'。 
與别 人分享 見證時 , 個人的 昆證就 會增加 
。 持 有一個 見證後 ' 就有責 任向世 人爲主 
的這 事工作 見證。 見證 並不是 目的地 ' 那 
是 爲履行 工作而 備的。 

-當你 受過洗 , 成爲一 位長老 ,主敎 '支 
聯 會會長 , 婦女 會職員 , 七十員 , 或使徒 
時 , 你是 否已到 達了你 的目的 地呢? 在需 
要執 行事工 和服務 的這些 日 子中 ,. 希望大 

家都能 堅決高 聲回答 「不是 I! 

撒但和 他的徒 衆從沒 有比今 日 更 爲强大 
。 他是 狡猾的 。 他是 成功的 。他今 日在我 

們之中 所使用 的一種 最狡猾 和有效 的工具 
, 就 是說服 某些人 , 使他們 以爲自 己已抵 

達了  , 以 爲他們 已到逹 目的地 , 得 到安息 
, 别人已 不再需 要他們 ' 他 們已睨 離危險 

和引誘 , 而他 們亦能 爲自己 的成就 而感到 

驕傲。 

「 於是 , 他這 樣地諂 媚他們 , 並 帶頟着 
他 們直到 把他們 的靈魂 拖下: 《'2 獄 , 於是他 
使他們 在自己 的陷阱 中捕獲 自己。 」 

「於 是他 就這樣 在世界 上下來 回奔走 , 
尋求毁 滅人們 的靈魂 。 ( 敎約 10  :  26—27 

自從 我最近 蒙召成 爲十二 使徒議 會的一 


員以來 , 我父 親已去 世數年 , 他的很 >朋 
友曾 評論說 : 「 你父 親對你 的指派 職務定 
必感到 大大的 歡喜。 」 對於 這事, 我時常 
在想 ' 「 如果 我瞭解 的沒錯 , 而我 想我是 
瞭解的 • 我 父親他 會用更 多時間 建議說 , 
我兒 ' 你還 未到逹 。 你還 沒有到 達你的 
目 的地 。 你 極大的 考騐就 在眼前 。 努力配 
稱過活 , 以求 能接受 人們託 付給你 的大職 
責。 J 

我在 這耶穌 《 督末 世聖徒 敎會中 的同工 
們 , 我今 j 感 謝你們 對我的 信任和 贊助的 
支持 。 我 向你們 保證我 祇有一 個願望 , 就 
是配稱 的行走 在主的 道路上 。 

讓 我跟你 們談談 我的一 位朋友 , 他目前 
滿懐 目的和 勇氣旅 行在眞 TF. 的道 路上。 田 
丹^ 長老到 達阿利 桑那傳 道部時 , 我正在 
採訪那 傳道區 。當 他自 己推 着輪椅 進入敎 
堂 的通道 , 出席 我們早 先開的 聚會時 , 所 
有出 席的人 有如電 擊般的 受到他 的影响 。 
他面上 洋溢著 謙卑的 自信。 

他的 同工們 很快得 知他爲 何配稱 及如何 
能從事 全部時 間的傳 道工作 。 我回 想起他 
那天 的見證 。 那 時他讓 ft 們都 知道 這是他 
生命的 希望和 大志的 一部分 。他 說, 「我 
會 盡量做 好自己 , 使 我自己 能配稱 接受你 
們 的信託 和信心 。 不要因 我而感 到遺憾 。 
祇幫助 我去做 我知道 藉主的 幫助而 能做的 
事。 J 

他的 信息有 了效果 。 那天 , 稍後 他的新 
同泮 和善地 來問我 , 「 如果 你要做 一位輪 
椅 長老的 P 司伴 的話 • 你會怎 麼呢? 」 ^ 
與田 長老相 聚有些 時候後 , 我的 回答是 , 
「 你得好 好的做 , 跟他並 篤齊驅 。 在未來 
日 子中要 受到眞 正考騐 的是你 —— 而不是 
他。 」 

田長老 , 有 着一位 極好的 傳道部 會長及 
傳敎 士同工 們的愛 和友情 , 他在兩 年中都 
担 任區領 袖之職 , 將福 音信, ti 、帶給 數以百 


計的人 , 及帶 頟四寸 八 1@ 人 進入洗 禮的水 
中 。 今日 丹年熱 心的繼 練他在 fti- 百 翰大學 
的孳業 和學習 。 他同 前在楊 百翰大 學第三 
十八支 會担任 家庭敎 師及主 日學敎 師之職 
。最 近他曾 到我辦 事處來 , 我們在 那裏聊 
得 很愉快 ' 而我再 次爲這 位好人 ' 孜孜不 
倦 , 不平凡 的榜樣 所感動 。 

當我 們繼横 想及有 關計剁 • 目的地 • 目 
標 , 到 it 目 的地 ' 及承 諾這些 事情時 ' 我 
們 可從我 另外兩 位朋友 學到更 多例子 。 我 
某 些朋友 確實很 不平凡 。 他 們都來 自不平 
凡 的地方 。 上 星期二 的傍晚 ' 我正 淸埋桌 
子 , 準備 回家時 , 電 話响了  :  「 艾 希頓弟 
兄 , 監獄 當局允 許我來 探訪你 。 請 你等我 
來 好嗎? 」 

佛闉 克來了  。 我們聊 了起來 。 我問及 「 
, 你再 過一星 期就從 獄中擇 放出來 ' 你有 
什 麼計剷 嗎? 你 將會做 什麼? 你的 目標又 
是 什麼? 」 ' 他答道 ' 〖 我 有公寓 ' 我有 
一份全 部時間 的工作 ° 我有 位了不 起的愛 
人 。 我將 繼續我 的學業 。 我 有一份 敎會的 
指 派工作 。 我有 很多事 要去做 ° 我 已三十 
二歳 ' 而我的 聖職祇 是敎師 ° 我希 望在不 
久 之後成 爲長老 。 」 

他結 束他友 善的探 訪時要 求說: 「艾希 
頓兄弟 ' 如果 我保持 自己正 直忠誠 ' 你可 
否在數 月內和 我到聖 殿去而 爲我主 持婚禮 

嗎?  J 

你願 * 的話 ' 不妨 將這個 故事與 另一位 
相 同境遇 的人的 對話做 一比铰 ° 數 月前的 
一 個探訪 中我與 他談話 。 我回 想到 當初我 
選擇 與他談 話是因 爲沒有 人與他 lii 話 。 

我說 ' 「 你離開 這地方 的時候 ' 你有什 
麼 打算呢 ?」 他咆 哮道' 「 我想的 就是要 

出去 ' 我 在這; M 是寃 枉的 ' 我只 想出去 ° 
」 沒 有計剷 '沒 有目 K; ' 沒有 目 的 ' 沒有 
準備 。 從 他的態 Mi! 中 ' 他似 不在乎 用什麼 
手 段逹到 的 ' 只 要能出 去就好 ° 


•  220  • 


我 今日向 你們謙 卑作證 , 光榮地 完成傳 
道工作 ' 日 榮婚姻 • 寶貴 的見證 , 敎會中 
担 任高職 , 在眞 正的末 世聖徒 生活中 , 這 
些 都不是 目的地 。 這 些在永 恒進歩 中能成 
爲主要 的助力 。 這些 不會在 神國中 拯救你 
和我 , 祇有過 着忠誠 的末世 聖徒的 生活才 
有 可能。 

「 假 如你好 自爲之 • 是的 , 忠信 堅持到 
底 , 你必 將在神 的國度 中得救 , 那 是神的 


所有恩 賜中最 大的; 因爲沒 有比救 恩! 5 大 
的恩 賜。 」 ( ft 約 6:  13。) 

當 我們繊 我們生 活的哝 ft5 時 , 讓我們 
記 着在火 車旅程 中及在 生活中 ' 有 着停頓 
的地方 ' 有&離 '探訪 ,程表 • 及有着 搭錯 
的機會 。 那些 跟隨救 主的道 路的涸 人是聰 
明的 。 平安和 喜樂是 K 於那 些願. 1; 跟隨祂 
的人的 。 我今 日 向你 們作證 , 神是 永恆的 
我們是 永恒的 ' 而神從 不意欲 讓 我們 ®H 


旅 行。 

两處 * 你的 目的地 ?  ft^g. 祈求 我們的 
天父 ' « 助我們 各人^ 知 W 弑 我們 天父 
1^10: 中 的永生 和高陞 ° 我向你 們見證 ' 如 
K 我們 艇續 保持忠 信的話 ' « 着耶穌 从督 
的福音 • 救恩的 恩賜 就食成 爲可能 ' 而我 
這樣說 举耶穌 ^ 督的名 ' 阿們 。 


•221  • 


忠 信聖徒 們的公 民標準 

幫助聖 徒們履 行他們 公民資 任的四 項準則 

十二使 徒議會 
彭蓀 泰福. 長老 


在  這裏 及在觀 看電視 和收聽 電台的 
親愛 的弟兄 姊妹們 —— 我們 都是弟 兄姊妹 

• 是同 一位靈 的父親 的兒女 —— 在 這紀念 

耶穌基 督的復 興敎會 成立於 142 年 前的週 
年紀念 日上' 我謙卑 又感恩 的站在 你們面 
前 。 我 喜愛敎 會的敎 友大會 , 但當 輪到我 
講時 , 我 就有默 懼怕 。 能有 機會爲 全世界 
最偉大 的事工 作見證 。 我 感到非 常快樂 。 

去 年秋天 , 我受聯 合宗敎 組織的 主席房 
勒朗 卜男爵 的邀請 , 代表敎 會作爲 波斯王 
的一 位嘉賓 , 出席古 列一世 建立波 斯帝國 
二千 五百年 紀念日 。總會 會長團 勸我接 
這 項邀請 。 於 是出席 了十月 份的敎 友大會 
後我就 馬上動 身前住 參加這 在伊朗 舉行的 
歷史 性慶典 。 其中有 來自二 十七個 世界宗 
敎 的代表 , 有大 約五十 位君主 , 及 有其他 
的知 名人士  。 

古列王 是活在 基督之 前的五 百多年 , 並 
在舊約 的歴代 志下及 以斯拉 記的預 言中都 
曾 提及他 。 先知 以西結 , 以赛亞 , 及但 JU 
理在舊 約的預 言中亦 有提及 。 聖經 說明主 
如何 激動波 斯王古 列的心 。 ( 代下 36  :  22 
。 ) 古 列恢復 了給被 俘的希 伯來人 某些政 
治上和 社交上 的權利 , 允許 他們返 回耶路 
撒冷 , & 指示 必須重 建耶和 華的殿 。 

溥瑞特 帕雷在 述及斯 密約瑟 先知時 , 說 
他有着 「古 列所持 有的那 種膽量 , 勇氣 , 
W 制 , 耐力 , 和寬仁 。 」 ( 溥 瑞持怕 雷自 


傳〔 德擻 律書局 ' 1938 年] ' 第 46 頁 。 英 

文版。 ) 

伍 惠福會 長說: 「現時 我# 多次 想及某 
些古 代興起 的帝王 , 在某些 方面是 很注重 
實 行一些 原則和 律法的 , 而 且甚於 今日的 
末世 聖徒們 。 我 將用古 列作爲 一個例 子… 
…追溯 起古列 由出生 至死亡 的生活 , 似乎 
他 在一切 動上都 遵照靈 感而行 ' 不論他 
知道 與否。 他以 支撑任 何基督 敎國家 或任何 
基督 敎帝王 的節制 和美德 爲開始 …一 隨之 
而來 的是很 多原則 。 我曾想 過這些 原則多 
數是有 價値的 , 在很 多方面 是値得 得凡有 
着耶 穌基督 福音的 人去注 意的。 」 (講演 
集 ' 第 22 卷 ' 第' 207 頁 。 ) 

我 們大家 的父親 , 即神 ' 利用地 上的人 
們 , 特 别是人 , 去達 成地的 目 地的 。 過去 
是如此 • 今天也 如此' 將來也 是如此 。 

前任 十二使 徒定額 組的惠 特耐奥 申長老 
曾說, 「或許 主需要 這些在 祂敎會 以外的 
人來 K 助敎會 。 他們 是在敎 會各輔 導組織 
中 , 並且 對於主 放在他 們身上 的事情 •• 他 
們比 做其他 事情做 得更好 …一 因此 , 有些 
人被 引到羊 羣中去 ' 並得到 一個眞 理的見 
證 , 而其他 的人則 仍留在 不信中 …一 爲了 
一 個睿智 的目的 , 福 音的美 好和榮 耀已暫 
時從他 們的視 覺中瞎 蔽起來 。 主在 祂自己 
適 當的時 候將開 啓他們 的眼睛 。 神 不祇使 
用一 個民族 來完成 祂偉大 而奇妙 的事工 ° 


末 世聖徒 不能將 這事工 全部做 的很好 。 這 
事工 太廣泛 • 對任何 一個民 族來說 都太費 
力 …… 我 們與外 邦人沒 有什麼 好吵的 。 他 
們在某 些意義 上是我 們的合 夥人。 (敎 犮大 
•Hfc 告 ' 1928 年 4 月份' 第 59 頁 。 ) 

這對於 盖渴姆 士上校 來說確 # 眞實的 • 
他 是聖徒 們在極 度需要 中的眞 正朋友 。 這 
對於陶 毅芬亞 力山大 將軍來 說也是 眞實的 
, 因爲 當他的 上司命 令他射 殺斯密 約瑟時 
'他說 : 「那是 冷血的 謀殺。 我不 會服從 
你 的命令 …一 並 且如果 你處決 這些人 , 我 
要你 在地上 法庭之 前負責 , 因此神 幫助我 
罷。」 ( 斯密斐 亭約瑟 •  E